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十篇 跟随主三个紧要的认识(一)--认识我

 

 在跟随主的路上,我们必须要认识三个紧要的点,就是我、世界及宗教。每个要活得好的基督徒,都要非常清楚我是谁、什么是世界以及什么是宗教,否则所有跟随主的人都很容易一到难处里就出不来了。

 召会生活里有各样甘甜的人事物,譬如说,召会生活可以彼此相爱,彼此相顾,彼此扶持,彼此鼓励。在这样的召会生活里,我们一同成长,一同享受主,也可以一同享受健康的娱乐。譬如说,我们可以一同到果园里去采苹果,一同到农场去买蔬菜。然而我们如何在召会生活与实际生活中有一个合适的分界。换句话说,虽然我们不在世界里,我们是活在召会中,我们又好像没有离开世界的一切。当然,我们若是完全离开这世界,那么,我们不都死了吗?但是我们若完全进入世界,那么,我们不也和世界的人一样吗?这个讲究如何区分?这个讲究就是根据三个基本的点,到底你认不认识我是谁?到底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世界、什么是宗教?

认识我是谁

 首先,我们来看这个我字。英文字的我是大写的I,没有一个人会用小写的i,这个英文字的大我──I比中文的我表现的更达意。英文的I说出了这个我是个大我,以我为大,以我为尊,就是个以我为中心的我。中文的我就是找不到自己,叫作我,找加(一撇)就是我,不就是找不到自己叫我吗?换句话说,这个我到底在那里?到底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弟兄们,你不要以为这是件小事,很多圣徒蒙恩了几十年还长不好,既不能祝福召会,不能成为召会的祝福,也不能在召会中接受健康的祝福,就是因为他从来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人总是不甘于平淡,总想为自己保留那个特殊的我。譬如,有的人说我不会烧肉,但是我会烧豆腐,没有人能做出我的味道来。我可以用豆子来烧豆腐,我可以用香菇来烧豆腐,我可以用辣椒来烧豆腐,各样的材料在我手中,我都能用它来烧豆腐,我可以做一桌豆腐筵,样样都是豆腐,样样口味不同。有的人说,我什么都不不会作,就是特别会写论文,左一篇右一篇的论文发表,最后才发觉,太多人在发表论文,已经没有什么稀奇了。这个喜欢展现自己的才能,喜欢引人注目,就叫作我。

 这个我是活的,死了就没有我,眼睛一闭,两腿一伸,这个我就不再存在了,所以即使进了棺材,也没有人会在你的墓碑上刻着你的丰功伟业。

我的生命就是魂生命

 这个我是有生命的,我的生命是什么呢?不管我们一生的年日是多长,生命不重在那个肉身的生命,乃是重在生命的所是。生命的所是就是魂生命。我们的魂生命很容易受伤,譬如你煮一道菜拿到会所爱筵,别人一说不好吃,你回去后就三天吃不下饭了,这就是我们那个脆弱的魂生命。

我的生存是为己

 我会以自我的所是为中心而有所发表、追求、盼望或目的,这个就叫作己。中国人有句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用这句话来形容人的己是非常的贴切。全世界的人都活在为己的里头,无论是政治、外交或经济,人与人或国与国,没有一个不是为着己的利益挣扎图存的。

 己的运作能力-天然

 在这个己的里面,有一个运作的能力,就叫作天然。

我的总称是旧人

 罗马书六章六节说,知道我们的旧人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使罪的身体失效,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圣经称我们为旧人,即使信主后我们就是新造,但只要我们不活在灵里,不凭灵而行,我们仍然还是在肉体里,还是一个旧人。

堕落的我-肉体

 此外,在我们身上还有一个堕落的部分叫作肉体。这个肉体并不是指我们的肉身,乃是指在我们的肉身里与撒但联起来的部分。李常受弟兄说,人被造的时候有灵、魂、体三个部分。神要造人的时候,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创一26)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image) ,这是里面的,按着我们的样式(likeness) ,这是外面的,所以神就照着祂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27)。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了人,使人有神的样式,然后这位神再将生命的气吹到人的里面,因为神是灵,当神把生命的气吹到人的里面,人也就有了神的灵(创二7)。神给人造了灵以后,这个灵和体一相交,就产生了人的魂,人也就成了一个活的魂。

罪与肉体

 那时,人里面的灵还没有盛装神,人的灵只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器官。在这个过程里,神就给人一个机会,来吃生命树上的果子,神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16-17)

 神乐意人来吃生命树的果子,因为吃了以后,就能把神接受到灵里来。可惜,在人没有吃生命树之前,就碰上了狡猾的蛇,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创三1)

 蛇又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4-5)蛇这么一说,女人就开始疑惑,难道吃了以后,真能像神一样吗?到底这果子有何特别之处,我们真能知道善恶吗?女人一接受蛇的提议,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就把撒但的那个罪吃到人的身体里,所以保罗说,今天在我们的肢体里有一个犯罪的本能,就是罪的律(罗七23),我们的身体就成了肉体。

 譬如,打麻将的人是有麻将瘾的,不打麻将手就会痒;喝酒的人是有酒瘾的,没有酒无法吃饭;抽烟的人也有烟瘾,没有烟作不了事。甚至连健康的消遣,我们也都很容易上瘾,欲罢不能。看小说的人停不下来,打电动玩具的人一玩十几个小时也不嫌累,我们这个人的肉体里,就出了很多罪瘾。为什么我们里面会有这些罪瘾?这些罪不是人犯的,乃是我们里面的罪逼着我们犯的。因为人的肢体里有了罪性,这个罪恶的性情在我身上,就会带进犯罪的行为。

 从中国字来看罪字的定义,罪就是四非,所以中国人有句话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行,你若犯了这四非中任何一样,你就有罪了。其实,在中文中这个罪字描述得贴切。光是非礼勿视这一点,全天下还没一个人做得到,有一天我们到李常受弟兄家去,因为看一样东西很漂亮,我们多看两眼,李弟兄就在讲道的时候说,你们到别人家里去,单纯的交通,不要东张西望。因为非礼勿视,就是罪。我们没有偷,没有作任何坏事,但是眼睛瞄了一下,这个是非就来了,感觉就不对了,但是这里的罪并不是指杀人放火、偷盗抢劫等不道德的罪,而是指善恶知识的罪。什么叫作罪?罪的意思就是善、恶、知识。

 善恶和知识本身并不是罪,而是善恶知识会叫你取代神,那个取代就是罪。蛇说,你就能像神一样知道善恶。但是人吃了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后,并不像神那样在全智和生命里来认识善恶知识,反而让善恶知识掌控了他的一切,这个罪就住在人的肉体里了。

我在服事中处处被暴露

 所以你要认识我是谁,就必须先清楚我、魂生命、旧人、己、天然以及肉体这六项。你若是不够认识这六项,你一到召会生活中,就会满了问题。譬如,当你愿意爱主,将一切都摆上,然后预备讲一篇道,弟兄们却不允许的时候,你心中就会有一股不满,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讲?这就是你里面的己。当你心里想,你看我讲道讲得多好,这就是你天然的能力。我讲这么好,竟然没有人阿们,我生气了,这就是你的肉体。当你人在那里讲的时候,不就是个旧人吗?。当你讲的时候用你的脑子,不就是你的魂生命吗?然而神却不要这六样东西。

 虽然在召会生活里,彼此爱筳是很享受的,然而在作爱筵的时候,最容易暴露我、魂生命、旧人、己、天然以及肉体。姊妹们一想到作爱筵,就考虑什么是我最拿手的,就注意那一盘菜吃完了没有,别人的评价如何,整个过程里魂生命被暴露了,旧人被暴露了,己被暴露了,天然被暴露了,肉体也被暴露了。

 作爱筵暴露姊妹们,同样的,讲道、带诗歌很容易暴露弟兄们。弟兄们一带诗歌,一讲道,就会感觉我这个魂真好,我讲道的逻辑跟数学博士一样,真清楚,这个己就出来了。一个弟兄来聚会一带就是十个福音朋友,前面弟兄一说太好了,他这个我就舒畅了,这个己就满足了,我这个魂生命就得彰显了,这个旧人就得其所在了,这个天然的能力就得表现出来了。

 我告诉你,你若不认识这六样东西,你永远没有办法好好的服事主。所以每一位服事主的人,都要看见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无论你这个我多有出息,多有能力,主是不要的,主乃是要你这个我什么都不作,然后将我钉在十字架上。什么是钉在十字架上?就是不能动了,不能存在了,不能再凭依了,不能再倚靠了,这时候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召会中的难处,大多都是出在爱主服事主的人身上,他们因着对这六项认识不彀透彻,就容易发生争执,弟兄们对召会的运作,聚会的安排,各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若在坚持己意下,你祷告我就不阿们,我祷告你就不阿们,你讲道我就走出去,我讲道你就走出去。有时候我觉得很奇怪,弟兄们都很爱主,都很要主,甚至于都是服事主的,怎么后来像仇人一样?为什么?就是因为这六样东西。

认识我已经钉死了

 如果你真认识这个我已经死了,我已经和主同钉十字架了,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这时你才算是真正开始来跟从主。不仅如此,主还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太十六24;可八34;路九23)你如果爱主的话,就要把你这个己舍掉,然后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

丧失魂生命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五节接着说,爱惜自己魂生命的,就丧失魂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魂生命的,就要保守魂生命归入永远的生命。所以你要记住,我们的我需要钉在十字架上,己要舍弃,然后需要丧失我们的魂生命,换句话说,你不能倚靠魂生命。

 魂生命也就是一个人的天份,是神赐给人的天然能力。我小时候就想作一个写小说的人,没有什么大志的,就是希望成为像狄更斯一样出色的小说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成为名小说家的感觉丧失了,现在再想写个什么文章,却丧失了那种感觉。这是神给我的一个天份,即或是这样,我要将它丧失,我如果舍去我的己,我就会丧失我的魂生命。譬如说,你很会做菜,特别会做葱油饼,主就会派一个更会做饼的人在你旁边,他的饼往你旁边一放,你觉得光芒尽失,你的己就出来了。你可不要看见他就嫉妒,硬是要钻到争竞里头,这就是你的魂生命不肯丧失。

 有些姊妹很有意思,平常都是死的,一有爱筵,她就复活了,一上菜,就告诉别人这是我做的,魂生命就显扬了。我告诉你,我们都得学,无论个人的天份多高,多好,主说,你要舍弃你的自己,你要丧失这个魂生命。如果你不懂这一点,迟早你在召会中会成为一个难处。

 曾经有一个基督教团体接触了一个地方召会,这团体中原本大家都相亲相爱的,后来因为对地方召会的立场不清楚,导致弟兄们中间有了分裂,没有人愿意放下自己,不肯舍弃魂生命,所以就争吵不休,彼此不愿意顺服。这时人真是丑陋,若是主今天来了,我们怎么见主。我们要记得主所说的话,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必丧失魂生命;凡为我丧失自己魂生命的,必得着魂生命。(太十六24-25

旧人无法建造召会

 魂生命加上我,就是我的旧人。我是隐藏的,我的旧人是活出的。譬如,我认识一位弟兄,他刚进到召会时,留着长头发,又蓄着胡子,似乎没有人理解他,他这个我就显在一个旧人上,这个旧人的特点就是,我是现代的摩登嬉皮,身上有一股对什么事都不在乎的味道,这就是旧人。相对来说,中国人的中规中矩,穿西装打领带,这也是旧人,这个旧人就把你这个人显出来了。所以,旧人就是我们的所是的显出,是我们整个人的总称。

 换句话说,人的生命是魂生命,整个人就是个旧人,但是人只要活在旧人里,就没有两个人可以真正被建造起来。召会生活的难处,不在于大家不爱主,也不在于真理有问题,乃是两个旧人来在一起,就会发生冲突。

 所以你要注意,无论你多么殷勤劳苦,多么追求摆上,你一定要活在新造里。若是在旧人里,两个人在一起早晚会出问题的。譬如,甲弟兄对乙弟兄说,你这样爱主,我们都很感激,但是你去看望一个弟兄的过程中,就压死了四个,你叫我们怎么收场阿?乙弟兄就回答,谁说我压死的?你动不动就把人饿死,我压死四个还活了一个,你动也都不动,五个人一块死,咱们比比看,谁有功劳?由此可见,召会的难处都是因为弟兄们不肯住在新人里,都活在旧人的所是里,彼此难免会有争执、辩论、不服的问题出来。

 所以罗马书六章六节说,知道我们的旧人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使罪的身体失效,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这是主耶稣的救法,当我跟随主的时候,不但舍去我的这个己,丧失我的魂生命,连同我的旧人也和主耶稣同钉十字架。

天然的人不能领受神的灵的事

 你若是真的爱主,你的旧人就得死,你就得摒弃你的才干、能力以及热心,你只能活在基督里来过召会生活。没有主,就没有召会生活。关于天然,圣经只有一句话,然而属魂的人(天然的人)不领受神的灵的事,因他以这些事为愚拙,并且他不能明白,因为这些事是凭灵看透的。(林前二14)属魂的人就是天然的人,满了天然的你很有能力,但是你不能懂神的事。你若要懂神的事,你就不能住在你天然里。

 那么,说到肉体,是联于我们里面的这个罪,是最麻烦的,因为它不走。现在的我已经信主五十多年,从一个小孩变成一个老人,照理说,若是修道的话,应该也修得差不多了。但是我跟随主五十二年了,发觉有个东西在我这个肢体里永远离不开,就是住在我里面的罪。

 这个住在你里面的罪,绝不会迁移,绝不会搬家。李常受弟兄在讲道的时候,曾提过大陆有一个团体叫作拔罪根,你信耶稣以后,罪根就拔去了。后来有一位从拔罪根里出来的弟兄说,这个拔罪根不够真实,有一次他们在上海去逛公园,十个人买了三张门票,三个人进去后,一个人出来带两张票,再把三个人带进去,这位弟兄就问他们说,这不是犯罪、欺骗么?那个带头的说,这不是犯罪,这个叫作一点点的软弱。你看,这个有罪住在他里面的人花样真多。

 我在大陆有段时间很有意思,若是当个外国人多付一点点钱,办任何事情都方便,若是当个中国人少付一点钱,就什么事都不方便了。虽然我移民美国多年,但我一直认为我是个中国人,譬如,有一天我和女儿去北京故宫博物院,因为我们买的是中国人的票,收票员就粗鲁地的说,你不可以把皮包带进去,你要把它存到外面去。我就告诉我女儿,你再去买张外国人的票,外国人可以带皮包进去,我们进去后我就感觉五味杂陈,为什么我得救五十多年了,在买票这件事上,会惹得我一身气,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罪惹动我里面的旧人,我的肉体,叫我无法平心静气的面对这件事。

但那属基督耶稣的人

 无论我怎么作,我里面的罪就是不肯走,我跟牠说了多少次,再见,莎哟娜啦,牠还是喜欢缠着我不放。惟有属基督耶稣的人,才能将这个肉体、肉体里的罪都钉在十字架上,如同加拉太书五章二十四节说,但那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了十字架。我们若不属于基督,里面的罪可就要蠢蠢欲动,蓄势待发了。

 譬如,我们现在在聚会的时候,犯罪的不多,也许脑子会胡思乱想一下,但是原则上大家都觉得非常的圣洁,为什么?因为我们在聚会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是属基督的。当你属基督的时候,凡属耶稣基督的,是已经把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在十字架上了。你什么时候没有主了,想要在基督之外得别的东西了,罪就会跟着活过来,肉体也随着出来了。

 所以当你爱主,愿意服事主,愿意过召会生活的时候,你就要注意,你就是个我,你的生命就是个魂生命,你的总称就是旧人,你的方向、生存都是为着己,然后你做事是凭着你的天然,你生活中堕落的一面,就是你的肉体。这些问题要怎么解决呢?你要认识,唯有当你是一个属基督耶稣的人,无论是我、魂生命、己、天然、旧人以及肉体,都已经与主一同钉在十字架上而得着解决了。── 朱韬枢《生之旅──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