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作盐、作光、作人
 
经文:利未记二:11-13
 
基督徒有一个责任就是要活着像基督,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座的基督徒都能感觉的到,我们行的好是理所当然,可是稍有一点差错,别人也看得出来,求主帮助我们真知道如何作为一个有盐、有光的基督徒。
 
作盐
 
读过地理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四川一带有种井叫自流井,你只要把普通的水灌到井里,就会冒出咸咸的盐水来,因为底下有盐矿,所以淡水下去把盐溶解了并且会再冒出来;而中东地区在耶稣的故乡还有一种盐,在圣经上我们也多少有听过看过,圣经在旧约描写罗得的妻子因回头看神所灭之城就变成盐柱,盐柱就是咸的石头。在那个地方的市场就有卖盐块,当菜或汤需要咸味时只要把盐块放进去泡一下就行了,可是当这个盐块用久了,很可能煮了半天仍没有味道,最后只得把它捞起来丢在外面任人践踏了。这就像一般的人用本性所发出味道是有限的,但我们基督徒却是倚靠神的,我们有一个流通管是人看不见的,还有我们的源头是从上头来的,因圣经说:我们爱是因为神先爱我们。
 
在婚姻出现问题的夫妇,通常会有这样的对话:我爱你爱得很辛苦喔!我现在已经爱不下去了!这是人的意思,靠人的本能去爱人,到一个地步就会爱不下去像一块没有盐的石头,最后就扔到外面去了。求神给我们力量,这力量不是靠自己而是靠神。
 
小学二年级就开始要写盐这个字,这么小就要写这个字实在是迫害民族幼苗,因为这个字不好写,但我们仔细来看这个字其实不难写,因为它是由四个中国字合起来的,当盐中的卤拿掉时就变成监,古代盐是发监的音,组成盐的臣、人、卤、皿都是象形字,卤就是大铁锅里放卤水,当用火烧铁锅时,里面的水分就会蒸发,当水快蒸发完时里面的物质会裂开,只是里面还有水分在,所以会卜噜、卜噜叫,于是就成了卤上面的卜,冒泡的地方就是卤里面一点一点的气孔。拿掉卤的盐变成监,监是由卧和皿组成的,这是形容人在照镜子,古时候没有玻璃镜,在铜镜出现之前人要看自己得在皿内盛水然后卧着看。而臣这个字也是象形字,怎么看呢?原来臣和君相对,君是手拿着令牌开口说就可以了,而臣必须俯伏在地,因官服通常较为宽大,所以人一趴在地上领口便撑高,人头就缩在领口中了,于是就像臣这个字了。
 
旧约利未记二:11-13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这些物要献给耶和华作为初熟的供物,只是不可在坛上献为馨香的祭,凡献为祭的,素祭的供物都要用盐调和,在素祭上不可缺少你神立约的盐。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因为盐使东西不会朽坏、不会变质,而且有盐就会保持一个稳定的状况。我们跟神之间有一个约,那约是有掺盐,是稳定的,为什么素祭不能放酵呢?因为放酵就会太夸大了,其实只有一点点的面粉,放了酵之后看起来却是很大,面子很大心意却只有一点点。那为什么不能掺蜜呢?因为我们的神不是灶神,不需要用甜甜的年糕封他的嘴,我们在神面前要说实话,而且有酵、有蜜,东西放久了就会腐败,所以保罗也告诉我们说:我们应谨慎与外人交往,说话要像用盐调和,就知道如何来回答众人。
 
作光
 
另外光这个字是火跟人所组合成的,火在人上面便是光。耶稣的故乡在加利利海边山坡上的拿撒勒城,离海边还有几哩路,白天圣经讲说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没有错,可是当太阳一下山,很快的就会暗的无法辨认方为,所以一天黑当地的人都会点起油灯,等到全家人都回来吃饱漱洗后就把火吹灭了,想想看全城的人都回家了,若有一个人来不及在天黑之前回家,可能他就要迷失在黑暗之中了,所以若家中还有人尚未回到家,一般那个人的家里都会将油灯留在灯台上,就如圣经所说:人点灯不是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不仅照亮一家的人,而且还有一个责任就是要照亮还没回家的人,你晓得正走在回家路上的人看见家里所点的灯光会有什么感想?他会知道家里正有人在等他回家,不仅心中会兴奋,并可以引导他回到家中。我们作基督徒在今天的世上有一个责任就是作盐、作光,要把在家中尚未认识神、还不知回天父家里的人就因着你的光把他吸引回来。
 
中国人的观念在黑暗的当中如果只有一盏灯,那处在灯光之处的人或地方一定是最重要的,可是以耶稣基督的原则是什么呢?什么地方有光是因为那个地方最需要光,耶稣说过我来不是要救义人,乃是要救罪人:有病的人才需要医生,没有病的人不需要医生,所以耶稣来就是召那些罪人,他就在罪人当中发光,我们也应当如此。诗篇一一九篇曾写到说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听起来似乎是照亮我自己的路,但是到了新约时代我们有一个使命更宽,就是作盐作光而且要照亮一家的人,不仅照亮一家人并且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人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所以我们的光不仅照自己的路,也要照亮别人,让别人也方便。作盐、作光不容易,因为要牺牲、要燃烧自己。
 
作人
 
人长大了之后就变成大,但等到人长到盘发插簪以后,中国字的大就又变了形,成了夫,上面多的一划就表示发簪插在上面,从前不管男人女人都是要插簪的,只是发簪的样子、材质有分别,夫表示这个人长大了,也许成为丈夫或成为夫人,重要的是要有担当、能负责任而且忠于他的本分,作夫男人女人都一样。再介绍女这个字,女是个象形字,看起来就像一个蹲下来侧着膝盖,然后两只手忙着干活,或许在摇篮、橄面、搧火、洗衣服,作很多事,当女人长大后作了人家的妻子,怎么写妻这个字呢?下面仍是女,上面是一只手抓着另外一个字,这个字也许要由生来说,生原来的意思就是土地里长草,所以妻子手里抓的就是草,原来一个妻子每天开门七件事柴油米盐酱醋茶,但在宋朝以前人们不喝茶,妻子每天开门面对的七件事是草草草草草草草,因为以前的人房子的屋顶是用草铺的,墙壁原来也是草围的,后来进步一点是草掺黏土铺好后再涂上石灰,然后家里牲畜所吃的是草,人吃的米是从稻草碾来的,人吃的菜(可吃的草叫菜),出门脚上穿的草鞋,下雨天出门身上披的草衣,头上带的草帽,最后睡觉之前因为屋里面很多蚊子苍蝇,所以用稻草点火在屋里面熏,直到把人、苍蝇蚊子都赶出去,然后呢人才赶忙进屋子去将蚊蝇隔离,也是要用草,所以一个作妻子的人很辛苦,我要告诉各位,教会是基督的新妇,我们是祂的妻子就应当勤快在教会里面干活,巴不得各位能在传道人的带领之下一起来同工训练,也纪念神学院是训练传道人的地方多支持神学院的各项事工。── 曾敬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