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七、至死尽忠

 

经文:约十二20-36,提后四18;约壹三13-24

  这次大会我在香港方面所提及的,我们的信仰像盘石的坚固;因为主耶稣在地上受苦难,并且胜过死亡,祂是复活的。信祂的人也必复活,所以我们要持守所信。至死忠心。

  约翰十一章记载主耶稣使拉撒路复活,许多不信的人因此就信了主。但反对主的犹太人便紧张了,耶路撒冷城地方不大,发生什么事情立刻就知道,何况祂工作已经两年多;故此宗教方面的祭司长,政治方面的罗马人,都商议想把主杀害。就在那时候,有一班希利尼人上来过节,找腓力要见耶稣,腓力又找到了安得烈带他们同去见主。腓力、安得烈两个名字是希腊化的,可能他们受希腊教育,懂得希腊语文。耶稣接见他们时,他们讲什么,圣经有记载,但从主的回话看到:(1) 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2)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后来又说: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祂。或许希利尼人见到祂的时候,表示犹太人既不欢迎你,何不到我们那里。主这样表示,大概说明不是我离此地到你们那里,而是你们要跟随我到我那里。这个那里就是面向十字架,死亡。如此,便得到天父的尊重。今日事奉主的人,也当像昔日的希利尼人人要请主到我们那里,适应我们的条件,环境做法。这样的祷求,在不违背主的旨意,有受苦的心志,主或许会答允;但应该说,求主帮助使我们能够与你同行,主到那里,我们也到那里。换言之,我们紧紧靠近主。我们以耶稣为中心,而不是以自己为中心,像希伯来书告诉我们的:耶稣以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在城门外受苦;照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因为我们既以祂为我们的头,便应该要受头的指挥,与头不能脱节的。

  我们被天父的爱爱到不能自已,在灵性幼稚时期,会像小孩子和父母讲话;要父母的爱他,甚至要父母答允了才满足。到灵性长进了,就再不是这样,乃每一次新近祂就觉得祂的爱太多太大。不是再不喜欢祂的爱,却是禁不住内心有极大感受;巴不得拼了性命来报答祂,事实上我们生命经历越深;便越觉得主的爱太丰富太奇妙,以致自己心中有难过的感觉。尊重是更进一步。父母长辈爱儿女,出于天然的生命,是人性自然的流露;但为父的经验,知识,位份都远越过儿女,怎可能父会尊重儿女呢?我们的天父是万有之源,祂的伟大深厚不是用言语能形容的,但祂竟尊重我们。多少时我们的祷告,是祂按照祂的应许而蒙允,也许凭祂的爱而答允,也因为尊重我们而答允。既然如此,我们祷告了又不彻底实行,是多么大的罪过!假如要开布道会,天黑下起大雨来,我们为天时祈祷,感谢祂使天气转晴了;倘若我们不拼命讲道,怎对得起祂。为此我们得蒙天父的尊重,为主尽忠至死,一点也不希奇。

  耶稣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祂自己就是这样的一粒落在地里死的麦子,初期的使徒,非常软弱,后来经验到主的复活升天:因此大大刚强,十几粒麦子便兴起来了。司提反之死也结出许多子粒,最明显的有后来称为保罗的扫罗。当众人对司提反咬牙切齿的时候,他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神边。这样便使我们想到主对他的尊重,因为圣经屡屡说主是坐在神右边的,现今对司提反竟像对长辈一般站起来。虽然司提反满有智慧和圣灵能力,按照人看是了不起的人才;但主对他的尊重,不是因为他的智慧和能力,乃如诗人所说: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一一六15)神所宝贵的,并非地上的金银财宝,也不是人的聪明才干,而是有为祂至死尽忠的态度。主这样尊重司提反,难怪他面对死亡而毫不畏惧。相反,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相信受他影响的除保罗之外,还大有其人。保罗原是法利赛人,他明白被挂在十字架上是被咒诅的,所以他极端反对耶稣之受门徒崇拜,加以迫害。但现在经历了司提反从容就义的场面,不能不对主耶稣作重新估价。因此,在大马色路上受光照的时候,他会问:主啊,你是谁。当他知道就是当日所逼迫的耶稣,是司提反甘于为祂受死的那一位,此后他就冒生命危险为主;奉献生命在犹太人中,外邦人中传福音虽受极大困苦与逼迫,仍不灰心不失望。直到最后,他讲出成功的秘诀:是知道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他将近要为主殉道的时候,深信因为打过美好的仗,跑尽当跑的路,守住所信的道;必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而这冠冕也赐给凡爱慕主显现的人。他这一个信念,可能回忆起当日司提反的光景。希腊文冠冕就是司提反。而为主殉道为主作见证的人,如同云彩围绕,这在前面是荣耀的,受父神和主所尊重的;因此面对十字架的凌辱苦难,也不介意了。

  司提反是一粒落在地里死了的麦子,保罗也是一粒落在地里死了的麦子,都结出许多子粒来。主曾设比喻,麦子和稗子会同时在田间生长,要到收割的时候,才把麦子收藏;把稗子薅出,用火焚烧。这比喻说到基督徒有真有假,混合在一起;要到主再来的时候,必有所区别。我们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但主再来的时候逃不了祂的审判,现在自己也不能掩饰,当受洗归入主名之下,就表示与主同死;因此在我们的生命历程中,遇到辱凌,逼迫,死亡也要坚守所信的道,若不是以死而后已的决心面对现实,则无以证明信仰的坚定。若不足以至死不渝的态度,则无以证明爱的恒久。求主帮助,让我们看昔日司提反,保罗等为主殉道的楷摸;成为我们往后见证主的力量。

  现今中国人之能够有机会信道,是因为早期有人为中国传福音流血流汗。在庚子事件以前,西教士来到中国传道,便怀疑这福音种子在中华文化中能否生根。恐怕中国人受孔子思想影响太深,即使接受了这道,仍然不能在生命中有变化。可是庚子之乱不但西教士为此流血舍生,中国人也有因此牺牲生命的;便证明圣灵在人心中作了工,中国基督徒可以为主作见证。一八九五年即是庚子的五年前,我们福州的古田有一群伦敦会的教士,同心祈祷,求主感动差会肯拿出钱来印刷一种以罗马字拼音的圣经,好供给那八万不识汉字的人。不久来了一群排外主义的长毛(义和团)他们竟去把教士杀害,只逃脱一个。走脱的西教士就写信报告事变经过,因而感动了一位被害教士的姊妹;把自己献上,来华成全了译圣经为土语之壮举。还有其它被杀害的遗属,也愿意回中国来做传道救人的工作。我每逢读圣经便想起外祖母当时读的土话本,是传教士用鲜血换回来的。也想到几家以我最先蒙恩信主,是外祖母为我家祷告了卅七年的成果。因此我相信像云彩般见证人当中,不但有司提反,保罗,历世历代的殉道者;我的外祖母也在内,因为为她也是至死尽忠的使女。

  至死尽忠,不一定要死于刀枪之下;能够坚持信仰,不屈不挠,也与殉道者同样得主的称赞。一九五六年一月间,南美奥卡族来了五位青年白人,是为传福音来的;但一开始工作就给土人杀害了!然而消息传回美国,他们的遗属不但不憎恨那些人,畏惧他们;反之,他们更愿意继承那些青年传道者的遗志,冒险再去那里。他们靠着主的恩典,圣灵的能力,把福音传开了!曾经杀害他们亲属的凶手,也接受殉道者的继承者洗礼了,葛培理在柏林开大会时候,那些奥卡族的土人,站在众人面前作见证说,因为那些青年肯为主流血,今天他们才能成为福音的战士。一粒麦子若不落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便出许多子粒来。主耶稣若是不经过死,我们不能得救,司提反若不是壮烈殉道,保罗不会成为主重用的工人。因此,在现今的世代,基督徒必须有至死悲心的心志,才可以得着公义的冠冕!──  黄聿侯《基督徒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