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谁是我们的同工和谁是使徒

 

      今天,有两个问题我们要解决,一个是谁是我们的同工,一个是谁是使徒。

 

一个大的误会】我想,这一个问题,在神的儿女中是受很大的误会。虽然我们从起头就说过,可是到了今天,这个误会还是继续存在。许多人以为说,同工的条件,乃是根据在经济上。谁是同工呢?就是有一班人丢下他的职业,完全仰望神的人。如果这是真的话,保罗就不是我们的同工。因为保罗没有丢下他的职业。

      许多人想,谁是使徒呢?就是有人,没有其它的进项,没有其它的收入,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摆在他的工作上,这一个人就是使徒了。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是使徒。这一个思想如果是对的,那保罗定规不是使徒。因为保罗没有摆下他所有的职业,保罗还带手作织帐棚的事。如果按看今天神儿女的看法,就保罗不是使徒,也不是工人。因为保罗没有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花在工作上。有的时候他花在织帐棚上。也不管这一个帐棚是为着什么而织,也不管这一个织帐棚的收入是为着什么而用,只要有这一个织帐棚,保罗就可以失去他作工人的资格,也可以失去他作使徒的资格。但是,请你们记得,这乃是基本的错误。

      所以,我盼望弟兄们,你们自己对于这一件事要彻底的清楚,到底神在祂的话语里给我们看见,谁是使徒?谁是一个作工的人?使徒是不是根据于他的丢弃职业?作工的人是不是根据于他的没有职业?或者说,一个在神面前作使徒的人,要有他另外的根据?今天在教会这一种遗传里,这一种习惯里,你明显的看见,人总以为说,使徒这一种的人乃是根据于他职业问题。职业的问题不解决,经济的问题不解决,他就不是使徒,他就不是作工的人。我不知道你们看见这一种的情形么?这是今天的情形。人总是认为说,一个使徒应该把所有的职业都放下,一个使徒应该把所有的时间都放下,都摆在工作里。我愿意弟兄姊妹们看见,这一个错误并不是没有理由的错误。你不能说它是一个错误,你只能说它是一个误会。许多人没有在神面前彻底的看见什么叫作工人,什么叫作使徒,所以弄错了。

 

使徒的确需要丢弃职业】我们知道,约翰和雅各被召的时候,他们是在那里补网。主的确对他们说,你们要丢弃你们的网,你们要丢弃你们的船来跟从我。我们也看见,彼得蒙召的时候,是在那里打鱼。主对他说,你要丢弃你的船,你要丢弃你的鱼,来跟从我。马太在税关上作事,主呼召他的时候,的确是对他说,你离开你的职务来跟从我。所以,我们在神面前清楚的看见,一个作使徒的人,是一个需要脱离他的职业的人。在神的话语中,神所要求的工人,是必须在神面前蒙祂的呼召而把职业放弃的人。他们的确是要把所有的时间都摆在主的手里。

      这一个是事实。因为一个人在地上有一个另外的职业,他要作使徒就很困难。因为使徒是需要奉差遣到各地去的。就是像耶路撒冷那样的地方,使徒还应该离开耶路撒冷到撒玛利亚,到该撒利亚去。所以,如果有一个职业,就很不容易离开,他的工作就只能限于一地。

      因此,长老就没有丢弃职业的要求,但是使徒的确有丢弃职业的榜样。有的长老,也需要教会的供给。因为在一个地方教会里,他把他的时间大部分都摆在教会的事情上,威者全部都摆在教会的事情上,没有收入。在那一个时候,作长老的人的确要受加居的敬奉。其中有一部分的敬奉,是财物方面的。但是,对于长老的要求丢弃职业,这是例外的事。圣经里没有这一种的命令,也没有这一种的榜样。

      对于使徒就不一样。主明明告诉他说,你离开这一个,你来跟从我。你撇下这一个,你来跟从我。你丢弃这一个,你来跟从我。这就明显给我们看见,一个人要作使徒,就是一个接受主的命令到各地去的人。这一个人的确应该放下职业,不然的话,这一个人也许可以作长老,不能作使徒。不然的话,的确不便去旅行,为着主周游各地去事奉祂。因此,十二个使徒有这一种的呼召,也有这一种的跟从,也有这一种的丢弃,也有这一种仰望主来供给他们肉身的需用。这就自然而然的看见说,这是唯一的路。我们在这里明显的看见,在十二个人之中,的确主是叫他们完全出来。在保罗身上,主也是的确叫他完全出来。和保罗在一起的路加,也的确是完全出来。

 

但保罗是织帐棚的】不过,我愿意在这里特别的指出一件事,不只保罗是织帐棚的,亚居拉、百基拉也是织帐棚的;路加还是医生。圣经里给我们看见,人脱离职业之后,圣经再不用这一个名字。路加是医生,但圣经还是用这一个名字,所以他是继续他的职分。彼得是渔夫,在他丢弃他的渔夫之后,没有再称他作渔夫彼得。马太是税吏,在他丢弃他的税吏之后,没有再称他作税吏马太。路加是医生,你们看见如果他完全不行医,圣经就只能称他作路加,不能说医生路加。你们看见吗?路加在那里行医,保罗在那里织帐棚。亚居拉、百基拉也是在那里织帐棚。所以,这一件事,我们必须相当小心的在那里看,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一个意义乃是这样。保罗织帐棚,使徒行传里曾有记载。使徒行传给我们看见说,保罗和亚居拉、百基拉都是织帐棚的,因为他们行业相同,所以住在一起。当保罗在米利都和以弗所的长老告别的时候,他说,看哪,这两只手!我告诉你们,这乃是圣经里说得最伤痛的地方。再过几天,我要对你们说到读圣经要摸到圣经里面的灵,就是为着这个缘故。他的手为着织帐棚的缘故,也许破了许多,伤了许多,皮去了许多。所以,那个时候,许多监督在一起的时候,许多弟兄在一起的时候,他说,看哪,这两只手!这两只手必定有可看的地方。这两只手定规有它和别的不同的地方。这两只手是经过试炼,经过摩擦,有伤口,有创痕的。保罗在那里不是说我这两只手作许多事,供给了许多人。他是先说,看哪,这两只手!后来才说供给了许多人。先说这两只手。这两只手和普通没有作工的懒惰的手不一样。所以,他能够说,看哪,这两只手!这是两只与普通人不同的手。

      后来他到哥林多的时候,保罗又注重这一件事,他是亲手作工来供给同人的需用。

 

保罗的职业是使徒,不是织帐棚】在这里,我盼望弟兄姊妹们能够看见,一个使徒对于他经济的来源和他职业的关系到底是如何。你把彼得和他的一班人,与保罗和他的一班人合在一起看的时候,你就看见一条正直的路。你如果是在福音书里看,你就看不见正直的路,因为只有一半。因为后来在教会里,接着下去,保罗所作的事有一点不一样,或者说更进步。你在这里看见说,一个使徒非完全离弃他的职业不可,请你们记得,在这一件事情上,保罗和彼得一样,保罗也是一个完全离弃职业的人。你在使徒行传里,读使徒行传那十几章的时候,谁能够疑惑保罗是织帐棚的。我告诉你们说,我读使徒行传的时候,我的印象,保罗是作使徒的。我读使徒行传的时候,我没有印象说,保罗是作帐棚的。也许作帐棚的人以为说,保罗是作帐棚的。但我承认说,保罗是使徒,不是作帐棚。只有作帐棚的人,心在帐棚里的人,想在帐棚里赚钱的人,住在帐棚里的人,注意帐棚的人,他所有的眼光,所有的看法,那就自然而然要以为说,保罗是一个作帐棚的人。但是,我想,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信徒,相当普通的信徒,他在那里读使徒行传的时候,他只有一个印象说,保罗是神所设立的使徒。你不会有一个印象说,保罗是一个作帐棚的工匠。你在那里不会注意到,保罗是工匠的一部分。你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他是神的工人。

      所以,在这里让我们看见,在使徒的事奉上,人需要脱离他的职业。可是呢,这一个乃是指着以打鱼为一个职业来说的人。人需要脱离税吏的职业,这是指着以税吏是一个职业来说的人。人也需要脱离帐棚的工匠,这是指着以帐棚是一个职业来说的人。如果帐棚是一个职业的话,就这一个职业非脱离不可,不脱离,不能作使徒,因为使徒的事奉在你身上相当困难。为什么神要求人脱离职业才能作使徒?因为使徒是一个职业,一个人不能有两个职业。特别像使徒这一个职业,乃是完全不许可他兼差的。保罗说,我们是基督的大使。作大使就没有法子兼差,就没有法子有另外的职业。我们所有的时间都是为著作使徒,我们没有工夫花在别的事情上。

      所以,保罗的织帐棚不是一个职业,百基拉、亚居拉的织帐棚不是一个职业,连路加的作医生也不是一个职业。

 

当日的情形不一样】你在这里所看见的是什么呢?在这里乃是看见说,他奉圣灵的差遣从安提阿出来,一路周游去作工。我告诉你们说,今日的情形和那一日的情形有一样大不相同,就是交通的问题。在那一个时候,安提阿的弟兄,如果有一点钱,有一点财物要送给保罗,不能到邮局去汇钱,也没有银行,也没有快信航空信,也没有电报。在新约里有好几件馈送的事,都是人亲自送去的。保罗自己在安提阿的时候就作过这样的事。他第一次出去不是为着传福音,乃是送钱到耶路撒冷去。我常常想,这样的事是可以高升的,先是送钱,后来出去传福音。他第一次是送钱到耶路撒冷,不过是作教会的使者。后来你看见保罗得着馈送的时候,是各教会派人送来的。你看见这是何等的困难,没有信,没有电报,没有飞机。而一切为着福音出去的人,向着外邦人是一无所取。所以这一个使徒,和耶路撒冷的使徒们不一样。

      从耶路撒冷出去,期间短,路程也短,一下子就回来,没有经济上的困难。因为可以带够多的钱到撒玛利亚去,也可以带够多的钱到该撒利亚去,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不必向外邦人有所取。并且该撒利亚和撒玛利亚都是有教会的地方,这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但后来保罗的工作,从安提阿出发,是神给他另外一条路。在这条路上,是要往外邦人那里去,向外邦人是不能有所取的;而同时又是一路出去的,不是一下子就回来,像耶路撒冷的使徒一样。他乃是一地过一地的一直出去。所以,你在这里就看见说,供给的问题非常困难,你不能带够多的钱出去,你也不能向外邦人有所取。

      这一点和福音书的时候的传福音也不一样。福音书的时候,乃是往城里去,住在那好人的家,不用带杖,不用带钱囊。但是,等到主快要离世的时候,祂说,没有杖的要带杖,没有钱囊的要预备钱囊,没有衣服的要预备衣服。那个时候,情形两样。那个时候,福音不是向着犹太人传,乃是向着外邦人传,约翰说得很清楚,向着外邦人,不能有所取。所以那个时候,你们看见保罗的担子是何等的重,不只是为着他自己,也为着和他同在一起的弟兄们。

      从安提阿出去的时候,只有巴拿巴和保罗两人。后来出去的时候,你就看见有别人一同去,提多是其中的一个。在路上又加上提摩太,等一等又加上路加,后来又加上西拉在一起。你看见,沿途越走团体越大,越走人越多。后来百基拉和亚居拉又来在一起。你看见,一路传幅音出去,一个地方过一个地方。保罗就是说,他亲手作工,为着供给他和他同人的需用。我告诉你们,这不是职业的问题,他的职业是使徒。但是,在路上有需要的时候,他亲自下手来作工,来得着供给,和供给与他在一起的人。

      我告诉你们,这是非常好的事。亚耳弗得(Alford)告诉我们说,在那个时候,织帐棚要用一种颜料,把棚布染过。但这种颜料,是相当厉害的,颜色不容易退,手受这种颜料侵蚀,皮肤会受伤。所以保罗能够当着以弗所人面前说:看哪,这两只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所以我盼望弟兄们能够看见,什么叫作使徒们经济的问题。就是说,如果各教会能够有供给送来,感谢神!如果各教会没有供给送来,不是说我们另外去作事,不是说把使徒的职业改了,这就是今天的问题。我们的职业是使徒。但是今天为着要叫我有这个职业的缘故,我织帐棚。今天为着要叫我和与我在一起的弟兄能作使徒的缘故,我织帐棚。织帐棚不是保罗的职业,保罗的职荣没有改变过,从大马色蒙召起,他的职业没有改变过。为着要叫和他在一起的年轻人得着供给的缘故,他织帐棚。提摩太、提多、西拉、路加,这一班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他会织帐棚的缘故,所以他下手织帐棚来供给他们的需用。看哪,这两只手!

 

织帐棚是为着叫他能作使徒】所以,你在这里看见说,使徒的确需要脱离自己的职业,使徒也的确需要只能有一个职业,就是以使徒为职业。但是,我愿意把保罗带进来成全这一个。这不是说他就不能去赚一点钱。保罗是使徒,他一直作使徒。我们读使徒行传,我们连梦想都不会想到保罗会改行。保罗到以弗所织帐棚,他还是使徒,并且他在以弗所帐棚织得特别多,叫他知道什么叫作教会。织帐棚也好,行医也好。都是为着叫他能够作使徒,不是叫他不能作使徒。也许不织帐棚,就不能作使徒,这一点你们在神面前要看清楚。许多时候,神让保罗在这里作了一点事,是叫保罗更能作使徒。

      你们看见了吗?这一个和职业完全是两件事,这一个和普通所说的职业完全不一样。今天,如果马太回去作税吏,我们要说马太找职业去了。但是,今天保罗去织帐棚,我们不说保罗去找职业。今天马太不能说我要作税吏,我才能够作使徒。但是,保罗可以说,看哪,这两只手!没有它们,好像我不能作使徒。这织帐棚是叫他更能作使徒。他的目的是使徒,他的生活是使徒,他的工作是使徒,他的生命是使徒,他的一切是为著作使徒。这两只手是帮助他叫他能够作使徒。这两只手不是打岔他叫他不能作使徒。弟兄们!清楚吗?这一条路是清楚的。

 

副业的问题】有一位弟兄,前一两个月问我,我们如果要为着主出去传福音,作使徒的工作,我们是不是要完全丢弃职业?将来可以不可以有一个副业?我告诉你们,这个就是我今天的答案。每一个要作使徒的人,都需要把他的职业摔掉,就是把人所说的职业摔掉。而另一面我们要注意说,当你在那里学习为着福音在四围奔跑的时候,与其像有的人因为自己缺少信心,而埋怨教会缺少爱心,倒不如带手作一点副业,叫你能够作使徒。与其信心软弱,在外表上要维持对于神的仰望,而在实际上是对于人、对于弟兄盼望,倒不如像保罗说,看哪!这两只手!倒不如在那一个时候,我们自己带手作一点,叫自己能够供给自己,也能够叫自己供给别人。我想,我相信最不荣耀神的,就是仰望教会的爱心过于在神面前有信心。我想,我也相信最不荣耀神的,乃是对人有埋怨,而对于主不能信。我想更不荣耀神的,乃是人在那里,外表是仰望神,而事实上眼睛不是看天,乃是看周围,看四面。这乃是更不荣耀神的。

 

看哪!这两只手的原则】不过,在这里有一件事,我必须尽我所有的力量在这里着重的,就是说,看哪!这两只手的原则,乃是说,我这两只手要叫我更能作使徒。有许多人这两只手不用去打鱼了。看见吗?我们非在神面前着重的维持不可,你们到底所作的是什么事?你们自己要知道我到底活在地上是为着什么事?我在神面前到底是什么种的人?你们要记得,你在神面前是神所呼召的使徒,因为你是使徒,你必须离开你所有的职业,从今以后你就是再下手作,也不是为着职业。再下手作,乃是为着供应,和你同人的需用。怎样会有需用呢?因为作使徒。因为作使徒才有需用。作了使徒,所以就有需用,所以要下手。我的弟兄在这里有需用,所以我要下手,叫他们能作使徒。不因着经济缺少的缘故,受了拦阻,走错了路,所以我下手,盼望我能够维持我自己和我同工的需用。

      所以,在这里,我盼望弟兄姊妹能够看见,这一条路不一样。不是职业的更改,乃是以,业来维持使徒的职分。不是说从使徒的职分改变作织帐棚的职业,乃是说从织帐棚的工作来维持使徒的职分。

 

打鱼与织帐棚是两件事】如果有弟兄以为我事情作不来,经济困难,所以我教书去,我打鱼去。我告诉你们说,主死的时候,的确有许多人去打鱼。但是,在主死的时候,你能不能说,我们的主是永远活在天上?只有失望的人才去打鱼!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不失望而去织帐棚,完全不失望而去织帐棚。这是两件事。

      彼得的打鱼,和保罗的织帐棚完全是两件事。彼得的打鱼是没有路走,完了。彼得的打鱼,是认为主死了,完了,了了,什么事情都没有盼望了。我自己是失败的人,主已经死了,所以去打鱼。所以,弟兄们!你们要注意说,保罗的织帐棚不是职业。保罗是认准说,主是活着的,使徒是不能不作的。舒服也要作使徒,受苦也要作使徒。收得到钱要作使徒,收不到钱也要作使徒。有弟兄的供给要作使徒,没有弟兄的供给也要作使徒,这与彼得的打鱼完全是两件事。生也是作使徒,死也是作使徒。拚也要拚作使徒。在那里两只手摆进去,在一切工作之外,在各种劳碌之外,愿意再作一件事,总不让使徒的工作坍了。这是保罗。不只对于他自己是如此,并且对于他的同人也是如此,把他自己两只手所作的,供给他自己,也供给他的同人。这一个就是保罗所走的路。

 

不是改行,是再拚上】今天弟兄姊妹们要看见这一个基本的原则:一切出去的人,出去传福音的人,被主呼召来在福音上完全事奉主的人,作使徒的人,弟兄是这样,姊妹也是这样,你们要把你们所有的职业都扔掉,这应该是正当的路,你们要把一切都扔出去,都扔掉来作使徒。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有需要的时候,你如果受得起加倍的劳碌,而能够短期作,不像作税吏的人一天到晚在税关上的话,就可以作。一点没有那一个需要,就不必。教会没有法子供给,或者说教会没有供给,以色列人不献祭的时候,利未人就饿了。以色列人不献祭的日子,你可以带手作一点,帮助你自己,也帮助你的同工,而同时是在那里作使徒。请你们记得,这一种织帐棚的原则,不只不是分心的,乃是专心的,并且要叫你更专心。不只不是拦阻,并且是帮助。不只不是改行,乃是这样作,叫这一行作得更好。弟兄姊妹们!这就是说,要再拚上。主所分派我的工作,主所交给我的责任,我不能不负。为着想要负的缘故,就用尽力法来负。你如果这样作,在这一条路上出去工作,乃是对的事。这一个我是特别指着使徒说的。

 

同工的范围比使徒大】对于同工呢?你们知道,同工的范围,实在说起来,比使徒更大。百基拉、亚居拉是同工;非比是同工;各教会负责的长老和执事,都是同工。

 

要求所有的人的职业都是副业】我们要求所有的弟兄姊妹,把所有的职业都变作是副业。你如果在一个地方有法子维持自己,你如果把你自己所有的职业丢掉,就是在这一个地方事奉神,这是好事,是非常好的。如果这一个功方,你在那里事奉神,负地方的责任,有话语的职事,或者在职分上,或者在职事上有分。同时,你在那里作一点事,为着给你自己,为着供给别人,这也是好事。我不知道你们看见吗?在我们中中间,所有的弟兄,所有的姊妹,都是为着他的职分或他的职事来打鱼。如果是这样,这一个职业的问题,非常容易解决。你的职分能够解决,你的职业就也能够解决。你的职分不能解决,你的职事不能解决,我告诉你们,你的职业在神的面前根本没有用。

 

目的是为着事奉】有弟兄问我说,是不是兼作一点事情的好,我那一天回答说,好,可以兼作一点事情。但是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你主要的是作什么事?人在神面前总得有一个意念,有一个意思。保罗说,我的存心,我的要求,或者翻作说我的雄心(Ambition),我的志向,乃是讨主的喜悦。他有一个志向,有一个雄心,是什么呢?他说,我要讨主的喜悦。你第一个问题要解决的是今天为着什么作买卖?要赚钱吗?要发财吗?有的人是要发财,不是要赚钱。连上海有许多作医生的人都不是要赚钱,乃是为着发财。我们在神面前,目的不是为着要发财,是要赚钱,是要有一点收入,为着供给主的工作。你那一个根基要先立定,你在里面要有一个定规,你到底在主面前要什么。保罗说,我要讨主的喜悦,你要什么?我今天在主面前只有一个目的,我要事奉祂,我要祂的工作能够作得好。

      今天,所有的弟兄姊妹,这一个问题要解决──我要把一切摆上为着事奉主。我告诉你们,如果这样,底下职业的问题是小事情。作什么是小事情。你在主面前的那一个东西不强,事奉神不强,经不得你抽纱,一抽就是一个洞;一抽就是一个洞。你在主面前事奉主是强的,你如果回去,这条路还是通的。或者我们的弟兄回去作医生,或者回去作绣花的事,发网的事,但是这一个是你带手作的,为着要维持这一个,所以不发生问题。在职事上不发生问题,因你不在那一个事情的里面。

      比方说,这一次我们的弟兄回去,再作一点麻纱的东西,或者绣花的东西,预备在那里卖,用你所有的一切来扶住你的职分在神面前。你的职分在神面前是那样的重,那样的厉害,其余的事是你带着来帮助你的职分的。还有一个人,他也作发网,他也作绣花,他在那里是一心一意想要发财,他却说,我和某弟兄是一样一式的,我是想要发财的,所以他定规也是想要发财的,我和他没有两样。我告诉你,他在神面前的那一条路不对,他的那一个职分要受捆绑。他的目的是为着发财,我们的目的不是为着发财。这些事情都可以一样一式的去作,但是我们的路乃是为着事奉神。

      我如果要事奉神,我怎么作都得要事奉神。我告诉你们,你什么都得摆上。我告诉你们,不只不织帐棚是为著作使徒,并且织帐棚也是为著作使徒。不只不打鱼是为著作使徒,并且打鱼也是为著作使徒。所以,我盼望一切作使徒的弟兄,在神面前不要把上下颠倒了。我也盼望一切在地方上事奉神的弟兄,也不要把上下颠倒了。事奉神是我们的职业,基本的职业。我作任何的事是为着事奉神。不赚钱是为着事奉神,赚钱也是为着事奉神。我把一部分的时间拿出来也是为着事奉神。我这样走,走得通,我是事奉神。我这样走,走不通,换一个方法走,也是事奉神。我把我的命都摆上,这样,这一个问题就解决了。

 

一切为着主的人都是同工】凡一切为着主的人,都是我们的同工。弟兄们上你们看见吗?因为那一个主要的职分是一样的。所有的弟兄,在神面前都是为着事奉主,我们在主面前就能够说,这是我的同工。像保罗在罗马书十六章所说的话,他们是我们的同工。凡是事奉主的人就变作我们的同工。所以,请你们记得,同工的问题,不像我们从前的时候所想的那样。有的人一天把他二十四个钟点都拿出来,可能他不是我们的同工。也照样,在这里有一个人,也许每天晚上只作两个钟点的事,你能够说,这一个弟兄是我的同工,同工不同工的问题,不是在乎有无职业的问题,不是在乎经济的问题。同工不同工的问题,乃是在乎工作在你身上到底有多大的位置的问题,一个人可以去洗衣裳,可以去洗地板,而是我们的同工。一个人可以去织布,可以去缝补,而是我们的同工。不管他所作的事是什么。一个人在火车上作事,在轮船上作事,水和火不是一样的,陆地和海洋也不是一样的,但还是同工。我们的弟兄回去作麻布,我们的弟兄回去行医。如果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我们是为着事奉神,为着要神在中国这块地上有路,你把你所有的都摆上,我也把我所有的都摆上;你把你的时间都摆上,我也把我所有的时间都摆上;你把你所有的钱都摆上,我也把我所有的钱都摆上,我告诉你们,我们是同工。我们不只彼此作同工,我们和彼得也是同工,和保罗也是同工。这么多年来事奉神的人,我们和他们都是同工。

      今天,许多人有一个误会的看法,就是注重在工作上的相同,而不注重在目的上的相同。许多人不注重目的是多强,目的是多厉害,而注重在事情都一样。请你们记得,事情的一样,不是同工。也许我们的弟兄到青岛去的时候还能够找出五个十个医生来,虽然他们都在一个诊所里面工作,但你不能说他们是同工。事情是一样,但不是同工。只有一件事,我是活在这里为着帮助福音,我所收入的钱是为着福音,我告诉你们,下面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比方说,医生是高尚的职业,如果在这里有一个姊妹是洗衣裳的,他和她也是同工。一个是读了多少年的书,受了多少年高尚的训练,一个是无知无识的,但目的一样,就是同工。也许另外一个基督徒是受同等教育的,却不是同工。

      弟兄们,那一个大的、基本的、主要的,乃是说,你什么都要拚上,你就有路。所以弟兄姊妹,我常常觉得说,如果有人是厉害的为着主,什么都摆上,世界无所谓,活在地上都是为着主。这样也好,那样也好,总是千谋百计在这里要事奉神。我告诉你们说,不管地在那里作什么事,不管他站在什么地位上,你觉得在这里有人实在有光。

      我告诉你们,同工不多,一直不多,求神真是在这个末后的时候,作恢复的事。真是叫许多人能够有这一种千谋百计要事奉主的心。我欢喜保罗的那两只手,就是这样。按着正路,有许多的事不必作,按着规矩,所有工作上的供应应该是教会负责,所有使徒的需用应该是教会负责,但是教会不负责。教会失败不负责的时候,教会只顾他们自己的使用的时候,教会忘记了保罗的供应的时候,并且不只不供应保罗,还在那里批评保罗的时候,保罗就在那里说,看哪!这两只手!所以,我盼望说,你们能够看见他的这一切不只不减少他使徒的职分,并且是建立、扶持,加强他使徒的职分。他使徒的职分乃是靠着他这两只手。换一句话说,这两只例外的手,不应该作事的手,来得着供给,是在教会的正路上所不需要的。但是保罗也肯。所以,我顶直的说,这是千谋百计的事奉。能够事奉就好,总要事奉。

      所以,今天我想,这一个问题,我们先把它解决一下,就是谁是同工。我们自然而然有一种误会的思想,以为同工总是在职业上都放掉,在经济上,都是从在职业之外有收入的人。请你们记得,没有这件事。同工的意思就是说,在神面前有一个心意、一个志向、一个雄心,大家都在这里事奉神,讨神的喜悦。不管这些人手里作的是什么事,只要目的相同,这些人在主里面就都是同工。――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