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里的职分

 

      教会里只有两个职分:一个是作执事,一个是作长老,或者说作监督。

 

执事】在圣经里,作执事的人,他们的工作完全是为着服事,除了服事之外,他们没有别的责任。神在教会里没有安排执事作权柄。执事在教会里乃是完全为着服事,为着伺候。所以执事这个词,在希腊文里,和话语执事的那一个执事是同一个字,意思就是说,为着事奉,为着办事。所以,如果你们把它称作英文的Service也可以,称作Ministry也可以。

      请你们记得,所谓的Ministry就是Service。在更正教里,圣公会就欢喜用英文的Ministry这一个字,理会就欢喜用Service这一个字。因为理会是从圣公会分出来的,他们觉得说,圣公会过于官样,所以虽然是同样的字,他们欢喜用那一个比较不那么官样的字。所以在理会里都是说Service,而不大说Ministry。圣公会呢,是国立的教会,是有官样的,所以用Ministry。事实上都是指着事奉说的。

      执事这一个职分,在教会里是专门为着事奉的。所以在教会里,最好在起头的时候,让弟兄们都在那里事奉,都在那里作事情。可是,有的弟兄是稳当的,是靠得住的,是在主面前有属灵分量的,教会就可以设立他作执事。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是执事,可是只有那些靠得住的,在属灵上有分量的,才可以正式的设立作执事。这一个工作是很普通的,但这一个职分,乃是只有一班可靠的人才得着的。只有一班可靠的人才称呼他们这一个名称。我们不愿意教会一直在那里调换执事,所以需要可靠的人、属灵的人、有属灵的窍的人,才让他们作执事。

      所以盼望说,你们到各地去的时候,要注意这件事。一个地方有弟兄起来,你们要叫他们作执事的时候,千万不要拣那些只会作事,而缺少属灵的窍的人。这是一个最大的危险,也是作工的人一个最大的试探。有的弟兄或姊妹特别会办事,你们常常喜欢设立他们作执事。但是,有许多人虽然会办事,可是他们要把世界里的头脑拿到教会里来。他们的那一个会办事还是世界里的办法。所以,世界里的聪明、世界里的才干,都给他们拿到教会里来。所以,特别在拣执事的时候,不只要找那些殷勤作事的人,也要找那些作事有路的人。

      无论如何要注意说,这一个人在主里面要有属灵的窍,在属灵方面要有他的价值。不然的话,许多时候,世界的手腕、世界的办法、世界的手段,都带到教会里来。虽然事情可以办得相当顺利,可是教会给他变作社会,那就完全出事情。要记得,我们今天是在教会里,所以还得维持教会属灵的标准,不能随便让人把世界的本领、世界的聪明,带到教会里来。所以,盼望弟兄姊妹不要不爱才,但是也不要太爱才。因为你们一不小心,世界的手腕就带到教会里来,将来的难处比没有起头的难处还要大,并且难处是相当大,不容易解决。

      其余的,我想圣经里已经把作执事的条件说得相当清楚,不必多说。我愿意你们看见两方面:一方面必须是殷勤的人,自己会下手作事。另外一方面,要有属灵的窍,要有属灵的感觉。这样的人就可以给他作执事。

 

长老】第二就是长老。长老这一个职分,在圣经里也提起得很多。

      长老这一个职分,目的乃是为着料理教会,为着治理教会。

      长老个人不一定需要什么恩赐,换一句话说,他不一定是一个话语的执事。他如果是一个话语的执事,那更是可取的。在圣经里,话语的执事是一件事,教会里的职分又是一件事。长老是属于教会职分这一边的,乃是完全为着执行,完全为着治理,完全为着监督整个教会的。但长老是一个职分,他可以同时是一个话语的执事,也可以不是一个话语的执事。如果他同时是一个话语的执事,那更是可取的。这就是保罗所说的:加倍的敬奉。因为他在神面前是一个话语的执事,善于教导,而同时又是教会的长老,所以应当加倍的敬重他。

 

挑选什么人作长老】圣经里的话,对于长老的条件,是够清楚的。我愿意在这里提醒弟兄姊妹的有两件事:作长老的人,那一个基本的条件乃是说,这一个人必须在属灵的事情上是有认识的人。长老必须是一个有属灵价值的人,必须是一个知道属灵的事的人,必须在属灵的窍上是通的,在属灵的路上是通的,在属灵的事上是有路的。长老对于属灵的事必须有相当经历,知道其它神的儿女在神面前属灵的情形到底是如何的,然后他才能够料理教会。作长老的人,在属灵方面必须有这一个属灵的根基,再加上神所给他的才干,神所给他的恩赐,叫他能料理事情,治理事情。这样的人,才能在神面前作教会的长老。

      我盼望你们千万不要挑选一个教会的长老,光是会办事情,光是会指挥事情,而在神面前没有属灵的窍。我知道有许多地方有难处,完全失败在挑选有名望,挑选有地位,挑选会办事,挑选有本领,挑选老于世故的人摆在教会里作长老。请你们记得,一个人能办事,能料理社团,能料理家庭,不一定就能料理教会。因为什么?因为教会基本的要求是属灵。

      有一个弟兄,有二十年行政的经验。有许多弟兄曾来问我说,为什么不请那一个弟兄作长老?我说,二十年行政的经验,在教会里一年也不算,没有用。虽然他是一个好的基督徒,但他在属灵事情上的认识不够。这是一个属灵的教会,一个人必须在神面前有属灵的分量,有属灵的路,有属灵的光景,才能作长老。不然,这一个弟兄一进来,就立刻出事情。

      我们宁可挑选有属灵分量而没有办事才干的人。当然最好两方面都有,又认识属灵的事,又能够办事情。人如果不能料理自己的家庭,怎能料理神的教会呢?但这是一半。人能够料理自己的家庭,难道就能料理神的教会么?不能!属灵是基本,不是每一个能料理自己家庭的人,就能料理神的教会。顶多的人能好好料理家庭,但连得救也没有,难道就可以请他们来料理教会么?乃是在属灵的事上有路,而又能料理家庭的,这一个人才能作长老,料理神的教会。

      所以,拣选负责的弟兄的时候,总得拣选有属灵分量的人,有属灵的路,不容易骄傲,不容易发狂,不容易自高自大的人。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总得生命是可靠的。要拣选生命可靠的人,不要拣选骄傲的人。要拣选那些稳当的人,不要拣选那些所谓天才的人。在属灵方面,这一个人要坚固、可靠,在神面前要有属灵的眼光,有属灵的知识,有属灵的窍。这样的人才可以拣选。

      有了三五个,七八个这样的人,你还得去看他们在料理事务方面到底怎样?能够料理,能够管理的,这一个人能够作监督。如果这一个人不能治理自己的家,就不能治理教会。

      如果教会像世界的机关,我们只要挑选有本领的人就行。但教会是一个属灵的机关,必须先解决属灵的问题,然后再去看他的才干,能不能管事。不能管事,也不能作长老。必须在属灵的事上有认识,在办事上有才干,这样的人,在教会里难处就相当少,情形就相当可靠。不然的话,事情是会作,但把属灵方面弄坏了。这就不对。

      有一个弟兄已经去世了,他也是一个教会的长老,但不是在我们中间的。当我们在上海初期的时候,他常到我的地方来谈谈。他是好弟兄,真会办事情,也很热心,可是属灵的窍少得很,或者说没有,属灵的经历更是缺乏。有一次他来谈话,说:在我们中间有一个姊妹犯了罪,在聚会里大哭起来。倪先生!你想可笑不可笑?他说完就坐在那里大笑起来。一个教会里的长老,看见一个姊妹在那里认罪,哭,以为是好笑的事,你们就可知他属灵的情形是如何了。当然,在他那一个社团里,他已经是最好的了,但是在教会里他不能负责。他自己从来没有认罪哭到这一个地步,今天来作长老,看见别人哭,当然就以为是可笑的事。

      我不过是提起一个例子,在教会里同样的事可以有几百件。为着罪哭是属灵起码的事,但是他莫名其妙。如果在那里有许多属灵的举动和我们有关系的,他也在那里笑,怎么办?属灵的事,他都觉得奇怪,他都觉得可笑,他一窍都不通,如果他来作长老,你看见教会在属灵的路上都绝了。

      所以,对于长老的条件,第一个拣选是在于属灵的事、属灵的窍、属灵的经历。

      作长老的人也要可靠。不要一个人好像醉酒的人一样,幌来幌去,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这样的人不能管理教会。管理教会的人,必须是相当稳当,相当可靠的。而同时也要是会料理家庭的人,没有这一个也不行。

      所以千万不要把根基和上面的建筑颠倒了,不要拣选一个人光是办事办得好。这样的人,至多只能作一个执事,绝不能作长老。他至多在教会里作一个听命令的人,不能作一个发命令的人。

      或者我再说一个比方。今天你遇见一个顶聪明的人,最有本领的人,他到一个医院里去,最多只能请他作事务先生,不能请他作主任医师。最多只能叫他料理事情,不能叫他看病。医院是一个技术的机关,不是一个事务的机关。或者有一个商科学校,在这里有一个人非常聪明,顶会办事,你不能一下就请他作教务长、校长,或者系主任;最多只能请他作总务。因为那些是专门的事,必须有专门的学识才能作。或者有一个商业的公司,在这里有一个顶聪明的人,你不能马上请他作营业主任,因为营业是专门的事。照样,教会是专门的机关,是专门管属灵的事的,所以你也只能请本行来作。

你们要知道,教会是属灵的,事务是兼带来作的。所以你们在各地拣选长老的时候,必须要在属灵的观点上来看;然后,还要看他会指挥,会监察,会带领。必须这一个弟兄在属灵的事上有看见,有认识,有造就,而又有事务上的力量的,这样,到有属灵的事情的时候,就不会出事情。所以我盼望弟兄们,关于这一类的事要特别注意,不要随便挑选人作长老。挑选的时候,要注意他属灵的方面,然后再注意他事务的方面。

 

要带领长老】你们这一次出去,责任是相当的重。什么缘故呢?你们记得,保罗自己住在以弗所,是以弗所有长老(徒二十);可是保罗住在以弗所的时候,保罗对于长老有带领,相当的有带领。所以他临走的时候,对长老们能说这样的话: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就当保罗自己对长老有带领,不是设立了,把事情交给他们就了了。保罗乃是继续的带领他们,教导他们怎样作长老。

      后来保罗把提摩太留在以弗所,把提多留在革哩底,叫他们设立长老。你们如果把提摩太书读一读,把提多书读一读,你们就要看见,不是设立了长老就了了,还要带领长老一同来事奉。保罗在提摩太的书信和提多的书信里,告诉这两个年轻的使徒说,你们在教会里要设立长老,并且要带领着他们来作。在这两本书信里,很多这样的命令。你们如果有工夫去念,能看见保罗所说的话,都是叫他们在教会里面与长老们一同作事。我先将这些事写给你: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

      这一个关系在那里呢?你如果在一个地方设立了长老,不是说设立了就完了,就把所有的权柄都交在他们手里,让他们去作去,换一句话说,让他们去错去。乃是说,你在一个地方,设立了长老之后,你必须察看他们怎样作事,你必须带领他们作事。有许多事情要教他们作,有许多事情要看他们作,然后你才能够在别的地方再设立,再安排,再教他们。不然的话,地方的教会一设立,就停在那里了。在这里有一班人,从来没有料理过教会的事,虽然有一点属灵的经历,却不知道怎么办教会的事。他们没有经历,而盼望他们不错,那是希奇的事。

      所以,今天你们的责任是相当的重,你们要找机会带领作长老的人去作长老。许多人平常的时候,是嘻嘻哈哈随便谈笑的。到教会里来,在那里办事的时候,也许也是嘻嘻哈哈,也是随便的谈笑。你们就要在那里带领他们。每一次他们态度一随便,每一次他们态度一轻浮,你们就要说,弟兄!这是属灵的事,这是在神面前的事,不能随随便便的谈笑,你们就把他停了。有的人在作世界上的事的时候,随便说话,随便批评,他们把这一个习惯带到教会里来。你们一听见有批评,有随便的说话,你们就要说,在这里是要你们顺服,不是要你们出主张。我们不需要出主张,我们需要学习顺服,你们把他停了。

      或者有的人,在属灵的地位上要讲手段,要讲手腕。你就对他说,弟兄!在神的儿女中不讲手段,也不讲手腕。在神的儿女中乃是为着对付事情,不是为着免去事情。不是免去事情的人,他能够作长老;乃是在神面前能对付事情的人才行。

      有的人也许作家长作惯了,作主人作惯了,态度相当的刚硬,话语不客气,灵不柔软,你们要带领他们说,话要强,要刚,可是灵要软,两个合起来才能办事情。

      这些都是小事,但都是基本的。在教会里的长老如果怕事情,不多事,那就糟了。在教会里的长老,如果老在那里耍手段,这一件事情要告诉的让它去,那一件事情要责备的也让它去,那也糟了。这样的人,也不能作长老。在教会里的长老,也不是一个人老在那里找事情来生气,老在那里责备,凶得很的作教会里的事。在教会里需要一个人,他的灵在神面前是破碎的,在神面前是受过击打的,在神面前是没有个人感觉的,在神面前是软的,而在事情上是能坚固的。

      你们要常常带领弟兄们这样作,就自然而然弟兄们到教会里来的时候,不能马虎。他的刚硬就也不能带到教会里来。要知道我们是在教会里,不是在家庭里,不是在公事房里。你们要用属灵的话带领他们,一步一步的带。过些日子他们就能好好的料理教会。

 

监督的聚会】我相信所有各地负责的弟兄,作长老、作监督的人,每一个礼拜都得有一次监督的聚会。这一个聚会,你给它起什么名字都可以。叫监督的聚会也可以,叫照顾的聚会也可以。那一个时候是负责弟兄祷告的时候,那一个时候是负责弟兄接见弟兄姊妹的时候。这是我们定规要求他们这样作的。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的教会(不是在中国),他们定规在一个礼拜之中,负责的弟兄有一天的聚会。从上午起,大家带了饭来,在那里作事,把教会的事一件一件祷告过,考虑过。

      也许我们在时间上没有那一个可能,就最少在一个礼拜之中有半天,有几个钟点,负责的弟兄们在一起聚会。

      或者在午饭之后,一点到两点、三点或四点,在上半节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管,把门关起来,把教会的事情好好的在那里办。恭恭敬敬的,一件一件的摆在神面前考虑过,安排过,谈论过。也有谈话,像哥林多前书十四章,有的时候要谈所得着的光,可是并不靠着讨论来定规。圣经里对付事情有讨论,但讨论是为着寻找光,不是为着定规。讨论是为着寻找事实,把事情排出来,不是为着定规。在那里弟兄们把一件事情、一件事情谈过,考虑过,祷告过。

      到下半节的时候,划出一个时间来见弟兄。有弟兄来找,你们也在那里等,没有弟兄来找,你们也要在那里等。我们千万要把时间划出来接见弟兄姊妹。这样,在工作上,在教会的事务上,就能够好得多。

      同时你们这些作工的弟兄应该站在旁边,和他们在一起;那一天,那半天,你们要和他们在一起,在那里看他们作。有的事情要告诉他们,轻浮的要更正,态度要对,告诉他们这是属灵的事。有人来问问题的时候,要教他们怎样答,怎样解释。在起头的时候,有的弟兄来问问题就由你们来答。等一等,弟兄出去的时候,你们就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这样答,为什么这样说,我有什么圣经的根据,我有什么感觉。有的弟兄来的时候,你或者要有责备。等弟兄出去的时候,要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责备他。过些日子就让他们作,你们坐在旁边看。

      我们相信,教会乃是全教会事奉,乃是身体事奉。不只是三个人、两个人在那里事奉,是全教会在那里事奉。所以你们出去工作的时候,若不能叫弟兄们出来事奉,就是大错。你们出去能够叫许多人得救,能够叫许多人作事,若不能带出几位可靠的弟兄来负教会的责任,就你们这一次出去完全失败。我盼望你们这一次出去,是非常的忙,不是普通的忙,因为有许多工作都得从头作起。工作太多了。这许多工作摆在你们面前,其中有一样就是要在各地带出几位负责的弟兄来。千万不要作到一个地步,你们自己会负责,而你们没有力量带领人叫他们也会负责。

      教会的原则,乃是主耶稣自己摆在十二个里面,十二个摆在三千个里面,三千个摆在多少万里面。你们把你们自己摆在多少个负责的弟兄里面,负责的弟兄摆在多少个弟兄姊妹里面,多少个弟兄姊妹摆在多少个罪人里面,要一直这样的出去。也许过了多少年,你们回到鼓岭来,你们是长进了。但是,你们如果不能把你们的长进摆在三个、五个、十个、八个的弟兄里面,我承认说,你们是大失败,在事奉上是大失败。

      所以,各地教会的长老,你们要叫他们能负责。保罗不是把提多留在革哩底,把提摩太留在以弗所,叫他们设立了长老就回来。乃是叫他们设立了长老,又教长老能作长老,又带领长老来作长老,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叫他们能在神面前负责。这样,这一条路就通了。

      所以我盼望说,从今以后你们要忙,非常的忙。盼望没有一个人懒惰,懒惰的人没有用。总是你们要把自己摆在他们中间,摆在负责的弟兄中间,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能负责。不遇你们自己属灵的情形必须在他们前面,如果不在他们前面,就没有法子应付这件事。

      我盼望弟兄们对于负责弟兄的这一个问题能够好好的对付,能够好好的带领,逐渐逐渐的在那里注意到负责监督的方面。

      关乎负责弟兄的训练,每一次在一起的聚集也是顶要紧的,要作给他们看。如果你们到一个地方住下三个月的时候(你们专门在外面跑的要注意这一件事),你们要安排一个时间,把负责的弟兄带来,或者是礼拜五,或者是礼拜六,或者是一天,或者是半天,带领他们料理教会的事,把这一个礼拜里所有教会的事摆在一起谈,摆在一起祷告。那一个时候,不随便见人。上半节,总是你们在神面前料理事务的时候,把自己关在里面,像跑到洞里面去关在里面一样。上一半的时候,无论谁也不许进来;无论谁也不准来通知事情。要给弟兄姊妹知道,这一个时候是负责弟兄在神面前办交涉的时候,谁都不应该进来,除非房子烧了才叩门,也要烧到地板了,才来叩门,不必太早。这是负责的弟兄们在神面前对付事情,像摩西、约书亚在山上的时候。你们要在那里好好的办事情。

      事情办好之后,就要出去通知执事,这一个礼拜,某一件事情要作。你们自己要去把事情分发。有的事情是要报告弟兄们的,有的事情是要分派弟兄们去作的。

      在办理教会的事情的时候,第一要会料理,第二要会看,会监督,不要被动。最少在前期的时候,要主动,要监督,要料理。等弟兄姊妹刚强的时候,可以叫弟兄姊妹去作。这就叫教会。在前期的时候,不是马上就让他们去作。总是你们出去把你们自己给了各地负责的弟兄,各地负责的弟兄再把他们自己给了当地的弟兄。

      你们总要把监督的聚会弄得非常庄严,叫他们把自己关在里面。这一个时候,两个钟头,或者三个钟头,关在神的面前。任何的弟兄不见,任何的弟兄不谈,要把这一个礼拜里的事一样一样的摆在神面前,看该怎么办。办完之后,有的要让弟兄们知道,有的要让2执事们知道。后来就留下两个钟点、三个钟点为着接见本地的弟兄。人多,时间多一点,人少,时间少一点。这一个时候,弟兄姊妹要寻找教会的长老能寻得到。不只是一个在那里,是全体长老都在那里。

      这一个监督的聚会,在初期的时候,应当作得主动。到后期的时候,就叫弟兄们主动,能往前面去。在那一个聚会里,你们要给负责的弟兄们去看,事情该怎么对付?这样对付,到底有什么圣经的凭据?要鼓励他们,也要限制他们。眼睛要开看,一看见有错,就要说,弟兄!这一个不能。看见有对的,就要说,弟兄!这是对的。

      所以,这一次你们出去要非常的忙,要把自己摆进去,也要让他们来作。你总得作到有一天,全体弟兄姊妹们都出来事奉,全体弟兄姊妹们都在那里作,真是个个都事奉神,个个都是祭司。这样,你们才真的看见什么叫教会。

      我不知道你们看见这一条路没有?你们要明白这一条路。路是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将自己给好些人,那些人再把他们自己给全体弟兄姊妹,全体弟兄姊妹都往外面去。这样作,才叫作教会。如果在教会里,有一个职分,而弟兄姊妹乃是被动的,那一个时候,请你们记得,这是公会,这不是教会。所以,我再说,弟兄姊妹们这一次出去,你们如果不能作到末了一步,就是最终的地步,叫弟兄姊妹们都起来事奉神,都有事务的责任,你们就完全失败,因这不是教会。要记得,这是你们的路:你们要把自己给作长老的人。你们也要给长老们看见,光是他们这几个人怎么办教会的事都办不好。他们是监督,他们不是包办。不是他们代替教会作,乃是他们监督教会作。不是自己下手,是监督,是在那里看他们作,鼓励他们作,教他们作,能够弄到他们每一个都作。这样,这一个时候就有教会。我盼望说,各地负责的弟兄逐渐明显的时候,或者有的地方已经有负责的弟兄的,就要让他们聚集。每一个礼拜,负责的弟兄总要在那里聚会。那一个聚会作得刚强的时候,他们能够在那里带领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负责弟兄的聚会,是许多事情的根源,许多事情都是从那里来的。人到那一个聚会里来的时候,能够解决许多的问题。当弟兄们在神面前把许多问题解决了之后,下一半是接见弟兄的时候。在那里,弟兄们就要看见说,这些事不是随便的,不是不要紧的。所以,我们要在神面前好好的走前面的路,我们要在神面前维持这一个监督的聚会,好好的作,下面的人才能一个一个都得着帮助。

      要多读提摩太前后书和提多书,看神怎样叫他们来带领。你们要从这里学习怎样带领他们,并且叫他们作到一个地步,不是他们替全体作事,而是他们把自己摆在全体里面,让全体去作。

 

地方教会负责人的指定】有弟兄问:有些弟兄们,若指定他们作地方教会的负责人,还有一点问题:若不指定他,教会就摊在那里。这怎么办?

      答:可以请那几位你觉得有盼望的弟兄来,告诉他们说,你们在这里先学习负责。你要带领着他们负责。

      你们带领他们负责的时候,我想有一件事是可以注意的。在提摩太书里说,有的人先作执事,后来作长老。所以,你们说话要小心一点,要给他们看,我大概预备请你们这几位作执事。不要先对他们说,要拣选他们作长老。你就是先看他们能不能作执事。就在这里,你能看见那几个在主面前是特别长进的人。过了一个时候,或者两个月,或者三个月。你就把他们摆在长老的地位上,或者摆在执事的地位上。你如果先设立他们作长老,等一等再改,我告诉你们,这件事可为难了,大大的为难。更改执事还是相当容易的事,更改长老不是容易的事。

      所以,特别在拣选长老的时候,眼睛要开得顶大,在那里看,这个人属灵的前途到底是如何。不是说,我们不会错,我们是常错的人。问题是在属灵上,你们在神面前要相当的小心,你们要把这些弟兄带到这一个地步来。如果什么时候看见长老不行而更换,那要受伤。因为权柄是我们设立的,而我们又推翻那一个权柄,那是为难的。所以,要学习在神面前注意他们属灵的情形和他们属灵的前途。

      有许多人是好的材料,你们不要把他们弄坏了,要好好的带领他们,一年一年的叫他们学习负责。过了些日子,你们再到他们中间去转一转的时候,就可以让他们正式负责。我想我们不要那样急的说设立长老。有把握也好,没有把握也好,总是说,你们来,我带领你们这几位比较有盼望的弟兄来学习料理教会的事。你们要作给他们看。你们要对有的弟兄说,你可以作负责的弟兄;要对有的弟兄说,你可以作执事。但是,应当小心,不要先给他作长老,等一等叫他作执事,这是难的。人如果谦卑还不要紧,如果一有人的感觉进来,就为难了。

 

带领附近一带的负责弟兄】将来,你们在工作中心的地方教会,有一件很好的事可以作。比方说:你们在北京,在那里看见在绥远有王位弟兄是很好的,在太原也有两位弟兄是很好的,你们就请他们到北京来。在北京负责弟兄的聚会就向着他们开起来。

      这一个聚会不是向任何人开起来的。也不向姊妹开起来,不能让姊妹参加。今天如果有一个弟兄从太原来,我们给他一个非常大的权利,把聚会向他开起来。告诉他说,这一个聚会,我们没有为着别的人,我们不随便把门开起来,今天我们请你来这里住一个月,住两个月,盼望你有所学习。

      起头的时候,让他坐在旁边,不要说话,学习看你们怎样在神面前料理属灵的事,看问题怎么解决,问题怎么提出来,问题怎么讨论,怎么祷告,怎么平安了,怎么在神面前觉得这一件事是可以作的就定规下来。后来再给他看见,弟兄姊妹来找的时候,该怎么答复他。外埠的弟兄来的时候,该怎么和他们谈。要求擘饼的人,该怎样答应他。要受浸的弟兄,该怎么和他谈。要把榜样摆在他面前。过了一些时候,你们可以对他说,这一位弟兄,请你代替我们对他说话。你看他如何说话。

      再过一些时候,或者就打发他回去,不给他名义,让他在太原作。过了几天,你或者到太原去,听听弟兄们怎么说。不一定批评都是对的,乃是你要知道他所作的事。有的弟兄的批评是不对的,因为他们不服权柄。若是真的这一个弟兄是不对,就应当看这一个难处在那里。你第二次去的时候,就必须清楚那一个人能不能负责。

      所以,我盼望中心的地方,使徒所在的地方,必须有相当强的聚会,就是为着这个缘故。你们要带领监督的聚会,这样,你们才能藉着这一个教会再带领这一带地方的负责弟兄。不然的话,你们没有法子带领,因为你们没有法子给他们看,你们带不出路来。

      一个弟兄在主面前有拣选,可以学习作负责弟兄的,你们要让他在中心的地方学,藉着整个聚会来学,他的眼睛就要开起来,知道他在他自己的地方真是胡闹。常常有弟兄告诉我说,我今天才知道我从前在教会里所作的真是胡闹。我告诉你们说,有许多人根本没有看见过什么叫作一个属灵的教会,到底一个属灵的教会该怎样料理?许多时候都是在那里好像大家凑一凑,很随便地就定规一件事情。

在那一个聚会里,你们自己要拉住那一个缰绳,也让当地的负责弟兄拉住那一固缰绳,的给他们看见,这比摩西在山上还要严肃。他不过是降下律法,我们是料理教会。我承认料理教会是比摩西上山去拿两块石板还要严重。所以,你们要住在中心的教会的地方。那一个地方必须强才可以。总得要强,你们才有办法把附近一带的教会都弄得强,都带到主面前去。

 

监督的聚会中该有的注意──要郑重】在监督的聚会中,你们要把所有的郑重都带进来,不能说说笑笑的。你们一到这聚会里来,就要说,我们是在神面前办事情,不是随便的。这是大祭司进入至圣所的时候,这是我们到神面前来事奉神的时候。在这里,没有开玩笑的话。我们就是到神面前来看这一带的工作到底怎么样。闲话要减少,闲话一多,两三个钟点就过去了,时间跑掉了。大家要严肃的在一起,一件事、一件事的考虑。

 

不能在背后说话】每一个到监督聚会里去的人,在监督聚会里面不提意见,而在弟兄姊妹面前提意见的,下一次要在弟兄们面前责备他,你这一个人不配作负责弟兄!你如果有感觉,有话要说,就在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在监督聚会里提起。你在监督聚会里不说,而出去对其他的人说,那你是一口两舌的人。这样的人不能在我们中间。你们要严严的责备他说,弟兄!这不像是基督徒作的事,这样的行为是不合圣徒的体统的,我们不应该作这样的事。在监督聚会里面的事情,你在神面前有感觉就开口,你在这里不开口,就在任何的地方都不能开口,不能说话。

      请你们记得,整个教会初期时候的生命,都是在监督的聚会里。你如果把监督的聚会一作到随便,一作到放松,一作到马虎下来,大家随便的谈一下就定规,祷告都没有祷告过就定规,我告诉你们,这一带的工作就了了,没有用处,在那里一点属灵的重量都没有了。你仓库里没有东西,你拿什么去打其它的地方。这一个聚会必须刚强。负责的弟兄来到这一个聚会里,要有条件:我如果在这一个地方没有说话的价值,我就在任何的地方都没有说话的价值。要开口就在这一个地方开口,在这一个地方不开口,就在任何其它的地方都不开口。

      我盼望你们各地负责的弟兄知道,在监督的聚会里,有任何的弟兄出去背后说一句话,你们在神面前要负完全的责任。没有人的情感,千万不要马虎。你们要严格的说,弟兄!这不是基督徒的行为。要当着众人的面说他,你有什么要提起的,必须在同工中负责的人面前提起;如果你在背后的时候,对任何人提起,你就是把身体的合一破坏了。

 

不能告诉妻子】还有一件事,一切在监督聚会里所发生的事,没有一个弟兄可以回家去告诉他的妻子。在监督聚会里所发生的事,没有一个弟兄可以出去告诉第二个弟兄。这是神圣的,个个人要在那里维持。在这一个聚会里,所有的事都是这样,不能随便说,不能走漏消息,话不能多。所以,我盼望你们对于这件事必须严格,不要放松,要训练弟兄们,特别是负责的弟兄,给他看见,在神面前办事的时候,是什么情形,不能让他马虎。在神面前办事的时候,必须非常严肃的在那里作。如果不是大家说这一件事是可以公开的,就不应该告诉人。不必每一次说不要告诉人,不告诉人是原则。总是在监督聚会里的事,定规不传说。

 

怎样定规的不必提起】如果有可以公开的事,负责的弟兄,要出去告诉弟兄们。但这件事在监督的聚会里是怎样定规的,怎样办理的,我告诉你们,这些话更好带到坟墓里去。到底我们是怎样定规的,不必提起,这是在神面前的事,不是好说的事。这些事,我盼望说,弟兄们要学习注意。

 

监督聚会的重要】你们在神面前,这一个聚会如果刚强,我告诉你们,下面其它的聚会自然而然都带高了。这一个聚会是一切的中心,这一个聚会一高,这一个礼拜里所有的聚会都被带高了。

      对付一个监督的聚会,你们所花的属灵力量是非常大。你们要把整个人都集中在那里,和你们在一起的弟兄,也要把整个人集中在那里,然后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看。

 

是教会的守望台】这乃是全教会的守望台。许多事情弟兄们不知道,你们先知道。许多事情弟兄们没有看见,你们先看见。许多时候弟兄们没有感觉,你们先感觉。在这一个聚会里,什么事情都是先感觉的。四围的难处没有来,这里面能够知道。所以,许多时候不是事情出来了才办,是老早就办了。后来,你们的眼睛要越过越亮。你们要学习用你们的眼睛在那里察看前面的事如何。后来你们要越过越亮,能知道某一件事会发生,某一件事不会发生。

      我不是说,在个人的时候没有祷告,没有等候。乃是说,监督的聚会是全体对付的时候,而你自己在私下的时候要预备。因为你在私下的时候不预备,你到监督的聚会里来没有话讲,每一次来就都没有事情。你看见么?如果在监督的聚会里没有事情,这是证明说,每一个弟兄在神面前都是懒惰的人,所有负责的弟兄在神面前,全体都是懒惰的。如果有几个负责弟兄在神面前强,眼睛开起来,有仰望,有观察,自然而然有许多事情在你们身上。大祭司是带着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胸牌,每一次他都是背着的,不是说有一天地可以把胸牌拿掉。所以要学习天天背负它,这样,你就天天会找出关于他们的事。我们每一次的监督聚会都是时间不够用,你觉得五六个钟点,三四个钟点,一会儿就过去了。有的时候,在监督的聚会里,你只能把话割断了,因为时间没有了。

      监督的聚会一强,我告诉你们,下面就容易强。因为无论什么聚会,你在监督的聚会里都是眼睛睁着看。我们今天传福音的聚会软下去了,我们要把所有的力量摆上去,弟兄们也要把所有的力量都摆上去。所以监督的聚会是你们瞭望的地方,守望的地方。

 

全体的弟兄都应当尊敬的聚会】要作到有一天,弟兄姊妹都尊敬监督的聚会。他们知道这一天,这半天,是负责的弟兄们到神面前去办事情。我常常想,监督的聚会,就像潘汤John G. Paton的父亲的祷告房。我常常觉得全世界没有第二个父亲像那一个父亲一样。那一个老父亲也许不知道,但是几个儿子都知道。他的那所房子没有多少大,这一边是一个房间,那一边是一个厨房,中间是一个小书房。这一个小书房的门一关,所有的儿子都知道,我的父亲到神面前办交涉去了。当父亲在神面前办交涉的时候,每一个小孩子都不敢响,脚轻轻的走路。里面叹息的声音,过了四十年、五十年,都不能忘记。潘汤自己说到了今天,我还能够听见我的父亲在那个房间里替我祈求。他知道这是大事情。所以也要让全体的弟兄知道,这一天是负责的弟兄在神面前办交涉的日子。在那里有人把一切都摆上,为着教会到神面前去。这样,你们就看见说,教会有东西出来,教会有路。所以,这一件事,是在你们负责的弟兄身上。我再说,要从这一个区域的中心作起,要作得强,作得厉害,作得严肃,然后就把外埠的负责弟兄带来。

 

聚会中的学习】今天我们在神面前需要两种不同的情形。一种是需要弟兄姊妹的交通。这一个,我想在我们中间经过二十年的注意,是逐渐的进步了。在二十年前的时候,就不一样。感谢神,这一个情形,今天大有改变,弟兄姊妹最少对于别的弟兄姊妹已有感觉。

      另外的一半,就是需要认识神的权柄。弟兄相爱是一件事,在神面前怎样作仆人又是一件事。你要听命令,你要出去作工,你需要在神面前听了话才出去。这一种情形,我们这些日子在一起要学。

      你们要知道,没有一个钟头比这一个钟头更严肃。这是最严肃的时候,在这里学习专一的仰望主,在神面前要知道怎么办。要有把握的、敬度的、专一为着事奉的、没有间隔的,要各方面都作得好,我告诉你们,前面就有路。

      你们在所有的时间都可以相当熟,可是到这一个聚会里来的时候,不是熟不熟的问题,这是我们真的到神面前去的时候。在普通的时候,我们讲弟兄相爱。在这一个时候,不是讲弟兄相爱。乃是一同到神面前去,一同作仆人。一同在神面前受吩咐出去作事情。要学习严肃的在神面前听话。

      在我们不明白神旨意的时候,要提起来,要问,要查考,要在神面前学习,要在神面前祷告。

      当我们的情形对的时候,弟兄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很简单,没有什么难处。我们要到神面前去,那是严肃的事。

 

聚会的人数】人数我也要提起一下。假定你们能够配搭的同工有五六个、七八个,那么监督的聚会就可以有二十个人到三十个人,不必再多。多了就没有法子支配。你们总要安排一个数目是你们所能支配的。你们能支配三个就带三个来,你们能支配十个就带十个来。你们不要带领人进来,叫你们不能支配。要学习知道我们是在神面前像开军事会议一样,这是非严格不可的。

      外埠来学习的人,过了三个月、两个月,可以让他们回去好好的作。

我相信说,有一天神的儿女都要逐渐的看见,有一班的弟兄,最少每一个礼拜有一次为着我们,为着全教会到神面前去办交涉。――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