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十九 教会生活的实质──顺服

 

  不管是从教会生活的内容来看,或是在教会给建造的要求来看,或是在显明教会的见证来看,很显然的,我们都能领会到,教会生活的实质就是顺服主。聚会交通,弟兄相爱,配搭事奉,无一不是在尊主为大,接受主的权柄,跟随圣灵与生命的引导在这些操练上实行的。这一些操练都是叫我们顺服主,确实的活进神永远的计划里去。没有摸到顺服主这个焦点,教会生活是没有根基的。事奉主可以变作满足工作的热诚,弟兄相爱可以变作社交的活动,接受引导可以变作对领袖人物的拥戴。所以没有顺服主这个焦点作根基,教会生活就变得全无属灵的意义,更没有属灵的价值和需要。

  神永远的计划的最终目的,就是高举祂的儿子,使万有都在祂儿子里面同归于一。具体执行这个荣耀计划的就是在祂儿子里的教会,这计划的实质就是权柄的问题,从接受主的权柄,扩展到全宇宙充满神的权柄,使全荣耀都归给神。人凭着自己在地上掌权,把地弄到一塌胡涂,乌烟瘴气,没有一处可以给人有安居的感觉。神藉着教会带进基督的权柄,使地有新的起头,再从地开始,把万有都恢复到完全享用神的荣耀,丰富,和自由里。因此,教会必须要摸准顺服主这焦点,叫教会生活不仅是一种的生活方式,而是主建造教会的唯一道路,也是神永远计划作成功的唯一途径。

顺服主

  服主的权柄是神永远计划的焦点,这一点对准了,神永远计划的执行就上了轨道。神先是要求教会对准这焦点,然后全地直到全宇宙都按着次序对准这焦点,神的计划就在荣耀中完成了。所以对教会来说,顺服主是追求长进的最基本的功课之一,也是最重要的操练。活在顺服主的生活里,生命就平稳的成长。生活中没有顺服主的成份,生命是没有可能长大起来的,就是多有祷告的动作,多吸取圣经的知识,多有各样属灵的活动,若是缺了顺服主的实际,这一切都会成了虚假而落空的。

  顺服主是非常的重要,但是顺服不能盲从。只有对主有清楚而明确的认定,才会帮助我们进入真的顺服,顺服在神永远的旨意里。顺服主这一个属灵的功课,可以说是叫人百分之一百放下自己,没有例外的,不然也就不叫作顺服了。当然也很有可能我们所思所想的,就是主的心意。即使是这样,我们是拣选主的心意,而不是以我们的所思所想作根据,所以还是要放下自己。一般说来,顺服主的需要总是发生在我们的心思与主的心思不一样的时候,我们放下自己的,而拣选主的。所以若不先认定主,我们可能会有顺服的动作,但却没有顺服的实意,因为不是顺服在主的旨意里,只是无可奈何的顺服。

  顺服在主的旨意里,主生命的丰富自然就在我们里面扩充。不是顺服在主的旨意里,顺服的牺牲是作过了,但是与主没有关系,祂就不会对那顺服有反应。这样一来,受亏损的是自以为是顺服的人,自己没有得着属灵的益处,相反的,还会怀疑神的信实,那就是亏损上再加上亏损了。所以对于主的明确认定是不可以缺少的,没有明确的认定,只会自欺的使自己作愚昧的事。

神计划中的安排

  关于主在神计划中的至高地位,已经在本书的前头一再的提及,但是为了更有把握的认定主,我们还是要来重温一下,叫我们在这事上没有一点的含糊。我们要再肯定一下,在认定主的事上,我们只能清楚,绝不可以有含糊。一点点的含糊,都会叫我们作胡涂人,叫教会陷入纷扰与混乱。所以经上的话说,不要作胡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五17

  我们再读读歌罗西书一章里面的话,我们应该是很清楚的,因为神没有向我们隐藏祂的心意。又感谢父,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祂也是教会全体之首。祂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祂里面居住。既然藉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祂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一1220)这一大段的经文里提到好几件大事,其一是主是创造的主,祂的智慧与能力使创造依着父的旨意完成。其二是祂是神救赎计划的目的,因为祂是神创造的目的,万有是为祂造的,神要叫万有都服在祂的权柄下。其三,祂是救赎的主,祂在地上建立了祂的教会。其四,神的计划是藉着教会在地上先与神和好,然后扩大这和好的范围,从地上到宇宙。

  在神这个叫万有与自己和好的计划中,主就成了唯一的主角,也是神完成祂的计划的唯一方法,也是唯一的执行者,因为每件与神和好的事都要藉着祂。所以神叫一切的丰盛居住在祂里面,也立定祂在凡事上居首位。神的安排是这样的明确,我们再也没有理由作一个胡涂人,我们必须要跟上神的安排,认定主是至高的主。

主得着权柄的经历

  神让我们的主得到天地最高的权柄,并不是因为祂是儿子,理所当然的就把权柄赐给了祂。神若是这样作,就如同地上君王的世袭一样,这实在是极其不美的事,神不会这样作。因为神是永存的,并没有安排世袭的必要,同时从世袭而来的地位与权柄,并不表明继承者的真正资格,只不过徒有君王的虚名就是了。神让祂的儿子登上至高的宝座,乃是根据我们的主的所作,藉着祂的所作来显明祂所该是。这就是腓立比书上所启示出来的,我们的主登上宝座的经历。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611

  主给父升为至高,一方面是显明祂的智慧与大能,另一方面也是要对付神的对头撒但。撒但与神作对,不佩服神的荣耀与权柄,事事处处拆毁神的安排与工作,把天地都弄到乌烟瘴气,充满了死亡。神要让撒但明白,神的宝座不是撒但要推翻就可以推翻的。祂容让撒但活动,但却不让撒但成功。祂容忍撒但尽情去破坏,但祂却有大能去恢复,以生命代替死亡,也胜过死亡。神的智慧与大能就藉着神儿子的所作显明出来。撒但以为神不配得荣耀和尊贵,神的儿子就藉着祂的所作来显明祂的所是,祂绝对的是配,神是配得一切的荣耀和尊贵。我们留心启示录所记下天上的敬拜,全是集中在承认神是配,和羔羊是配(参启四11,五9,七10,十五34)。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所作,把撒但对人的蒙蔽与欺骗全拆除了,祂是配得一切的权柄,能力,尊贵,与荣耀,祂确实是万有的主。

  经过死,又从死里复活的主,祂从父手里接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太廿八18)。这样大的权柄交在祂的手中,是祂完全配得的。祂是因着毫无保留的顺服神,显出了祂那至高的品格,藉着祂完全舍己的经历,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并牠的权势。神儿子是因着顺服而得国,也是因着顺服而得着天地的至高的权柄,更是因着顺服而成就了神永远的旨意,并且给我们指示了顺服是得着神的唯一道路,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的意思。(太廿六39)主这祷告一直在生命中照亮了我们。祂毫无保留的顺服父,祂也配得着我们无条件的顺服祂。

教会的来源

  主在十字架上给钉死,解除了人与神的阻隔。祂从死里复活,藉着圣灵重生了我们,让我们接受了祂的生命。基督的死与复活,奠定了教会给建立的基础。没有主的复活,就不可能有教会。没有主的生命,就不可能有教会的出现。所以教会是根据基督而有的,并且教会的一切都是根据基督,源头是基督,长成的形像是基督,组织的形式是基督,活动的内容是基督,存留的目的是基督。在教会里,没有一样不是基督,所有要显明出来的,都是基督。

  每一个信主得救的人,都在圣灵里受了浸,成了基督身体上的一个肢体,不管是那一种肢体,是口也好,是手也好,是什么都好,都是在一个身体里。这一个身体的头就是基督。一个健全的身体,都是依据头的指示行事。从来没有手去指挥头,也没有口去指点头,只有头指挥手去作这作那,也只有头指点口去说这说那。身体上一切的动作与反应,都是根据头的指示而显明功用。这个指挥系统不能有混乱,一发生混乱,身体不是瘫痪,就是颠狂。所以身体上的肢体都得要受头的指挥。同样的,教会也必须顺服主的引导与训诲。

  教会必须顺服主是没有辩论的余地的,因为教会是从基督的生命中长出来,又以基督作供应,目的乃是彰显基督,作祂的见证。因此教会要显出被主选召,与给主生出来的目的,教会只有尊主为大,以祂为主,顺服祂的旨意与引导,才能满足被召与被生下的要求。对别的受造之物,主可以再等待。但对于教会,主不能再迟延,因为别的受造之物仍旧是在旧造里,只有教会是在新造里,与主有生命的联结,对主有恩典的认识和经历,所以对主的权柄该有深刻的体会。因此顺服主是理所当然的。

  顺服主就是顺服主所说的话,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已经说过了。但教会生活中如何具体的学习顺服主?我们在下面就要一一的题说,愿主藉着圣灵在我们里面显出教导,叫我们实际的学习到顺服的功课,使教会生活充满基督。这也是我们注意到在聚会中,主让姊妹们蒙头,不可能是一般人所说的是当时当地的风俗,而实在是主给教会的一个记号,叫教会不要轻忽顺服主的学习。

顺服作长老的弟兄

  顺服既是教会生活的主要学习,那具体的操练就要从顺服作长老的弟兄开始。主的话中并没有顺服长老这样的一句话,但却有明确的指出作长老的在教会行政上的地位。主不是叫我们去顺服作长老的这一个人,乃是叫我们顺服长老的地位。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五17)长老的服事就是管理和教导,不管是那一样的服事,受服事的人正常的反应就是顺服管理,顺服教导。

  在教会中负行政管理和属灵带领责任的是长老,或是称为监督。长老与监督是同一件事情,没有分别。有人以为监督比长老高,那是人的体系,圣经上没有这样的区别,长老就是监督,监督就是长老,并没有两样。使徒行传廿章28节里,保罗对以弗所教会的长老们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就说明了这个事实。其实用什么名称不是最重要,叫作长老也好,叫作监督也好,也有叫作负责弟兄的,甚至叫作董事的(当然最好不用这世俗化,商业化的名称),要紧的是这些弟兄能显出属灵的权柄。没有属灵的权柄,就算给称为高级监督,像天主教里的红衣主教,枢机主教,甚至称作教皇,也无济于事。在圣经里,地方教会中只有长老或监督,各地方教会的行政是独立的,在地方教会以上再也没有高一层的行政系统。所以长老们是主所用在地方教会中显明属灵权柄的众弟兄,众人就在教会中接受长老们的管理与带领。

作长老的实际

  长老是教会组织里的行政地位,但是不能光是只有地位,也必须要有实际,因为他们是代表主在教会中执行属灵的权柄,叫教会生长并行走在真理与生命的正轨上。长老的产生,不是出于选举,乃是出于主的显明,叫众人看见某些弟兄带着属灵的权柄,就接受他们在教会中作长老。所以说,长老(或监督)是圣灵立的,不是人立的。出于人立的只能有行政组织的权柄,这不是属灵的权柄,因为行政组织改变,或是不存在,这行政的权柄就没有了。属灵的权柄是出自生命,并不依附行政组织,没有了组织,这权柄还是真实的。人的组织是先有地位才有权柄,在教会里就不是这样,而是先有属灵的权柄,然后才接受地位。

  作长老的是为主牧养神的教会(徒廿28),他们对神的真道有相当的认识,在生活上有优越的见证,活在神话语的光中,善于用神的话语教导众人(参提前三17)。属灵的权柄乃是人活在神的权柄下的结果,所以长老不单是一个地位,更是一个实际。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五13)这就是说,作长老的是照着主的旨意,走在众人的前头,为众人走出一条通往主宝座前去的路,叫众人可以跟着走上去。长老在教会的功用既是这样,我们就该在教会生活中,去学会顺服作长老的弟兄们的带领,使教会活在正常成长的光景里。

  长老不一定都有先知讲道的恩赐,因为其中的一些长老是作治理的。不管是他们的恩赐在那一方面,他们都该是活在主的话语中,作众人的榜样。属灵的权柄不是说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活到一个地步,显出了属灵的权柄,神的儿女自然的就会顺服这权柄。说得清楚一点,属灵的权柄的根据乃是主的话语,作长老的该是活出主的话语,因此属灵的权柄就从他们身上流出来。我们记得主对门徒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太廿三23)权柄不是在人,乃是在主的话。文士和法利赛人说到律法上的话,门徒还是要接受,长老该是强过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照主心意所作出的带领,我们更要听从。我们要看见,在外面,我们好像是顺服人,但事实上,我们的里面是顺服主的话。

顺从神过于顺从人是应当的

  顺服主要的对像是主自己,虽然在顺服的操练中,常常要学习顺服人,但人究竟不能代替主作给人顺服的对像,他们只能作顺服对像的象征。在学习顺服功课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持守这一点,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代替主,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的代表主。在教会中,若是出现了有人代替了主,教会定规是离开了轨道。毫无疑问的,教会一定产生混乱,迷失方向,完全偏离主的见证。所以必须要弄清楚主要的顺服对像,在顺服的学习上,一定不能作盲从的人。

  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五29)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四1920)这些是使徒们在圣灵的带领下,对那些禁止他们传讲主并跟从主的人所作的回答。这些话是十分重要的实行原则,在教会内,或在教会外,都绝对的完全适用。我们不会忘记,主固然是神自己,光是这一点,我们已经该绝对的顺服主,何况祂所得着的,乃是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呢。世上没有一个权柄可以越过祂的权柄。

  所以在教会生活中,我们虽然顺服作长老的弟兄们,但我们不能以他们代替神,也不以他们代表神。他们带领我们活在神话语的光中,我们跟从他们的带领。他们若不领我们行走在主的道路上,我们也不因为他们是长老,我们就毫无保留的跟从他们,我们绝不能跟从。总要记得,我们是顺从主,不是顺从人。在旧约会幕中,亚伦和他们的子孙进会幕服事的时候,必须要把祭司的衣服穿戴整齐,不然就要死在神面前。因为亚伦仍然是人,他作大祭司只是一个预表,并不是说他已经在神面前完全圣洁,所以他必须穿戴整齐预表基督的祭司衣服。我们看见亚伦作了大祭司以后,还一再的犯错。作长老的也是人,他们也会有偏离主的可能。所以在顺服长老的操练上,我们仍然是认定主,不是认定人。顺从神过于顺从人是绝对的应该作的。

你们也要彼此顺服

  顺服作长老的弟兄,是教会生活的主要操练,但不是唯一的顺服操练。教会该顺服的是主自己,而主可以藉着各种的安排与关系,叫我们随时随事学习顺服的功课。我们看定了,我们既是顺服主,不是顺服人,只要我们看见主的手,只要我们看见主话语的亮光,我们就有了顺服的带领。不管显明主的手的是什么人,也不管带出主话语亮光的是谁,主都可以给我们顺服的功课。

  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五5)主是要我们学习彼此顺服。我们在彼此顺服的事上感觉有难处,原因就出在我们只看见人,没有看见在人背后的主。我们只看见人,就觉得人不如我,我没有理由要顺服那人。主的话给我们指出,祂要我们彼此顺服乃是要我们脱离骄傲,学习作个谦卑的人,好使我们能活在祂的大恩中,这样就叫教会生活充满了主的荣耀与丰富。所以我们不是单单顺服作长老的弟兄,我们也要彼此顺服。

弟兄之间

  作长老的是弟兄,所以不是只有弟兄顺服长老,而没有长老顺服弟兄。主不是这样教导我们,祂的话提醒我们要彼此顺服,就是我们是给主摆放在同一的地位上。我们该顺服的是主的真道,不是顺服人,更不是顺服一个职份。在正常的情形下,有职份的弟兄应当是固守真道奥秘的人,我们是顺服从他们交通出来的真道的奥秘,而不是顺服他们的职份,更不是高举他们那个人。所以在教会里,主教导我们的是,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太廿三811)这些教导给我们清楚明确的看见,我们都是弟兄,我们在神面前,在神的家中,都是站在相同的地位上,我们是弟兄,所以我们该是要学习彼此顺服。

  在教会中,职份只是服事上的配搭分工,作长老的用主的真道和恩典服事众弟兄,在职份上是长老,在神的家中还是弟兄。从另一个角度来领会主的教导,为大的就要在弟兄中间作用人。站在用人的地位上,也该要听听弟兄们的交通,弟兄们在交通中带出主的权柄,作长老的弟兄也一样要服在主真道的光中。作长老的弟兄们尚且是这样,教会中所有的弟兄更该彼此顺服。我再说,我们不是顺服人,我们是顺服主正在用的人,顺服在他们身上显出来的主的权柄。

  在人的眼中,彼得是最大的使徒,只有弟兄们顺服他,他不需要顺服弟兄。这样的想法完全错了,彼得自己却不是这样想。加拉太书二章中,记录了彼得的事。他因不愿得罪守律法的犹太弟兄,他在安提阿的时候,就与外邦的弟兄分开了。保罗在真道上与他交通,指出他有可责之处,没有行在真理的光中。彼得没有为自己辩护,他明白自己错了,他满心欢喜的接受弟兄的责备,他顺服从弟兄身上出来的主的权柄。他也没有因这事含恨在心,反倒十分尊重保罗的服事(参彼后三1516),这是很美的顺服弟兄。

  亚波罗不因自己有恩赐,有学问,又有热心,而拒绝接受亚居拉,百基拉夫妇的教导。相反的,他谦卑自己,顺服以织帐棚为生的弟兄的帮助与带领(参徒十八2428),使他成为主手中合用的器皿。保罗也曾因坚持自己的感觉,没有顺服圣灵藉着弟兄们给他的交通,他上了耶路撒冷,要满足自己的热心,结果是给主关起来,成了基督耶稣的囚徒(弗三1,四1;提后一8直译)。虽然在他被囚的日子里,主没有亏待他,还是让他多得生命的恩典与主的启示,但他自己知道,不是人囚禁他,是主囚禁他,因为他没有顺服弟兄们的交通,以至走上了主没有叫他走的路上。主虽然还是在恩典中成全他,但究竟是一次的缺失。我们虽然不能想象,若是他顺服了弟兄们的交通,是否可以有更丰富的启示,享用更高的造就,正如他自己在腓立比书三章1214节所渴想的,但是我们必须看见,主要用着彼此顺服的功课,给我们属灵的保护,叫我们的脚不踏在岔路上。

年幼的与年长的之间

  你们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在一般的情况来说,应当是没有难处的。只是在现今属地的知识急促扩展的日子里,年幼的很容易不把年长的放在眼里,年长的又觉得年幼的轻浮,在这样的情形下,好像产生了不少难处。无可否认,现在年幼的一辈在知识上是新而宽阔,但是在处事与生活的经历上,远不及年长的老练。但是我们要注意的是,以上所说到的是指着属地的年纪来说的。在教会里,属地的年纪不是最重要的,属灵年日的累积才是最重要。这不是说我们可以不尊重老年的肢体,我们是说,在教会的生活中,顺服年长的是指着顺服在灵里年长的。灵里年长的与属地年纪大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灵里年长的不一定是年纪大的,年纪大的也不一定是灵里年长的。在属灵的事上,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在属灵的认识与经历上,年长的都比较丰富并准确。

  主的话把彼此顺服加进来,就叫我们看到,在顺服的学习上,不是单向的行车道,而是双向行车道。所以年幼的顺服年长的是最基本的操练,但是也不抹煞年长的在年幼的身上学到功课,更不是给年长的有特权,可以不在年幼的弟兄中作顺服的操练,因为我们是弟兄,是在同一的身体中作肢体。在身体上,我们不是看服事的职份,而是看肢体的功用。幼短的眼睫毛怎样叫眼睛得保护,年幼的也常会叫年长的得享主的丰富。所以年幼的顺服年长的是基本的原则,彼此顺服就叫教会均衡的成长。

  我们仍然要强调年幼的该顺服年长的,但是我们不能忽略年长的必须是站在主里面。不站在主那一边,原来年长的就失去属灵的权柄。以利与撒母耳的历史,正好说明这一点。年长的是以利,年幼的是撒母耳,但是以利不站在主那一边,他就失去了属灵的权柄,主不向他说话,他也没有主的话,他不仅是肉身的眼目昏花,灵里的眼目也昏花。这样的年长的,就不再是可顺服的。反倒是年幼的撒母耳,主藉着他传话,他带出主的权柄,他在以色列中成了可顺服的。主要我们看实际,不是要我们看职份,这样我们就能进入彼此顺服的操练里,叫教会同得属天的益处。年长的不坚持个人的尊严,年幼的不心高气傲,彼此顺服。

夫妻之间

  若是顺服的功课只有单向行车的话,那就比较简单,但却缺少深度。夫妻本是属地的关系,但主不因人成了夫妻,就取消了你们是弟兄这个事实。所以虽是夫妻,但还是弟兄。因为除了夫妻间在日常生活中的学习和操练以外,仍然不能离开彼此顺服的要求。在日常的生活中,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祂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弗五2228)不错,妻子当顺服丈夫,但丈夫必须要毫无保留的爱妻子。妻子一定甘心顺服爱她的丈夫,这也是姊妹在聚会中蒙头的内容之一。我们往深处去留意一下,爱妻子的丈夫,也必定是呵护并顺从他的妻子,因为在爱里就包含了不故意拂逆对方的心意。

  夫妻的关系是见证着基督与教会的联合,所以在夫妻的关系中,作顺服的操练的属灵意义更大。一般人成了夫妻,就容易发生吵闹,彼此都不再尊重对方。但神的儿女不是这样,在这事上,主用着彼得又说了一些话,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总而言之,你们都要同心,彼此体恤,相爱如弟兄。(彼前三18)一方是顺服,一方是敬重,在顺服里包含了敬重,在敬重里也包含着顺从。主的话明明的告诉我们,作了夫妻,仍然是弟兄。既然是弟兄,就不能废弃彼此顺服。

  彼此顺服是因为主在当中。妻子像教会看基督一样看自己的丈夫,丈夫像基督看教会一样的看自己的妻子,所以夫妻的关系是见证主与教会的联合,主不能在夫妻的关系中消失。在夫妻相爱的感情中,若不是定睛在主身上,属人的爱情很容易使顺服变质,成了顺从人,不再顺从主。因此,夫妻间的彼此顺服必须是在真理里,虽是夫妻,也不能盲从的顺服对方,越过主的真道。真正的彼此顺服,是叫我们与主的交通没有拦阻,使生命之恩丰丰富富的涌溢在我们身上。撒莱一再听从亚伯兰的话,不承认自己是妻子,只是妹子,结果都发生了难处。亚伯兰也听从了妻子的话,娶了夏甲,结果给子孙代代种下了祸根。后来亚伯拉罕听从妻子撒拉的话,赶出了夏甲和以实玛利,这事就作得对极了。所以夫妻的彼此顺服不能只有爱的成份,也必须要有主话语的光,因为我们也是弟兄。不在主话语的光中彼此顺服,使徒行传五章110节的亚拿尼亚夫妇的事迹,就是一个大鉴诫。这样的彼此顺服,结果就是无可补救的大亏损。

父母与儿女之间

  儿女在幼小的时间顺服父母,一点难处也没有。但是当儿女长大以后,要再顺服父母就不见得那么容易。虽然是有一点不容易,主却没有改变祂的定意,从旧约的十条诫命传下的时候开始,祂就告诉人,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出廿12)圣灵在以弗所书六章2节里更清楚的指出,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我们作子女的顺服父母,那是很大的祝福。不管我们长大到什么年纪,父母仍旧是父母,他们始终是我们人的生命的源头。主要藉着这个血缘的关系,引导我们更深的明白生命的源头,从顺服属地的父母开始,进到顺服天上的父。这样的顺服不是单纯建基在养育之恩,更重的是生命的渊源的事实,也是一个生命的次序,这次序是出自神的安排和定规。我们在这个次序上顺服父母,就是顺服主的权柄,摸到了顺服功课的精意。

  我们一再的说,顺服的主要对像是主,所以我们也一再的强调说,顺服是不能盲从,而是在真理的基础上去学习顺服。天上的父不会有错误,我们可以绝对放心的顺服祂。只是地上的父母很有可能出错,因此主在这一方面的学习上,提醒我们很重要的一点,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弗六1)听从父母是理所当然的,但关键却是在主里面。父母的吩咐若是不在主里面,我们就不能盲从。我们不是用顶撞的态度去拒绝,我们的天然很容易促使我们这样作的,但是要记住,千万不能这样。我们该作的是柔和的向父母解说,我们不能照他们的意思作的原因。父母要我们拜偶像,我们不能作,但我们能向父母说明,能作的,我们一定很好的去作,叫他们欢喜。若是不能作的,就不能作。一边解说,一边向他们传福音。顺服父母是功课的内容,功课的目的乃是顺服主,所以不要只看见局部的内容,而丢掉了目的。若是父母的要求是可以接受的,那在主里面顺服是理所当然的。对不信主的父母是这样,对信主的父母更该是这样。

  两代之间的关系是神命定的,谁都不能改变。但是在教会的生活中,我们看见两代的关系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你们都是弟兄的事实。所以主也不允许我们像世人一样,凭着作上一代的权威,而叫下一代感到委屈。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弗六4)教养是把儿女带到主里面,但是也要留心儿女的心思,主会藉着儿女叫我们学功课的。所以不要维持作上一代的自尊,而不理会儿女的反应,惹动了他们的气。有一位弟兄,因着疲倦而不想参加教会的聚会。他的小儿子对他说,爸爸,你不是教导我们不要停止聚会吗?你怎么可以留在家里,不去聚会呢?这样,主不喜悦的。对,主藉着儿子向父亲说话,父亲的灵苏醒了,他顺服了儿子,更是顺服了主。我们有不同的属地关系,但我们都是弟兄。我们不因属地的关系而影响我们彼此顺服。

主仆之间

  在弟兄们中间,还有一种属地的关系,就是主人与仆人的关系。在近代的社会里,可以说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不过还不能表明当日的主仆关系。当日的主仆之间,主人拥有绝对的权柄,仆人是没有地位的。现在虽然不再存在这种形态,但主仆之间的关系所表明的精意,到今天还是准确的,在教会的生活中仍然起着指导的作用。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因为晓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你们作主人的待仆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吓他们。因为知道他们与你们同有一位主在天上,祂并不偏待人。(弗六59

  父母与儿女是因血缘而有的关系,主人与仆人是因工作而显出的关系,关系虽然不同,但在关系中显明尊卑上下却都是一样。所以在顺服的学习上,原则是一样的。首先要留意的是,这些关系都是主的安排,因此在所站的地位上,各人有各人的功课要学习,但是仍然不能脱离弟兄的关系,因为我们同有一位主在天上。一般来说,下属对上司的顺服是不容置疑的,顺服就是作得对,不顺服就是作得不对。只是顺服还是要在主里面,因为我们的顺服是如同顺服主,遵行主的旨意。所以对人的顺服总不能越过主的界线。用现今人的话说,宁愿丢掉工作,也不能得罪主。在当日来说,不肯得罪主,可能连命都要丢掉。但是真正的顺服是向着主,不是向着人,只讨人的喜欢。

  在彼此顺服的学习上,作主人的顺从作仆人的,比作父母的顺从作儿女的还要困难,只是没有困难就摸不到真正的顺服。腓利门与阿尼西母中间所发生的事,叫我们深受感动。在当日的社会环境中,自由人与奴隶的界线是那样的深严,腓利门放弃作主人的权利,而阿尼西母又是如此的默然的接受安排,再作腓利门的仆人。值得我们留意的,他们固然是维持着原有的主仆关系,而同时加进了弟兄的关系,在属灵的学习和追求上,可以彼此的顺服。这实在是太美的事。实际的学会了顺服,教会的生活一定是充满主的荣耀与恩典。── 王国显《教会生活的认识与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