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对国家社会的态度

 

      有的朋友问我说,对于基督耶稣,我是相信了,靠着祂的救赎,我的罪得着了赦免,我得救了,可是对于国家的事,对于社会的问题,甚至对于国际间的纠纷,我当采取什么态度呢?我应该采取消极的态度,对这一切的问题不闻不问呢?还是应当积极的投身在其中,去解决这些问题呢?

      我承认这是一个很难答复,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是短短的几句话可以说得清楚,但是这件事对我们的信仰,有密切的关系。为着要把事情说得完全,所以在这末了,也把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对于国家社会问题的态度,简略的提一下。

 

基督二次来世的工作】首先,我们可以从圣经中清楚的看出来,基督到这世界上来,一共要有两次,不是一次。第一次已经来过了,第二次还没有来。第一次来是已过的事,祂完成了某些工作。第二次来是将来的事,仍要完成某些工作。我们盼望祂快快的再来,盼望祂在不多的时候就来,但是祂的工作是有一定的时间的。基督不是不管国家、社会、政治等等的问题,对于这些,祂是有祂一定的时间。

      从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基督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主要的是完成了对付罪的工作,拯救人脱离了罪,叫人得着新的生命。基督第二次来的时候,才是来解决这个社会的一切问题,更新一切的政治制度。我们个人的得救,是在主第一次来的时候,都对付得清清楚楚了。我们周围的国家、社会、制度等等,乃是等祂第二次来时,也要对付得清清楚楚。

      基督第一次来时所对付好的一切问题,我们在以前看过了,我们不在这里重复再说。现在我们是来看一点社会、国家、制度以及一些物质方面的问题。

      对于这一类的问题,我们基督徒有我们的看法,对它们,我们也有我们的态度。但是我们现在不去解决它,是要等基督第二次来的时候,才能彻底的对付那些问题。

 

神要先解决罪的问题】我们承认社会上有许多弱点,我们也承认国家也有难处,我们承认制度上也不健全,政治上有许多纠纷,国际上时常相争,前途非常可虑。尤其现代的青年人,越把这些事想一下,就越有更多的问题。你会看见到处都有许多有思想的人,到处都有许多的问题。有人问,人类如何才能生存于世界?有人问,如何才能解决粮食问题?怎样才能解决住的问题?怎样解决行的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强盗、小偷?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罪犯?也有人问说,为什么有人什么都不作,衣食一无所缺;有的人一天到晚,流汗出气力,还是三餐不饱?就产生出阶级问题。国家同国家之间,民族同民族之间,种族和种族之间,没有一样是没有问题。

      我承认这是问题,处处都是问题。一方面你看见人不断的立一些法律来防止问题,一方面你又看见立的法越多,不法的事也更多。许多的事,有些人赞成,有些人反对。一面有人天天要杀牛羊鸡鸭来吃,一面也有人要提倡爱护动物,不准虐待牲畜。因为国家社会发生了许许多多的问题,所以人的头脑里也充满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问题。

      但是我们基督徒,对于这一切的问题该怎样办呢?在这些纷纷的议论中,我们基督徒当取什么态度呢?

      首先,我们看见这一切的事,神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而且也定了解决的步骤。对于这一切的事,神是知道得太清楚了。从圣经中,你可以看出,神对这些事,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所以你不要急,也不要忙,不要急急忙忙的出主意说该怎么办怎么办。

      基督第一次来,只救我们个人,没有对付这个世界和它的制度,也没有对付社会问题。基督第一次来,只解决属灵问题,没有对付物质问题。但祂不是不解决这些有关国家、社会、国际等等的问题。基督是要来解决这一切的问题,而且要彻底解决它。但是我们基督徒的工作是什么呢?我们基督徒只注意神所注意的事情,只作基督所作的工作,这是我们最基本的原则。

      不错,我们看见国家社会上满了问题,而且个个都是大问题,是需要解决的。但是我们要看见,产生这些问题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人有罪。因为人坏了,人与神为仇为敌,所以产生了一切的问题。神拯救的程序,就先来救我们人,先解决我们罪的问题,叫我们先得重生。人蒙了拯救,有关人的一切问题,也就跟着得以解决。

      所以我们这些得蒙拯救的人,就得先认识神的工作,注意神所注意的事情。神所注意的,是人罪的问题,所以你我所注意的,也只能注意罪的问题。神所注意的,是个人得救的问题,是人属灵的问题,所以你我所注意的,也只能注意个人得救的问题,叫人属灵的问题。这些问题得着解决,才是神今天的工作,也是我们每一个属神的人的工作。基督今天是把神的生命分赐给人,今天我们也只能把神的生命来分赐给人,这是基督的工作,也是我们每一个基督徒的工作。

      因为神今天要我们基督徒所作的工作,就是救人脱离罪,叫人得着神的生命,所以我们每一个基督徒,不管我们的身分是什么,不管是为王为皇帝,或者是个贩夫走卒,不管我们是作什么的,我们的工作就是救人脱离罪,叫人得着神的生命。

 

间接的影响】也许你立刻会问说,那么,社会问题我们不管了么?民族被人压迫,国家受到欺凌,一个阶级欺负另一个阶级,这些事难道我们都不理么?

      我只能简单的说,这里只有一个问题是我们注意的,就是圣经所给我们看见的是什么,其它的一起都不管。每一个人当得救了之后,他自然的对于社会是有益处的,他自然的对于社会国家一切的问题都是有益处的,自然的不会侵害别人,也不虐待动物。我们只作一件直接的工作,就是去救人,其结果自然就影响到国家社会,不过那个结果完全是间接的。我们所注意的是属灵的问题,但是物质问题自然会受到影响。我们注意的是个人,但是社会自然就受到我们的影响。

      我们的工作不是直接去解决国家问题,不是直接去整顿社会,不是直接去改革政治,不是直接去排解种族之间的纠纷。你从圣经中也绝对找不到这样的命令。圣经所给我们看见的,就是要我们尽力去救人,解决个人对罪的问题,解决个人一切属灵的问题。罪人得救了,自然会影响社会国家,影响我们人类的制度,但是都是间接的得到帮助,我们不是直接的去帮助他们。

 

是光是盐】主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是世上的盐。有人就说,我们该出来,把这个世界造成光明的世界,造成个干干净净的世界。

      但是我们当知道什么叫作光,什么叫作盐!什么叫作光呢?圣经中只有一处地方说什么叫作光,就是以弗所书五章十三节。那里说,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光就是把东西显明出来的。基督徒是世上的光,就是你把你所在的地方的那些人显明出来。假如他们都是酒徒,平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而你在那里,是个不喝酒的,就显出他们的不对来。或者他们都是打牌的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因为你在那里,就显明出他们的不对来。你四围的人,是那样的吵嘴、相、打架,你在那里笑笑,也不争吵,也不打架,叫他们觉得吵嘴打架都是错的,这就叫作光。你在他们中间,显明出他们是不对的来,这就叫作光。

      我们是光,不是去焚烧赌具,惩罚坏人,改革社会,或是作类似的事情,乃是说,那里的人本来不知道这些事是坏的,但是因为有基督徒进去,人就觉出来这些事是不对的,因为光把一切显明出来。

      什么叫作世上的盐呢?盐的作用就是叫东西死而不臭不烂。那个东西是已经死了,盐来了,就起防腐作用,叫它不臭不烂而已。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死东西,你把这个世界看一看,就发现有许多的死东西,而且在那里发臭、腐烂。但是因为有你这基督徒的缘故,就叫那些死了而又开始发臭腐烂的东西,停在那里,不再臭下去,不再烂下去。

      我们并不是扫帚畚箕,要把世界的污秽肮脏打扫得干干净净。主不叫我们作改良社会,改变制度的工作,主今天只给我们力量去作救人的工作。我们乃是世上的盐,只叫那些死的制度不再臭再烂,而不是去改革它们。

 

基督徒的世界观】这个世界好像一只又大又破旧的船。这条船是用各式各样的材料作的,又有木头材料,也有钢铁材料,可是都损坏了,舵也失去了,而且又触了礁,破了一个大洞,随时就要沉了。现在时候不多了,你要快点定规是救船还是救人?假若时间够的话,你可以救人又救船。但是没有两样都救的时间,你救那一样?

      我们基督徒的看法,认为这条船没有用了,太破旧了,就是救上来,也不过是破木头烂铜铁,机器也是废物,没有一处是中用的,所以只救人,不管船了。把人救起来,船不要它了。而且我们的船东要另造一条新船,是全新的,那是我们所要的新船,这也是我们基督徒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我们信说,今天世界上一切社会问题、国家问题、制度问题是完全不能解决的,唯一的方法是索性不要它,问题也跟着完了。当主所造的新天新地来的时候,这个旧天地旧世界,连带着的一大堆旧问题,自然就都解决了。我们今天不去解决那些问题,我们只救人,虽然我们救了个人,社会会受一些影响,但是我们的目的却不是来拯救这个世界。

 

耶稣的榜样】我们再从圣经中看主耶稣,祂一点都不摸政治问题。当时有许多以色列人,愿意为祂效死,只要祂肯起来作以色列的王,但是祂不作。祂不能改革政治么?祂没有救犹太国的能力么?祂能,但是祂不作。祂来的目的是救人,救人脱离罪。祂只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以后又复活,叫我们既脱了罪,又得着新生命。

      基督第一次来就是作救人脱罪叫人得生命的工作。你看见祂没有作改良社会的工作,但是今天总有人说祂是社会改良家。祂也从来不鼓动人起来改组政府,提倡革命。

      有一次,有些犹太人来试探主,问祂说,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你知道那时的罗马国是很霸道的国家,该撒又是个非常凶恶的皇帝。主耶稣怎样回答呢?祂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意思是说,我对这些政治上的事不感兴趣。祂是把世界上的事搁在一边,这就是我们的主。祂如要推翻该撒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祂根本不看那些事,祂只重看说,你们当信我,你们当信我!

      祂怎么说呢?祂说祂是一个好牧人,撇下九十九只,去寻找那一只失迷的羊回来。祂像一个妇人,有十块钱,丢失了一块,就点了灯来寻找,直到找到。祂说祂又好像一个父亲,直等着那个流浪的小儿子回到家来,父亲才觉得快乐。祂的目的就是找人、找人;对于社会,祂一点也不摸,祂的对象是救人、得人。

 

保罗的榜样】我们再看祂的使徒保罗,他作什么工作呢?他也从来不打算把社会制度改革一下。他只来解决个人属灵的问题,解决教会中属灵的问题,并不摸当日的政治问题。

      当日罗马政府的治理手段,历史上称作铁腕。历史也告诉我们,当日罗马也有一种残酷的奴隶制度,不但可以公开买卖人口作奴隶,而且也可以随便的责打奴隶,甚至把奴隶钉死十字架。但是在那个时候,保罗对基督徒怎样吩咐呢?他说,你们作奴隶的人,要顺服你们的主人。又说,不只好的主人要顺服,就是坏的、暴戾的也要顺服。难道保罗没有勇气反对奴隶制度么?读过有关保罗之书,对保罗有认识的人都能说,如果世上有勇敢的人,除了拿撒勒人耶稣以外,就是保罗了。

 

基督徒今天首要工作】神今天是救个人,个人得救以后,许多的问题也就附带着解决了。许多问题不必特意去解决它,它自然的就解决了。在基督徒中,就没有了犹太人、希利尼人之分别。在基督徒中,也解决了自主、为奴的身分不同问题。穷富之间的问题,也自然的消除了。特别是民族国家之间的大问题,在基督徒中自然就消除了。譬如说犹太人的种族观念是最强的,犹太人看外邦人不算是人,只能算狗,他们和外非人是分得最清楚的,但是一信主之后,他们就和其它民族的基督徒,调和在一起,对立的问题就解决了。

      如果基督徒不认识主工作的次序,今天并不作救人的工作,而花气力去改革政制,去改良社会,我不说好不好,我敢断定说此路不通。

今天一切的问题是因为人出了毛病,制度坏是因为人坏,所以行不出好制度来。就是立了些很好的制度,但是人坏,人不改变,你看能行么?有好些主义都很好,但是由坏人来作,就没有一个好主义能实行出来。制度就是差一点都不要紧,要紧的乃是要有那个人。人如果不对,好制度也没有用。基督第一次到世上来,祂的工作就是要得着人,没有人就没有办法。

 

问题根治的时候】我们要看一处圣经,来看基督怎样处理这个世界。我们先要看基督对这个世界所说的比喻,然后再看基督对这个比喻的解释。

      新约马太福音十三章二十四至三十节: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阿,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么?从那里来的稗子呢?主人说,这是仇敌作的。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么?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

      再看同章三十六到四十节:当下耶稣离开众人,进了房子;祂的门徒进前来说,请把田间稗子的比喻,讲给我们听。祂回答说: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田地,就是世界;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

      主是说,这个世界有个末了。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到世界的末了,将要怎么样呢?请注意下面的第四十一节到四十三节: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祂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到世界的末了,主要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祂国里挑出来。这两句话太好了,一切叫人跌倒的,要挑出来。种族问题是会叫人跌倒的,挑出去,就没有这问题了。国际的纷争是会叫人跌倒的,也挑出去了。而且那时也只有一个国,就是基督的国,也就不再有国际纠纷了。一切叫人跌倒的阶级问题、主义问题,统统都挑出去了。

      而且凡会叫人作恶的,也都挑出去了。你找不到麻将牌了,你找不到跳舞场了。所有叫你能犯罪的机会都除去了,你就是心里想犯那个罪,也都没有法子,因为都挑出去了。不过是要到基督再来的时候,才有这种光景。这些问题,是要到那个时候,才得解决。

      到了这个时候,神的国就建立在这个世界上。凡是得救了的人,就是这里所说的义人。因为他们的罪都得以解决了,这样的人都是义人。所有的义人,在祂的国中要发光,管治祂的国,好像太阳一样。太阳是无所不照的,那个时候,信徒也要无所不在,力量能够达到整个世界,而这都是到基督再来时,才会解决。

      所以今天你打算要替基督作,怪不得要失败。要到那一天,才能够变作基督和祂圣徒的国。不但社会问题全部解决,你若读旧约以赛亚书,就知道那时连其它动物的问题也都解决了。那个时候,小孩子能和蛇玩耍,狮子要吃草像牛一样,好像野兽连牠的野性都变了。这一切都是在基督第二次来的时候所成就的。

      上一个世纪,在英国有一个女政治家,名叫克多福.柏盗斯德,她也是发起妇女参政运动的第一个人。欧战未起时,她打算尽一切力量避免战争。但是各国的政治家,用了各种污秽卑鄙手段,终于把大战搞了起来。柏盔斯德又想尽力使战争早一点停止,但是也没有办法,还是打了四年仗方才停止。所以她想她只要拿到权柄,就能作政治的改良。但是终于叫她知道,政治里就没有信实,要信实就不能成功政治。她开始觉得对世界的事,是毫无办法。

      有一天,她在伦敦一个旧书铺里,翻找旧书,在一堆旧书中找出一本小书,是一个基督徒写的。那本书就是说这个世界越过越糟,也没有法子改良,只有等基督再来的时候才能根本解决。她看得不能释手,就问店主,买这本书要多少钱。店主知道她是有名的女政治家,又是店里的主顾,就把书送给了她。

      这本书自出版到她看到的时候,已径有好几十年了,作者也已经过世了,但是柏盔斯德知道这本书所说世界上的政治情形,完全是真实的。别的书都是说粉饰的表面,这本书却它说实际的内容,虽然作者不是个政治上的人物。这本小小的书,就指出主耶稣到世上来,第一次是为救人,第二次才是改变政制。这本书也说了一些圣经中有关将来的预言,以及世界末了的情形。她因此就多看圣经,接受了耶稣基督作她的救主,也接受了主耶稣作她的君王。以后她从政治上告退了,也写了一些书,特别说到基督的工作,和祂的再来,都是些很好的书。

      我们今天就是好好的作个基督徒,不必想去改变政体,改良社会。我们一切的盼望,就是等候主的再来。祂一来,一切的问题都要解决。

      我们今天就是要神,等候神儿子降临,更盼望那一天,能在祂的荣耀里,和祂一同掌权。──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