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利未人的事奉

 

      关于利末人的事奉,不必用太多的话,这是相当简单的。利未人的工作和祭司的工作不一样。祭司乃是为着事奉神,也是为着事奉帐幕里的事。利未人乃是为着事奉祭司,帮祭司的忙。换一句话说,祭司的事奉在旧约里所代表的,乃是属灵的事奉。而利未人的事奉,乃是指着事务上的事奉。利未人是在那里洗牛,倒血,倒粪,帮助剥皮,又要挑帐幕的东西。当神的云柱一上升的时候,帐幕就要拆下,利未人就要来抬帐幕里的东西。这些叫作利未人的事奉。

 

利未人工作的性质】利未人所作的事是和神有关系的。不是属灵的,而是和属灵有关系的。是属世的,而不是在世界里,乃是在教会里的。所以在圣经里,那些执事的事奉,就是利未人的性质。

      地方教会里有执事。地方教会里执事的工作,就是利未人的性质。他们乃是料理事务,而这些事务是与教会有关的。

      弟兄姊妹对于教会的事务,都应当相当的关心,也应当相当的清楚。什么事情大家都得下手在那里作。比方,像聚会处的整洁,会所的被、蚊帐、被单怎样料理,整理,都是利未人事奉的性质。贫穷的弟兄姊妹应该怎样照顾他们,这也是利未人的工作。或者外埠弟兄姊妹来往的接送,这也是利末人性质的工作。你们在神面前能够看见,利未人性质的工作是相当的多。教会办公室里有许多的工作,也是利未人的工作。

      一个人事奉神的时候,一面要有祭司的工作,另一面要有利未人的工作,两个都应该作。一面你在那些属灵的事奉上有分,一面你在事务上也要作。请你们记得,司提反和他们几个人料理饭食,这就是执事的工作,利未人的工作。门徒出去分饼,把十二个篮子,把七个筐子的饼屑拿回来,这些都是执事的事。犹大的管钱,也特别是执事的事。主耶稣在叙加的井旁打发门徒去买饼,这也是执事的工作。这些事都是基督徒工作里的一大部分。这一类的事,是教会在神面前全体都要好好学习的。

      在这里,我想,可以提出一个意见来,请弟兄姊妹特别注意。有许多弟兄,有许多姊妹有空。也有许多姊妹在家里一点空都没有,又烧饭,又得管孩子。为着什么在利未人的事奉里,没有弟兄负责料理这些事,真是安排人到弟兄家里,到姊妹家里去帮他们的忙?负责的人可以对他们说,在我们中间有两个姊妹,可以一个礼拜帮助你洗两个钟头的衣服。这也是利未人的工作。在使徒的时候,希利尼的寡妇缺少照顾,就有话说,这就是教会。虽然不是属灵的事,是事务的事,还应当作。

 

事务方面的事】有好些事情我们可以在主面前思想:一,整洁的工作。二,聚会处里面的陈设和招待的工作。三,还得有一班弟兄姊妹专门管擘饼和受浸的事。擘饼的饼和杯要有人管;也要有受过训练的人来管受浸的事。受浸的人上来,下去,换衣服等等都是他们的事。四,睭济还未信主的穷人。或者有水灾,有火灾的时候,教会要起来顾念他们。五,在我们中间信主的贫穷人,应该怎么样的睭济。六,外来的弟兄和出外的弟兄接送的事。七,管账的人。八,管伙食的人。九,办公室里的人。十,管车辆的人。有汽车,有交通车的地方,必须有人专门管这些事。十一,要有人管文牍、来往的信件。十二,帮助贫穷的弟兄姊妹,作他们家里的事,连洗濯,缝补,都在里面。

      我总是盼望,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在事务上背负一个担子。总不要让有的人作,有的人不作。因为教会的事奉总是全体的。如果在我们中间有的弟兄姊妹有空,能够替另外的弟兄姊妹作一点家务的事也好。每一个礼拜到另外的弟兄姊妹家里去帮助一个钟头、两个撞头,替他们作一点零零碎碎的事。特别是那些作太太的姊妹,有钱有地位的姊妹,让她们到有的弟兄姊妹家里去洗洗补补,倒是好的事。不要专门有人替她们作事,而她们自己不下手作。如果她们肯到困难的弟兄姊妹家里去,亲自下手作,这就像基督徒。

      事务方面的事,大概是这么多。那一个原则,你们自己在神面前要清楚,总是全体的弟兄姊妹都要有属灵的事奉,全体的弟兄姊妹也都要有事务的事奉。无论多作,少作,总是盼望大家都能作,都尽力量的作。这一件事如果能够安排得好,就能够叫教会一步一步的作。我再说,弟兄们!你们自己必须看见,你们的责任是相当的大,你们的事情是相当的忙,你们要在那里作,作到一个地步,把弟兄们也带到这一个地步来。弟兄们也来的时候,地方教会就有根基。别人一看,就要知道在我们中间有教会。我们是个个人作事,个个人在事务的事情上有分,个个人在属灵的事情上也有分。

 

要叫领一千的人都去作买卖】我在这里要对负责的弟兄们说,你们有一个天然的习惯,就是欢喜用二千的人。教会的历史都是这样。五千的人自己会爬上去,不要管他。一千的人无奈他何,还没有讲两句话,又埋起来了。二千的人最便当,本领也有一点,事情又会作,又不埋。但是,你们在各地如果只能用二千的人,不能用一千的人,你们是完全失败。

      我在福州也这样说,我在上海也这样说,今天我再说,什么叫教会?教会就是每一个一千的人都出来,所有一千的人都有事务上的事奉,所有一千的人都有属灵上的事奉。你不能摇头说,这一个人没有用,那一个人没有用。给你两个没有用,三个没有用,教会完全了了,你完全失败。你看他没有用,他就真是一个没有用的人。如果你能对他说,凭看你自己你是没有用,但是主给了你一千银子,主叫每一个一千的人都去作买卖。主能用他们。你如果不能用一千的人,就证明你是一个在主面前不能作首领的人。所有没有用的弗兄姊妹都得把他们带来用。这就是作工的弗兄的工作。作工的弟兄不只是要来用那些有用的弟兄姊妹,并且要叫一切没有用的弟兄姊妹变作有用。

      那一个基本的原则是说,主没有给一个人少过于一千的。在主的家里,没有一个仆人是没有恩赐的,最少是一千,不能比一千再少。没有一个人能够推辞说,主一点都没有给我。我愿意你们知道这一件事,所有神的儿女在神的面前都是仆人。是儿女,就是仆人。或者,换一句话说,是肢体,就是恩赐;是肢体,就是执事。如果我们以为有一个人主不能用他,我们就根本不认识神的恩典是如何的。我们必须彻底的看见神的恩典。神说这一个人是我的仆人,我能不能站起来说他不是。今天如果让你到全教会里去挑选,也许只能给你挑出三个、五个来。但是,神说,所有的人都是仆人。神如果说所有的人都是仆人,我们就能够让他们事奉。

      弗兄姊妹们!从今以后,我们在工作上能不能有路,这一路条能不能走得通,就看我们今天在主面前到底怎么说,到底我们说我们的工作是怎样的?是几个人出去作呢?是几个特别有恩赐的人出去作呢?或者是所有主的仆人在里面都有分,全教会都在这里事奉。这就是所有的问题。这一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就什么都没有。

      基督的身体不是一个道理,基督的身体是一个活的东西。我告诉你们,我们要学习这一件事。只有每一个肢体都在那里有功用的时候,才有基督的身体。每一个肢体都在那里有功用的时候,才是教会。

      今天难处是在我们的手里。我们继承了罗马教神甫的制度,我们继承了更正教牧师的制度,一直到今天,我们一不小心,在我们中间也会作出一种居间的制度。我们在神面前包办了一切事奉神的事。你光在那里传基督的身体没有用,你必须让他有功用,有工作。是基督的身体,你就不要怕他不会有功用。是基督的身体,你就能够信。主在各地要叫每一个肢体都起来作。

      我如果读得没有错,我怕时候已经到了。我从各地所收的信,我从各地所听的消息,今天各地都已经预备好了全体要出来,神已经走在我们的前面,我们要跟上去才行。

      我不盼望今天在我们中间有一个弟兄出去,不是带领弟兄姊妹事奉,而是代替别人事奉。我盼望你们到了一个地方,在起头的时候,带领十个八个人在那里事奉;过了些日子,他们要带领六十个、八十个、一百个人在那里事奉。等到你再到这一个地方来的时候,能够有一十个、两千个完全在那里事奉。我告诉你们,这是对的。你如果必须用五千的来压二千的,二千的来压一千的,我告诉你,你不是主的仆人。你如果必须用五千的来代替二千的,用二千的来代替一千的,你不是主的仆人。你必须叫五千的起来事奉,叫二千的起来事奉,不只,还要叫所有一千的都起来事奉。你所以为没有用的,也要叫他们起来事奉,这样就有荣耀的教会起来。

      我宁可在福州看见那些简简单单的乡下人都在那里事奉,我不盼望只有三个五个特出的人在那里讲道。我不佩服突出的人,我欢喜一千的人。

      主如果恩待我们,可以给我们更多的保罗,可以给我们更多的彼得。但是主没有这样作。全世界都是充满了一千的弟兄、一千的姊妹。这些人怎么办?你们今天把这些人摆在什么地位上?

      这一次,我们在山上,如果神真是对付我们的自己,对付我们的工作,对付到一个地步,叫我们出去给一千的人有路,给一千的人有事奉,教会要第一次看见什么叫作弟兄相爱,非拉铁非要出来了。

      今天教会不只要有上面的管理,也要有弟兄的相爱。我相信权柄,我也相信弟兄相爱。没有权柄,教会没有法子前进。你遵守我的道,这是权柄。没有弃绝我的名,这是权柄。非拉铁非有这两个权柄,但是非拉铁非自己是弟兄相爱,所有的弟兄都出来在爱里事奉。到那一天我告诉你们,我们就起首知道什么叫作教会。不然的话,这一种情形下去,我们还是拖在罗马教的尾巴之后,我们还是拖在更正教的尾巴之后。我们不知道什么叫作非拉铁非的弟兄相爱和教会的权柄。

 

两条路──恩赐与权柄】今天,我想两条路是够清楚的摆在我们面前。如果主在我们中间能够把我们打破,前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走过的路要完全调过来。你们的看法不能像从前一样,要打碎,要打破。

 

不能放弃不用】第一,你们不应该看这一个弟兄有用就用,不能用就放弃。在教会里不能有一个肢体是被放弃的。这不是主所走的路。主今天如果要恢复祂的见证,就得叫所有一千的人起来。全体属乎主的人,都是身体上的肢体,个个都得起来,个个都得有他的作用。这样,你们就看见有教会。今天你们在山上往四围去看,你差不多要说,教会在那里?基督在那里?好像主不在这里,教会也不在这里。我再说,你们出去,千万不要轻看一千的人,千万不要代替他们,千万不要压住他们。要相信,从心里面相信,叫他们去作事。神如果能够放心,叫他们作仆人;你也应该放心,叫他们作仆人。

 

权柄解决肉体】第二,在教会里面,我们不怕他们肉体的活动。这两条路总是在教会里要建立的──一个是权柄,一个是恩赐。一千的人总是要出来有事奉,有工作,有果子。你说一千的人带着肉体来怎么办?我告诉你们,肉体是要解决,解决是用权怲,权怲是代表神。

      这完全是两件事,恩赐是恩赐,权柄是权柄。一千的人是要用他的恩赐。有肉体的要用权柄来解决。有一个弟兄在那里作事,把肉体带进来,你要说,弟兄!你那一个不行,你那一个不能带进来。你对他说,这一个态度不对,我们不许你有这一个态度。他给你这样一说,明天回家去了,什么都不作了。你就得去找他,对他说,不行,那一个你还应当作。虽然肉体又进来,你还要让他作,不过你得再对他说,这一个你应当作,那一个我们不许你作。总是用权柄对付他。

      这是一个最大的试探,一千的人,主一用他,他的肉体就马上进来。肉体和一千是连在一起的。我们要拒绝肉体,我们要用那一千。今天的情形是我们埋肉体,他们埋一千,教会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能这样!要用权柄对付肉体,也要叫一千得拿出来。也许他们要说,我作又不行,不作又不行,那叫我怎么办?你说,是的,作也不对,因为是肉体进来;不作也不对,因为你把一千埋了。一千要进来,肉体不能进来。

      在教会里面;如果能够维持权柄,又把肢体的功用统统带进来,你就看见在地上要有荣耀的教会。恢复的路就也容易。我不知道主摆在我们面前的日子还有多少。我相信,我们的路要越过越清楚。我们要把所有的思想,所有的力量都摆进去,叫全体弟兄姊妹都起来事奉,到那一个时候,教会就要起头,主就要来。所以,求主真是怜悯我们这些人,恩待我们这些人,叫我们能作得好。――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