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六、为万军之耶和华重建圣殿

 

经文:拉一1-3,二59, 62,三1-2,四1-3, 24,五1-2,六15,该一1-6

  以色列人是神所拣选的民族,神对他们有特别的爱情;然而他们离弃真神,以外邦偶像为神,因此神的审判与刑罚便临到他们身上。神使用外邦人成为管教以色列的刑杖,让他们被掳到外邦地,作异族的奴隶,受他们辖制,单从他们所写的诗歌中,便可知道他们心中痛苦的境况: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诗一百三十七篇)当以色列人在异地受苦时,他们就追想到昔日耶路撒冷圣殿的伟大,大卫所罗门时代的荣美,现在因他们离弃神,便受神管教的刑罚,他们要在外邦地为奴七十年之久,直到期满了他们才能回到圣地-自己的家乡。以色列人的遭遇,正可代表了今天教会的境况;什么时候教会离开了神,向神不忠,就会被撒但的权势所掳,变成世俗化,在那里教会就要受许多的苦。

  以色列人先后经过七十年飘流的生活后,神便藉外邦王古列的手,准许他们返回犹大国;当时带领子民回去的领袖是所罗巴伯。他带领以色列民重回故土时,心里第一件预备要做的事,就是将已毁坏的耶路撒冷圣殿重建。因为圣殿经过历年来争战的破坏,劫掠的损害,其中一切的用具都变成支离破碎。但圣殿是神的家,它的荣耀就成了以色列民族的荣耀;它的羞辱也成了民族的羞辱,所以子民归回时都怀着一颗热情,尽力把圣殿重建。

  被掳的民族回到犹大地,各归各族找回自己的家谱,因为家谱在犹大人的观念中是十分重要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家谱,可以追溯到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的一代。但在被掳归回的民中,圣经告诉我们有三家的人,他们不能指明自己的宗族谱系,证明他们是否以色列人。他们就是第来雅的子孙,多比雅的子孙,尼哥大的子孙。这三家人在族谱之中,寻查自己的谱系却寻不着;因此算为不洁,不准供祭司的职任。可怜的三家族人,他们外表似乎是以色列人,渗杂在以色列民中,现在回到圣地了,但他们却没有找到自己的族谱;不能证明自己是真以色列人,因此不能参与他们建殿的工作。今天有不少人只是传统式的到礼拜堂聚集,宗教对他们只不过形式化的节目;这种人十分危险,到末世审判时,主会对他们说:我不认识你们。因为他们未曾真正重生得救,生命册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以致他们没有属灵的家谱。我们今天需要自省,究竟我们是否真正重生得救?我们的名字有没有记在生命册上?我们是否被主所认识的?否则我们的光景正如那没有族谱的三家以色列人一样。

  千万的以色列人聚集在耶路撒冷,预备动工重建圣殿,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工作起来却似一人。彼此同心合意,没有纷争,不分宗派,不分长幼;努力在那里事奉神,建造神的殿。但魔鬼看见便红了眼睛,牠最骇的就是人同心向神;牠就必定要在旁边找机会作破坏的工作。魔鬼殷勤不懒惰,牠常在那里忍耐等候机会来拦阻神的工作。正当他们建殿时,旁边的人便起来攻击他们,使他们的手发软,又向他们说一些假意的话: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神,与你们一样从外表看过去,这些人的心意真不容易拒绝,因为魔鬼也喜欢装作光明的天使;把一些糖衣包着的毒药给属神的人吃,使吃了的人中毒受伤甚至死亡。魔鬼的诡计虽然非常厉害,但牠对教会所施的方法,不外乎两种:一是施压力控制,逼迫教会;另一是暗地工作,使教会的信仰变质。使信徒灵性冷淡,以假乱真,混杂神的道。但我们必须要持守神的真道,在信仰上有根有基,否则对于道理之真假便难于分辨。

  昔日那些人假意来亲善他们,希望参与建殿的工作。他们用心不善,有意混杂其中作破坏份子,倘若以色列人没有分辨善恶的智慧;容让这班人在一起,如此建造的工作真不堪设想了。幸而当时的首领所罗巴伯有属灵的眼光,他看出信与不信原不相配,不能在一起工作;因而拒绝了这个不速之客,也是除去一个工作上的危机。今天的教会也有不少类似的情形发生,我们常因某人有金钱、地位、才干、权势,便没有顾及他信仰的问题;把他们拉到教会中负重责,这样有如教会进行慢性自杀,这些人来了,教会的危机便产生,从此在教会中掌权的,不再是神而是人了。在教会中事奉神的弟兄姊妹,他们必须要有充足的信心,在教会内外有好名声,又被圣灵充满,如此,教会才能真正让神有工作的机会。

  这班有意破坏神工作的人遭受拒绝后,仍不甘心,他们又控诉于亚达薛西王。王不明白真相,于是传旨意,强迫他们停工。各民在这压迫下,对于建造圣殿的热心,便渐渐冷却,在敌人阻止停工的情况中,各民便各归各城去了。当初他们是怀着一颗热心,为耶和华神的殿工作,但当遇到难处便向后退了。教会的情形也是如此,教会中的事奉从来经不起考验,试验来了便向恶势力低头,一切的勇敢便不翼而飞。但神绝不能容让这种冷淡的情况继续往下去,神眷顾祂自己的百姓,为他们焦急。于是神就动工,兴起先知哈该及撒迦利亚,成为祂的出口;对以色列民说劝勉的话及责备的话,向他们指明虽然罪恶的势力是大,但神仍掌王权。所以无论遇到任何困难的环境,不能妥协,应该继续为主奋勇前进,至终也必能胜利,因为神被称为得胜的神。

  先知哈该替神向以色列人传言,责备又劝勉这班软弱的子民,应当起来为建造耶和华圣殿的工作而努力,因为当时的以色列民竟说: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这句话是妥协、软弱、没有信心的话,百姓受到仇敌的搅扰,不能再继续工作,以为建造殿宇的时候仍未来到;他们被恶劣的环境所征服,就把神的工作搁了。所以神差遣先知对他们说: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皮的房屋么?子民放下建殿的工作,各归各城,为自己建造精美的房屋,他们不但建造,而且把它修饰得十分雅观,装有天花板。(古时的犹太人不是每一所房屋都可以装有天花板。)他们宁可花钱财、时间,在建造自己的房屋,而不多想及神的事,使神的殿仍然荒凉。我们也常把属世的应酬,个人的享受看得十分重要,却把神的事情延了,神的家荒凉无人关心,我们也毫无负担,良心可算是麻木了。先知有见及此,便用几个比喻来提醒他们、责备他们:

  (1)吃不得饱,喝却不得足──这指到属灵上的饥饿,完全得不到灵粮的供应,于是产生了属灵的饥荒,使到自己受痛苦。

  (2)穿衣服却不得暖──灵性的温度是冰冷的,没有温暖、热心、与活力,因为在里面毫无圣灵的工作,只是形式化的宗教。

  (3)得工钱的,将工钱装在破漏的囊中──袋中有了破洞,钱便从洞里漏出来。这代表教会发生了破洞,神的恩典便不能继续存留,因着这些漏洞,神给我们许多教训也是保留不住。

  先知哈该用责备的话叫子民自我省察,曾否为着建造自己天花板的房屋;便忽略了神的工作,使属神的工作受了枕延。先知接着又用劝勉的话,引领他们走回正路,终于神的殿再一次动工而且完成了,耶路撒冷便得到一次大的复兴。我们也该如此省察,求神给我们教会有新的转机,重新被建造起来,除去其中一切漏洞,成为火热的家。──  王永信《信徒与教会的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