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问题解答

 

作长老的儿女信主的问题】问:圣经里讲到,长老的儿女是要信主的,今天有几个人在教会里作长老,但是儿女没有信主。不过不是大的,而是十几岁。他们没有清楚得救,听福音是来的,这怎么样?

      答:我想,儿女需要信主这一点,特别是指着能够约束管理自己的家。那一个看重的点,是在这里,所以如果儿女的年纪相当小的时候,不算。如果儿女是相当的不顺服,像造反的那一种不信,那一个是明显的说,这一个弟兄没有法子管理教会。也许他可以作使徒,但他不会作长老。如果儿女在小的时候,不是那样背叛,反对,也能跟着在一起听道,那没有问题。自然在年纪小的时候,也不能知道他们是真的信,或者不信,到了相当年纪的时候,就需要他们接受。我想,着重的点,还是在于怎样管理自己的家。所以,你所说的那一位弟兄,还是可以作长老的。

 

聚会大起来时怎么办】问:过去各地开始聚会的时候,那几个负责弟兄们好像很能负责任。后来人数多的时候,这些负责的弟兄在属灵方面的情形,不一定像从前那样的负得起责任。这一种负责弟兄到底怎么办?

      答:按着神在教会里安排的情形来看,如果在一个地方有几个弟兄在那里起首聚会,也有人在那里负责,等一等有更好的人来的时候,我想,在我们中间应当作到一种地步,弟兄们总能让更好的人来负责,而自己站在听话的地位上。

      保罗说,在我们中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没有这样的规矩。所以,我们不喜欢有遗传,但是我们喜欢有规矩。因为一个教会是这样作,就自然而然别的教会也是这样作,这是最美丽的事。前些日子,你在那里负责。过些日子,有弟兄迁来的时候,你起来退让,这是好的事。弟兄!你来作,我作听话的人。不是消极。许多人一不作,就像路人一样,什么都不管。你说:我乐意帮你作事。你在这里作,你是在我前面的人。如果各教会都这样作,你就看见说,在教会里好像有这样的规矩。许多年纪轻的弟兄,在后面的弟兄,一碰着前面的弟兄,就能够请他们出来。神的儿女能够学习认识更高的权柄,一碰着就能够认得出来。像那一种乱糟糟的情形,总不应该。

      有三五个弟兄在一起出去,有三五个弟兄在房间里谈话,自然而然有人在那里带领,有人在那里跟从。总是在每一件事情上,无论大事小事,神是在那里主持秩序。神是有秩序的神,我们也要学习秩序。所以,对于教会的事更是如此的了。有弟兄在那里负责,另外一个弟兄进来,你自然而然知道他是在你的前面。如果不认识,是出大毛病。你认识,你带领他和弟兄们认识,你尽力量一步一步的退。如果这一个能够在各地成功作一个规矩,那是好看的事。这是神的教会。总是有神权柄的人应该在前面。

 

      问:他如果看不见有什么办法?

      答:我想,有的时候,经过这一个地方的作工弟兄,应当多负一点责任。作工的弟兄经过那一个地方的时候,应该按着那一个地方的情形,由作工的弟兄来断定才对。使徒应该看一下,谁是应该负责,谁是不应该负责。因为明显在约翰三书里的那一个人,他自己的看法和约翰的看法不一样。约翰是一种看法,他是另外一种的看法。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去特腓不接待我们。这一个丢特腓,你们要记得,当地的弟兄们不清楚,还想是的确有权柄的人。他是好为首的,他自己不乐意接待人,也不乐意别人接待。所以,约翰说,我如果再到你们中间去的时候,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所以,各地负责的弟兄,实在说起来,按着规矩应该有在主里面靠得住的作工弟兄来看,谁是可以在本地方负责的,谁是不可以在本地方负责的。

      我想,如果在各地的弟兄中,我们能够教训弟兄姊妹到一个地步,知道什么叫作权柄,这个基本的教育受过了,他们就是到别的地方兴起聚会的时候,还是容易顺服的。今天的难处,乃是基本的教训不够,才会发生今天这种的情形。如果基本的教训一够,难处就少得多。

 

单独行动或两个两个出去】问:腓利一个人到撒玛利亚去,和彼得一个人到该撖利亚去,算不算作单独行动?

      答:我们是盼望这一种有果子的单独行动。

      我想这一个字──单独行动,以后我们还得很仔细、很小心的注意它。今天,有许多弟兄,一天到晚和十个,八个弟兄住在一起,他还是单独行动的。不单独行动,不是说对铺有人睡,吃饭桌子上有人一同吃,买火车票是买两张。我告诉你,他若从来没有看见基督的身体,他还是单独行动。在肉身上和人在一起的行动有,但是根本没有学习顺服权柄,根本没有学习交通。这样的人都是单独行动的。所以,腓利可以一个人出去,但是他可以不单独行动。有许多人可以十个八个一同出去,但是还可以单独行动。

 

要能碰着权柄】所以我们很注重的说,当我们说到权柄的问题,教会里有一件非常奇妙的事,就是说,当神的工人三个五个在一起的时候,或者信徒们三个五个在一起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能踫着权柄。神从来没有不按秩序作事情。就是在两个人之中,神都是设立一个人作权柄。

你看见,在圣经中那一个名字前后的记载,都是一样的。什么地方不一律的时候,都有它特别的缘故。比方在旧约里,神是设立摩西作权柄,总是摩西、亚伦。不能掉一个头亚伦、摩西。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个代表权柄,一个顺服。连我们的主所派出去的两个两个,没有名字的不说,有名字的,你看见都是一个人在前面,一个人在后面。两个如果是如此,再多数更是如此。

      所以,神的儿女三个也好,五个也好,一在一起,应该马上就排队才可以。不是在肉体上排队,是你看见有一个弟兄在我前面。主在这里作工,主在这里总是有一个出口,所以要相信神的同在。你要宣告:我相信主的同在,我相信圣灵的同在。这样,就自然而然,今天三个五个人有圣灵同在的时候,下面就发生一个问题:我相信主在这里有一个出口。

      你看见吗?今天神的权柄在神的儿女中不能建立,所碰见的难处,就是因为神的儿女一直在那里批评别人,一直在那里求全。全世界只有一个人是我所佩服的──完全的人。那一个人从前没有,今天没有,将来也没有,所以,我不服。我是要服一个完全的人,刚刚好那一个人不在,所以我不服。但是,神不是把权柄交给完全的人,神是把权柄交给进步的人,神是把权柄交给在你前面的人。这是圣经里基本的原则。神是把权柄交给一个在你前面的弟兄。

      所以,自然而然神的儿女在一起的时候,能排得好次序。这不是组织的问题,不是三五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马上要举一个队长出来,举一个主任出来。就是你们在山上,五六个人到外面去跑,一聚在一起的时候,你就知道有一个人是在我前面。就是这五分钟,这十分钟,我走路的时候,我要学习作顺服的人。你们看见神的儿女在任何的地方,在任何的环境里,在任何的场合中,都得有作权柄的,有顺服的。那是非常美丽的事。

      人一站在那一个地位上,你看见在这里就没有单独行动。人没有顺服在权柄之下,那一个人,不管他和多少人在一起,总是单独行动的。什么叫作个人主义?个人主义是说,你是不能在权柄之下的。一个人一有个人主义,他没有法子在权柄之下。他一在权柄之下,个人主义就得出去。你一接受权柄,个人主义就不能存在。

      我愿意弟兄们看见,在这里不是接受一个权柄的问题,也不是接受十个权柄的问题,这是接受权柄的问题。

      我举一个例子给你们看。我曾用过两个用人,一个早在我家里作事,一个后在我家里作事。头一个人到我家里的时候,我就吩咐他说,你来作用人有一个基本的条件,就是要听话。不管你多聪明,我要你怎么作,就怎么作。以后,我又告诉后来的用人说,你要学习听话,要听我的话,还要听在你前面来的用人的话。可是这一个后来的用人,对于我说的话都听,对于早来的用人的话,一点都不听。他总是找办法说那一个用人的错。你们想,这一个人服不服权柄?

      所以弟兄们!什么叫作顺服权柄?顺服权柄不是挑选一个人来顺服。你如果挑选一个人来顺服,你不认识权柄。认识权柄的人,到什么地方一碰权柄就认识,一碰着权柄,他就知道这是他所该顺服的。你如果不能顺服,证明说你从来没有认识权柄。你在那里是顺服人,不是顺服权柄。至多你怕了一个人,碰到那一个人,你就听他的话。你从来不在权柄之下,因为你从来不认识什么叫作权柄。权柄不是在一个地方的问题,权柄不是在许多地方的问题。各处都有权柄,各个场合都有权柄。认识权柄的人,他无论到那里,一碰着权柄就知道。

      就是这一个人在权柄之下的时候,你看见说,个人主义不能产生。你一站在个人主义上,你马上看见说,你没有法子服在权柄之下。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在属灵的原则上非常重要的问题。人要学习认识权柄。基督徒不是在那里看见什么人的问题。基督徒乃是说,一碰着权柄的事,就知道我应该服在权柄之下。

 

要寻求交通】你们知道,所有的个人主义都不能存在,如果他寻求交通。个人主义总是在那里维持一个人在神面前属灵的生活,总是在那里维持一个人在神面前的看见,维持一个人在神面前的工作。他总是一个人,他很不容易,很难寻求交通,这就是在我们中间的难处。人不能寻求交通,总是一个人在那里冲,一个人在那里作。许多神的儿女,在话语上今天能够说,没有别的弟兄我不行,我必须有教会才能活。但是我告诉你们说,有很多人,没有教会他也能活,没有交通他也能活。这是证明说,这一个人乃是在个人的主义里,你如果看见一个人,他在思想里接受交通的原则,他在思想里接受身体的原则,而在事实上,他个人能活,他个人也能工作;他个人没有交通就能够有属灵的生活,他个人没有交通就已经能够作主的工,你就知道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没有经过破碎,这一个人乃是完全个人主义的人。交通是和个人主义相反的,今天不是说你对交通怎么说法,乃是说,交通在你身上到底是不是生命,你没有交通到底能活不能活,你没有交通到底作得来作不来。有一天神要把你这一个人带到这一个地步,我常常觉得说,这是最大的一步。

      许多人到了绝路时,他只看见这是我的信心不行,是我的忠心不行,没有看见是交通不行。许多人以往所受的教育,所读的书,总是说人要忠心,人要相信,人要顺服,就是直接顺服神的顺服。所以,他们自己过不去的时候,就变作出事情。在个人的生活过不去的时候,总是以为我自己出了事情,我的信心出了事情,或者说我没有忠心,所以过不去。这个一方面说是对的,但是,有许多人的眼睛只看见他的失败,他的难处,乃是他个人的信心出事情,个人的忠心出事情,个人的顺服出事情,他没有看见,在圣经里还有一个东西叫作交通。如果交通出事情,人也能够到那一个地步。

      许多人出事情,恐怕还不是信心的问题,还不是相信神的问题,乃是交通的问题。主必须让这一个在他的信心里、忠心里、顺服里去碰,叫他作基督徒作到一个地步,管他怎么顺服都顺服不过去,管他怎么信都信不过去。在那一个时候,他也许才看见说,一个肢体不能过去,光有与基督的联合不能过去,要与身体联合才能过去。也许在那一个时候他才起首看见说,我需要别的基督徒的帮助,我才能作。但是,许多人没有带到这样的路上来,所以他还在那一条个人主义的路上走,还是个人在那里作。我想这是神的大怜悯,如果在这条路上,神把人带到走不过去了,人起首开起眼睛来看见说,顺服不够,相信不够,忠心不够,交通才够。

      我告诉你们说,这是一个大启示──有一天神的儿女被带到一个地步,的确路都秃了,看见说,连这样大的条件,像信心都用不着。信心不是小事,我们不要轻看它。信心是大问题,忠心也是大问题,顺服神也是大问题。但是有一天,到了一个地步,我们觉得说,连这些大问题都满足了,还不能把我带过去。信心、忠心、顺服神,都是在圣经里重的东西。但是,就是有了这些重的东西,我还是没法子走过去。到那一天,人的眼睛才开起来,才会起首看见说,交通原来也是大问题,交通原来也是大事情。没有交通,不得过去。只有这样的人,经过这一条路的人,我告诉你们说,在神面前就能不作个人主义的事,就能脱离个人主义。光是听交通道理的人,光是懂得基督身体的道理的人,我告诉你们说,他还可以一辈子在那里作个人主义的人,他还可以很个人主义的在那里相信交通的道理。必须神把他带到一条路上,这一条路走秃了,走不过去了,再在那里信,再在那里忠心,再在那里顺服,都不能替他解决。有一天,神给他有一点光的时候,他看见原来是交通出事情,他的个人主义就出去。

      我相信彼得一个人到该撒利亚去,没有个人主义。他在这里有交通。彼得从约帕动身去该撒利亚,他还有约帕的弟兄。不只这样,他乃是一直在权柄底下,一直寻求交通的人。所以他一回到耶路撒冷的时候,就把经过告诉弟兄。虽然事情已经作了,他还是照旧的寻求交通。

      腓利往撒玛利亚去的时候,你还是看见说,他乃是一个服在权柄底下的人。不然的话,圣灵不会召他到旷野去。圣灵所遇见的人,你看见还是在路上的,因为教会里面所有的事都是圣灵在那里安排,圣灵在那里支配。教会的元首是基督,但是元首的运行是借着祂的灵。你们看见圣灵带他到旷野的时候,他还是在权柄底下。

      所以,个人主义,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个人主义,乃是有没有在权柄底下,有没有身体的交通。今天,有的弟兄可以每一次出去的时候总是几个人,但是,这一个人还可以完全是个人主义。你们下了山在那里作工的时候,你们说,我们乃是站在身体的地位上来学习事奉,而你们五个人,还是五个人,十个人还是十个人,那你们在神面前就完全失败,那不是交通。交通不是在房间里人有多少的问题,交通不是坐在你旁边的人有多少的问题,交通不是你这一个人有没有人陪你一同出去的问题。虽然圣经是注重两个人一同出去,因为在事情上盼望有交通。但你要认识说,不是人多就有交通,人少就没有交通。

      今天基本的问题,都是在乎说,神的儿女要认识这两个基本的功课:第一,权柄我应该认识,权柄我应该顺服;第二,神的儿女的交通是我所宝贵的。我要从他们身上寻求生命的交通,我要从他们身上寻求生命的供应,我才能够往前面去。这两个有了,我们才能没有个人主义。这两个不存在,你马上看见就是个人主义。

 

基本的原则是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所以在圣经里,工人出去的原则,总是两个人,或者是两个人以上。像保罗后来出外作工,就是两个人以上。如果有一次、有两次到撒玛利亚去,那是例外的事。人若在权柄底下,人若活在交通里面,如果有一次有一个例外,我告诉你们说,还不伤那一个基本的原则。

      这也不能说,只要人多就够。若是不合一,你就是十个弟兄一同出去作工,还是没有用。所以你们这一次往温州去,或者往青岛去,弟兄们,你们马上在那里看见,不是选举谁作团长,那不是教会作的。乃是你们自然而然看见,在这里有一个人是在我前面,我要听他的话。自然而然学习顺服,自然而然学习交通。你们看见是众人如同一人,是一个身体在那里出去,这里没有个人主义。不然的话,一个人叫作一个个人的主义,十个人叫作十个个人的主义,人越多,个人主义越多。这样,我们是主张多数的个人主义的工作。以往是相信个人的个人主义,今天是相信多数的个人主义。我告诉你们说,这不是基督的身体。

      我们要学习认识,什么叫作基督的身体。生命上是合一的,而是服在权柄之下的。这一个权柄是在任何一班神的儿女之中,都能够彰显的。你们要学习一个一个都站在自己的地位上,你们就立刻看见没有难处。所以许多人在这一种情形里,不要故意的谦卑,不要说顾念自己的话。在这一种情形里要学习说,我要学习接受人的教训,我要学习接受人的意见,我要顺服权柄。各方面的人都站在自己的地位上,你马上看见这一条路是相当正直。我承认,恐怕所有的难处都是在个人主义。这是所有的难处,也是最大的难处。

 

长老的被立与使徒的作长老】问:按着提摩太书所誽的,长老必须有人像保罗、提摩太、提多他们去设立。彼得、约翰在耶路撒冷作长老,是不是雅各立他们的?或者是有需要的时候自己立的?

      答:我相信所有的长老都是需要设立的,所以我提起,所有的长老都得作工的弟兄在那里转的时候设立。我愿意你们特别注意,保罗对以弗所教会的长老说的话。这和工作中心的教会不一样,但是,是一个原则,就是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所以,作工的弟兄们,使徒们,在外头设立长老的时候,总得在神面有渴慕,有寻求,有祷告,有相当把握说,你所立的人,就是圣灵所立的人。不然的话,难处就大。圣灵立的是这一个人,你立的是那一个人。这给教会的难处太大了。所以没有一个弟兄这一次下山能够放松,能够随便在外头立人作长老。保罗在以弗所敢说,圣灵立你们作长老。保罗不说我立你们,保罗说圣灵立你们。他有相当把握说,圣灵立你们。所以,我们要恐惧战竞。我们怕胆子太大的人。你们总得恐惧战竞。你们要看见这一个责任太重,定规谁作谁不作。你们必须在神面前有够多的考虑,有够多的祷告。你必须看见是圣灵立的才有用。不然的话,没有用,总要出事情,迟早总有难处。

      彼得、约翰在耶路撒冷的地位是相当清楚的,因为他们是使徒。长老是使徒立的。使徒彼得设立了长老彼得,使徒约翰设立了长老约翰。因为这一个责任是在使徒手里,而同时在地方上有需要。在那些使徒中,他们也许都觉得说,他们两位,或者不只他们两位,应该同时负地方的责任,所以,他们两个成功作耶路撒冷的长老。在末后的时候,你们看见雅各已经去世,另外一个雅各在那里。恐怕在耶路撒冷的教会里,他的确是站在前面。也许彼得、约翰不是也们立的,我不敢说。不过,彼得、约翰作长老没有多大难处,因为他们已经是使徒。

 

打发更多的成分是交通】问:被得、约翰到撒玛利亚去,圣经说是耶路撒冷的使徒打发他们去的。保罗和巴拿巴出去,圣经说是弟兄们打发他们出去的。这怎么说?

      答:这种打发,有的地方英文是sent,意思就是送他们出去。你看见在这里有交通。你不敢说有权柄,最少有交通。

 

彼得约翰的事】耶路撒冷有十二个使徒在那里,撒玛利亚的事带到耶路撒冷来,耶路撒冷知道撒玛利亚的情形,也看见他们没有接受圣灵。腓利只作一部分的工作,腓利没有把工作作透,耶路撒冷就觉得彼得、约翰该去,也许十二个人,也许不只十二个人,在一起等候,在一起祷告的时候,彼得、约翰觉得他们应该去,其余的弟兄也觉得他们应该去,他们就打发他们到撒玛利亚去。你们看见,这是非常好看的图画,权柄的问题,我不敢说没有,我总觉得权柄的问题不是那么多,更多是交通的原则。也就像今天有十个八个姊妹在吃饭的时候,觉得有一个姊妹应该到某姊妹家去,这不是权柄问题,乃是大家看谁该去。更多是交通的原则,不是权柄的原则。我不是说没有,是说那更多的成分是交通的成分。

 

保罗、西拉的事】保罗和西拉也是如此。在帖撒罗尼迦,他们遇见危险了,那一天保罗还关在里面,后来把他保出来。保出来之后,弟兄们在一起头的时候,就把他们打发到底哩亚去。你们在这里明显的看见说,在这个弟兄的家里,或者是耶孙的家里,他们在那里祷告,在那里求,在那里思想前面的路。结果他们说,你们不能再住下去,住下去的情形相当的困难。弟兄们觉得说,或者把他们送到底哩亚去。所以,在这里也是有弟兄姊妹交通的味道在里面。

      所以你记得,我昨天提起,保罗在工作上的时候有两件事,不是一件事。我们看见保罗打发提摩太的时候。许多时候是交通,因为许多时候提摩太看不清楚。不是说我用权柄叫你走,是说我把主的心意父通给你,能够叫你走得更好。昨天你们也许没有看见交通的重要。今天你们要看见是有两方面,许多时候不只是权柄的问题,乃是交通的问题,因为你也许看不见,没有人决定下来,你自己不知道,怎么办?也许是弟兄们断定,也许是保罗断定。就是保罗断定下来,也不是权柄,也是和耶孙家里有交通。这一次在帖撒罗尼迦是相当的明显,弟兄们在一起,保罗和西拉有危险,犹太人要抓他们,那怎么办?弟兄们觉得,他们还是往前走,他们就往前走。好像他们大家在那里商量,所以出去。所以弟兄们打发他们到庇哩亚去,不过是在主里面的交通。结果怎么样呢?结果很好,庇哩亚的人比帖撒罗尼迦的人好,他们肯读圣经。

      我不是说没有权柄,我是说交通的成分多,可能没有权柄的成分。你们得看见这里面有交通。保罗有许多次的打发,虽然保罗是一个前面的弟兄,但是你还得承认说,在这里也有一个交通的成分。总是在神工作的配搭上有两个基本的原则,就是权柄和交通。那两个原则都在的时候,就是最高的引导,最完全的配搭。

 

圣灵的话是借着先知说出】问:使徒行传十三章的那一个打发怎么说?在那里是说,圣灵说,那里是有交通?或者是有别的?

      答:在使徒的时候,圣灵的话,可能是从先知的口里出来的。在他们中间有先知起来说:为我差遣巴拿巴和保罗出去。也许不只是一个人,是两三个见证的口,证明圣灵这样作。

 

使徒行传里圣灵只提起两个中心】问:耶路撒冷和安提阿没有什么分别。在那一个时候,只有十几年,就已经起了两个头?

      答:不过只有十年光景。并且圣经所记下来的是有两个头。腓立比书说,还有许多人在那里传福音。虽然他们的路不同,他们明显不是在耶路撒冷,也不是在安提阿,是另外一班人,起了另外的头。这可以知道,在那一个时候有许多的头。

      我想,圣灵在使徒行传里的记载,和圣灵在启示录二、三章的记载是一样的。在亚细亚的教会有许多,但一共只挑选七个出来写书信。明显以弗所是在亚细亚,歌罗西也是在亚细亚,可是不提歌罗西,只是提以弗所。并且歌罗西的情形明显的比以弗所更好,因为以弗所已经落到离弃当初爱心的地步,歌罗西还没有。为着适应教训的缘故,主挑选以弗所。为着主要以历史来适应教训的缘故,所以挑选七个。我相信,使徒行传所有的历史都是为着教训,所以把其它的人都越过了。所以,对于彼得在耶路撒冷是够清楚给我们看见,保罗在安提阿也是够清楚给我们看见,也许还有许多的头起来。历史给我们看见,有一班的使徒往阿非利加去。按着教会的遗传是说,多马是到印度去的。各路都分开,圣经根本不提。所以不能说,在使徒行传里,只有两个中心,只能说圣灵只提起两个中心。

      也就像圣灵只提起亚当、夏娃、亚伯、该隐,并不是说世界上只有四个人。乃是说,只有在教训上有用处的才记,在教训上没有用处的就不记。最少腓立比书一章给我们看见,有许多传福音的人出去。像保罗这样情形的还有许多。―― 倪柝声《教会的事务》

 

【教会】问:吾辈倡无公会,极合圣经;但无大聚会而联络感情,觉乏统系之精神,而此大聚会之地点、组织等等若何?亦需讨论。(南京 包弟兄)

      答:先生用公会二字,恐怕要引起许多人的误会,实在我们所提倡的,是无宗派,并非无公会。真的,这是极合圣经的。我谨慎读过各大公会的规章纲例,我深觉得他们尚未脱尽罗马教的遗传!教会中间多数的规矩和组织法是人的这传,人所创设的。复原教的大纲,就是教会是无权威的,而圣经是有权威的。但是,改教的工作,在马丁路德时期,并非已达到完全──拉撒路已经复活了,但是,手脚仍裹着布,脸上仍包着手巾!

      我是一个全心相信圣经的人。照我看来,圣经是最高的法庭,凡圣经所定规的,我们毫无权利可以稍加异议。圣灵知道教会应当如何组织,祂已经在圣经里完全启示出来了;乃教会中人竟有以为圣经中所启示的教会组织法,是尚属幼稚的,处今世界进化(!?)的光景中,应当有更完善的组织──究竟这不过是照着罗马教会的原路而进,究竟这不过是自大自高的世人,表明他们轻看神的心意而已。现今中国教会正处过渡的时代,多数人都是提本色的教会:但是,本色而不合经,究非主旨;空洞洞的以中华基督教会为名,究有何益。愿主在这背道的世代中,叫我们忠心!

 

组织】问:有几人共同工作之必要时,即谓其有组织而不宜乎?岂不能视之为同心小群乎?(江苏 李弟兄)

      答:信徒能共同工作,而无组织,巴拿巴与保罗的共同布道工夫,即其一例。所以,我们不能以为凡有几人共同工作时,即有组织。我们能视之为同心小群。然而,在共同工作中,亦有许多是组织或组织化者,我们不可不慎。

 

教会组织】问:叙会如无组织、无制度,则从何法以治会?(王弟兄)

      答:我们所主张的,就是凡是属乎人所发明的,不是神所设立的,都当破除。除了圣经之外,我们不应当跟从别的。

      我们并不是说圣经的教会是没有组织、没有制度的;不过是说现今教会的组织和制度,不是合乎圣经的吧了。我们从圣经的眼光看现行教会的组织和制度,约有以下几点的错误:()宗派的名称;()不同的组织法;()牧师治会制;()一人包办信徒的聚会;()按立。这些不过是荦荦大者。

      对于治会问题:在当初的时候,教会的政治乃是主耶稣为元首,借着圣灵,使用使徒和长老来治理(徒十五24622,十六4,廿一18,廿28;彼前五1-2)。但是,长老是使徒所派立的(徒十四23;提前三;多一5)。如果我们今日尚不能证明使徒的存在,就长老从那里来呢?虽然,我们不能从圣经里找出什么理由,表明现在已经没有使徒了;但是,今日我们没有使徒了,恐怕已经是一个事实。这样,就使徒叫按立的长老,自然也没有了。没有使徒、没有长老,就教会的政治,岂非也没有了么?这就是先生所抱忧的。但是,神的预备和安排,不只是单为着教会不失去常度的时候;就是当教会失败了、荒凉了,圣经中尚有神为祂儿女所预备的。请读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十二至十三节;希伯来书十三章七节;哥林多前书十六章十五至十六节。这几节的圣经,并没有提到长老的职分,但是,他们却是作长老的工夫。所以,在现今荒凉的时代,我们并没有正式的长老,但是主却要在各处归于祂名下聚集的会中,兴起作长老的人,他要照着,他要管理,但他没有长老的名分。

 

教会制度的订定】问:倘若要有组织、有制度,则当如何的订定,方免违反圣经,及免去人的组织呢?(郭弟兄)

      答:圣经已经将教会的制度订定清楚了。我们千万不要在圣经以外,再有一种的订定──即称之为信条、宪章、纲例、章程、规则等都不可,无论我们所订定的是如何的合圣经。不然,我们立刻成功一个宗派。我们现在应当只有一本公开的圣经,让人来遵从。我们若在圣经之外有所订定,无论其内容如何合经,就叫人轻看了圣经,而重看我们所订定的规章。这愫,就叫我们的团体(姑如此说)中人都当顺从这规章的教训,才能在一包:加果仙看见了规章,也有了与圣经不对的,他就当离开。自然我们可以以圣经的教训教导人,但是,他如果顺从,就乃是顺从主的话,并不是我们的话有什么权威。我们如果有所订定,我们所订定的,就成为我们信仰的标准;这样,无论怎样合圣径,总是叫人在圣经之外,另有信仰的标准。

      订定规章,必居两种性质之一。不是有权威的,就是没有的(有权威意思就是为人所当顺从而不可更改的)。如果有权威,若里面有了错误怎么办?就是没有错误,能否完全呢?若说没有权威,错可修正,缺可补入;是这样的规章复有何用?在圣经外,多此一篇,岂非累赘?

      现在唯一合经的办法,就是让神的话亲自来引导信徒。自然,人的见解和意见,总是不能尽同的;但是,圣灵总不会以两样的解释给人的。错是在人!约翰福音七章十七节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信徒如果肯弃绝己见,服从圣灵,彼此尊重等候,同心同意是可以达到的。如果尚有己意己见,虽其人在表面脱离宗派,心里还是有宗派的,自然要发生纠纷。

 

合乎圣经的组织】问:合乎圣经之方法是如何聚集?如何事神?如何治理或牧养神的教会?如何交际?如何收捐款?分配捐款?如何分派人去传道?如何照顾各处分堂?如何可以凡事都要规视矩矩的按着次序行呢?请先生一一详示,因为弟要得知一个完主含乎圣经的教会的组织及行为。(郭弟兄)

      答:读了你末了的几句话,真是快乐。因为现在要的人,真是不多阿。多少人不愿出代价,多少人心存已见,多少人没有顺服的心,以至神的教会弄到今日的田地。

 

如何聚集?】信徒的聚集,有时是为着祷告,有时是为着听道,有时是为着议事,有时是为着擘饼礼拜主。我们现在只说聚会擘饼礼拜主。聚会是应当归于(原文)主的名下的(太十八20)。这意思就是以主为中心,来朝见主、敬拜主,就是在聚会的时候,特别亲近主的自己。不是为某人来,我也来;不是为听某人讲道;不是为着其它千百的缘故,只为着要来遇见主。

      在聚会的时候,并没有一定的秩序,也没有人立的主席,什么都是圣灵引导的(林前十二11)。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二十六节是顶要紧的,你们聚会的时候,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这几个或字,告诉我们以众信徒,无论老幼贵贱,都有权利随着圣灵的引导来与分。三十一节更明白的,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哥林多人在聚会的时候,多有混乱的行为,但使徒并没有以为这样聚会的方法是不行的,应当更改一番,他不过就是他们应当有次序而已。然而,这个次序并不是人定的呆板次序,用人意来支配;乃是随着圣灵的引导,而逐一与分。

      我们若谨慎读这章圣经,我们就看见在神儿女的聚会中并没有现今所谓作礼拜的规矩的。第三十节的先说者闭口不言,就是其中一证。第三十五节表明弟兄在会中如所听者有不明白的地方,是可以随时发问的。妇女在有弟兄在场的会中,是不当说话的(林前十一5,十四34)。擘饼记念主,按着圣经,乃是门陡擘饼(徒廿7),所以,也是没有人来代替主分饼的。可以有感谢(林前十四16),但并不是规定谁当感谢。大家都随着圣灵的引导,大家都是自己擘,不过有一人开始而已。

 

如何治理或牧养神的教会?】在每一个聚会中,主自然会兴起为祂作工的人。他们并没有像如今宗派正式的委任,却有神自己的差遣。信徒应当顺服这样的人,是圣经所教训的。他们的工作,乃是按着肢体的关系和恩赐,并非因着人世的派立和名称。犯罪的弟兄应当受劝勉、警告,而终至革除。若是革除,他的罪必须如哥林多前书第五章十一节的方可。凡是属乎神的儿女要有交通者,就不论其知识如何,都当接受(罗十四1,十五7)。为患病者的涂油祷告(雅五14~15),以及其它种种的工作,都是应当因着主作的。

 

如何交际?】除了信徒彼此相交通之外,圣经并没有教训教会与政府、社会、人民团体交际之事。这是淫妇的行为。

 

如何收捐款?分配捐款?】圣经对于圣徒──自然只有圣徒的捐款才收──的捐输,说得很清楚。主日的用盘、用袋向人前的募捐,并没有圣经的教训和榜样,就是旧约时代也没有!旧约不过在殿门口设立一柜而已。工人可以劝信徒捐(林后八7),然而,断没有差人去催、去索的事。反之,乃是再三的求我们准他们在这供给圣徒的恩情上有分。在哥林多前书十六章一至二节的教训,就是告诉我们以主日捐输的紧要。这样的捐输原是为着补圣徒的缺乏的(林后九12)

      分配捐输,自然当看捐者是捐作什么用的。不过在哥林多后书八章二十、三十节的态度是必须有的。这些捐款自然是交在教会所举荐(林前十六3)、所挑选(林后八19)的人手里。但那些为主作工的人,他们应当对于外邦人一无所取(约7),神的儿女们应当补足他们的需用(林后十一9;林前九11;排四15~16;提前五17~18)

 

如何分派人去传道?如何照顾各处分堂?】人,无论怎样属灵,圣经总没有教训叫他去分派人传道。这乃是罗马教的余毒。将主的一个仆人,交在另一个仆人的手下,乃是圣经所没有的事。所有的仆人都是自己直接向主负责。就是保罗也不能勉强巴拿巴不带马可。弟兄是可以建议的,但不可支配。就是年老的保罗对于他自己的儿子提摩太,也不过只劝(提前一3)他仍住在以弗所而已。我们在使徒时代的工作里,能看见有合乎友情,因着工作的劝勉,总没有看见如今日分派人传道的事。如果这样,人岂不是要随便行动,或者偷闲不动么?是。这就是现今宗派制度的失败。在雇工的工人中,自然有这现状。如果停止了薪金的传道人,就有金银──这是使徒所无──的宗派,再不能借着她的金银来支配主的仆人,就雇没有蒙召的牧人,再不把灵工当作一种的职业。这样,传道人岂非淘汰甚多么?是,真这样作,我们才知道,在传道人中自己随便加入的是何其多,神所呼召者何其少!我们不应当自己来,我们当受神的差遣。

      分堂、支会等名称,都是圣经所没有的。圣经所有的教会,都是各自就地为政的。各地的堂会合并而成了的一个总会,乃是宗派组织的创造。什么区会、督会、总会、辖境、连环等等,都是人头脑的出产品。圣经的教会,彼此有肢体上的关系,可以劝慰、教训、警告;然而,总没有某地的教会支配某地教会的事。要借着联合各堂会,而统一教政者,乃是罗马教的作为。

      圣经中并没有以腓立比和以弗所是隶属耶路撒冷的。基督的身体,乃是以单个的信徒为单位为肢体,而非以单个的教会为单位为肢体。我们可以引人归主,可以教训人以主的道路,但不可有了什么人为的组织。如果主的宝血尚不能把我们联合在一起,像一个组织的名称然,那么宝血岂非没有价值。在主里弟兄姊妹之帮助应当继续,但宗派式、组织化、制度性的举动,必须停止。总之、要跟从圣经,就要倚靠圣灵能力,否则你就要看见什么都是纷乱的。

 

传道者的薪金】问:传道者受一定之薪金,违反圣经否?先生如何靠主传道?主如何供你的一切所需?其经历如何,请示之以资效法。倘若信心不足,可否一边经商,一边传道?

      答:新、旧两约都没有神的仆人受一定之薪金的事。就是旧约的祭司也是靠着祭坛过日,以色列人如果背道,他们就要饿。使徒们是金银都没有的(徒三6),那里还有钱去雇人?问题只在乎我们是谁的仆人。是神的仆人,自然向神要薪金去。否则当向人向宗派要。

      我自己的经历在此不便说。但有一句可以说的,在这几年中,我惟独信靠神,祂总没有缺乏过。无所剩,但亦无所少。天上的吗哪天天降,源源不绝;父神的乌鸦处处飞,不招自来。

      实在说来,一边经商,一边传道,比领受薪金的传道人更为合经得多。但若是因信心不足而如此,就未免可惜。当相信神──这是一个命令。只要知道:主曾否召我作传道的工。如有,祂就应当负责洪给我。约但河的水不是先出现干地好让你走,乃是要你先举足前行,水才会分开。信心道路的秘诀,除了信靠神之外,就是不要为明日挂虑。今日得过,就要赞美主。不要虑到明日、明月、明年、十几年后的事。如果这样的,就要惧怕。一天一天的信靠神。

      现今有一件最叫我难过的事,就是信徒祷告的答应得着太少了(也许是因为祷告太少吧)!祷告得应,好像是千奇万奇的事,一若祷告是应该没有答应的!我们应当认识神。应当天天证明神的实在,神的应许的实在。应当看见神的心,和神的手都是为着我们的。

 

退出宗派】问:我在自立书作工,觉甚束缚;种种仪式亦觉太顺人意。欲作自由之工,不入任何宗派,天知可否?(福鼎 王弟兄)

      答:愿主亲自引导你。请你多在主的面前,多祷告、多明白祂的意思。然后举足。自然,现在神忠心的儿女们,都看见各宗派许多不合圣经的地方。但是,愿意众人不是单听人说,也不是自己的肉眼如此看,乃是真在灵中,在神面前,受启示,以致看透人遗传的虚空。不然,就从肉体生的,乃是肉体的了。

      神的儿女们,在现今的时候,对于宗派的问题,最少有三方面的危险:()顺从人的遗传,死守不变;()反对人的遗传,而流入不信派的论调,如近今提倡本色教会的人们然;()反对人的遗传而流入异端,如安息日会、真耶稣教会等。实在说来,这三点虽然都是危险,但是,还是以后二者为最,在宗派里的(第一点)守遗传,比较还为稳妥。但是,真实的道路,乃是自己在神的面前读神的话语,而立意遵守。圣经的见证,乃是我们所当跟从的。

 

神的恩待】问:许多有组织的宗派,既是为主所恨恶,何以主也祝福他们,与他们同工,救了许多人归主呢?敢问其故?(郭弟兄)

      答:神的儿女会限制神,是一个可怜的事实。神与祂儿女所作的工,乃是照顾着祂儿女所给祂的地位。神能(也只能)作工到所给祂的地位。因此,虽然有许多的组织(其实何止组织,尚有千百不同的事物),乃是神所不喜欢的,只因尚有救人的余地,所以尚能与他们同工救人。我们知道神绝对不喜欢罗马教,但是,其中也有得救的人,也有能救人的。然而我们断不能因此而为一罗马教徒。我们限制圣灵的地方太多了!愿意神可怜我们。

 

女人讲道】问:旧约的时代,人们对于神旨多不明了?重男轻女之风,间或有之。新约时代,主耶稣已将男女的界限打破,同为神所造,同是神的儿女,没有轩轾之分,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五节说:女人祷告或讲道要蒙头。又提摩太前书二章十二节说:我不许女人讲道问女人祷告不蒙头是罪吗?女人讲道是罪吗?规在为什么女人祷告不蒙头呢?为什么还有许多女人讲道呢?(河南)

      答:因为人们背叛圣经的教训,随着世界潮流而漂流。亚当是先造,夏娃是后造的(提前二13);男人是女人的头(林前十一3),女人乃是为着帮助男人造的(林前十一9;创二18);这些乃是圣经不易的定理。现今妇女解放运动,欲颠倒神所定规的秩序,至为可叹!妇女原有她的地位。压迫、欺侮,乃是圣经所不应许的;然而,变动神所定男女的地位,乃是神所憎恶的。我非因着自己是个男人才如此说话;如果,我今日是个女子,我亦是加此主张。

      圣经是我们言行的唯一标准,世界的学说,是我们所不愿闻的。女人祷告不蒙头,在会中讲道,是否罪,我们不敢断言。惟有一件事是我们所知道的:这样作,是违反圣经的命令的。圣经如此,岂不大与世界潮流相反么?圣经那里曾与世界潮流和合过?

 

妇女讲道()问:看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三十四节往下,和提摩太前书二章十二节,保罗均说不许妇女在会中讲道。不知妇女在会中讲道,应当与否?(烟台 张弟兄)

      答:圣经以为不应当。

 

妇女讲道()问:读第五期问答中,以妇女请道为不应当。不错,但不知是否因当时会中有未属灵而不守规矩之妇女讲道,保罗才禁之?或无论古今之妇女属灵与否都不可呢?为何主耶稣于现今的时代将祂的灵浇灌在许多妇女身上,拣选她们往普天下去传道呢?若无论如何,凡是妇女都不可讲道,敢请问使徒行传二章十七至十八节及二十一章九节何解?(浙江 锺弟兄)

      答:第五期《基督人报》未曾以妇女讲道为不应当。我们的教训是:妇女不应当在会中,在男女搀杂的教会聚会中,讲道。妇女可以讲道(林前十一5),但圣经禁止其在会中开口(林前十四34)。我们应当分别这个。保罗并不是因当日妇女不属灵的缘故,才禁止她们,保罗是说: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并且,保罗紧接这个问题之后,就说: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是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37)

      今人以为属灵妇女可以讲道在会中,但是,保罗以为妇女若属灵就不在会中讲道!世人以为属灵的妇女可以例外,但是,圣经就是如此试验谁是属灵的:属灵就不开口!不错,主耶稣拣选许多妇女为祂传道,但是,主没有命她们在会中讲道。

      使徒行传二章十七至十八节,当日五旬节已是一个应验,但是,我们并没有看见那一个马利亚或是别的妇女站起来在男女搀杂的会中讲道。只有彼得一个。使徒行传二十一章九节,她们说预言,不错,但是,圣经并不说,她们是在会中说。妇女可以讲道,但不应当在男女搀杂的会中讲;这是主的命令。凡是属灵的,都要听从。

 

妇女讲道()问:兹因前读贵报三月分第五期间答之妇女讲道问,妇女在会中讲道应当与否。烟台张答圣经以为不应当。不悉张君能详为赐知圣徒保罗时代教会之景况否?并盼先生分心指明,妇女会中讲道究属可否?福闻诸多爱主兄姊,多有论及此间关系紧要,不应登诸报端。因是故有谓贵报不可看者。福素甚爱重,不愿一人因此而灰心。故奉草抖胆直陈,切望先生在主里见谅是祷。(烟台 张弟兄)

      答:敝报所有答案都是编者自己答的。问题下所有地名及人姓,乃是指问者的所在地和姓氏而已。所以三月分第五期的答案,并非张君答的,乃是编者负责答的。

      我们感谢你写这一封信来,你爱护敝报的心,真愿主祝福你。我们想你已经看过十一期几个对于妇女问题的答案了。所以我们在此就不必多说了。不过,我们愿意趁着这个机会,对我们的读者表明我们对于一切圣经问题的态度。虽然,我们没有接到别的疑议敝报的信,但是,我们想这样作乃是有益的。我们深深觉得解经乃是一个最重大的责任,所以我们对于解经就不能不取慎重的态度。像妇女在会中讲道这一件事,乃是神许多最好的儿女,所最意见不同的一点。我们不愿作模陵两可的见解,因为我们相信真理只有一是。我们所相信的,乃是圣经的话,除此之外,人的遗传、意见和解释,乃是我们所不信任的。无论人责我们为异端、为邪说、为不合圣经,我们都不暇顾,我们只知圣经到底是说什么。可叹,现在许多的解经,都是改经!许多的解释,都是解失!我们永远不承认,我们是不会错误的;如果众人都承认我们乃是最后这样承认的一个,也许我们的错误比别人更多!

      但是,亲爱的弟兄们哪,我们愿意按着字面来跟从圣经。如果我们错了,我们真是愿意受教的;请知道我们错了的人将圣经的教训──不是人的见解──指明给我们看。我们自知靠不住,所以才靠圣经。我们既然自知靠不住,所以(请你们譊恕我们),我们也不愿意倚靠那一个大名鼎鼎的解经家。《基督人报》的解经,我们自认与人遗传的见解,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但是,我们绝对不愿意我们的读者囫囵吞枣似的跟从了我们。如果这样,则《基督人报》停刊了更好。

      我们只能将我们所知道的真理传扬出来,但是读者千万不要以为《基督人报》既然如此说,所以是不会错的。我们很直的对弟兄们说,我们切实地不承认我们是像写圣经者的先知们那样的受默示而写书。我们是会错误的。虽然爱慕《基督人报》者现在一天多过一天,然而,知道《基督人报》的缺欠者,恐怕没有一人比编者知道得更清楚;主也知道我们的缺点。我们愿意每一个的读者,将我们的信息,与圣经的教训去校对。如果相同,就请你出代价来遵行。如果不同,我们劝你千万应当拒绝。切不要因信任《基督人报》以及编者的缘故而盲从。我们独一的目的,就是领人亲近神活的道和写的道。如果人能亲近基督和圣经,则我们的工作,就已得着极大的奖赏。愿意《基督人报》只作浮桥,愿意被忘记而无所得。

      至于妇女的问题,我们愿意申明几句。圣经中,并非以为妇女不应当讲道(林前十一5),圣经所禁止的,乃是妇女在有弟兄会中的讲道(林前十四34)。有的信徒虽然欲以哥林多当日的景况来解释,但是,()哥林多这卷书并非单寄给哥林多教会的。请看一章二节: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教会以及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所以,这一封的书信,乃是各处教会所公有的。()即说此信是给哥林多的,难道与今日的人就没有关系么?如果是这样,则还有那一卷的圣经是写给我们的呢?()即说应当看景况。当日的景况,是什么呢?岂非妇女常在会中讲道么?这样,没有妇女在会中讲道的地方,自然用不着这一节的教训。但是,无论何处,有妇女在会中讲道的事,这圣经都是要禁止她的。所以,看景况也是以为妇女不应当讲道的:因为景况只有合和不合两种。不合,就是说没有妇女在会中讲道,这自然不只说。合,就是说有,就是说使徒对哥林多的教训,乃是那地方所需要的。需要就不应当。()如果真的只为哥林多风俗不好,使徒为什么又对提摩太说这样的话呢?()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处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了。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34)什么比这个更明白的呢?不只哥林多,不只中国那一个地方教会,不应当有妇女讲道,就是在普天下圣徒的众教会里,都是不应当的。使徒时代已经如此,现在为什么不应当如此呢?(请看《灵光报》第三十七期李渊如姊妹的读经漫淡)

      我们可以由另一方面查考这个问题。要在有弟兄会中讲道的妇女,是否因为在圣经里得着教训应当这样作,所以才这样作呢?如果是,请问那节圣经在什么地方?如果没有,这样作岂非很危险的么?再继续问一个问题。如果不是,是不是因为已经在有弟兄会中讲道过,或者因为已经定规要在有弟兄的会中讲道,然后才去查考经训呢?如果这样,就自然当改变圣经了。

      亲爱的弟兄们哪,据我看来,圣经的教训,并非不容易明白,只因人缺乏约翰福音七章十七节: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的心而已。爱神的信徒,不应当未受圣经的令而有所作为,更不应当有所作为而复才来找经训去称义其作为,去解释反对他作为的经训。我们并非说,妇女们没有恩赐,也非说她们作工没有果效;我们是说,圣经的教训是什么。不说别人,只说编者自己,我是一位姊妹替我代祷多年,经过另一位老年的姊妹带领归主的。帮助我灵性生命最多的,乃是两位(在肉体上)西国的姊妹。但是亲爱的弟兄们哪,并不是个人感觉的问题阿,乃是神的话的教训。这样,妇女不应当在弟兄或者有弟兄的会中讲道么?我们不敢答复。凡自己对于这问题发生有直接关系的,应当自己去查考圣经。

      亲爱的姊妹们哪,我最不愿意因着这问题得罪你们;但是,我只能说我所知道的(参约三11)。你们如果看清楚了主真是要你们这样作(在会中讲道),我是什么人呢,我怎敢说反对你们的话呢?愿意你们成功,也愿意主用圣灵的膏油涂膏你们,并祝福你们。但是我的忠告,就是不要不知就作。我愿意坐在一个会堂的末座,听一位姊妹讲道,我愿意受她的教训,也愿意帮助她祷告,使她的工作有果效。我自己只知道圣经的纲领和原则。至于个人怎样,我愿意神亲自引遵。

      弟兄们哪,如果你们以为圣经是不应许妇女在会中讲道的,而你们又遇见有妇女讲道,请你们小心,不要立时反对。我们对于个人只可存着:我不知道别人的事的态度。罗马书十四章四节的教训,是我们所应当切实遵行的,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对于圣经的原则,我们应当教训;对于个人的遵行(你如果知道了这教训),我们切不要论断。我愿让姊妹在会中讲道,但是我不能说我相信妇女是可以在会中讲道的。

      末了,我们常听人说,主是有祂的例外的。因为男人失败的缘故,所以神就在以色列国兴起了底波拉;现今在教会里,也可有这样的例外。底波拉为士师的是非,我们现在不说。为着简单起见,姑说其为是。但是,底波拉究有几位呢?真的,现今弟兄的失败,是最可悲叹的,神也许要特别兴起新的底波拉来作工。但是,以色列的众女子们哪,请你们不要说,妳们个个都是底波拉。神也许有权,但切不要以祂的秘为经。你们当自问:神曾否行权?神许我行权否?神是否要我这人特别在有弟兄的会中讲道呢?如果是,愿神祝福你的工作。

 

妇女任职】问:自古教会职员,妇女只可任为执事,见于圣经明文。近读《神学志》历史特刊,见南京贵格会,竟有女子为牧师之事。又读《女铎报》见湖南长老会,又有举妇女为长老之事。究竟妇女可否在教书任牧师、长老之职,祈先生明以教之!(安徽 崔弟兄)

      答:凡圣经所无者,都是人的创作和遗传。晚近的人们,以为今世的进化和世界潮流所趋,皆以为教会应当有──比圣经──更完美的组织。我是一个愚人──和我同愚的亦大有其人,我不敢如此说,亦不敢如此想。我听了这种话,会生战抖。妇女为牧师、长老,不过是近今世人悖逆和放纵的一表示而已。可叹!神的话是说: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顺服;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提前二11-12)

      现今敌基督的灵到处发动,从前所有的规矩范围,都要次第破坏。所谓平等自由者,不过是一种名词而已!女人如此,男人何独不然。就是男人,圣经中乃以牧师为一种恩赐,赐给全教会的(弗四11~12),今人则以之为一种职分,为单个教会的一种制度;相去圣经远了。至于长老,圣经中只言使徒,和奉使徒命令者,方有权柄设立;而今则没有使徒,竟有长老!神的教会里,属乎人为者太多了!我们应当多在主前,承认我们的错误,更求主复兴祂的儿女。阿们!――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