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经济的问题

 

      现在要说到在我们中间经济的问题要怎样安排?一方面,教会收入的钱怎样分配?一方面各个同工之中的关系如何?

 

地方教会对于钱的分配──经常的开支】关于钱的问题,我想这样讲,清楚一点:地方教会所收入的钱,第一当然为地方的开支。地方不能欠债。在地方教会里,各种花费很多。第一是地方教会的经常开支,像葡萄酒、饼、灯、水、有的地方需要房租。

 

照顾贫穷的人】第二,地方教会里有的事情要加强的作。像神在教会里特别的注意神的儿女要照顾贫穷的人,特别是贫穷的弟兄。所以,在地方教会里有一个主要的需要,就是要顾念贫穷的弟兄。

      不过当顾念到贫穷的弟兄的时候,要作得非常小心。你不能说,因为他们是贫穷的弟兄,你对他们就没有礼貌。你不能因为他们是贫穷的弟兄,当弟兄送财物去的时候,叫他们觉得羞辱的味道。你如果在家里有一个老母亲、老父亲,你每一次怎样寄钱给他用,我盼望你对于贫穷的人也是这样作。好像是你送钱给你的老母亲老父亲一样。绝不能让你的父亲母亲觉得说,我的儿子可怜我了。或者觉得说我的儿子赒济我的困难。你不能这样。在教会里料理经管钱财来顾到穷人的时候,要非常的灵敏。每一个教会,有弟兄有姊妹去送钱的,必须是感觉非常灵敏的人,不能派木头木脑的人去。他们非受你的钱不可,但是他们非受你的伤不可。所以需要感觉灵敏的人,绝不能让谁伤他们。

      比方说,我们的弟兄在这里跌了一跤,受了伤,你要把弟兄抬上床去,总不派笨手笨脚、木头木脑的人。也许他骨头没有断,就是因为你笨,就给你弄断了。我一直觉得,许多地方料理钱的弟兄,太没有感觉。我实在不欢喜。那些人在神面前迟早要落到很贫穷的地步,神在他身上定规有管教。他竟然能够一点感觉都没有。一个弟兄,一个姊妹有困难的时候,你帮他的忙,你要非常的嫩。在各地关于钱的事,一部分是为着教会的开支,一部分是为着顾念弟兄的需要。你们要拣选一个弟兄特别是软的,感觉特别是灵敏的,稍微说一句话就会觉得的,你们要叫他们来管。如果不是这样,就要出事情。需要非常嫩,非常细,非常小心。千万不要叫他们觉得说,大家在那里赒济谁。

      我说一件事给你们听。鼓岭这一个地方,有几个字相当特别。比方说,打算,计划,他们就叫继续;帮助人叫栽培。无论用什么帮助人,都叫作栽培。前一个多月我下山的时候,几个轿夫对我说,倪先生!我很栽培你,非常栽培你。我说?怎样呢?他们说,你每一次叫我们出来抬轿子的时候,我们都是很快的出来,我们非常的栽培你。盼望我们对于贫穷的人不要栽培他,这是非常不好看的。你去帮助他们的时候,千万不要好像是去栽培他。一个弟兄,一个姊妹困难的时候,要保守他的自尊心,要保守他的地位。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落到同样的地步。千万不要伤他,这是一个非常嫩的对付。

 

顾念负责弟兄的需要】第三,还有一件是地方教会可以作的。如果本地负责的弟兄因为把工夫都花在教会的事情上,而叫他自己的职业买卖受了亏,教会也是应当非常小心的送钱给他。你们知道,有许多弟兄在地方教会里,特别是那些负责的弟兄,也许是因为教会的事多,忙了,买卖都不作了,都没有收入了。因着他忙,把事情放下的时候,这就是提摩太所说的当受加倍的敬奉。你不能说只送钱给作工的弟兄,不送给负责的弟兄。负责的弟兄,在当地把工夫都花在教会里,而叫他们吃亏,这是不对的。地方的教会,要学习顾念负责弟兄的需要。

 

寄给别的地方教会用】除了这个之外,地方教会的钱也可以寄给别的地方教会用。因为有许多的地方教会也许有困难。有的时候,或者有特别的难处,像安提阿送钱到耶路撒冷去。耶路撒冷的弟兄有困难,安提阿的弟兄就送钱到耶路撒冷去。这也是地方教会所应该作的事。我们听见在什么地方的教会有什么遭遇,我们就得送钱去。教会里彼此的供应是要紧的事。你们要记得,在耶路撒冷当初的时候,有那么多的弟兄,那么多的姊妹,把他们的田产房屋卖掉。在饥荒的时候,安提阿就派巴拿巴和保罗送钱去。我欢喜安提阿的长老没有问:不知道那一次那么多的钱他们用光了没有?那一次有变卖的事情,使徒们还有余没有?这不是其它教会所作的事。使徒行传所作的事非常好。安提阿就起来打发弟兄送钱到耶路撒冷去,供给耶路撒冷的需要。刚刚好巴拿巴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为着帮助安提阿,安提阿却叫巴拿巴送钱去帮助耶路撒冷。这是非常好的事。

 

送给个人的工人】还有一件事情,地方教会有钱收进来的时候,应该送给个人的工人。这就是腓立比对于保罗所作的事。保罗在马其顿一带作工,后来到欧洲去,到帖撒罗尼迦去,腓立比的教会就一再送钱给保罗用。我们读腓立比书的时候,知道保罗在马其顿和帖撒罗尼迦的时候,所有的钱都是从腓立比来的。不然的话,工作不能作。叫以你们必须给各地的弟兄看见,叫他们学习送钱给作工的弟兄。哥林多的教会,乃是一个落后的教会,在神面前属灵的情形不大好,她在保罗的供给上,只会批评,没有供给,他们没有给保罗什么,反而会批评。所以,我想各地的教会,应该注意对于在主里面事奉主的人,看应该怎样送钱给他们。各地的教会,应该注意个人方面的馈送。

 

送给整个工作的区域】我愿意弟兄姊妹们再注意,还有一个需要,就是所有地方教会的钱,不只应该送给作工的人个人,并且还应该送给整个工作的区域。如果我们看得不错的话,保罗对于哥林多人的劝勉,他就是盼望说,哥林多人要把钱预备好送到耶路撒冷去。那一个时候把钱送到耶路撒冷去的,还有加拉太的众教会,不只是一个教会。加拉太是一个省,在全省里面,有好些教会。保罗对于哥林多的教会,劝他们说,你们也得像加拉太的众教会一样,把你们的钱集起来,赶快送到耶路撒冷去。这一次不只是耶路撒冷饥荒,并且是犹太地饥荒。所以钱送到耶路撒冷去,不只是送给耶路撒冷的地方教会,也是送给耶路撒冷所代表的整个区域──犹太地。钱送到耶路撒冷去,让耶路撒冷送到犹太各地去。所以,在这里有一个原则,钱可以送给一个地方的地方教会,为着他们的用处。比方福州有难处,送钱给福州的地方教会。温州有难处,送钱给温州的地方教会。但是,如果这一带的地方都有难处,就不是送给福州一个地方,乃是请他们安排为着整个区域的弟兄姊妹。所以,你们可以给地方教会看见,各地的工作,今天有区域。如果在这一个区域里,教会有难处,弟兄们要学习供给。

      普通的时候,教会没有难处的时候,有那么多的同工在那一个区域里,所以大家也应该学习在神面前注意在这一个区域里全体的同工。所以地方的教会,要学习把钱送给区域里同工的弟兄,让他们分给那一个区域的同工。

      我不知道你们清楚没有,这乃是地方教会对于钱的事,应该怎么作。他们所收进来的要为着地方的开支,要为着贫穷的弟兄,要为着负责的弟兄,要为着外埠作工的人,要为着外埠教会的需要,要为着外埠工作的区域。

 

同工之间的关系──作首领的人要顾念同工们】我还要特别提起一点,就是说,在地方教会之外,像保罗这样的人,也是负相当责任的人。提摩太、提多、西拉、路加,在教会里后来是被认识的,但是在起头的时候,是不被认识的。所有作保罗的人,都得学那一个原则,就是我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绝没有一个弟兄在工作上能够作首领,而在钱财上他是拉得紧的。我在中国认识有两三位弟兄,当初的时候,也许在神的手里还有相当的用处,但不能看见他们在钱上作弟兄的首领。因为他只会得看,只能靠着信心生活,不能靠着信心给与。所以,他在主面前永远没有法子带领其它神的仆人往前面去。我也认识一个姊妹,她对于神有相当的认识,也很敬虔,并且也能够带领人,但是她没有信心供给别人。所有学习作保罗的人,我不是说要站在保罗的地位上,是说你的名字是特别给各教会知道的,你就要顾念那些名字没有给各教会知道的。要知道你的那一个收及,不是为着你自己,乃是为着你和你的同人。你如果把你的收入变作你自己的,到相当的时候要显出来,你不配带领你的那些同工。你叫那些年轻的人比你得着更少的钱,他们怎么办?这明显是站在保罗的地位上失败。

      所以,一切在各地同工中作首领的人、带领人的人,被各地都知道、都认识的人,你们必须有给的习惯,特别要给你们的同人。你们必须看见说,主对于我的供应,不只是给我个人,也是给我的同工。钱如果扣在你的手里,迟早你要看见你要被摆在你的工作之外。神给你的恩赐不能代替你给人的恩赐。你如果愚昧,就以为神给了我,我就能够事奉教会。这是错的,需要你给了人,你才能够事奉教会。所以,我盼望作保罗的弟兄,要学习给别的弟兄,叫他们能够过去。年长的弟兄在各地,应该学习从所收入的钱里面记念你的同工。不能只记念你自己的需要,而不记念你同工的需要。

 

是照着个人的需要来分】作首领的弟兄,怎样将他的钱给他的同工呢?假定说,一位弟兄在广州有十个八个同工,你怎样给他们呢?我想,圣经的原则是按着各人的需用给他们,不是按着各人的恩赐给他们。许多时候,教会的弟兄,能够因着一个弟兄在工作上的恩赐给他钱。在工作上有用处的弟兄,你不能按着他的恩赐供给他,你要按着他的需用供给他。弟兄们能够有错,你不能错。因为你是在工作上带领人的弟兄。所以,你的知识要比他们更好。

      所以为着这一个缘故,普通的时候,在工作上负责的弟兄,就得将你们那里工作的弟兄的名字开出来。不是说我有一个正式的东西,是说你们这些负责的弟兄要有数。要把他们的名字开出来,有多少孩子,一个单身的人和一个有孩子的人不一样。有多少的孩子是要上学的,你不能临时来安排。你知道有的弟兄的担子小,有的弟兄的担子大,有的弟兄担子非常大。在你的手里有这样一个东西,等到什么时候有钱交在你手里,为着你区域的工作的时候,你要知道怎样按着需要供给他们。不是在我们中间还有什么正式的东西。不过负责的弟兄要学习知道,在我这一个区域里,作工的弟兄到底有多少人,他们有多大的需用。等有钱交在你的手里的时候,你就按着你自己的需要,按着他们的需要来分配。

      所以,在福州这一个工作区域里,我曾帮助一位弟兄,我曾把所有在这一个区域里的同工排一排。在上海我也曾帮助过一位弟兄排一排。这意思不过说,在事实上,能够叫许多弟兄们的需用可以得着。

 

他们得仰望神,我们不能替任何人负责】但是,如果主不拿钱进来,他们还得仰望神。我们不能替任何人负责。没有人替我们负责,我们也不能替他们负责。不过有钱送出去的时候,不是按着职事,乃是按着需要。如果是这样,同工的需用就能够整齐。我们不能给他们正式的东西,他们自己在神面前要学习仰望神。有各地的聚会,各地的弟兄,单独的可以寄给他。而你在那一个区域里,和你在一起的人,你有多的时候,可以分给他。在你那一个区域里,如果有收入的时候,你能够按着那一个需用在那里分。我盼望关于经济的事,在我们中间能够作得好。神在这件事情上,必定能够得着荣耀。

 

问题解答】问:地方教会,在工作中心的地方的钱,应该如何分配?在那里有长老和工人,有的长老也要分,这一个分配,在实行方面应该如何?

      答:问题在刚才所提起的那一个安排。虽然不是正式的,可是那一个需要有一点规定。你有例外的需要,你必须去仰望神。为什么我在福州,在上海,都帮忙一位弟兄有安排?因为我们去背负这个责任比较便当。我没有工夫作这件事,我作是因为我去作比较便当。自然而然你去作,你觉得不便当。

      地方教会的钱的分配,第一总是地方的开支。比方:在广州一个月收进来一千块钱。地方的开支,和顾念贫穷的弟兄,是地方教会的第一个责任。长老的需用,很多时候可以摆在同工的需用里。同时一个地方教会所收进来的钱,按着原则,总是最好送到外埠去。

      因为你一把地方教会的钱留在一个地方教会里用,就有许多不好的事发生,不正当的原则发生。到将来的时候,在我们中间也许会有这样的难处。不是说我们今天就会发生这一种情形。你们要记得罗马的情形。在罗马,是变作有收入的地方,就有罗马的使徒去;没有收入的地方,罗马的使徒就不去。当时在罗马,曾作到这样的地步。在英国,一个牧师到一个地方去作牧师,或者去作监督,他们是说I am called to──我是蒙召到某一个地方去。但是,希奇许多人都是蒙召到有钱的地方去。穷的地方,大家都不蒙召去了。你看见整个属性的事都跑到那里去,这是非常丑的事,完全不属灵的事。整个世界的思想到教会里面来,整个钱的思想到教会里面来。

      这一件事,我在神面前思想过许多时候,保罗自己,你看见他在安提阿起头的时候,他是一个送钱的人,根本没有提起安提阿的需要,也根本没有提起安提阿工作的需要,乃是把钱送到耶路撒冷去。等一等亚该亚一带把钱送到耶路撒冷去,加拉太一带把钱送到耶路撒冷去,哥林多一带把钱送到耶路撒冷去。可能那一个时候要误会了,保罗用不着钱,大概保罗的帐棚公司发达。所以,我相信你们在各区管钱的时候,那一个最好的路,不是让本地的同工去用,总是往外埠送。你们的需用从外埠来。宁可让银行赚汇水。你们要把教会放在属灵的地位上。我们的地位一不属灵,就没有用处。

      今天在中国,有几个区域要起首作工。所有在区域里的弟兄,要尽力量想到别的区域里的工作。像保罗所作的,非常好看。他自己从安提阿出发,送钱到耶路撒冷去。他叫加拉太、哥林多、亚该亚一带都送钱到耶路撒冷去。那一边好像都有需要,他自己一点需要都没有。其实他两只手一直作事。你们看见他对以弗所人说,看哪,我这两只手!人总有一个思想,什么事情都是我的需要先来。我盼望你们顾念到别的地方的需要,而你们的需要,让神来顾念。个人的需要,神会领导弟兄来顾念。我们的路是相信圣灵的管理。全部圣经给我们看见,一切的事情都有神的安排。我们相信圣灵的管理。所以如果今天我有特别的需用,我只仰望神给我们特别的神迹,忽然有弟兄送给我,叫我有办法解决我的难处,神是活的!

      另一面,在区域里,我不愿意有死的方法摆在那里。我怕有正式的东西。我想弟兄们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都知道我们怕正式的东西。因为一变作正式,你们马上不属灵了。可是那一个原则,我愿意你们维持。比方:你在广州一个区域里有收入的时候,最多留下一部分,或者三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二,总是一小半,其它多半的是划出来送到别的地方去。现在我们工作的单位有十个。不是送同样的数目,你们自己在神面前要受领导。

      这样,神在教会里,更容易维持他们的供给。请你们记得,以色列人一不供给,利未人就挨饿,所有利未人出事情,就是以色列人出事情,所有利未人不出事情,乃是证明以色列人站在神的这一边。所以,我们要学习送钱往外埠去,顾念到其它的工作。在你,就自然而然要让神在那里维持你那里的工作。

      这有一个好处,叫有供给的地方,不至于太多,叫没有供给的地方,不至于太缺。

      有的负责弟兄有需要,同工有需要,我们也要稍微在那里有一点安排。看他们的需要大概是什么成分,按着成分给他们,在你里面就没有不便的思想发生。这样作,我相信有许多难处可以过去,也免去了许多不便。不然的话,在一个地方教会里,你怎么分那一个钱,非常不便。负责的弟兄,今天谁送他钱?当地的一个负责的弟兄,他自己怎么能够拿?谁来给他?基督徒的感觉不叫他拿。所以我们必须替他安排,省去他这一种的不便。

      所以我个人相信,每一个区域里面,总得有两个管钱的人。圣经的原则总是两个。第一次是巴拿巴和保罗。后来总是两个。要两个弟兄在那里管钱,料理帐目。或者一个弟兄特别关于主张方面,一个弟兄关于记帐方面。

 

      问:帐目,有的地方叙会公开的报告,有的地方没有,到厎在原则上是如何?

      答:我想地方教会的收入应该报告。工作方面的,应该给本区的同工弟兄姊妹知道。

 

      问:本地的和工作的,在奉献箱上要不要分开写明?因为许多人不懂得怎样奉献。

      答:他们不分也不要紧,你要给他分。本地教会,总是第一是开支,像电灯、水、房租等等。第二是贫穷的弟兄。作工的人,总是摆在第三,不是第一。我们如果在第一,事情就不对。所以贫穷的弟兄必须先对付。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耶路撒冷的教会是先给贫穷的弟兄,不是先给同工的弟兄。所以,作工的弟兄不要弄错,以为第一是使徒。乃是贫穷的人,贫穷的弟兄第一,寡妇第一,孤儿第一,那些人要先帮助他们,然后再到使徒身上。你绝不能顾念使徒,然后才顾念贫穷,那是完全颠倒。耶路撒冷的那一件事是够清楚,是按着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这一个完了之后,才到负责的弟兄。我们不愿意自己先来。

      这也是按着属灵的原则来作。你把钱送到外面去,外面再送到你这里来。你留下少数,三分之一,五分之一,十分之一都可以。越少越好。其余的总是送到外面去。这样就没有难处。

      有钱的时候,就按着需要来分。是按着写出来的成分。你个人有特别的需要,你就在神面前有另外的仰望。同工们只能按着成分得着。我想,这是最合圣经的原则。钱的问题是非常难的问题,我想这样作是更合圣经的。因为在新约里,按着我所能看见的使徒行传、书信,都是这一个原则。他在那里分钱的力法分得非常好。一点没有难处,是分得相当好。我这两只手,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问题是需用,不是恩赐。教会可以说这一个弟兄会讲道,所以多给他。而我不能因为提摩太比提多道讲得好,所以要多给提摩太。需用这一个字是非常好。这不容易错。

 

      问:有人托付我个人去分一笔钱,比例的方法,到底如何?

      答:在这一个比例的单子没有出来之先,就我个人而论,凡是别人托付我分的,我本人不用它。一用它,就出难处。一用它,你自然而然好像是不忠似的。不管你的良心多干净,都是不平安的。良心的难处和其它的难处不一样,讲理由讲不来的,像小孩子一样要哭就哭,要闹就闹。如果有一笔的钱要我来分,我用了一块钱,良心就不平安。如果是指定送给我的,就可以随我的意思。如果一千块,我自己用九百九十块也不要紧。但是叫我支配,叫我送的,我还是让它完全出去。今天有了这一个比例的时候,我想在这一个比例里没有错。以往没有这一个比例,就得完全出去。那一个区域里,每一个同工,都有他应得的分,你也有你应得的分。那一个时候,我想应该按着比例来分,良心的难处不发生。以往的时候,我们的的确确完全让它出去。

      有的时候,我记得,有的弟兄,有的姊妹送钱来,没有法子支配的时候,我就写信去问,我不知道如何分,这一个钱怎么办?有一个姊妹写信来说得很好,她说,你如果要把它丢在黄埔江里,这是你的事,你可以按着你的看法去作。她洗手了,那又是另外一件事。

 

      问:以往有几个地方要造会所,写信到各个地方去,这样作好不好?

      答:不大好。凡是这样的信到我桌上来,我只读头六个字就摔到字纸篓去,不看。如果是个人通知有的地方的弟兄,那是可能的,因为那是非正式的。我怕这一种的事,一正式就坏了事。

 

      问:负责的弟兄应该得着加倍的敬奉,这是对的,但是如果要报告,是困难的;由使徒来定规,这也是困难的。可否每一次使徒到各地主的时候,尽力量的提起应当加倍的敬奉长老?

      答:这是特别提起工作中心的问题,不是地方教会。这一个单子,只在有工作中心的地方。

      关于地方教会支配钱的问题,按着保罗写信给提摩太的话,是明显的要叫提摩太将这话传到各地的教会里去。就是说,作工的弟兄到地方教会里去的时候,要请地方教会里的弟兄应该供应敬奉长老。这是提摩太的责任。这的确不是长老的责任。因为保罗是吩咐提摩太说: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这是提摩太的责任。当提摩太去周游各地教会的时候,看见有长老花工夫在教会里,而收入有困难的时候,作提摩太的人,就要给地方的弟兄看见说,你们应当对于他有加倍的敬奉,你们个人应当这样作。

      为什么教会的钱的支配,第三又说到长老呢?在圣经里,教会的钱的支配,当然是长老多负责,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实际上,教会的用钱,不在长老手里,是在执事手里。换一句话说,在耶路撒冷的用钱,不在十二个使徒手里,是在七个执事手里。因为后来使徒不管饭食,意思说他们不管用钱。支配的原则,怎样支配,也许还在使徒手里。但是,实际去用的时候,是在七个执事手里。所以在安排钱的时候,有地方的需要,有穷人的需要,是执事知道,不是长老知道。负责的弟兄不知道贫穷的弟兄怎样,是七个弟兄知道贫穷的弟兄怎样,地方的开支十二个使徒也不知道,只有七个执事知道。换一句话说,用钱是执事的事。不是长老的事。是执事在那里料理地方开支的事、穷人的事。

      所以对于长老的供给,执事也应该在那里多负一点责任。这是我个人的意见。因为长老在那里作的时候,这是非常困难。一个教会能够顾念到负责的弟兄,这是一件好的事。不过,教会要知道他们的责任。因为你总得给教会知道。

      所以在这里,肉体要除掉。弟兄姊妹奉献的时候,把钱摆进去的时候,所有个人的问题都不存在。在料理钱的时候,也只有神的命令算数,什么都不存在,一点个人的感觉都没有。如果你说,应该都给穷人。那就是说,你要的话,下一次你作了穷人,你就可以得一分;下一次,我也送你。所以不能有个人的感觉。你把钱交给神,就要按着神所定规的来分。第一,不能亏欠人,所有的开支,都应该付。第二,穷人。第三,负责弟兄。

      负责的弟兄不能自己去拿,必须作执事的弟兄在那里说,我们应该敬奉。执事是代替教会事奉的人。敬奉有没有敬奉自己的?没有人敬奉自己,是需要别人来敬奉你。所以,执事们在这一件事情上能够代教会来敬奉。作执事的弟兄要说,我知道这一次某一个弟兄有相当的难处,这一个学期,他的孩子上学要考虑。执事们在别的事情上不能出主意,在这一件事情上可以作。长老在什么事情上都可以说,在敬奉的事情上不能说,根本你没有权利说话,是他们说的。

      我想,这一件事是在执事手里。如果要叫教会开会来定规,那又变作老底嘉了。最好这一件事托付执事,每一个礼拜,每一个月来作,时间没有一定。圣经里结账的日子不是一个月,不像生命树的果子是一个月结一次。在哥林多书里是说,一个礼拜一个礼拜的结。执事要说,我们把这钱送给那一位长老。钱是在执事手里。他们不是管钱的,他们是保存钱的。他们要说,我们代表教会送那一位长老钱。

      过去的时候,钱是在长老手里。现在要改。长老是支配的,事实上钱是在执事手里。管出纳的是执事。换一句话,出纳是七个执事的事,不是十二个使徒的事。关于长老个人方面,的确提摩太到处应当去说:在这里有负责的弟兄,你们应当顾念他们的需要。他们管理教会,你们马马虎虎的对待他们,这是不对的。――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