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正常的婚姻生活

 

祷告:

我们的主耶稣,我们感谢你,赞美你,因为没有一样好处不是从你那里来的。我们都承认说,所有的恩典都是从你那里来的。主,今天下午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着杨弟兄和邬姊妹结婚的缘故。我们求你祝福这对新人,叫他们看见一切都是出于你的恩典,一切都是出于你的爱。求主开他们的眼睛,叫他们看见他们的责任是何等的大,作丈夫是何等不容易,作妻子也是何等不容易。求你叫他们看见,夫妻关系可以是快乐的关系,也可以是发生难处的关系;叫他们看见,肉体在这种关系中是没有法子过去的。主,求你给他们恩典,叫他们学习怎样作丈夫,怎样作妻子;叫他们学习一天过一天,在你面前荣耀你的名。但愿今天所作的事,今天的这一个结合,荣耀你的名,不羞辱你的名,不让外邦人来笑话我们基督徒。主,叫作丈夫的真是像丈夫,能够刚强负起家庭的责任,在所有的事情上作头;叫作妻子的在凡事上顺服,像一个女人。我们的神,但愿这对弟兄姊妹能够知道,怎样好好的在家庭里,彰显基督的爱,彰显基督的权柄,彰显基督在人身上的情形。求主赐恩给他们,祝福这二位弟兄姊妹,叫他们在各人的情形里作一蒙福的人。主阿,恩待他们。我们将他们二人完全交在你手里,叫他们一天过一天荣耀你的名,叫他们手中所作的荣耀你的名,叫这一个家庭的一切都荣耀你的名。祝福他们,也祝福我们所有的人。靠着主耶稣的名,阿们。

 

丈夫爱妻子,妻子顺服丈夫】现在我们来看一节很熟的圣经节。以弗所书五章二十四、二十五节: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为着今天这样的聚集,弟兄们好些日子以前就对我说,你无论如同要出席,并且要说一些话。我就去祷告。我想,要说什么呢?怎么说呢?那一天神给了我这二节圣经,是我们顶熟的。

      我自己想,这一次的事,自然是一件可喜乐的事,许多人都愿意在这时候说,恭喜,这是事实。但是另一面,我们还得承认,会有麻烦的事。人在没有结婚以先,也许没有不结婚的麻烦;但是在结婚以后,定规有结婚以后的麻烦。没有结婚以先的麻烦是也许有的,但是结婚以后的麻烦是定规有的。如果我们不定规好去对付麻烦,就要看见第一个麻烦要生第二个麻烦,第二个麻烦要生第三个麻烦,然后是第四个;麻烦要一直生下去,生生不息。所以,我们作基督徒的人要有一个认识,对于家庭的事情,不是碰一碰就把麻烦解决了的。

 

存心学作好丈夫,好妻子】杨弟兄,不要以为你一下子就会作丈夫,也许你要作三五年才会。邬姊妹,你也一样,要作三五年才会作妻子。不过,我要说,你要学,不学是定规不会的。千万不要以为你生下来就有作丈夫的本领,就有作妻子的本领。今天许多弟兄姊妹以为,作夫妻是不要学就会的。我们以为每个月有四五十块钱收入,人也已经长得五尺多高,年纪也有二十四五岁,就可以结婚了。没有这件事。如果你不是存心学作人的妻子,那这个妻子定规作不成功。如果你不是存心学作人的丈夫,那丈夫定规作不成功。你作学生如果没有心,你就没有法子作学生。你作伙计如果没有心,你就没有法子作伙计。照样,你如果没有心,你就不能作丈夫;你如果没有心,你就不能作妻子。许多事情能够踫巧碰得来,能够无心碰出来,但是好丈夫、好妻子没有一个是碰出来的。每一个好丈夫、好妻子都是学出来的。

      我今天下午在这里不是要说什么话,我就是要问,这一位弟兄,这一位姊妹,有没有心要作人的丈夫和妻子,或者只是想碰碰看。我告诉你,绝对没有碰巧的事。

 

妻子要顺服】这里有一个圣经的原则。以弗所书五章说到家庭里的事,是先劝作妻子的。二十四节先对姊妹说话,二十五节才对弟兄说话。我不是说,家庭里的事情都是从女人出来的,但是可以说,家庭里有许多事情是从女人出来的。二十四节说,妻子要凡事顺服自己的丈夫。如果一个姊妹要出嫁,来问我说,我嫁给某人好不好?我定规回答她说,你能不能顺服他?如果你不能顺服他,你就没有资格嫁给他。如果你能顺服他,你才有资格嫁给他。如果你心中没有打算要顺服他,你就别作他的妻子,别嫁给他。前天弟兄们还和我商量,到底该把这些话放在婚礼以前讲呢,还是放在婚礼以后讲。末了我们定规,还是放在婚礼之后讲,因为恐怕这些话会影响到婚礼。但这是事实。你肯嫁给一个人,就是说你把自己摆在这里,说,我肯顺服。

      我告诉你,属乎血气的人是不能顺服的。所以如果你属乎血气,你就不能出嫁。你不要以为出嫁是属血气。请你记得,惟有属灵的人才能出嫁。按着血气来看,好像顺服是最难的事情,但是按着属灵来看,你什么时候不顺服,你里面就受了一次的伤。不顺服是可以透气的;不顺服气就透了,但是里面受伤了。

      曾经有一个人来问我说,妻子为什么要顺服丈夫?这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缘故,妻子要顺服丈夫;但是我知道,我所事奉的神说,作妻子的应该顺服她的丈夫。为什么缘故这样作就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作妻子的应该顺服丈夫。一件事是我知道的,如果妻子顺服丈夫,就定规有属灵的好处。

 

顺服与听从的分别】在这里就发生一个问题,什么叫作顺服?以弗所书六章一节给我们看见,保罗提起父母和儿女的事情来。他对作孩子的人说,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顶希奇,就是五章二十四节用顺服二字,六章一节却用听从二字。妻子对丈夫是顺服,儿女对父母是听从。在这里有顶大的分别。五章的顺服是submit,六章的听从是obey。什么是顺服呢?顺服是态度的问题。什么是听从呢?听从是行为的问题。什么是顺服呢?顺服是存心的问题,灵里的问题。什么是听从呢?听从是良心的问题,外表的问题。顺服是里面的,听从是外面的。今天如果你丈夫对你说,十二点要吃饭,但是你喜欢十二点半吃饭。你为着想妻子要顺服丈夫,也就十二点开饭。但你怎样作呢?开饭的时候,每一个碗摆到桌上时都是有声音的。是十二点开饭么?是十二点开饭。但是不是顺服?不是。按神的眼光看来,这是听从,不是顺服。事情作到是听从,事情作了就是听从。神没有说妻子要听从,如果神是说听从的话,那丈夫要妻子作什么,妻子就得作什么。神所要的乃是顺服。顺服就是温柔不抵抗的态度,但不一定都听从。比方我们中间有许多姊妹的丈夫,都是没有得救的。主是叫你们顺服丈夫,主并不是叫你们听从。如果他叫你到跳舞场去,你去,这是听从,不是顺服。什么是顺服呢?顺服是心里的问题,里面的问题,灵里的问题;听从是外面的、外表的问题。你看见这里的分别么?

      那这个分别到底是怎么分的呢?许多时候,妻子能够不听从她的丈夫,但是顶顺服。我认识一位弟兄,年纪不小了,二十多岁了。自然圣经里所说的,儿女要听从父母,这儿女是指着孩子说的,不是指大人。那一位弟兄,他的父亲要他作一件事情,是基督徒不能作的。许多人一不听从,就不顺服了,但是那一位弟兄顶好,他会顺服而不听从。你听这句话:会顺服而不听从。这是一句顶要紧的话。父亲逼他作一件基督徒所不能作的事,怎么办呢?不作罢,不听从,但是同时又得要顺服。他怎么办?他对他父亲说,父亲,我巴不得能作,但是我不能。他跪下去,跪在他父亲面前,流泪的说,我巴不得能作,但是我实在不能作。虽然不听从,但是顺服得很。你有多少次这样说过,我巴不得能办到?办得到办不到,是一个问题;但是巴不得能办到,这是顺服。我顶喜欢外国人所说的I wish I couldI wish 是顺服,I could 是听从。我们每一位弟兄姊妹都要顺服;不只这一位姊妹要顺服,每一位弟兄姊妹都要顺服。我们都该彼此顺服,没有一种硬的、反抗的、不顺服的态度。许多时候你作一件事,你不甘心,你不愿意,那就是不顺服。我们都该从心里,学习顺服。

 

妻子顺服使家庭蒙福】丈夫对妻子的要求不一定都是好听的。有一次我到一位弟兄家里去作客,在那一个家里意见常常是不同的,这一个要这么作,那一个要那么作。但是我要说,那一位妻子顺服得很。虽然意见不同,但是她顺服得很。她对丈夫的意见虽然不听从,但是态度顺服得很,温柔得很。她用顶温和的态度说,这一件事我办不到。虽然不听从,但是那个态度温柔得很。那个家庭和睦得很。所以家庭的垫子是女人。这地板所以不出声音,就是因为有垫子垫在这里。家庭里的垫子就是女人的温柔。如果有这一个,那家庭里就不大有声音。不错,未得救的丈夫不许你受浸,不许你把头发卷起来。但是姊妹们,当你的丈夫有那些要求,不许你那样作的时候,你在他面前取什么种态度呢?是不是在你心里喜欢听他话,只是实在办不到?我老实的对你说,我作基督徒多年,许多时候我没有顺服神;但是有一件事神管教我,给我看见,我还是敬畏神。是的,许多事情我办不到,但我还是怕神,还是敬畏神。我真是巴不得能听从。当然神能叫你听从,这是另一个问题。我说这些话的意思,就是要你们知道,神今天对于我们的要求是什么。一个家庭里如果有这一件东西,就能够叫这个家庭好过。这一件东西就是姊妹的顺服。

 

弟兄要爱】另一面,弟兄要爱,要爱你的妻子。二十五节是摆在二十四节之后。在家庭里面,妻子有了这一种的顺服之后,对丈夫的要求就是爱。丈夫的爱是主动的,是预备各种的东西的。这不是被动的爱,这是主动的爱。丈夫要主动的在家庭里作头,在家庭里安排,在家庭里预备,在家庭里保护,在家庭里负责。你碰着一个不顺服的妻子,你觉得这是世界上最丑的一件事。你碰着一个不会作头的丈夫,你也觉得这是世界上最丑的一件事。

 

站在神所分派的地位上】这些日子有两三位弟兄来问我关于婚姻的问题。我说,世界上的婚姻有四种,只有一种是最好的,其余三种都不好。第一种就是一个男人娶一个女人,一个真的男人娶一个真的女人,这最好。第二种就起首变坏了,就是一个女人娶了一个女人,一个女性的男人娶了一个女性的女人。第三种是什么呢?一个男性的男人娶了一个男性的女人,一个男人娶了一个男人。第四种最坏了,家庭糟透了,就是一个女人娶了一个男人。这一个家庭没有办法,再坏没有了。我感谢神,神所作的事情顶希奇。神分派一个男人就要作男人,他要爱,他要主动,他要负起家庭的责任来,他要安排家庭里一切的事情。神爱一个男人作男人。反过来说,神恨一个男人像女人那样。女人就应该要顺服。神要女人顺服,顺服是女人的本性,女人的本性就是顺服。这是顶要紧的。杨弟兄,你永远不可以对你的妻子说,你能作的为什么我不能作。我告诉你,这一句话在什么地方都用得着,但是在家庭里永远用不着。你无论如何不能对你的妻子说,你能作的为什么我不能作。请你记得,她所能作的,你不能作。你所能作的,她不能作。妻子不能对丈夫说,为什么你能作的我不能作。丈夫也不能对妻子说,为什么你能作的我不能作。如果她所作的,你也能作,你就是一个女人。你的妻子作的你也能作,你就是一个女人,你没有站在神所分派给你的地位上。作妻子的,也不能对丈夫说,你所能作的为什么我不能作。绝对不能说这样的话。你的丈夫所能作的,你不能作。这是神所分派的。

      所以愿意神赐恩给我们这二位弟兄姊妹,叫他们真看见这一件事情的责任。但是也许你要说,如果我知道这样啰嗦的话,我不来了。所以我早已说了,你如果不属灵,你就不能成家,没有法子过去。许多人想说,成长是一件很便当的事。我告诉你说,家庭这一件东西要试验你,像硫酸试验你一样,要给你看见你能作的或者不能作的。愿神赐恩给我们这二位弟兄姊妹,一面作丈夫的能够作一个爱妻子的人,能够负起责任来,能够保护,能够安排,能够预备,能够供给,能够在家庭里作头;另一面这一位姊妹能够真作一个妻子,真顺服。这样的话,在家庭里要减少许多的难处,带进更多的祝福。

 

对付夫妻两面不同的地方】末了,几句话。今天就是这一位姊妹和这一位弟兄,合起来对付难处的第一天。不要听错了,以为今天是这一位弟兄和这一位姊妹逛公园的第一天。你们如果学得好,也许五年之后会有一个好家庭。什么叫作蜜月呢?蜜月就是苦日子的起头。什么时候才有甜蜜的生活呢?若是在这五年之中,你们好好的对付夫妻两面不同的地方,也许五年之后就会有。你必须在这时候就起首学,才会有那一天的来到。你们要花工夫去学。

      愿意主再赐恩给他们二位,将祝福倾倒给这一对夫妻,盼望他们一天过一天受对付,受教训。愿意神祝福你们二位。――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