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擘饼记念主

 

读经: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就擘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他们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太二十六章2630节)

            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来。(林前十一章2326节)

  神把以色列民从埃及地领出来,就把逾越节这一个节期给了他们,要他们世世代代遵守,记念神在他们的民族中所显明的拯救。这节期是一个预表,说出了神的儿子要为世人赎罪,拯救世人脱离罪和死,并它们的权势。当主耶稣在地上最后一次与门徒用饭的时候,正是逾越节那天的开始。(犹太人计算日子是以晚上作开始。)在这一顿饭的末了,主耶稣吩咐门徒在以后的日子要常常吃饼喝杯来记念祂。因为就在这一个逾越节里,主耶稣应验了经上的预言被杀在十字架上。逾越节的预表功用到那一天就结束了,主也在那一天给门徒一个吩咐,要记念祂直到祂再来。教会不必守逾越节,因为那事已经过去了;教会现今所该作的,是要照着主所定规的,聚会擘饼记念主。

关于聚会的名称

  教会聚会记念主,按一般教会的遗传,都称这个聚会为圣餐礼拜。圣餐这个词是不合真理的称谓,我们不主张这样的称谓。照天主教的道理,他们主张在记念主的时候,那两样表记之物经过神甫的祝福,就立刻变成真是主耶稣的血和肉,他们称之为圣体,信徒去记念主就称为领圣体。他们把表记之物神秘化了,就等于说这些表记是圣的,而信徒却不是圣的。(事实上他们也不承认所有的信徒都是圣的,反倒说许多敬拜仪式上所用的物是圣的。)这种道理与圣经的真理完全合不来。神说所有信主得救的人都是圣徒,主也叫我们知道,记念主所用的饼和杯都是表记的物,藉着它们来表明主死的事实,一点没有说经过祝福就会变成圣体。这样看来,我们只能说,记念主的人才是圣的,我们虽然尊重那些表记之物,但却不能说它们是圣的,教会从天主教里恢复出来以后,没有完全脱离天主教的错误,记念主就是其中的一件。虽然没有接受他们的变体说,但却保留了他们的圣的味道,把领圣体改称为守圣餐。这个改变仍旧是不合宜,虽然名称是小事,但背乎真理的就不该看它为小事。

  照着圣经上的称谓,有把记念主称为擘饼。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徒二十章7节)又有称作主的晚餐(林前十一章20节)或主的筵席。(林前十章21节)也有弟兄干脆的称这聚会为记念主的聚会。怎样称谓都不要紧,只要不背乎真理就好。

为的是记念主

  主吩咐我们说: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林前十一章24节)我们就明白我们这样聚会擘饼的目的,就是记念主,特别着重在记念主的死这一点。我们听从主的话来记念主的人,应当晓得为什么要记念主,记念主的什么事。

擘饼不是一个仪式

  擘饼如同受浸一样,并不是一种仪式。神不需要我们作一些没有实际的事。但是我们也得承认人的愚昧,会把一些常常作的属灵的事变成形式,失去了属灵的实际,变成了外面的仪式。擘饼不是仪式,我们当小心,不要在属灵的事上堕落。把记念主的聚会变成了宗教仪式。我们记念主当有心灵的实际,从心里切实的思想主,把主所作的和自己连起来,这样,我们就在记念主的事上认识了恩典。

藉着记念主来恢复我们灵里的苏醒

  我们人有一个极大的毛病,就是很容易把一些事情淡忘掉,那怕是一件与自己有重大的切身关系的事,时间的累积也可以把它冲淡。我们常看见许多曾经热心爱主的人慢慢的离开主,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少记念主和祂所赐给我们所不配的恩典,以神的儿子作我们的赎价这件事为平常。主知道我们的愚昧,祂给我们要记念主的吩咐,叫我们藉着记念主,更深的认识恩典;更深的认识那位爱我们到一个地步,甘心舍去自己的施恩的主;又更新我们在恩典中的指望,又让我们默想自己与主的关系,省察自己的过犯。我们这们作,就叫我们沉睡了的灵又苏醒过来,挑旺我们爱主的心,脱离世俗的爱恋,衷心的敬拜主,称颂主,又甘心的事奉主。

  过去曾经有人以为记念主是件神秘的事,能给人神秘的成圣力量,这是没有真理根据的说法。在记念主的聚会里叫信徒灵里苏醒倒是真实的经历。

表明主的死

  在擘饼聚会中,我们记念主是不错的。但我们的记念是重在那一点上呢?是记念从永远到永远的主呢,还是只限于降世为人的主呢?这些都可以记念和默想,但是我们不能忽略一个记念的重点,或者说是应当是最突出的一点,那就是主的死,和一些与主的死有关的原因和结果。主给我们在擘饼聚会中的记念范围不是太大的,不是说神不喜欢我们记念主其它的事,只是说神要我们多注意主的死这件大事。

  在记念主的聚会中,主给我们安排了两件表记的对象──一个饼和一个杯──。这两件表记物摆在当眼处的桌子上,我们一进到聚会的地方,就可以看见那饼和那杯。主自己说,饼是祂为我们舍去的身体,杯中的葡萄汁是祂为我们立约的血,流出来要叫众人的罪得赦免。饼和杯是分开摆在桌子上,也就是指出主的身体和主的血分离,身体和血分离就是象征死亡的事实。我们一踏进聚会来,神就叫我们看见主的死,神就叫我们想到主的死,我们吃饼,喝杯,就是接受主的死的事实。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林前十一章26节。)从开始到末了,主一直叫我们注意祂的死。事实上我们也不能没有主的死;没有主的死,我们都活不了,我们都等待灭亡。主爱我们,甘心为我们死,解决了我们在神面前的罪和死,废去了掌死权的魔鬼,除去了我们在罪里的咒诅,打通了到施恩宝座去的路,叫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进到神面前。祂死了,我们就活过来了。我们能活在神面前是因着主的死,我们是藉着主的死而活在神的恩眷里。

直等到祂来

  主吩咐我们记念祂,不单告诉我们要回想祂的死,也领我们向前看到那荣耀无比的指望。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来。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太二十六章29节)我们活在这个世界里,顶容易给世界各样的缠累和试诱偷去我们在主里的荣耀的指望,叫我们把永远无比的荣耀模糊了,活着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主就要让我们在祂的桌子面前安歇下来,思念祂的救恩,思念救恩里的荣耀,带我们看到国度,就是我们进入神的荣耀的那日子。直等到祂来不单挑旺我们的指望,也叫我们深受安慰。

不要疏忽聚会记念主

  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林前十一章24节)这是一个命令,也就是说带着强迫性的。当然这个强迫和一般的强迫不一样,不是强制执行的。但是却给我们一个这样的观念;如果我们是顺服神的人,我们就非要注意聚会记念主不可。许多人很忽略擘饼聚会,甚至信了主多年,也不曾参加聚会擘饼,这不是好的现象。主既然吩咐我们要聚会擘饼,我们就当遵主的吩咐行。若是没有记念主的心,就当求主赏赐给我们够重的心意来遵行主的吩咐。

要尽可能多记念主

  如果把你们应当如此行。这一句话译得更准确一点,那就应当是你们应当常常如此行。常常就是不止息的意思,也是继续不断的意思。我们不单是要聚会记念主,并且要常常的聚会记念主,不以有过一次两次记念主就以为足够了,记念主的次数是不会达到一个够了的光景的,许多信徒太不注意常常记念主,求主怜悯我们。

天天记念主的榜样

  对于榜样,我们不一定学,但是有一些榜样却给我们提供了很有益的提示。在圣灵降临的那个五旬节以后,教会建立了,那时候的神的儿女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徒二章46节)他们里面火热得很,爱主爱得很透澈,他们没有办法停止自己不去记念主,他们一碰在一起,就述说神的大恩,主的拯救,他们就要擘饼记念主,敬拜主。人爱主的心够切,就会不住的记念主。所以有弟兄说:一个教会的属灵情形,爱主的程度,并认识主到怎样的地步,可以从擘饼聚会里看出来。这话一点不假。

尽可能多的擘饼记念主

  现在我们的生活环境比当日使徒时代复杂许多,生活方式也没有当日的简单,但这些都不能成为我们少记念主的理由。虽然我们现在不可能天天聚会记念主,但是对个人来说,天天记念主还是有可能的,也是必须有的。日常个人记念主的生活不好,聚会记念主也一定不会好的。所以对个人来说,我们还是该天天记念主,从起头,我们的主已经是天天记念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天天记念主,对全教会来说,我们就该尽可能多的聚会记念主。

  有些地方,一年才有一次记念主聚会,另外又有一些地方每一季有一次,这都是太少了。有些教会比较好一点,每一个月一次圣餐,但仍然不能说是尽了所能的多记念主。记念主不一定要在主日,平时都可以,但是一般来说,许多人在主日多半没有凡俗事要处理,并且基督徒也该把这一天分别出来多亲近主和事奉主。因此每一个主日,教会聚会记念主是十分合宜的。七天里才有一次擘饼聚会,不能说是太多。我们必定要记住,主为我们撇下又舍去的是祂的一切,我们就该尽可能的多擘饼记念主,这是理所当然的。

主是擘饼聚会的唯一中心

  擘饼聚会的目的是记念主,所以主就是这个聚会的中心。在聚会中的一切动作都是向着主的。在记念主的聚会里,我们不该有着要听道的心意,我们到这个聚会来是要一同高举主,一心一意的敬拜主,好让主在我们这蒙了恩典的人身上,就是因着祂的劳苦功效能以坦然站在神面前的人的身上得着满足和享受。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享用主,但是在记念主的聚会中,我们就得让主从我们当中得着享受。所以在聚会里一定不能缺的就是那两件表记的对象,这些对象并不是神秘的,而是显明主的死的表记,藉着它们把我们的心思连到主的身上去。

饼──表明主为我们舍去的身体

  桌子上所摆上的饼是代表主的身体,我们从这个饼的上面可以认识到主所经历过的事,也就是造成功恩典的历史。我们的心灵若是苏醒的,主就要藉着这个饼来向我们说话了。

  1. 主叫我们认识祂本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主。这饼是无酵饼,有些地方用面包来代替无酵饼。这是不应当的,因为有酵的东西就把主代表错了。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林前五章78节)酵在圣经中一贯的用法,都是代表罪的,我们的主是没有罪的神的儿子,只有祂有资格来替我们赎罪。无酵饼就是指明了这一点:无罪的主替我们成为罪,来除去我们的罪。主爱我们,甘心用祂圣洁的身体来为我们作成救赎。看啊,神的羔羊,背负世人罪孽的。(约一章29节)

  2. 这饼给我们说出主为我们受苦的事实。旧约利未记中的素祭是指出主的生活的美丽,而在记念主的无酵饼里却告诉我们主所忍受的。一个饼的作成功,是经过多少的打、磨、搓、压、末了还要忍受火的煎烤。如果我们生在主在地上作人的时候,我们准能看见在主身上有许多劳苦的记号,受鞭打的伤痕,憔悴的容颜,心灵里因忍受罪人顶撞的忧伤。祂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祂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祂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患难。祂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祂。(赛五十三章23节)弟兄呀,你有没有看出,主所经历的这一切原不是祂所要受的呢?你有没有看出,主身上的各种伤痕本该是落在你身上的呢?啊,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五十三章5节)弟兄呀,你若细心的把以赛亚五十三章读过,你就会看见这饼所表出那位为我们受苦的主耶稣了,你怎能不记念祂呢?

  3. 这饼也给我们说出为我们完全舍弃自己的主。这饼不是摆在桌子给人看的,而是拿来擘开,擘到支离破碎;主为我们舍弃自己,真实的舍弃到完全不保留自己,连祂的命也为我们舍去。当我们再细心听听在十字架上的主大声的喊叫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二十七章46节)我们就会真知道主是如何的舍弃祂自己了。那个常在父怀里的独生子,现今却给那永不离开祂的父离弃了,掩面不看祂了;那与死亡无份无关,并且根本不知道死亡的主,现今却自愿的进到死里去。啊,弟兄,你有没有看见,主这样的破碎自己是完全为你呢?祂没有理由要这样舍弃,要有,那就是单单的为着你,完全又圣洁无瑕疵的主为你破碎了自己。

葡萄汁──主替我们流出的血

  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可十四章24节)桌子上的杯所盛装的葡萄汁,也向我们表明了主为我们流血的史实。我们看见了杯子,就该知道主替我们作了什么事,我们的心就要向主俯伏敬拜。

  1. 赦免了我们的罪。主把祂的血流掉,使多人的罪得赦免,罪在我们身上成了魔鬼的绑索,把我们捆得结实,叫我们服在牠的权柄下,叫我们犯罪,又要我们陪伴牠在永火中受刑。罪使我们绝望,我们也实在是绝望的,但是主替我们流血,祂的血一经流出,我们的罪就得了赦免。神看见了主的血,就不再定我们的罪。主的血满足了神的公义,也打断了魔鬼对付我们的凭借。我们得享安息,是因着主流了血。主所流的血直到今天仍然在神面前向神说出赦免他们的话。主流了血,我们就长远享用赦免的恩典。

  2. 打通了往神施恩宝座去的路。罪人不能到神面前去,一去就是定罪。但主流了血,把人到神面前去的阻塞打通了。在圣殿里,神的宝座面前有幔子挡住,不叫人进到至圣所。主在十字架上流血至死,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开了,到神面前去的路打开了。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十章19节)赞美主,祂的血使我们进入至圣所,叫审判的宝座成了施恩的宝座。我们不但能进入,而且是坦然的进入。旧约的人,只有大祭司能进入至圣所,并且一年只有一次,凭着祭牲的血,又按着严谨的条例才敢进去,提心吊胆的立在神面前。我们凭着主的血,得着那宝贝的坦然,施行审判的神成了可亲可爱的父,我们怎得不敬拜主!

  3. 主用自己的血为我们与神立约,这约是称为恩典的约。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路二十二章20节)提到了约,就说出立约双方所受的约束;这恩典的约限定神必定要向我们施恩,也限定了我们一定活在神的恩典的里头。因为神是用祂自己的儿子的血来立这个约,祂看到祂儿子的血,就向有这血的记号的人大动怜悯,又大施恩惠。谁也不能把我们从神的恩典中夺去,因为有这个恩典的约在那里显出约束和保护的能力。这约一直引我们看到国度的日子,看到在荣耀里的主提接圣徒进入荣耀里的事实。我们在这个约里的人,就白白的享用了神荣耀的丰富。

  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都要吃那饼和喝那杯。我们这样吃喝就是表明我们接受了主和祂所作的进到我们里头来。在主所是和主所作的我们都有份,不单是有份,而且是联合于主所是和主所作的事实上。这个联合也藉着吃喝的动作显明出来。

擘饼是在主的桌子前的交通

  按着原文直译,林前十章十六节的意思应当是这样:我们所祝福的那福杯,岂不是基督的血的交通么?我们所擘开的那饼,岂不是基督的身体的交通么?这样看来,聚会擘饼记念主就是众圣徒在桌子前的交通,在交通里记念主,在交通里敬拜主。

  因此,在聚会记念主的时候,我们要看见与众圣徒在一起的要求和事实。在这样的时候,不单是个人记念主的问题,而是与众圣徒一同记念主,这才是在交通里的记念。若是个人记念主,那就不必要聚会记念主,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和在什么地方,个人都可以记念主。但主给我们看见要聚会记念主,也就是要我们学习与圣徒们同心记念主,也应当感觉到个人的记念不够满意,个人的赞美和敬拜也嫌微弱,因此要与众圣徒一起记念主,敬拜主,因为主该配受大敬拜和大赞美。这们才作叫主心满意足,也叫记念主的人心满意足。所以聚会记念主的时候,个人直接思念主,也与众圣徒一同在交通里记念主。没有交通,聚会擘饼就没有需要,因此我们必须学习与众圣徒在一起,在交通里记念敬拜主。

一个饼

  只有一个饼,我们虽多,却是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林前十章17节直译)在主的桌子上,我们只有一个无酵饼,不是许多的小饼,或是切开的面包,主藉着这一个饼不单给我们看见祂所作的,也给我们看见我们所该学的:就是在交通里学习记念敬拜主。

  主要我们看见神的儿女都成了基督的身体的组成单位,彼此联起来就成了基督的身体,那就是教会。并且神的教会只有一个,神的儿女就不该有分门别类的心意。因为只有同是属于一个身体,才有交通的根据。我们所以成为基督的身体,是因为基督在肉身中舍去祂的身体,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因素使我们成为基督的身体。我们到主桌子面前来的人,都是同有一位主,同在一个救恩里,也同蒙一个应许。饼没有擘开是一个饼,擘开了,我们也吃了,在我们里头联起来,也是一个。所以在记念主的时候,主愿意我们学习与众圣徒在交通中敬拜,也从心里接纳同作儿女的众肢体,因为从五旬节一直到主再来这一段日子内的众圣徒,神都是把他们放在这一个饼里,成为一个身体,就是神的教会。保罗写信的时候并不在哥林多,但是他也把自己与哥林多的众圣徒一同摆进这一个饼里,我们也该同样学习在这一个饼里与众圣徒有交通,一同记念主。我们无论分散在什么地方,我们都是一个饼,也分受桌子上的那一个饼。因此,在主的桌子前,我们学习彼此接待,也一同追求在主里的和睦。

一个杯

  我们所祝福的那一个福杯。(林前十章16节直译)在桌子上,主也给我们一个杯;只有一个大的杯,不是许多小的杯。这杯称为福杯。是主先替我们喝尽了那苦杯,而把这福杯留下给我们,这杯就是那恩典的约,成为我们满溢的福份。

  我们着重地指出,在祝福的时候只能有一个杯,并不是形式上的固执,而是要表明属灵的事实。主在定规记念祂的事的时候,在马太福音二十六章二十八节里,这是我立约的。是注意血的问题;马可十四章二十四节也是注意血的问题,但是在路加福音二十二章二十节里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是格外注意杯的问题。许多人常是只注意血而忽略了杯,主却要我们留意那杯本身也是带着属灵的造就。那杯就是约,我们是一同在这约上蒙恩,我们都是有份在这一个杯里。神给我们的约只有一个,我们所得的恩典的源头也只有一个。我们只能有一个杯,并且在这一个杯里有交通,引我们的心思到赐恩的主那里。有一首诗歌写得很好:咒诅祂受,祝福我享,苦杯祂饮,爱筵我尝,如此恩爱,盖世无双,我的心啊,永志不忘。

几样在聚会擘饼时的操练

  在第一辑里我们都看过了,擘饼聚会并没有一定固定的样式,也没有标准的模样。但是我们却有聚会的原则可寻。我们肯定的说,擘饼聚会应当是交通性的。我们又把启示录五章里的天上敬拜的光景作参考,我们也可以肯定记念主聚会的内容,应当是围绕着主的死的事实来敬拜和感赞。这样的聚会内容对我们来说是比较生疏的,因此我们在聚会擘饼时就该有些特别的学习和操练,照着这个聚会的性质和要求与众圣徒一同事奉敬拜主。

主自己带领

  主当日与门徒一起擘饼的时候,是主自己在那里作带领的,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也深信主要照祂的应许在我们中间,也在我们中间带领我们。所以在聚会擘饼的时候,我们是没有主席或是领聚会的人,我们一同学习让主藉着圣灵的带领来进行聚会。在聚会的时刻到了,就由一位受感动的弟兄作开始,或是祷告,或是提出诗歌来颂赞,此后就各人按着里面的感动来祷告,唱诗歌或是话语的交通。在这个聚会里应当尽量减少人的动作,不叫有任何一个人突出来,只叫我们的心意集中在主身上。我们赴这个聚会,必须要学习负属灵的责任,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该祷告就祷告,该唱诗就唱诗,特别是弟兄要学习负责作聚会的起头人。若是弟兄姊妹不负责任,聚会擘饼就不能进行下去。

诗歌的颂赞

  在聚会里我们有诗歌,但我们不是唱一般造就性的诗歌,不管那诗歌的造就份量如何重,在擘饼的时候唱是不合宜的。我们要记得擘饼是为着记念主的死,我们选唱的诗歌就不要离开这个路线,要选唱直接与主自己有关的诗歌,或是述说主的一生的,或是述说主的受苦至死的,或是述说主所是的。我们在这聚会里不唱与记念主无关的诗歌,我们多唱赞美和敬拜的诗歌。

  选诗歌不是凭自己所喜欢的,仍然是根据里面的感动,神把一首诗歌放在你里面,你就提出来与众圣徒一起唱。按着灵里光景的开展,在聚会开始时选唱主受苦的诗歌是合宜的,慢慢引进主的荣美的敬拜诗歌。当唱诗歌已经进到敬拜的境界,除非是很有感动,不然的话,就不要再唱受苦的诗歌,免得把已经升高了的灵里的敬拜压下去。另一方面又不宜一连唱过多的诗歌,因为这样很容易使人感到疲倦,就使我们敬拜的心灵受影响,也多占去了祷告敬拜的时间。这些都是许多弟兄在长久的经历中领会出来的,可以给我们作个参考。

祷告的敬拜

  祷告在擘饼聚会中所占的份量应当是最重的,因为祷告是根据众圣徒里面的新鲜的感动,也是他们对主真实的认识。这样的祷告最叫主的心欢喜,所以在这个聚会中应当有更多的圣徒祷告。但是我们得看准,这时候的祷告不是一般的祷告,不然就叫这聚会成了祷告聚会。要记得,这时候的祷告是敬拜及感谢的祷告。敬拜就是高举主所是的,承认主是配的。我们感谢主为我们所作的,从主的受苦引出我们的敬拜。

  祈求的祷告在这时候是不该有的,在这时候只要敬拜。因为桌子上的饼和杯所表明的救恩,就是说出在基督里神已经把一切都赏赐给了我们,神没有留下一样不给的。既然神的心意如此显明,我们还要祈求什么呢?祈求的祷告应当摆在个人的祷告或祷告聚会里,这个时候只有赞美,感谢和敬拜才是合宜的。

高举主的交通

  圣徒们的里面有话语,就可以站起来向众人交通,不过这些话语应当是高举主的,不是一般造就性的交通,这时候的交通与诗歌并祷告的原则是一样的,不要离开记念主和表明主的死这范围。够强又有份量的交通能帮助人更好的摸到主,但若果里面要交通的感动不是顶强,只不过是一点点,那倒不如把那感动藉着祷告发表出来好些,因为太弱或不合宜的交通话语会把众圣徒敬拜的心打岔的。

衷心的默想

  主有时叫我们在祂的桌子前完全静默下来,虽然没有诗歌,祷告或交通,但主却以我的默想为甘甜。(诗一零四篇34节)面对着主所作的,心思不要游荡,好好的默想主一切的恩典和主所有的好。这不单是擘饼的时候才操练的,在平日就该好好的学习默想主。

谁来祝谢

  众圣徒的敬拜到了高点,或是到合宜的时间,就该为饼和杯祝谢,然后分给众人。当日是主自己祝谢,现在该是谁来祝谢呢?这不是牧师的特权。主感动谁祝谢,谁就该顺服,站起来按着饼和杯所表明的祝谢。按着属灵的次序,(参看林前十一章3节)应当是弟兄祝谢,没有弟兄的地方,当然姊妹就该接上来在姊妹们中间祝谢。年幼的弟兄又该谦让年长的弟兄。(参看彼前五章5节)倘若年幼的弟兄里面有感动,就稍微等一等,若是年长的弟兄不起来祝谢,就证明他里面的感动是对的,可以放心站起来祝谢。整个聚会的进行,我们都是一同学习接受主藉着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带领。

  吃饼,喝杯以后,可以一同唱首赞美诗,(参看太二十六章30节)或是有点交通的话,没有也行,因为没有一个定准的定规,聚会擘饼就完毕了。

擘饼混乱的惩治

  所以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林前十一章2731节)当日哥林多教会在擘饼的事上混乱,因此招致了神的惩治,甚至有死了的。这个历史的事实告诉我们,主是如何重视记念主的事,不允许有混乱不洁的事在其中,虽然现在主没有显明祂立刻的惩治,但祂却叫我们看见那亏损是大的,将来主还是要审问。所以我们到主桌子面前来的人,都当先省察自己,不叫自己带着罪来到主的桌子前,免得为自己招亏损。也不要在被罪玷污了的桌子前记念主。如果没有认罪得主赦免,就算是已经来到聚会里,最好不要领受饼和杯。记念主也是一件严肃的事,我们该存着敬畏的心来顺服主的吩咐。

  一些犯了明显的罪而又不肯悔改的信徒,为着挽回他,不叫他加重亏损,并且要保守教会的洁净,教会就要停止这人在桌子前的交通。被停止交通的信徒,就该在神面前俯伏求赦免,不要责怪教会,这不是教会的处分,而是对失败的人极厉害的挽回。

教会的接纳

  擘饼的人都该是得救的人,换句话说,只有得救了的人才能擘饼。教会一切的聚会都是开放的,唯有擘饼是不该开放的,因为不能给别人留下得罪主的地步。因此要擘饼的人都要经过与教会负责肢体交通,得着教会接纳了,才好与众圣徒一同记念主。离开本地到外处去的信徒,也该先向当地的教会请求接纳,得了教会的接纳才能与当地的圣徒一同擘饼。这一点也是我们在擘饼上要注意的。

心意上的预备

  擘饼是满了主的丰富的筵席。人赴亲友的筵席都留意服饰上的穿戴,我们赴主的筵席就更当谨慎了。主不是要我们在外面的服装上留意,但却要我们先有里面的心意上的预备。因此赴擘饼聚会以前,尽量不要为各样的事忙乱,免得我们身体和精神都疲倦,就不能有苏醒的心灵来记念主,这是很不好的。预备好了心意才擘饼,不要等到来了聚会才匆匆忙忙的平静心里的忙乱。要记得我们是赴主的约会,我们该好好的先预备好心意,才来见那舍己爱我们的主。── 王国显《在基督里长进──第二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