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十二、失去能力的教会

 

经文:士十三1-5,十五9-15,十六15-2228-31

  教会若失去了能力,灯台被挪开了;从外表看来,虽仍是一所教会,但里面就失去属灵的供应。从此再没有圣灵的力量,活泼的生命,和完全的爱。虽仍有宗教的活动,而只不过是徒有外表,却失去了教会的实际。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所以神把他们交在凶残的非利士人手中,让外邦人管辖他们达四十年之久。四十这数目在圣经中常用,它的意义是完全,正代表了他们受了完全的辖制与审判。当神刑罚他们时,他们又开始想到神,神的恩典终于又临到他们身上。神差遣使者向玛挪亚显现,预言他将要得一个儿子,这孩子要分别为圣,成为拿细耳人,专心事奉神。在旧约时代拿细耳人是一种特别的人,他们许了特别的愿,又遵守好些规则,不用剃头刀剃头发,清酒浓酒都不喝。因为喝酒代表放纵,身为一个拿细耳人,他的生命是受神的管制,一生要走在神的路中。他里面有管制,外面有分别为圣的记号。我们新约每一个信徒都是拿细耳人,在我们身上应当受到圣灵的管制,走十字架的道路;外面应当有成圣与世分别的记号,基督的生命就自然在我们身上流露了。这不是个人的造作,乃是被十字架所破碎;受神对付的记号,所谓有诸内而形诸外。

  参孙在神的应许中诞生了,他父母按照耶和华所说的,把他分别为圣,按照拿细耳人的规矩把他养大。正当那时,以色列人受尽非利士人的压迫,他们极其痛苦,他们理当起来反抗,靠神的大能拯教自己脱离捆绑;但他们却失去这种勇气,安于现状,甘愿为奴。参孙知道自己身为拿细耳人,神在他身上有特别的使命,所以他不甘愿自己民族受人欺凌,于是立定心意,要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辖制。参孙既有这样的负担,以色列人应一同起来杀敌,但可惜当参孙出去和非利士人打仗时,竟有三千犹大人联同来到参孙面前,埋怨地说:非利士人辖制我们,你不知道吗?你向我们行的是什么呢?我们下来是要捆绑你,将你交在非利士人手中。神差遣参孙作士师为要拯救他们,他们竟把参孙交在非利士人手中,置他于死地。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参孙,他臂的绳就好像火烧的麻一样,他的绑绳都从他手上脱落下来,他又拿起一块未干的驴腮骨,击杀了一千非利士人。

  现今教会也常落在这光景,受尽世界的辖制,变成世俗化,失去一切反抗的力量;可惜教会却满于现状,安于不冷不热的情况中,从不感到难过。在这种软弱不堪的情况下,要求神复兴,神施恩的手便临到教会。可惜复兴还未来到,人倒惧怕;双手把这一切祝福放走。中国前著名布道家──宋尚节博士,他指责罪恶太厉害,信徒因此得复兴;但教会却把神的仆人捆绑起来,拦阻他工作,到处攻击他,甚至把他交在仇敌的手里。我们的主耶稣,他也是当日犹太人的拯救者,但那些犹太人却把他交在仇敌手中,置祂于死地。教会现今的光景也是如此。

  在士师时代,参孙的际遇与其它的士师有所不同。其它的士师兴起时,以色列人便一同起来与他并肩作战;但参孙自始至终都是独行侠,赤手空拳地争战,没有任何人支持与帮助。参孙另外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他有神奇的力气,能以一敌千。这一个大能的勇士,倘若他能自始至终顺服神的带领,不放松自己,必能成为伟大的拯救者。但可惜参孙失败了,圣经用一句令人非常难过的话来形容他:耶和华已经离开了他!他本来被圣灵大大感动,甚至用七条未干的青绳捆绑着他,他都能弄断;但现在耶和华的能力离开他了,从此,在他只留下了一个外壳,毫无用处了!

  参孙是一个大能勇士,因着他的心意堕落,不圣洁,放松自己;眼睛便开始犯罪,甚至身体各部份也跟着犯罪;在里面放松的人,外面也必定放松,他整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就陷在罪里。任何一个人堕落都是从心里开始,然后身体各部份才相继。底马之所以离开保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能成为保罗的同工实不容易;但因为他的心离开了神,眼里看见世界的诱惑,心思便发生倾慕,整个人便跟着去了。保罗很悲叹地说: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往帖撒罗尼迦去了。

  身为拿细耳人绝不能沾染任何不洁,倘若心里不洁,外表也会不洁;因着里面没有管制,外面的记号也改变了。里面是好,外面也必须是好;里面是坏,外面也必然是坏。参孙首先犯罪,后来头发也被剪了。因为他里面失去圣灵的能力,外面便失去特别的能力。可怜神离开了他,他仍不知道!他犯了奸淫的罪,往妓女那里去,受了大利拉的诱惑;大利拉有美丽迷人的魅力,表面上她深爱参孙,但心里却要害他的命。从大利拉的表现,可以正视魔鬼,她会装作光明的天使,她是包着糖衣的毒药;外表很好看,里面却充满了诡计,使人防不胜防。倘若没有大利拉,参孙的头发不会被剪,眼睛不至被挖;更不至关在仇敌营中推磨,受尽凌辱和讥笑。

  参孙享有神特别的恩典,特别的能力;但里面却不能持守,不能分辨,以致根基不稳固,甚至失去了能力!神的恩赐种类很多,包括了头脑的。身体的;但这一切恩赐都要以属灵为根基,否则对己对人都有损害。正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剪刀,他落在成年人的手中,用途甚广;但在一个小孩子手里,就可能造成损害。我们属神的人,里面应当有分别的力量,晓得分辨是非。神的恩赐用在一个有属灵份量的信徒身上,这恩赐有如耕农的工具,又如战争的武器。反过来说,一个人没有属灵的根基,妄用神的恩赐;这一切的力量,就可能成为自己或别人的网罗。参孙就是在这事上失败了,受了魔鬼的引诱,因着追求情欲而失去拿细耳人的记号。他宁可选择大利拉而放弃拿细耳的职份;正如以扫宁可选择红豆汤而失去长子名份一样。教会也常见这种情形,信徒为追求一点物质,贪图一时安逸,便放弃了主给我们的大恩典。比如在参加教会聚集前,刚刚有精采的电视节目;那么信徒便往往选择了电视的节目,而放弃教会的聚会了。电视恐怕就成了我们的大利拉与红豆汤了。

  耶和华已经离开了他,可怜的参孙自己还不知道。昔日以弗所教会失去起初的爱心,它仍是教会;狄撒教会名生实死,老底嘉教会不冷不热,但教会的名还在;而教会的实质就不见了。外表的形式可能继续存在,直至考验来到,才能分辨真假。属灵的仇敌非利士人来了,起来压迫教会,教会站立得住与否?全凭里面的根基如何?一棵高大的树能使多人在其荫下乘凉;有美丽的外体,英雄的体态;但有一天树忽然倒下来,原来里面被虫蛀通了,不能再继续生存。

  神没有忘记参孙,在他受苦时,神特别记念他;这时候,参孙也想念神了。他后悔自己所犯的罪,求神再赐给所收回的恩赐;神答允所求,于是他便重新得力。他在非利士人的庙里,宁可丧失自己的生命,仍要显出神的荣耀,那日他所杀的非利士人比生前还多。

  许多年青的弟兄姊妹,有恩赐可以为主用,但被世界的诱惑成了大利拉;红豆汤成了心中的拦阻,毁坏了神在你身上的恩赐和计划,但愿神的话感动我们的心,使我们悔改,复兴作成祂所使用的器皿。──  王永信《信徒与教会的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