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我们怎样对付一般的奋兴会

 

  诗歌:你若谦卑神必和你常亲近

  你若谦卑必得喜乐路径

  祂是不能和骄傲的人同心

  谦虚你心和主同行

  像培灵会性质一般的奋兴会,中国现在所在都有,至于十年以前是少有的,这堪引为可喜和应该感谢主的事。信徒的灵性,本该吃上好的灵食,可是今日一般的奋兴会,不免有些毛病,信徒的知识,多幼稚如婴孩,只求吃饱,不问精粗,故信徒,得到奋兴会之益的,自然很多,而蒙其损者,也复不少。

  如何对付一般的奋兴会?未答复这问题,先得问我们培灵研经会,是不是有奋兴会的性质?你说她是亦得,因确有多人藉此而灵性奋兴起来,然顾名思义我们寓培灵于研经之中,凡所讲的,不是侧重个人的灵感,乃注重于圣经的启示,与一般的奋兴会侧重于个人的灵感灵恩的有别。

  依我个人的意思,与其名曰奋兴会,不如名曰复兴会较妥。因我们人人都需要复兴。至于奋兴,大有勉强灌注的嫌疑。(俗谓为打奋兴针。)然则对付一般的奋兴会,以何种态度较妥?

  (一)谦虚求益 无论赴何种会集,均当存这态度。至若批评,找罅隙,于自己固不得益,于别人也有妨碍。

  存谦虚的心,赴任何会集都得益处。有一位兄弟对我说:我赴过两年培灵会,每年都得着一两个字的教训,第一年得一战字,第二年得一家字,争战得胜否?家中的人都奋兴否?哦,只此两句话,一生一世都做不了。不错,圣灵在每次的聚会里,都把二三句话送进你的心里,你能谦虚接受么?圣灵知道你的欠缺,他会把你所欠缺的赐给你。

  最要不得的态度,是来探听某人讲道,如见讲道者平日声望不隆,或见其信仰与己有别,遂生岐视轻慢的心,这样,必定得不着益处。某人说:虽是仇敌于我亦有教训,况讲道者未必是你的仇敌。我们不是本来听人的学说,乃是来听主的道理。主耶稣尝说:法利赛人所讲的,你们要听,但不要效法他们所行,何况讲道者不一定是法利赛人?又吩咐我们不可藐视先知的讲道。讲道者虽有欠缺,虽有不对的地方,但总有对的,我们谦虚领受其对的,那就获益不鲜了。除了主耶稣外,谁为完全的模范?保罗彼得等,都有其欠缺之点,况一般的讲道者?因此我们总要谦卑,在主前领受一些从主而来的信息。

  (二)自有见地 这不是骄傲,也不是和上文的谦虚态度有冲突。乃说自己当有主意,不要做风吹的芦苇。讲道者有时讲到最高妙的道理时,听道者便以为自己程度太低,从前所学的属于幼稚,于是皆舍弃了,甚至灰心丧志。这是没有见地的缘故。

  讲道者讲至紧张时,多少有情感的成分在内。若不明辨,很易上了撒但的当。须知讲道者多从极端立论,勉励我们向积极方面做去,其中必定有不易做到的地方,听者不明察,以为己未做到这点,太无用了。从此索性自暴自弃下去,这是不对的。

  认罪亦当有见地,否则会结不佳之果。尝闻南洋某女信徒在会中举手认奸淫之罪,结果与丈夫弄到不堪收拾类此之事我们当用智慧免遭不幸!

  讲道者常会侧重一方面的信仰,认为那个信仰是绝对的,我们听者应自有见地,他所偏的信仰,我们不妨一听,不过不要完全接受其所偏的讲道。在教会历史中已有不少这样的事实发现过,在今日这种信仰的偏执,不过是教会历史的重演罢了。

  我们有时不必操之过急,当有步骤,逐渐改善,总要让圣灵充满我们的心,使能分辨所听的道,以定取舍。

  (三)不发狂热 许多人在奋兴会中发起狂热来,热心本是好的,但狂热则不好了。热心能循着规矩而行,这是不发狂热。比方一个顶坏的青年,得着灵性复兴,以后凡事按圣灵而行,爱神爱人,这是有规矩的热心。发狂热便不是这样,因为热烈过度甚至有到教会去打传道人的。祈祷的热情,也要提防来得太狂,免致失了节制,因为节制为圣灵之果。

  广州有一牧师说,每次有本堂信徒赴奋兴会,我都为他们恐慌,因他们听了耶稣再临之道,往往发起狂热惧怕来,捣乱灵性的秩序,那牧师虽有言之过甚之讥,然有时确有此现象,令人抱着杞忧。主耶稣并非教人在其再来时当发狂热,只叫我们当昂首赞美,挺身镇静。又主耶稣在讲论他再来的时候,尝说: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这里有按时分粮和这样行的话,意即叫我们当按着日常的规矩做去,不要逞一时的狂热,当恒久的忠心。

  兄弟在北戴河领会时,有一位主内的姊妹对我讲说,有一班人跑到北平去,向人宣言;四月某日将有大火焚烧北平,盖主在异象中指示他们的。怎么办?他们说方言,大家都叫出近似逃的声音,因此以为主是指示他们要逃了。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预备逃了。但逃到那里去?于是大家再祈祷,在祈祷时,也有人说方言叫绥绥大家也以为主叫他们要逃去绥远去。于是人心惶惶,有些不顾亲属有些立刻停止工作逃到绥远去,不料过了所预言的日期,北平依然如故,不见焚烧,他们怎样解嘲?他们说,是因神听允了我们的祈祷,所以北平城未焚灭,那班人真正是发狂热。因此我们得到教训,我们当按平常尽本分的等候基督再来,不是越常轨,发狂热的等候基督再来。循着规矩而奋兴,按着圣灵发热心。

  (四)不拥护人 信徒不当拥护任何人,只有绝对的拥护主。比方听了某位奋兴家讲道,心里大受感动,便倾心地拥护他,这是不必要的。在家庭中人人拥护父母,这个家庭必定统一,若这个弟弟拥护大哥,那个妹妹拥护大姊,置父母于一旁,这个家庭必呈分裂的景象。只有家主基督是应受我们拥护。

  历代教会历史都有拥护人的不良景象。致令教会四分五裂,言之实可痛心。即现代教会,仍踏上已往的覆辙。闻说美国罗省有某女士者,其讲道颇得一般人佩服,悦纳,但另有一部分人,却不以为然,从中反对,这边的人越反对,那边的人越拥护,后至各站一边,形同对垒,互相攻击,贻笑于人。拥护人竟落到这个地步,又岂是他们最初所能料到的么?所以教会历来的分裂,不能统一,合作,都可说是由拥护个人而得的恶果。

  近来,中国教会也有这种景象。某处开一奋兴会,请某人讲道,有人以为他讲的不对,甚至分发传单阻人前往赴会,然亦有倾心拥护不遗余力的,终至彼此,争辩得不到好的结果。又曾有某地信众,都奉一个领袖之意见言论如铁版宪法。每每凭他一言以为断。他们崇拜人,拥护人至于斯极,真不思之甚!

  现在一般信徒,很趋向宋博士,拥护他,模仿宋他博士讲道时尝用一小木棺材,以启发听者,有某弟兄便照样模仿,制造一小木棺材,讲道时也拿出来,以哄动大家,甚至有模仿宋博士讲道时的姿势,连头发都要像他一样真真弄巧反拙,诚属可笑。要知宋博士之种种特点和热烈是天赋的,自然的,别人去模仿,不独是全无效力且必动众怒。然由此可见信徒拥护个人的趋势。当思神从不创造两样绝对相同的东西,人的脸子,树的叶子,从没有绝对相像的。旧约时代的先知,性情工作没有一个相同的,施洗约翰虽云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但他和以利亚确有许多不同之点,诸位都能明见。新约时代的使徒,也没有两个绝对相同的,约翰与雅各不同,彼得与保罗不同,各有其特殊之处。若徒抄袭人家,模仿人家,是可鄙可耻的。若要模仿,只有模仿基督,因基督是完全的模范,圣经尝说:基督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

  (五)防会后失败 每每会后常觉比前更冷淡,更疲倦。这是什么缘故?其中想有两种关系,一是生理关系,会后身疲精竭,亟思休息。故普通会集,当力求时间的简短,时间太长,会后几乎要病。二是心理关系,听了那么多的道,确实有些厌烦,再也听不进去。此外会后失败,还有一种极重要的缘因,是魔鬼的攻击,昔日亚伯拉罕,摩西,大,以利亚,都在大奋兴之后,有不小的失败,故我们不可不提防魔鬼的攻击。

  我们若能持以上那五种态度,去对付一般的奋兴会,则虽多多赴会,也有益处,不然,奋兴会越多,倒多损害我们了,这岂是设奋兴会者的本旨?── 黄原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