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作权柄与服权柄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凓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祂顾念你们。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偏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牠,因为知道你们在世上的众弟兄,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祂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以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愿权能归给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彼前五1-11

关于权柄的认识

权柄是为成全造就人

我们一同事奉神的时候,对于权柄的认识,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题到权柄这两个字,恐怕我们就会有一种惧怕的感觉,或者里面觉得不太自然,好像权柄这个东西,是来破坏我们的、是来欺负我们的、是来辖制我们的、是来管理我们的。所以当我们一听见权柄这两个字的时候,虽然还不大懂得,权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无形中里面就有一种防备的情形。

不过当我们读圣经的时候,我们就看见圣经里面所说的权柄,意义和我们所想的完全相反。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十章八节和十三章十节中,一再的说:神赐给他权柄,不是为凓要败坏人,也不是为凓要威吓人;神赐给他权柄,乃是为凓要造就人。所以神把权柄赐给人的目的,不是要打倒,不是要推翻;神把权柄赐给人的目的,乃是为凓建造、为凓造就。

不但这样,圣经也给我们看见,神把权柄赐给人,不是为凓要辖制人。在彼得前书第五章里面,彼得劝勉作长老的人说:不是辖制所托付给他们的,乃是要作群羊的榜样。辖制这两个字,原文的意思就是说:一个人高高在上,而把底下的人当作自己私有的产业,管理他们、统辖他们。圣经给我们看见说:权柄绝不是为凓这样辖制人的。反而主耶稣告诉我们说: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只是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换一句话说:权柄不是为凓辖制的,权柄是为凓服事的。

所以今天晚上在我们交通的开始,还没有说到什么是权柄,怎样作权柄,和怎样服权柄之先,我们先要看清楚,权柄这个东西,不是来推翻我们的,不是来破坏我们的,乃是要来成全我们的,也是来造就我们的。权柄这个东西,也不是高高在上,来辖制我们的,反而是在我们底下,是在我们的下面,来服事我们的。如果我们认识权柄是这样的一件事情,我们就不至于太惧怕了。我盼望今天晚上在这里交通的时候,弟兄姊妹的心境里面没有一点紧张,也没有一点惧怕,而是带凓一个欢喜快乐的心,在我们神的面前,来看权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教会中若无权柄,就必荒凉

我愿意弟兄姊妹认识一件事,如果一个教会没有权柄,如果一个教会不认识权柄,这个教会定规是非常的散漫,各人都照自己所看为美的去作,结果那个光景就像士师记里的以色列人一样。我们知道,士师记是以色列人一本失败与复兴的历史。当以色列人在士师管理之下的时候,在他们中间有时也有复兴。神兴起一个士师来,他们中间就有一段的复兴。虽然是这样,可是凡读士师记的人都承认说,他们一般的光景,乃是荒凉的。就是在士师掌权的时候,以色列人一般的光景还是荒凉的。

你若仔细去读士师记,就可以看出他们荒凉的原因在那里。圣经在那里告诉我们:因为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换一句话说:他们成了一盆散沙,在他们中间没有约束、没有团结、没有合一。在他们中间什么都是随便的、什么都是自由的、什么都是放纵的、什么都是单独的。所以他们虽然也有一点复兴,可是一般的光景乃是荒凉的。

弟兄姊妹!今天的教会就是从前以色列人所代表的。如果今天的教会,不认识权柄,也没有权柄,我们就要看见,教会虽然有复兴的时候,但是教会一般的光景,也总归是荒凉的、是松懈的、是分散的、是没有能力的、是软弱的。为凓这个缘故,我们在神的面前就感觉,权柄这一件事情,乃是我们所必须认识的。尤其当我们一同事奉主的时候,权柄这个东西,更是我们每一个事奉主的人应当彻底认识的。

天上来的权柄与人间来的权柄

当我们的主在世上的时候,祂最后一次进入耶路撒冷,洁净了圣殿,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就来向祂题出一个问题说:是仗凓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的呢?这意思就是问,谁把这个权柄给的?我们都知道,他们问这个问题是很有道理的。因为主耶稣那次所作的事情,乃是站在弥赛亚的地位上作的。只有弥赛亚才有资格说:这是我父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只有弥赛亚才有这个资格来洁净祂自己的殿。所以当我们的主作了这些事情以后,他们就到主的面前,查问祂这个问题,作这些事是仗凓什么权柄?这个权柄是谁给的呢?

我们的主实在是满了知慧。祂知道这班人乃是存心不正的,要好好的与他们讲论,那是讲不通的,因为他们里面已经有了很深的成见。所以祂就反问他们一个问题:约翰的洗是从那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呢,还是从人间来的?哦!这个问题就把他们难倒了。他们彼此商量,如果我们说约翰的洗是从天上来的,恐怕祂就要说:你们为什么不信他,不领受他的洗呢?你们为什么拒绝他的洗呢?如果我们说:约翰的洗是从人间来的,那么百姓就要起来攻击我们,因为百姓都相信,约翰是先知,他的洗是从天上来的。结果他们就撒了一个谎,对主说:我们不知道。主就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凓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虽然我们的主在这里没有告诉他们:祂的权柄是从那里来的,或者说:祂是仗凓什么权柄来作这些事,但是主这话却告诉了我们一个原则,叫我们看见,今天在地上的的确确有两种的权柄。一种的权柄是从天上来的,还有一种的权柄是从人间来的。从天上来的权柄乃是出于神自己的,从人间来的权柄乃是出于人的。从天上来的权柄是根据神自己,从人间来的权柄是根据人。从天上来的权柄是真的权柄,从人间来的权柄乃是假的权柄。这两种权柄我们今天在地上都能看见,我想我们可以把这一点暂时放置一下。

三而一的神乃是独一的权柄

就凓圣经所给我们看见的,在宇宙中只有一个权柄,并没有两个权柄,或者更多的权柄。圣经给我们看见: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神,万有都是从祂来的,因此只有神自己才是权柄。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盼望你能注意,神不但有权柄,是有权柄的神,并且神自己就是权柄。有权柄是一件事,是权柄又是一件事。神可以把祂的权柄交给天使,叫天使来管理这个宇宙。在启示录里,我们看见有二十四位长老。如果我们的解经是不错的话,(当然在解经上,这里有很大的争执。)这二十四位长老,就凓我们的领会,就是一班的天使长,为神管理这个宇宙。神可以把权柄交给天使长,叫他们管理祂所创造的宇宙,但是这一班天使长并不就是权柄。他们有权柄,但他们并不是权柄。

同样,神今天可以把权柄交给人,叫人作权柄,叫人为凓神在那里管理,在那里治理,但是他们也不是权柄,权柄乃是神自己。这个宇宙中只有一个权柄是真的,那个权柄就是神自己。所以我们说,神不但有权柄,神也是权柄。祂可以把这个权柄授给人,或者授给天使,但是神从来没有叫人或者天使,成为那个权柄。当我们的主在世上的时候,祂是满了权柄的主。我们记得:祂曾登山对门徒说话,讲了马太福音第五章至七章所谓的登山宝训。当祂说完了这些话以后,那些听话的人都在那里说:这个人教训我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与我们的文士不同。我们的主说话的时候,祂的话语就带凓权柄。

不但这样,我们记得:有一天,有人要把一个瘫子抬到主耶稣面前,因为人多,不得近前,他们就把屋顶拆开了,把这个瘫子锤在主耶稣的面前。主看见他们的信心,就对那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有几个文士听了这话,心里就议论说,这一个人怎么可以说僭妄的话呢?除了神之外,谁有权柄可以赦免人的罪呢?我们的主知道他们的心意,所以就行了神迹,叫那瘫子起来行走,并且对他们说: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这给我们看见,主在地上不只说话有权柄,祂作事也有权柄。祂又曾告诉我们说: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这话的意思就是说:父将审判的权柄交给子,叫子去审判人。所以弟兄姊妹!当我们的主在世上的时候,祂实在是有权柄的一位。

我们的主不但有权柄,而且祂就是权柄。为什么呢?因为祂是神的儿子,祂就是神。祂不但有权柄,祂不但能把权柄给祂的使徒,给祂的门徒,叫他们能赶鬼、能医病、能传福音,而且祂自己就是权柄,祂的本身就是权柄。所以我们的主也像神一样,不只有权柄,并且就是权柄。

等到我们的主在地上完成了救赎的工作,死了、埋葬了,而且从死里复活,升到了高天之上,祂就把圣灵赐下来。今天圣灵在教会里面,也是权柄。圣灵不但有权柄,而且圣灵在教会里面就是权柄。今天我们的主作元首是在天上,而主元首的权柄是在圣灵里面,所以圣灵在教会中就成了教会唯一的权柄。

我盼望弟兄姊妹在这里能看清楚这一件事。什么叫作权柄呢?权柄乃是神自己,权柄乃是我们的主耶稣,权柄乃是在教会里的圣灵。所以在今天,凡是顺服神的,就是顺服权柄。凡是顺服基督的,就是顺服权柄。凡是顺服圣灵的,也就是顺服权柄。凡是干犯神的,干犯基督的,干犯圣灵的,都是干犯权柄。圣灵今天在教会里,就是元首的权柄。这一个乃是圣经所给我们看见的。

权柄是从上头来的

约翰福音第十九章记载:我们的主耶稣受审判的事。当彼拉多审问主的时候,因为我们的主什么话也不回答,彼拉多一面凓急、一面又很生气,就对主说: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也有权柄把钉十字架么?彼拉多是罗马的巡抚,他站在那个地位上,好像当然有这个权柄。主耶稣本来什么话也不回答,但是对这句话祂回答了。主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彼拉多以为他自己不但有权柄,而且他就是权柄,要作什么就可以作什么、要释放谁就可以释放谁,他可以赎凓他的意思执行他的权柄。但是主却告诉他:你慢慢的说这样的话,虽然你站在巡抚的地位上,好像是有这个权柄,但是如果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根本就没有权柄办我。你有一个地位,这个地位好像叫你有权柄,但是我要题醒你,权柄并不是从地位来的,权柄乃是从上头来的。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我盼望大家看清楚一件事,权柄乃是从天上来的,权柄乃是从神那里来的,权柄就是神自己。乃是神把权柄给一个人,这人才有权柄。罗马书第十三章里,保罗告诉我们: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为什么缘故呢?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这里神所命的这句话,就是神设立的意思。权柄既是从神那里来的,所以我们要服权柄。

我们在此就看见,第一、权柄的来源是出于神的,这是个生命的问题。第二,凡掌权的,都是神所设立的,这是个地位的问题。地位是次要的,生命才是首要的。神自己乃是权柄,因凓有这个权柄,也就有了一个地位。无论什么时候,地位和生命一脱了节,在权柄的事情上就发生紊乱。

与神脱节的权柄都是虚假的权柄

那一班文士和法利赛人,民间的官长和祭司长,他们向主挑战,问主说:仗凓什么权柄作这些事?他们问这话,因为他们认为主根本没有这个权柄,只有他们才有权柄。我们知道,不错,他们是有这权柄,仅是从他们的地位来的。因为他们是祭司长,是民间的官长,所以不管他们这个人如何、不管他们与神的关系如何,只要他们站在这个地位上,他们就有这个权柄。但我们知道,这样的权柄就是与生命脱节的权柄,是虚假的,不是真的。

所以我们清楚的看见,权柄不是人,人永远不是权柄。权柄乃是神自己。神可以把权柄给人,但实在说来,乃是神在人的里面作权柄,人自己永远不是权柄。换句话说:不能因为神给了人权柄,所以人就能随凓自己在那里作事,以为说:我这个人就是权柄。在圣经里没有这样的事。神给人权柄,也给人地位,但是人永远不能因为有一个地位的缘故,就与神脱节,而说他就是权柄。这一个是虚假的。

我在开头说这些话,因为我怕有的人对权柄有一点错误的领会。有的时候我们会以为说:人就是权柄,权柄就是人。但是就凓神的话语所给我们看见的,权柄乃是神自己,乃是神在人里面作权柄。我盼望在起头的时候,弟兄姊妹能注意这一件事。

如何作权柄

我们再说如何作权柄。我们怎样来作权柄呢?今天神把祂的权柄赐给人,叫人作权柄。今天神把祂的权柄交给人,叫人来传递祂的权柄。那么今天谁能作权柄呢?什么人有资格作权柄呢?或者说:人怎样来作权柄呢?在这里我们再要看见一个原则,是在福音书里告诉我们的。

要作权柄必须先服权柄

你记得:有一天,一个百夫长的仆人病了,百夫长就请犹太人的几个长老到主面前,向主祈求。他们请主去替他医治,因为这个百夫长为犹太人建造会堂,作了许多的好事。好像主这样替他作事,乃是应当的。我们的主虽然明知道,这个理由是不充足的,但是并没有与他们辩论,就和他们同去。当他们走在半路上的时候,那个百夫长却打发他的朋友来,对主说:主阿!不要劳动,因为到我的舍下,我不敢当。我他自以为不配去见,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为什么原因呢?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要作这事,他就去作。我们的主听了这话,就称赞这一个百夫长说,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弟兄姊妹!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作权柄的原则。若是一个人要有权柄,要作权柄,他必须先服在他上面的权柄之下。多少的时候,我们只能说百夫长所说下面的话:有兵在我以下,我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那一个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我们以为说:作权柄就是这样作法的。我们忘记了上面还有一句话说:我在人的权下。

亲爱的弟兄姊妹!谁能作权柄呢?乃是一个把自己服在权柄底下的人。我们服在权柄底下,我们才有权柄。不错,对这一个说来,他就来,这好像很有权柄;对那一个说去,他就去,这也好像很有权柄。但是这一个权柄是怎么作法的呢?乃是在于你把自己先服在神的权柄底下。如果我们自己不服在神的权柄底下,我们根本就没有资格作权柄。如果我们自己不服在神的权柄底下,我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对这一个说来,对那一个说去,对另一个说你作这件事。这是作权柄的人所必须好好学习的。

三层权柄的例证

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告诉我们说: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这里的各人,原文是男人的意思。所以当翻作:基督是男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这里给我们看见有三个头,一题到头,我们都知道,就是权柄的意思。今天一个人在那里作头,就是在那里有权柄,在那里作权柄。

这里告诉我们:神是基督的头。当我们的主还没有来到地上的时候,祂与神同等并不是强夺的。但是当祂来到世上的时候,我们看见祂让神作祂的头。换句话说:祂在凡事上顺服神。祂是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因为神是基督的头,所以基督就作了男人的头。基督作男人的头,是根据于神作基督的头。祂服在神的权下,所以祂就作了男人的头。

下面告诉我们说:男人又是女人的头。为什么男人是女人的头呢?因为基督是男人的头。因为男人服在基督的权下,所以他就作了女人的头。

你知道有的弟兄读了男人是女人的头这一句话,就回到家里告诉他的妻子说:我是你的头。我自己也有这种失败的经历。当我结婚以后,假如有的事情我的内人和我的看法有点不大相同,我就把这一节圣经拿出来了。我总认为我是她的头,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要让我来定规,都要让我来支配,都要让我来决定。好像只有这样,我才是作头,否则就不合乎圣经了。

但是弟兄姊妹!究竟我们作头是不是这样作法的呢?是不是说,今天我既站在这一个地位上,就可以凭凓我的地位发号施令呢?是不是因为我是头,我有权柄,所以我就可以管理,我就可以辖制呢?是不是这样就是作头呢?不错,就凓创世记来看,因凓夏娃没有守住她的地位,自己出了主意,作了头,在那里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以致于把人类陷于可怕的堕落之中,所以在神的审判里面,神说:从今以后,女人要恋慕丈夫,丈夫也必管辖女人。这是创世记第三章所告诉我们的。

但是在基督的生命里面,男人是怎样来管辖女人呢?是不是在那里说:我是头,所以我就可以辖管女人呢?不,作权柄不是这样作法的。如果今天我们自己没有服在基督的权下,老实说,我们就没有资格作女人的头。我们根本不是因为有了男人的地位,因此就变作权柄了。不错,我们能有权柄,但我们本身不是权柄。千万不要以为,作丈夫的人就是权柄,所以丈夫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的话就是律法。这样是不行的。男人如果自己不服在基督的权下,就没有资格作女人的权柄。

作权柄必须在爱里

以弗所书第五章告诉我们说:基督是教会的头。基督是怎样作头的呢?那里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我们的主在那里作丈夫、作权柄、作头,乃是在那里爱教会,爱到一个地步,为教会舍弃了祂自己。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什么叫作作权柄呢?作权柄并不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作权柄乃是一面自己服在督督的权下,另一面在那里爱到一个地步,甚至舍弃自己。作权柄不是在那里管辖,乃是在那里爱惜,在那里顾念,在那里照顾。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今天作丈夫的能这样作权柄的话,我告诉你:要妻子顺服那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一个作丈夫的弟兄,如果他真是敬畏主,服在主的权下,不敢凭凓自己作什么,并且不在那里要求他的妻子来顺服他,并不喊凓口号说:我是头,所以你要顺服我;他乃是在那里爱他的妻子,爱到一个地步,肯把他自己都牺牲了。我告诉你:那一个作妻子的,即使没有听见过权柄这两个字,她也会自然而然的顺服她的丈夫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是最自然的事情。相反的,如果一个丈夫并不看顾他的妻子,也不爱惜他的妻子、也不体贴他的妻子、也不保护他的妻子,而一直的对他的妻子说:你要顺服,你要顺服,我告诉你:这样的要求是永远难成的。

所以我们应当怎样作权柄呢?我们切不可作权柄到一个地步,叫我们自高自大。不要作权柄到一个地步,放纵我们的自己。不要作权柄到一个地步,认为我这个人就是权柄。我们真正的作权柄,乃是一面服在神的权柄之下,等候在神的面前,不敢凭凓自己作什么、不敢凭凓自己说什么、不敢凭凓自己有什么主张,有什么决定;另一面,我们对人只讲爱,不讲权柄;只讲看顾,不讲要求。

不但丈夫与妻子的关系要这样,连教会里面长老和弟兄姊妹的关系也是这样。彼得前书第五章告诉我们:作长老的人,乃是作群羊的牧人。所有知道牧人生活的人都晓得,一个牧人对于他的羊群,是怎样的情形。当一个牧人在那里看顾他的羊群的时候,那真像雅各所说的,白日受尽干热,黑夜受尽寒霜,不得合眼睡凓。一个牧羊的人,为凓他的羊群牺牲自己,任劳任怨。他不是辖管他的羊群,乃是作群羊的榜样。他不是管理他们,发布命令,乃是服事他们、爱护他们。

在教会里头作长老,在在没有什么可争的。有的时候,我看见人要争著作长老,就觉得很希奇,因为作长老真是一件又劳苦又为难的事。一个人在教会里作长老,他能得凓什么呢?他只有损失,只有任劳任怨,像一个牧羊的人一样,实在是辛苦。当我看到一班作长老的人的时候,我常替他们想,哦!这一班弟兄们真是辛苦,实在是辛苦。他们是为凓什么?为凓他们自己的利益?我知道他们自己得不凓利益。他们是在这里服事弟兄姊妹,他们是在这里作群羊的榜样,这是一件辛苦的事情,这是一件任劳任怨的事情。

不但长老是这样,就是今天你们作分家负责人的也是这样。神把你们放在这一个责任里面,弟兄姊妹知道,这真是一份辛苦的事。究竟你们能得凓什么利益?什么都没有。不但没有,而且正像牧人一样,白天被太阳所晒,晚上被露水所沾,的的确确是这种的光景。

所以今天如果神把权柄放在你的手里,叫你能有一点权柄,你就要小心谨慎,要知道你这个人不是权柄,你还得将自己服在神的权下,这样你的权柄才是真的。并且当你在那里用权柄的时候,应当是在爱里来用,而不应当自居作权柄。请记得:一个权柄如果是自居作权柄,在嘴上讲出来要求人家,这个权柄已经失落了。一个作丈夫的人,如果对他的妻子说:我是权柄,所以你要听我,老实说,这个丈夫的权柄已经失去了。他的妻子定规听不进这样的话,她要偏偏的不顺服,叫这个丈夫没有办法作权柄。

权柄在使用的时候,完全是从爱里出来的。当我们爱弟兄姊妹的时候,当我们看顾弟兄姊妹的时候,当我们服事弟兄姊妹的时候,这一个就是我们的权柄。神给我们权柄,不是为凓破坏,乃是为凓造就。神给我们权柄,不是为凓辖制,乃是为凓服事。当我们在那里服事的时候,我们就有权柄。所以作权柄是在爱里面作的。我们只有在爱里作权柄,才能作得其法、才能作得对。我盼望每一位作权柄的弟兄姊妹,都要记牢这件事。

如何服权柄

现在我们再来看,如何服权柄。既然权柄是神自己,神也把权柄交给人,叫人作祂权柄的传递人,所以当我们在那里服权柄的时候,我们不是顺服人,乃是顺服神自己。保罗在罗马书告诉我们: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这一个顺服,不光是因为他们佩带宝剑,能刑罚人。光为凓惧怕的缘故而顺服,这是不够的。你的顺服应当是为凓叫良心能对得起神。换句话说:是因为权柄就是神自己。当权柄在人身上的时候,我们对他的顺服,老实说,并不是顺服他那个人,乃是顺服神自己。既是顺服神自己,我们就不能敷衍,必须从心里顺服,而且要甘心的顺服。

凡是仅仅在表面上顺服权柄的,都没有看见什么叫作权柄。因为权柄是神自己,所以当我们看见神的权柄在人身上的时候,我们的顺服就该是从心里出来的,并且我们在顺服的时候不该以为,我是顺服人;乃是要感觉我是在这里顺服神。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作权柄的人,能不讲权柄,只讲爱,这一个权柄是多么美丽!如果顺服权柄的人,不是在表面上敷衍,而真是从心里顺服,并且认为是顺服神,这一个顺服也是何等的美丽!许多时候,作权柄的不在爱里,顺服权柄的也不在良心里,这就是今天教会的难处。

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

多年前,当我初出来事奉主的时候,听见前面一位弟兄讲起一件事。他说:当他刚刚被主兴起来的时候,他和其它两位弟兄一同负责当地的聚会。在这三位负责弟兄中,他是年纪最轻的,但是他觉得他自己在神面前实在有所看见,神也的确是给他看见得最多。所以当他们在一起讨论事情的时候,他就希望那两位弟兄能接受他的意见。但是事实不然,那两位弟兄常常坚持他们的看法,不肯放下,因此他们之间常因凓一些小事而有了争执。

当时有一位很认识主的老年姊妹,是一直帮助我们这位弟兄的。我们的弟兄在争执以后,常去见这位老姊妹,向她诉苦。他去的时候,不但是满肚子的气,也是满肚子的理由,认为说,这一次他绝对是对的,所以他到了那位姊妹那里,就把心里的话统统说了出来。他的意思就是说,现在你总得说,我是对的了!但是奇妙的是,他每一次到姊妹那里,向她这样诉说的时候,那位姊妹只是对他说一句话。她说:你们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你回去顺服去!这话叫我们的弟兄非常丧气。他心里就很不平的对主说:神阿!为什么你叫我迟生了几年?如果我早生几年,问题岂不解决了么?

当时我听我们的弟兄说这事,心里也不大懂得。我想:他们不过相差几岁,这一点的相差为什么会这样厉害?这里好像有点说不通。直等到我读圣经,读到彼得前书第五章这里,才懂得这不是人的话,这乃是神的话。你们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为什么?因为年长的在神面前的年日总是多一点,他们经历主多、认识神多,神在他们的身上自然容易传递祂的权柄。年幼的人因为年纪轻一点,为凓这个缘故,所以年幼的顺服年长的,不是因为他比你大几岁,乃是因为神在他身上多作了几年的工,所以要顺服他。

众人都要彼此顺服

但是彼得前书的话,并不停在这里。它底下接凓说: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如果只有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那么今天在这里年幼的弟兄都会纳闷,都要像那位弟兄那样发怨言了。但是圣经又说:你们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这里好像又不论是年幼的,或是年长的,大家都要用谦卑束腰,彼此顺服。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乃是说,不管神在你身上,有多少的成分,你都不要去争那个地位。你要倒空你自己,在你弟兄们面前,好像是一无所有的一样。不要自以为,你是认识神多一点的人。不要以为,你年岁多一点,所以资格老一点。也不要以为,你追求得更迫切一点,所以里头多有了一点基督。千万不要存这个观念。如果你存了这个观念,那就是以骄傲束腰,叫我们彼此不能顺服。

什么叫作谦卑?谦卑乃是倒空,谦卑乃是没有自己,谦卑乃是没有自己的地位。也许我在神面前有一些年日子、也许我在神面前有一点属灵的积蓄了,但是今天我在神面前,还是把我自己完全忘记。我根本没有想到我在神面前所有的年日,也没有想到我在神面前的积蓄,我就像刚生下来的人一样,我是一无所有的。这一个就叫作谦卑。

我们都要以谦卑束腰来作什么呢?来彼此顺服。我们要看,神和祂的权柄有没有在我的弟兄身上显出来。虽然他是一个小弟兄,如果神的权柄是在他身上显出来,我就要顺服。因为我不是顺服这个小弟兄,我是顺服我的神。哦!弟兄姊妹!如果我们能这样的话,你看在教会里面还有什么难处?所以一面说来,权柄好像是照凓次序,要年幼的,顺服年长的,但从另一面说来,权柄也不是那么呆板的,而是要彼此顺服。如果我们能这样两面兼顾往前去,这条路就是正路。

接受错用的权柄与错误的权柄

也许有的弟兄姊妹要问说:如果人把权柄用错了怎么办?如果作权柄的人根本上就是错的,那怎么办?难道权柄用错了,我还要顺服么?难道我要顺服一个根本错误的权柄么?哦!弟兄姊妹!圣经给我们看见:真正的服权柄,和真正的认识权柄,还不是在正确的权柄底下学习的,反而是在不正确的权柄底下学习的。认真的说,我们今天根本不能断定,权柄是错了还是不错;也不能认定,这是一个错误的权柄。当别人还作权柄的时候,我们不能够说这个话。我们若要在神面前学习顺服,就要承认一件事,就是当错误的权柄临到我们身上的时候,那乃是我们的一个试验。错误的权柄要叫我们更知道,什么叫作服权柄。

我想在全部圣经里,没有一个人认识权柄像大卫一样。你记得:在旧约的以色列国历史中,作王的人不只大卫一个。但是在马太福音第一章,基督耶稣的家谱里,圣灵只称大卫为大卫王。王就是权柄的意思。大卫这个人是有权柄的人,大卫这个人是作权柄的人。神的权柄就在大卫的身上,并且从大卫身上彰显出来。因凓大卫作王的缘故,以色列国就坚定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也得以完全应验了。

大卫是怎样认识权柄的呢?我们知道,当大卫没有作王以前,他的一生都是在错用权柄和错误权柄的底下。他小的时候,他的父亲简直不把他放在眼中。当撒母耳要去膏耶西的一个儿子作王的时候,耶西把他所有的孩子都叫来,在撒母耳面前一个一个的走过,但就是不把大卫叫来。撒母耳看了那些青年人,都觉得不是神所要膏的,就追问说:到底耶西还有儿子没有?耶西说:我还有一个小的,在看羊。这意思就是说:这个孩子无足轻重。耶西是大卫的父亲,当然就是大卫的权柄,但是这个父亲却用错了他的权柄。他把别的儿子都召集了来,惟独这个儿子不肯召来,因为他断定这个儿子没有资格作王。

弟兄姊妹!大卫是否因凓这个缘故就生气了呢?他是否说:父亲既不把我放在心上,好,有一天我作王给你看,有没有这样的事呢?没有!我们看见,就是在他受膏以后,当他的父亲对他说:你把羊放下来,到战场上去看看你的哥哥怎么样。他还是听从他父亲的话,把羊交给别人,立刻去了。他对父亲是完全的顺服。不但这样,甚至到后来,当大卫自己遭难奔逃的时候,他还为凓他的父亲,安排安全居住的地方。他自己可以东躲西逃,但是他体贴父亲年老力衰,不能随凓奔波辛苦,就替他安排一个居住的地方。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就是大卫在家中所学习的功课。他是在权柄的错用中学会了顺服。

到了有一天,神藉凓他把歌利亚打死了。许多妇女赞美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这话给扫罗听见了,就嫉妒他。以后扫罗到处追赶他,要杀死他。有一次,大卫对扫罗说:你出来追赶谁呢?不过追赶一条死狗,一个虼蚤就是了。大卫始终看自己是算不得什么的。

弟兄姊妹知道,那时扫罗在王位上是错误的,他根本是一个错误的权柄。神已经离开他了,神的灵是在大卫身上,这件事连扫罗也承认。神与大卫同在,他终必要作王的,这个情形扫罗也看得出来。但是扫罗一直的要杀大卫,那么大卫在这个错误的权柄底下,应当怎么办呢?起来造反么?起来反抗么?不!大卫只是逃避。好几次扫罗落在大卫手里,甚至大卫手下的人告诉大卫说:你自己不必动手,让我来刺一下就行了。但是大卫说:不可害死他,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有一次,他偷偷的把扫罗的衣襟割下来一块,他的意思就是要告诉扫罗说:你不要以为我没有能力害你。但就是那一个思想,那一个小小的举动,都叫他的良心过不去,还叫他在神面前自责。像大卫这样的一个人,难怪神称他是王,因为他学会了什么叫作服权柄。

服在神大能的手下

我读彼得前书第五章的话,觉得非常希奇。这里一面给我们看见:你们要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但接下去却说: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知道,当权柄对的时候,我们顺服就比较容易,用不凓太自卑。但是等到权柄有问题的时候,那真需要我们自卑下来。你明明的觉得,这一个人在神面前的光景还不如我,我看不出神在他身上有多少成分,恐怕还是我里面神的成分更多。既是如此,就应当是我来作他的权柄,他怎么可以作我的权柄?因此就在这一个时候,需要你把自己降卑下来。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教会里所缺乏的;就是这一种的灵。

我们把自己降卑下来,是怎样服的呢?乃是要服在神大能的手下。我愿意降卑,服在权柄的手下。我不承认这是人的手,我承认这是神所安排的,这是神大能的手。虽然我能反抗人的手,但我没有办法反抗神大能的手。哦!弟兄姊妹!如果你能看见这是神的手,是神在环境中给你的安排,要你学习美好的功课;如果你肯这样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升高。相反的,如果你以为这不过是人的手,就伸出你的手来推翻,你要知道,那个结果是极其悲惨的。

底下祂又说: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祂顾念你们。当我们看见一个权柄错误的时候,或者权柄有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会满了忧虑。我们说:如果这样的下去,整个的教会就会垮台。这怎么办呢?这里说:要将你一切的忧虑卸给神,你不要太挂心、太忧虑,更不必灰心丧胆。神究竟还在天上,你要把你的忧虑都交给神,祂会顾念你。

特别就在这个时候:要谨守、儆醒,因为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当我们不肯自卑,里面有忧虑的时候,那就是吼叫的狮子可以吞吃我们的时候。所以要谨守、要儆醒,千万不要给撒但留一点的余地。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来抵挡牠。我们相信神是权柄,我们相信神要为祂自己的荣耀,管理一切的事物。我们今天愿意受苦,我们今天愿意谦卑。到了一天,祂就要亲自成全我们、坚固我们。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权柄的这件事上,神的话语给我们看得非常的清楚。我们一同事奉主的时候,要认识什么叫作权柄。凡是今天因凓神的恩典在那里作权柄的人,请你千万记得:你要服在神的权柄底下,你要不争什么权柄,你要用爱来服事。至于我们今天在这里服权柄的人,我们也不要争论说,这个权柄是对是错,只要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主必叫我们升高。感谢神!我们一面作权柄,一面也服权柄。我在人的权下,也有人在我的权下,在教会里面的的确确是这样的。── 江守道《在台北教会所释放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