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四、雅各属灵上的转机

 

经文:创二十八10-22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是以色列民族的列祖。亚伯拉罕和以撒时代,只一人代表爱神;但从雅各开始以色列整个民族有了新的发展,他领导整个民族,从一人的敬拜进而成为一族的敬拜。雅各所生的十二个儿子就是以色列民的十二支派。神先得着亚伯拉罕,再藉着他得到整个以色列民族,神为要将祂旨意传遍世界,正如神藉耶稣一人的工作得到教会,又藉着教会在这世上为祂传福音一样。

  雅各在神面前的地位是十分重要的。倘若神要使用以色列人成为祂施的器皿,那么他们必须接受神的训练,所以神要从领导他们的雅各开始。

  雅各从小就很有才干,又有计谋,敢作敢为,占便宣而从不吃亏。有一天,当他长兄以扫从回野回来时已经累昏了;雅各便乘人之危,用一碗红豆汤把他长子的名份夺过来。这件事双方面都有错误,以扫为了解决一时肚腹之快慰,竟肯将自己上好长子的名份出卖;而雅各的错,在于对人不忠诚,缺乏真正的爱心,行事诡诈。有不少的信徒也常走了以扫及雅各的路,常见有人因贪图一时的安逸,甚至将自己属灵的福气也出卖了;爱宴乐多过爱神,宁愿选择电视的节目,也不参加教会晚间的聚会。这些宴乐,电视的节目,就是我们的红豆汤,它能使我们失去属灵的福份。

  雅各不但一次欺骗长兄,甚至与母亲结连,欺骗老父以撒,领受了从神而来的祝福。其后以扫获悉,甚为恼怒,并蓄意于父亲去世后把雅各杀死。雅各闻之惧怕万分,在母亲主使下,便起来逃命往舅父拉班的家去了。雅各在父家十分舒服,现在他要离家出走了,在荒山野岭中奔驰;四顾无人,不能再见双亲的面,在旷野遇到野兽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当时环境的可怕,心灵上的自责,使雅各恩想到这是自己犯罪所带来的后果,今天我们蒙恩的信徒,在父家能享神一切荣耀的福份;但我们犯罪偏要在无泉源,无光线,无供应的旷野中飘流,以致教会失去属灵的权柄。正如当日的以色列人偏行己路,离弃真神,心存偶像,以致失去所罗门时代圣殿的荣耀一样。雅各不在父家,要在旷野过飘流的生活;不是父亲不要他,乃是他欺骗父兄的结果。

  雅各在旷野,孤苦零丁,就在那里神仍顾念他;并没有把他遗忘,在他最需要人来帮助时,神在梦中向他显现。且对他说安慰的话:他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耶和华站在梯子以上说我也与你同在,你无论往那里去,我必保佑你,领你归回这地;总不离弃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应许的。神绝不放弃他所爱的每一个儿女,祂的眼睛也常看顾我们的需用。雅各在离家的日子里,神不愿他灰心失意,所以便在梦中向他显现,应许将赐与列祖的福气临到他身上。他醒了以后,第一个感觉就是畏惧。他说:这地方何等可畏,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殿,天的门。雅各从小就在敬畏神的家庭中长大,可惜他对神的认识只属表面化,在外表上与神亲近。他虽然犯了罪,神仍向他显现,怜悯他,使他觉得这地是可畏之地。他清早起来,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就是神的殿,天的门的意思。接着他向神许愿:

  (1)神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

  (2)又给我食物吃、衣服穿。

  (3)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亲的家。

  倘若神答允所求,他就必以耶和华为神,凡神所赐给他的,必将十分之一献上。从雅各的许愿里,我们发觉他是何等厉害的一个人,单在第一个条件里就出现了三次我字,他不是说我要跟随神;乃是要神来跟随他,他在那里神也要在那里。雅各不但需要神来跟随他,他还求神供应他一切属世的物质,就是衣食住行也包括在内。雅各永远不能脱离自己,他正代表了现今不少的工利信徒,为求自己的益处,为饼而来的群众;有利益就以神为神,否则需要加以考虑。难怪有许多信徒,当神要他受一点苦时,他便怨天尤人,甚至从此退去。

  雅各与神立约:倘若神保守他,他回来以后凡神赐给他的,他就把十分之一献与神。换言之,神若赐他一百万,他就给神十万,自己还留下九十万。雅各连向神也想占便宜。有不少信徒怀了这种态度,若神使他富足他便向神捐献,只把所剩余的献与神,这是不正确奉献的态度。奉献是我们信徒当尽的本份,我们富足时需要奉献,穷贫时也需要奉献;很多信徒在奉献的事上占了神的便宜,旧约的标准是献上十分之一,新约时代都是属神的,除了养生以外,应把一切都献上。现今有许多传福音的工作需要大量金钱支持,我们是否仍在地上为自己积聚财宝。

  雅各对神存有工利的态度,虽然他曾一度在伯特利面对面朝见神,但可惜他头脑仍未改变。他到舅父拉班家中居住,继续施用手段计谋,夺了舅父的财产,得了两个妻子,十二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一切肥美的羊群牛群,然后还起来逃跑。但神要对付他,从前他只会占人便宜,现在神的手要临到他,使他自食其果。当他们到示剑时,他的女儿受人凌辱,自己的儿子为复仇而成了杀人的凶手,以致他们再不能在那里居住。神在使用一个人之前,必须彻底对付他,将他老我破碎。雅各也不能例外,所以当他预备回乡时,就在雅博渡口,遇到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这个人来为要把雅各摔下去,但雅各的天然人性十分坚强;最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他的大腿就瘸了。大腿窝是人体最有力量的地方,神在那里把他摸了一把,使他的大腿瘸了,让他留下一个受了对付的记号。使他知道自己最强的地方,在神面前也算不得什么。雅各受了神完全的对付,便降服下来,自此,他人生就有了很大的转变。今天神也要在我们身上动工,因为我们还存有许多对付的罪恶,老我仍未在神前降服。

  创世记三十五章,告诉我们:雅各再一次回到伯特利,他在那里做了两件事很有意义的工作:

(一)筑了一座坛

  雅各自从遭遇毘努伊勒的经历后,他的人生有了很大的转机。后来他再次来到伯特利,这时他再不先为自己寻找安身之所了,他关心到神的事,在那里他为神筑了一座坛。试问我们对神教会是否关心呢?教会不复兴我们的责任又如何?我们曾否拦阻了神与我们同行?主耶稣教导我们向神祷告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神的旨意之所以不能自由运行,乃因受了人的拦阻。信徒为求自己的享受,贪图自己的利益。而忘记神的工作;以致讲台无供应,教会没有能力。神在雅各身上施行管教,破碎雅各,使他悔改。以前他只顾工利、牛群、羊群;但现今他不再单顾自己的事,只顾如何讨神的喜悦。他为邵和华筑了一座坛,在其上为耶和华献祭,自此以后,他生命的目的就是为神工作。

(二)给那地起名叫伊勒伯特利

  伊勒伯特利名义就是伯特利之神,即殿里面的神。雅各属灵的生命有了长进,以前他只认识有形式的殿,现今他的认识更进了一步,乃认识殿里面的神。他从敬拜神的地方,进到认识神的本身;从认识神的外表进到神的中心。又从敬拜的形式,进到敬拜的实际。神完全得着雅各,因他整个人生有了深度的改变;他以后的人生胜过他以前的人生,以后的事奉,也胜过以前的事奉。

  究道我们灵性的光景又如何?现在停留在什么地方?是否仍在旷野?伯特利?毘努伊勒或是在伊勒伯特利?──  王永信《信徒与教会的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