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八 基督作教会的主的实际操练(一)

 

  认识了基督是教会的元首,无论是在进入教会的生活,或是在显明基督的见证上,都是个良好的开始,因为那实在是个不能或缺的基础。若是没有这个认识作基础,是教会生活也好,是基督的见证也好,都不必再说了。因为没有这个认识作基础,结果一定是沦落到宗教的范围里,只能作一些在外面点缀的工作,不能有教会所必需有的里面的实际。但是,我们不能以认识了基督是教会唯一的元首为满足,如同我们不能以仅仅得救为满足一样,因为这些在神荣耀的计划里,都是属于起步的经历。

  认识必须进入实际的操练,没有实际的操练,认识就成为虚空的道理,所以必须要根据所认识的,在生活中实实在在的操练,把认识变作经历,使认识成为生活的指导。这样,我们在属灵的成长上,才是踏出有实际意义的第一步。神向人启示祂自己的一切话,都是切实可行的,也都是要领人进入属灵的实际去。没有操练就不可能有属灵的实际,并且使所认识的事成了空洞的言语。我们不能一面说在信心里跟随主,而作出来的都是人随自己的喜好而有的活动。我们不能一面在说神是丰富的,而又到处去求人作帮助。从神的启示出来的认识,不该是只有一些动人但却是空洞的话,而必须是具体的事实。操练就把认识作成具体的事实,让神的心意明确的显示在人中间,也造就了真正活在主权柄下的人,叫教会得到建立。

  主向人说的话绝不是空洞的,都是十分具体的事实。只是神的儿女没有清楚的看见祂是主,必须要毫无保留的让祂作主。教会若不能完全的让祂作主,结果一定是制造不少在属灵事上的含糊,因为人的想法代替了主的权柄。就拿姊妹蒙头的事来说吧,有人说现在不该蒙头了,因为那是当时的风俗。或是说,只要在心里蒙头就可以了,不必在外面蒙头。有人说现在还是要有姊妹蒙头的学习和操练,人说那是风俗并没有考据,只是人云亦云,圣经并没有说那是风俗,而是明明白白的说出是顺服属灵次序的操练,叫全教会都学会服在让主作头的生活中。究竟在教会中,姊妹要不要蒙头呢?我们要学习不跟从人的见解,只要单单去寻求明白主的心意。这样,我们才能有准确的操练的路,叫我们所有属灵的操练都带进祝福,因为基督在教会中真正的作了头。要寻求明白主的心意,我们必须要按着基督向教会显明祂的心思的路来等候祂。

基督向教会显明祂的心思的路

  主是十分迫切的让教会明白祂的心意,但是我们这些出身于亚当的人,虽然已经蒙恩得救了,但还是不能完全脱离自以为是的习性,因此总是喜欢给神加添一点什么,或是给神减少一点什么。不管是怎样,一切不是出于神的讲解与想法,就算是发表得非常的精彩动人,也不会因而变成了神的心思。出于人的永远是人的意念,只有出于主的才是主的心思。这是源头的问题,接上神的生命的才是永远的生命,同样的,出自神的意念才是神的心思的发表。源头不对了,所有的发表与结论都不可能是对的。

  主怎样来使人明白祂的心思呢?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祂亲自来向人说话。只有祂自己来向人说的话,那才是祂的心思的发表。事实上,人类的堕落使人对神自己和祂的一切都成了无知,祂若不向人说话,人就不能明白神自己和祂的一切。神怎样来向人说话呢?人怎样才能听见祂向人说的话呢?祂既然愿意人明白祂,祂就给了我们能听得见祂说话的方法。祂向人说话的方法乃是藉着圣经上所记录下来的祂说过的话,和恩膏的教训。在这两样以外,人是不能听见神向人说话的。不是神不向人说话,乃是人听不见神说的话,就像在约翰福音十二章29节上所记的,父向子在说话,人只是说打雷了。

圣经中神所说的话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三1617)神把祂的心思启示给人,记录下来成了圣经,人就从圣经中知道祂的心意,人就有了确实的根据来选择神所喜悦的事,人也同时有了确实的根据来判别神所不喜悦的事。祂若是不向人说话,人就无从明白祂的心思。所以我们更确实的把握着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一一九105)在神说的话以外,我们找不着照明我们道路的光,也得不着指示我们前行的引领。

  我们要进一步来领会圣经中神所说的话的意思。我们很容易有一个错觉,以为圣经都是神自己说的话,这一个错觉使我们在认识主的事上留下了好些破口,误导了我们走出了神的心意以外。我们必须要认明,圣经中固然是有许多神自己说的话,但也有不少是人说的话,还有好些是撒但说的话,好像,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太四3)这话绝不是神说的。又好像叫犹大把耶稣卖掉的话,也不是神说的。我们若是不粗心大意,一定能发现圣经中不单是有神说的话,也有人说的话,亚伯拉罕说了好些话,摩西也说了一些他自己的话,彼得也是一样说了好些他自己的话。虽然是这样,但一点也没有影响或降低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事实。神记录了撒但说的话,乃是要叫我们认识撒但的意念和动作,叫我们不进入牠的网罗,可以及时拒绝牠的诱惑。神记录了人说的话,为要使我们更清楚的看见人的本相和倾向,因此而儆醒不体贴自己,也不随从肉体,使我们在神面前能正直的走在祂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中。

  我们特别要指明的,就是我们一切动作的依据乃是神自己说的话。神在默示中所记下人说的话,和撒但说的话,给了我们在消极方面的保护,不叫我们越出神的喜悦。我们要得着积极的指导,叫我们可以安稳的在祂所喜悦的路上往前行,我们就要认定只有神自己说的话是唯一的依据,此外再也没有别的可以作依据。我们记得主在世上的时候,祂给门徒说了许多的话,只是还没有说尽。所以祂在与门徒分离去接受十字架以前,祂对门徒说,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祂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祂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且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十六1213)在新约的教会中,我们必须留意听主自己说的话,主在四福音中说了许多话,在使徒行传中主亲自说了话,也藉着圣灵向人说出了祂要说的话,在书信与启示录中,圣灵把主要向人说的话全说出来了。因此,教会要明白主的心意,必须留意圣经中神自己所说的话。

恩膏的教训

  在新约的教会中,主向人说话的另一个方法给称为恩膏的教训。什么叫作恩膏的教训呢?恩膏的教训乃是圣灵直接把主要向人说的话说到人的里面去。这正是主所应许的,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祂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十四26)圣灵在人里面说出主要说的话,这就是恩膏的教训。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约壹二27)神要说的话都记在圣经里,信主的人从虔读或聆听圣经上所记的,就可以明白神的心意。但人的缺欠与受各样的限制,不一定能知道并牢记主说的话,主就用着圣灵来补满人在这方面的缺欠,让人可以在任何的情形下都可以明白神的心意。

  说起这恩膏的教训,我们该知道这是神在旧约的日子里,预先指明祂在新约的时候,祂要怎样在人的身上作工,祂要怎样的叫人明白祂的话。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耶三十一3134)在旧约的日子,不是每一个以色列人都有圣灵,神只是把圣灵赐给祂所用的人。所以在旧约中的人,只能从外面的律法上明白神的心意,并且所能认识的是极其有限的。但是在新约的日子,教会中所有重生得救了的人,神都让圣灵住在他们的里面,因此,圣灵就可以把主的话说在人的里面。

  恩膏的教训是这样的表明在人的身上,祂直接的就把主要说的话放在人的心思里,叫听见的人知道主要作什么事,并祂要怎样去作那些事。像使徒行传八章29节腓利所接受的指示,使徒行传十三章2节巴拿巴和保罗的受差遣。还有另一种的表明乃是在人里面给人一个明显的感觉,这感觉或是在催促人,或是在禁止人,藉着这些感觉,就让人知道该如何去拣选神的心意。像使徒行传十六章67节保罗在等候事奉的路上所受的带领,还有在林后二章1213节所说,保罗不因着环境的顺畅就留下在特罗亚,而是照着里面的带领去了马其顿,显扬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在各处向仇敌夸胜。圣灵把基督的平安(西三15)放在我们心里,使我们明白什么是是的,什么是非的,我们就因此而脱离随从肉体的危险,保守自己活在体贴圣灵之中而享用生命平安。这生命平安(罗八6)就是恩膏的教训的标志。凭着这标志,我们就可以明白了主的心意。所以在恩膏的教训中,你不要问是什么理由,只要问你里面有没有平安。里面没有了平安,就不要盲从外面的催促。里面有了平安,就可以放胆行在主的喜悦中,不必理会在路途上有多少的艰难。主在使徒的日子是这样的让神儿女明白祂的心思,现在也是一样的让我们明白祂的心意。

二而一的事实

  要活出教会的生活,必须先要学会了让基督作教会的主。教会要让基督作主,必须先要明白主的心意,并要顺服主的心意。所以明白主的心意是十分重要的,绝不可以随随便便,马马虎虎的,一定要非常的认真,以严肃的态度等候在祂面前。读经的态度是严肃的,接受恩膏的教训是同样的严肃的,因为都是在听主在向我们说话。所以对于主向人说话这一点,我们还要再进一步去认识,尤其是对于恩膏的教训与圣经的关系,更是一点也不能含糊。不然的话,不单止不能明白主的心意,并且还给主的心意制造出许多的混乱。

  不少基督徒以为恩膏的教训既是圣灵在人里面说话,祂一定是在圣经所记的事以外说出许多新奇的话,来补圣经所记的不足。这样的想法是绝对的不准确,因为这样的想法是从撒但来的,是牠在装作光明的天使的样子中,说出混乱神的道的话来,要叫神的儿女受迷惑,在主的真道以外迷失了跟从主的道路。我们记得主明明的说,圣灵是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十六15)所以圣灵一定不会说主所说的话以外的话。还有,圣灵是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十四26)主钉十字架以前,主给门徒说了许多话,主复活以后,祂也给门徒说了许多关乎神国的事(参徒一3),恩膏的教训就是把主所说的这些话,一再的向我们述说。所以圣灵向人说话,乃是把主所说过的话向人覆述,也叫人想起主所说过的话。

  论到你们,务要将那从起初所听见的常存在心里。若将从起初所听见的存在心里,你们就必住在子里面,也必住在父里面。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约壹二2427)我们要注意这经文所提到的,常存在我们心里的是起初所听见的,也是从主所受的恩膏,恩膏和起初所听见的是调在一起。虽然不能说恩膏就等于起初所听见的,但是很明显的,恩膏的教训不会越过起初所听见的,恩青的教训只是向人更新起初所听见的。因此,没有人可以说一些神奇古怪的事,而硬要圣灵负起说话的责任。

  从圣经上所记下来的话,我们可以肯定的说,主向教会显明祂的心思,虽说是藉着圣经与恩膏的教训这两样的方式,但实际上都是植根在主所说过的话。所以这两样的方式可以说是同一个事实。或许恩膏的教训有时不是原原本本的说主的话,但是祂所说的总是在主说过的话的原则上。因此,不管是神用那一种方式来发表祂的心思,祂所发表的一定是与圣经上神自己所说的话是完全相符的。

神所说的话就是神心意的发表

  我们明白了基督是藉着圣经上神所说的话来发表祂的心意,我们就要更深一步的去明确,神所说的话就是神心意的发表。这一点若是不明确,记在圣经上的话就成为毫无意义,只落得个宗教的见解的结果。这一点若是明确了,基督在教会中作主就有了根据,教会在跟随基督这事上也就有了真理的依据,所以这一个确定是十分重要,因为长久以来,人的见解都要取代基督在教会中的地位,这种趋势越过越明显,特别渗透在一些神学思想里而散播在教会中。若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真理作依据,教会就要步上士师记中以色列人所走过的路去,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廿一25

  教会必须要让基督作主。基督的心意在教会中可以自由的通行,才能显出基督是教会的主。因此,主向教会说了许多的话,这些话都是在主心里很重的话,是在创世以前就存在祂心里的。祂要人明白祂的心意,所以祂在合宜的时间就向人说话,一点一点的向人说,就是让人明白祂的心意。主说过这样的话,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太十二3435)人所说的话是发表人心里所存的,神所说的话更是发表神心里所要的。因此,神所说的话就是神心意的发表是不容置疑的。主的话发表了主的心意,主的话就给教会有了标准,去分辨什么是准确的,什么是不准确的。什么是主喜悦的,什么是主不喜悦的。真实的或是虚假的,都要给主的话分别出来,不允许有主以外的事物掺杂在教会中,因为主的话就是主的心意。

神是向人说话的神

  教会所以能明白神的心意,使基督作主的事实可以显出在教会中,因为神是一位向人说话的神。人是照着神的形像被造的,神要藉着人彰显祂自己,因此神与人就有了交通,神向人说话,让人知道神在祂的计划中是怎样安排与执行,也明白神计划的目的。在历史上,神不住的向人说话,祂向亚当说话,向以诺说话,向挪亚说话,向亚伯拉罕,摩西,大卫,并众先知说话。每次祂向人说话,总是向人表明祂自己,或多或少的向人说出祂的所是和祂的所作。人从神向人所说的话里就可以知道神的旨意和目的。

  希伯来书一开头就把神向人说话这个事实说得很清楚,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祂儿子晓谕我们。(来一12)晓谕就是说话,是在上者向下属说话,是父亲对儿子说话,是位份大的对位份小的说话。神从古时就开始,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向人说话,除了直接的向人说话,也用皮子作衣服给人说话,藉着以诺被提向人说话,又用着洪水与方舟向人说话,更藉着律法向人说了许多的话。在古时,祂向人说了许多话,在末世,祂仍旧向人说话。这两节经文给了我们很重要的启示。在古时,神藉着先知们说的话是片断的,在末世,祂藉着儿子来说话,所说出来的就是神完全的自己,和神完全的旨意,因为不单是神儿子在说话,更重要的乃是神儿子自己就是神要向人所说的全部的话。

  基督所以是教会的主,因为祂就是神所要说的那完全的话,是神旨意的中心,是神心意的焦点,是永远计划的内容。我们读约翰福音一章14节就很容易明白这一件事。太初有道(话),道(话)与神同在,道(话)就是神。这道(话)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藉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祂造的。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道的意思就是话。很显然的,这话并不单是口中所说出的话,这话乃是一个人,这一个人就是降世为人的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希伯来书一章23节说明祂是父神早已立祂为承受万有的,也曾藉着祂创造诸世界。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常用祂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祂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主耶稣实实在在是神心里要向人说出来的话,祂是创造者,祂又是维持万有正常运转的那一位,祂更是人类的救赎者,是教会的主,也是万有的元首。

  神是向人说话的神,祂要把祂自己的所是与所作向人说个清楚,所以祂经过古时藉着众先知说话以后,给人对祂的所是和所作有了概略的认识,祂更藉着祂的独生儿子向人说明确,完全的话。主耶稣不仅是说话的神,祂同时也是神要说的那完全的话。祂在地上以口中的话表明神,更用实际的生活来表明神,把神的性情,动作,和神的旨意,完全的显明出来。主耶稣就是神要说的话,祂也是神的自己,所以祂就是神心意的发表,是完成神旨意的那一位。因此,教会只有在让祂作主的时候,才能活在神的心意里,教会的生活才能名符其实的成为主的见证。

神是以话来作工的神

  神不单是向人说话的神,祂也是用祂的话来作工的。这个事实是我们这些被造的人所不容易领会的,但事实却是这样的清楚,叫我们不得不承认祂是用话来作工的神。人说的话只是一些意思的发表,但神说的话不单是发表祂的意念,也同时是使事情成就的能力,因为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一37)就是说神所宣告的话都是带着能力的。在以马忤斯的路上,那两个带着愁容的门徒,仍旧是指着主耶稣见证说,祂在神和众百姓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路廿四19)主说的话都带着能力,并且祂的话就是能力,所以祂的话就能作工,并且能作成祂要作的工。

  我们要看看神怎样用话来作工。这一点要从两方面来注意。头一方面,我们要看见神是直接用祂的话来作工。在创造的事上,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一3)神说,事就这样成了。(创一9111424)主维持万有正常的运转,也是用话来作成的,祂常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一3)这些都是神用话来直接作工。

  第二方面,我们可以这样说,神是根据祂自己所说的话来作工。那就是说,神在显明祂所要作的工以前,祂就先行作了宣告,然后祂就照着祂所说的来完成祂所要作的工。关于这一点,在创造和救赎这两件大事上都有清楚的记录,特别是在救赎计划的作成上,从预先宣告到作成功,神说了许多的话,这些预先说了的话,都在历史上一一的照着神所说的作成,或是照着祂所说的继续朝着完成来发展。具体的来说,神造人是预先宣告的,挪亚的洪水是预先宣告的,神儿子成为女人的后裔更明显是预先宣告的,我们因信而经历救恩的实际也是祂预先宣告的,神永远的计划的执行与完成,还有许许多多的应许,完全是祂预先宣告的。祂怎样的预先宣告了,祂就照着祂所说的去作,直到作成功。

  神是用话来作工的神,这个启示也是非常清楚的。不管是神直接用话所带出的能力去作工,或是神根据祂所说的话去作工,我们都可以看出,神一切工作的完成都与祂的话直接相连的。祂不会在祂的话以外作工,没有在祂的话里的事物,祂不会在其中作工,祂所要作成的工一定是在祂所说的话里面。我们能明白神是用话作工的神,我们就一定知道,教会只能让基督作主,教会才能在神的心意中成长。因为主耶稣基督就是神的话,律法和先知都是指着祂说话(参路廿四27),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罗十4)还有,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启十九10)神的儿子耶稣就是神的话,是神心意完全的发表,教会一定要让基督作主,教会才能显出基督的见证,教会的生活才能建立在准确的基础上。这样,神就在教会中作工,直到作成祂所要作的。

让人可以完全的认识祂

  还有一点不能忽略的,就是神说的话是祂心意的发表,祂心意的发表就是祂把祂自己启示给人,让人可以认识祂,包括祂的性格,祂的性质,和祂的性情。神十分愿意人认识祂,所以祂向人说话,藉着祂说的话,祂把祂自己完全的向人敞开,让人去认识祂。祂也用祂的话劝勉人,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祂。(何六3)让人认识神是神所愿意作的,人要认识神是人迫切的需要,但怎样才能使对神一无所知的人可以认识神呢?神向人说了话,人听见了神的话,人能认识神的路就敞开了。

  神选召作祂的见证的教会,若是对神的自己无知,就不能活出神的形像,也不能成为神的见证。神儿女们认识神是灵(约四24),才不会让教会生活掉在物质与环境的辖制里。教会认识了神就是光(约壹一5),就不能容让不义,诡诈,欺压,笼络和一切属世的人所玩弄的手段出现在教会中。神就是爱成了教会真知道的事,爱弟兄就不会虚假,只喜欢真理(林前十三6)的心也不会给别样事物来代替,教会所活出来的才是神爱的发表。

  教会的生活必须是神的性格,性质,和性情的发表,教会才成为基督的见证。教会生活所表明出来的若不是神的自己,就一定是人的显露。只有人的显露的只能是宗教团体,绝不能成为基督的见证,纵使有教会的名,也只能是个堕落了的教会,因为神自己并不在那里。所以还是要说那句同一的话,要让基督作教会的主,必须要认真去追求认识神向人说的话,好切实的明白神的心意,又按着神的心意去活,教会就真的是基督的见证。

教会只能直接从神说的话中明白神的心意

  神所说的话既是神心意的表达,就不能不注意要怎样去明白祂说的话。这似乎是简单的问题,事实上却是很严肃的问题。千万不要以为神说的话都已经记在圣经里,只要读读圣经,就可以明白神的心意了。我们若是会读圣经,要明白神的心意就不会是太难的事,不然的话,就是把圣经都背熟过来,不明白神的心意就是不明白神的心意。问题不是出在圣经太难懂,而是出在人太自以为聪明,结果就对神说的话迷糊了。不错,圣经上的话是有一些比较难明白的,但是对神说的话抱着单纯的心;神的心意是不难明白的。主自己明明的说,神的心意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因为父的美意本是如此。(太十一2526

  因此怎样去领会神说的话就是很重要的事,因为方法不对,结果就一定不对。原来神向人说的话,大部份都是人容易明白的话,只有少部份的意思是隐藏的。若是我们认定那是神说的话,那么神怎样说,我们就怎样听,也怎样行在祂的话中,神的心意就向我们解开了。人的难处总是想要在字句上寻求解说,那里知道,人对神说的话一加上解说,就把神的心意弄得迷糊,甚至是弄到完全失去了。所以,我们要认定,我们要明白神的心意,只能直接了当的接受神说的话。怎样才是直接了当的接受神说的话呢?

注意神说话的目的

  神向人说话是要让人明白祂,所以祂每次所说的话都一定有目的的,祂不会向人说空话,更不会向人说没有意义的话。因此我们必须直接的去领会神说的话,那就是神怎么说,我们就怎么接受。我们若真的是这样单纯的向着神,我们就真的是活在祂极大的祝福中。只是人向着神并不是那么单纯,所以常常把神的事弄得很复杂,连自己都给弄胡涂了。因此,我们要准确的注意神说话的目的,不让神所说的话中那些枝节的问题,扰乱了我们对神的目的的领会,引出我们向神有了偏离。我们要确实的认定,一点点的偏离,就是拒绝基督作教会的主的开始。要让基督作教会的主,就连一点点的偏离也不能让它发生。

  用一些比方来说明这个问题。葡萄树与枝子的比喻是说明藉着与主紧密的交通,维持我们时刻住在主里面,叫我们能荣耀神。所以不要把折下来的枝子作主题,扯向得救的问题上去。这样作就是离题了。

  又比方说,神用阿摩司先知向百姓说话,主题并不是揭露当时社会的黑暗面,而是劝告人要归向神。若是只在揭露黑暗这一面作发挥,而没有指出造成黑暗的原因是离弃神,所以要脱离罪恶,悔改归向神。那么这些所谓的揭露,甚至是因揭露而引发的改革,虽可满足人的情感,但却不是神的目的。

  圣灵记录但以理的历史,决不是为着国家民族的原因,而是为着神的见证。因此他不吃王膳,饮王酒,免得给祭偶像的物玷污了自己。他活出的是以神为大的见证。若是硬把国家民族的因素塞进去,他就不该作巴比伦和玛代波斯的官了。教会是神的见证,是包括全地上的各民各国,所以教会是超越各民各族的,所着重的只有神的见证。

  主是用地方的名字来指明在各处的教会,这是说明教会不该是活出宗派的光景,而该是地方性的,好表达教会虽是分散在全地,但却是合一的。若是把主称各地方的教会的事实,以人意的推断,把它发展出教会立场的道理,那也不能说是神的目的。

  还有,主明明的告诫祂的教会,在基督的见证上,一定要与不信的基督教徒与团体有分别。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林后六14)这明明是要教会保持纯净,要与虚假的宗教团体,并那些与主没有关系的活动有分别。所以不要去解说什么是轭,而把主说话的目的丢掉。这就如同去解说什么是酵,而轻看神以酵作罪恶记号一样。

  总合来说,转湾抹角的解说,或是避重就轻的解说,或是以推断来扩大的解说,都不能说是直接去接受神说的话,只能说是片断的引用神说的话去发表人的见解。这样的情形并没有帮助我们去学习尊主为大,反而给教会放下许多的绊脚石,阻挡教会让基督作教会的主。

对神话语的解释不能越过神话语的本身

  主所说的话并不是不容许加以解释的,在旧约和新约的圣经中,就记载了不少神说了的话,神自己去解释。主说了的话,门徒也要求主加以解说,使事情更加明朗。比方说,在旧约圣经中,神吩咐先知们说一些话,或作一些事如以西结所作的,或给他们看见一些异象如但以理所见的,神自己都加以解说清楚。在新约圣经中,主对众人说的比喻,门徒请求主给他们解说,有些时候门徒没有请求,主也主动的给他们解说。神说的话绝对是可以解释的,只是问题不在能不能解释,而是怎样去解释,并解释出来的结果又是如何。

  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林前二13)只有神说的话是属灵的话,所以解说乃是用神说的话去解释神说的话,就是以圣经解释圣经。保罗劝勉提摩太说,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神说的话是可以解说的,也是需要解说的。但是所有的解说都不能离开神所说的话的主题,也不该越过神说的话的本身,增加或是减少是不可以作的,改变神所说的意思更是不应该作的。

  主说稗子和麦子的比喻,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太十三30)这不是说主也收纳稗子。从上下文看,麦子与稗子是有明显的分别的,容许稗子留着乃是不让麦子受伤害。但不是永远让稗子侵吞麦子的供养,主在末后一定要用焚烧来把稗子处理掉。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主说的话是完整的,增加或减少,更改或凭己意去解说,都是绝对不能作的。所有的解说必须要与神说的话的本文是一致的。

直接听从神说的话的好榜样

  直接的听从神的话乃是毫无保留的接受神的话。我们的主让我们学习尊祂为主,祂自己就给我们留下了极美的榜样,让我们跟随祂的脚踪去操练让祂作主。主明明的对众人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约五19)祂虽是与父同等的子,但祂的一切所作都是根据父,祂所说的就是父所说的。在学习让主作主的事上,我们的主给教会作了何等荣美的榜样!

  约西亚作犹大王的时候,在修理圣殿的日子,找到了一卷律法书。沙番就在王面前读那书。王听见律法上的话,就撕裂衣服,吩咐希勒家与沙番的儿子亚希甘,米迦的儿子亚比顿,书记沙番,和王的臣仆亚撒雅,说,你们去为我为以色列和犹大剩下的人,以这书上的话求问耶和华。王差遣人招聚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来。王和犹大众人,与耶路撒冷的居民,并祭司利未人,以及所有的百姓,无论大小,都一同上到耶和华的殿。王就把殿里所得的约书,念给他们听。王站在他的地位上,在耶和华面前立约,要尽心尽性的顺从耶和华,遵守祂的诫命,法度,律例,成就这书上所记的约言。(代下卅四1831)就是诵读,并没有加上任何人的解释,这就是直接领会主说的话。领会了主所说的,就按着主所说的去作。人作了主所说的,他们所作的就是神的所要。这也是很美的见证。

  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神祂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徒廿七25)这是保罗在海上因为遇上大风浪,在船上漂流了多日以后,神向他说了话,他也就向众人宣告神说的话。他明确的表达他对神所说的话的态度,神怎样向他说,他就怎样接受。对于神所说的,他明白到什么程度,这不是他所注意的。他注意的是谁说的话,是神说的话,他就毫无保留的接受,因为他非常清楚那向他说话的是神,是主。既是神所说的,他最佳美的选择就是全部接受祂所说的。

  直接从主领会祂说的话,或是说,接受主直接说的话,那就是一个顺服主的学习。让主在教会中作主,先就要学习顺从主所说的话。我们不是顺从人对主说的话的解释,而是直接顺从主所说的。人的解释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不对的。不对的固然是不好,就是对的也不是我们所留心的标准。我们所要留意的乃是主所说的,只有跟从主所说的,教会才是真正的活在让基督作主的操练中。── 王国显《教会生活的认识与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