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十一、中立式的教会

 

经文:太十二30,士四1-412-16,五6-823

  士师时代可称为以色列人的黑暗时代,他们的生活正像一个恶性的循环。当他们在居于迦南地后,久而久之,便开始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离弃真神。神便让惩罚临到他们身上,藉着外邦人的手苦待他们,就在极度痛苦之中,他们又想到真神,重新悔改向神呼求。神的怜悯终于又临他们身上,特为他们兴吉士师,拯救他们脱离仇敌的手。但当神再度赐福他们,使他们重新过着安居的生活后,他们又再次离开神。如此,便成了一个恶性的循环。神多次的拯救他们,但可惜以色列民又多次的堕落离弃神。

  不少信徒的生活也是如此,普遍来说:信徒灵性冷淡都是由于属世亨通,世上享受太多所致。当神的打击管教临到时,他们又哀求神;稍为归向神,神便施恩,因此灵里再得到一次的复兴。但当情势好转以后,他们又再离开神追求世界,正如在恶性循环中一样。许多信徒不肯到教会,除非等到教会被关起来,不能随便做礼拜时,才会感到教会的可贵;到不能自由传福音时,就会领悟到传福音的可贵。等到圣经被人焚烧不得再阅读时,才会觉得圣经是神的话,是神赐给人的恩物。信徒为何不能早一点了解这个真理,在平安稳妥的日子中热心事奉神?

  以色列人又行了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因此耶和华把他们交在迦南王耶宾的手中二十年之久,在外邦人手下受苦,在那里已经流了许多眼泪,受了许多痛苦。当他们呼求时,神为他们兴起一位女士师底波拉,拯救他们脱离仇敌的手。他们的仇敌是相当勇猛的,迦南人的首领耶宾手下有一名大将,他名叫西西拉,这人善征惯战,并且他们又有大量的兵器,九百辆的铁车。这个形势足能使以色列人胆怯后退,但底波拉及其助手西拉,刚强壮胆,靠着神的恩典和信心,照着神的话去行,带兵出去打仗。圣经告诉我们:耶和华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车辆全军溃乱。虽然仇敌如此勇猛,只要他们肯依靠神的帮助,他们的争战终必胜利。

  我们事奉神的态度也当如此,不管魔鬼的势力如何浩大,难处如何众多;但教会绝不能屈服。因为教会的头是耶稣基督,祂不能失败,因他是完全的胜利者。教会必须紧紧跟随这位元帅,绝不可分开,有如身体与头相连在一起一样。如此我们可以从主那里得享一切的恩典,在战争里靠主得胜且有余。多少时候身体不能得胜,并不是因为头的缘故,乃因身体发生了毛病;元帅在前头走,可惜教会却留在后头。

  以色列人打了一场完全的胜仗,虽然面对凶猛的仇敌,九百辆的铁车,按人的眼光看来,真是锐不可挡,但是他们都要在以色列军队面前失败。因为底波拉信靠神,跟随神前往打仗,他的助手巴拉又跟随底波拉,以色列民跟随着他们两位首领,因着这一连串的跟随,以色列人跟随神,神便使他们胜利。

  他们在这次战争里,认识耶和华是他们唯一的拯救者,又学习到全体一致,跟随耶和华争战的功课。所以当争战完毕,底波拉便作诗歌,一方面赞美神恩,另一方面指责以色列人从前的不是。他们之所以受苦,乃因离弃耶和华,为自己选择新神,因此争战的事就要临到城门口。在属灵上的原则,也必如此,什么时候人另选新神而离弃真神,神便要藉着患难来管教他们。昔日的美国曾以基督教立国,所以明显地给我们看见,神在一切的事上特别赐福,又使他们成为一强盛的国家。但现今美国人开始离弃神,不追求神,许多的教会牧师起来宣传一些不纯正福音,离开了列祖的信仰;以学问、金钱、武器及其它的对象为新神。他们今日仍然强盛,可算是神的特别的恩典;倘若他们仍不肯悔改,神就要把恩典收回,强盛之国也要灭亡!

  世人所选择的新神,是以金钱为神。世人敬拜财神,心中所思想的,尽都是属世的;他们关心一切物质的东西,远超过真神。因此生活充满痛苦,毫无平安与喜乐;人在什么时候有了新神,就不能得到神的赐福。神的审判也要临到世人,直至人肯向神降服,认罪悔改,否则就不能脱离神的手。

  底波拉在他所作的诗歌中说:耶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士五23)旧约里常看见的耶和华的使者不是一个普通的天使,这名词可以与神自己互相并用;正统的神学家相信,旧约时代耶和华的使者,正是新约时代道成肉身以前的耶稣基督。祂是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二位,与无始无终的神同等。这次耶和华使者来,吩咐以色列人起来咒诅米罗斯,和那地的民。关于米罗斯的数据,在圣经的记载并不太多,但米罗斯在这里受过咒诅以后,再没有看见这名词在圣经中出现。因为他们被神咒诅后,这地方的人都要被神完全消灭。

  神不容易咒诅一个人,除非这是十分严重的事,米罗斯的居民没有犯大罪,他们的罪状是: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就是当底波拉及巴拉四处呼召没有响应,没有帮助耶和华出去打仗。米罗斯没有犯行动上的罪,但他们的罪状正是犯了没有行动的罪;在开始争战时,神需要所有的人一起来与仇敌交战,为神劳苦,流血牺牲。但米罗斯的人却无动于中,在神需要人有所行动时,米罗斯的居民却享受自己安静的生活,而不肯出来帮助耶和华。这是他们犯了无可赦免的罪,他们是标准中立式教会的代表,虽然他们没有犯外表的罪,却犯了按兵不动的罪。

  现今神极需要大量的工人,为福音而争战,抢救人的灵魂。倘若信徒们对这种呼声充耳不闻,在生活上仍追求个人的快乐,按兵不动,这样的人就是走了米罗斯的路,要受到神的咒诅,因为他们没有出来帮助耶和华。耶和华也需要人帮助的吗?祂岂不是那无所不能的一位,祂可以打发十二营天使下来打仗,或是在天上用力量消灭仇敌。但神有一个原则,就是祂不欢喜单独作战,祂愿意人与祂合作,透过教会而争战。若教会不肯为主作战,神旨便受到拦阻,虽然我们没有站在魔鬼那边,也没有走世路,但只要我们站在中间路线;不积极走天路,我们便会受到神的咒诅。正如老底嘉教会的处境,不冷不热,主要从口中将他吐弃,又将他的灯台挪移。从此他再不见生命之道,再不能称为教会,只不过是一个宗教上的组织而已。

  昔日主曾斥责耶路撒冷城,路旁的一棵无花果树,使它立刻枯干。这棵无花果树不是虫蛀,乃是需要它结果子的时候,而找不到果子;所以它便受到主的咒诅,枯干而死亡。今天的教会也是在这危急存亡之际,一切新派的信仰,对圣经怀疑的态度直接影响教会。在神的眼看来,这些教会是没有价值,没有用的,是个半死的教会。

  教会情况的好与坏,就要看我们生活的态度如何?米罗斯的居民受到咒诅,从此不被圣经所记念。因为他们在神需要帮助时,竟然按兵不动;他们虽然没有杀人,但他们不救人就等于杀人,此乃米罗斯犯罪之严重性。但愿神恩待今天的教会,不再走米罗斯的路,就在神审判我们之前,切实悔改;响应神救人的呼声,参加抢救灵魂行列的队伍。──  王永信《信徒与教会的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