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工人的配搭

 

要认识权柄──在神的工作里有工头】有一件事我们需要认识,就是说,在神的工作里,虽然许多人都是作工的人,但是在一个工作里,有的人好像是神所设立的工头一样。你们在哥林多前书三章,看见保罗自己就说: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好像一个聪明的工头。

      你们在这里看见,有的人在那里盖造,但是有的人在那里立根基。所以他说:我好像一个聪明的工头,立好了根基,有别人在上面建造。谁都是建造的,有的人在建造根基,有的人在根基上面建造。所以,不是作工的人随便在那里作。有的人好像是被分派在那里造根基,有的人好像是被神分派在那里建造在根基上面的。所以,我们看见有的人是作工头。

      你们知道根基的意思是这样:立根基的人,他们要找到岩石,他们要找到地方去设立。是他们去寻找地方,是他们去安排地方,是他们去定规什么位置。而在上面建造的人,他们没有寻找地方的需要,他们没有需要去看说,到底什么位置好,什么位置不好。这不是在上面建造的人的责任。在上面建造的人的责任是根基在什么地方,就建造在什么地方。

      保罗自己说,他不愿意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特别是指他耶路撒冷一带弟兄们所作的工,他不愿意建造在他们的根基上。因为保罗是神所设立的一个建造根基的人。可是哥林多前书三章给我们看见,别人需要在保罗的根基上建造。而将来到主审判台前的时候,乃是要审判说,他们是怎样在上面建造?有的人是用金银宝石建造,有的人是用草木禾楷建造。你们知道审判台前的审判,是审判在根基上面如何建造。

      在圣经里有许多话,叫我个人感觉有相当的难处。因为许多弟兄,许多姊妹,随便的引用。像我前几天所说的话,有的话是不能随便引的。我们没有到这一个地步,就不能用它。我们必须达到某一个地步,才可以说这样的话,不是一班年轻的人可以随便说的。我常常听见有年轻的人说,我不愿意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这是非常失去地位的话。因为在圣经里不是有太多的人被神兴起来作设立根基的人。

      不错,在耶路撒冷,有几位弟兄是神兴起来的。保罗在这里,也是神所兴起来的。保罗说,我不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这是对的,这也是应该的。因为他是神所设立的工头,是为着设立根基的。如果所有神的儿女都这样想,都在这里作根基,没有建造,那就变作希伯来书六章的一直设立根基,一直没有上面的建造。保罗是说他来设立根基。他说,我来立好了根基,我是神所派的。他自己说,我是一个聪明的工头,我是一个有智慧的工头。保罗不是站在一个假想的地位上,神是真的设立他。虽然他是很大胆,他实在是一个聪明的工头立好了根基,现在别人要在上面建造。

      一切跟在保罗后面的弟兄姊妹,要学习在这个根基上建造。将来你们受审判的时候,不是受根基有没有错的审判,乃是受怎样在根基上建造的审判。在审判的时候,乃是看你们是用金银宝石在根基上建造呢?或者是用草木禾楷在根基上建造?在审判的时候,不是审判根基对不对,乃是审判在上面的建造对不对。所以,我们不能随便说我不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保罗可以说这一句话,别人不可以说。我们看见说,有设立根基的,就是那聪明的工头。别的在保罗后面的弟兄,是要在上面如何建造。许多的人,根基上面的责任是在他们身上;而根基的责任是在保罗身上。这是够清楚的,我们要学习。

 

在使徒中也有带领的人】你们要记得,保罗是一个使徒,巴拿巴与他一同出去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使徒。在圣经里,像前几天我所提起的,没有使徒长,在位置上没有使徒长。可是,在圣经里,我们明显看见,有的人是在使徒中作首领的,有的人是在使徒中是带领的人。

      安多尼古和犹尼亚 罗马书十六章,就有这一个意思在里面。你们在那里明明的看见,安多尼古和犹尼亚是在使徒中有名望的。有的人是在使徒中特别有名望的,有的人好像名望差了一点。

 

【彼得】彼得在十二个使徒中,我们知道明显是他在那里带领。在五旬节的时候,不是十二位使徒一同站起来,乃是彼得站起来,而十一位使徒和彼得一同站起来。你们要注意神话语里的安排。在五旬节的时候,许多人来到耶路撒冷,他们听见天上有响声,他们在那里诧异是什么事,就都聚集到使徒们的地方来。圣经记载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来高声说。你看见站起来的是彼得,而十一个使徒是跟着站起来。高声说的是彼得。在这十二位之中,自然而然有一位是领导的人。

      到了三章的时候,彼得和约翰一同上圣殿去,你又看见神的灵总是把彼得的名字摆在前面。虽然讨饭的人所看的乃是彼得和约翰两个人,但是彼得的名字总是摆在前面。虽然是彼得和约翰一同定睛看他,而开口说话的是彼得,不是约翰。等一等,医治他的时候是彼得,不是约翰。等一等,在所罗门的廊下开口讲道的是彼得,不是约翰。所以请你们记得,在二章里的讲道,虽然十一位使徒也站在那里,但是,是彼得开口。在三章里的讲道,又是彼得开口。

      一直到第五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事,还是彼得在那里对付。所以,我们看见,一路上,这些使徒们虽然都有与神的交通,都有在神面前的来往,都是合一的在那里作,可是是彼得在那里带领。

      等到五章,他们从监牢里放出来前被审判的时候,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你看见又是彼得在那里说话。虽然都在那里说话,但是圣经特别提起: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所以,我愿意你们把这些圣经一直的看下来,你们能够看见在使徒行传头一段里面所特别注意的,都是彼得站在前面。

      以后耶路撒冷有了大逼迫,门徒四散出去,他们到了各处都传福音,有撒玛利亚的人也接受了主的道,等一等,耶路撒冷教会打发工人去的时候,又是彼得和约翰一同去。一直到了这里,还是彼得在那里带领。

      一直等到十章的时候,到哥尼流的家里去,我想大家是更熟的,虽然是有十二个使徒,但是,他们是来找彼得。神的异象也是给彼得。等一等,你们看见彼得在约帕带了弟兄去,这些弟兄在圣经里却没有提起他们的名字。

      所以,一直到哥尼流家里为止,神的路是这样:在耶路撒冷作工的人中,有一个人在那里领头。你们相当明显的看见,这是彼得。

 

【巴拿巴】后来,福音传开了,在耶路撒冷,在犹太全地,在撒玛利亚。后来,你们看见扫罗得救。在耶路撒冷,有弟兄因为受逼迫的缘故到各处去,就有许多人在各处相信了主的道。于是耶路撒冷就另外派出一个人来,就是巴拿巴。他们请巴拿巴去外面探望。巴拿巴一直走到安提阿为止。巴拿巴是一个好人,是被圣灵充满的,是大有信心的。他到了安提阿,就帮助安提阿的教会。过了一个时候,巴拿巴听见扫罗的事,他自己到大数去把扫罗找出来,又把他带到安提阿。在那里,巴拿巴花了一年的工夫。巴拿巴在耶路撒冷没有职分,所以巴拿巴能够住在外面一年之久。他不像彼得、约翰,必须回到耶路撒冷去,因为他不是长老。我们可以这样说,扫罗在这一年中,从他手里得着栽培。

      过些日子,在犹太的弟兄,因为饥荒的缘故,相当的穷,相当的痛苦。在安提阿的弟兄,就拿出钱来托巴拿巴和扫罗送到耶路撒冷的众长老那里去。这些钱,乃是为着地方的用处,所以是交给众长老,而不是交给使徒。

      过不久的时候,安提阿的教会就有了好几位的先知,也有了好几位的教师。巴拿巴是其中的一个,扫罗也是其中的一个。圣灵在这里就吩咐说,要把巴拿巴和扫罗分别出来作使徒,把他们差派到外面去作工。

      请你们记得,一路到这里来,都是巴拿巴站在前面。是巴拿巴设立安提阿的教会。安提阿的教会,不是扫罗设立的。巴拿巴从耶路撒冷下来设立了安提阿的教会。安提阿的教会送钱去耶路撒冷的时候,是派巴拿巴和保罗。保罗是跟在后面。现在圣灵来,在先知和教师中打发人到外面去作工的时候,圣经这样说: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巴拿巴总是在前面。

 

神是有权柄有秩序的】请你们记得,在神的工作中,也像在神的教会中,绝不是没有秩序的。你们在神面前要看见,就是在两个人的时候,也有一个人摆在前面,一个人摆在后面。当十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前面,九个人在后面。当十二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前面,十一个人在后面。神总是有权柄的神;神总是有秩序的神。绝没有三个人、五个人委员制的办法。在圣经里没有上虽然好几个都是长老,神不设立委员,神不设立主任委员,可是在长老中,在作主的事情上,有一个人神设立了他,你就得听他。今天我们讲工作的问题也是这样。在耶路撒冷,虽然有十二个使徒,但是神把彼得摆在前面,其余的十一个就等在后面听话。昨天我们所提起的那一个雅各,你们知道那一个不是约翰的哥哥雅各,约翰的哥哥已经去世了。那一个雅各,在地方教会里,他是站在前面的。你们需要在神面前看见这一件事。不只是一面有巴拿巴,一面有扫罗,并且自然而然是巴拿巴在前面,扫罗在后面。总是在工作上,有在前面的。就是两个姊妹在一起的时候,在你们中间,如果是学习过认识权柄问题的人,你们马上看见,就有一个姊妹,要学习站在顺服的地位上。工作配搭的第一件事,是神的权柄的配搭。权柄的配搭一没有,其余的配搭都空了。

      你们要注意,神在圣经里所说的话是非常仔细的。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你们必须在神面前看见说,神不是一位混乱的神,神是一位有秩序的神。神不相信颠倒,神不相信混乱。神是相信秩序,神是权柄的神。所以,祂说,第一,祂不是说,在这里有一个团体的制度,在这里有一个委员的制度,每一个人都有权可以说话,每一个人都有一票可投。神根本不认识这一个。这是人的事。神在祂的话语里是说:第一,第二,第三,其次这是神的安排。所以,弟兄们作工的时候,在教会里或者在一切的事情上,都得看见自己的地位。你们必须学习排队。今天有三两个人一起走在路上,你自然而然就该知道,有一个弟兄在我前面,有事情就问他。你马上看见这里有教会的原则,非常美。三两个弟兄在一起,一有事情的时候,你就站在顺服的地位上:这一件事情要定规了,你怎么说?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也知道谁在前面。这不是按立的问题,这也不是分派的问题。到要了分派,事情已经坏了。自然而然有人明显是站在前面,有人明显是站在后面。

 

在前面就是权柄】神绝没有意思说,祂所设立的权柄是完全的,所以要听他。神乃是说,这一个人权柄比你大,所以你要听他。不是这一个人比我完全,所以我要听他。乃是这一个人在我前面,所以我要听他。听从的根基不在乎被听从的人是不是完全。听从的根基乃是被听从的人是不是在你前面。事情如果错了,他要负责。举一个比方:神说,妻子要顺服丈夫。不是你的丈夫完全,所以你要顺服他。我告诉你们说,如果要把完全两个字放在丈夫身上,就全世界的妻子都不必顺服,因为丈夫没有一个是完全的。妻子要顺服丈夫,为什么?只因为他是丈夫。完全不完全,不是这里的意思。问题乃是他是不是丈夫?如果是丈夫,就顺服他,完了。今天也照样,在神的工作中,在同工的配搭来往中,两个人站在一起,就自然而然会排队。有了事情,你总是站在旁边说:弟兄,你说。你等着他说话,因为他在你前面。顺服不是顺服人的挑选,顺服乃是顺服神的权柄。一个弟兄在神面前一站在你前面,你就是一个该顺服的人。所以,如果没有人可以挑选来顺服,也没有人可以顺服,那是希奇的事情。那你根本在圣经里没有看见神对权柄的安排。

      所以,在工作上就是这样,两个弟兄在一起,自然而然巴拿巴在前面,保罗在后面。圣灵分派的时候,自然而然巴拿巴在前面,保罗在后面。你看见从十三章起,巴拿巴和保罗出发的时候,一路上都是巴拿巴在前面。七节说:他请了巴拿已和扫罗来,要听神的道。这里又是巴拿巴和扫罗。

      我要你们注意,在十三章一节的时候,在那么多的先知和教师之中,第一个是巴拿巴,最末了一个是扫罗。你们不要以为保罗一起头就那么长进。没有这件事!当出发的时候,最末了一个是保罗。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第一是巴拿巴,后来是西面、路求、马念,最末了才是扫罗。五个人中第一是巴拿巴,末了一个是扫罗。恐怕那几个人在主面前都比扫罗在前面。所以打发出去的时候,圣灵也是承认巴拿巴在前面。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在这里你看见是巴拿巴和扫罗。

      后来,一路出去,到了七节的时候,士求保罗还是请了巴拿巴和扫罗来,要听神的道。圣灵还是承认巴拿巴是在前面。

 

【保罗】但是,在这里你看见一件希奇的事,就是当这一个时候,圣经第一次记载保罗在工作上被圣灵充满。请你们记得,保罗前一次在受浸时候的圣灵充满,那是另外一件事。他悔改得救了,被圣灵充满,那是另外一件事。这里呢?圣经第一次记载说:扫罗又名保罗,被圣灵充满(9)。在那里神就藉着他作了一件事,叫一个人瞎眼。他行了一个神迹。

      等一等,到了旁非利亚,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也叫作安提阿,是同样的名字,不过是彼西底的安提阿。在安息日的时候,他们进入会堂坐下,管会堂的就请他们两位站起来讲道。保罗就站起来。你们看见那一边是保罗行神迹,这一边是保罗讲道。这就变作除了彼得、司提反之外的第一次讲道。圣经里从来没有记载巴拿巴有这样长的讲道。在使徒行传里,你只看见彼得给我们几篇长的道。从五旬节起,二章有一次,一直下来到哥尼流的家里,彼得有好几次长篇的讲道。除了彼得和司提反之外,别人所讲的都没有记在圣经里。圣灵让保罗往前面去说出相当强的话,圣灵用他作话语的执事。

      此后,圣经的话就超首改变。十三章四十三节:散会以后,犹太人和敬虔进犹太教的人,多有跟从保罗、巴拿巴的。看见吗?保罗站在前面去了。

      四十六节:保罗和巴拿巴放胆说。

      五十节:但犹太人逼迫保罗,巴拿巴,将他们赶出境外。

      但是,这并不是说,这一件事就是这样结束。因为到了十四章的时候,又有一次把巴拿巴摆在前面,就是在他们回到路司得的时候。自从十三章以后,你明显看见,一路下来都是保罗站在前面。到了这里也是保罗站在前面。是保罗讲道,是保罗医治那瘸腿的人。十二节说:于是称巴拿巴为去斯,称保罗为希耳米,因为他说话领首。丢斯和希耳米,是路司得神的名字。外教人都看见说,是保罗领首。所以称他作神的名字的时候,也是用更高的位置,因为是他说话的,是他领头的。请你们记得,十四节虽然说:巴拿巴,保罗,二使徒巴拿巴在前面,这是一个例外。这一个例外是有地的理由的。因为有城外丢斯庙的祭司,或者说是庙祝,听见丢期今天下凡了,降在人身上了,他就赶快跑来牵着牛,拿着花圈,来到门前,要同众人向使徒献祭。他们想巴拿巴是丢斯,所以把巴拿巴摆在前面。希耳米的庙祝没有来,丢斯的庙祝来了,当然总是献祭给他自己的神。所以十四节说:巴拿巴、保罗,二使徒听见,就撕开衣裳。在这里,当然巴拿巴是领头的,因为他们想巴拿巴是丢斯。所以巴拿巴在保罗前面,跳到他们中间去。

      从这里起,一直到了十五章,还有一次把巴拿巴的名字摆在保罗前面。那一个也有另外的缘故。但其余的,你们看见,都是保罗在那里领头。

      接下去你们看见,本来他们献祭给两个使徒,他们不接受。结果,过些日子,但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和以哥念来,挑唆众人,就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从前要献祭的,现在把保罗打死。门徒正围着他,他就起来,走进城去;第二天,同巴拿巴往特庇去。你们看见,保罗在那里是中心。

      到了十五章,现在回到安提阿来了。在安提阿的地方有问题发生的时候,怎么作呢?你们看见是保罗、巴拿巴与他们大大的分争辩论。等一等,弟兄们叫人上耶路撒冷去的时候,也是叫保罗、巴拿巴和本会中的几个人,为所辩论的上耶路撒冷去。

      只有一次,就是在聚会里说话的时候,巴拿巴先说,保罗后说。这是相当明显,因为巴拿巴是从耶路撒冷出来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巴拿巴在聚会里先说话,然后才是保罗作答。重一点的总是在后面说话。所以,在那里后说话,反而是尊重的位置。你们看见最后说话的是雅各。

      等一等,出来的时候,你看见它说:那时,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定意从他们中间拣选人,差他们和保罗、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22)。你看见保罗总是站在前面。

      但是等到写书信的时候是写:巴拿巴和保罗(25)。巴拿巴在前面。在这里不能说差遣保罗和巴拿巴,因为巴拿巴是耶路撒冷的人,所以有他的理由。

      一直下来,一直到了这一个问题解决的时候,还是保罗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许多别人一同教训人,传主的道。

 

没有顺服就没有配搭】在这里,我们不过是稍微花一点工夫来看,在神面前是自然而然都有安排的,在工作上谁应该作首领,谁应该听话。基督徒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有交通,应该有顺服。我就是盼望说,弟兄们,姊妹们,能够作到一个地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个人顺服。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两个人顺服。这是工作上基本的配搭。请你们记得,没有顺服,就没有配搭。所以千万不要弄到一个地步,三个弟兄、两个弟兄住在一起;十个弟兄,八个弟兄住在一起,而是那么乱糟糟的,不知道是听谁对。这就证明说,你们在神面前受的教训相当少。一有神的儿女住在一起,如果在神面前是受过教训的人,自然而然就立刻知道,在这里有谁我要听他的话。大家住在一起的时候,或者弟兄们有交通的时候,很自然的就能看见谁是在前面。一有事情发生的时候,就学习听话。这一件事,你们在神面前一学就能知道。不必人说,不必人教,你自然而然会站在你的地位上。弟兄!你看我该怎么作?他说了话就完了,这一件事在神面前就这样安排。总是要把你的地位站住,知道这是我的地位,神要我这样作。

      我们在神面前要注意,就是说,在神的工作里,在工人的配搭里,第一件事就是要神开我的眼睛,叫我认识在我们中间的权柄。我在这里和弟兄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知道这一个弟兄在我前面,我就得低下头来看见说,一有话语,一有事情,一有意见,我就得顺服。我是一个顺服的人。在这里不是选举,不是推举,是自然而然的,我就站在那一个地位上。认识权柄是配搭的第一个原则。如果不是这样,你就马上看见,没有法子有配搭。

 

要有交通】在配搭的里面,第一是权柄的问题,第二是交通的问题。

 

同工是你心所能敞开的人】在同工之中,有一个基本的需要,就是说,同工的人,是你们心所能够向着他开起来的人,是你们所能够有交通的人。配搭就是说,反对个人的主义。配搭乃是为着身体的事奉。不错,是我事奉。可是呢,我乃是根据身体的原则来事奉。所以,要彼此有交通,要彼此心是开起来的,要彼此是帮助的。一个肢体如果快乐,全身就都快乐。一个肢体如果痛苦,全身就都痛苦。一个肢体如果是忧愁,全身就都忧愁。这个叫作配搭。

      所以,配搭并不是说,三个人住在一起,就叫作配搭。请你们记得,在这里如果有一个弟兄,他外面的壳子非常厚,他外面的壳子非常重,他外面的壳子非常坚固,他一个人的时候是一个人,他住在十个人中的时候还是一个人,我告诉你们,这不叫作配搭,这没有配搭。有许多人,当他们单独的时候,他们一个人祷告,一个人向着神追求,一个人向着神说话,一个人追求神的旨意。今天把他们摆在十个人中间,他们也是一个人祷告,一个人在神面前追求。这怎么能叫作配搭?这不叫配搭。你们如果有两个人,你们要有同工,就不是说把两个个人摆在一起。你们看见吗?你们绝不能够在神面前误会,以为说,本来是我一个人作工,现在是两个人在一起作工,这叫作配搭。我告诉你们,如果一个人在那里作工,是个人作工;两个人在那里作工,还是两个个人在那里作工的话,就还没有配搭。一个人是一个,两个人还是两个,没有用处!本来是一个人在那里作,现在两个人在一起,是要像一个人一样。两三个人在神面前要怎样?要同心合意!所以,这在神面前是说,我自己向着我的弟兄是能够开起来的。

 

要将你的事向同工打开】有许多弟兄,他根本没有法子和别的弟兄祷告,他的事谁都不知道,他向着弟兄开不起来。有许多人,他的难处只有他一个人背负,他不能和别的弟兄商量。他的难处有许多。碰着事情的时候,他还是抱着那一种个人主义,我在神面前我自己去管,我自己去干。我要请你记得,你的人是住在弟兄中,你的灵并不在弟兄中。你的身体是在弟兄中,但是你并不活着像一个肢体一样。

      所以,配搭需要认识权柄,配搭也绝对需要认识什么叫作交通。要交通的人,都得是能够打开的人。有同工在旁边,有一个,有两个,有三个,有五个,是你能够把你的事向着他们打开的人。你能够对他们说:弟兄姊妹们!我在这里有一件事过不去,这一件事你们看该怎么作?或者说:弟兄姊妹们!我在神面前这一件事过不去,你们能不能把它当作一件祷告的事一同祷告?请你们记得,不能背负别人重担的人,不能和别人配搭。不能把自己的心向别人打开的人,也不能和别人配搭。

 

要背负别人的重担】有的人全身装满自己的重担,别人的重担摔也摔不进去,没有法子叫他来背负别人的重担。他一天到晚只是想他自己。谁托他祷告,他并没有祷告。谁请他注意一件事,他也不管。这一件事了了,这一件事就没有人管了。你要问他这一件事要怎么办?他在神面前根本就没有意思注意这一件事。你们看见说,在这里面没有什么可以配搭。你还是刚强的个人主义。你虽然是身体上的肢体,还是单独行动。我的手指头割下来放在南京,就没有用。我如果把脚挂起来,与身体没有合一,没有交通,我就一点没有用。身体基本的原则是交通。所以,工作基本的原则,也是交通。

      也许我们是顺着自己作惯了,也许我们是负自己的责任负惯了,也许我们是不理别人的事不理惯了。今天要学习背负人的重担,今天要学习和人一同背负重担,你就觉得困难是多大,你就觉得顺服是难的,也有许多人觉得交通是难的。

      但是,我在这里,并不是有意思叫你们中间有的弟兄,在神面前不负自己的事情,都是扔在别的弟兄身上就算了。这些话不是对懒于到神面前去追求的人说的。不是说,我们不要到神面前去拚,不要到神面前去求,不要到神面前去问。乃是说,我个人向着神还是负责的,我个人向着主还是亲近的,还是追求的。我不是把我的责任都扔在别人身上,自己一点都不负责。乃是我在负责的时候,我总是向着弟兄姊妹寻求交通。我看见,有的事情和我的前途发生大的关系时,我要说:弟兄,你肯不肯和我有交通,对于这一件事和我一同看,和我一同追求,到底这一件事是怎么说的。你肯不肯和我一同等候?你自己背负重担,也和有的弟兄,有的姊妹交通配搭。不只在生活上需要交通,需要配搭,在工作上也需要交通,需要配搭。

      所以,我们要学习在神面前作一个敞开的人。有许多弟兄姊妹,别人敞开的时候,他能敞开。但是,要他作一个敞开的人,不容易。许多人要等人向他敞开的时候,他才敞开。我告诉你们,有许多时候,人先敝开,这是很好的事。但是,有许多时候,你也应当敞开,你也要学习作一个开起来的人。

      弟兄姊妹们!我能够对你们这样说,有一天你们能够真的明白交通的原则的时候,你们就要希奇说,你们平常以为不大行的基督徒,他能给你们多大的帮助。你们所认为没有多大用处的肢体,他在神面前却能够刚强你的手,是你意想不到的,完全出乎你意料之外的。

 

一起负责任】在工作之中,比方说,你们去青岛的弟兄们到了青岛之后,三个人还是三个人,五个人还是五个人,八个人还是八个人,那没有同工,那没有配搭。或者说,你们到温州去的弟兄们,一个一个的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大家住在一起,可是灵没有开起来,那没有用。要去了二十个像是一个才有用。去了二十个还是二十个,没有用,没有配搭。乃是到了温州,你也是敞开的人,我也是敞开的人,我们同心合意的寻求主的面,你们要看见能力来了。因为两三个人同心合意的寻求,这一个祷告神就听。如果你祷告你的,他祷告他的,这就不是同心合意。人都住在一起,说是说同工,可是一个一个还是把自己包紧了,各人作各人的,那里有身体在地上的事?那里有肢体在地上的事?那一个是瘫子!那一个不是肢体!

      所以,弟兄们,你们看见吗?你们在神面前这一次要丢弃好些东西,你们才能回去。连你们的个人主义都得丢在这里。你们要学习作一个敝开的人。对于你的弟兄,灵要开起来,思想要开起来,有许多时候嘴也要开起来。许多时候嘴闭起来,所以灵也闭起来。有的人一生一世没有请求过人一次。我盼望在我们中间的人,最少在山上能作一次。我盼望在我们中间的人,能够对弟兄姊妹说:我这一件事多少年没有过去,请你帮助我过去。你第一次作,就在这里作一次。

      哦!你还不知道你是何等骄傲的人。许多人是多骄傲,自己都不知道。有许多人是把自己拉得多紧,自己也不知道。许多人说,他在神面前是破碎的,你把他转一转,摆在人面前去,他一点都不破碎。我告诉你们,一个人摆在神面前是破碎的,就在什么地方都是破碎的。在神面前破碎的人,无论在那里,他都是破碎的。这一个叫作交通,要伸出手来寻找交通。

      我再说,不是把责任扔到别人身上。那样的人,他的祈求,他的祷告都没有用。乃是负责的人,仍是在神面前负责;并作追求的人,在神面前学习被打碎,学习作一个破碎的人,来寻求肢体的帮助。这样,你到别的地方去的时候,才会有人一同祷告,有人一同商量,有人在神面前一同考虑。不然的话,怎能叫作同工?没有同工。

      我怕有的弟兄作工十年,作工二十年,要和他一同负责都不可能。十年二十年也许没有同工过,没有在神面前学习一超负责任。也许骄傲到一个地步,责任自己负。也许不管别人的事,不理别人的事。有没有一个弟兄托你一件事,你真的把这一件事带到神面前去祷告,你真的在这里为他负重担,你真的为他这一件事禁食,你真的在神面前要明白这一件事,好叫你能够出去对弟兄姊妹摆上说:这是我的看法。弟兄们!你如果不学习背负别人的重担,你如果对于你自己的重担也不寻求人的帮助,你就不知道什么叫作身体,你也不能在工作上有配搭。

      所以,我盼望你们这一次出去,在一个区域里面,最少能够有弟兄姊妹一同寻求,有弟兄姊妹一同祷告。这是最好的现象──能够在一起祷告,能够在祷告里没有隐藏。当然个人在神面前所摸的问题是另外一件事。可是在工作上有许多事情,能够彼此一同祷告,能够彼此心开起来,彼此背负重担,有的时候,你背负我的重担;有的时候,我背负你的重担。我告诉你们说,你们出去,我们就相当的安心,我们能够在神的面前感谢神说,在这里有配搭。

      如果像从前一样,外面里得相当紧,外面没有破碎,我的事还是我的事,你别管。我的工作还是我的工作,你别管。难处来,你自己摆在神面前去拚,这是对的,这也是该的。但是你没有一次请教人说:我需要别人的供应,我需要同工的供应。只有你一个人到神面前去,我告诉你们,你不知道身体的配搭。结果当别人将重担交给你背负的时候,就没有这件事。你一直忙于背负自己的重担,就不能背负别人的重担。

      所以,同工们能不能一同祷告,这是最大的试验。同工们能不能同心合意的在神面前把事情谈过:我在神面前有这一个难处,你在神面前有这一个难处,我们一同把事情摆在神面前。这是一个最大的试验。我盼望你们从今天起,没有个人背负重担的事。不错,重担要背负,但不能光是个人背负而不寻求交通。总要学习寻求交通。

 

元首给权柄,肢体有交通】身体的用处就是在交通。身体的第一个原则是权柄,第二个原则就是交通。配搭的供应就是在乎权柄的供应,也是在乎交通的供应。从元首来的是权柄,从肢体来的是交通。元首给权柄,叫我们在身体里有秩序,叫秩序在教会里。而另一面,你看见说,肢体里彼此有交通。这是两个基本原则。交通是非常重要的。

      在我们中间,有好些弟兄,好些姊妹,今天我要再推你们这件事,你们在神面前要好好的试验这件事:主阿!我在你面前是不是一个关闭了心,从来不求人的人?请你们记得,在全部圣经里找不到这样一个清高的基督徒。清高不是信徒的路。不要以为什么事情都是我自己到神面前去办,别的弟兄姊妹的事,我根本不管。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能在地上这样作基督徒。今天你们出去学习作工,就得从起头学习和弟兄们在工作上有配搭。这样,在属灵上才有用处。不然的话,你们去温州二十个人还是二十个人,是二十个单位的人摆在温州。你们二十个人到青岛去,还是二十个单位的人在那边,这样,完全没有用处。你们一面要学习顺服权柄,另一面要有交通到一个地步:感谢神!赞美神!我们是同心合意的背负一个重担。有交通,有权柄。有事,就一层一层,一步一步,有秩序的,好好的作。

      权柄和交通都是需要的,两个中间缺一个就不行。今天你们出去作工感觉到失败,你们要知道如果不是从权柄出问题,就是从交通出问题。在工作上,就是权柄和交通的问题。

 

圣经里的权柄与交通】在新约圣经里,在神的工作里,有许多的安排,也有许多的交通。特别在保罗的事情上,我们学习看见,有许多的安排。而在这里面,我们找出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说,在这些安排里面有权柄,在这些安排里面也有交通。所以,我们要花一点工夫把圣经的记载稍微看一点,你们就看见有许多地方,在工作里有许多安排,年轻的弟兄就在那里听话。这些安排,是权柄的表示;这些安排,也是交通的表示。因为有一个弟兄在神面前得着知识,得着亮光,把这些摆在他面前,不只是用权柄去叫那些弟兄作事,并且是把知识和亮光交通给他们。弟兄们!看见吗?在圣经里的安排,不只是权柄的表示,因为光是权柄的表示,就是说我保罗叫你作什么,你就作就是。乃是说,在这些安排里,他在神面前有光,他在神面前有知识,他把他从神那里所得着的知识,所得着的亮光,分给这些年轻的弟兄。所以,你们一面要学习看见这是权柄。另一面你们要学习看见这是交通,乃是把保罗的知识交通给年轻的弟兄。

 

保罗打发推基古与阿尼西母】歌罗西书四章七节:有我亲爱的兄弟推基古要将我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八节: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看见吗?推基古是保罗打发到歌罗西去的。

      九节:我人打发一位亲爱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在这里,你看见保罗打发了推基古,也打发了阿尼西母两个人一同到歌罗西去。

      在神的工作里,你看见作工头的人,在上面有权柄的人打发人。推基古是相当好的弟兄,好几本书信都告诉我们这件事。阿尼西母,在腓利门书里告诉我们,他是非常可爱的人。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是被保罗打发的人。

 

打发提摩太和以巴弗提】再看腓立比书二章十九节:我靠主耶稣指望快打发提摩太去见你们,叫我知道你们的事,心里就得着安慰。

二十五节:然而我想必须打发以巴弗提到你们那里去。

      在这里又提起打发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提摩太,一个是以巴弗提。提摩太像保罗的儿子一样,像刚才的阿尼西母也像是保罗的儿子一样。他们两个是年轻的人,保罗打发他们。以巴弗提是保罗同工的人,但是,是保罗后起的人,所以保罗也打发他们。所以在工作的配搭上,作工头的人,圣经里明显的给我们看见是打发人的。年纪轻的人必须作听话的人。年长的人必须在神面前有相当把握才打发人。他说:我靠主耶稣指望快打发提摩太去见你们。他在主面前是相当清楚的看见要打发提摩太,他是靠着主耶稣指望打发提摩太。我盼望你们在这里学习这一件事。

 

推基古又到以弗所去】以弗所书六章二十一节:今有所亲爱忠心事奉主的兄弟推基古,他要把我的事情并我的景况如何,全告诉你们,叫你们知道。刚才打发推基古到歌罗西去,现在打发他到以弗所去。二十二节: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所以推基古又被保罗打发到以弗所。

 

劝提多去和差另一弟兄同去】哥林多后书十二章十八节:我劝了提多到你们那里去,人差那位兄弟与他同去。保罗还有一次劝提多到哥林多去。这一次这里的字有一点希奇。这一次他不是打发他去,乃是劝他去。有许多时候,保罗不一定愿意打发人,你在提多书里面可以知道。保罗对于提多,是相当有权柄的人。他是年轻的人,是保罗所打发的人,保罗在他身上是有相当权柄的人。可是在这里,保罗只劝他。有的时候只劝,而不打发。两个弟兄在那里,另外一个弟兄的名字保罗没有提。另外一个弟兄,保罗说我差他。所以,有的是差遗。有的是在神面前那样的有把握,所以是差他去。有的是留在一个地方像提多,他说我盼望你去。可是在这里,我们说,提多的去是提多听话,提多听劝而去。这就和哥林多前书十六章的亚波罗不一样。

 

劝亚波罗──他不愿去──他必去】哥林多前书十六章十二节:至于兄弟亚波罗,我再三的劝他,同弟兄们到你们那里去;但这时他决不愿意去;几时有了机会他必去。在这里你看见这一个的美么?非常美!保罗劝提多,提多听话就去。提多是年纪轻的人,所以就听劝。亚波罗不是年纪轻的人,是同时的人,换一句话说,好像是同辈的人。像玑法,还是在他前面的人。在哥林多教会里,有人说,我是属玑法的,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亚波罗在哥林多教会里的地位,是保罗同辈的人,所以是劝他,不是打发他。保罗不打发亚波罗。因为保罗不能打发亚波罗,只能劝亚波罗。并且不只劝一次,是再三的劝。非常好的是说,亚波罗不去。保罗劝他说,你和弟兄们去吧!劝一次,劝两次,劝三次,他愿意去;但是,他说这一个时候决不能去。亚波罗是相当重的,他决不愿意去。但是保罗下面加上一句话,保罗非常有把握,亚波罗非去不可。这是非常好看!年长的人,你劝他,他不听,但是不要紧,我说他必定去,他的路在神面前是这样。

      所以哥林多前书十六章的劝亚波罗,和哥林多后书十二章的劝提多是不一样的。保罗可以命令提多,但没有命令,是劝。可是提多把保罗的劝当作命令。亚波罗可以劝,劝他两三次,他不去;但是保罗有把握他必定去。所以这是工作上的安排;里面有权柄,也有交通。这是非常宝贝的事。

 

支配提摩太的行动与启示的交通】哥林多前书十六章十节:若是提摩太来到。十一节:只要送他平安前行,叫他到我这里来。你们给我留一个口信,提摩太来到你们中间的时候,你们要尽力量的送他往前面行。但是,你们要叫他到我这里来。因我指掌他和弟兄们同来。我在这里盼望他和弟兄们一同来。你们看见吗?保罗在那里支配他们在工作上的行动。他在这里相当清楚的要叫他来。所以对于年轻的弟兄,圣经的话是够清楚的。我们在神面前要学习。神所设立的权柄,是在那里支配了年轻人的动作。而在年长的人中,只有劝而没有命令。

再把提摩太书信看一下。

      提摩太前书一章十八节:我儿提摩太阿,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这明显给我们看见,对于提摩太是给他命令。我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着这一个命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对于提摩太,保罗是直接给他命令。

      三章十四至十五节:我指望快到你那里去,所以先将这些事写给你;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与理的柱石和根基。

      保罗在二章讲到男人和女人的事。在三章讲到作长老作执事的事。他把这些事特意的写给提摩太,是为着什么呢?他说,我是指望到你那里去,可是我怕要耽误;我如果耽误,你不知道在教会里要怎么作,所以我先写给你。如果我耽误的话,这些事我已经写了,你可以知道在神的教会里应当怎么作。换一句话说,保罗没有留下余地给提摩太自己去想出办法,保罗没有给提摩太自己去作。你们看见吗?保罗写信给他。我在的时候,你可以当面问我;我不在的时候,你读我的书信。我来,你可以问我;我没有来,你可以读我的书信。

      我再说,这又是权柄的原则,也是交通的原则。权柄,因为是年长的弟兄;写信绐年轻的弟兄是交通。因为保罗在神面前知道,提摩太不知道。所以,保罗把所知道的交通给提摩太知道。提摩太一顺服,就是提摩太得着交通。请你们记得,顺服不是叫你在工作上失去地位。顺服乃是叫你得着年长的弟兄所得着的,顺服是叫你在工作里得着他们在工作里所得着的启示。凭着你会错,凭着他不错,所以我们从他手里得着指引。

      这样的话,在提摩太书里是相当的多,我们没有法子仔细的看它。今天不过是把提摩太书里关于外面工作的路读一下而已。

      提摩太后书四章九节:你要赶紧的到我这里来。你们看见,在这里不是商量,不是盼望;因为你们知道保罗在这里写了提摩太书,过不多时就殉道了。这是保罗最末了的书信。所以他说:你要赶紧的到我这里来。

      还有十节: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在这里有一个背叛的人,走出去了。

      还有两个人呢?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当然,这两个也许都是被差遗去的。

      独有路加在我这里。在我这里只有路加一个人。

 

要把马可带来】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这就是保罗和巴拿巴争执的马可。你们记得,在使徒行传里,巴拿巴要带马可,保罗不赞成。因为马可在工作紧张的时候跑掉了。起头的时候一同去,等到工作紧张的时候,马可就走了,马可就病了,马可就不能作事了。所以保罗不赞成马可一同走。那一个时候,巴拿巴也许是因为和他有亲戚的关系,所以要带他。因此两个人就争执到一个地步,巴拿巴和保罗分开了。希奇的事,到后来巴拿巴没有机会和保罗同工,马可反而有机会和保罗同工。你们记得,后来马可跟彼得学了许多功课。马可福音是彼得口授马可写的。而同时到保罗临终的时候,他说,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为什么呢?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处。传道两个字,在英文里是Ministry,在希腊文里的意思是说他在职事上于我有益。

      十二节: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这就给我们看见说,工作是这样安排的,保罗叫提摩太来,也叫提摩太带着马可来,又打发推基古去。

      二十节: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看见吗?保罗对于工作的情形是最熟的人。

 

留特罗非摩在米利都】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特罗非摩病了。他是新约里病人中出名的一个。以巴弗提是一个,特罗非摩也是一个。

我就留他在米利都。许多时候,病人要听话,不能说我要动身。有病就要停一停。他说,我就留他在米利都。我把他留在米利都,你还是在米利都的好,不要管那么多的事。

      对于提摩太呢: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保罗给他一定的时间。你不要自己看要在什么时候来,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

      弟兄们!你们看见吗?就是这样,这一条路相当清楚。一个在神面前行走的弟兄,像保罗这样的人,马可应该学习听话,提摩太也应该学习听话,特罗非摩也应该学习听话。你就自然而然在那里看见在教会里面有交通,你也自然而然能够明白什么叫作权柄。

 

把提多留在革哩底和赶紧去尼哥波立】对于提多,不必提太多,只把头一章和末了一章读一读就够。

      提多书一章五节:我从前留你在革哩底,是要你将那没有辨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清楚吗?提多是一个年轻的弟兄。在哥林多书里,保罗记载说,他劝他往哥林多去。他到革哩底去的时候是一同去的,他就留他在革哩底,为着办没有办完的事。保罗说,你办事应该怎么办,要照着我所吩咐的去办。你看见有权柄,也有交通。

      三章十二节:我打发亚提马,或是推基古,到你那里去的时候,你要赶紧往尼哥波立去见我;因为我已经定意在那里过冬。看见吗?这是工作的路。保罗说:我愿意把两个人打发到你的地方来,或者是打发推基古,或者打发亚提马。不过事情还没有十分定规,总有一个到你们那里去。当他们去的时候,你要赶紧的到尼哥波立去见我。

      你们看见,在这里是一个年长的弟兄怎么安排许多的事。年轻的弟兄怎样在那里听一个年长弟兄的话。

 

嘱咐提摩太守命令】最末了的时候,我们最少应该把保罗对于提摩太的话再补读几句。

      提摩太前书六章十三、十四节:我在叫万物生活的神面前,并在向本丢彼拉多作过那美好见证的基督耶稣面前嘱咐你,要守这命令。你们看见这是同等重的事──在叫万一生活的神面前,并在向本丢彼拉多作过见证的基督耶稣面前我嘱咐你,要守这命令。

      二十节:提摩太阿,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我所给你的命令,你要保守。

      所以,请你们记得,年轻的弟兄,需要学习年长的弟兄在神面前的托付。在这里,你看见青年作工的人,要学习怎样顺服年长作工的人,在那里好好的走前面的路。

 

保罗也同样需要交通】我盼望说,我们今天能够看见新约里的工作到底是如同。新约里的工作是有安排的,新约里的工作是有权柄的,新约里的工作也是有交通的。我想你们记得,我前些日子对你们说过,虽然提摩太是一个年轻人,好像说是一个年纪不那么大的弟兄,可是你们记得,在使徒行传里记载说,提摩太来的时候,保罗怎么作?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的时候,保罗为道迫切,向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我觉得这话在圣经里是最好的话。保罗在主面前是一个被主重用的人,是一个认识神的人,而保罗自己说,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的时候,保罗为道迫切。交通在保罗身上也是同样的需要。有提摩太,有西拉来的时候,你马上看见说,这实在是一个很好的鼓励。这是使徒行传十八章的话。

      在使徒行传十七章十四节是这样说:当时弟兄们打发保罗往海边去。保罗在这里听弟兄们的话。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亚。你们知道庇哩亚是马其顿一个城的名字。马其顿是一带的地方的名字,庇哩亚是一个城的名字。十五节:送保罗的人带他到了雅典;既领了保罗的命,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这里来,就回去了。保罗命令西拉和提摩太赶快来。但是等一等,保罗到哥林多,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哥林多的时候,十八章五节说,那一个时候保罗为道迫切。你在那里看见这一个情形是何等的好!

      所以,我盼望弟兄们能够看见,在工作里这一种的作用。我们今天好像小孩子学走路,一步一步,慢慢的在神面前走。盼望神的众儿女在工作上知道如何彼此配搭。这样的话,工作就能够作得好。――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