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国家的问题

 

      按圣经预言,国家的问题,越过越严重。国要攻打国,民要攻打民;所以将来国家的组织,越过越严紧。启示录说,敌基督要来,若没有印记,连买卖都不能作,这也是极严重的事,所以要提起国家的问题:

 

神是召我们进入祂儿子的国里】主在地上有什么,在天上也有什么;将来在地上有什么,我们也因祂有分于什么(林前九1;诗一一○1)。主今天是等候神将地上的国赐给祂来作祂的脚凳,主是在一切政治之外,主是另外设立一国,就是天国,这是在万国中召来的。将来祂国中的子民,藉神所赐的生命,叫人有分于这个国,这是基督徒对于国的地位。神所定规基督的路,就是我们的路。主现今不干涉任何的国,我们也要有这个态度。将来主要用祂管辖列国的杖来击打列国,然后主的国才来到,那时才给我们国。主说:对列国只可祝福,不可咒诅。当启示录第五印开时,祭坛下之灵魂要伸冤,而不是祝福。路加福音第十二章十三节中求主给他们分家,这是民事,而主说:我来不是给你们分家,这不是基督徒该作的事。又有人把淫妇交在主手中,而主说:我来不是要定人的罪,这是刑事,主不肯抬手而作,宁可用手指划字,让土刮去,这是主的路。我们和祂有交通的人之路,也该如此,因不是神的旨意。保罗说: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是定死罪的囚徒,是等候处决,而哥林多人是作王了,这是不正当的情形。

 

政治的问题】这是指参加政治而言,即作小官或大官,而参加国家的政治。神的儿女常说:谁能管理这个世界呢?只有基督徒管理国家,是有帮助于人的。英国每次开会,都有祷告。美国元首说:我们信神,这是好事。基督徒管理国家,固然是好事;但基督徒的路,到底怎样?主是明显的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替我争战(约十八36)。地上的列国都在撒但权柄之下(西一13)。我们是迁到爱子的国里,我们都是天上的国民(腓三20)。在罗马没有公权的人,意思就是我们是天上有公权的国民。彼得说:我们在地上是寄居的,是客旅,即是在地上没有公权的人。我们在地上不过是一个守法的人民而已,而公权乃是在天上。我们基督徒,无论何国人,都是从地上的国家被拯救出来,而是天上的国民了,寄居的可翻作外国人。主的命令是天上地上的权柄都给我了,你们去是到世界去,这显然不是在世界里,若在世界里,就不需去,我们乃是天上的公民,所以才说去。信徒在地上要作一个守法的人,而不是一个有公权的公民(徒七6)。司提反说:以色列人在埃及是寄居的。摩西在米甸也是寄居的(徒七29)。所以我们在国家中,也是没有公权的人。英国有许多信徒不投票,表明是天上的国民。

 

我们不做官】基督徒在主还未赏赐权柄管理五座城之先,而先作地上的权柄是不该的。在基督徒反应中,当我们遇到无理待遇时,我们不能控诉,那么作原告的人都不行,难道让死人作审判官吗?为什么不能作?因为这一段时间,是恩典时代,神要我们爱人。我们作好官,就得公义。坏官是贪官。维持公平不是基督徒,不维持公平不是官。若作官,就不能维持基督徒的特点。作官是公平;作基督徒是爱、是恩典。而但以理、以斯帖、未底改做官,都是被掳。是因以色列国被掳、被审判,才落在这种情形中,神才用他们,而不是他们的挑选。若挑选,就是可弃绝的事;乃是因他们被掳,只好服在人的权下。又圣经教训我们服在国家权柄之下,有记载;但圣经中没有地方教我们作官。所以若作官,只是凭自己的思想去作,在神的话中,得不着神的命令。作主人、作仆人,都有教训,只是作官,没有教训。

 

信徒对于政治到底怎样?】罗马书十三章一节说,神在这世界里设立两个机关:一个国家、一个教会。政府有权柄,教会也有权柄。神将政府交给世界的人,神是一切权柄的根源,所以世界政治的地位,都是神安排的。世界的权柄若违抗祂,神迟早要避开它。世界的权柄都在神管治权柄底下,连一个警察,也是神设立的,他们的用意,总是好的。主在这里叫我们顺服,不叫我们作权柄。在世界里我们要顺服一切权柄;在教会里,也要顺服一切属灵的权柄。神设立官的目的,只让我们不怕他就够了,而不能作官。我们相信有政府,而不相信无政府主义。而作官的,神要他们刑罚作恶的,称许行善的。虽作官的,事能作错,但原则上总是不敢错;虽执法,还是守法,原则是一样。总不敢说,你未犯法,我责备你;你守法,我罚你。为基督徒良心的问题,也得顺服。神在地上设立的政府,纳粮纳税都是应该的。一面顺服,一面纳粮,我们不可亏欠,也要恭敬它,要学习纳税,这是基督徒之本分(彼前二13)。顺服君王所差遣的,我们是行善的。对公民我要补几句:保罗在使徒行传曾用三次权柄,但不是公权的公民的要求,乃是普通人民的权利。使徒行传十六章三十七节,不赞成没审判而定罪;二十二章二十五节,不许刑询;二十五章十一节,可以上诉,这是罗马当时普通人民之权利。

 

顺服的限度】只有神得着无限度的顺服,其它而越过其地位所量给的权柄,就不该得着顺服。基督徒对国家的顺服,是有限度的。彼得前书五章应翻作顺;罗马书十三章应翻作服。顺是行为的问题;服是态度的问题。出埃及记说:法老把以色列的男孩子都杀死,接生婆没顺服,摩西的母亲也没顺服,因法老是和神的命令相反,就不应顺服。但以理三个朋友违背王的命令,是被神所称许的;但以理也是不听王的命令,而被扔在狮子坑中,神也称许他。希律杀死二岁以内的孩子,约瑟就把主耶稣带到埃及去。因此凡国家的命令和神的命令相反,就不该顺服,但除此以外,就不可不听。彼得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五29)。所以只要国家的脚步在信仰上面逼迫,我们都不可听从,但要服,下监牢。

 

革命】服是无条件的,而听从是有限度的,所以神决不许可任何的基督徒起革命。能不听而不能不服;若不服,就是造反。使徒行传四章,彼得闯大祸,五章仍是传。不听是行为问题,不服是态度问题。我们无论住在那里,总当服在那里的地方政府的权柄下。若抗拒人,就是抗拒神命;但是我们在一城内受不了,只好从这城搬到那城。我们是救人,不是推翻人。从这城逃到那城是神的命令。

 

战争问题】在旧约中,神就是战争的神,神是万军之耶和华。在以色列时,许多的战争,是神定规的,将来在哈米吉多顿时,也是神招聚战争的。死刑也是神定规的,所以我们不能说战争是不该有的,但在这一段时间里,主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也说:我的国不在这个世界,所以这一段时间,乃是要我们将恩典的福音传给人。主对彼得说:收刀入鞘吧!现在是收刀入鞘的时候。若是能拣选,没有基督徒能赞成战争;若是被强迫,只好预备背负结局,不被强迫是好事,只好求神救我们脱离这事。若是赞成打仗,总不应该,不过战争也是神所许可的。──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