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篇  监督

 

一、监督的需要、责任、设立和地位

1. 以弗所教会的光景

今天我们稍为想一想这封书信的背景,我们知道保罗他在第三次出来传道的时候,他到了以弗所的地方,他在那里有三年之久,神实在用他来建立帮助兴起这个以弗所的教会,以弗所的教会里面也产生了长老们。到保罗离开他们的时候,神已经在教会里面兴起了一些负责的人,来治理以弗所的教会。所以当保罗最后一次去耶路撒冷的时候,圣经告诉我们:他为着要急急赶到耶路撒冷,所以他避免再经过以弗所,因为如果他要经过以弗所,恐怕弟兄姊妹不让他走了,所以他就请以弗所的长老到他那里来,到米利都那个地方来。

使徒行传第二十章给我们看见,保罗一面告诉他们说:他三年之久昼夜流泪在那里来服事他们、来成全圣徒,对于神的旨意,没有一样回避不告诉他们,但是现在他要到耶路撒冷去,他说可能我不会再看见你们,所以就把他们交托给神和祂恩惠的道。果然保罗到了耶路撒冷,我们知道他就被捉了,他在该撒利亚腓立比被关了两年,然后被押到罗马,当他在罗马的监狱也差不多两年的时候,他写了一封信给以弗所的教会。

我们读以弗所书,假定说以弗所书不是专门为着以弗所教会,但以弗所教会也是包括在内的,我们看见这个时候以弗所的教会仍是非常的正常,因为他们对神有一个不死的爱,你就看见神可以把祂的奥秘不保留的交通给他们。许多的时候我们以为我们要知道神的旨意,我们需要有一个很聪明的头脑。但是圣经给我们看见这不是头脑的问题,神许多的时候把祂的旨意向聪明的人隐藏起来,反而向婴孩就显明出来,所以真正能把神的旨意好像汲出来的不是知识乃是爱,什么地方有爱,什么地方神没有办法,只好把祂心里的事告诉他。以弗所的教会实在是有起初的爱心,所以神的旨意向他们毫无隐瞒的打开。

到了主后六十三年,我们就看见保罗被释放出来,虽然使徒行传写到保罗在罗马两年,以后就没有了,但是根据历史的看法,保罗应当是被释放的。当他被释放的时候,他就重新到他从前事奉的地方,也到了以弗所地,但是到了以弗所,他发现在几年之间,好像以弗所的情形已经改变了,那些的长老应当都过去了。我们记得在士师记里头,告诉我们说约书亚过去了,那一代的长老也都过去了,结果第二代起来的时候,情形就好像已经有点不一样,你就看见他们对于神好像并不那么认识。

如果你看提摩太前书,保罗在那里告诉提摩太,你要在神的家中知道怎么行,这些勉励的话,是对一个年轻的同工勉励他,因为他是在教会中间有服事,也是服事教会,所以他应当知道在神的家中怎样行。这些话实在说来是经过提摩太来告诉我们,在教会中弟兄们应当怎样行,所以他这里所说的话,你如果去读它的时候,你就看见这个时候以弗所的教会里面已经不太正常,有几个人在那里传异教。

2. 教会出现混乱,必须加以治理

当保罗在的时候,如果有人在传异教,那他完全不会放过。如果你看加拉太书,他说:如果有一个人传的福音不是我们所传的,这个人是可咒诅的,因为这个不是福音。甚至彼得在那里装假的时候,保罗就当面的指责他,为要维持福音的真理。但到这个时候,你看见以弗所的教会里面有几个人在那里传异教,这个异教特别是指着把律法和福音混在一起。律法在神的福音里头有它的地位,但是你把律法在神话语的地位上改变了一些,本来律法像训蒙的师传一样,把我们带到基督那里,等到你到了基督里,律法就已经尽了它的功用,你已经活在恩典的里面,已超过律法的要求。但是这些传异教的人,却把律法置于恩典之上,说:你信了主耶稣还不够,你要守律法才能完全。所以我们看见:就是一个真理,你把它的次序颠倒,你把它的比例改变了,这就变成一个异教。

在以弗所的教会里头有人在那里讲,也没有人去禁止他们,他们的那些长老呢?而这些新的长老是根据什么来设立的呢?怎么他们没有尽他们长老的责任呢?或许可能没有长老,所以你就看见一片的混乱,并且大家都喜欢听那些老妇荒渺无凭的话,他们都在那里喜欢那些似是而非的学问,他们把那些哲学与所谓神学混在一起,你能想象一下这个时候的光景是怎样。但是保罗他没有办法再住三年在以弗所,保罗他感觉仍有许多地方他必须要去,但是在以弗所的教会有这个需要,所以到保罗他要离开,他就把提摩太留在那里,盼望提摩太在以弗所的教会里面能好好有一番的事奉,能纠正他们中间那些不正常的情形,能把他们带回到神当初的旨意里面。

3. 要能带领所有的弟兄姊妹起来事奉神

所以弟兄姊妹!我个人感觉提摩太前书乃是说在那里有一个教会,好像你一个工人出去在那里开荒,你在那里传福音,你把一班人带领到主面前,然后你用神的话来培养他们,直等到圣灵显明谁可以在教会中负责任,然后你就把教会责任交给他们,让他们自己起来服事;你如果还在那里,就在旁边帮助他们,而你自己不直接治理教会。我昨天晚上睡不着,睡不着的时候,我一直在思想提摩太前书。当我们看《注释》的时候,他们说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乃是为着牧会的书信,好像提摩太在那里作牧师,他在那里牧会,所以什么事情都要他管,他是在牧会,这是一般人的感觉。

我在主面前反反复覆的思想,我想是不是保罗把提摩太留在那里作牧师呢?把教会拿过来,整顿教会,什么都是由我来,这个叫作牧会,是不是如此呢?像是如此,其实不是如此。实在是教会不正常了,那么神为着爱教会的缘故,叫教会能正常,巴不得教会能恢复,从里面开始恢复,所以他说命令的总归就是爱,盼望这个爱能再一次恢复起来,然后在外面也能有一点转变。所以保罗就在那里帮助提摩太,给他看见教会正常的时候是应当怎样,使提摩太知道应当往这个方向来帮助弟兄姊妹。其实不是让提摩太在那里作牧师,好像在那里包办一切。

所以弟兄姊妹!如果今天神呼召我们在话语上来服事弟兄姊妹,当然在作开荒工作的时候,恐怕有一段时间你得包办。记得我年青的时候,那时还在大学念书,在最后的两年,感谢神在我读书的地方,神兴起了一些弟兄,那个时候弟兄很少,大部分都是姊妹,那么在这里聚会怎么办呢?那我真是所谓一脚踢,从开门开始,在门口欢迎弟兄姊妹,然后领唱诗、带祷告、传信息,然后送弟兄姊妹离去,然后关门,可以说什么都作。在开始的时候可能你必须这样作,但是你不能一直这样作下去,你要成全圣徒,让圣徒们能起来服事,等到圣徒们真正能起来服事,那么你可以走了;如果你想留在那里也可以,但是留在那里作弟兄。

我常常里面有一个很深的感觉,今天许多的仆人不是弟兄,他们无论到那里去都是工人的身分,他们不作弟兄,他们与教会是完全脱节的,我想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尽管你是一个工人,你仍是一个弟兄。如果你在某一个地方,你是一个事奉神的人,当然你用神的话来帮助弟兄姊妹,但是除了这个之外,你要知道你还是一个弟兄,在基本上我们是弟兄,在工作上你是一个工人,在教会里面你还是一个弟兄。你要学习作弟兄,你要学习听话,也要学习一同事奉,无论你到那里去,你总是一个弟兄,不要失去弟兄的身份。你如果只有工人的身份,没有弟兄的身份,那你这个人就像一个流荡的星一样,你没有根。所以弟兄姊妹!今天神呼召你作个话语的职事,你还得在教会中学习作一个弟兄。

无论如何,我们在这里看见,在提摩太前书的里面,保罗可以说经过提摩太来指示我们在教会中应当怎样服事。当然,在教会中的那个事奉是全体的事奉,全部的身体,每一个肢体,神把他放在这一个身体的里面,都有他特别的功用。我们今天要来帮助弟兄姊妹,我们是要帮助弟兄姊妹都起来尽她们的功用。

你看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神把我们放在身体里作肢体,每个肢体都有他的功用,每一个肢体都不能缺,所有的肢体都要配搭、都要合作,这样身体就能建造起来。不过在所有事奉的弟兄姊妹的里面,我们看见总是有少数的人,他们在神的面前好像多负一点的责任,好像从神那里受更多的托付,这个就是圣经里所说的长老和执事。不是说有了长老、有了执事,这个事奉就完全了,乃是借着长老和执事的事奉,能带起所有弟兄姊妹的事奉,不过在神的面前,他们好像特别在属灵方面是多负一些责任。

4. 由于圣灵不由于人

所以你看见在当初的教会里面,保罗他到了一个地方传福音,有一班人蒙恩得救了,他们就聚集在一起,一同来追求我们的主。到保罗离开了他们,他没有马上告诉他们说:现在他们中间,我选几个人,叫他们作长老、叫几个人作执事,他们要起来负教会的责任。如果这样,你要看见说:过了十年仍是这几个人,其它的人完全没有事奉,这个是外面去定规,这个是律法,律法是叫人死的。所以你看见在圣经里面的当初教会,人得救后,大家聚在一齐,没有告诉你怎么样聚会,也没有告诉你谁负责任,那个保罗就走掉,把他们交托给神。

为什么呢?因为圣灵在他们里面,所以当这班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时候,那实在好像一家人一样,如果一开始你把她变成一个组织、一个制度,你给她一点安排,你给她一点的制度,你就看见一开始就变成一个组织,根本就不能代表家。但是教会是神的家,所以当神的儿女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在那里安排,也不要订许多的律法,像一个家一样,很自然地跟着圣灵,大家就一同在生命上来追求主,这个生命就很自然的长大。在长的时候,有的人会长得快一点,这些长得快的人自然就多负点责任,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不必有人安排的,你知道要找什么人,能得着他的帮助,这是很自然的事。

等到一个时候,保罗回来,他一看见圣灵已经作了工作,圣灵已经显明出来,他就认认一下。为什么确认呢?实在对属灵的人来说是不需要的,但是为着不属灵、属肉体的人是需要的,因为他们只懂这样的东西,如果这是长老我要顺服,如果你没有设立长老,为什么顺服你呢?因为他不会摸这个属灵生命,所以当时有这样的事情,如果教会是属灵的,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弟兄姊妹!不论有长老、有执事,不论有没有这个名誉、不论有没有这个地位,这个功用、这个职事总归是有的。这是圣灵作的工作,在神的家里头祂一定会兴起这样的人来。所以保罗他在那里特别关顾这些作监督和作执事的,他对他们特别有一点勉励的话。

5. 劳苦的仆人,肯为弟兄舍命

如果在我们中间有些弟兄姊妹,他不是所谓的工人,不是好像专门在话语上来服事,你是在教会的中间或者在治理的上面有服事,或者在执行上有一点服事,或者在事务上有一点服事,那么关于这样的人应当如何呢?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作神的工人的人,这个人很重要,你不能叫人小看你年轻,你要在言语、行为、信心、爱心、清洁上都要作信徒的榜样。那么,今天我们在教会中间多负一点责任的弟兄姊妹,我们应当怎样呢?这是保罗在提摩太前书里面要给我们看见的。

在提摩太前书的第三章里面: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我们知道监督和长老是一个,长老是指着这个人说的,监督是指着他的职分说的,因为他是长老,他得老一点,不一定是在世界的年纪上老一点,但在属灵的年岁上得老一点,所以他有一个监督的职分,他在那里好像是监督,他在那里领导,他在那里牧养,他在那里作榜样,这个就是监督的那个职分。在教会里面需要有这样的人,需要有人实在有这个爱来看顾神的教会。所以他在那里说:若有人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在这里乃是有一个向往,每一个弟兄都应当有这个向往。

但是要记得这个向往不是向往一个地位、不是向往一个权柄、不是向往高高在上,保罗说:你们是羡慕善工。一个羡慕监督职分的人,他是羡慕什么呢?他是羡慕善工,换一句话说:他是羡慕劳苦,他是羡慕服事,他是羡慕多服事弟兄姊妹。所以弟兄姊妹!我们要看见说:在属灵的家里头,与世界上的组织是何等的不同。在世界的组织里,你如果羡慕作这个经理,乃是你在那里盼望能得着一个很高的地位,在那里你有权柄,你可以发号司令,这是野心。但是在教会的里面,因为是家,所以你在那里盼望作长老、作监督,就是你羡慕服事,多劳苦,这根本不是野心,这是爱心。

所以主耶稣在马太福音第二十章告诉我们:主说:在世界上作君王的人,高高在上,执政掌权,但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你们谁要作大的,他就要作众人的仆人,你们要作首的,就要作众人的奴仆。主的话告诉我们,在神的家中谁是大的呢?乃是作众人的仆人,你如果服事弟兄姊妹,你就是最大。如果今天你要作首,那你要作众人的奴仆,不单是仆人,而是奴仆。所以你要看见作长老,实际是众人的仆人、是众人的奴仆,那你要不要作呢?你如果要作,你就是羡慕善工。因为我们的主,祂虽然是我们的主、我们的王,祂服事我们,祂来不是要受人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舍命作多人的赎价。所以弟兄姊妹!如果你羡慕作长老,这个羡慕是正当的,因为你是羡慕善工,你是羡慕作众人的仆人,你是羡慕为弟兄姊妹舍命,巴不得所有的弟兄都这样羡慕。

当然你的羡慕得着得不着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的主是拣选那个最上好的。所以在这里要告诉我们,这个话是可信的,你知道我们得着这句话觉得不大可信,但是这句话是可信的,这是属灵的实际,因为一般说来不是这样的,一般说来作长老都是野心,但是在属灵的实际上,真正作长老却是最辛苦的。那么你愿不愿意这样的辛苦呢?你愿不愿意这样的为弟兄舍命呢?如果你愿意这样,你才是真正的长老,你虽然没有这个名义、虽然没有这个地位,但是你就是,这个是重要的。

二、作监督的资格

1. 着重圣徒里面属灵的品格

所以接下来就给我们许多的条件,在这里有十五样,这个就是资格,这十五件事是给我们看见作监督的资格。很希奇,他在这里并没有讲到这个监督是监督什么,这里就只告诉你这个作监督的人要是怎么样的人。如果在世界上有一间公司用你,他只要知道你的资格:你有多少学历、你有多少经验;至于你这个人怎么样,这是你私人的事情,他不论你私人的事情,只要事情能作得好,你有这个经验、你有这个才能,你就可以有这个职位。

但是属灵的事情不是这样,你要看见在属灵的事情上,人的品格是比你的技能更重要,所以在这十五个条件里面,只有两个条件可以说与才能有一点关系,其它的都与才能没有关系,都是关于你人格的问题。这两个可能一个是善于教导,这个好像与你的技能有一点关系,其实也不完全是;还有一个,善于管理你的家,这也是一种的技能,除了这两样之外便没有了。

弟兄姊妹!我们今天在那里拣选长老是怎样拣选的呢?我拣选那个有钱的,如果那个有钱就可以作长老,因为教会乃是一间大公司,需要经济雄厚,没有钱怎样作事?所以长老都是选举有钱的人作。我们选举是选那些在社会有名望的人,公司的总经理,他能管一间大公司,那管一间小教会就应当没有问题啦,或者我是找一个会计师来作教会的统筹。所以我们看见这是我们的观念,这个表明教会实在是一个机关,实在不是一间教会。

如果是神的家,你就看见要真正起来负责神家的人,他的本领还是小事情,本领大的人麻烦也大,因为本领大的人野心也大,容易骄傲,在教会中很容易出问题的,所以神不在那里拣选有本领的人。但有品格的也要有一点本领,如果你家也治不好,你怎能治理神的家?但是你看见大部分都是关于我们品格的问题。

这些的品格,在表面上看好像是道德性的,连不信的人也可以有这样的品格,那么我们是不是到世界上请他们来作长老呢?所以我们知道,虽然在表面上好像是道德性的,实际上是属灵,不是你天然就有这些的道德,不是你凭着人工修养出来,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外面的,这些都不是真的,神所要的乃是里面的,这些道德的表现,乃是生命的流露。

因为圣经里头所有的能力,不单是世上的能力,许多的时候我们看世界的能力学,认为圣经也讲能力学,其实不是,虽然圣经里头指的那些事与世界表面上好像相同,但是他的源头是不同的,他的源头是从主的生命来的,是主的生命经过圣灵在我们里面来培养,用十字架来作了工作,把旧造的除去,把新造基督的品格组织在我们里面,从我们里面发表出来的。这个是圣经里面的道德,这是属灵的,不是外面作的,是里面活出来的。所以我盼望弟兄姊妹!我们遇到圣经里头关乎这一类的问题,都要注意他的来源,否则,我们会误会。

2. 必须无可指责

我们把这些稍为看一看:第一,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这里的无可指责并不是指着完全没有罪说的,世界上有那一个人是完全没有罪的呢?只有我们的主,祂是那无罪的,祂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但是今天我们能作一个无可指责的人,就是说你可以不被人抓到任何的把柄来指责你,因为你是战惊恐惧活在神的面前,如果在你里面有什么不正当的东西,圣灵就光照你,你就认罪、你就对付,结果你成为一个无可指责的人,因为你所有的罪都已经在宝血的底下,人也不能指责你,撒但也不能控告你。所以弟兄姊妹!一个在教会中负责的人,他应当是一个无可指责的人。

3. 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和节制

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因为在那个世代,人们对于多妻是随便的,休妻再娶的事情也是很普遍的。所以在这里说只可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意思是说你不能同时有几个妻子,因为这个表明你对你的情感不能控制,如果你对你肉体的情感不能控制,那你怎么能在教会中来负责任呢?所以这里说要有节制,节制的意思是说样样都要适当,你不狂放,你是受圣灵的管治,叫你在凡事上都合乎中道,也不过分,也不不及,实在是恰到好处。这里就给我们看见一个作长老的人,应当有的性情。

4. 自守端正

要自守,这个是说你不是把你自己看得太高,你也不是把自己看得太低,乃是看得合乎中道。所以在提摩太后书里有这一句话: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和谨守的心。这谨守的心是神赐给我们的。

端正实在说起来是庄严、不轻浮。一个轻浮的人怎能作长老呢?一天到晚开玩笑,那么谁相信他呢?所以你要有相当的庄严。当然这不是装出来的,乃是从生命里面有这样的尊荣。这个可以说是对自己说的,你自己要怎样控制你的情感,你要控制你自己的心思,你要在那里作一个庄重、作一个持守的人。

5. 乐意接待远人和善于教导

接下去的几样都是与人发生关系的。乐意接待远人,你知道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需要,因为在那个时候没有像我们今天有五星级的旅馆,旅馆很小,所以当神的儿女、神的仆人在旅行的时候,就需要有这种的接待。你如果读新约圣经,你就看见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里说是乐意接待远人,有的人也许他的家很小,他没有办法接待,但最少你要有乐意接待的心;你连这乐意都没有,你就是为着自己活,你没有看见家。如果你看见家的时候,那么弟兄姊妹就是你家里的人,你怎么可以看见他在外面空旷的地方过夜?你当然要请他到你自己的家里来。

我记得一个故事,有一位弟兄请另外一位弟兄到他家里来,这个弟兄就到他家里去。到了晚上的时候,预备要睡觉,这个弟兄就把客人带到他的房间去,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家里也只有一间房,那个客人就睡在床上,他就反复的思想,弟兄接待我,那他住在那里呢?过了不久,他听见有打呼噜声音,原来那个弟兄睡在床底下。这是乐意接待人,这是真的事情。从前人接待人恐怕比现在人乐意,因为现在的人太追求舒服,所以不愿意牺牲自己的舒服。

善于教导,我们知道不是所有的长老都有教师的恩赐,有些长老,他有教师的恩赐,但是所有的长老,都要善于教导,不单有这个愿意,并且要会教导。这个教导是指着什么说呢?我们知道教导有两种:一种是公开的教导,这是教师的恩赐;但是另外一种的教导,乃是人与人中间的教导。这是圣经里牧师与教师的分别,牧师实际是牧养,所有的长老都是牧养全群的,所以至少在个人方面他能帮助人。这个好像是我们近代在美国很普遍的顾问,这个顾问实在说来就是教导的另外一方面。每一个长老都要有这一个东西,因为长老不是光是管行政,长老乃要顾到弟兄姊妹属灵的情形,当他们有属灵问题来的时候,长老们要用神的话来帮助他们,所以每一个长老都是善于教导的。

6. 律己待人等方面表现

接下来说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好像这个资格大家都有了。但是你知道在当时是不容易的,因为在当时大部分人都喝酒,有的时候就喝醉酒,这表明说他不能控制自己。醉了就开始打人,那么一个打人的长老就不配作长老,一个给人打的可以作长老,一个不愿被人打的也不配作长老,但千万不可打人。

只要温和。温和的意思是宽容,你能接受人的责备,你肯接受被人误会。作长老的人常常会被人误会,你一番好心,但人认为你是恶心,误会的事是免不了的,你忍受得住呢?这叫作温和。神的仆人不要争竞,只要温温和和,用忍耐的心把那抵挡真道的人挽回过来。也不贪财,这些都是与人发生关系的。

接下来还有三件: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怎能照管神的教会呢?作长老的在家里头应当有好的见证。初入教的不可以作监督,恐怕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所以在教会中刚刚得救的人,不要马上就让他负这样的责任,恐怕他容易骄傲起来,因为他的肉体仍未有受过十字架的对付,你把他放在这样的责任上,难免叫他骄傲起来,那就落在魔鬼的手上。还有监督在教外要有好的名声,恐怕被人毁谤就落在魔鬼的网罗里。这三件事,一件在家里,一件在教会里,一件在世界里。总而言之,你就看见说:一个真正在教会中负责的人,他这个品格在神面前是何等的重要,这样他能作众圣徒的榜样,因着这样的缘故,人也容易听他的话,容易来跟随他。

7. 慎听慎言

接下来说执事,执事就是作事务的、管伙食、管赒济的。执事是与弟兄姊妹接触最多的,所以作执事的这个条件与长老是一样的,因为在第八节和第十一节,无论是男执事或是女执事都是如此。不过里面他特别加上一点,就是说一个作执事的人不可一口两舌,女执事不说谗言。为什么特别注意这个呢?因为他们与弟兄姊妹接触很多,你与弟兄姊妹接触多的时候话就多了,这个话一多,事情就多了,就很容易产生谗言,引起许许多多的问题。因为当你与弟兄姊妹接触的时候,你听见许许多多弟兄姊妹的话,有的是对教会不满意,有的是批评别的弟兄姊妹,你的耳朵就好像垃圾筒一样,许多的垃圾就掉进来了,那么你听了之后,你去看第二个弟兄姊妹时,你就把它都倒出来。

所以你就看见在教会里这样的话很多很多,这样,这个教会乃是一个很软弱的教会。所以有特别与弟兄姊妹接触多的,你们要警醒你们的耳朵和你们的口,有些话不要耳朵发痒,喜欢听,我们要学习在我们的耳朵上让主的血涂抹。同时我们的口也是一样,我们不要随便讲话,不要对这个人这样讲、对那个人那样讲,搬弄是非,这样,就造成教会许多的难处,所以作执事的人在这一方面要特别注意。

不过你看见一件事,无论是作长老的或作执事的,无论你是行政的、是事务的,你看见神的要求都是一样的。所以当初在教会里面设立七个人来服事伙食的事,他们都是要满有圣灵,并且要有好的名声。所以弟兄姊妹!我们知道今天我们是在神的家里服事,这不是在什么机关里头作事,我们是在神的家里头,神在这里,要神有安息,要神满意。为着这个缘故,我们要怎样的战兢恐惧,巴不得我们的事奉真是能把基督事奉给弟兄姊妹,叫他们感觉有基督的味道,吸引他们来追求主。如果这样,你看这个事奉在神面前是有价值的。所以无论我们是作神话语的职事,或者我们在神的家里头服事,巴不得主恩待我们,叫我们都能荣耀我们的主。── 江守道《工人与监督》

一九九九年八月一至三日在同工们和各地负责人中间的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