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执事间的事

 

      今天我们要提起执事间──教会公事房或办公厅的事。

 

读经:

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徒二45)

内中也没有一个缺乏的,因为人人将田产房屋都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徒四34~35)

那时,门徒增多,有说希利尼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因为在天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徒六1)

寡妇记在册子上,必须年纪到六十岁,从来只作一个丈夫的妻子。(提前五9)

 

圣经里事务的记载】在新约圣经里,有一件顶奇妙的事,就是教会在属灵方面的安排,它给我们看见的非常仔细,非常完全。但是,在事务方面的安排,它只告诉我们有安排,而不告诉我们怎样安排。关于属灵的恩赐该怎样运用,聚会该怎样聚,聚会的目的如何应该为着造就,那些都是非常仔细的告诉我们。教会如何有组织,教会如何是地方的,有弟兄,有执事,有长老,也是够清楚的。这些长老就是监督,应该如何,也是相当的明白。好像这一次我们所看见的,工作是区域的,在一个区域里有使徒被神差遣出去作工,后来回到他工作的中心来,有使徒料理这一带,这一个区域里教会的事,这也是非常的清楚。圣经里关于属灵方面的事,都给我们非常清楚的引导。每一个人如果在神面前是够简单,够单纯,够注意的,也是在神面前肯学的,我想这在神的命令中没有大难处,你们能够找出非常清楚的光来。

      我们在新约圣经里一直看见,好像是非常特别的,就是说,教会定规有许多的安排,但是这些在事务上的安排,新约圣经总不花工夫去记载它,总不乐意去记载它。

      我今天特意替你们读使徒行传里的三个地方,两个地方告诉我们按着各人的需用分给各人,一个地方告诉我们有几个寡妇,希利尼的姊妹被遗漏了。当时耶路撒冷的教会有几万人,你们今天只读这几个字: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你们看见很简单。但是今天在福州只有一千个信徒,我们还不能把各人的需用找出来。今天在上海有一千几百个信徒,到底各人的需用如何,我们还不知道。当初耶路撒冷有几万个信徒,并且都是得救没有多少日子的,使徒们怎么能够按着各人的需用来分给各人?请你们留意,他们中间要有多少的工作?他们中间要有多少的安排?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这也不是一顿饭两顿饭的问题,这是各人的需用。

      我想稍微料理过一点事情的人,就知道这是何等的难。我们这一次在山上,只有一百个人,还觉得说,这是相当为难的事。我们有三四个弟兄在山下,两三个弟兄在山上,专门为着我们这一百个人来忙,还是不能作得好,何况有几万个人!圣经只简单的说一句话: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要找出各人,到底有多少人,是一个难处。要找出各人的需用有多少,又是一个难处。要按着各人的需用来分给各人,这更是一个难处。请你们记得,在这里虽然只有十一个字,在这十一个字里面也不知道代表多少的工作;并且要有多少的问题,多少的责任,多少的记载,多少的计算在后面,又要派多少人出来分。可是在圣经里有一件事是特别的,虽然他们所作的事也许要花多少天才能作,也许要花多少个月才能作,可是在圣经里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把它记载了,好像就是在半个钟头之内所发生的事。在五旬节那一天,全天的事,都仔仔细细的记载下来。可是按着各人的需用分给各人,这一种料理事务的事,在圣经里不给我们仔细的记载。

 

两方面的学习──事情要有安排】所以,今天我愿意弟兄们在这里学,因为在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原则,我们要学习看见两方面的事:一方面圣经明显给我们看见事务有安排。也许我们中间有弟兄误会到一个地步,以为事务不必安排,好像它自己会跑出来似的。没有这件事。圣经明说按着各人的需用分给各人。在这里有安排,不是随便的分,随便的送,是按着各人的需用来分给各人。所以,请你们记得,在这里是有安排的,有的事情,是很清楚的,很严紧的,手续很明白的在那里作的。

 

要紧的是人,不是方法】可是在另外一方面,我愿意弟兄姊妹们注意,神不注重这些安排。神有安排,可是神不把这些安排写在圣经里。有安排的事实写在圣经里,安排的方法就不写在圣经里。神不承认安排的方法是紧要到一个地步,需要把它写在圣经里。你们也许要问,为着什么?我愿意你们知道,需要有人在神面前是有智慧的人,是有属灵的路的人,才能够得着从上面来的属灵智慧。人在神面前蒙神的恩典,就在事务上,也蒙神的恩典。人如果是被圣灵充满的人,他就会办属灵的事。人如果是被圣灵充满的人,他就也会是一个巧匠来作神的帐幕。这也是属灵的工作。所以,神愿意我们注意在属灵的事情上有学习。所以,你们在圣经里,从起头到末了,一直看见属灵的安排,属灵的原则,而没有看见事务上的安排,不是没有,但少得很!有那一个事实,但没有那一个方法。

 

留载方法的危险】因为不然的话,神知道人的试探,神也知道人的危险,过些日子属灵的丢光了,事务全套都在。人能够有一种情形,办事的方法是出乎神的,但他自己不一定是一个属灵的人。如果那些规条,那些细则,使徒们办事的方法都写得清楚的摆在那里,我告诉你们,所有读圣经的人都是欢喜先学这些方法,不是先学属灵的。因为人都是属肉体的,人喜欢先学属肉体的,不会先学属灵的。许多弟兄听见受浸的时候,都是在那里争,受浸是浸在水里面或是在头上抹一抹,然后才去注意属灵的意义是什么。人不去注意受浸的意义,人先要争受浸外面的方法、外面的情形如何。这是人的天性。所以在教会里,在神面前,在圣经里,如果有一本办事的手册,我告诉你们说,恐怕二十七卷的新约都给人摔在一边,而这一本办事的手册是每个人非读不可的。这一本手册反而得着了教会的注意,得着了历世历代基督徒的注意。所以在圣经里有这一个特点:在神的话语里,神只给我们看见祂的恩典,而不给我们看见祂办事的方法。

      有许多教会,都有这一种办事手续的书写出来。你们看见说,在教会的历史中,神有一次的复兴,得着许多人,有一个仆人,有几个仆人被神用,有一班人兴起来,过些日子,他们看见说,教会需要有安排,在事务上也需要有安排,因此在教会的事务上,他们就来了好些安排,他们恐怕这些安排会被忘记,所以他们把这些安排写下来,摆在他们中间,当作他们办事的手续,使他们办事有规条可以跟从。请你们记得,过些日子,属灵的祝福漏掉了,活水失去了,能力没有了,第二代赶不上第一代,第三代赶不上第二代,属灵的祝幅漏得差不多了,但是这些办事的手续还在。这就是更正教的情形。

      所以在圣经里面,我们就看见说,神在那里不把办事的方法告诉人,而把办事的方法交给圣灵的引导,交给圣灵的充满,交给圣灵去赐智慧。这乃是要避免有一天壳子仍旧在,办法完全在,手续完全在,而没有祝福,没有活水,没有属灵的能力。这是一个基本的难处。在教会的历史里,有一班人兴起来,就有一种办法出来,而这一个办法,过些日子到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的时候,就只剩下办法。

      为着这个缘故,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避免有一个办法出来。我们不愿意有一个办法在我们中间。如果有那一个属灵的能力,如果有那一个属灵的生命,也一直有主的祝福在那里,就维持这一个办法是非常适用的。如果有一天这些属灵的东西都漏掉了,就是剩下一个办法,这又是像更正教这么多年的情形一样,只剩下一个空架子,里面属灵的东西都漏掉了。所以,我们一直不愿意有办法出来。

 

不能进入另一个极端】可是今天我们不能又进到另外一个极端里去。有许多人进入到另一个极端里去,以为说,教会里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愿意你们注意这件事,你们都是读圣经的人,你们要看见说,在圣经里定规有办法。只要看五旬节的料理,你们就看见定规有办事的办法。老实说,只要有一千个人、两千个人,你就应付不了。如果像使徒一样有好几万人在这里,就完全乱了。但是我们看见圣经的记载,好像轻轻的摸一下就过去了。没有几个字,就是一句话就包括了──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好像是很简单的。但是,请你们记得,在这几个字的后面,是花了多少工作的。所以,我愿意弟兄们能够看见,在使徒的教会里面有办事的方法。可是神不愿意把这些办事的方法留给后世来效法。有一天神的灵在一个地方工作,办事的方法就自然而然的会出来。有一次主大大的祝福,在那一天就自然而然会有一个办法出来。什么时候属灵的祝福死掉的时候,办事的方法就跟着也死掉。我们不愿意那些办事方法的日子,比那些祝福的日子长一天。

      可是我盼望弟兄们,你们可以在这两个极端里找出一条路来。有一班的人,像更正教的人在那里注重办法,一直注重办法。请你们记得,杯子里的水越少的时候,人越在那里考究杯子的外面。杯子不是为着盛水用的时候,就可以挂在墙上当作古董。他们一直在那里注重外面。我们知道神不允许这样事的存在。但是,另一方面不是没有办法。使徒行传二章、四章、六章很明显的给我们看见,说希利尼话的几个寡妇的问题没有解决,使徒就觉得这件事办得不好。几万个人中只有几个寡妇的问题没有解决,他们就觉得办不好。

      同时你们记得,保罗对提摩太说的话。好像提摩太是把寡妇的名字都记在册子上。但是你在圣经里找不到什么叫作寡妇的册子。就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记载一下。好像提摩太对于这些册子是很熟的。保罗没有说要立一本册子是多大的,要怎么样记载,都没有说。就是说,寡妇记在册子上。意思说,这在当初的办法上是大家知道的事。下面他简短的说,在记的时候不要随意记上,今天我们找出来有困难,要到六十岁才记上,要把这件事更正一下。他没有说这一本册子是从那里来的,这一本册子是到那里去的。

 

怎样办需要祷告】我不知道你们知道这一条路么?在圣经里有安排,在圣经里有册子,可是在圣经里不注重这一本册子是怎么一回事。神不肯花工夫多说两句。就是这样一下,你和我要办事的时候就已经够了,已经有一个原则在那里了,要有册子!册子的原则已经在这里了,可是册子要怎么办,你也要祷告,我也要祷告。主!我知道当初的教会有册子,但是这一个册子要怎样弄,我们不知道,求主教我们知道该怎样作。这样,一面知道教会有安排,另一面要在神面前去拚出一条路来。神不肯在圣经里把一本册子的样式仔细的摆在那里,很便利的叫我们知道怎么样作,而一点用不着祷告。请你们记得,神不愿意这样作。

      所以,弟兄们,我愿意你们在神面前能看见:不要注意办事的方法,因为那是死的。你们一注意办事的方法就弄呆了,弄死了。那些东西摆在那里那么强,结果有一天失去属灵祝幅的时候,这些尸首的架子还留在那里。但是,我也不愿意有的弟兄姊妹随随便便的,从来不花一点工夫去知道该怎么办事情,从来在教会里不想出一个办法办事情。这样也是不对的。在圣经里从来没有告诉我们怎样作,可是有那一个办事的原则,今天是要我们去把那一个办法找出来。神不是没有办法的,神是有办法的。我们千万不要属灵到一个地步,一点办法都没有。办法还是在那里,──按着各人的需用分给各人,这一件事还是要作的。

 

今天所看见的办法──要有一执事间】请你们记得,在一个地方教会里,如果只有七八个信徒,或者只有两三个奉着主的名聚会,当然你用不着公事房。如果一个地方有几十个,或者有一百个,或者好几百个,或者到一千个以上的人,我告诉你们,没有一个公事房就作不来,就乱,这是第一个问题。今天我们在这里要来看一点办事的方法,就是使徒的时候所作的。

 

册子的原则】按我看,第二件事要特别指明的就是册子的原则,寡妇记在册子上的原则。如果册子是一个行为,不是一个原则,神就要告诉我们册子的长短厚薄,写的方式。但是,神是把册子轻描淡写的说过去,你就知道册子是原则。什么事情在神的话语里只说一句,不说仔细的,你就知道那一件事在圣经里是一个原则,不是细则。

      为什么需要一本册子?因为人的记性靠不住。作事情都是凭着记性,一个人记性靠不住,就不能作事。要作一件事,也许会记得,也许会忘记,这怎么办?当然在我们中间有的弟兄姊妹记性非常好,我承认,但是如果有一天你错了怎么办?册子上记下来的东西不容易错,不像记性那样容易错。

      还有一件事,记性就是记得不错,但是,我不容易找他。办这一件事的人他记得,刚好今天他出门怎么办。册子在这里,我打开来可以念,可以知道。提摩太在以弗所的教会里要照顾附近一带的教会,设立长老照顾他们。请你们记得,提摩太到罗马,提多到耶路撒冷来的时候,如果没有册子,寡妇有问题怎么办。恐怕要打发一个人判罗马去问提摩太。如果提摩太说,我忘记了,我不知道是把别迦摩的一个挪来,或者是把推雅推喇的一个挪过去,我忘记了。这怎么办?但是有册子摆在这里,谁都不能忘记。册子摆在这里,谁都能够开起来。

      所以,我们要看见教会的记录和教会的记载是要紧的。这是册子的原则。你不能说,我记得,你记得,问题是说要把事情记下来。日子一长,不管谁,记性多好的人都会忘记。世界上恐怕没有多少人过多少年,事情还能记得。就是你能记得,但是你这一个人一时找不到怎么办?所以册子的原则就进来。请你们记得,新约没有给我们看见要怎样的记册子,要有什么种的记录,可是主给我们看见这一种的记录是一个原则。所以,我们在教会的事情上,有许多事情要好好的登记下来。

      为着这个缘故,我们盼望说,有相当人数的教会,就当有一个公事房。你如果觉得不要用这一个名字也可以,你随便称它什么名字都可以。上海是称它作执事间,因为所有的时间,都是执事在那里办事。我们愿意有这一个原则。我们不愿意像许多更正教的人注意那些名称,我们只愿意按着原则来作。在教会里你称它作执事间,或者公事房都可以。公事房是属世的字眼,执事间是我们起的名字。

 

执事间里所作的事──为着人和人的接洽】你们看见,在这里面主要的工作是作两件事,一件是应付弟兄姊妹来这里当面接洽事情。在一个地方教会里,如果弟兄姊妹不多,没有多大难处。如果一个教会在城里面,或者弟兄姊妹多过几百、几千,你就看见说,要找一个人,找两个人,就不容易。有人从外面来,也不知道去找谁。所以,在教会里作执事的人要到公事房来办公。必须要有那一个地方,必须要有那些人,就有许多人来的时候,你们才有办法替也们安排事情。你们要按着各人的需用来分给地们。你们总得有一个地方记录,知道他们的需要有多少,知道他们的人数有多少,一家一家的单位有多少,儿女有多少。总有人在那里主持,在那里分给他们。就是说,有一个地方在那里为着安排事情,在那里为着接洽事情,在那里为着应付事情。这是第一个用处,就是人和人的接洽。不然的话,有弟兄,有姊妹来到教会里找有的弟兄姊妹,就不知道到那一个地方去找。总得有一个地方是他们所能找得到的。我不知道你们能看见这一个原则没有?这一种人和人的接洽,需要有一个公事房,或者就称它作执事间。

 

为着保存许多记录】第二个用处乃是为着保存许多的记录。教会里面的事相当多,每一个礼拜写出去的介绍信也不少,每一个礼拜报告的事也不少,每一个礼拜祷告的事也不少,每一个礼拜接纳的人也不少,每一次受浸的人也不少,这些事都需要有记录。有弟兄姊妹迁居,有弟兄姊妹有病,有弟兄姊妹家庭有难处,请你们记得,这许多事情不能有一个人记得,有两个人记得就行。就是你们能够记得,有一个人有两个人要查的时候必须去找你,你的头脑也不能就打开来看。人需要有一个东西是能打开来看的。

      我不是说这些东西是可以存留到永远的。我盼望属灵的事走掉的时候,它也一起走。有祝福的时候,这些事是需要的,这些办法是需要的。祝福不在的时候,这些办法就不需要存在。可是在还是有祝福的时候,我们在神面前要把办法找出来,为着适应这一个需要来有一个安排。需要有一个地方,需要有人在那里,需要有记录在那里,这就是我们的公事房。总得有地方,总得有人,才有办法接洽事情。总得有人在那里和人接洽。总得有记录在那里好找得着,不必问那一个弟兄、这一个弟兄。因为人的记性靠不住,人的生命也靠不住。记录摆在那里比较稳妥,比较可靠。

      我要弟兄姊妹能够明白,为什么要有这一个执事间?为什么从一九三八年起我们在上海就有一个执事间?因为执事间适应本地的需要,可以把弟兄姊妹的事都料理得好好的。你如果不盼望料理得好就用不着,记得就记得,记不得就让它去,那倒是很便当的事。你如果要在那里好好的办的时候,你就觉得说,非有执事间不可。

 

执事间的需要】因此我们需要受一个训练,我们要有一点知识关于这一件事。所以,我盼望说,我们在各地不一定要绝对的一律,总是步骤差不多。我相信,我们中间的需要也差不多。要记得我们是按着使徒行传二章到六章的原则来作,按着册子的原则来作,我们求神给我们一个办法,那一个办法是能够合乎我们的需要的。圣经里有办事的方法,可是圣经没有把它传下来。所以我们的办法也不盼望传下去。可是在当初的时候,他们有需要,他们就找出一个办法来。目前我们好几个弟兄找出来说,这一个办法是合用的。将来过五年、过十年也许还有新的办法,另外的办法,为着那一个时候的需要。

 

需要一个能接待人的房间】因为有这一个需要,才有这一个地方,目前姑且称它作执事间。最少这一个地方能够摆几张桌子,几个架子,要有一个比较大一点的地方,让来找人的弟兄有地方可站。总得能够接待人,能够接洽事情。这一个地方或者是在聚会处附近,或者是在聚会所里面。

 

需要有人在里面办事】第二,必须有人在里面学习应付这些人,特别是一班作执事的人。当然有的弟兄姊妹欢喜来帮助也好,但是最好是作执事的人负责任。

      教会很容易从奉献箱里雇人来整天办事情,但我觉得这不是教会。教会如果可以出钱雇利未人,就也可以出钱雇祭司。这样,薪水的制度要恢复,我盼望利未人的工作和祭司的工作都是不花钱的,是弟兄姊妹轮流的来作。所以在公事房里的办公也是这样(原谅我用办公两个字,这是世界的字眼)。我愿意这一种利未人的工作,弟兄姊妹们,最好能够在一个礼拜内,划出一个时间来摆在那一个里面。或者有弟兄说,我愿意划出一天,或者有弟兄说,我愿意划出两天,或者是一个钟头,或者是两个钟头,这样就有弟兄姊妹在那里料理事务方面的事。

 

为着通知查问】有弟兄要来通知说,某弟兄生病了,他只要到执事间里来,执事们马上就可以通知负责的弟兄,或者通知别的弟兄。也许过不多的时候,消息就可以从执事间出去。执事间里总要有一套写好的信封,有事情的时候,或者是油印,或者是抄写的,可以马上寄出去。一有事情发生,一两个钟头之内,全城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执事间里有空的时候,就写信封,全套都写好预备在那里可以用。我们不是要学世人的方法,乃是要有事情好作。

      就像上海,这十几年来,一个弟兄,如果你不知道他住在那里,就可以打电话问执事间;他们只要一查卡片就知道。或者这个弟兄已经到南京去了,过一两天才回来。若是没有执事间,你就不容易找到他。我们不是要学世人的作事,我们是要神的儿女知道如何办事情。

      比方;有的人到一个地方去,那一个地方的教会写信来说,某人说他是在你们中间受浸的,有没有这件事?如果长老说我不知道,或者说好像有这一个人,这怎么办?弟兄姊妹一多,受浸的人数一多,总得要有记录,有记录一查就知道。有许多人是某年某月某日受浸的,在我们中间两年多,后来不见了,今天在你们中间找出来了。那两年间的情形我们知道,以后我们不知道,你们可以问他:你这两年到那里去了,在什么地方作基督徒。你们就有法子照顾他,帮助他。像这些事情就需要有记录。

      现在像上海这样大的地方,像福州这样的地方,都有分区的聚会。有的人要来问聚会的地方在那里的时候,有的人要来问负责的弟兄什么时候可以找到的时候,这些事都得有人回答。所以在公事房里值班的人个个都要知道,立时能够答复,立时能够应付。如果有事情应付不了,你说要找负责的弟兄。能应付的就不用找负责的弟兄。不然的话,负责的弟兄一天到晚都要见人,负责的弟兄就没有法子办事。许多事情要经过执事的手,从执事的手里,送到负责的弟兄手里,或者送到负责弟兄的家里,或者到有一天负责弟兄接见的时候才见。

      我感谢神,使徒的那一个时候,办事情办得好,因为希利尼的寡妇埋怨的事,使徒能听得见。这乃是作执事的弟兄姊妹的事,他们要眼睛开着,一有一件事情,就要通知负责弟兄。然后你们看见彼得马上有举动。所以,请你们记得,要把一个教会弄好,在神面前并不是像我们所想的那样复杂,像更正教一样;也不是像我们所想的那样简单。更正教是过分的组织,我们是把圣经的组织推翻了,两个都不对。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地方在那里办公。

 

为着接待照顾谈道】第二,要有人在那里接待,天天都要有人在那里接待。从早到晚,若有人来问事情,都得有人能答。所以,需要叫当地的弟兄姊妹,不只在别的事情上有事奉,并且在公事房里也有事奉。另一面,执事间要一天划出许多工夫来帮助教会。从有的人的眼光来看这不属灵。我们可以答复他们说,大说,他愿意在神的殿中看门。我想,我们不要属灵到一个地步,连至圣所的门也看不好。不要想利未人和祭司是两样的,利未人和祭司是一样要紧的!没有利未人的事奉,就没有教会。愿意我们有一个心意,要到教会里去作两个钟头,作三个钟头。我在这里办神的事,事奉神,事奉祂的子民,叫全体都进步。千万不要工作是你个人的工作。需要全体都在那里作,全体都在那里学。所以需要有弟兄姊妹出来值班,料理事情。

      有许多教会的事,都需要当面接治。比方,外埠有弟兄来怎样安排,有的弟兄到你的地方来,不认识路的要去接。或者有的孤儿,有的寡妇从你那里经过应当怎样照顾。有的人到你的地方来,要找弟兄姊妹,可是人地生疏,需要执事代找。许多事总是要教会来作。把有空的人找出来,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有许多偶然发生的事,有许多人家庭发生难处,有许多人有疾病,都可以马上通知教会。作执事的弟兄,马上要找出能帮助他们的弟兄。

      有的人问到教会里来要听道,许多人叩门进来要听福音,你不能说东家都不在,我不会讲,我是作用人的。有人来找的时候,或者你自己应付,或者找一个弟兄来马上讲道给他听。将来如果神施恩给我们,在我们中间单张分得好,就自然而然有许多人要到聚会所来叩门听道。不能说钟点没有到。你要向他讲,或者请他坐一下,去找一个人来和他讲。自然而然有这样听福音的事要发生。所以,我盼望你们要注意这一个执事间,要有地方,要有执事。

 

为着记录各种工作和名单】第三,你们要常常记得这一个册子的原则。公事房里面的事,除了临时发生的事、没有办完的事之外,值班的执事,要把它记录下来。或者说,除了压在桌子玻璃板底下的之外,其余的事,已经办了,已经作好的,都要记录下来。怎样经过的,都要写下来摆在那里。这样,日子一过,要查就能知道。这些记录非常的要紧。一个聚会必须记录所有受浸的人;一个聚会必须记录所有接纳的人;一个聚会必须记录所有受按手的人;一个聚会必须记录所有写出去的介绍信。而所有的介绍信,都得有底子,复写的留下来。一个聚会处必须有每一个弟兄姊妹的姓名、地址、年龄、得救的日子,和其它重要的记录,像转变的日子,或者目前属灵的情形,一切都要完全记上。所有听福音签上名的人也要记上。必须有初信的人去看望听福音的人,多少听福音的人,就要有多少初信的人在那里看望照顾。这些初信的人,也必须有多少个老年的信徒在那里照顾。这些初信的弟兄,一辈一辈的在那里,要细细的把他们的事记下来,在这里,你就能够知道你所分派给他们去探望照顾的人现在如何。祭司工作的安排也必须有记录,我们把一个人一个人分派好,多少人是摆在这一个工作里,多少人是摆在那一个工作里,而同时有记录在那里。

 

负责弟兄要用记录来监督】请你们记得,不一定每一个弟兄姊妹都会好好登记,起头的时候,定规会漏掉,定规有难处。你们要去查这些本子有谁漏掉的。你们只要一查,就能够知道:某一个人是谁照头的,为什么他没有照顾?这一个工作作得好,作不好,就是看作工的人能不能有好的制度。有好的记录,能够好好的钉人。记录最大的用处是为着钉人,不只是为着保存。记录能够给你知道,你要查就能够查出来。到外埠去的人,要查某一个弟兄的情形,或者是属灵的事情,我们凭着记录就能够答复他。那另一方面,负责的弟兄,能够常常由册子里面找出某一弟兄应作的事有没有作,某一个姊妹应作的事有没有作。在各处负责的弟兄,要常常看这些人的名字,这些人的单子。这是你们的责任。

      你们看见那么多张的单子摆在那里,你们把他划好,多少人是归某人去负责的。你们要把区域分别出来,有的人是在这一个区域,有的人是在那一个区域。你们要记得,你们作负责弟兄的,是一个监督的人,所以就得去监督。你们的工作就是监督。你们在那里要常常去看,去问说,弟兄!这一件你作了没有?弟兄!那一件你作了没有?你们要到处在那里问:你在那里看完五个弟兄,这五个弟兄到底是什么情形?你在那里看完十个弟兄,这十个弟兄到底是什么情形?有没有漏掉了一个不去看?在这一个礼拜里有没有把所有的人都看到?

      请你们记得,负责的弟兄不只是在讲台上讲一次就算了,你们的责任是要推动你们下面的弟兄都作工。这是你们所要成功的事,这就是今天的路。这一个一没有,就没有路。如果还是像从前那样,总是一个礼拜讲一次道,那个个都去作传道去,休息六天,作工一天。神是作工六天,休息一天;今天我们是休息六天,作工一天。怪不得所有作传道的人都变作懒惰了。所以你们每一个要天天在那里作,你们也要叫所有的弟兄都在那里事奉。弟兄们!问题不只是你个人作了,或者没有作,乃是你个人作了,并且有法子叫别人也作。

      所以,你的工作一面是你个人要去作,另一面是要抓住别人去作,要钉住他们。你们下山以后,我要问你们,我要写信给你们,到底你们在这一个礼拜里监督了几个人?不能作监督、作长老的人不监督。我告诉你,今天在山上请十个挑工来,叫一个弟兄去监工,我不盼望那一个监工的弟兄把竹篮拿起来挑,我是要也监工。不能说,他们十个不挑,让我来挑。如果有一个弟兄这样说,他根本不配作监工。这样的人没有用。我在神面前有能力钉牢他们去挑。我在神面前有能力能够叫他们去作。你能够叫六个弟兄、十个弟兄在那里事奉,这样才有教会。你不要怪说,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注重这件事?因为不这样作,就没有教会。你们出去和两个人讲道,和三个人讲道,你们一直去作你们的事,不错,你们个人有你们的事,不能抹煞。不过另一方面,你们也要带领别的弟兄姊妹去作工。这一条路,千万不要弄错。这一条路如果弄错了,我们就不对。

      所以,要把每一个弟兄带上这一条路。在福音上让他们传福音,让他们有福音的照顾。在初信的人身上,要有初信的照顾。你们要带领他们有工作和事务。不是事情交给他们之后就一了百了,你们要钉牢他们,非把事情作出来不可。你们要一直的看,到底他们作得怎么样。要问:有什么难处?有难处我替你们想办法。这样,你们看见有教会出来。

      要有教会出来,就得有人出来。总是到一天,你们看见教会事奉,教会全体传福音,我告诉你们,神在地上恢复的路就起头,神在地上才有教会。不然的话,基督教被掳到巴比伦去,到了今天还没有回来。今天还有人是被动的,今天还有人是居间阶级──那一边是神,这一边是人,中间还有居间的阶级,人要经过他们才能事奉。我不知道你们看见没有,这是所有的问题。

      所以,请你们记得,执事间就是弟兄们办事的工具,你们能够从里面找到消息,你们能够从里面找到各种的情形。作执事的弟兄姊妹,把事情记录在那里,根据他们的记录,你们能够看见教会的情形今天到底是怎样。你们能够看他们,监督他们,告诉他们该怎么作。懒惰的人叫他非作不可,骄傲的人叫他学习谦卑,总是一步一步的在那里叫他们注意。弟兄们!你们有没有看见什么叫作神的工作?不是说光是在讲台上讲道而已。我们承认话语的执事不能消灭,这一个执事是非常宝贝的事。但另一面要他们个个事奉,到这一个时候,我们感谢神,神在中国有路。

      在起头的时候,要告诉他们,弟兄姊妹来问问题,回答时要客气,要有礼貌,不要硬板板的。这些事都是你们的责任,你们要去作,不能马虎的过去。你们自己要坚固,同时要温柔,不能让它去。这些事情你们要学习事奉,不要怕麻烦。要告诉他们:抄的人要抄得好,记录的人要记录得准确,如果有一点不准确,你们要负责。这样,弟兄们要找出你们所记的事就很容易。你们不可以马马虎虎的过去,这是神的工作。这样作起来的时候,我告诉你们,懒惰的人都要辞职。我们不只是作六天歇一天,我们是每一天都作,一个礼拜要作七天。我告诉你们,许多的人懒惰,是因为把所有的时间都去读圣经,把事情都放下了。你们一马虎,那当然没有事情作。你们在神面前认真,你们只要多花一个钟点进去,教会就早一天建立。你们多花一个钟点进去,多注意一个人,多问一个人,今天问五个弟兄,明天问十个弟兄:你作了事没有?我告诉你们,教会的事奉就早一天起来。一面要有很好的制度,要安排,另一面要有册子记下来。末了,你们这些负责的人要钉牢人。虽然有一个办公室,有一个制度摆在那里,如果你们不好好的钉住人去作,没有用处。总是不能放松,你们要他们看见,我们个个都要事奉。有一天你们看见你们要有一个习惯,大家彼此监督,总得作得合式,而不是一个弟兄在那里动。要学习一起往前面去。

      我告诉你们,你们若清楚了神的目的,你们就要在神面前低下头来敬拜神:主!在我们中间有一条路,你能够走得出去!你能够看见说,众儿女个个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事奉祂。不然的话,的确是一个难处。求神施恩给我们。

 

问题解答】问:怎样推动主体弟兄来作?

      答:我想,这一条路还是从奉献起头。这是一条新的路,必须安排得好。第一,必须给他们看见,事奉是教会事奉,身体上的肢体都得有作用。祭司是全体作的。这一件事必须提醒他们,这一个必须要强。你们又要告诉他们关于权柄的事。另一面,我看变卖一切也应当注意。因为人如果不变卖一切,他若说事奉,那都是假的,不成功。总得要他们把一切都摆上为着事奉神。所以,基本的思想是所有的人都要献上为着事奉神。今天神是呼召所有属乎祂的人都要出来事奉神。不然的话,我告诉你们说,我们这一次所看见的都是死的,变作不过是一个看法,是一个作法,结果你看见作不来。所以,不是一个方法的问题,乃是神在那里给我们一条路。

      不过你们去传的时候,必须把话摆得强。不能好像请求他们帮忙似的,好像光顾神,优待神似的。如果站在那一个地位上,就完全错了。我们总是要在神面前给他们看见,你们这样事奉神是何等高,何等荣耀的事。今天绝不能够像从前一样活在地上马马虎虎的过去,一切都要跟从主才行。所以,你们要强,你们一强,你们就把他们带出来。你们要告诉他们:今天你们的职业都是副业,我们要学习在那里事奉神。你那一条路要走得正,音调要对:不要落到低的地位上去,不要替神求人。不能替神求人相信,更不能替神求人事奉。事奉是人要到神面前去蒙悦纳的。人要自己去相信神,我们反而要求人来相信神,这是什么?今天神要我们来事奉祂,你是非来事奉不可的。你们在神面前要相当清楚,你们自己必须看得准,你们准,他们才能准。全体要事奉神,不然的话,就没有教会。当弟兄姊妹能仆倒在神面前,爬着来事奉神,全体来事奉神的时候,你要看见,这并不是难的事。

 

      问:在一个地方,不能主体一律交土来,有的人交出来,有的人还没有交出来,在办事情上怎么作?

      答:神没有得着的人,我们不能用他。神得着多少人,我们才用多少人。其余的人,要小心,非把他带到这一边来不可。这一个情形没有到的时候,你还要作。要作到每一个人都事奉。

      我们的路,乃是学习在这里建立,个个的目的都是在建立。所以,这一次对于他们事奉的要求绝不放松,他们要整个人摆进去。这话要摆得清楚。今天所有的同工要把一切都摆在这一个工作里,我们也要叫有的弟兄也把一切都摆在这一个工作里。要对他们说:这不是几个人该作的事。我们把一切都摆在这一个工作里,你们也要把一切都摆在这一个工作里,连你们的财产、你们的力气、你们的生命、你们的一切,都要放在这一个工作里。你们在神的面前越爬得高,神越祝福你们。越把音调放得低,越没有人来。你们越怕,人越不来,因为神不祝福那一个,所以你们那一个地位要对。

      我告诉你们,你们一把你们的地位弄错,就没有人来,神绝不祝福这一种态度。这就相当明显连你们自己的事奉都有病。你们必须在神面前看见说,我今天作神的仆人是神优待我,不是我优待神,不然的话,我怎么能够事奉神呢?我告诉你们说,如果有人来请你作一件世界的事,许多人都要鞠躬谢谢他,而今天人来事奉神,难道要神来谢谢你么?你出去请人的时候你要求人么?你一站在那一个地位上就错。

      请你们原谅我,有几件事情我没有忍耐。我如果在一个地方听见一个弟兄说,今天神爱你们,你们应该来事奉神。好像说我们如果事奉神,神很欢喜。我告诉你们,我一点忍耐都没有。你们应该对他们说,你们事奉神,你们就应该很欢喜,像你这样的人,你也能事奉神,你应该很欢喜。事奉神,是一个缺,你要去谋它。不是说这是你优待神,你在那里好像给神面子似的,像你这样聪明的人也来事奉神!本来传道是没有饭吃的人来作的,像你这样的人也来了!这是传道界的光荣,得着你这样的人上我告诉你们,这是完全错误的态度。我记得有一个长老会的日本教士说,所有去读神学的人,都是书读不好的人,我不是书读不好的人,我也去读神学。我一听,我觉得在这里没有路。我书读得好,我也要出来作工,没有这件事!我告诉你们,我如果听见这样的话,我在神面前好像生气似的。

      我们需要看见,我如果在一生之中能够爬着来事奉神,这是我的荣耀。你如果以为神用你这样的人,你就是愚昧的人,完全是愚昧的人。神肯悦纳你这样的人,这是最大的恩典,这是最大的荣耀。奇怪!人今天以为说事奉神是在那里优待神似的,我觉得这是希奇的事。所以,我盼望你们自己在神面前要看见,不能比事奉神再荣耀。我如果能够站在门口讨饭来事奉神都是荣耀的事。神肯要,这是希奇的事。神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这是祂的怜悯,是祂要我来作祂的仆人。我们如果想我又比人聪明,又比人地位高,我家里经济的情形又好,我在学挍里读书又好,我来作传道。在一班人来看是可奇怪的,今天我也来事奉神!我告诉你说,你完全错了。

      所以,弟兄们,你们这一次出去,不应该劝他们说要他们来事奉神,请求他们来事奉神。我告诉你们,这一个工作给你们作坏了,那完了。你们必须带着这一种的态度:人如果事奉总统认为是荣耀的,要知道在总统和神之中不知道差多远,我如果能够事奉神,这是我最大的荣耀。人把东西奉献给神,不是怕拿出来多痛的问题,人把东西奉献给神,是怕神不要的问题。你怎么知道神肯接纳?你们要记得,在这里面不只是奉献的问题,乃是分别为圣的问题。要给他们看见说,神肯不肯接纳,这是大问题。神肯要,这是你的荣耀。不是人肯奉献不肯奉献的问题,是神肯要不肯要的问题。所以,你们在神面前路要直,你们的地位要保守,要站在神的地位上说话,你们一低,我告诉你们,没有话说,完全了了。原谅我说,连你自己的事奉我都疑惑。

      人在神面前没有法子狂傲。人如果以为说,像我这样的人也出来作传道,那是可惜了。你可以问他,在十年之中,神有没有用你作什么?你是一个神所不能用的人!人能事奉祂,这是莫大的荣耀!我们求神真是恩待我们这些人,在教会的事情上,叫我们能办得好,路能走得直。――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