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六篇 活在健康的生态里(三)--经历神的所是、作为和运作(二)

 

经历神的全能

 神的作为是全能、全智、全有、全是。

 一个初得救的人应该经历神的全能。所以每一个信耶稣的都需要神迹,而不是平平凡凡的作礼拜,平平凡凡的过一生。不,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要经历一些神迹,也就是经历神的全能。

 我作一个自己的见证。我信主之前有慢性肾脏炎,原则上说,永远不能治好,医生也说我这一生大概不能吃盐了。不吃盐倒是还好,但这个病叫人没有力气,同时也不知身体缺少了盐的成分,将来会有什么后果,所以相当困扰我。我信耶稣以后,我不能说我对主有信心,我只是当作好玩一般的告诉主说,主,你既是神,你应该会治病。医生没有办法,你应该有办法,求你记念我有肾脏炎,已经一、两年没有吃盐了,主阿,现在求你医治我。我是阳历年一月一日得救,一月十七日受浸。大概过了两个礼拜就是阴历新年,既是节期,我母亲就狠下了心,说,反正你一吃盐就肿,不吃盐就退肿;既是过年,你就狠狠吃一顿,至少要享受一点食物。明天你就不吃盐,让它退肿就是了。当时我我并不是有信心,相信主会把我医治好,我只是太久不吃盐了,忍不住的大吃一顿,不管那么多了,心想,肿了再说吧。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连忙抓着镜子照,一看,没肿,这个病就是这样好了,就不再发作了!我简直不敢相信,那真是太奇妙了!

 但是我要告诉你,经历神的全能并不能叫人爱主。所以很快的,我就离开了主。主在我身上显出那么大的神迹,我没有去感谢祂,也没有记念祂。那一年从一月到六月我还聚会,六月以后就不聚会了。但是慢慢的,我就领会,主什么都知道,连我不聚会了,祂也知道,并且主也好像不大在乎我不聚会,主似乎说,你跑吧,我看你能跑多远。你最多跑到大鱼肚子里,再给吐出来(像约拿一样),你还是在我手中。

 来年九月底,我又开始爱主了。一爱主以后,又经历了一件神迹。有一次身体不舒服,医生说我结石,要住院开刀。那时还年轻,心想,开刀就开刀,没什么大不了。在医院等待开刀时,同一个病房内还有四个人和我同样有结石的毛病。一个说他的结石像石头那么大,一个说他开刀时差点死掉,一个又说,他们东讲西讲,把我讲得怕起来了。原本不当一回事的,这下子我紧张了,我又想起应该可以祷告,我就祷告了。我说,主耶稣啊,你好像治过我的病,我想这石头你也能拿掉。下午医生来了,要我隔天准备开刀。很希奇,我竟然很肯定的对医生说,我不需要开刀了,我知道我已经好了。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讲什么,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千万不能进去,万一出不来怎么得了。于是医生又给我照了一次X光,看看那个石头还在不在。一照,不在了,真的不在了!这可真奇怪!医生再把老片子拿来看,的确是有一个石头,只是不太大,可能是被排出去了。总而言之,这在我来说就是一个神迹。

 为什么我说这是个神迹?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常常尿血。我的外祖父是早期协和医院的内科主任,是非常有名的医生。那时他就告诉我母亲说,这个孩子将来会要动手术的,他的泌尿系统有问题。后来这个毛病就好好坏坏。这是不是神迹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就是那次以后就没有再出过事了。这就是经历神的全能。

经历神的全有

 一个基督徒慢慢的还要经历神的全有。跟随主很有意思,在你一步一步的跟随中,你就知道主是全有的。没有一个人能说他是全有;你以为你有吗?那不是真有。无论你有多少,你要发觉你的有好像不是真的有,或者不是该有的,或者不是必须有的。例如说,当你得到博士学位的时候,当人恭喜你得了博士学位的那一瞬间,你高兴你终于有了博士学位。但是才回到家,你可能就不兴奋了,因为这地上的博士多得很,你周围的人不就都是博士吗?

 地上的有不是真的有,当你有主的时候,那一切才是真的有──如果得博士,有主,那个博士就真了;如果找到职位,有主,那个职位就真了;如果买个房子,有主,那个房子就真了──无论你是有房子,或是有车子、有妻子、有儿子,若没有主就什么都不对了,有了主,就什么都配起来了。基督徒也有没房子的,非基督徒也有没房子的,基督徒和一般人一样,不是因为他一信了耶稣了以后,就不过人的生活了。不,没有这回事。人信了耶稣以后,他和一般人是完全一样的:别人买房子,他也买房子;别人开车子,他也开车子;别人追求学问,他也追求学问;别人养家餬口,他也养家餬口。就着外面看,他的确与别人一样;但实际上他又与别人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儿呢?不一样在于别人所有的都不是真有,他所有的都是真有。这是什么意思?因为别人所有的到末了都不能带走,都要成为无有,而他是用今天他的所有在累积永远的有,今天他在地上所积存的有要成为那日永远的有。

 我举个例说,一个基督徒在买房子时若连于他所信的主,他买房子过程有主,他布置家庭有主,房子是为主来使用的,那这个过程就叫他累积神了,所以他的买房子就将他带到永世里了。不是他的房子要带到永世,而是借着房子给主用,他为着人的灵魂的祷告增多了,他的基督增加了,主耶稣在他身上就丰富了,他人生所经过的这一切,都叫他多得着主,成为他的真有,永远的有。他一面经历这一位神是全有的神,经历主耶稣的丰富能应付他一切的需要,一面积存那存到永远的有。

经历神的全智

 一个基督徒还要进一步经历神的全智。为什么要经历神的全智?因为我们都喜欢用人的智慧。我们喜欢选择自己的路,我们总是喜欢告诉神怎样作才对。

 譬如说,你是不是常常这么说,主耶稣阿,我今天起晚了,求你保守我一路上不要被红灯打岔,好叫我准时上班?然后遇到红灯了,你就急着喊,哦,主阿,再来就生气了,直喊岂有此理;最后就抱怨了,说,主耶稣,你在哪里啊?,甚至说,主耶稣,我白信你了。说不定你到了办公室,老板还没有来,是你自己穷紧张!你看,这就是人的智慧。每一个人都喜欢作神,然后请神来作顾问──凡事我先定规好了,再问神好不好,最好是照我定规的办,否则神就不是真的神。我们还要神来作我们的供应者──我没有钱了,钱拿来;我没有职业了,给我职业;我没有房子了,给我预备一幢;我要什么,神得来供应。这都是因为我们不认识惟有神才是全智的。

 你不要以为认识神是全智的神是一件小事。在你找职业的事上,你若不认识神是全智的神,你是凭你自己找职业,你可能就像一般人一样,打了一百五十封信去应征。你若认识神是全智的神,你就会先问主说,主阿,我该不该找事?我该怎么生活?我该到哪里生活?我该找怎样的事?哦,这就是你认识神是全智的神。

 认识神是全智的神,对我们来说,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就是我们无论怎么胡闯乱钻,到末了,就发觉主比我们看得还远。在经历神是智慧的过程中,我们觉得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主好像也都许可,但是奇妙的是,到末了你会发觉,神在祂的智慧里,根据祂的权能,根据祂的全知,根据祂的全有来安排你一生的路。你这一生走到后来就会觉得,主阿,还是你好!是的,认识神是全智的神,是何等的美好!

经历神的全是

 末了,我们都要经历神的全是。今天我们不容易经历神的全是,要到主再来,我们被提的时候,我们都要看见祂是那位今是、昔是、以后永是的神。主再来的那日,基督徒都要侍立在主面前,那时我们都要同声说,是的!阿们!穹苍之中要满了阿们,说出整个的宇宙,所有的基督徒都齐心的说,是的!

 那时每个人的一生都过完了,都要说,主阿,我现在回想我在地上这一生,我希奇你这样的有智慧。你从来没有做错过一件事,你从来没有给我们一个错误的带领,你从来没有答应一件不合理的事在我们身上,所有在我们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是的。看哪,当基督徒真好呀!

经历神的所是

在灵里

 我们经历了神的作为,再来就是要经历祂的所是。

 神的素质是灵,我们要经历神的所是就必须在灵里。祂是灵,所有我们和神的关系都是灵的关系。灵不对了,就什么都不对了;灵对了,就是外面错了,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来拜祂。

 我们要认识神是灵,我们和神一切的故事都在灵的里面。灵健康了,基督徒生活就健康了;灵刚强了,基督徒生活就刚强了;灵明亮了,基督徒就有智慧了;灵充满了,基督徒的生活就满足了;灵在里面满了动力了,基督徒就能豪迈了,就能供应人了。基督徒一生的事完全是灵的事,因为所有的一切没有办法和灵分开。

取用灵就享受爱

 当我们来取用灵的时候,我们所享受的是爱。当我说,主阿,求你进来!主阿,我爱你,这是灵的事;然后我摸着了灵,就有了享受,这个享受一来,叫我里面摸着主的爱,我真有一种在爱中的满足,觉得主真是爱我。所以我取用的是灵,我享受的是爱。

 什么是享受爱?当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他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滋润,觉得非常的享受,觉得很满足,那个就是享受爱。我们虽然许多时候不懂什么是主耶稣爱我,但你总爱过人吧?或者爱你的丈夫,或者爱你的妻子,或者爱你的父母,或者爱你的儿女,或者爱你的孙女,那真是有说不出来的满足,这样的满足就是联于爱。为什么你们干巴巴的,痛苦挣扎,因为你缺少爱的滋润。而为什么缺少爱?因为你缺少灵的取用。如果你懂得取用灵──或借着读主的话,或借着祷告──你在灵里碰见主耶稣,说主阿,我爱你,让你灵里满足,你里面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安祥和满足,觉得当基督徒太好了,这就是享受爱。

 一个健康的基督徒绝不是干巴巴的,像庙里面的和尚念经一样;也不是苦巴巴的,好像一定要来追求一个道理似的。一个健康的基督徒应该是满了灵中的享受的,因为他的神是生命的神,既是生命,就不可能离开享受。弟兄们,当你这样取用灵的时候,你享受的就是爱,叫你觉得你是一个活在爱里面的人。这是多甜美的事阿!

 当你借着读经,借着祷告,借着交通,借着呼求,借着叹息,借着呻吟,借着唱诗,叫你灵里面丰富了,你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享受。你里面觉得非常滋润,你里面觉得非常丰盈,你里面觉得有说不出的满足,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好像丰富到一个地步,要涌流出来了。这个涌流出来,就会有神的显出。

经历神的显出是光

光的运作──看见神

 神的显出是什么?神的显出就是光。

 神就是光!一个人真正有神的时候,他很难不碰见光。什么是光?光来了,首先叫人看见神是怎样的一位神!神在我们身上做了很多,但是我们却常常不明白,因此需要神的光。

 例如,有个弟兄考取台大了,却是心理系,他不知去读还是不去读。他满脑子都是,考取台大当然要去读,但是心理系怎么能读?你看,在这个过程里少了光了,少了神了,看不见神了。这个弟兄是个好弟兄,他活在召会的交通里,他也和弟兄们一同寻求主,他也请弟兄们帮助他一同来看,但是到末了,他讲了一句没有神的话,他说,哪有人考取台大不读的?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人顶容易落在没有神的事物里去。

 又例如你看到一栋房子,你真喜欢,找了一位弟兄你陪去看这个房子,这位弟兄看过就说,这个房子好是好,但是离会所要三十二分钟的车程,太远了。但你再看看这个房子,还是觉得它可爱。于是再找一位陪你去看,这一位说,这客厅小了一点,家庭聚会坐不下人。你又被浇了一盆冷水,但还是不死心。再找一位弟兄问问看,这位弟兄是老实人,客客气气的说,这个好哇。这下你安心了,你觉得有弟兄印证了,你就买了。其实我们常常不是找人交通,而是希望我们的定规变得有把握一点。所以凡是跟我们意见不同的,我们都不服气,都不接纳;顺了我们的意的,我们就觉得,嘿,这个对!哈利路亚,终于有人和我的看法一样了!这就是没有光,没有神!

 什么是没有光?就是没有神了。一个没有光的人,你看他,生活好,聚会正常,也爱主,但是在他的生活里,聚会里,追求里,少了一个因素──神自己。今天你们很多弟兄读硕士、博士学位,根据我的了解,博士只专精某一个领域,甚至仅仅是一个试管的领域,学士似乎还比博士知道得多一点。什么是士?我们中国人有话说,士可杀不可辱,这个士就是,我里面有一个认定,我在这一方面已经有了特殊的装备,我这个人可以为着这个死、可以为着这个活,我这个人是完全坚持在我所看见的里面的。今天在主的恢复中就是需要这个士,需要一班有认定的人,是只要是神要的,他们就愿意把一切给祂!

 总而言之,有人得了学士学位,有人得了硕士学位,有人得了博士学位。得着学位之后,就要面临职业的选择。这时你是否也有一个认定呢?你是选择在底特律的低薪而可以过召会生活的工作,还是选择在阿拉斯加的高薪而不能过召会生活的喂鲸鱼工作?低薪的工作叫你没有存款却加了个神,高薪的地方叫你有存款却加了个鬼,你要选哪一个?你到底是要神还是要鬼?这不是哪个对、哪个错的问题,而是你这个人有没有光的问题。没有光的人就没有神。

 人的生活都是一种显出:开什么车是一个显出,住什么样的房子是一个显出,穿什么样的衣服是一个显出,怎样活出人的生活是一个显出。所以一个没有光的人,他就显不出神;一个有光的人,他就显出神了。

 神是光,光是神的显出,一个住在光里的人,他无论做什么,人在他身上都感觉有神,他无论做什么,都是联于神。一个住在神里的人,一定是一个住在光里的人;一个住在光里的人,不是他没有软弱,而是他愿意、盼望在他所有所做的里面能有神。

 光来了,叫我们有神。活在光里的人有神,因为神的显出是光。当我在灵里取用了神,享受了神,我享受到爱了,我这个人就成为有神的人了,我就知道我是住在光里了。为什么我是住在光里?因为我在开车上,我在住房上,我在上班上,我在生活里,我在夫妇的关系上,在亲子的关系上,在召会生活里,在祷告追求中,都是有神的。

 什么人能有神的显出?多少的修道士,他们修了一辈子也不会有神;多少不同的宗教,他们教人把一切投身在里面,也不会有神。惟有那些爱主的人,他们懂得神的素质就是灵,他们会取用灵,活在爱的享受里,他就被带到神的光中,就能看见这位神,就能经历神的显出就是光。

光的运作──看见己

 光的照耀就是神自己,光的照亮就叫我们看见己。神最觉得无奈的不是撒但,而是在人里面的己,可是人最欣赏的也是己。你若欣赏自己的潇洒,那么神最无奈的就是你的潇洒;你若擅长做爱筵,也以做爱筵为乐,那么神最无奈的就是你的做爱筵;你若擅长讲道,讲得大家都阿们,都喜欢,那么神最无奈的就是你的爱讲道。哦,人真麻烦哪!因为人都喜欢他这个己,人最爱的就是这个己,人最难的也就是认识己。这个光来了,就叫我们认识己。

 我们认识了己,我们就得惧怕己,要对自己害怕。越会做菜的姊妹,做菜的时候祷告要越多,边做菜边祷告说,主阿,我愿全心全意的做这个好的菜给弟兄们享受。主阿,求你记念不大会做菜的姊妹,叫她做的菜都被吃光,叫她得着鼓励。越会讲道的弟兄,为讲道的祷告要越多,要祷告说,主阿,求你加倍与配搭的弟兄同在,叫弟兄姊妹多多扶持他。

 召会生活的难处,是没有灵;因为没有灵,就没有享受;因为没有享受,就没有神的显出;因为没有神的显出,这个己就非常厉害的运作。在召会生活里,我最惧怕的,包括对我自己在内,就是我们的己。若是我们肯在主面前作一个没有己的人,作一个没有我的人,那召会就要得着建造了。召会中许许多多不必要的事都是从这个己、这个我出来的,因着我们的己、我们的我太强,看见什么都有意见:看房子的隔间,你有意见;看见会所中有两根柱子,你也有意见;这就是己。召会不是借着你生的,会所也不是借着你买的,可是你一来,就看见这个不对,那个不对,这就是己,这就是这个我。还有一些弟兄姊妹,聚会一定要坐在某人旁边,为什么?因为这个人跟他熟,好像主耶稣不能作他的保护,某个弟兄才能作他的保护,这也是我。

 人本来是因为有我才能生存,基督徒却要因为无我才能成为神的祝福。你为什么能活到今天?因为我。如果你从小不管你这个我,饿了也不讲,那不是很快就死掉了么?你能够长到今天,活到今天,有任何的成就,或者达到任何的水平,水平,都是因为你这个我。但是一到召会生活来,神的光来了,就显出你的己,显出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叫你看见自己的不足,叫你柔软下来,叫你温顺下来,叫你寻找弟兄姊妹的保护──这些都是看见己而有的结果。

 我记得高中的一个同学,那时他在同学中间说,将来看我,我要一手拿矿,一手拿钱。那就是己,那就是显扬己的极致。圣经说到这个己,创世记十一章三节说,他们说,来罢,我们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我们要宣扬我们的名。所以这个己的特点就是要通天和神一样,就是要宣扬我们的名而否认神的名。和神一样,就是神说的算数,我说的也算数。这就是满足我这个己。

 在召会生活中,神最无奈的就是我们的己。在召会生活每个人都有己,每个人都为己,每个人都强调己,然后在己的里面就生发出许许多多不健康的东西来。召会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意见?因为人的己。召会中弟兄姊妹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看法?因为人的己。弟兄姊妹为什么不能完全和谐?因为人的己。大家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配搭?因为人的己。大家为什么不能好好一同追求?因为人的己。为什么在召会生活中有各种的艰苦、嘈?的声音?因为人的己。这个己,就成为我们跟随主的一个大难处。我们要看见在我们身上有一个最叫神无奈的大己。

 我刚刚爱主的时候,才十八岁,我觉得自己是个好己。那时候我的感觉是,像我这样一个人,这么爱主,这么年轻有为,把一切都撇下了,没有一手拿矿,一手拿钱,我只有主耶稣,甚至是一手拿天,一手拿主,有谁比我好?因此我告诉主,说,主阿,事业不要了,前途也不要了,我将来也不要富有,我要为你传福音,我要服事你。我将来不可能作倪弟兄,但至少我要作李弟兄第二。这个祷告口气真大啊?现在将近七十岁了,感谢主,我越来越认识这个己了,不仅认识,也越来越惧怕这个己了。我害怕做这件事是我的己,害怕说这个话是我的己,我越来越倚靠弟兄们了。

 认真说,我们常常为自己的坏脾气而懊恼,却不会为这个己而觉得可怕。一个弟兄打了自己的孩子,会说自己脾气不好,但不会说这个己不好;看了终结者被了结几个小时,心里觉得不对,这个己还觉得有理。所以你要注意,什么叫作光?光来了,就叫你看见神;光来了,叫你认识己,认识自己原来是这样一个人。因着我认识我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我里面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我怕我的己。

 连我们的读经,我们都得怕己。有一个弟兄,他真读圣经,他的圣经上满了批注,这些批注都是他自以为的亮光。为什么说是他自以为的亮光呢?因为他读出了伊甸园在中国,中国人是神的选民。有个弟兄纠正他,他生气了,就不聚会了。后来有人碰见他,他竟然吸起烟来了。人问他为什么吸烟,他说,没有什么不可以,圣经上不是说祭坛上的火不可熄灭么?为什么一个爱主的人,一个这么爱读圣经的人,到后来会落到这样一个情形里去?原因在于他缺少取用灵,他作什么都在心思里:读经在心思里,聚会也在心思里。如果他开头就取用灵,就享受爱,就显出光,看见神,也看见己,他这个人就不会这样了!因着他这个人缺少灵,这个爱在他身上的运作就不丰富,爱的运作不丰富了,神的显出也不多了,这个人的己就膨胀了,膨胀到这样一个地步,连读经都读出很古怪的东西来。

 我们的服事也要怕己。我们这个己常常搞花样,尤其在爱筵中最容易暴露出来。在爱筵中,那做一大盘菜的,就嘀咕别人怎么只做一小盘青菜;那看见自己的菜先被吃光,又听见人人赞不绝口的,就得意洋洋。这是什么?这叫作己!你要小心,每一次爱筵交通,都是暴露己;而为着怕暴露己就不做爱筵的,那个己就更大了。这个己很可怕──弟兄们争谁作头,谁说的算数,谁带领,谁最有影响力,谁最被大家拥护;姊妹们比谁的菜做得最好吃,谁照顾人最多,谁跟人祷读最丰富──我们的服事若不小心,都会有己。

光的运作──看见撒但

 光的显出,也叫你看见什么是属于撒但的。例如今天这个地上的音乐,你说它是好的的,还是不好的?我要说,我不说它好,也不说它不好,因为乐器的发明本是属于肉体这条线的。神造人以后,人堕落了;人堕落以后,地上就有两条线,一条是生命的线,一条是肉体的线。这个肉体的线,就是联于撒但。在肉体的这条在线,地上的人就产生了无神文化:牧养牲畜,为着生存;制作乐器,为者娱乐;打造铜铁利器,为着争战。因此音乐本来是属于肉体的线。但是圣经里又满了音乐,例如诗篇说,你们要用角声赞美祂,鼓瑟弹赞美祂,击鼓跳舞赞美祂,用丝弦的乐器和箫赞美祂,用大声的钹赞美祂(诗一五○篇),还有用什么调唱诗等等。所以,很多东西起源可以是属于撒但的,但是我们可以用它。因此,我觉得地上的事,你不要绝对去看何者是何者非,而是要认识,这些事的后面是否有撒但。

 一个在光里的人,他除了认识神,认识己,他也认识撒但的作为。约翰壹书三章八节说,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消除魔鬼的作为。神的儿子要消除魔鬼的作为,是借着祂的死;我们要经历这个消除魔鬼的作为,是借着光。我们要在光里看见,任何事物的背后都是有撒但的,因为牠曾将世上的万国,和万国的荣耀,都指给主看,对祂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给你。(太四9)所以认真说,你所上班的公司是属于撒但的,你所住的地方是属于撒但的,你所住的国家也是属于撒但的,甚至你所用的钱也是属于撒但的。今天完全不是用钱的问题,不是带什么职业的问题,不是东西好坏的问题,而是你要看见那些事物背后的撒但,好叫你能有智慧的、合式的取用这些事物。

 有一个弟兄读完芝加哥大学经济系的博士,在一所有名的大学教书。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要把职业辞了。我问他为什么要辞。他说,我最近有一个感觉:我在读博士的时候,我的同事也在读博士;我作教授了,我的同事也作教授;我发表论文了,他们也发表论文,那我这个基督徒和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我确实知道我和他们应该不同:我有主,他们没有主;我这一生属于主,他们这一生不属于主。所以我把职业辞了,我要来全时间服事主。这里你看见,有的事物是合法的,但其背面可能是有魔鬼的,不知不觉这一切的事就叫人离开了神。读书好不好?好。该不该做事?该;如果是主带领你,你该去读书做事。虽然这一切可能外面看都是好的,但是若叫人不知不觉的离开了神,这一切就是联于撒但的。

 还有,任何原是好的事物,若撒但进去了,有一个东西就膨胀了,膨胀到超过它所该有的,那也就联于撒但了。例如摇滚乐原是音乐的一种,但在摇滚音乐会中,我们所看见的情形,成千上万的人站着,边唱边举手摇晃,甚至兴奋起来去抱那个歌手,你看见那里有一个东西膨胀了,你不能说在那个里面没有鬼的运作。

 光的运作,叫你认识很多事的后面是有撒但的,是可能有撒但的工作的。撒但的工作就是摧残人,摧残人的人性,消耗人的生命,浪费人的时间,叫一个神所造有价值的人,虚耗他的一生。

 总之,光的运作是叫你对神越看越清楚,越看越有把握;光的运作也显明你的己,杀死你的己叫你这个己不再能那么活泼,这光杀死、隔离、除去一切不属于神的;光的运作也叫你对撒但有排斥抗拒的能力,叫你知道事物后面有些东西是不健康的。

 我们可得谨慎,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我已经属灵了,不!没有这个事。只要是人,他的己都是在的。我们的主就是一个心里柔和谦卑的人,因着祂是那样的无己,祂才能到十字架上为我们死,把神的爱表明出来。所以我们要向主说,主阿,我愿意在光里经历己被杀死,叫牠失去能力,叫牠失去那个霸道的情形,叫我这个人能柔和谦卑,像主耶稣一样。

 求主怜悯我们,愿意这些话帮助我们过一个健康的召会生活。在召会生活里要经历神,在召会生活里要享受神,在召会生活里要满有圣灵。然后,在召会中的运作,叫我们对神越来越清楚,叫我们的已越来越无能,也叫我们越来越认识并抵挡撒但的诡计。── 朱韬枢《生之旅──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