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十 阻碍基督在教会中作主的事实

 

  在神荣耀的救赎旨意中,祂安排基督作教会的头,教会作基督的身体。因此,基督在教会中作主是挺自然的事,教会必须让基督作主是不能给推翻,也不能以别样来代替的。教会活在基督的权柄完全的管理下,教会一定是给生命的荣耀和丰富所充满的。因为主可以自由行走在教会中,祂是神本性的一切丰盛,神所积蓄的一切智能知识,都在祂里面藏着。(西二3)祂到那里,那里就有神的丰盛。教会若是不给主自由行走,教会就要失去祂自己作荣美的供应。

  基督是神的奥秘,是神在人间显出的无限丰富与荣耀,这荣耀和丰富的事实,首先是显出在教会中。撒但最不乐意看见这事实发生在地上,所以牠要打岔这事,牠要阻挠基督,牠也同时要破坏教会,叫神藉着那些首先在基督里的人得着称赞的安排作不成功。所以基督在教会中作主,使教会可以正常的长大,就成了撒但首先要阻挡的目标。牠用上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贬低基督的地位,甚至以别样的人,事,物来代替基督,务必使教会失去基督。这样,牠对付神的策略就成功了。

  从使徒行传的日子到今天,教会不住的重演偏离基督的历史。每一个偏离发生的时候,神都伸出手来干预,把教会的脚步掉转过来,一次又一次的把眼睛重新放在基督身上。圣灵也提醒我们,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牠的诡计。(林后二11)在我们还没有进到教会生活的实际操练以前,我们还要用点心思去认识撒但的诡计,不让牠有机会来损害教会生活的根基,叫教会时刻把自己固定在基督是教会的主这盘石上,使教会可以正常的成长,直到在荣耀中面对面遇见我们的主。

人的主张冒头

  人在伊甸园堕落的过程,很明显的说出撒但对付神的策略,就是叫人自己作主。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如神就可以不要神了,能知道善恶就可以自己作主了。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让神作主,要把神撵出人生活的圈子。这样人就可以自行其是,洋洋自得,结果就叫撒但坐收渔人之利。

  人要在神面前出头是人最大的弱点,也是人拼上全力要去作的事。人不单在神面前出头,人更在人中显露自己。撒但利用了人的弱点,引动人把自己显出来,藉着一些叫人受吸引的见解,把人的注意力从主的身上转移到主以外的事物上去,甚至是用与主有关的事物吸引人离开主的自己。这里所说的不是指基督教以外的范围,而是指在基督教内所发生的。在基督教外出现的见解并不会直接影响教会,只有在基督教内出现的主张,就会直接引动人偏离主。我们必须要认识撒但的诡计,不给牠留下地步造成对教会的伤害。

  人的思想很容易与人的思想产生共鸣,人的思想与神的心意就不是那么容易调在一起。因为人与人是同站在一个平面上,都是谈论属地的事物。而神是站在一个更高的平面上,所发表的都是属天的。同是属地的人谈论属地的事,人就感到津津有味。人若不是先有了神的生命,对属天的事就显得格格不入了。就是有了神的生命的人,若是随从肉体,不跟从生命,也没有办法完全进入属天的事,只能把属地的与属天的事混在一起。要让基督在教会中作主,教会一定要维持在完全属天的地位上,不容许属地的事物掺杂在其中。我们要紧记主对尼哥底母所说的话,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约三12)所以要小心,别让人所说的好听的话,把我们引动离开基督,给教会制造破口。

  人既是要显露自己,他一定要拿出与别人不同的东西来,叫人受吸引来跟随他。这在世人中间并不是少见的,求新求变就成了人心的趋向,能有新的表现,也能有改变的样式,就能吸引人。没有新,没有变,就是陈旧与保守,或是说,落伍了,赶不上时代的脉膊了。在人世间的事,这也许是对的。但对于教会,这种趋向是绝对的不合宜,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因为教会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所作的永远的计划,要把离散的万有带回归向神,存到永远的就没有求新求变的需要,基督永远是基督,祂不能变,也不会变,祂是永远而常新的。教会作为祂的身体,祂是怎样,教会也就是怎样。所以把属人的一切掺进教会里,绝不是教会的祝福,而是教会的亏损。

异端的打扰

  贬低基督的所作,和升高人的所作的功用,都是产生基督的权柄给消减的作用。这是撒但常常激动人去作的。在教会的历史中,不住的出现各种各样的异端,不管异端的内容和讲解是什么,但都脱不开相同的原则。那原则是什么呢?或者说清楚一点,什么叫作异端呢?要明白这一点,最好还是看圣经怎么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彼后二1)异端就是所有混在基督教里的一些主张,这些主张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就是不承认神儿子耶稣基督所作成功的救赎,不是贬低神儿子的所是,就是一口咬定神儿子的所作并不能完全解决人的属灵难处。更有甚的,把基督耶稣是神的儿子全然否定,只看祂是人生最高美德的示范者。归总的来说,就是不以为神的儿子基督耶稣是至高的权柄。

  我们在这里一定要说清楚,免得造成异端满天飞。异端只是钉紧在基督救赎的完整上,就是基督的死而复活所带出的救赎果效完全或是不完全。以为基督的救赎果效不完全的,必须以人的所作来补满的,那才是异端。在神儿女们中间,有好些对圣经的解释不完全相同的,那绝不能构成异端。比方说,受浸或是受洗,在作法上是不相同,但这不在异端的范围内,只是在表明与主联合的样式上完满不完满的问题。虽然在历史上,主张受浸的弟兄曾给看为异端,这只是人在遗传上的反弹,并没有真理的依据。又如信徒被提这一点,尽管有全教会被提或局部被提,又有灾前,灾中,和灾后被提的时间上的差异,这仍是解经的问题,不管是那一种解说,都没有否认被提这个大前提。再有,在得救的稳固上,有永远得救和仅是因信称义的辩论,但在得救这一点上,全是因着基督的救赎却是完全一致的。所以这些在解释圣经上的枝节差异,并不构成作为异端的根据。这些差异,总有一天,神会带领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弗四1314)我们只要认定主就好了。

  异端眨低基督的所作,提高人的所能。所以没有基督的所作也可以,只要有耶稣的教训就可以了,效法耶稣的精神,以他作为完全人的模范,跟从他的理想,人间的难处就解决了。这样主张完全是没有神的地位,他们以为主钉十字架是一种牺牲的精神,主的复活只是在人的心思上发生影响,神在他们的心思里只是一种观念而已。效法基督的口号是响亮的,只是不在救恩中接受神儿子的生命。人凭自己就能效法主么?当然不能,但是主的权柄已经没有受到人绝对的尊重了,因为存着这样主张的人,心中根本没有主的地位。

  另外一种的异端虽然也承认主耶稣是神的儿子,但祂钉十字架的救赎并不是完全解决属灵问题的方法,只是给人作了一个得救的门路,人若是要得拯救,必须在信主以外再加上一些人要作的,人才能得救,或是加上守律法,或是加上先知的帮助,不一而足。总括说,得救是要主耶稣加上人要作的才能得救。这样的主张,照着圣经的真理所说的,仍然是异端。虽然他们会讲一些属灵话,但并不因为会讲属灵话就不是异端,他们仍然是异端,他们贬低了基督的所作,也不尊重基督的所是。

  造成异端的信仰理论虽不完全是一样,但都是叫人从专一注视基督这事上偏离。什么时候生命的感觉不对劲,或是圣灵的光照叫我们感到偏离了主,我们立刻警觉,不留恋那些动听的言词,重新把心思固定在基督的身上,仍旧尊祂为主。

宗教意识的影响

  人的主张在教会中能散播开来,受宗教意识的影响也很大。比较浅一点的说法,就是宗教都是劝人为善的。所以只要能显出善行,宗教的内容不是一成不变的,要紧的是能给人们有好处,那就是好的宗教。由于这种想法是以人的需要为出发点,非常容易给人接受,也让人认为这是正确的宗教活动方向。从这一种心思出发,教会就会失去以基督为根基,单一的以祂为方向。虽然还是挂着基督教的幌子,但却不是以神救赎的计划为主题,而是以发扬社会正义为主题。我们不是反对社会正义,我们乃是说社会性的活动不是教会该有的内容。这些意识进入教会,结果一定是偏离基督。

  比较学术一点的说法,宗教是在文化发展的过程中发生的,是文化的一种重要的内容,有维持社会秩序的功能。起源可能是出于迷信,但有学识的人把它加以疏导,减少迷信的成分,使它成为维持社会安定的力量,所谓的圣贤以神道设教。这样的心思进到教会中,非常容易把教会卷入政治的是非圈子里,使教会离开尊主为大的地位。在历史上,宗教常给政治人物利用,但教会不是宗教,属地的事务不是教会所热衷的。只是政治人物有很多感人的说词,引动人的宗教意识,影响人失去单纯跟随主的心意。

  不管撒但怎样藉着人的宗教意识去引动教会失去方向,我们可以看出这些影响都是来自人的哲学理论。不管是那一方面的哲学理论,甚至已经转化为神学理论的,仍旧是人的思想的产物,是出自人的主张。这种光景从古就有了,并不是什么新潮流。神的话语早就提醒我们,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哲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着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宗教),就把你们掳去。(西二8)人的主张是要适应世界的潮流,满足人的物质生活,只是教会是为基督的见证而给建立的,不是为社会的变革而存留在地上的。

人的感情的倾向

  上面提到的两种情形,可以说是属于思想性的。我们再要提到一些在感情范围内的事。思想性的主张的根是在基督教外来的,但感情性的主张却是发生在教会内的。造成感情倾向的一个基本的原因,乃是不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只是在感情或感觉上固执自己以为是正确的。这种情形的表现是比较复杂,不容易说得清楚,但是还是要尽可能的说清楚,至少要明白其中的实情。这种情形所以会难以说明,因为它们不像思想性的东西,明明的摆明是与属灵的事没有直接的关系。而这些感情上的东西,却明明的摆出是与真理或属灵的事有直接关系的。但是我们还是仰望主的怜悯,把它们说得清楚。

  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应该是包括分解的两个阶段,一个是分解个别的真理,如得救的真理,十字架的真理,主再来的真理,国度的真理,教会的真理,等等,另一个是分解全盘完整的真理,就是圣经里所有的个别真理联结而成的那完整的真理的道。准确的按着正意分解必须是正确的解说个别的真理,也必须同时能显明各个个别真理彼此有完全和谐的配搭,把神那永远的旨意清楚的表达出来,不可以只是强调个别的真理,而不理会能否与别的个别真理配搭起来。

  人的感情会影响人的主张与倾向,在个别真理的解说上,和一些个别的属灵经历上,都非常容易把人的专注从主的身上挪移。在不自觉的光景中,把基督作主的地位忘记了。而把那些感情的倾向推向宝座,把主在宝座上撵走。宗派的情绪是显而易见的一种情形,维护宗派比维护主来得更热衷。对于一些以属灵的经历作为追求目的的人,那是太容易忘记主才是他们最需要追求的。经历是属灵的,但属灵的经历产生了代替主的现像,这本来是属灵的经历也变成属肉体的。再说,受浸的方式是准确表达受浸的真理,给神儿女具体的体会与主联合的实意,所以受浸的方式是圣经所指出的样式,但是以受浸的方式来作决定对神儿女接纳与否的条件,那就把主吩咐要彼此相爱的弟兄关系损害了。虽然持守受浸样式的心意是对的,但因此而伤害了一个身体的见证,这原来是对的心意也成了有瑕疵的,因为那只是局部的顺服主,而不是毫无保留的顺服主。

  人的主张一冒出头来,结果一定是阻碍基督作主的。尽管我们口里唱祂是主,实际上却是人作主。人有个共通的想法,就是要把工作作好,要把事业扩展,用各种方法来表现自己的成功。这样的进取心也是可取的,但是不能不注意,在教会中,这种心思可得要小心,许多人以为好的道理与工作方法,不一定是教会能采用的。主的话也提醒我们,为什么不说,我们可以作恶以成善呢?(罗三8)绝不能作恶以成善的。这里所说的恶,固然是指着一般的坏行为,但是在教会中,一些不给圣经真理所认同的主张,在神眼中都是恶的。所以为了教会的成长而用上不是神话语的原则所认可的方法,人所鼓吹的道理或许能得着一些人的心,但在神眼中看来,全都是花言巧语。教会应当小心的分辨人的主张,免得践踏了主的地位。

人的天然冒头

  人在伊甸园堕落的结果,造成了人天然的性格喜欢出头,不单是在人中间要出头,在神的面前也要出头。人的出头表现在思想和主张上,也表现在行动上。但是不管是表现在思想上或是行动上,人要突显自己的原则都是一样。谁都喜欢自己的主张给人接受,谁都喜欢自己给拥戴作领袖,这是人的天然倾向,很普遍的出现在人的生活圈中。只是这些光景出现在教会中,就绝不是可恭喜的事,因为人的天然一冒出来,主就会给人挤到一边去。

  世人中间的争权、争名、争利、争地位、算是寻常的事。在教会中若是发生这样的事,定规是人已经不尊重主了。比方说,主定规了长老在教会中执行教会的行政,执事在教会中执行教会各种的事务,都是按着主的旨意去服事众肢体,使教会正常的成长。但是人的天然加进来,这些原来是服事众圣徒的职份就成了争权夺位的目标。在其中,谁也不佩服谁,谁也不再注意基督是教会的主。长久以来,因着人的天然性格的活动,给教会造出了许多的亏损。

  人的天然冒头还有隐蔽的一面,他们不争取出人头地,不争名,也不争地位。但这不是他们在谦卑上学了功课,也不是在谦让上显得成熟,而是天然的堕性使他们对主的事无动于衷,对主自己也没有够多的爱慕。虽然这种光景没有像争夺出头机会所造成的伤害那么大,但总是人的天然在主导着人的行动,不留意主的吩咐,不跟上主的定规,要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四1516)总括说来,人天然性格的活动,不管是表现在那些事上,都是在阻挡主在教会中作主。

妄自尊大

  教会是生命的组合,是属天的,不是属地的。是属灵的,不是属肉体的。并且教会是基督的,教会的治理乃是根据基督的心意。所以在教会中,作带领的人显明出来,乃是看他的属灵功用在人身上显出来的有多少,而属灵的功用能不能显出来,就要看那人的生命的经历与真理的认识是不是丰富到可以溢流出来。所以在教会中显出来的权柄应当是属灵的,是发表基督的心意的,没有人可以自取。我们看长老与执事给设立的条件,完全是先着重在属灵的份量,而不是着重工作的能力。属灵的份量够强,属灵的权柄也就自然的显露出来。

  当人的天然性格冒出来的时候,人的眼睛就钉紧了名与位,只要达到名与位的目的,主的权柄可以全摆在一边。能达到目的就洋洋自得,不能达到目的就心思消极,意志下沉。教会的历史不乏这样的事例。我曾略略的写信给教会。但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所以我若去,必要题说他所作的事,就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约910)这个丢特腓显然的是妄自尊大,自立为首领,狂妄到一个地步,连满有主丰盛的忠心使徒也不放在眼里。他要怎样就怎样,完全不理会主的心意。

  丢特腓能在教会中作威作福,也许是他在当地有财有势,但这些不能使他在教会中掌权。他能在教会中掌权定规是有一批人在拥护他,用人的话来说,他有群众。他使用了人间的政治手段,拉拢一批人去对付另一批人。这种光景不应该出现在教会中,对付弟兄,践踏弟兄,绝不是主的心意。爱弟兄还来不及,那里可以践踏弟兄呢?这样的光景只能出现在没有主的权柄的基督教的团体中,在尊主为大的教会中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因为人的天然在主的教会中是没有地位的。

恩赐的排挤

  主把各样属灵的恩赐赏给神的儿女,目的是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所有接受恩赐的人,都该是很和谐的配搭在一起,发挥恩赐的功用,供应主的教会,叫神的儿女得着造就,一同在教会中追求和服事,使全教会在基督里长成。这是主的安排,教会照着主的安排一同配搭起来,主的心意就得着满足。我们在主面前活得对,在恩赐的运用上是不可能出现竞争或排挤的,因为没有一个人是服事自己,都是服事主。

  人的肉体一出来,好事会变成坏事,属天的会变成属地的,原本属灵的也成了属肉体的。恩赐不能配搭起来,相反的却成了相咬相吞的导火线。到了这个地步,人不再看见坐宝座的主,只看见夺了主的宝座的自己。人为了自己的受拥戴,得称赞,就不再理会主的喜悦,只注意自己的满足。

  腓立比书中提到两个姊妹,她们的名字是友阿爹,和循都基,她们都与保罗一同在服事上劳苦,所以都是有恩赐的姊妹。不知道是比成绩还是比工作表现,她们竟然把腓立比教会带到喜乐不来的光景,因为她们不能再在主里同心了(参腓四23)。人的肉体一发动,人的眼目就从主的身上挪移到人的身上,主的旨意在教会中通行的路就给堵住了。

看重人过于尊主为大

  人的地位超越了主,更是造成主在教会中受限制的主要原因。人天性喜欢高抬自己,又喜欢拥戴自己所钦佩的人来提高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人为着满足自己的感情,也会不尊重主的命令。人的自己只是会满足自己,不会思念要满足主,所以它的花样百出,在不同的环境就作出不同的反应,只求满足人。在损害主在教会中的权柄的事上,再没有别样比尊重人过于尊重主所造成的害处更大。

  在旧约的日子,有一个时候,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上三1)神没有向神的百姓说话,神的百姓就落在灵里非常昏暗的光景。不是神不要向百姓说话,而是神说了话,百姓都不要听,神就不再向百姓说话。那时是以利作祭司,他的两个儿子坏透了,他却任凭他们胡作非为,因为是他的儿子。结果神出来干预了,神说,我所吩咐献在我居所的祭物,你们为何践踏,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撒上二29)神干预以利的家还算是小事,以利的家不尊重主给以色列家造成很重的难处是大事。因为感情而尊重人过于尊重神的事,太容易发生在教会中,我们十分需要主的怜悯,救我们脱离这危险。

  扫罗王也作过相似的事,他不是体贴儿子,而是看见亚玛力人的王亚甲长得很英俊,亚玛力人的牛羊肥美,他就不遵守神的吩咐而留下亚甲和牛羊,他看重自己的感觉过于神的吩咐。(参撒上十五章)

  又有以色列第一个王耶罗波安,他分裂了以色列国,在北方另立一个以色列国。他坐上了宝座,便忘记了他得国是出于耶和华神,他担心百姓常上耶路撒冷的圣殿,他们便归向犹大。因此他为自己造了两个金牛犊,另立节期来代替神的节期,把以色列人陷在罪里。(参王上十二章)在他的心思里只有自己的宝座,没有神的诫命。他不是不知道神是可敬畏的,他知道他得国的原因乃是犹大王罗波安不敬畏神,他全知道神和神的法则,但是他看人(自己)的好处过于神的自己,祂给肉体辖制了,就不遵守神的诫命。

  最难叫人发觉自己是越过了神的界线,把人代替了神,就是在不自觉当中,让一些在属灵的事上叫人得帮助的属灵人代替了神。我们要感谢神,祂在每一个时代都兴起一些属灵人,叫神的儿女们得到属灵的益处,带领教会在基督的丰富里往前行。这原是好事,只是人的天然非常容易叫人从钦佩尊重带领的长辈陷落在崇拜并高举人的陷阱中,使人的带领超越了神的真道。难得像保罗与亚波罗这样的人,他们叫人多得属灵的造就,又不让人把他们看高。他们只让人看见基督,不让人看见他们自己,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唯有神叫他生长。(林前三56)又说,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林前四6)人的天性既是倾向高举人,我们就得加倍儆觉,不叫我们的心思偏离神,把神所赐的恩典变成绊倒我们自己的网罗。我们敬重在属灵的事上带领我们的弟兄,但是我们绝不可以把他们当作神,看他们说的话此神说的话更重要,这是千万不可以作的。

  环境也是很明显的在试验人,显露人在神面前的光景,是看重神呢?还是看重自己?历世历代以来,神常常允许祂的教会经过许多火炼的试验,要在试炼中使教会纯净(参彼前四1214)。等到试验临到时,我们是要讨神的喜悦呢?还是要讨人(包括自己)的喜悦呢?甘冒危难要站稳在主的真道上?还是随波逐流的保护自己呢?人若看重人(包括自己)的好处过于主的吩咐,那就是损害了神的权柄。在火炼的环境中是这样,在安逸丰足的环境中也是这样。像主责备老底嘉教会所说的,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启三17)结果是主给挤到门外去。只要人成了主题,看重了人的所是,看重了人所自以为有的,结果一定是主在教会中没有地位。主并不勉强人一定要给祂合宜的地位,但是主在教会中没有正确的地位,真正受亏损的是教会,不是主。

十字架的功课

  综合来看,神的旨意给阻挡,不能在教会中通行,在教会中看不见基督在作主,都是因为人的出头,越过了该守住的地位。不管人出头的表现是怎么样,它对教会的成长和教会生活的建立,都产生了极大的伤害,因为它把主在教会中该有的地位掩盖了。主在教会中不能作头,主也就不在教会中作工,教会里没有主的工作,神的荣耀,丰富,与能力也不会显在教会中。教会落在没有主的贫乏光景里,只有拿人的所有和人的所能来填补,教会就充满了人的动作,人也不能再在教会中遇见神。

  教会是生命的组织,她要求长大而成熟的,因为这是生命的自然规律。生命不能死,能死的就不是生命。生命要长成,生命的能力就要冲破一切的辖制,使生命可以自由的成长。属灵的生命更是这样,这生命是根源于天,属地(人)的事物虽可以压制它于一时,但却不能使它长久萎缩,它越受压制,它越发出生命的大能,脱开一切的压制,欢然的奔向天。教会的历史不住的证实这一样,主可以给人的无知遮蔽一时,但总是没有办法长久叫人看不见主,主一次又一次的在教会中恢复祂的地位,恢复祂要把教会建造好的工。人可以离开主的权柄,但主却兴起别的人来接上祂的计划,不让神要通行在地上的旨意停止。

  清心爱主的人都愿意主的旨意通行在教会中,只是在这样多的阻挠底下,这个心愿有没有可能实现呢?绝对的有。这并不是说我们能使这心愿实现,而是主自己能使它实现,关键在我们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心愿。我们愿意向主表明我们的心愿,神就因着我们的愿意而开始作工,这是祂在人中间作工的法则。我们与祂同心,祂就作工。我们与祂表同情,祂就伸手显出祂的大能。因为主明明的告诉了我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八18)我们能与主同心,祂必定按着祂的应许显出祂大能的作为。

  人是给神制造难处的原因,一切属灵的难处都是出自人,因为人喜欢站在神对头的那一边。在神为人预备的救恩中,祂不单是解决人犯的罪,也解决了犯罪的人。主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除掉了人的罪。主在十字架上的死,也叫人犯罪的生命给带到死地,叫人天然的生命失去活动的能力。我们承认我们的天性很不甘心拣选神,但在我们里面从主所接受的生命却是迫切的要拣选神。新旧生命的冲突常叫我们感到为难,拣选神又不是,不拣选神又更不是。感谢主,祂在十字架上所作成的果效释放了我们,叫我们能尊主为大。不是说我们自己可以作到这个地步,乃是神的怜悯藉着十字架来带我们到这个地步。

  当恩膏的教训在我们里面照明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心爱慕主,我们该停止自己的挣扎,在信心里支取十字架的果效,让主的死停止我们旧人的活动,也让主复活的生命扶持我们活。我们向主说,我凭自己没有办法拣选,但是我不能不拣选。主,帮助我在的死里脱离我的自己,让在我身上得着流出旨意的路。感谢主,我们的愿意就带出神的能,祂的大能就叫我们不偏离祂的旨意。

  但愿神的儿女们都爱慕主的旨意成就,不让祂在教会中受阻挡。使教会可以照着祂的命定,不住的成长,直到满了基督的身量。基督在教会中给尊为大,教会就可以进入正常的成长。── 王国显《教会生活的认识与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