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十一 准确的追求尊主为大的榜样

 

  人的天然生命是很顽强的,并且它一切的动作都是为了满足人的自己,加上撒但在背后的拨弄,所以它所显露出来对抗神的情绪和倾向是十分明确的。这样的倾向就是人天然生命的特性,只有基督和祂的十字架才能扭转它的方向。要对付人的天然虽是要经过很艰难的过程,但神的大能还是可以改变人的倾向,使他们脱离旧生命的辖制,而受神的生命的约束,毫无保留的归向神,认定神是他们唯一的拣选,让神的旨意完全作成在他们身上。

  在历世历代里,神显明生命的大能在许多爱神的人身上。这些人原来都没有神的性情,也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甚至是根本就站在与主敌对的那一面。但是神在他们的生命中作了工,他们都从人的狂妄无知中脱离了出来,专一的追求神心意的满足,和神旨意的完成。他们把他们余下的一生,完全投入在以主为一切的追求里,他们爱神,敬畏神,事奉神,至死不渝。我们可以从这些人的身上看见主复活的大能,也看见我们该追求的路,使我们可以照着祂的心意来活在教会中。我们现在也许发觉自己太不象样,但我们不必失望,因为神在这些人身上作工,也要在我们身上作同样的工。

接受天国钥匙的彼得

  在主所拣选的使徒们当中,彼得是最突出的一个,也是在他后来的日子里最给主使用的使徒之一。他遇见主的时候,除了刚直的性子以外,他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在跟随主的过程中,因着人的刚直,出过不少的乱子,因为他的刚直是建基在体贴自己之上,他所有心思都是以自己的满足为出发点。但是经过主忍耐的引领,一次过一次的作工在他的身上,主终于使他成了神重用的器皿。主对他宣告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太十六19)果然,在主复活升天以后,他给犹太人开了福音的门,也给外邦人开了天国的门。救恩先是给犹太人,后是给希利尼人这安排,就是在他的手中作成了。

活在人的愚昧中

  接受了呼召的彼得,虽是常常与主生活在一起,他看见主,他听见主,他亲近主,他也对主满了感情。但是在他跟随的三年多的日子里,他就是时刻活在人的愚昧中。在他的心思里,他以为自己所想和所作都是出自好意,但实际上却是正好与主的心意相违背。他没有先寻求明白主的意思,他总是把自己的意思看作是主的意思,他事事处处都让人碰到彼得自己。

  我们记得,当神让彼得接受从天上来的启示,知道了主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主也宣告了祂要在复活的生命上建造教会,接着主再宣告十字架的道路是完成神永远旨意的方法。就在这个时候,彼得就阻拦主去遵行父的旨意了。彼得就拉着祂,劝祂说,主阿,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身上。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十六2223)当然彼得不是撒但,只是他完全活在体贴人的感情上,就给撒但摆弄了,作了撒但的出口。彼得对主是一番好意,他不愿意看见主受害,只是这一番好意是出于他的自己,这好意只能破坏神的旨意。

  彼得要突显自己的这一个天性比一般人都来得强,所以他不光是常抢先在人的前头,也时刻抢先在神的前头。他替主出主意要给主纳丁税(参太十七2425)。在变化山上,他冒失的开口说话,要给主作安排(参太十七4)。他以为他能饶恕弟兄七次(参太十八21),应该从主那里得着称赞。在他看来,在关心主和主的事上,没有一个同作主门徒的人比得上他,他该是主的门徒的第一人。这就是天然的彼得,他不会先寻求主的旨意,只是会先发表自己的意见。

  在与主一同吃最后一次逾越节的晚筵时,门徒都在争大(参路廿二24),彼得虽然不是这事的主角,但也缺不了他的一分,他也是同列在争大的人当中。人的天性都是想作首领,没有人认识在属天的国度里,要想作首领的必须先降卑自己,那时的彼得当然也不会降卑自己。所以当主替门徒洗脚,要门徒学习彼此相爱,彼此服事的时候,彼得自鸣清高,不肯让主洗他的脚。等到主说,若不让主洗他的脚,他就与主无分了,他就要主给他全身都洗。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彼得的率直,是很可爱的个性。但是我们必须看见,隐藏在这率直可爱的个性背后的是什么。在先的是他不屑门徒不分尊卑,竟让主来侍候他们,他要给人看见他是很守地位的。在后的是他生怕在主那里吃亏,同时也要表明他比众人都爱慕主。这些都是在显露自己,前前后后都是活在肉体里,以自己为主体。(参约十三章)

  彼得最糟糕的一次,乃是在主给他们洗完脚以后,就向门徒明说祂要给钉死在十字架上了,门徒都会因主的遭遇而跌倒,彼得却挺身而出说,众人虽然为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太廿六33)主又说,撒但要筛门徒,特别是要筛彼得,而彼得一定会给筛掉。彼得很不服气的说,主啊,我就是同下监,同受死,也是甘心。(路廿二33)事实上,他正如主所说的,三次不认主。他就是这样的强自出头,他信任自己,却又是完全不认识自己。他只有自己的意念,跟随了主三年,他还是脱不了要显出自己为大的心思。

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长进

  彼得的个性虽是极其的好胜逞强,但是复活的主作了他的生命以后,他一步一步的迈向生命的成熟,他自己的成分逐渐减少,基督的成分在他身上逐渐的增加,直到基督丰丰富富的满溢出来。他活着是为了主的国度显现,他的盼望也是基督的自己,为了基督和祂的国度,他全然的摆上了他自己,义无反顾的走完他一生的路程,真的像他劝勉教会的话一样,丰丰富富的,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彼后一11

  五旬节那一天开始,彼得就大有能力的作主的见证。属灵能力可以发出来,必须先让神得着接受权柄的器皿,然后主的能力才会从那器皿流出来,彼得那时虽然不是一个生命很成熟的人,但是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凭着己意而产生冲动的人,他认识了主的权柄,也高举主的名,所以主可以自由的使用他。我们要看看彼得是如何的活在主的权柄下,让他的自己减少,而让主在他身上增加。

  在彼得去哥尼流家中打开外邦人进天国的门以前,神在异象中让彼得看见一些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又有声音向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彼得却说,主阿,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洁净的物,我从来没有吃过。第二次有声音向他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看作俗物。(徒十1215)神接连三次这样向他说话。站在旧约律法的立场上,犹太人绝不可以吃律法认定为不洁净的食物,所以彼得在这事上很为难。但是主在这异象中向彼得启示了新约的奥秘,知道了神悦纳地上所有的人的心意,他就不再固执自己的律法背景,哥尼流派人来请他,他就欢然的到外邦人的家里去。我们不是犹太人,不会明白接受神这一次的启示有多大的困难,这困难对犹太人来说,比杀了他还要困难。但彼得接受了主的权柄,冲破了这困难。

  到了哥尼流的家,哥尼流就迎接他,俯伏在他脚前拜他。(徒十25)这是好大的尊荣,百夫长虽不是什么大的官,但还是罗马的军官。在当时的犹太社会里,仍然是有权柄的人。他向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下拜,这很能满足人的虚荣。只是这时的彼得不再贪图人间的虚荣了,他所注意的只是主的名字被高举,主的见证得传开。彼得却拉他说,你起来,我也是人。(徒十26)彼得的里面已经起了变化,他看准了,该受敬拜并高举的是主,不是他,他不敢越过主的地位。他里面的人已经刚强起来,不再给外面的人影响他,他只要服主的权柄,他甘心拣选主的喜悦。

  生命的成熟不是看一时一刻的表现,而是看长期的不断成长。偶或遇上有低潮的时间,这是经历一点挫折,但能及时的掉转脚步,重新回转到主真理的光中,继续的服在祂的权柄下,这生命还是在继续的成长中。彼得终竟还是人,最属灵的人仍旧是人,所以他偶而发生一点软弱,那并不是希奇的事。后来,矶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从雅各那里来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饭。及至他们来到,他因怕奉割礼的人,就退去与外邦人隔开了。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甚至连巴拿巴也随伙装假。但我一看见他们行的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众人面前对矶法说,你既是犹太人,若随外邦人行事,不随犹太人行事,怎么还勉强外邦人随犹太人呢?(加二1114)当时坚持信主的人还要守律法的势力很大,面对着那样的情势,彼得也要让它三分。只是这样的退让并不合乎真理,既不合乎福音的真理,也不合乎基督的身体的真理。保罗站在真理上指出彼得作错了。感谢主,彼得也接受了这指责,重新服在真理的光中。他不以自己先作使徒的资格而拒绝那曾残害教会的保罗的提醒,他不是只看见保罗,他也看见在保罗身上显出来的主的权柄,他谦卑的接受责备,这是何等美丽的生命!彼得已经流露出主生命的美丽,就是那服神权柄的生命。

  还有更美的事,彼得没有因保罗的抵挡而含恨抱怨,因为保罗在众人面前,太不给他这大使徒留下一点面子。没有,彼得绝没有这种情绪,在他给教会写的信上,他这样说,我们所亲爱的兄弟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写了信给你们。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讲论这事。信中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彼后三1516)他肯定了保罗所得的启示,也肯定了保罗的服事。更美的是在信上表达出保罗与他的紧密的配搭,也向众教会显明了配搭的事奉,他是活在基督的身体中,也站在身体的地位上向教会说话,他是完全站在主的一边。

  到了晚年的彼得,身体是衰残了,他已经知道脱离这帐棚的日子快到了。(彼后一14),但是在他里面所充满的,乃是主的荣耀,尊贵,与威荣。当年在变化山上的经历,在他眼前还是非常新鲜的,国度的荣美对他是那样真实(彼后一1418),新天新地的荣耀是那么明确的在他的心里闪耀,他自己活在这指望中,也坚固教会一同活在这指望中,并催促神的日子来到。他把他自己完全溶入神的应许里,也带领教会一同追求,使神的话可以早早应验与完成。

  主曾预先指明彼得要为主作个殉道者(参约廿一1819),他也确实是为主殉道了。天主教的传说说,彼得是倒钉十字架而殉道的,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与主同一个样式钉十字架,所以他要求钉他的人把他倒转过来钉上去。虽然对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大有保留,但彼得殉道的事确是真实的。他轻看了自己的好处,连死都不辞,他不逃避殉道的死,他只求主荣耀的旨意成就。他是在荣耀的盼望中交出了他自己,他虽落在残酷的折磨中离世,但他所盼望的晨星却是出现在他心里。他至死也劝勉教会要留意主说的话,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才是好的。(彼后一19

传那永远生命的约翰

  约翰像彼得一样是在加利利海打鱼的渔夫;在人眼中是出身卑微的人,但他却是最靠近主的三个门徒当中的一个。他的出身给人看作没有学问的小民(徒四13),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位在深处见证主的使徒。这深处一面是指着他心灵的深处,他把他里面的生命尽情的溢流出来,叫神的所是和祂的性情明确的显在人的眼前。另一面乃是指着他陷身在水深火热的环境中,他依然是高举他所信服的主。

  他给称为爱的使徒,他在主的怀里蒙爱,他也带领教会活在彼此相爱的里面,叫神显出在世人的中间。但是原来的约翰并不懂得爱,也不懂得生命。在他跟随主的过程中,他渐渐的看见生命的主,他慢慢的认识了一切都是根据父的生命,他也就毫无保留的在他一生的日子中,跟随生命,跟随恩膏的教训而活着。保守自己常常住在主里面,不离开主的道路,不离开主的见证。

  从约翰的身上,我们看见主是最大的,因为他清楚的经历,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四4)并且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并且我们一切所求的,就从祂得着。因为我们遵守祂的命令,行祂所喜悦的事。(约壹三2122)他里面是服在主的权柄下,他外面是服在真理的约束和管理中。

活在天然生命中

  主起初呼召约翰的时候,他弟兄俩答应得很干脆,他们立刻舍了船,别了父亲,跟从了耶稣。(太四22)但是他们跟从主的动机是什么呢?圣经没有清楚的记载,我们也无从去推测。只是从门徒一再表达出对复兴以色列的关心(参路廿四21),甚至在主升天以前,门徒仍然是留意着以色列国复兴的事,我们约略可以领会,门徒那时跟从主的目的是属地的,不是属天的。约翰当然也不例外,这也不难理解的,因为圣灵和主复活的生命没有进到人里面,每一个人都是活在天然的生命中。约翰的个性比较隐藏,不像彼得那样容易显露在外面,但是圣经记下了关于他的一点点,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同样是个肉体很强的人。

  主设立十二个门徒的时候,给西门起名叫彼得,给雅各约翰兄弟俩起名叫半尼其,就是雷子的意思。(可三17)别看他后来给称为爱的使徒,他原来却是火爆的性子,是人碰不得的。约翰曾经自己出主意,禁止一个不与他们同行,却奉主的名赶鬼的人,不给他再使用主的名,主没有同情他的所作(参路九4950)。当主上耶路撒冷去,祂选择了经过撒玛利亚的路,这路是犹太人不要走的。一个村庄的人不接待祂,雅各、约翰,看见了,就说,主阿,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么?(路九54)好凶狠的心思,好自以为是的个性,好狂妄的自抬身价,他以为自己跟从了主,就有权柄吩咐天,天也得听从他的命令。我们要注意,这事是发生在主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去的时候,约翰依样是本性没有改变的半尼其。我们能体会他爱他的夫子,不甘心老师受辱,这和彼得不要主去接受十字架一样,是人肉体的动作。

  在最后的逾越节的筵席上,门徒在那里争大,不单是争当时的上座,更是争在主的国中的大权。那时已经接近主被卖的时刻,第二天,主就要给钉在十字架上了,他们还在争论谁为大。挑起这次争论的竟然是雅各和约翰兄弟俩,不单是自己出面去争,还约同他们的母亲来一起去求耶稣,要在主的国里,一个坐在右边,一个坐在左边。(太廿2021)约翰不仅是半尼其,他还是很工于心计的人,里外都不简单。他是彻底为着自己的利益而活的。

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分

  约翰不像彼得那样喜欢在外面露头角,所以圣经上记载他受主造就的事不如彼得的多,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说,他得到主的造就绝不会比彼得所得的少。他个性虽是火爆,但人却是内敛,所以他在跟随主的经历里,他用耳朵听主所说的,用眼睛看主所作的,用心思来观察主的生活,用手来触摸主的安排。因此他所受的造就是在他里面进行的,在他的生命中拆毁,建造,把他造就成主的心意与神的性情发表出来的器皿,很荣耀的彰显主的自己。

  他深深的受着主的爱所吸引。当主给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门徒都四散逃躲,彼得逞强却落得个三次不认主的下场。唯有约翰跟着主进入大祭司的院子(约十八15),跟着主直到十字架下(参约十九26)。他没说过炫耀自己胆识的话,但他是默默的在主被卖,受审判,被杀害的这一段路程上陪伴着主,不让主在接受父的旨意上感觉孤单。他在争大的事上受了主的开导,他在主给门徒洗脚的事上体会了主的心,他在马利亚用香膏抹主的事上学会了体贴主,他更在客西马尼园里睡着了这事上,看到自己不懂得在主需要的时候陪伴主。虽然这些事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先俊发生,但约翰却在那么短促的时刻里,生命里发生很大的变化,从主所爱的那门徒成了全心爱主的门徒。虽然这些只是感情上的变化,但却实实在在的是他尊基督为主的开始。

  当约翰年迈的日子,为着主的名给放逐到拔摩海岛上。在那漫长而艰苦又孤单凄凉的日子里,他心里所惦挂的是主的众教会,他里面所渴想的仍然是主的自己。他看他所受的患难是主的患难,他认定他受患难的原因乃是主的国度,他也说明他能忍受这些患难乃是因为有主的忍耐。他把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和主的旨意连结在一起,他不肯叫自己与主分开。任凭每天形单影只的对着汹涌拍岸的怒涛,嘶声慑人的狂风,他没有自怨,也没有后悔,他只想着国度,他迫切的等主的再来,新耶路撒冷的景像叫他无心去想他身心所受的创伤。他坚守耶稣的见证,他渴想主的显现。他带领在难处中的教会要长久维持住在主里面,他自己也确实坚定的住在主里面。

  天大的难处也不能叫约翰倒下去,相反的,难处的磨炼使他的生命更扎实和更丰富。神的性情在他口中和所写的书信中明晰的显出来。神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约壹一5)神的儿女必须活在光中。神就是爱(约壹四8),但爱的界线却一点不含糊,爱的基础乃是住在主里面,一切放得进神里面的,不管我们个人的倾向是怎样,我们都学习相爱。但对于站在作神对头一边的事物,就要清楚的分别出来,对于传假道的基督徒,更是不留余地的分别(参约贰911),这才是真正的爱,没有虚伪的成份,因为是建筑在真理的上面。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约4)这就是约翰毫无保留的向着主的心情的流露。

接受公义冠冕的保罗

  我们都熟悉保罗的属灵历史,好像是传奇,但却是事实。在他的一生当中,他整个的生活目的作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从这一端转到那一端。从对神大发热心的无知当中,转到以神从上面选召人去得的奖赏作追求的目标。原来他所要践踏的基督,成了他轻视一切而要得着的至宝。他毫无保留的把自己交给基督,投身进入神永远的计划里。在他的身上,我们看见了主如何的作工,一面拆毁他,又一面造就他。

  他是大有学问的人,在当时的名律法师迦玛列的门下受教,在犹太宗教中是个狂热份子。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接受主作救主是困难的,就是在接受了主以后,要他毫无保留的顺服主也是一样的困难的。但是主的大爱,并主复活生命的大能,在他里面完全溶化了他,叫他活着不再是他自己,而是基督在他里面活着。他遇见主以后的一生,就为着爱他的主而活,他能明白的向人宣告,他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十四8

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

  生命趋向成熟,谦卑自然就流露出来。谦卑不是在外面学得来的,乃是从里面活出来的。在外面装作谦卑的,那是假谦卑。唯有从里面活出来的,才是真的谦卑,因为那是生命中流出来的。保罗提到他自己的时候,他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提前一15)这话并不是假谦卑的话,他说的乃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若不是蒙了主的怜悯,他一直到死也仍旧脱不掉这罪魁的事实。所以他蒙了光照以后,他看见了自己的本相,他谦卑的坦承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还蒙了怜悯,是因基督耶稣要在我这罪魁的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提前一1516

  在保罗还称作扫罗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很不得了,他为自己的身世和宗教上的严谨与热诚,并生活上的敬虔,十分的自负,他把自己看得很高。这也难怪,因为他确实有这样自夸的资本。虽然他的出身和他的学养是这样高,连罗马巡抚非斯都对着他说,你的学问太大。(徒廿六24)但是他并没有真正的认识神,更不认识神的儿子耶稣,因为他所有的书本知识,和宗教的遗传,使他不能领会律法中的精意,只紧守律法的字句。换句话说,他有神学上的知道,却没有听见神的信息。所以他在那时凭着一股勇气,要为神大发热心,结果却在神面前闯了大祸,就如他自己蒙恩了以后所说的,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腓三6

  当司提反殉道的时候,扫罗还没有崭露头角,但他却是洋溢着反对基督徒的热情,当然实际上是反对神的儿子耶稣。他虽没有亲手把石头扔在司提反的身上,但他却为扔石头的人看守衣服。司提反给打死了,扫罗也喜悦他被害。(徒七60)这是他反对神儿子基督耶稣的开始。他作得最有声有色的一件事,就是他觉得单是在耶路撒冷和犹大地残害基督徒,还不能算是澈底的热心事奉神,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徒九12)他在亚基帕王面前诉说往事,从前我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我在耶路撒冷也曾这样行了。既从祭司长得了权柄,我就把许多圣徒囚在监里。他们被杀,我也出名定案。在各会堂,我屡次用刑,强逼他们说亵 ? 的话。又分外恼恨他们,甚至追逼他们直到外邦的城邑。(徒廿六911)真的可以这样说,他的双手沾满了基督徒的血,他的心对神的儿子满了毒恨,所以他坦承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

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主在恩典中把祂测不透的丰富临到这个罪人中的罪魁,又把这测不透的丰富托付给这罪魁,叫他把这极丰富的恩典传给外邦人。从大马色的路上遇见主的时候开始,这罪魁就给主得着了,成了主手中极贵重的器皿。他不单是作主的工,并且更丰富的从主接受神永远旨意的启示。为着主的名,他从逼迫人的成了受逼迫的。虽然这个改变是那样的剧烈,但他没有一丁点的后悔。他是忠心的走完主安排给他的路程,存着一个无愧的心去接受主加给他的荣耀。

  我们看看他为着主的名所受的苦,这笔流水账只限于他事奉主开始时的一小段年日,但已经很够看了。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十一2329)何等奇妙的大改变,保罗不再践踏基督,反而投身在基督永远的旨意里,他外面忍受许多的劳苦与残害,里面却是背起众教会的难处,陪伴着各处的神的儿女跨越外面的难处,仍然全心的向着主。他毫无保留的体贴主的心意,他真实的活在基督的身体当中,作基督活的见证。

  保罗不仅在开始事奉主的时期是这样,尽他的一生都是这样,主一直在他心里坐在宝座上。仅有的一次,他用自己的热心越过主的安排,上了耶路撒冷。从那时开始,他长久的给留在监狱里,他没有问主为什么不让他自由作工,他知道是主要他学更深的功课,接受更大的启示,所以他在以弗所书三章1节、四章1节、提后一章8节、腓利门书19节里,说自己是基督耶稣的囚徒,中文圣经把这话译成为主被囚的,只是在保罗的心里很明白,是主停止他一切外面的活动,回到里面与主有更透亮的交通。所以在监狱里面,他的心还是放在主永远的旨意里。他在以弗所书中,交通了神要建造的教会。在歌罗西书里,他交通了基督是一切,他甘心乐意的以为主的名受苦作为欢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在腓立比书中,他把至宝的基督交通给教会,他所追求的是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一20)并且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314)在保罗这个人的身上,叫我们可以看到,他可以丧失了他的所有,只剩下基督给他,他原来的喜乐和满足一点也不会减少。

  当他在地上的生命接近尽头,他更是完全的摆上自己,对他来说,为主殉道并不是什么可畏惧的事,而是他荣耀的大喜乐。他可以在孤单侵袭的时候,看见死亡的手对他攻逼,他仍旧是开朗的宣告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四78)活在主的权柄下是有何等荣耀的喜乐,保罗看见自己永远的前途,也给神儿女指出他们该有的前途。

历代清心爱主的弟兄们

  使徒们留下佳美的脚踪,但走在这路上的,除了使徒们,还有数不过来的千千万万清心爱主的弟兄们。启示录上所记载的话绝不是空洞的,那些弟兄们印证了神话语的真实。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十二1011)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祂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写在额上。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启十四15

  使徒的时代过去了以后,教会所受到从各方面来的逼迫与践踏,更变本加厉的继续进行着。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境遇,都有数不清的神的儿女,毫无保留的献上自己,承认基督是主,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见证,维持着主的教会屹立到如今。他们单单的以基督为主,绝不让主以外的人,事,物来夺取基督在教会中绝对的地位。

  罗马帝国政府对教会的残害,大规模的屠杀基督徒,那时,信主的人只要肯向罗马的国神献花环,并不需要放弃基督教所相信的,就可以脱离这种灾难性的残杀。但是很多的基督徒宁愿给丢进斗兽场,给火焚烧,给砍头,也不肯违背主的真道,他们认定基督以外没有可称为主的。等到罗马天主教得势,大大的背离真道,造成欧洲的黑暗时代,数不清的清心爱主的人,接受了史无前例的来自宗教的残害,残忍的程度不下于罗马帝国所加给教会的践踏,那些在残害中剩下来的,大批大批爱主的人流亡到外处。等到各处都出现了脱离天主教的辖制以后,国家教会的出现,又加增了基督徒所受的苦难。这许多受逼迫的人,只要肯在真道上采取一点妥协,他们就平安了。但是他们要主的喜悦,不愿意用放弃真道去换取平安。(注)

  千多两千年的教会历史,记录着教会经历着异端的腐蚀,地上政权的敌对。先是宗教使用政权来对付真正的教会,以后是政权利用宗教的影响力来逼迫基督徒,再后是宗教与政权彼此利用来残害信主的人,直到如今,情形也没有好转,暴力的反对,思想上的围攻,生活上的腐蚀,叫教会面对许多层面的属灵争战。感谢主,历代以来,许多清心爱主的人,坚守主的真道,承认主的权柄,给教会留下美好的榜样,维持了神的见证。

 

  :关于这方面的历史请参阅走天路的教会一书,晨星出版社出版。── 王国显《教会生活的认识与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