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论家庭中作头的事

 

得救与作头】家庭在圣经中是很特别的。拣选是全国的事,得永生是个人的事,但得救乃是全家的事。

 

亚当失去在家庭中作头的地位】圣经里所提起的头一个家乃是挪亚的家,而不是亚当的家。亚当虽然有子女,但圣经没有说到亚当的家,因为亚当在创世记三章犯罪以后,就失去了家。因为神在亚当家里设立他作头,但亚当失去作头的地位,于是第一个家就破坏了。你们弟兄们在你的全家里乃是头,你作丈夫、作父亲了还不够,你还必须作头。在创世记三章里,亚当失去了丈夫和头的地位。所以如果要讲家,我们可以说乃是夏娃与她的家,因为是夏娃在那里出头。但这不是神所定规的。

 

挪亚的家】以后神另外提出挪亚的家。挪亚家里的人不一定比亚当好,这一家人上面一对,下面三对。挪亚的妻子和三个媳妇,圣经没有说她们作什么事。他的三个儿子中,一个好,一个半好,一个不好。但问题不在挪亚的儿子们好不好,问题乃在挪亚所站的地位如何。对于洪水的事,神只要对付挪亚一人,不必劳动地的妻子和儿子、媳妇。挪亚一个人能够代表全家。神只说,挪亚一人是义的(创六9),因为他能作头。因着他一个人得救,全家就都得救。永生赐给的范围乃是个人的,但是得救的范围乃是全家的。一个家若没有作头的人,神就对付个别的人;一个家若有作头的人,神只需要对付头就够了。你如果是站立在头的地位上,神只要对付你一个人。

      这是奇妙的事,神将世人分成一家一家。但今天人破坏了神所命定的事,家庭被破坏了。今天的光景如何呢?在今天的家庭中,充满了背叛的事。儿子反对父亲的权柄,妻子反对丈夫的权柄,奴仆反对主人的权柄,因此家庭就破坏了,合一没有了。家庭制度的破坏,乃是由于作头的地位没有站好。所有要在神面前蒙悦纳的家,作头的必须站好地位。一个家若是没有头,神就只能一个一个的对付家庭中的各人。挪亚乃是神所对付的头一个家。

      神对付挪亚的家与别的家不同,因为他能作头。他的妻子、媳妇如何,是另外的问题。但挪亚能作头,他不破坏家庭制度。我不敢讲其余七个人没有罪,但这个家庭是没有破坏的家庭,大家都服在头的权柄之下。所以神只要呼召挪亚一人,全家就都得救。如果这件事你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使徒行传十六章三十一节是什么意思。这节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但是当我们读这节圣经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想的是一人信,一人得救。我们常因神学与神的话不同,就改数字,甚至以神的话为异端。然而这里神的话顶清楚,神使人得救乃是一家一家的;但必须有一个好的头来接受这救恩。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头,就不能得着全家的救恩,因为没有好的头,家庭制度就被破坏了。如果一个家庭中的妻子、子女、媳妇等,都服在家长的权柄之下,这个家就能全家得救。

 

救恩是以家为单位】使徒行传十六章三十一节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是你是家中的头,你信主了,在说法上是头信了主,但实际上你这个头,不只是个人信了主,你也代表一家人信了主。你信主的时候有两种身分或资格:第一,你个人在神面前,乃是一个罪人信了主;第二,你代表一个家在神面前,你乃是代表全家信了主。从此以后你可以宣布说,你这一家乃是信主的,神乃是你全家的神,你代表一家来事奉主。你能够记得约书亚所说的话么?他说,不只我一人,乃是我和我一家,我们都必事奉耶和华(书廿四15)。今天我们所缺的就是这样的头。

      有人就问说,家庭中作头的信主,这样是否全家就都得救呢?是的。虽然他们不能一个一个得永生,但他们都已经被放在得救的地位上了。世人看你的全家,乃是得救的家。不久在经验上,他们一个一个都能得永生。这乃是全家放在得救地位上的事。问题是在于这个家庭里有没有一个正确的、站住地位的头?你不必管你的子女反对否。今天子女住在你家里,你是这个家的头,你信主了,你就已经代替他们拣选了。因为这一个家是你的,不是他们的;这一个家是你负责的,不是他们负责的。当你站在这样的地位上时,你要看见说,你下面的人都得跟上来,他们都要跟着来事奉主。这是一件希奇的事。这种例子我可以引出数十家人,都因为有人好好作头,全家就都蒙恩得救。

 

一家一只逾越节羊羔】旧约以色列人预备逾越节的羊羔时,乃是一家一只,并不是一个家中每个人各有一只。逾越节的羊羔乃是给一家的,不是给一个人的。不是一个人宰一只羊羔,乃是一家宰一只羊羔。血涂在门楣上和门框上,一家就能够得着保护,灭命的天使就越过这一家,不进到这一家里。这说明神救恩的范围乃是家。这是神的话。因着家长选了羊羔,全家就不得不选羊羔。在这里你们能够看见,旧约里一直注意家的思想。

 

神的审判也是以家为单位】旧约里还有亚哈的家,列王纪上二十一章二十二节说,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家,人像亚希雅的儿子巴沙的家,因为你惹我发怒,人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神为什么对付亚哈的家?因为亚哈得罪神。又有耶罗波安的家,列王纪上十三章三十四节说,这事叫耶罗波安的家陷在罪里,甚至他的家从地上除灭了。耶罗波安设立偶像,结果神刑罚耶罗波安全家,把耶罗波安的家从地上毁灭了。关于大家,撒母耳记下十二章十至十一节说,你既藐视我,娶了赫人乌利亚的妻为妻,所以刀剑必永不离开你的家。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从这几个家我们能够看见,不只神的救恩是以家为单位,神的刑罚也是以家为单位。神的刑罚临到,不是临到个人,乃是临到全家。头站在什么地位上,全家也站在什么地位上。因此我们能够看见,家的思想在圣经里是很明白的,家是神对付人的单位;不但在救恩上,也在刑罚上。

 

家长必须负家中人的责任】有人要问,这样是否我一个人相信主以后,不管家人如何,全家的人都能得救呢?不是。你必须为每一个家人负责。人常说,得救与沉沦之间没有中立的地位;但其实也有一点中立的地位。外邦人有完全的地位,就是沉沦的地位;基督徒也有完全的地位,就是得救的地位。但在基督徒的家庭中,虽不敢说绝对中立,却也可以说是中立。为什么?因为基督徒子女的立场,比起外邦人更接近得永生的地位。我不是指普通的牧师,或公会中的家庭。那些不能真实作头的人,谈不到这问题。我乃是指真实作头者家中的子女,他们是在一个蒙恩的地位上,更容易得着永生。

      保罗说,你们的子女因你们的信圣洁了(林前七14)。我们今天为什么得救?乃是因为基督是我们的头,神以祂为我们的头,我们服在祂之下,我们就得救了。我们对子女,也必须这样作头。只问你是不是家庭中的头,如果你在家庭中是头,你就要为全家负责。神没有要你为兄弟负责,但要求你为子女负责。有一天当你站在审判台前时,没有家的人只为自己一人受审,姊妹也是如此;但已经成家,有子女的人,有一天你站在审判台前,不仅要为自己,也要为家里的人受审判。不管你实际上作不作头,神都算你是家里的头。因此我们能够看见,男女在家庭中的立场不同,就是男的必须负妻子和全家的责任。

      我认识一位在主里的弟兄,他实在是一家的头。他的全家还没有信主,他先信了主,也不同妻子儿女商量,就将偶像及有关的一切东西焚烧除净,然后聚集全家宣布说,我们全家要信主,纵然有人不信,也是算你为信主的。家庭中的个人如何是另外的问题,但你这作家长的有权宣告说,我这一家是信主的。羊羔的血是涂在大门口,不是涂在房门口。所以救恩总是以家为单位。今天照我所看见的,在家庭中头作得好的弟兄,全家都是得救的,只是得救迟早不同罢了。他们家中没有什么人是不信的,都是一家一家,全家人得救的。所有作头的弟兄们,这件事一定要把得牢。你要先把全家放在得救的地位上,然后他们一个一个都会得救。

      在普林斯敦(Princeton)大学有一位很有学问的教授,他是个好弟兄。他深信圣经里全家得救的教训。他对几个儿子宣布说,我们全家乃是信主的。当孩子们还小的时候,他天天聚集他们作家庭礼拜。以后儿子长大离家后,却都不信神,反去作湖涂事。这位教授的同事们都笑他说,你相信的不一定是真的。他对同事说,我的儿子们还没有老,我相信我的一家必定得救。后来这位作父亲的死了,儿子们仍末得救。但再过二十年后,儿子们也都陆续得救了。你要相信主,在这件事上你若有信心,或者几年,或者几十年后,你的全家总归都要得救。

 

不可让妻子作头】下午我讲这个题目的目的,是要使弟兄们知道,你是一家的头,神要你负一家的责任。你不只要作一个好基督徒,你也要作一个好头。还没有家庭的人,你必须先有作头的资格;否则,你不配作丈夫。每个作父亲的、作丈夫的,都必须知道如何对付他的一家。在家庭里,男的只要放松一点,女的就要来出头。比方今天国家有正总统和副总统,如果正总统作不好,副总统就要起来顶地的位置。所以作丈夫的、作父亲的,必须学习如何在家庭里作头。不可太放松,以致给妻子有机会出来作头。

      每一个男人都必须学习作一个坚决的头。你不可残忍、寡情、严厉,但神要你作头,你就必须作正确的头。丈夫爱妻子是好的,但如果爱到一种程度,让她作头,这是神所限制的。今天有一个问题,女人不愿站地位,作丈夫的要怎么办?问题是你要先作头。你如果不作头,女人自然要进来作头。女人要作头,乃因男人留地位给她。你家中的地位是空的或是占满的呢?你只要稍微留一点缝隙,她就想作头。世界上没有一种人像女人那样愿意作头。第一个女人夏娃,就是要作头的。每个由夏娃所生的女人都像她一样。因为夏娃作头,所以今天人类落到这样的地步。因此男人要站住地位,不让女人站在不当站的地位上。

 

如何对付妻子作头的事──认自己不作头的罪】如果你已经给她作了头,你该如何?首先,你必须在神面前察看,何以被她坐了头的地位。你必须先认罪,认你没有作头的罪。在国为民谋反是罪,在召会中不顺服是罪,在家庭中不站在头的地位上,也同样是罪。这样的罪,你必须彻底在神面前弄清楚,并且认罪。

 

查出妻子作头的原因】第二,你要查出在何处被她夺取你的位置。这原因有许多,或者是因为你的灵性生命不好,或者是因为你凡事不负责。我知道有一个家,弟兄不作头,因为他只知道吃饭,不作事,给妻子养,所以妻子自然而然作起头来。妻子夺取头的地位,另一个原因是,丈夫出的意见靠不住。在弟兄中,有些人我们不肯让他在教会中出意见,但这样的人以为,他的意见在教会里不能用,在家里大概可以用。许多人在外面意见不好,不被人接受,就放到家庭中。作妻子的不能常常随着你的胡涂意见走,她自然就要出主意,因此就不免作头了。第三种原因或者是因为你有罪未认,妻子轻视你。别人或者不清楚此罪,但你的妻子总清楚。你若没有认罪,作头的事就不能够清楚。我们不能作头,总有一个专一的原因。寻出这个原因,也许面子会不好看,但你总要寻出来,并在神面前对付清楚,这样你就能起首作头。

 

态度坚决,行事有智慧,使妻子敬重】第三,你必须好好的祷告,求神给你力量。保罗对哥林多人说,女人不可在聚会中说话;她们若要学什么,必须回家问丈夫(林前十四34~35)。这里的丈夫是指能作头的丈夫。如果妻子在家中间你,你能回答么?今天许多作妻子的姊妹比丈夫好。如果今天保罗再写信,他恐怕要说,作丈夫的要回家问妻子。你在神面前不好,就不能好好的作头。作头不是硬作的,必须自然的作。你必须恢复从前失去的地位。你不可说,我不聪明,我不会作头。你也许没有妻子那样聪明,但你信雅各书的应许么?雅各说,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也不斥责人的神,主就必赐给他(5)。我绝对信你能得着,但你必须向神求。在家中以威风作头,是行不通的。你必须态度坚决,灵里温柔,行事有智慧,使妻子能敬重你。

      有一件事我觉得痛苦的,是许多弟兄失去作头的地位,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如果你在神面前寻求,你将会知道一件奇妙的事,就是失去头的地位定规有原因。当你把罪认凊楚,把原因毛病找出后,你要祷告好恢复作头的地位。然后你要开一个家庭会议,当然你要先好好为此祷告。向妻子认罪说,几年来我让你作头,请你赦免我的罪。从今天起,我不再让你作头。然后你要将圣经里论到作头的事读给她听。或者有的女人会受不了,会同丈夫闹、哭泣、不吃、摔东西等。但是她发脾气,你不能发脾气。你作头不是靠发脾气来的;作头必须有坚决的态度、温柔的灵。她哭闹,你还可以笑,你要温柔的对待她。你必须靠主的力量,不放松这件事。她若是急,你要忍耐。不管她怎样,你都不可和她争,但你的态度总要坚决。是这样,就是这样,绝不改变。坚决乃是力量的表示。

 

坚定站住作头的地位】外邦人管妻子是用脾气、用吵闹,甚至用威吓,但我们不必,我们也不能。妻子可以仍然用尽各种方法来争吵,但你必须用力量站在你的地位上。她,你仍然笑。另一面你绝不可在高兴的时候,就把作头的事放松一点。绝不可按照情感行事。你在高兴的时候放松一点,到后来要收回,恐怕就不能了。所有作丈夫的,都必须学习这功课。

      你要记得在审判台前,你不只要为个人的生活、为工作、为罪受审判,你还要为妻子、为家庭受审判。因此你不可放松,你必须记得那日。你让女人作头很容易,气也许少受些,但你在神面前要失去许多。所以我们不能不谨慎对付妻子作头的事。

 

如何对付子女──为子女选择神,不可惹儿女的气】一个家庭中,除了妻子难对付以外,还有一个难对付的,就是子女。我们要如何对付子女?首先你必须为他们选择神。信仰的自由乃是他们离家以后的事。但只要他们一日在家,你就必须为他们拣选信仰。你的态度一面要坚决,另一面必须温柔。作父亲的对待子女的错误,就是对子女发脾气。以弗所书六章四节说,作父亲的不可惹儿女生气。你作头有权柄不错,但不可使子女生气。圣经教导人如何作父亲,除了歌罗西书三章外,只此一处。作胡涂的父亲自然很容易,但你若要用权柄、要强硬些对待儿女,儿女就不容易顺服,所以你必须有学习。

 

作榜样,把儿女带大】以弗所书六章四节又说到养育,英文为bring up,是带大的意思。例如我请吴弟兄带信去给某人,这与寄信不同。带信是信去,人也去;寄信是信去,人不去。又比方你带儿子往厦门去,乃是你与你的儿子一同去;这与你把儿子托人带往厦门不同。圣经乃是说,用主的话把儿女带大,意思就是作父亲的自己要在道理上、在神的话上带领他们。许多作父亲的不带子女,他们希望子女不作某事,自己却去作那件事,这是寄,这不是带。你叫子女照着你的道理作去,你自己却不作。我要顶直的说,这样定规行不通。你必须带他直到他长大,你必须作他的榜样。你要他如何,你自己必须也如何。这乃是对付儿女的路。

 

如何对付奴隶】以弗所书六章五节又继续论到奴仆方面,这节说,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我们无论信主或不信主,不是作人的仆人,就是作主人。不信的人作主人,你必须顺服他,如果是弟兄作主人,你就必须尽两分责任,一面是事奉我们的主,一面是事奉作主人的弟兄。

      许多家庭中,在用人的事上,都觉得弟兄姊妹不好用。我想,弟兄姊妹作事必须比外人作得好。但今天许多弟兄不请主内弟兄作用人,这是羞耻的事。所有作人奴隶的都应该好好为主人作事。我如果到哥林多保罗那里,或者如果我出去旅行,需要买帐篷,我一定要买保罗织的帐篷,并且帐篷下面必须有保罗的签名。保罗如果不能作得比别人好,我就不读保罗的书信。他的帐篷针线一定要好,缝制手工一定要好。作用人的也是一样,必须比世人作得更加好。另一面,作主人的必须会作主,但对仆人也必须有爱、温柔、谦卑,并尊重他们。态度上必须坚决,若是事情作错了,你就要他重作。如果你稍微放松容让,他第二次会作得更不好。所以无论是作主人或作仆人,都要从心里作,因为晓得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并且知道我们同有一位主在天上,祂并不偏待人(弗六8~9)。――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