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篇 堕落人类生态的三大部份

 

复习前言

 你要活下去,然后要活得好。如果一个人要活得好,第一,他这个人要健康,第二,他的生态要健康,第三,他的拥有要健康,第四,他的取用要健康,第五,他的认知要健康。

 人要活得健康,是要体健康,魂健康。而基督徒要活得健康,是要体健康,魂健康,还要灵健康。他的灵先要活过来,然后灵要得喂养、然后灵要得饱足、然后灵要成长、然后灵要兴旺、然后灵里面有主,要把主耶稣从灵里活出来。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健康的人,也就是一个活得好的人。

 不仅这样,一个基督人和一个世界上的人不一样。世界上的人,虽然有灵,而灵是死的,所以他这个主导的机关是他的体,不是他的灵。我们基督徒,主导的机关,是我们活过来的灵,而不再是我们的体。本来,一个在世界上的人,理论上是以魂为中心的,而生活里是以体为中心的。现在他信基督了,他这个健康,就从这个体的领域、魂的领域,转到灵的领域去了。

生态要健康

 说到生态要健康,我们要知道,生态有两种,一种是神所造,根据神心意的生态;一种是人堕落了,根据堕落的人而产生的生态,这种生态包含文化的生态,罪恶的生态以及宗教的生态。

堕落之人的生态

文化的生态─生活、娱乐、奋斗

 圣经说,当亚当和夏娃失败以后,罪就住到人里面去了,所以第一对兄弟,就是该隐和亚伯,就争吵起来,该隐就把亚伯杀掉了。第一个亚当之后的人,就是一个杀人的人,也就是说人类的历史就成为一个人残害人的历史,就成为一个斗争、残杀的历史,是一个非常不甜美的历史。

 创世记第四章也说到该隐的三个后裔,一个叫雅八,一个叫犹八,还有一个叫土八该隐,这三个人就成为人类文化的祖先。雅八是农耕和住帐幕之人的祖先。犹八就作了音乐器具的祖先,所以娱乐就出来了。第一个就是生活的文化,要活下去。第二个就是娱乐的文化。

 土八该隐说,我看人要活,就要征服(奋斗),所以他是作武器的祖先,打造铜铁利器。圣经很有意思,雅八是住帐棚和畜牧的祖先,犹八是弹琴吹箫的祖先,土八该隐是打造铜铁利器的祖先。有生活的一面,有娱乐的一面,也有奋斗的一面,这三个合起来,就是人的文化。

罪恶的生态

 但是人是堕落过的,人一堕落了以后,有一个东西叫作罪,就住到人的身体里。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有一个罪在里面住着,这是圣经说的,在我肢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这个罪在我们里面作了老板。所以,在这里又出了一个罪恶的生态。所以你看人活着的生态,有文化的一面,也有罪恶的一面。

宗教的生态

 人堕落以后,人的灵虽是死的,但是灵还在,所以人会寻求神,也因为人会寻求神,就再出来一个东西,叫作宗教。一个人在地上活着,特别是没有信主的人,或者他活在罪恶的生态里,或者他活在文化的生态里,或者他活在宗教的生态里。无论是罪恶的生态,无论是文化的生态,无论是宗教的生态,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神。信佛教的没有神,佛教里面若果然有一个神,一定是人变的。中国人有一句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成佛就是他们的神。佛教是没有神的,那是一个宗教。

 道教有一句名言说,道可道非常道。如果有一个真理可以说得清楚,就一定不是永恒的真理。所以在整个的道教里是没有神的。

 儒教里倒是有神,但是不敢信神。孔子把神叫作天,天就是神。但是他说,获罪以天,无可祷也。我在神面前是个罪人,我是得罪神的,所以我没有什么可以向神说的了。所以儒教有神,但不敢谈神,所以敬鬼神而远之。

 全世界只有两个宗教有神,一个是回教,还有一个就是信主耶稣的基督教。回教的神和基督教的神就是一位神。我愿意告诉你,神的心意是要你信这一位活活的主耶稣,但你若不小心,很容易搞成一个宗教,宗教也就成为你生态的一部分了。

 什么叫宗教呢?宗教是有所宗,根据所宗来施教,这叫宗教。基督徒不是宗教徒,而是基督人,他不是听道,他是活基督;他不是受教,他是得基督;他不是得着一种教育,他是要把神活出来的。他是享受基督,得着基督,经历基督,经历基督的扶持,经历基督的供应,经历基督的能力,经历基督的爱,也经历基督里面的安慰和扶持。所以,信主完完全全是这位活活的主在你里面给你得着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宗教的问题。

罪恶的生态-体

文化的生态-魂

宗教的生态-灵

 人类生态原则上是三个大的部分,就着你的体,有罪恶的生态;就着你的魂,有文化的生态;就着你的灵,就是失去功效的灵,有宗教的生态。

 每一个宗教都是劝人为善,甚至于宗教的生态若不小心,也会进到罪恶的生态里面。所以连最野蛮的宗教,也会有献活人,以及一切最不道德的事。我们把这种的宗教叫作邪教。总而言之,当宗教的生态牵扯了罪恶的生态时,人就活的不好了。

 无论如何,包含文化的生态,生活也会连于罪恶,娱乐也会连于罪恶,那奋斗就不知道犯罪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个奋斗人,到后来无所不用其极,作尽各种各样的坏事,为要叫自己成功。

 每一个没有信耶稣的人,都是可怜的人,为什么呢?因为一面来说,他要活下去,所以他一定要生活,一定要娱乐,一定要奋斗,另外一面来说,他在生活、娱乐和奋斗里好像又不能离开罪。甚至当这个人常常觉得虚空有所寻求的时候,不知不觉又卷到宗教的里面。

 我请问你,今天在世人当中,有谁不是活在这个范围里面?

 这就是堕落之人的生态。── 朱韬枢《生之旅──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