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九 基督作教会的主的实际操练(二)

 

  我们已经看过了一点关于让基督作教会的主的操练,我们还要在这方面进一步的去留意,我们的操练才会很踏实的显出实效。我们已经领会了,一切属灵的操练都是根据神说的话,让基督作教会的主的操练更是这样。没有了神说的话,我们就失去了目标,道路和方向,就像士师记的光景一样,各人任意而行。不行走在神话语的光中,就不是活在主的权柄下,也就是没有让主居首位,主就不再是教会的主,是人代替基督作了教会的主。因此把教会一切的心思与行动,单一的扎根在主所说的话上面,是绝对不能松懈的。

  现在我们要面对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神说的话既是一切属灵操练的依据,所有属灵的操练都不能离开神的话语,为什么神的话语是这样的重要?为什么神的儿女们都必须遵从祂所说的?难道在神所说的话以外,就没有别的属灵的道路可以行走么?我们必须要这样绝对的依从祂所启示出来的么?这些都是在我们的心思中常常会出现的问题,特别是在我们的想法和神说的话不协调的时候,我们就落在这些心思的困扰中。

  所以我们不能仅是知道基督向教会显明祂的心思的路,也知道主的所说就是祂心思的发表,教会要学习直接从主所说的去明白神的心意,还必须要确实的知道,主所说的话就是权柄。在主所说的话中遇见了权柄,感觉到权柄,我们才是真正的遇见主,我们才会确实的跟随祂,到了这个时候,基督才确实的在我们身上显出祂是主。我们记得那一次彼得在加利利海,听从了主的话下网打鱼,圈住了许多鱼以后,彼得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阿,离开我,我是个罪人。(路五8)我们会感觉奇怪么?打鱼跟罪人是两回事,怎么会在彼得身上连在一起,看见了渔获就看见了自己原是个罪人呢?这就是主的话语不单是带着权柄,话语的本身就是权柄。人接触到权柄,就是接触到掌管权柄的主。

神说的话就是权柄

  我们也已经提起过,神不单是向人说话的神,祂也是以话来作工的神。因此神向人说话就不仅仅是向人表达祂的心思,祂的话也带着能力,带着权柄。只有这样,祂的话才能作成祂要作的工。若是神说的话只有一点心意的表达,而不带着权柄,那么祂所说的只是一些话,顶多是让人知道祂在想些什么,却不能在人中间作成什么。但是神说的话就是权柄,所以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三十三9)祂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一3)祂说,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太九22)那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女人就痊愈了。主说,女儿,起来吧。(路八54)那已经死了的女孩子就活过来了。埋葬在坟墓里已经四天的拉撒路,听见主的呼叫,他就从死人中出来了。

  主说的话实实在在是权柄。所以主很明白的向人宣告说,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因为父赐给祂审判的权柄。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祂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五2529)现在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神说的话就是权柄?关于这一点,我们也是不能含糊的,含糊就不能说是真的认识主,也不认识神的权柄。

从永远到永远的神

  要真知道神说的话就是权柄,就要从神的所是来寻求明白。因为神的权柄是因着祂的所是而显明出来的。这一点对我们来说,应该是不难明白的,因为这事实在人中间也是一样。作家长的,在他自己的家中就是权柄,因为他是家长。作国家的元首,在他所在国家中就有决定国策的权柄,因为只有他是元首,并不是每一个国民都是国家的元首。所以权柄是根据掌权者的所是而显出来的,他是什么样的人物,他所有的权柄就显明他是什么样的人物。

  神的权柄乃是根据祂是自有永有的神。神告诉摩西,我是自有永有的,耶和华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记念,直到万代。(出三1415)什么叫作自有永有呢?在中文译出来的意思,就是原来就存在的,并且是存留到永远。在希伯来文的原意就是我永远是现在的,也同时是我永远是一切人所需要的。为着容易明白,我们就简洁的说,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祂是万有的开始,也是万有的终结。万有是从祂那里出来,万有也要回到祂那里去。神就是这样的一位神,时间不能限制祂,祂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后三8)对祂来说,过去,现在与将来,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祂永远是现在的,祂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永远乃是时间的观念不能计算的,在过去的永远里,祂已经在那里,在以后的永远里,祂还是在那里,并且万有都在祂的调度之下发生,发展,直到结局。

  主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一8)照着原文的次序,祂是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非常特显神是现在的神,也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主更清楚的启示祂自己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一1718)祂还更进一步的启示祂自己说,我是初,我是终。(启廿二13)祂在过去的永远里作了开始,祂也在将来的永远里作了终局,所以万有都必要在祂里面同归于一,祂是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来十二2),就是我们所相信的事实(信仰),都是祂作成功的。我们领会祂是这样的一位神,我们就非常自然的承认并接受祂是永远在万有中的至高权柄。

不改变的神

  神固然是超越时间的神,从永远到永远。祂还有一件叫我们完全给折服下来的,就是祂是不改变的神。永远加上不敢变,祂显在我们面前就是一位永不改变的神。永远是时间的观念,不改变是性质与品格的表明。虽然是永远,若是会改变的话,那就要大打折扣,不是最高的尊贵了。但祂是不改变的神,不是长时间不改变,而是永远不改变。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一17)经上也记着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永远不改变的神在不住改变的万有中,自然就显明祂是万有中至高的权柄,因为万有都要改变,都要过去,只有祂不会改变,也不会过去,祂是永远不改变的神。

  自从罪入了世界,说得更远一些,自从撒但堕落以后,罪使全宇宙都发生了变化,在宇宙中一切被造之物都成了会朽坏的,都成了必死的。那就是说一切都会衰老,一切都会凋残,我们的眼睛所能看得到的,我们的心思所能接触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结局。一切被造的都是物质,所有物质的东西都不住的向着朽坏在变。唯独创造的神没有改变,因为神是灵,物质的规律不能影响祂,连罪也不能影响祂。所以祂不跟着这个物质的宇宙在变,祂不会朽坏,相反的,祂要把这个要朽坏的恢复到不朽坏的原来面貌。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林前十五5254)必死的事实使一切事物都在改变,神却要改变死亡这个事实,叫必死的成为不死的。

  神作这个改变死亡的事实,表明了祂是不改变的。因为起初创造的时候,神没有让死亡进入被造的万物中。相反的,还定规被造的人成为祂荣耀与权柄的彰显。撒但与人的堕落使死亡进到万物中。神若是允许死亡的事实继续存留下去,神起初的定规就改变了。神的定规若可以改变,神的自己也就是可改变的。神若是可改变的,祂就不是绝对的,祂的定规也就不会带着权柄。但神是不改变的神,所以祂要把给罪和死改变了的万有,恢复到神原来的定规里。整本圣经所记的,起头是神的定规,末后是神定规的完成,当中就是神在给破坏了的定规中所作的恢复,祂就是在这空前绝后的大事中,显出祂是永不改变的神,没有什么人、事、物可以使祂改变。祂是始,祂是终,祂是万有以上的绝对权柄。

神对每一件事第一次说出的话

  因为神是永远不改变的神,我们就因这个事实而领会到神话语的权柄。神说的话既是祂心意的发表,而神是永远不改变的,那么祂所说的话也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祂从前怎么说,现今还是怎么说,祂绝不会从前说那个,今天说这个,前后不相连。林后一章1920节给我们印证了这事实,因为我和西拉,并提摩太,在你们中间所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着祂也都是实在的,叫神因我们得荣耀。神是永不改变的神,祂说的话也同样的是永不改变的话。

  神说的话不会改变的这个事实,启发我们去领会一个非常严肃的事,就是神对每一件事第一次说出来的话,这话就是神对那一件事所定下的旨意。极大的事是这样,极小的事也是这样。我们从整本圣经所记述的来看明这一点。

  就如我们先前所提到的,祂永远的计划是要藉着照着祂形像被造的人来彰显祂的荣耀与权柄,祂在创世记第一章作了这样的宣告,祂就一直照着这宣告来作工,绝不因为受到挫折或打岔而作任何的改变;所以到了启示录廿一章,新耶路撒冷显现的时候,祂永远的计划照着祂第一次说的话成全了。

  又如神在出埃及记廿五章8节那里,第一次明白的说,又当为我造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祂说出了祂要与人同住的心意。祂这不改变的心意,经历了会幕与圣殿的预表阶段,现在继续在教会里进行着,直到新天新地的日子,我们听见在天上的宝座那里发出欢呼,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住。(启廿一3)神指着这事第一次说的话又照祂所说的成全了。

  在救赎的事上,我们的主从童女马利亚生下来,就是照着神第一次说的女人的后裔(创三15)这个宣告,再经过以赛亚书七章14节的印证,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前后相隔了几千年,时间并没有叫神第一次说出来的话落空,祂的话永远不改变。

  我们再看一些历史。神在西乃山上第一次把律法传交给摩西。四十年后,在约但河东地,以色列人所听到的,仍然是四十年前神说的话,没有更改。在以色列人背离神的时候,神兴起先知们向百姓说话,说话的内容与目的,就是把百姓带回神的律法下。等到犹大人被掳归回,以斯拉教导百姓的仍然是西乃山上传的律法。这时距离传律法时已经约一千年了。律法乃是救赎的前奏,是基督的预表,也是引进基督的。在基督的救赎里,我们虽不再在字句上守律法,但是我们不要忽略,在救恩里,我们是享用律法的精意。第一次宣告律法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千多年,神在律法中所表达的只是成全,而不是更改与停止。直到永世,律法的精意仍然是那样的明显。

  看过了这许多历史的事实,我们可以这样说了。神第一次说的话,就是神永远要说的话。祂第一次说话以后,祂指着相同的事继续要说的话,都是根据祂第一次说的话。不管神再说多少遍,说的内容还是第一次说过的内容,不会有改变,只有更明确,更丰富。所以,我们仍然是那么肯定的说,神的话语永远不改变,祂的话语就是权柄,因为祂所说的就是祂的永远旨意。

神负责作成祂所说的话

  神的话语就是祂的永远旨意,就是权柄,除了那些话是从永远不改变的神口中出来以外,还有很重要的又一点。那就是神不单是说话,祂用祂的话作工,并且祂负责作成祂那些永不改变的话,这就保证了神所说的话一定会作成功。祂所以是始,祂所以是终。祂所以是起初的,祂所以是末后的。祂所以是阿拉法,祂所以是俄梅戛,原因就是祂不单是说话算数,祂也负全责去完成祂所说的。这样,祂所说的就没有一样是会落空的。这样,我们又看见了,一切的事物都要过去,唯有神自己和祂所说的永不过去,祂所说的都要成就,也就是说,只有神所说的能存留到永远。

  耶和华如此说,若是我立白日黑夜的约不能存住,若是我未曾安排天地的定例。我就弃绝雅各的后裔,和我仆人大卫的后裔,不使大卫的后裔治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后裔。因为我必使他们被掳的人归回,也必怜悯他们。(耶卅三2526)这是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的事,并且以色列的历史继续沿着神说的话在进展。神是信实的神,祂必定要使祂说的话成为事实。祂不能失信,祂若是失信,祂就不能是神。所以神的信实一定催促神去作成祂说的话。我们纵然失信,祂仍是可信(信实)的,因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后二13

  神的信实催促神作成祂的应许,神的大能保证了祂一定成就祂所说的。神的话语能成就不是一件小事,而是极其重大的事。因为这原来就是激烈的属灵争战,神要作的事,撒但一定催动牠全体的黑暗势力去抵挡。若是没有撒但作抵挡,尽管人是如何的愚昧和傲慢,也不能打岔神要作的,神所要作的,早就作成功了。即便是如此,撒但的强顽加上人的无知,虽是迟延了神的时间,但却不能阻挡神去完成祂的旨意。罪是难缠的,死是坚强的,罪和死世世代代的辖制人,神叫基督从死里复活的大能,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也叫给罪和死辖制的人得着释放,也解决了罪和死的权势。这复活的大能叫一切阻挡神的力量全给打碎。

  永远不改变的神凭着祂的信实与能力,使祂说的话不受干扰而改变,并且使祂所说的不能改变的话完全的作成功有了保证。神说的话就是祂的旨意,神的旨意终必完成。我们绝对的可以确定,神说的话所发出来的就是神的权柄。认识了权柄,就找到了让基督作教会的主的实际操练的道路。

跟从神说的话就是接受神的权柄

  明白了神说的话就是神权柄的表达,在让基督作教会的主的实际操练上,我们已经踏出了第一步,但必须要再多踏出一步,这操练才算是完整。在完整的操练里不住的向前行,那带出的结果就是基督作教会的主有了鶵形。什么是操练的第二步呢?就是接受神的权柄。知道了什么是神的权柄而不接受神的权柄,那就等于是不知道,因为知道了和不知道并没有实际的分别。因此要进入完整的实际操练,必须是接受神的权柄。

  接受神的权柄,表现在跟从神说的话,叫我们准确的活在神的旨意中。我们个人的一切动作与安排都依据神说的话,教会的一切动作与安排也是依据神说的话,神的权柄就显出来,神的旨意也通行在我们中间。在这一个属灵的操练中,接受神的权柄是最重要的关键,没有了这一样,就没有这一个属灵的操练。我们不会忘记,人的堕落是因为拒绝神的权柄,吃一口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的动作是小事,造成吃一口的动作的原因是大事,那原因就是拒绝神的权柄。

接受神的权柄使我们在救赎中得着恢复

  亚当与夏娃的堕落,造成全人类的灾祸,也打岔了神的计划。他们不是不知道神的权柄,他们也不是不知道拒绝神的权柄的结果,但是他们堕落了,造成属灵上难以计算的大损害。有人只是注意吃果子的故事,却不留心吃果子的原则。只是神要我们注意吃果子的原则,乃是拒绝神的权柄。神说不能吃那果子,要是谁吃了,他吃的日子一定死。神这样说就是显明祂的权柄。人若听从神说的话,就是接受神的权柄。人若不听从神说的话,就是拒绝神的权柄。人拒绝神的权柄,人就在神面前失落了。扫罗王拒绝神的权柄,不单是丢了王位,也死了。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时候不接受神的权柄,就飘流了四十年,也倒毙在旷野。犹大国与以色列国都是一样,他们拒绝神的权柄,就被掳到外邦去,叫神的见证受了亏损。拒绝神的权柄是各种各样的失落的共同原因,也是唯一的原因。

  感谢赞美主,神给失落的人打开了恢复的路。基督给我们作成的救赎,让我们死在罪恶过犯中的人,可以给恢复到神起初的计划里,让神那荣耀的心意恢复在我们身上。在神恢复的旨意中,我们都是以接受福音作入门的,不接受主耶稣作救主的,就没有门路进入神恢复的恩典中。我们信主得着拯救,乃是接受神的权柄的结果。神的应许说,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人跟从了神所说的,人就得救了。得救的动作是相信主耶稣,得救的根据是神的恩典,得救的原则乃是跟从神说的话,接受神的权柄。

  人用什么态度对待神说的话,就决定他在神面前的光景,因为神的权柄是藉着神说的话表达出来的。人得着神的生命是跟从神说的话的结果,生命的成长也是照着神话语往前行的结果,教会能带出神的见证更是因为活在神说的话的光中。教会什么时候跟从神的话,教会就什么时候给神荣耀的丰富所充满,因为神的权柄可以自由通行在教会中,教会就给恢复在神荣耀的旨意中。摩西所建造的会幕,所罗门所建造的圣殿,建成的时候都是给神的荣光所充满,因为他们都是照耶和华所吩咐作的,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也是在这个原则上显出的。所以,跟从神说的话就让神的权柄在教会中显出,让基督作教会的主就有了开始。

不在乎对神旨意了解的程度

  对于跟从神说的话,我们常常有一个难处,这难处是在我们日常生活的习惯而来的。一般来说,我们要作一件事以前,常常是要求自己先去了解那一件事,等到了解清楚了,我们就认为是时机成熟,可以进入行动了。对于处理地上的事物,这是非常对的程序,没有可反对的。只是在属灵的事上,这样的程序就不见得一定是对的。因为所有属灵的事物都是建基在一个事实上,就是神自己去作成祂要作的,人只是去享用神所作的。明白了这一件事,我们就知道,我们接受神所作的并不等于我们完全明白了神所作的。若是要等到我们完全了解神所作的,也许我们走完了一生的路程,我们也不会了解神所作的,因为神是那样的高深,祂的奥秘与智慧,是远超过人所能测度的。

  所以神也不要求我们在接受祂的所作以前,必须要完全明白祂所作的,祂只要求我们明白祂所作的要点,就可以享用祂所作的。比方说,在得救的事上,我们只要知道自己是个罪人,我们没有办法救自己脱离神的审判和永刑,神藉祂儿子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作了我们的赎价,我们相信接受祂作救主,我们就得救了。这是我们的经历,事实就是这样,在我们得救的时候,我们不一定已经明白,为什么主耶稣一人能代替那么多人的罪,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差不多两千年前发生的事,竟能在我们身上发生果效。童女怀孕怎么可能?主从死里复活又是怎样会发生?虽然信主的当时,我们有许多不明白的事。那时,我们肯定不明白神永远的旨意。但这许多不明白的事,并没有使我们信主的时候得不着拯救,我们就是这样得救了。得救了以后,这许多原来不明白的事,慢慢的都一一明白过来。因此,我们领会了,跟从神说的话,不在乎我们对神说的话的了解有多深,而在乎我们在神说的话中接触到神的权柄。

  马太福音第八章所记载的,主治好那百夫长的仆人的经过,更清楚的说明这一点。主说要去医治那病人,百夫长回答说,主阿,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百夫长并不知道主要说什么话,他也没有考虑主若是不到现场去,祂能不能显出效用来,他不去了解这一些,他就认定主就是权柄,他在他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十分明了什么是权柄,他知道主的话就是权柄,只要接受权柄,主就叫祂说的话成就。

  我们要更多的了解主说的话,但不是要等到全然了解主所说的,然后才跟从主所说的。我们明白主所说的到什么程度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认定主所说的就是权柄。接受主的权柄,跟从主的话,才是最重要的关键。

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记得主教导门徒祷告的内容,其中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确实是在主心里很重的等候,当地上的人都尊父的名为圣,主的国度显现在地上的时候,神的旨意就可以在地上通行,如同在天上一样了。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神的权柄在地上完全给人接受了,只是我们不要忘记神作工的次序,祂是先建造祂的教会,让祂的权柄在教会中可以执行,然后才藉着教会,把祂的权柄扩展,直到万有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都接受神的管理,享用神荣耀的丰富。若是神的话语在教会中没有得着尊重,教会不让基督作主,神的旨意不能在教会中通行,神要作成的工就给教会拖延了。

  因此,教会必须要跟从主所说的话,给神在教会中有作工的条件。神不仅是要在教会中作工,并且是要毫无阻挡的自由作工。这样,神就可以把祂所要作的作成功在教会里。我们回到我们的主题上来,让基督作教会的主,乃是让基督所说的话完全受教会的尊重,让祂的心意可以在教会中自由的表达,不受人的心思掺杂在其中,完全的在教会中实行出来。教会活在这样的光景里,基督作教会的主就实现出来,祂就可以自由的在教会里作成祂所要作的工。

  我们要强调的,不是让主可以在教会中作工,乃是要让主可以自由的在教会作工。人一点点的保留,就给主所要作的工加上阻力,那怕只是一点点,结果就是使主不能完全的作成祂要作的。所以对于主说的话,我们要全盘的接受,毫无保留的跟从,让祂可以在教会中完全的作成神的旨意,也叫教会的生活建立在准确的基础上。

绝对的根据神说的话作教会一切行动的指导

  教会的生活要活得对,活得准确,叫神的旨意可以在教会中通行无阻,我们觉得还是要再强调这一点。教会不单是要根据主说的话来活,来工作,并且还要加上绝对的态度去跟从。绝对的态度就是不允许有丝毫的改变,增加或减少都是不许可的,代替或放弃更是不允许的,这就是绝对。主是怎样说,事情就该是怎样作。主是怎样的表达,教会就该是怎样的跟从。没有绝对的跟从,基督就不可能在教会中站在作主的地位上,教会也不可能活在基督作主的实际里。

  我们必须要承认,我们对于主说的话,确实是有相当的部分并不完全明白,但因为认定那些是作教会的主说的话,我们不因为现在不明白就有所保留,我们还是因为那是主说的,我们就欢然的跟随。正像亚伯兰,他不明白他怎能有子孙像天上的星和海边的沙那样多,但因着是神说的,他就全然的接受过来,他作对了,祂就给神称为义。教会也该是这样绝对的向着神,绝对的根据神说的话作教会一切行动的指导,对主所说的话,我们绝对的跟从,不因人的同情或不同情而有所改变,该持守的就持守到底,该拒绝的也就不留地步的拒绝。

晚年的约翰所发表的感情

  到了第一世纪的末期,使徒们都先后离世了,只剩下晚年的约翰一个人还活着,孤零零的给放逐在拔摩海岛上。看看自己,看看环境,看看那时教会所处的困境,约翰是否后悔他一生义无反顾的跟随主呢?没有,完全没有。眼见的、人、事、物的改变,一点也没有影响祂对主说的话的坚守。在约翰一、二、三书里,他仍旧明确的劝勉教会要照着主的话来活,不偏离主的道。老迈的年纪没有减低他对主的忠心,也没有使他对主说的话所抱的绝对态度消失。准是这样,主又把启示录的话交托给他。事实上,也只有像他对主那样忠心的人,才给主看中,让他接受启示录的启示,并且传递启示录的启示。

  约翰一、二、三书正是在教会面对极大的艰困的时候,约翰以绝对的态度带领教会,继续在正常的教会生活中追求成长,追求显出基督的见证。是主所喜悦的,就不惜付代价的追求,是主不喜悦的,也甘冒危险作清楚的分别。快两千年的日子,教会就是这样的受带领,经历许多的艰困,直到今天。神的儿女们也就是用这样绝对的心来跟从主的话,维持着基督的见证。

  在眼见的环境使人感到完全绝望无助的时候,约翰独自对着海涛,对着海边的岩石,洋溢在里面的不是伤感和自怜,而是主说的话的澎湃。主说:我必快来,阿们。(启廿二20)在眼见中,主恐怕永远也不能来,连主的教会也忍受践踏,几乎到了要在地上消失的地步,主也没有来,主是不会来了。没有这样的事,眼见可以叫向主不绝对的人失去指望,但不能叫向主绝对的约翰失望,他超越了眼见喊出他对主的深情,主耶稣阿,我愿你来。(启廿二20)教会对主也该有同约翰一样的感情,绝对的持守祂所说的一切话。

教会是主建造的

  让基督作教会的主不仅是感情的反应,也是真理的引领。我们回过头来重温一下以前提起过的。我们的主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太十六18)这话没有一点点的含糊,主要建造祂的教会,教会是祂建造的,祂是建造教会的主,祂自己设计,祂自己建造,祂自已经营,把教会渐渐的建成,像祂建造天上的耶路撒冷一样,把教会建造完成。

  教会是主自己来建造的,教会就是被主建造的,所以教会是被建造的。在建造教会的事上,主是主动的,教会是被动的。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祂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祂同被建造,成为神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二1922)我们要注意了,教会是被建造的,建造的经过是藉着主来完成的。

  我们翻覆的提到建造与被建造,乃是让我们看准一件事,不叫我们作胡涂事。教会是被主建造的,因此,我们不要自作聪明,要替主出主意。要是我们出主意,教会就不是被建造,而是我们去建造教会了。只有主自己建造出来的才是教会,我们建造出来的就不是主的教会,这一点是绝不能马虎的。所以在教会里的一切行动,必须要绝对根据主说的话,教会才能给建造起来,成为主的圣殿,成为神的居所,神的儿女们能在其中享用祂的同住,并享用祂荣耀的丰富。

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

  谁接受神的权柄,活在主话语的光中,神就给谁一个证据,叫他有把握知道自己是活在神的旨意里。这个证据就是基督的平安。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西三15)人得救的时候,神把神儿子的生命生在我们里面,主就是这样的住在我们里面。祂在我们里面管理着我们,我们活得对,祂叫我们里面充满平安。我们活在祂的旨意以外,祂在我们里面感到不舒服,我们里面就没有了平安。这里面的平安就是基督的平安,这平安不是根据我们的满足或不满足,乃是根据基督的满意或不满意。神就用这平安来印证我们在祂面前的实况。

  神儿女照着神的话语来生活,住在里面的基督一定满意的,因为里面的生命和外面的生活动作是和谐的。神儿女不照着主所说的去作,住在里面的主就一定不满意,因为里面的生命与外面的行动有了抵触,想要满意也满意不来。所以里面的平安就是神给我们的一个证据,指出我们在神面前的光景,不叫我们偏离祂的旨意。

  平安的信号已经有了,但必须要让这平安作主,整个让基督作教会的主的操练最关键性的实行,就在这一件事上。这平安是出自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所以这平安叫作基督的平安。这平安的功用是给我们作引导,带领,约束,和管理,不叫我们离开主的真理,因为它是给安排在我们里面作主的,叫我们去学习跟随主的脚踪。里面感到不平安,我们就停下。里面感到十分平安,我们就往前。基督的平安与恩膏的教训是完全调和的,基督的平安是权柄的讯号,恩膏的教训是真理的指引,都是保守我们活在神的旨意中。我们让基督的平安作主,也就是让基督在教会里作主。── 王国显《教会生活的认识与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