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十一篇 跟随主三个紧要的认识(二)--认识世界

 

 一个跟随主的基督徒,除了要认识这个我以外,还要晓得这个我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很亲密的朋友叫作世界,另一个占据你心的朋友就叫作宗教。

 你会觉得很稀奇,一个爱主的人,难道还会有这两个朋友吗?这个我不敢肯定,但是我知道每一个爱主的人,都有一个密友,就是他的宗教。此外,他生活也离不开这个世界。什么是世界?世界有它的所是和它的表现。就着世界的所是来说,世界是一个系统,每一种世界都有一个系统,就好像我们中国人讲帮派,这就是个系统,有带头的帮主,有堂主,也有小流氓。这个世界就是个系统,这个系统的老板就是撒但。

世界系统的表现

 就着这个世界系统的表现来说,它显在不同的地方上。以弗所书四章十四节说,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为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教训之风所摇荡,这教训是在于人的欺骗手法,在于将人引入错谬系统的诡诈作为;这个世界就是个错谬的系统,它总是变换成各样诱惑人的形式来吸引人,人很难躲过这个世界。譬如说,大部分的弟兄们对车子都很有兴趣,甚至连十多岁的男孩子都懂得欣赏车子的好坏,无论是福特、奔驰或是奥迪, 我们都很容易掉入这个圈套里头。有钱的人可以开奢华的进口车或是时髦的跑车,随心所欲地追逐名车,一部换过一部,慢慢的,这个人不知不觉就进到一个系统里去了。

 你再来看,美国的厨房用具花样真多,有切洋芋的机器,剥皮的机器,如果一年切四次,每次搬出来都得清洗,切洋芋的时候,喀嚓一下就完成了,使用后,还要将它洗干净再摆回去,岂不是更费事?这些东西都会来占据你的生活,因为世界是个系统,人也就逃不掉,离不开。

 照着人的领会,世界的表现有三个大面:第一,是一个罪恶的世界;第二,是一个文化(精神或心理)的世界;第三,是一个宗教的世界。罪恶的世界,是联于奢侈的物质世界,这是低品的;文化的世界,也是联于物质的,这是比较高品的。

肉体的安家所在-罪恶的世界

 世界要来得着人,是利用罪来占有人、消耗人,至终叫这个人在神面前失去他的价值,就叫人不再真正的成为人。起初神造人的时候,人有神的形像和样式。神救赎人的时候,是要叫人能够成为一个新造里的新人。然而撒但却利用人的所是,也就是人的旧人以及肉体,制造出一个罪恶的世界来吞吃人。罪恶的世界就是是旧人的好朋友,是肉体的安家所在。这个人的肉体一旦找到罪恶的世界,就有说不出的坦然。

 认真说,这个世界不能纯粹的说是罪恶的,它也是属于心理的,但是却联于罪恶世界的。就好像人成了电影迷,一看不到电影就难过,旧人觉得不投其所在,肉体觉得不安息,所以忍不住又跑去看电影,一进到电影院里,人就觉得舒畅,虽然出来以后照样的空虚,可是有那么两个小时,觉得很满足,这就叫电影的世界。

 人若是爱主又爱电影,那真是痛苦。我年轻的时候就有这样的经历,聚会里祷告那么属灵,散会后,偷偷跑到电影院,这还象话吗?买票的时候,怕被人看见;进电影院的时候,怕遇到弟兄姊妹;结束出场的时候,也怕碰见弟兄姊妹。直到我人消失在人群中以后,才松一口气,主耶稣,谢谢你保守我。但是我愿意告诉你,你逃不掉这个痛苦,无论你如何祷告,主阿,我不要看电影,我不能看电影。主阿,为着你的名保守我不要再看电影了,我恨死我自己了。主会讲,那不是为着我的名,是为着你的名,我偏不保守你。

 直到有一天,这个罪恶的世界和我的肉体两个又联合起来分不开了。我又忍不住跑去看电影,心里又痛苦又不安,骑上脚踏车一边骑一边祷告,主阿,我实在受不了,主阿,我又要看电影了。我一边喊主,一边往电影院的方向骑,突然间一不小心,碰,摔了一跤,把我也惊醒过来,恍然大悟,自己不知在作什么?我就骑着脚踏车往回走,从此以后,电影在我身上就没有地位了,世界在我身上就失去了它的权势。

 你要知道,世界和你的联合,远比你认识的深。世界有个东西叫罪恶的世界,它是联于物质的。譬如,古董收藏家收藏古玩,若是放在家里供怡情养性,是很合乎常理的,但是有些人收藏多到一个地步,只好放在仓库里,既然放在仓库,就表示他很少去欣赏这些古玩,你说,怎么会有这么愚昧的人?但实际上就有这样的人,古玩就成为这个收藏家的世界,这是低下的物质世界,这个世界一面是罪恶的,一面是物质的,联于你的肉体,也联于你的旧人。

 罪恶和你的肉体是联起来的,好像很多东西你胜得过,就是胜不过某一件事。举例来说,有的弟兄姊妹什么都好,就是脱离不了打麻将,即使身体不能动,还要打。为什么?因为世界在他身上是一个权势。约翰壹书五章十九节说,我们晓得我们是属神的,而整个世界都卧在那恶者里面。所有的人都卧在恶者的里面,撒但就是用一个有系统的世界,来占有我们这个人。

 一旦罪恶的世界、低层次的世界、物质的世界在你里面活动的时候,你这个人就是在肉体的里面,也就是在旧人的里面。有的人老喜欢告诉别人,他有些什么东西。譬如,我知道有个弟兄在大陆买到一套非常特别的线装式古书,每次当他一和别人讲这套线装书的时候,他这个旧人总是特别的大。

文化的世界联于魂生命与天然能力

 一面,人是活在罪恶的世界里,享受低层次的、奢侈的以及不需要的物质世界。另一面,人是活在一个文化的世界里,享受高层次的物质的东西。

 有一天,我在英国逛旧书摊,我找到了全套的雷文全集,他是二十世纪初叶,最有名的闭关弟兄会的领袖,弟兄们称他为Father泰勒。原本书摊老板不愿卖给我,我很生气,坚持要买下,他很无奈只好卖给我。我就把它放在我的书架上,全套古版退色改样的雷文的书,一看就知道,装订五十年以上的古董。过了好久,有一天我又看见这套书,我就有一点感觉,主问我,为什么你把它买来后,不读一读呢?我就解释,哎呀,我要读的东西太多,还轮不到这个?那么,你为什么将它买来?我说,主阿,这是参考用的。自从与主的对话以后,我就开始参考雷文的这套书。

 别人收集麻将、扑克牌,我们收集属灵书报,一不小心,甚至连收集属灵书报也可能是世界,因为它是联于你的魂生命的,联于你天然的能力,它会叫你的魂生命很满足。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买花瓶、茶壶,有时候可以一次买一大堆茶壶。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稀有的茶壶,它是用陶瓷制作成的,泡茶特别香,造型又好看,可以供摆饰用,所以我一下挑了好多个,给他一百元,他也就卖给我。感谢主,一百美元买这么多好茶壶,然后我把它往桌上一放,就感觉世界就在那里。你说,我有犯罪吗?主的仆人应该让人感觉文雅,但是就是有样东西不太对,哎呀,一大堆茶壶,一个个拿起来真好看,这个拿起来泡茶也好喝,那个泡茶也好喝,然而,加起来的感觉就是缺少基督。

 即使像我这么老练的弟兄,爱主五十年了,一碰见茶壶,一不注意就给它绑住了。后来,主就跟我一个感觉,小心、小心,人有个魂生命,你要丧失牠。换句话说,魂里所要的,你要将它丢掉;魂里所盼望的,你要将它丢掉;魂里所热爱的,你要将它丢掉,因为你是一个舍己的人。

 虽然如此,人还是个人,人还需要活着,有某一种的情趣格调,这个高雅的、近乎神的东西,中间有条很细的线,你如果多走一点就上瘾了。你一不小心,就会越过这条细微的界线,它就霸占你,你的心就被绑在这上面。即使收藏品有艺术的价值,那也不算有什么价值?它就是一个世界。那么,如果是这样,难道我们基督徒对付世界,一定要开破车,居家一定是又窄小又简朴吗?不,你若这样活着,也不能合乎主的见证。

 我在一个地方和一些弟兄们交通结束后,我跟一个弟兄说,弟兄,可以带我去买花瓶吗?弟兄们就带我去,买到又漂亮又便宜的花瓶。为什么?主说,你是来交通的,现在交通完后,我也让你休息,享受一点乐趣。假使我一到那里不与弟兄们交通,就急忙着要买花瓶,这就成了本末倒置,花瓶就变成我的世界了。

 同样是开车,有的人是因需要而以车子代步,有的人却是作车子的奴隶,因为车子是他的老祖宗,每天擦洗,改装,弄得花花绿绿的,开出去风光一下,回来以后,赶快放到车库里,还用防尘布把它罩起来。这就变成一个世界。我开车不是世界,某人开车可能就变成世界;我买一个花瓶,不一定是世界,你买一个花瓶,可能就是世界。

 你要领会,文化世界,不像罪恶的世界那么粗糙,也不像罪恶的世界那么霸占人,但是当它得着你的时候,那就不得了。有的人会为了一幅画绞尽脑汁,花多少日子,用多少钱来买那幅画,因为那幅画对他来说有价值,这就叫作世界。但是有的人买了一幅好画挂在墙上,就不是一个世界,却是一种享受。

 当某样东西占有你而取代基督,这就是世界。如同有人当工程师却是为着召会,这不是世界;有人当工程师是因他爱当工程师,工程师就变成他的世界。一面来说,职业是健康的,但是这个职业却取代了主在你身上的地位。

 宇宙中最美丽的是主耶稣,在基督耶稣里什么都可以享受,所以你也可以有书,也可以有画,你也可以有花瓶,也可以有住处,也可以有汽车,也可以有很舒适的衣服,但是,一旦其中什么东西取代了主,这个东西必定会成为你的世界。例如当你思想,我一定要作这个职业,我一定要赚这个钱,我一定过这样生活,我一定要这样的水平,这个就变成世界。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认识我们自己,不要叫我们里面的罪性和所是和外面的世界联合,不要叫我们离开基督的面,所以我们一定要有主而不受世界的辖制,不让恶者来辖制我们。── 朱韬枢《生之旅──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