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五 基督是主

 

  从这一章起,我们就照着教会生活的两个主要原则的次序,分开来逐一的作详尽一点的寻求,叫我们可以从概略的知道进到比较全面的认识,从一些领会进到比较完整的具体实行。我们不能只有一点点的概念,概念不能使我们产生受催促和受吸引的感觉。只有详尽又细致的体会神的定意与安排,我们才会爱慕活在祂启示的光中,切切的要追求被建造在祂永远的旨意里。

  我们先从基督是主这个原则来开始,基督作教会的头也包括在其中。我们记得基督是主是神计划的焦点,祂是教会的头是这计划实际执行的起点。我们先要看见祂是主这个事实,接受祂作教会的头就不会发生难处,并且是非常欢乐的承认祂是教会的头。所以认识基督是主是绝对的必要,并且在认识上必须是要求绝对清楚,一点也不能含糊的。

  主是万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提前四10)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祂是万人的救主指出了人得救的方法,祂更是信徒的救主指出了人具体的享用了救恩。但是主话语的启示没有停在这里,而是继续的叫信主的人眼睛明亮,更深的让他们看见,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林前十二3)这就是说,每一个给圣灵感动的人,都要承认耶稣是主。祂不单是救主,祂也是主。救主是对罪人说的,主是对得救了的人说的。罪人需要得拯救,所以主耶稣对他们来说是救主。得救了的人需要接受主耶稣的引导和带领,教导和管理,所以主耶稣对他们来说是主。得救了的人不能停留在只有救主的认识上,必须要进到实际的承认祂是主的地步。这样,神所要作的工才能完成在我们的身上。

神的定规

  要领会基督是主这事实,我们又要回到神永远的计划里去,离开了神永远的计划,我们对神所要作的事就成为无知的人。在神永远的计划里,神定规了一个确定的事实,那就是神的儿子作这个荣耀计划的中心,也是这个计划的主要内容。神要藉着祂的儿子,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实行祂的安排,满足祂的旨意。所以祂定规了祂的儿子要在万有以上为元首,叫万有可以享用元首的荣耀尊贵和丰富。

  神荣耀的计划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历史,但是也可以用简单的话来作扼要的描述。起初,神创造了天地,那时的光景是美透了。从诗篇十九篇14节的记述里,我们稍稍可窥见那美极的光景。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它(们)的量带通遍天下,它(们)的言语传到地极。这是起初的光景,也是将来的永远里的光景,诸天和空间默然在发表神的荣耀,和祂手中的工作,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只要看看神的所作,就不能不每天都发出赞叹,全地都充满了向神的赞美和敬拜。但是撒但因骄傲自高,起了叛逆的心,要取代神作万有的主,要推翻神的宝座而自立为主。撒但的堕落使宇宙发生了大混乱,特别是在地上,那混乱到了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的地步。神要恢复宇宙的正常运转,祂在恢复的工作中安排好一切,也创造了人,让人有了祂的形像,替祂来管理地,好对付撒但的对抗。神给人有祂自己的形像,乃是神要藉着人来显明祂自己。人给撒但引诱而背弃了神,神就预备救赎来挽回人,祂仍然要藉着人来叫撒但降服。但是人怎能超越撒但而使牠降服呢?这又是神计划的重点内容,就是让人与祂的儿子联合,就给人取用神儿子的大能,使撒但降服,因而就把天地在起初时的光景恢复过来。从创造到救赎,神显明祂自己是至高者,这个显明都是神儿子作成功的。所以神定规了,祂的儿子要在万有间显出是至高者,在万有以上为元首。

  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祂也是教会全体之首。祂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祂里面居住。(西一1319)我们在上面已经看过了这一段话,我们还是要再提出来看看,我们一定能看见,神在祂所定规的一切事上,包括已经作好了的,和那些还在继续作的,都有一个焦点,就是要显明祂的儿子,使祂儿子在万有中居首位,使万有藉着祂儿子与祂恢复和好。

神荣耀计划的中心

  神永远的计划是荣耀的,因为神在这计划中恢复祂荣耀的彰显。神的荣耀从来没有减少过,只是被造的人的心眼给撒但蒙蔽了,看不见也认识不到神的荣耀,并且连累了一切被造之物给隔离在神荣耀以外。神也在这计划中恢复人起初被造时的地位,这地位给撒但破损净尽,神不能允许这情形持续下去。神更要把天地起初尽善尽美的情景恢复过来,并且再加上因救赎所显明的智慧,能力,荣耀,与丰富,神称那恢复过来的光景为新天新地。认识这计划的人,都不能不承认这计划是极其荣耀的。

  计划确实是荣耀的,但是神的对头也不是弱者,虽然撒但不能胜过神,但因为神不是单从能力这方面降服牠,也从智慧与品格上叫牠折服,所以撒但才可以向神作长时间的顽抗。那一位有这样的条件使撒但在末了的时候,向神全然的屈服呢?神就定规了让祂的儿子来承担这大事。撒但抓着神的公义,催逼神执行不以有罪为无罪的宣告,使神自己摧毁祂所造的人和地的一切,这样,神就不能叫撒但屈服,因为撒但掌握着死亡的权势。但神的儿子却付出了死的代价,又显出生命的大能,祂已经把死废去(提后一10),祂也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这是千真万确的事,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壹三8)以死废去撒但的是基督,以生命的大能恢复神起初的定意的是基督,基督确实是神荣耀计划的中心。

  神定规了要祂怀里的独生子向人显明神(参约一18),神也定规了叫父因儿子得荣耀(约十四13),神将祂儿子升为至高,又赐给祂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911)神儿子自己叫父神得荣耀,所有活在与神儿子联合里的人,也显明神的荣耀,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约十五78)神儿子的所是和所作,使神荣耀的计划完成,祂是神荣耀计划的中心,也只有祂配作神荣耀计划的中心。

没有人可以代替祂作主

  神明确的说了,祂要让祂的儿子作成祂永远的旨意,并且更清楚的说明,万有被造的目的是为着祂的儿子。因此,在神所要作的事上,只能让基督显明出来,而不允许任何人来代替基督,就是神所重用的人也不能代替基督。我们不会忘记,主耶稣在黑门山上变像的那一段历史。彼得冒失的说话,把摩西和以利亚两个人与主耶稣并列,神立时就打断了彼得的话,并且让门徒学一个重要的功课,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太十七8)神在那时为祂儿子作见证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祂。(太十七5)单单的看见主,单单的要听从祂。不是听从摩西,也不是听从以利亚,只是要听从他们所见证的主。

  摩西和以利亚都是神大用的仆人,但是他们也不能代替主。摩西是律法的代表,以利亚是先知的代表。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律法和先知都是引进基督,为基督作见证,为基督开路的。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祂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二十四2527)律法和先知所见证的,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罗三22)律法不能给人称义,先知也不能给人称义,只有律法和先知所见证的基督才能给人称义。所以神所用的人不能代替基督作主,与主无关的人,就是不信主的人,更不能代替基督作主。没有一个可以代替基督作主,因为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林前十二5

  只有一位主,任何人要代替主,都要给教会带来混乱。约翰三书中提到有一个名叫丢特腓的人,这人在教会中冒出头,代替了主,结果给教会制造了许多难处。教会中当然是有作带领的弟兄,只是他们不能凭自己的意思去作带领,他们必须要在主的意思里作,也是只能照着主的话去服事教会。彼得把他在圣灵的光照中所看见的交通给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五23)这就很明确的让神儿女们明白,在教会中只能是让主自己作主,谁都不能代替主,所有作带领的人都是主的用人,而不是教会的主人,只有主自己才是教会的主。

也不能以团体与工作代替主

  人固然不能代替主,就是一切与主有关的事物也不能代替主。以色列人在旷野造了一只金牛犊来代替神,以后又在以色列地造了两只金牛犊来代替神。他们以为自己并没有离弃耶和华,他们还是说自己是敬拜耶和华神,因为他们宣称那金牛犊就是耶和华神。事实上,在神的眼中,这是代替了神。外面可以宣称是属神的,是站在神的一边,是为神作工,但实际上是完全在表达人的见解。这些见解或许能满足人的情感,甚至是可以得着别人的称许,但是神绝不称许,因为所表达的一切都是代替了主该有的绝对地位。

  启示录中的以弗所教会就是个明显的事实。主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那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启二26)以弗所教会在工作上是有表现,在心志上也是有愿意为主作工的心,也曾照着主的意思作过主的见证,但是团体庞大了,工作量也增加了,也作出了一些成绩来,难处也就发生了,为了团体既得的声誉,为了维持并扩充工作,人不再像起初一样的爱慕作在主的心意里,团体的名声和工作的表现成为在他们的心思中坐第一位的,他们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这就是发生在以弗所教会中的代替主,也是很容易在众教会中发生的代替主。

  不让团体(教会)与工作发生代替主的情形,我们必须有属灵的看见。一位已到主那里去的弟兄说过这样的话,神注重我们所是的过于我们所作的,真实的工作乃是生命的流露,算得数的事奉,总是基督的活出。将自己献给神不是为神作工,乃是让神作工。凡不让神作工的,就不能为神作工。这些话虽是在正面造就作主工的人,但另一面却是指出避免以人的所作去代替主的路。人的天然总是喜欢用眼见的事物来作衡量的标准,所以很容易落在以团体与工作来代替主的陷阱里,但主是绝对不能给任何的人、事、物来代替的。因为神的命定是以基督为万有的元首,在万有以上居首位。祂是教会唯一的头,这一个事实永不能更改,只要有一丁点儿的更改,立刻就要发生混乱,在宇宙中是这样,在教会中更是这样。

基督的顺服显明祂是神权柄的显出

  神定规祂的儿子作万有的元首,并不是因为耶稣基督是儿子,所以就让祂得着宇宙中至高的权柄。我们不要忘记,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独一真神,祂不需要禅位,也没有世袭的需要。祂让祂的儿子得着至高的权柄,乃是因为主耶稣自己具备有作为至高权柄的品格,和经得起考验的经历。神造人的时候,也曾把管理全地的权柄交给人,只是人经不起考验,暴露了人品格的弱点,因此就把神交付的权柄丢了。但主耶稣却不是这样,祂在经过许多的困苦里面,越发显出祂生命的光辉,印证了祂那没有瑕疵的品格,叫一切被造的(包括撒但在内)都佩服祂的能力与智慧。

  我们要从几方面来看主耶稣是如何显出神的权柄。权柄的显出是根据执行权柄的人顺服权柄的结果。真正的权柄不是叫人感觉受压制,乃是叫人打从心底里发出绝无保留的信服。人中间的权柄都是有缺欠的,一方面是掌权的人本身在品格上的残缺,另一方面也是权柄本身有残缺。但神的权柄却是完全而不带着瑕疵的,既有完整的公义,也满有体恤与同情,是那样的均衡而没有偏倚,对所有被造的都是一视同仁,叫一切接触到这权柄的都不能不信服,都无不口称耶稣为主。

十字架的经历

  主耶稣到地上来,并祂在地上所走完的路程,我们都明白那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这条道路的终点是十字架上的死,这条道路从开始到末了都是十字架的原则。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日子全是背着十字架走过的,不是等到挂在木头上才有十字架。严格的说,在创世以前,父神定规了主的道路时,十字架已经开始担在主的身上了,基督(的血)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神知道的,却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彼前一20)这些话不是已经向我们说得很清楚了么,神的儿子走的是十字架的道路,祂因着这十字架的经历给神把祂升为至高。

  十字架经历的至高点乃是存心顺服至死。顺服乃是放弃了自己,不坚持自己,放弃到一个地步,单单拣选神命定的旨意。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主宣告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廿八18)这一件事不是作在主降生的时候,乃是作在主从死里复活以后,就是祂走完了十字架的道路以后,也可以说是在祂完全经历了十字架的要求以后。所以腓立比书记下了主走过十字架道路的经过,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611

  十字架道路的经历,说明了主不是因着祂是神的儿子而作了万有的元首,也不是因为祂是创造的主而在宇宙中作主,祂实在是因着祂的所作而显明祂是配作万有的主。明白了祂的所作,不由得我们不佩服我们的主,衷心的承认祂实在是主。十字架的经历是使人降卑,十字架的结局是使人升高。亚当和他的后代都不肯降卑,但主却是绝对降卑自己的人子,也是对神的旨意顺服至死的儿子。神安排祂进到死地,祂不因自己是赐生命的主而推辞,父定规祂背负世人的罪孽,祂也不因自己的圣洁没有瑕疵而拒绝。祂顺服父的旨意而成全了父永远的计划,使天向地再一次打开,叫必朽坏的成了不朽坏的,使属地的变成属天的,叫天与地并人与神不再有阻隔,伏在虚空下的万有都因祂的所作得释放。如果祂还不配作主,那还有谁可以作万有的主呢?我们都要同心的承认说,只有祂是配,祂永远配作万有的主。

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

  十字架的经历显明了主的品格是何等的美,称祂为千万人中的第一人一点也不过份。祂是三而一的神,祂的次序是子,但因为神是三而一的,所以祂是与神同等,祂就是神。祂有神的身位,但祂在神永远的安排里并不强调祂的身位,祂完全的把自己摆在三而一的次序里。祂没有因着降卑为人而提出抗议,反倒甘心乐意的执行永远计划中的安排。虽然在执行的过程里,祂受尽了许多的委屈和辛酸,祂没有发怨言,祂只是说我父阿,倘若可行,求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的意思。(太二十六39)祂完全的把自己服在次序的权柄下。

  在属天的事上,永远是服神的权柄的带出属灵的权柄来。我们的主原是神,但祂完全服在父的权柄下。祂接受父的差遣作个被差遣的人。祂在地上的年日,祂不说自己的话,祂不作自己的事,祂可以明白的向人宣告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唯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约五19)又说,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样听见,就怎样审判。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五30)祂再三的向人宣告说,你们举起人子以后,必知道我是基督,并且知道我没有一件事,是凭自己作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着父所教训我的。(约八28)因为我没有凭着自己讲。唯有差我来的父,已经给我命令,叫我说什么,讲什么。(约十二49

  我们的主不强调祂的身位,只是默默的行走在父的旨意里。祂不是不看重祂自己的满足,但祂说明祂的满足和喜乐乃是行完父的旨意。祂在走路困乏的时候,显明了祂的满足乃是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约四34)父叫祂作人中间最卑微的人,祂接受。父让祂在人中间受尽人的羞辱和痛苦,祂也接受。父叫祂背上世人的罪而钉死在十字架上,祂还是接受。祂事事处处显出祂是绝对的服在父神的权柄下,祂绝不是浪得虚名的,祂是在真实而完全的顺服里得着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因为祂就是神权柄的显明,神藉着祂显明了父的权柄。

在苦难中的顺服显出祂是完全

  中国的古人说的这些话,疾风知劲草,世乱识忠臣确实是有道理,虽然不能算是真理,但不能不使人信服。没有经过困难,就不容易显露人的质量是尊贵还是卑贱。经过了不住的考验,人尊贵的质量就显露出来。说真实的话,人的质量虽是在人中间给评为尊贵,但仍然是不完全的,仍然是带着瑕疵与残缺的。只有我们的主经过了无数的试验,显明了祂是完全纯净的精金,没有一点的掺杂。

  原来那为万物所属,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来二10)神要把堕落成为魔鬼的儿女的人挽回,使他们恢复作神儿子的地位,并且还要把他们领进荣耀里去。这绝顶艰难的工作谁能作得来呢?叫不能给悦纳的成为可悦纳的,叫必死的变成不死的,叫必朽坏的变作不能朽坏的,叫罪人成为儿子,叫死在罪恶过犯中的人给带进荣耀里。这事只有神的儿子能作成,是祂那圣洁没有瑕疵的完全,使不完全的人成了完全人,使污秽不洁的人也成了圣洁没有瑕疵的人。作成这工的主耶稣,是经过许多苦难的考验,显明了祂是何等的完全。祂的完全使不完全的人也成了完全。这样完全的主若不配作万有的主,还能有那一个可以作呢?

  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祂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来五89)主耶稣明明不是以儿子的身份去承受万有,祂实在是以祂最高贵的品德去得着万有,是祂那无条件的顺服神的品德,使祂的智慧与能力发出极高贵的功用,作成了父永远的旨意。祂的所作让祂在宇宙中作元首,祂完全配得这样的荣耀。

基督的复活显明了祂是配

  统管万有不单需要极尊贵的品德,也同时需要极大的能力。欠缺了能力,就不能使尊贵的品德成为实际的行动,也不能使混乱透了的宇宙进入正常的秩序。主耶稣不仅是有极尊贵的品德,也有无穷无限的能力,使祂非常合宜的作万有的主,使万有都在祂里面同归于一,使神的荣耀得着称赞。

  宇宙中一切的混乱都根源在撒但。撒但的叛逆让牠窃据了天空。牠引诱人悖逆神而霸占地,牠似乎是掌握了极大的权势,连神也好像管牠不着。牠可以在遍地上游行,又可以在天空中往来,在牠所辖管的范围内任意而行,专心一意的作神的对头,曾把地变成虚空混沌,渊面黑暗,叫全地及一切被造的都在罪中落到虚空里。这些强而有力的霸占,好像是再也不能有更大的能力把它驱赶而取代。但是复活的基督所显出那复活的大能,把撒但的所有全摧毁了,并且把撒但所造成的混乱虚空除掉,重新建立充满了属天的光辉的正常秩序。基督复活所显出的大能,使祂配作万有的主宰。

摧毁了死的权势

  撒但能长久辖制一切被造之物的原因,乃是牠掌握了死的权势,叫所有被造之物都不能逃避死亡的事实。不仅人因怕死而一生成为撒但的奴仆,连物质的世界也不住的出现死亡的现像,空中的星球的毁灭就是一个明显的事实。死亡所以能发生这样大的权力,乃是因为死亡是罪所结出的果子。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一15)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五12)撒但叫人犯罪,也掌握了死亡的权势,所以牠能显出好像是无敌的权力来统治全地。

  我们敬拜主,祂藉着死废去了死的权势,使死亡不能再辖制人。主作成功了这一样,如同砍掉了撒但兴波作浪的手。撒但所以会那样嚣张,乃是因为牠认定了神对罪公义的追讨,万不以有罪为无罪的事实,牠既把人陷在罪里,人就不可能在神面前有翻身的机会。但是撒但的想法错了,牠没有想到神儿子的大能远超过牠的想象。神儿子站在人的地位上,代替人接受神公义的追讨,叫有罪的人因着祂的代替,脱离了罪人的地位,不再给死亡来辖制。

  主耶稣不仅是进入死而满足神的公义,祂也在阴间进出自如,死亡并没有能力限制祂,也没有办法拘留祂,因为祂原是没有罪的,没有把柄落在撒但的手中,祂要离开死亡的权势就离开了死亡的权势。这就是主的复活,祂的复活打破了死亡的权势,摧毁了死亡辖制人的力量。从来没有人脱离死的权势,只有进去的人,没有出来的人。主是第一个从死里出来的人,祂打开了阴间的门,从此千千万万的人脱离了死亡的权势。祂胜过了死亡,使那些在祂里面的人可以向死亡夸胜说,死阿,你的毒在那里?(林前十五55

彰显了无穷生命的大能

  复活的基督一面是胜过死亡的权势,另一面是彰显了生命的大能。正是这生命的大能使死亡的权势不能动祂丝毫。祂的复活显明了这不受任何限制的生命,这生命就是主基督自己,祂不仅是在自己身上显出这大能的生命,并且祂这生命又是人的光,叫活在黑暗死荫中的人,因这生命也脱离了死亡的权势。基督的生命彰显出来的功能,叫我们这些死在过犯中的人,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又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46)让神的恩爱永远显在宇宙中。

  这生命的大能救我们脱离了必死的旧造,这生命就是基督的自己也成了我们的生命,我们能进到神的荣耀里去,就是因着这复活的生命也作了我们的生命。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祂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祂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三4)因为这生命使我们成为神的儿子,也作了神的后嗣,使我们已经蒙了拯救的,今天从这生命得着生活的力量,到那天这生命又成了我们可以进到荣耀去的依据。这复活的生命给神得着许多儿子,而神的众子显现的时候,也就是万物脱离虚空的辖制,分享神儿女荣耀自由的时候(参罗八1521)。

  基督的复活使神生命的大能发出了光辉,这生命使死亡停止,这生命叫撒但蒙羞退后,这生命使万物复兴,这生命的大能恢复了神的荣耀,这生命结束了黑暗的权势,使一切被造的重新活在光中。这位显出生命大能的神的儿子,祂永远配作万有的主。

祂是赐生命的源头

  基督的复活解开了神生命的丰富,叫我们确实的认识了祂是创造的主,也是生命的源头,更是赐生命的主。祂在创造的时候,给受造的万物(包括人在内)赐下受造的生命。祂完成救赎的恩典的时候,也给承受救恩的人赐下那从永远到永远的生命,就是祂自己的生命。创造是神的大能,救赎更是神的大能,不管是创造或是救赎,神的儿子都是赐生命的主。

  生命的源头是基督,生命的终结也是基督,因为万有都要在祂里面同归于一,并且进到永远的荣耀中。作成这一切的神的儿子是何等的荣耀与尊贵,祂能作成这一切是藉着无穷生命的大能,祂的复活彰显了这生命,也宣示了复活的主是生命的源头,又是赐生命的主。更藉着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证据,祂实在是主,是万有的元首。

  我们来看看在天上永远的敬拜,我们看见神的儿子是主没有一点难处。所有因着创造而带出的敬拜都朝着坐宝座的献上,我们的主,我们的神,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四11)因着救赎而带出的敬拜也是那样的严肃和荣耀,向着作神羔羊的神儿子献上,也向坐宝座的一同献上,整个天上都满了赞美,他们唱新歌,说,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我又看见,且听见,宝座与活物并长老的周围,有许多天使的声音。他们的数目有千千万万。大声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四活物就说,阿们。众长老也俯伏敬拜。(启五914)在永远里面,天和地都不歇的敬拜主,承认主是配。只是今天在地上仍旧有难处,因为许多人还不认识祂是主。

  世人不认识基督是主,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不少称为主名下的人,也没有尊祂为主。虽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但产生的影响也不小。基督徒也不尊主为主,怎么可以要求不认识主的人尊祂为主呢?巴不得神儿女都看见复活的基督,和复活的生命所带来的荣耀结局,不再犹豫的结束我们对主的不敬重,都来尊祂为主,使神的荣耀确实的在我们这些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身上得着称赞。让我们时刻尊祂为主,在各样事上都表明祂是主,祂是配。── 王国显《教会生活的认识与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