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现代教会的危险

 

  许多人喜欢讲述自己的长处,却把所有的缺点,失败,软弱,罪恶轻轻掩饰过,实在可惜。教会在今日亦有许多缺点,和失败,许多领袖们都把它隐藏起来,结果,教会遂一步一步趋于堕落,实在可叹。

  想医治一个病人,必先检查那人身上有什么毛病,然后按症下药,始能奏效,我们想使教会的毛病得到医治,也当先检查教会现在有什么毛病和危险。

一 崇拜金钱

  崇拜金钱,是全世界人极普遍的一种现象,看俗语说:金钱万能,财可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便可知道。然而金钱真是万能的么?人要死时,牠可以延长人的寿命么?人心灵中的痛苦,牠可以帮助解除么?承认金钱是万能,即无异于承认牠为神。不信的人这样盲目承认,不算希奇,顶希奇又顶痛心的,许多教会的领袖,与传道人的男女信徒,都承认金钱为万能,甚至奉之为神!

  教会重视金钱,就形成重富轻贫的现象,雅各在他的书信里,已经把这个现象描写出来,我们还不知所警惕?今日教会里重要的职务都请有钱的人担任,只要有钱,便得教会人推崇高举,其它人的信仰如何?道德如何?这都算不了什么。比方想兴办一件事工以前,不是先祈祷求神的指导,开首便讨论如何筹款?如何募捐?在进行募捐的时候,是用化缘式的募捐。常见道士们化缘,沿门劝诱,人家拒绝不肯捐钱,还硬着头皮请人捐助;捐得少了,还竭力哀求再增加捐款。还有更可耻的,有些教会竟到不信和作恶的人门前去捐,不问他是什么人,只要确知他是有钱的人,便设法到他那里去募捐。这样办法,如何能证明我们所信的神是全能的呢?我们走这可耻的路,原因是我们崇拜金钱。倘若我们转过来崇拜神,看看结果会如何?

  许多人以为不如是,不能为教会多弄几个钱,这是什么话?昔日以色列人造会幕,会幕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以色列百姓奉献的,他们人人甘心奉献,结果倒是有余,而无不足。我们倚靠神,神自然负责;我们倚靠金钱,神就置之不理了。

  今天亦有些事证明神是全能的,他能供给我们所需用的。试看教会里有好些领袖,不设捐册,不写名字,而一切需用,都不缺少。甚望今日教会的领袖们认真澈底悔改这一件,错误的事。

二 效法世界

  神对教会所发的命令是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十二章二节。我们若效法世界就是违背神的命令了。

  古代教会不效法世界的精神,真是极可钦佩。主后一二世纪,那时的教会,因不肯效法世界不与世界妥协,致受极大的压迫。今日教会不多受逼迫,恐怕是因为和世界妥协罢!

  主耶稣曾说: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翰十五章十玖节。真正爱主的教会,和真正爱主的工人,必为世界所恨恶,反对,这不是希奇的事。

  今日教会效法世界的地方,约略言之有以下几种:

  (一)高举有钱有势的信徒,往往抬出他们来作教会的招牌,想藉以增加教会的威风,吸引人来加入教会。这样的事,神必不喜悦。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三章廿二节说:所以无论谁,都不可拿人夸口。圣经又说: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一章卅一节。所以我们除了当高举主以外,不可高举人过于主所许的。

  (二)教会在用人作传道工作时,不注重那人的信仰和品德,与圣经上的知识,却专一注重他属世的智识和他交际办事的才干。甚至开会取决聘请一位传道人的时候,只问是什么学校毕业,若有某大学校某神学院的毕业证书,便算及格。其实神接纳人,使用人,不是凭什么文凭学位,这是世界人所重的,神的教会不当如此。

  今日教会的领袖们,有许多沾染不良的嗜好,和寻求不正当的娱乐。信徒暗中作这些事,还不算奇,今竟公开明目张胆的弄起来了;有些信徒公开做出这些事,还不算希奇,顶可怪的,连领袖们都公开起来,聒不为怪了。上海有许多信徒以看电影,跳舞,吸烟,打牌,为家常便饭。一次,我到上海一间大的礼拜堂里领会,那主任牧师请吃午餐,在席间他喝酒,吸雪茄,满不在乎,我当时实在忍受不住随即劝告他说:喝酒,吸烟,在圣经上虽然没有明文指定是罪恶,然究竟这是世俗人所行的我们实在不当效法。啊!教会牧师和领袖们世俗化到了这种地步,怎能不令人痛心疾首呢?

  还有一样最可憎的效法世界的事,就是敬拜死人。在死人的棺材前面行敬礼,或是对着死人的遗像鞠躬,这都是由于拜偶像事奉假神的人所流传下来的恶风。那些敬拜假神的人,因为不认识天上的神,以为人死后可变鬼或成神,享受人间的祭祀与敬拜,因此便发生祭祀死人敬拜死人的事。今日不止乡下无知的人这样作,就是那些号称为新人物的,也是向死人行礼。在追悼会里读祭文先则曰某某公在天之灵,末则曰哀哉尚响。好像死者的灵真会临格受祭一般。一般基督徒也参加这样的会集,也鞠躬,也读祭文。前几月某处有某老牧师逝世,开追悼会的时候也读祭文,祭文的开端与结末,也和世俗人的词句一样。有许多挽联挽帐,中有一帐挽帐,挂在礼堂的正中,写着骑鹤仙游四个字,哈哈!老牧师竟会骑鹤仙游,老师母将来还要驾道瑶池呢!这便是效法世界一件可笑的显著的例子。

  无论如何,我们不当在死人的棺材前,坟墓前,或像前行鞠躬礼,不然的话则是我们把死人当作神,干犯神的诫命了。

  教会效法世界的事实,岂止于以上所提的几样呢?每逢世上的人提倡一件什么事,不问这件事是否合乎神的旨意,教会必要随声附和。每逢世上的人发起什么运动,不问是否合乎神的道理,教会也一样参加。神嘱咐属他的人从不信的人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但现代教会却竭力走进世界里去,与那些抵挡神的人携手,这事何等可惜的事呢!

三 容纳罪恶

  主耶稣深知教会容纳罪恶的危险,所以告诉门徒说:倘若你的弟兄犯罪,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马太十八章十五至十七节。

  上面所引的经文第一句,华文译得实在不足显明原意,得罪两个字,原是触犯的意思。人犯罪触犯了我,与人得罪了我,原是两件事。比方某甲作了一件错事,伤害了乙,因此触犯了乙,我们说甲得罪了乙。又某丙存着好意去劝告丁,不料丁竟老羞成怒,以为丙有意侮辱他,我们也说是丙得罪了丁。得罪人的人不一定有错,被得罪的人也不一定没错。还有许多时候,一个人在一件很不要紧的事上触犯了他人,他也要对人说,得罪得罪!但这句经训原文的意思却比我们平常所说得罪的意思重得许多。意即说你的弟兄若犯罪触犯了你,你就当先单独告诉他,指出他的错。如果他不听,再告诉两三个信徒,再不听,便告诉全会众,仍不听,到这时为保全众信徒的缘故,不能再姑息优容,只有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这是主耶稣的命令,我们当一致遵守!

  容我们再读圣经的话:我先前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这话不是指这世概上一行淫乱的,或贪婪,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这样,你们除非离开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写信给你们说,若有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同吃都不可。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林前五章九至十三节。早年教会有一种规矩,犯罪的信徒,必须开除,或是停止他的圣餐。现在教会的情形怎样呢?这些犯罪的人,不但不被人,远离,有时反倒在教会中居首位,掌大权,任要职,作领袖。如果他们是有钱有势的人,那更不用提了。

  教友犯了罪不开除,不严责,以后效法他们的更多,这是教会失败的原因。

  教会何以这样容忍犯罪的人呢?我们从观察所得,发现了三个原因:

  (一)是因为教会的领袖自己有了不少缺点和罪恶,自己既有恶行在身,自然没有脸去劝教,责备别的犯罪的人。

  (二)是因顾全情面。顾全情面是一件顶可恶的事,这一件事不晓得坏了多少事,害了多少人!就是因为顾全情面,许多信徒犯了罪,教会中没有人肯去劝戒责备,更没有人肯告诉信徒远离这些犯了罪的人。

  (三)是怕受逼迫。看见人有过失去劝戒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责备那些犯罪的人,是一件更不容易的事,告诉全教会远离那些不肯悔改刚愎作恶的人,是一件尤其不容易的事。作这事的人总不免得罪人,遭人的反对,受人的逼迫。许多教会领袖和信徒们,因为怕受逼迫,所以不肯劝戒责备犯罪的人。

四 轻忽使命

  往普天下去传福音,这是基督授于教会的一个重要使命。现代的教会不去传福音,只去提倡社会事业,如戒烟禁赌,解放婢女,废止公娼,这本不是教会的使命。但今日中国还有许多人没有信主,我们那有工夫办这些?让政府和社会教育机关去做这些,我们去传道救人罢!

  我说这些,各位切不要误会,我忽略人肉体的痛苦,比方有人将要饿死,我们置人不理,这决不是合理的事,主耶稣古时传道也曾变饼,令人得饱。耶稣也曾医病,减除人肉体的痛苦。不过事有先后缓急的,他尝说:我来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九章十三节。又说: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十九章十节。一次,他在迦伯农作工,有许多带着被鬼附的,患病的,到他面前来求医治,他对他的门徒说:我们可以往别处去,到邻近的乡村我们好在那里传道,因为我是为这事出来的。可一章三十八节。我们的主是如此,我们当如何?我们当负起宣传福音的使命,给人以属灵的食物。服务社会虽属重要,而拯救灵魂,更为重要阿!

五 容纳不信派

  我所说的不信派,就是普通称为新神学派或新派的。我以为新神学这个名称,有些不妥当,因为神的道本无所谓新旧,你说牠是新,牠是最旧;你说牠是旧,牠又是顶新。新神学派实在应当叫作不信派,因为他们不信神创造世界,不信耶稣道成肉身,替人赎罪,不信耶稣复活,升天,更不信耶稣再来,这些要道既都不信,称他们为不信派,不是最适合的么?

  我们容这等不信派的人,在教会讲台上讲道,岂不是根本推翻信徒的信仰吗?

  不信比犯了大罪更难挽救,因犯了大罪,尚可望其悔改,惟不信派悔改,希望实在很少,教会最大的危机就是在此。

  或说,教会里有这些不信派,当如何办理?我是个力量薄弱的人,怎能改革一切?然当尽你的力所能做的去做,当刚强不屈,当守正不阿。若你已尽了力量,仍不见效,我说句不客气顶严厉的话,你当离开那个教会,不要与他们(不信派)同行一路,同流合污。这话我知道得罪许多教会的领袖,然真理确是如此,为拥护真理和求合于真理起见,实在不能不坦率地说,听不听在乎你们自己,我当说的话是已经说了。──  王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