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话语的执事

 

      今天我们要花一点工夫来看话语的执事在地方教会里的情形。

 

不必维持主日的讲台】按以往的习惯,各地的教会总是维持着主日的讲台。从前在汉口同工聚会的时候,我们就相当清楚的看见,一个地方教会没有维持主日讲台的需要。因为这一种的聚会,不是一个教会的聚会。(在《工作的再思》记录得相当仔细。)祷告的聚会,是教会的聚会。哥林多前书十四章话语执事的供应,是教会的聚会。擘饼是教会的聚会,主日上午讲道的聚会,是天主教和更正教的东西,不是教会的聚会。事实上乃是工作的聚会,不是教会的聚会。

 

不能废除的原因】虽然主日的讲道在一个地方教会里没有维持的需要,可是,今天离开汉口聚会的时候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当中,我们的经历如何?我们还是维持主日的讲台,效法四围列邦所作的。好像许多地方忍受不了没有主日讲道。因为四围列邦都有主日的讲道,我们舍不得放弃,所以效法了列邦所作的事。这十年,从一九三八到一九四八,我们看见那一次在汉口所看见的没有错,主日的讲道不是地方教会的聚会。可是,为什么到了今天还不能离开,难处在那里?

      我想,有一个极大的原因,因为你把主日的讲道取消的时候,没有东西补进去。列国这样作,我们中间的弟兄若不这样作,就很不容易维持那一个地方的聚会。好像有许多人在各公会里,他们都有道听,到了我们中间,如果主日没有道听,我们觉得这是相当的困难。

      所以,结果在汉口所看见的东西,在这几年之中没有一个地方作得好,结果还是逃不了在汉口聚会以前的难处。在汉口聚会以前,我们一直看见说,一个作工的弟兄一直住在一个地方是错的。作工的弟兄应该分散到许多地方去。但是,今天好像一个作工的弟兄还得住在一个地方,为着维持主日的讲台。主日的讲台如果有一天需要维持,牧师的制度就仍然需要建立。主日的讲台如果需要维持,就仍然有一个工人住在一个地方作工的需要。因为主日的讲台,地方的弟兄没有法子维持。

      我盼望弟兄们有空的时候,再把《工作的再思》里面所讲的道看一看。像造就的聚会、擘饼的聚会、祷告的聚会,和传福音的聚会,你们都可以说这是教会的聚会。但维持主日的讲台是列邦的行为,而不是在教会里的。以往的十年,我们承认我们的失败,我们不能骄傲。

      以往的十年,为什么我们没有按着我们所看见的去作呢?这是有原因的,一个是里面的原因,一个是外面的原因。外面是因为列国都这样作,如果我们中间不这样作,恐怕有许多弟兄姊妹们没有道听,就要到别的地方去听道。但是,这样一来,你就要觉得我们中间祭司是何等的少。许多人在我们中间还要作被事奉的人,不能作事奉的人。作祭司不是被事奉,乃是事奉人。作听道的乃是被事奉,而不是事奉人。你看见,这是一个外面的难处。

      而里面的难处是这样,加果没有主日的讲台,有许多弟兄姊妹作了十年的基督徒,二十年的基督徒,他要觉得这和他本来作基督徒的习惯完全两样。今天的基督徒和从前的基督徒不一样。这也是一个难处。

 

教会的道路】今天我愿意和弟兄姊妹们,好像是在这里商量,看这一件事要如何。我在这里所讲的话,不过是提议,不是讲道。因为在这里我们必须看准了才能作。

      一直到今天,我还没有从圣经里读出一个主日的讲台来。特别在一个地方教会里,你看见没有法子维持一个主日的讲台。如果一个地方教会要叫主日的讲台稍微强一点的话,非要有一个工人不可。你起一个名字叫他工人也好,你起一个名字叫他牧师也好,总是那一个东西,总是有人在那里维持那一个主日的讲台。

      所以今天就变作什么情形呢?在我们中间,我们不相信有祭司的制度,我们大家都是祭司。我们不相信祭司制度变相的神甫制度,我们不相信祭司制度变相的牧师制度,我们也不相信祭司制度变相的工人制度。所以,这一件事如果不解决,你们这一次出去,不能盼望把事情作得好。必须学习把弟兄姊妹都带出来作祭司。他们都出来事奉了,那么在我们中间被事奉的人才会减少。总得要除去被事奉的人。被事奉的人如果还存在,大家都盼望别人作祭司,我作神的子民,我告诉你们,永远没有法子除去主日的讲台,也永远没有法子在那一个地方得着身体的代表。因为在那里总有人是被动的,总有人是听人说话,而自己不说话。教会要成功作教会,教会要成功作基督在那一个地方的身体,就必须有全体的事奉,全体的事奉就是说,五千的也好,二千的也好,一千的也好,这些人完全起来事奉神。请你们记得,这一个乃是叫那一个团体变作基督的身体的条件。

      我想这一条路是这样:你们从外面把人救得来,在他一得救之后,你们立刻就把他摆在工作上,而不产生这一种主日听道的习惯。要把他改变作主日作工的习惯。我相信说,我们这十年的失败,从今以后,要完全的改变。这十年来,我们教他们说,主日听道的习惯是应该的,可是我们没有一个东西替进去,我们没有用主日的工作来代替讲道。今天我们找出来,主日的作工是应该的,主日的作工是正当的。乃是因为正当的不存在的缘故,所以那错误的才跑进来。

      如果今天各地的教会,所有一千的人都能带起来,都能站在那里作工的话,我们很可以回到当初教会的情形。主日早起拿来传福音,主日是全体动员救人的时候。你们要把初信的弟兄带来,给他们知道,每一个主日是我们个个人忙的时候,每一个主日我们都得传福音。

      不错,教会在地上需要喂养。我相信喂养,我也相信在中国没有一个人相信喂养像我一样。但是,我承认说,教会在地上的使命不是为着喂养,乃是为着传福音。所以我们要把每一个主日拿来传福音。早起也好,下午也好,或者特别是早起,因为这一个时候是各地大家作礼拜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主日早起有讲台,但都是福音。

      所有的弟兄们都要出去带人。我们也有广告,但是不注重。我们也有其它的方法,但是我们注重一个带两个,一个带四个的去带。这样的作,你马上看见,全体弟兄要变作何等的忙。因为所有的弟兄,所有的姊妹,都要在那里传福音,都要在那里救人。不只主日这样作,后来还得去找人,还得和人谈,还得带领人来听福音,还得找新的人来听。如果多带人来,还得找人去照顾,这一种福音照顾的工作,是弟兄姊妹主要的工作。

      如果每一个主日都能带领人相信,都能带领人得救,我告诉你们,不要过多少日子,弟兄们这一种听道的习惯就过去了。教会的真实性就能够出现。今天什么叫作教友?就是主日听道的人。过些日子这一个性质要改变,每一个出去传福音救人的人,那一个叫作教友。主动的出去救人的人,那一个叫作教友,那一个叫作基督徒。再没有这一种听道被动的习惯。

 

教会全体都是祭司】在这里,你们必须看见什么叫作教会。这一次,我想亮光是非常清楚,教会就是全体作祭司。这一种普遍的祭司职分已经传了一百多年了。自从一八二八年起,一直到今天,一百二十年之久,神的仆人的眼睛开起来,看见祭司的职分是普遍的。但是,到了今天,祭司还不普遍。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这一个见证的恢复,也已经是一百多年了。当然在这十几年之中,有人特别看见了那一个属灵的分量。但是,在教会里,很可能基督的身体还不过是道理,在实际上,要带到教会的生活里来,还差太多。

      所以,你们要求神开你们的眼睛,叫你们知道,什么叫作身体。身体,是说每一个肢体都起作用。在身体里没有一个不起作用的肢体。也照样,没有一个属乎主的人不是事奉主的祭司。肢体都是起作用的,祭司都是事奉的。

      这一次,弟兄们出去,你们应该把弟兄姊妹整个的思想转一转。从前的思想是教会里有好多人是作工的。今天要转过来说,整个教会都是作工的。我从前说过,今天再重复地说,弟兄们,这一种话你们总得说,到有一天大家里面懂得了才可以。请你们记得,教会如果不是作到全教会都作工,全教会都事奉,就没有教会。教会全体都起来作工,都起来事奉,你马上看见说,在这里有基督的身体。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三五个人,七八个人在那里事奉神,无论在什么地方,你总找得到教会。

但我不盼望你们一下山就把主日的讲道撤掉,就马上改过来。没有这件事!这是作工到一天,作到那个地步的。

      我不知道你们自己看见这一个异象没有?如果有一天在神儿女的头脑里,不是像今天这样的作礼拜,如果能够把这一种的听道拿去,按着神在圣经里的话全教会来事奉,主日早起是全体祭司来事奉人,主日晚上是全体祭司来事奉神,我告诉你们,这不知道是多好的事。主日早起的时候,聚会不聚会都不要紧,传福音的聚会改在别的日子也可以。主日早起总是全体祭司出去事奉人,个个都要事奉人。主日晚上我们个个都事奉神,献上我们的祭。你们看见有这样的人,就真像教会。如果你们能够看见个个都为着主,一得救之后,就有意思拯救别人,就在那里作工带领人,你们就真能看见有教会。

      总是人一得救,就要说,我要带谁来,我要把谁带到得救。一个人一得救,他就是一个作工的人;一个人一得救,他就是一个作见证的人。我不知道你们看见这一条路没有?要带到这一个地步,在神面前才起首像一个教会。我今天顶直的说一句话,今天教会里的那些人是对的,情形的确是不对。人是属乎神的,人是对的,但是情形完全不对,情形是被动的。

      所以,你们这一次下山,不只工作的路要改过,要有中心,并且那一个工作的性质也要改过。那一个工作的性质是什么呢?就是带人从得救之后就要作工。工人要带领弟兄们作工,而不是工人代替弟兄们作工。

      从今之后,工人和弟兄没有多大分别,不过是说,你在主面前属灵的情形强,他们也许属灵的情形差一点就是。在工作上并没有分别,因为他们也是同工。你们只能到了那一个地步,才能明白新约圣经。全部新约圣经认为说,所有神的儿女都是同工,因为他们都在那里作。所不同的,只是你们奉差派作工就是,你们把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力气都拿出来,奉差派到各地去作工就是。这一件事,我愿意你们特别的看见。

      我告诉你们,你们自己里面如果是够厉害的,够刚强的,你们就会一直在那里推,一直在那里作,你们能够把整个的遗传都撤掉。

      请你们记得,这一种遗传的力量是非常重的东西。这一种遗传压在这里,你今天要把它推掉,的确要花相当的力气。这也不是那么快的,要一年、两年,才能产生出一种新的情形来。

 

话语的供应】或者我们先把话语的供应提一提,然后再回来讲到教会的道路。

 

初信造就的话语供应】关于话语的执事,我们今天的安排是这样:我们要有五十二个提目,是专门为着平常的年分的。再有一两个提目留在那里,等闰年的时候用它。请你们记得,传福音的事一强,得救的人就多。得救的人一多,教会的麻烦就比从前更厉害。因为各种各样的人都进来。拉到船上来的,各种各样的鱼都有。所以,我们要好好的照顾他们,每一个礼拜要给他们一次初信的造就。

      这一个初信的造就,我们不预备更改,各地的地方教会,每礼拜五或者礼拜四,总是讲同一提目。青岛这样作,上海也这样作,福州也这样作,各地都要同一个步骤在那里作。我们对于初信的造就,从今以后,就不预备改变,不是今年是这样,明年是那样。我们愿意每一班初信的弟兄进来,所经过的造就是一样的,每一个礼拜四或礼拜五,各地把初信的弟兄带来,都受造就。至少整整的花一年的工夫,在神的话语和基督徒的道路上,主要的事差不多都提起了。这样对于初信的弟兄在话语的供应上,就不缺少什么了。你们不要怕没有主日的讲台,好像就缺少了什么东西。最少对于初信的弟兄不缺,那一个供应还是在那里。

      盼望你们出去作工的弟兄,不更改这些提目,就是照样的在那里作。如果要更改,到我们下一次的聚会里再商量看怎样更正。今天,我想我们所挑选的提目已经够强,已经够供应他们。

      有了关于福音方面的工作,又有了五十二个初信造就的提目,我相信很容易应付一个地方教会信心和行为的问题。弟兄们就不必跑到四围去寻找粮食了。

      你们在神面前如果是活的,这些东西就活。你们在神面前如果是死的,这些东西就变作公祷文,就变作死的东西。你们在神面前如果都是活的,就是死的也要变成活的。你们在神面前如果都是死的,就是活的东西也要变成死的,就是像约翰福音那样活的,也要变成死的。也照样,你们在神面前是活的,我相信我们所安排的这些东西,一年过一年在那里讲,话语可以重复,膏油也可以重复。话语可以重复,生命也可以重复。你们可以给那些初信的弟兄有造就。

      现在你们已经看见有了两个聚会,一个是主日早起传幅音的聚会,注重传福音,在那里救人。人一救进来,你们就得在神面前注重说,这些初信的弟兄,在话语上要给他们够清楚的带领。主日早起话语的供应,是福音方面的。礼拜四或者礼拜五晚上话语的供应,是造就方面的。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话语供应】有的弟兄要说,如果有年长的弟兄在我们中间,还有许多其它的弟兄姊妹在我们中间,在话语上,我们用什么方法洪应他们呢?我告诉你们说,这就是礼拜六晚上的聚会的用处,也就是运用属灵恩赐的聚会的用处。这个时候,你们按着哥林多前书十四章来作。这个时候,有的人有话语,有的人有启示,有的人有诗歌,有的人有祷告。

      今天如果有人觉得说,这一种初信造就的供应还不够,请你们记得,每一个礼拜六晚上,可以让几个弟兄,让几个能够事奉的弟兄,有一个更强和更新鲜的聚会。我们每一个主日早起要传福音,每一个礼拜四要有初信的造就。或者每一个礼拜六晚上,再有一个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聚会,你们能够把神的话拿出来供应神的儿女。或者一个人讲,或者两三个人讲。礼拜六晚上的聚会要作得非常的活,不像今天维持一个主日的讲台那样死。今天一个主日的讲台,就是叫一个工人去维持,也是相当困难。因为有话也得讲,没有话也得讲。叫一个本地的弟兄去维持,也是相当困难。因为也是有话也得讲,没有话也得讲。

      可是今天我们如果把主日的讲台不维持,弟兄姊妹就散掉了。好像今天我们是用主日早起的聚会来把弟兄姊妹捆住。我盼望,从今以后,捆住他们的,不是主日的讲台,而是传福音的工作。大家都在作见证,大家都在那里传福音,大家都在那里救人,这一个要捆住他们。你叫他们作工作到习惯的时候,换一个地方,他们要觉得没有作工的机会,不行。你们要叫每一个弟兄有作工的机会,带领每一个人都有作工的习惯,带领每一个人都有传福音的习惯。就在这里有一个教会是非常稳当的。

      比方,在一个地方,每一个主日早起有一个传福音的聚会,弟兄们轮流负责,一个月也好,两个月也好,在神面前有一点安排。那一个乃是团体在那里传福音,团体在那里带领人得救。有人得救了,接受了主之后,就把他带到礼拜四的聚会里来,转一年,他基本的造就,就受得差不多了。其它的人,有话语负担的人,是在神面前有负担而不是被动的,就在礼拜六晚上站起来说话。

      今天,有许多地方,礼拜六晚上的聚会不能强,是因为有许多有恩赐的弟兄,有职事的弟兄,在礼拜六晚上都是被动的。如果不是担子压在他们身上,像主日的聚会一样,逼得他们必须到神面前去求,就礼拜六晚上的聚会,都是歇下来的时候。所有的弟兄都歇下来,不负责,聚会怎么能够强?没有人有负担,聚会怎么能够强?不能个个都是被动的!那么,谁是主动的?所以,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聚会,不是大家都可以不负责的聚会;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聚会,乃是大家都要负责的聚会。请你们记得,一个人负责是错的,完全不负责任也是错的。

      我要讲到各地负责的弟兄对于礼拜六晚上的聚会应该怎样。礼拜六晚上的聚会和其它的聚会一样,负责的弟兄应该共同有祷告。在每一个聚会之前,负责的弟兄应该至少早半个钟头来,有一点祷告。传福音的聚会是如此,初信造就的聚会是如此,祷告的聚会是如此,擘饼的聚会是如此,礼拜六晚上的聚会也是如此。负责的弟兄总得早半个钟点,或者早一刻钟到,先有一点祷告,先有一点预备。特别是礼拜六晚上,要多有一点时间。普通的时候是早到一刻钟,这一个聚会要早到半点钟。你们要请他们来,先有半个钟点的祷告,然后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说,别人也许没有预备,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预备?负责的弟兄们总得在神面前有把握了才进去聚会。没有一个负责的弟兄能够脱了帽子,抢着到聚会里去。个个负责弟兄都得有预备才进去。

      我告诉你们,有许多地方,有许多不属灵的人,要抓讲台的人,你们要为他们好好祷告,叫他们不得进来把持讲台。要叫那些能够进来的,都是在神面前真有负担的人,怕聚会坏的人。所以你们需要先有祷告,要约束这一个聚会,要叫这一个聚会好起来。

      负责的弟兄,特别对于礼拜六晚上要有祷告,要提起来说,在我们中间有没有弟兄有特别的负担?不是说,话语的事奉限于负责的弟兄,但是,总得承认,负责的弟兄要多负责话语的事奉。长老乃是为着事奉教会的。虽然长老不是为着话语的执事,但是他们也是善于教导的。所以那些善于教导的人,大家在一起的时候,要问说,今天晚上有没有什么人在神面前有特别的负担?个个要有负担,但是有没有特别的负担?有没有特别的话语要说?你们每一次来到礼拜六晚上的聚会的时候,最少要有几个负责的弟兄不被动。请你们记得,负责的弟兄一被动,全体都被动。

      我希奇,许多时候,三个弟兄,五个弟兄在神面前是话语的执事,而在礼拜六晚上以为可以把聚会开放了,让其它的弟兄去讲。而在聚会不好的时候,就摇头说,今天聚会不好。我告诉你们,口不讲话,鼻子出去讲话,怪不得那一个声音不准。这就是许多时候的难处。许多弟兄,能负责的弟兄,到这一个交通的聚会,或者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聚会里来,不作事,而批评,这是希奇的事。

 

使徒的话话供应】使徒的话语供应,就是话语执事的供应。传福音和初信的造就,在平时是已经够了,叫弟兄们在福音上有事奉的习惯,在初信的造就上也有事奉的习惯。要得着更强的话语的供应,就要有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聚会。这在地方的教会里是这样。使徒的责任是怎样的呢?乃是到一个时候,有一个弟兄从那一个地方经过的时候,就在那里住下几天。像保罗从特罗亚经过的时候,在那里住了七天。你或者是住下两天,住下三天,住下一个礼拜,住下一个月,有一次特别的聚会。或者是一个地方教会,或者是几个地方教会合起来,在这一带有两次、三次给他们有一点特别的造就。

      我在神面前是多次的考虑,也花了多少年的考虑,我深深的相信,主日的讲道所给人的帮助,赶不上神所要作的事。主日的讲道,老实说,一不小心,就变作一种浪费,一种枉费。最好能把讲台变作一个传福音的工作。主日是全体出动去救人的时候。礼拜四是所有初信的弟兄得造就的时候,或者礼拜六是所有弟兄姊妹聚集在一起彼此得造就的时候。特别的时候,有使徒在这一个地方有三天五天的聚会。这一个地方完了,再到另外一个地方有三天五天的聚会。这样,你就看见说,教会在话语上的供应已经相当平均,而路也相当正直。

      今天不说工作中心的地方,今天说在外面所谓的地方教会的地方,他们不能在那里负担一个主日的讲台。这一个担子一来,你们简直要摆一个工人在那里。你们一这样作,就有相当的难处。今天乃是每一个弟兄都要出来事奉神的时候,不能有这一种工人的制度。

      那一股遗传的劲是非常的重。头一下子要推它,是非常的重。在我灵里的压力是重的。你们要一天一天地推它,过了两年,三年,情形就要改变过来。到了那一个时候,全体弟兄姊妹就都愿意在主日有传福音的工作。如果你说,我们来讲道给你们听,就没有人要听你的道。他们马上看见这不是教会。如果过了两年,你们把这些弟兄姊妹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或者是某一个教会里去,叫他去听道,他在下面坐不牢。他要觉得我在这里不对,我在这里简直是天主教徒,什么事情都是神甫来作,我没有分。

      我告诉你们,今天教会的情形,太不新约了!所以我们要改过来。神要走恢复的路,你们也要走恢复的路。总要把弟兄姊妹带到一个地步,是他们在那里作工,是他们在那里事奉。对于罪人有事奉,对于初信的人也有事奉,而在他们之中又有彼此的造就,像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一样,彼此在神面前有话语的帮助。

      你们如果长住一个地方,你们可以在礼拜六的聚会里把话语加上去。或者你们不是作工的弟兄,也可以在礼拜六的聚会里把话语加上去。

      如果需要有其它属灵的供应,我们马上可以放许多作工的弟兄出去,他们能够在外面走。你们本来把一个一个钉牢在一个地方,今天不一样,他们是走动的,是一个地方过一个地方。他们应该出去,三天五天在一个地方,三天五天在一个地方。

      这样作,我相信各地的情形是相当平均,而人数不知要加增多少倍。教会传福音是不得了的事!顶奇妙的事!主日的聚会是教会传福音,这是最荣耀的工作!如果主这一次恢复的路能够走得通,教会能够起来传福音,各地要有一个新的日子起头。不是说,要在教会里有几个大有恩赐的人,像从前的腓利,或者察儿士斯当尼,或者怀德腓,或者斯理。我告诉你们,教会传福音的力量比他们的力量大得多!

      我告诉你们,如果要五千的人出现,也许要二十年才出一个,或者要五十年才出一个。那是何等难的事。但是今天,就是把我们鼓岭顶退败的五个弟兄,拼一拼也是五千。最不属灵的五个摆在一起,拼一拼也是五千。你如果盼望五千的人起来,你看见教会里没有多少个五千的人。但是如果教会传福音,那个果效就不只是五个五千,并且有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五千。并且你看见时时都有,处处都有。福音传得通,传不通,不是作工的人传的问提,是教会传的问提。教会要将世界打倒了。

      所以,今天你们在神面前,这一个异象要看得准,眼光要准,主属灵的启示要看得透。主阿!你是把工作摆在教会身上。元首所指挥的是身体,元首所指挥的不是单个的肢体。需要整个身体发挥所有的力量。所以,我愿意在中国有地方身体的代表。不要在那里一直想,基督的身体是一个天上的东西。到天上去找地方教会,这是理想的事。你们要看见,基督的身体在地上要显出来,基督的身体,是属灵到一个地步在地上能够彰显出来。

      如果是这样,你们要看见话语的供应是相当的重要,要传福音,要有初信的造就,要有彼此的造就,要有特别的造就。许多人就要出去,姊妹们也要出去,一班一班的出去,三个两个的一同出去。好叫各地方的弟兄们能够站住,能够独立。

      不然的话,今天的难处仍然在,他们要去维持一个主日的讲台。这一种听道的习惯,你们要把它转过来,整个的转过来。主日是我们全体出发救人的时候。这一种的习惯如果转了过来,我告诉你们,下一次要他们主日去听道就不可能。

      或者有一个时候,我们可以停一停,我们整个礼拜来一个大聚会。有同工来,我们就整个礼拜吃一顿饱,吃饱了,再去作。我这几年来,特别看见神在各地弟兄心中所作的,是逐渐的非教会传福音,非教会作工不可。这一条路可以说是已经相当清楚了。

 

初信的弟兄要移民出去】你们要问,初信的弟兄们,一直在那里听这五十二个提目,这些提目是老不进步的,是不动的,那么听了一年之后,第二年怎么办?答复是赶快打发他们移民出去。如果不是这样,我们的确要造一个所罗门的圣殿才可以,因为没有一个地方够大可以聚会。

      所以,过了一年,有一班人转过来的时候,你们要叫他们在道路上有对付。他们要在那里照顾初信的人。同时,你们又要叫他们看见,活在地上是为着传福音,为着主,他们的职业不能自己拣选,他们的住处也不能自己拣选。这样,你们就看见,过一年,过两年,能够有五百个,有一千个人,送出去。一个地方没有教会的,送一百个去,送两百个去,就有教会了。几年的工夫,你们能够送出去许多的人,都是到没有福音的地方去。你们要把他们一班一班的送出去。

      在使徒行传里,有两条不同的路:一条路是安提阿派的使徒出去传福音,这也是教会这么多年来岓特别注重而走的路。但是请记得,耶路撒冷传福音有另外一条路,和安提阿不一样。耶路撒冷传福音,乃是一班人得救之后,就把这班人迁出去传福音。或者你们特别把八章、十章、十一章、十二章多读一点,你们就知道,是因为受逼迫而出去也好,是因为有安排而出去也好,为着传福音而移民总是对的。人一得救就得出去。如果在我们中间,有弟兄姊妹,有三个五个要往猡猡中间去传福音,这也是好事。如果一个地方人得救的多,像耶路撒冷一样,你们要往外送,如果不往外送,逼迫也会起来。

      你们把人往外送的时候,你们就能看见这些人出去传福音。作工的人千万不要以为说,都是我们作工的人去得着人。有的时候是作工的人出去得人,但是有的时候,是把得救的人送出去得人。这两条路都得走。

      移民的事如果能够大量的作,我相信没有多少年,中国要打下来。今天如果再像从前一样,一个一个的救人,再过一千年也没有办法。今天,在中国信主的人,天主教的不算,我们更正教的!不过只有几十万人,大概是六十万人。一百多年的传福音,只有六十万人!就是在这六十万人中,有多少人得救,我们还不知道。所以,如果神在这里作,我相信,要有一条得胜的福音的路出去。

      所以,你们要看见,话语的供应,在一个地方是已经够了,同时那一个习惯也要改变,这乃是基本的要求。一个人一得救之后,不是说我要来听道;乃是我马上就得作工,我马上就得传福音,我马上就得救人,这一件事我马上就得进行,我不能迟延,我在神面前要赶快的去救人。

 

需要有新的使徒起来】同时,如果要在传福音的事上强,我们还得需要新的使徒起来,这就是鼓岭的用处。你们如果找到有新的弟兄,新的姊妹能够往前去的,过了两三年,在这一条路上是有学习的,你们要把他们送到这里来。我们和你们配搭,我们要叫他们住在这里一年,两年,再送出去。让他们起头出去作,在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作。盼望我们能够配搭,能够好好的往前去。这一件事,在神的面前,我想是一件大的事。

      地方教会的话语的供应,盼望说,不把主日的讲台当作中心。主日讲台这一个东西,在一个地方教会里,如果一直站在那一个中心地位上,我告诉你们,福音没有法子进步。要让地方教会里有弟兄起来,在主日传福音,三个也好,两个也好,老在那里作。其余的弟兄姊妹一直帮着作。我相信以往所有的难处要过去。别的会有难处,传福音总没有难处。有了传福音,其余的问题,就也容易解决。

      工作中心的地方怎么办?我想工作中心的地方教会,也是一样的需要有这几种聚会。不过工作中心的地方如果要维持一个主日的聚会,我个人不反对。我不知道你们弟兄怎么觉得?这是我愿意和你们谈的一个问题。或者调一个头,本来是一个月传一次福音,现在是一个月与弟兄讲一次道,或者如果有强的话语执事,就一个礼拜抽出一天来特别为着讲道。或者每一个主日早起传福音,下午是话语的职事。

      在工作中心的地方,我个人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要立刻取消那一个讲台,这话我从前已经说了,但是不够清楚。我乃是说,那一个方向要拉准,然后你们可以逐渐逐渐,一步一步的作。作到一个地步,叫弟兄姊妹看见说,主日是我们事奉的日子,特别是要在福音的事奉上有分。一地一地的情形不一样,不是说我们立刻下手把讲台停了,乃是看那一个情形,逐渐地在那里安排,总是把弟兄们往那一条路上带,到了一个地步,你们就看见说,工作可以代替听道。

      我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我们必须看见说,那一个时候,话语的执事没有我们这样多。那一个时候,恐怕神的儿女是注重传福音过于听道。今天好像说,作基督徒基本的事是听道,而不是传福音。所以盼望我们对于这一条路看得非常的准,非常的透。要把弟兄们在各地往这一条路上带。总是要作到一个地步,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传福音,然后再作别的事。如果这一条路能够转过来,得救的人数和前些日子不能比较。而同时也不需要维持那么多作工的人在各地,并且又能起首看见有教会起来。

      我感谢神,罗马书十二章是说劝化的要专一劝化,教导的要专一教导,可是罗马书十二章没有说听道的要专一听道。如果听道的要专一听道,教会就没有了。请你们记得,没有专一听道的事。听道不是身体里的一种作用。所以,要求神施恩给我们,叫神的儿女个个都起来事奉。叫神的儿女个个都起来传福音。

      在你们作的时候,我盼望你们把方针拿牢,至于怎样转过来,花多少时间转过来,这是你们自己在神面前的事。总是你们要好好的带着他们往这一条路上走。不是一下子就把这一个停了,一下子就把那一个带起来。没有这件事。你们总是这样的传,你们总是这样的作,如果到一个地步,弟兄姊妹起来了,就把它改变过来。你们要看见,主日上午是他们最忙的时候,不是扶老携幼,男男女女个个都来听道,乃是个个都来传福音。

 

工作的异象】今天在各地的工作,都没有作好,都是刚刚起头,不过那一个异象摆在你们面前,从今以后,你们天天要这样作。总得把它调过一个头来才对。如果弟兄姊妹还没有个个起来,你们就还得作,一直作到他们起来作工,起来传福音。总得是教会事奉,教会传福音,这一条路才对了,这才是新约的教会。

      请你们记得,天主教乃是教会被掳到巴比伦去,这是许多读圣经的人所共同承认的。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去,教会也被掳到巴比伦去。更正教是从巴比伦回来,但是没有造圣殿。虽然有许多人从巴比伦回来,但是没有圣殿。今天你和我,在教会的历史里,是要起来建造圣殿的人。我们是像尼希米一班的人一样,要建造圣殿,要学习在这一个时候把神的教会再带出来。有许多人从巴比伦出来,还有许多巴比伦的样子,一直到今天,还不像教会。天主教最紧,更正教松一点,但松的也不是教会。如果有地方教会,教会定规要传福音,教会定规要事奉。这两句话,在这几年之中,我盼望重复它几万遍:教会要传福音,教会要事奉,这才是教会。不然的话,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团体,一点都不像教会。

      弟兄们,在起头的时候,的确是难。不过你们异象要看得准,异象要看得清楚。什么叫作教会?教会,需要教会传福音;教会,需要教会事奉。所以,负责的弟兄,负责的姊妹,你们需要常常合在一起祷告,商量:主阿!怎么才能叫所有的弟兄姊妹起来。我们的路是在这里,不是你们一直下手作,是要叫他们去作。任何的事情是你们作,而他们不作的,那不行。总得我作,为着要叫他们作。我作是要把他们引出来作才对。他们要去忙,总是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摆进去,安排到一个地步,个个都传福音,个个都事奉。到那一个时候,你们才知道那一条路走得对。

      讲到这里,我想在地方教会里,话语的事奉是已经差不多了。这几点已经够应付地方的需要。关于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彼此的造就,是看当地的弟兄强,礼拜六(晚上的聚会就强。当地的弟兄不强,礼拜六晚上的聚会就不强。不过有一件,是相当希奇的,我想所有神的儿女都得承认,话语的供应最强的,是在前一个世纪的弟兄会里。在前一个世纪里,话语的供应,为什么这么强,这么多呢?因为他们是凭着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原则来作,圣灵有自由。虽然也有许多软弱的话语,但是也引出许多强的话语来。本来是不能有的,今天有了。所以,在礼拜六晚上的聚会里,虽然有许多不应该说话的人起来,但是,应该说话的人也就有机会可以让他们出来。圣灵一有自由,你就能够盼望圣灵在教会里面说话,圣灵在教会里面安排。教会总是要在圣灵的自由里。――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