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挽回弟兄

 

      有一个问题,是必须解决的,就是人如果得罪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今天不是我们得罪了人,乃是人得罪了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作神儿女的人,我们被人得罪了,该怎么办?请看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五至三十五节: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史一样。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帐。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啊,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

 

      在这一段圣经里,特别是告诉我们,如果有人得罪了我们,该怎么作?第一是赦免,第二是劝勉。我们愿意稍微在这里注意一下。因为是相当的长,我们没有法子仔细的说,不过要把这一段圣经,先来分析一下。

      第一段──赦免(21~25)。第二段──劝勉(15~20)。主告诉我们说,如果有弟兄得罪我们,我们第一个责任,在神面前是要赦免他。第二个责任,在神面前是要劝勉他。赦免这一件事,在我们中间相当注重,也常常被提起,不过我们所注重的,是要他们多注重劝勉的事。因为惟有这样才有帮助。现在我们要先来看。

 

第一段──赦免的事】二十一节: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阿,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么?这话,不只在马太福音里有,在路加福音里也有。在路加福音说到这个的时候,比马太福音这里,稍微有一点不同。

 

对于弟兄赦罪是无限量的】路加福音十七章三至四节:你们要谨慎,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劝戒他;他若懊悔,就饶恕他。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人七次回转说,我懊悔了,你总要饶恕他。这话,和马太福音那里有一点相同,但是又不大相同。主在这一边所说的,好象话更重,不只七次,乃是七十个七次。就是说,神的儿女,对于弟兄的这一个赦罪,是无限量的,是不讲次数的。是不只七次,乃是七十个七次。

      路加福所特别提起的点,乃是这样说,有一弟兄得罪你,回转过来说,我得罪了你。主说,你赦免他。他一天七次这样作,你都得赦免他。根本不是这一个懊悔是真的,或者是假的的问题,不管这一个人怎么样,只要他这样说,你就要赦免。他那一边,不是我们的事,我们总当原谅他。他一天得罪你七次,一天七次对你说,我得罪了你。主说,你应当原谅他。

      假定说,七次不算多,但是如果一天七次,就也不算少。同样的事,一直作七次,同样的人,一天七次回来说,我得罪你。若是他真作到这里的时候,你还会相信他是诚心认错吗?你要说,恐怕他是口里说说就是了。所以下一节,使徒对主说,求主加增我们的信心(5)。赦免他这么多次,信心没有了。他们就觉得这是一个难处。一个人七次来对你说,我得罪你,赦免他到七次,好像说这是不可信。所以他下面说,求主加增我们的信心。好像信不来了,没有信心了。神的儿女,在这一种情形之下,还是应该赦免。人得罪我们,我们不应该把罪留在那里一直记着。

 

要有宽大的赦免,不作寡恩的人】主在这里引一个比方,我们要把它简单的解释一下。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帐。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阿,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太十八23~27)

      在这里,有几个特别的点,需要注意。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的仆人算帐。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我们所欠的,永远是越过我们所能还的。我们在神面前所欠的,乃是一千万的银子,并且是没有法子还的,因为没有什么可偿还之物。每一个人在神面前,都得对于自己的亏欠,有正当的估价,他才会对弟兄的亏欠,有宽大的赦免。人如果忘记了自己在神面前所蒙的恩典是何等的大,那一个人,能够立刻变作非常寡恩的人。人需要看见自己亏欠神的数目是何等的大,才能够看见别人所亏欠我们的是何等的少。

      在这里有一个仆人,在神面前,他所亏欠的是一千万银子,是非常大的数目。他自己是没有法子可归还的,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请你们记得,人对于神所有的亏欠,总是无可偿还的。人亏欠我们的数目,和我们亏欠神的数目,是差得太大的。所以主人在这里,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远之物,就吩咐说: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其实,就是把他所有的都卖了来偿还,也还是没有法子偿还的。所以,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阿!宽容我,将来我都要偿还。

      人在神面前,从来不能清楚知道什么叫作恩典。人在神面前,从来就不清楚知道什么叫作福音。人在神面前是以为说,今天我们不能的,将来我总会能。今天我所作不到的,将来我总作得到。所以在这里,你看见说,这一个仆人,如果把他的一切都变卖掉,把他自己和他的妻子儿女都卖掉,还是不够的。所以他说:主阿!你宽容我,给我时间。你原谅我,你给我时间。我的存心是好的,我不是要赖债,我乃是说,求你给我更多的时间,我将来都要还清。请你们记得,救恩乃是按着神的度量作在人的身上。救恩不是按着人的思想作在人的身上;救恩乃是按着神的思想,神的打算,作成功在人的身上;救恩不是按着罪人的要求,而成功在人的身上。

 

福音是神按祂的思想来救人】我们欢喜看见人祷告,我们也欢喜看见神听祷告,而不一定听这一个祷告。神听祷告,而不是听这一个祷告。十字架上的强盗求告说:当你降临在你国度里的时候,求你记念我。主听祷告,主却没有听这一个祷告。主说:今天你要同我在乐园里。救恩,乃是按着祂的思想救人,救恩不是神按着罪人的思想救人。不是罪人的那一个有限的思想,在那里想说,神要怎样替他作。救恩,乃是神按着祂自己的思想来想说,要怎样作在罪人的身上。所以,不是等到得国降临的时候才记念他,乃是今天就在乐园里。

      那一个税吏,在殿里祷告,他用手捶着胸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路十八9~14)。他至多在神面前求神可怜他。神听他的祷告,但是神没有听他这一个祷告。主耶稣说,这一个罪人回去,就得着了称义。你们要看见说,这是要远超过任何罪人所想的。罪人没有想到称义,只是求可怜。神说,这一个人是称为义了。意思说,他没有犯过罪,看他好像没有罪一样,看他好像有义。不只他罪得着了赦免,并且他这一个人回去称义了。所以,你们看见主所作的事,不是按着人的思想来成就祂的救恩,乃是按着祂自己的思想,来成就祂的救恩在人身上。

      浪子回家,也是同样的故事。浪子回家的时候,乃是说,你把我当作你仆人中的一个。当他在远方的时候,没有遇见父亲的时候,他是预备好,回家作仆人的。但是,当他来到家里的时候,没有作过仆人,没有变作仆人中的一个。父亲是给他上好的袍子穿,又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并且把那一个肥牛犊宰了。我欢喜这一个那字。在那么多肥牛犊之中。有一个特别肥的,所以父亲说,把那一个肥牛犊,也是我们大家所都领会的那一个肥牛犊,拿来宰了吃。并且叫所有邻舍朋友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一个儿子,是失而复得,死而复活的(路十五11~32)。我告诉你们说,神所作的,不是按着我们罪人所想的在那里作,乃是按着祂自己所想的在那里作。

      那几个人,把那一个瘫子抬到主耶稣面前的时候,盼望主耶稣医治他。主耶稣听他们的祷告,但是主耶稣没有听他们这一个祷告。他们盼望瘫子行走,但是主耶稣说:小子,你的罪赦了(可二1~12)。所以,什么叫作福音?福音,就是神要作到祂自己痛快为止。所以,你们尽管把人带到神面前去祷告,祷告得行也行,祷告得不行也行。哦!神总是要作到祂自己痛快为止,不是作到罪人痛快为止。浪子只要有口粮,有得吃就够。浪子觉得够,但父亲不觉得够。救恩必须是作到父亲觉得痛快才够,不是浪子觉得痛快就够。所以,人对于救恩的思想,要从神那一边来看。

 

主赐恩典是作到祂痛快为止】在这里,有一个仆人对他的主人说:你宽容我,让我将来偿还。我尽力量去作,我将来要偿还。也许将来我能够还清,这是仆人的要求。任何的人,在神面前欢喜求恩典的人,主都给他恩典。虽然他对于恩典的认识非常的小。这一个原则,是我们应该看见的。主欢喜给恩典。只要你稍微有一点意思求恩典,主都给你恩典。主就是怕人不求。人稍微有一个盼望说,主阿!求你施恩给我。主总是施恩给他。并且,主所欢喜赐的恩典,是要作到祂自己痛快。你以为讨一块钱就够。你如果有一点意思要,祂不是给你一块,祂乃是给你一千。神总是要作到祂满意为止。因为祂动的时候,必须和祂自己相称。你一块钱收得进去,神却拿不出来。祂要就不拿,要拿出来的时候,那一个恩典,是按着祂的性情来作成功的。

      那一个仆人是说,我将来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你看见吗?这是福音。福音,就是这样。福音,不是神按着你的意思替你作事。你说:主阿!宽容我,让我慢慢的还,将来我都要还清。主不是说,你有多少先拿来,后来再还清。我告诉你们,从来没有人求恩典的祷告够大。我一直读圣经,我就有一个大的感觉,就是所有人的祷告祈求,远赶不上主所赐给我们的。我们的主,是按着祂所有的听我们的祷告,自然而然祂也把我们祷告里面的事也作了。这一个主人,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神从来都是作超过我们所想的,所盼望的,这就是神的恩典。

 

蒙恩的人要学习施恩典给人】不过,神在我们中间,有一个目的,凡需要得着恩典的人,都得学习恩典的工作。凡蒙恩的人,都得学习施恩典。人如果蒙恩典,神就要盼望人施恩典。人如果接受的是恩典,神不盼望他行义。人如果接受的是恩典,神就盼望他施恩典。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搯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太十八20~30)。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我们所欠的是一千万两的银子,别人久我们的是十两银子,这是没有法子比较的。当我们对主说;主阿!宽容我,将来我必还清。主忘记了将来的还清,主就宽容了。下一半的祷告,祂不听,祂就宽容了,完全宽容了。

      今天你遇见你的同伴,就是你的弟兄,他们无论如何得罪你,至多是十两银子。无论他们怎样不行,他们还是十两银子,也只有十两银子。他们虽然亏久你十两银子,但是他们也对你说:宽容我吧!他们也说,将来我必定还清,他们和你是同样的祷告。求你宽容我,盼望也是同样的。同样的盼望,同样的要求,但是呢?这一个仆人不肯。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太十八30)

      主引这一个比方来给我们看,一个不赦免别人的人,在神面前看,是何等的无理。你们如果不赦免你们的弟兄,你们就是这一个人。像拿单对大说的一样,你就是这一个人,你就是他。我们读这一个比方的时候,我们觉得说,我们是何等的没有道理。我们觉得说,在这里有一个人,主人免去他千万两的债。别人失他十两的银子,求他宽容,他却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把所欠的还清。他是何等的公义。但信徒的生活,不是根据公义待人。信徒的生活,乃是根据恩典的待人。不是说他不亏欠你。我告诉你,主也知道他亏欠你。但是,主要给我们清楚的看见,一个信主的人,对于另外一个信主的人,如果有不赦免的事,这一个人就不是以恩典来对待人。这一个人在神面前缺少恩典。

      不是说他没有亏欠你。但是你若把他关在监里,主马上也要来把你关在监里。他的亏欠是事实,你的亏欠也是事实。信徒和信徒彼此来往的基本原则,是恩典,不是公羕。你所应该给人的,应当公义,这是圣经的教训。但是,在别人亏负我们的事情上,我们只有恩典,并不要求公义。在我们亏欠人的事情上,我们要公义。在别人亏欠我们的事情上,我们要有恩典。在信徒之中,有人亏欠你,有人得罪你的时候,你只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说,你必须用恩典。

      在这里,主引一个比方说,一个仆人搯住别人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央求他,并且是俯伏的央求他,他不肯,竟然去把他下在监里。你们如果不赦免你们弟兄的亏欠,你们就是这一个人。

      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么?主怎样对待你,主也盼望你怎样对待别人。主没有按着公义向你要求,主也不盼望你按着公义向别人要求。主是按着怜恤免了你的债。主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主也盼望你用什么量器量给别人。主乃是上尖下流,连摇带按的来对待你。主盼望你也上尖下流,连摇带按的来对待人。主怎乃样待你,主盼望你也怎样对待你的弟兄。

      所以,在神面前有一样最难看的事,就是说,一个得了赦免的人,竟不肯赦免别人。没有一件事,比一个蒙赦免的人,而不赦免人的更难看。没有一件事,比一个蒙怜恤的人,而不怜恤别人的更难看。没有人接受了恩典,而不给恩典。人必须学习在神面前看见说,主!你如何对待我,我也愿意学习如何对待人。我们是微小到一个地步,我们要学习用同样的原则来对待别人。我想神对于祂的儿女,难得有一件事不喜悦,像不喜悦我们的不赦免人。

 

欠债的人讨债,是神所定罪的】圣经里,有许多的事,我们看见我们作的时候,神不欢喜。恐怕其中有一件神最不欢喜的事,就是神的儿女不肯赦免人。接受恩典的人,拒绝给人恩典,这是最丑的事。蒙了赦免而不赦免人,这是一件非常不好看的事。欠债的人讨债,这是神所定罪的。亏欠的人,记念别人亏欠他,这是神所恨恶的。在神面前,没有一件事,比这一个更丑,更难看。

      你们要学习怜恤人,要学习赦免人。免了债的人,蒙了恩典的人,神所拯救的人,今天你们要学习免别人的债,赦免别人,怜恤别人,也恩待别人。要仰起头来对神说:主!如果一千万两,你把我免了,我愿意赦免所有今天得罪我的人,也赦免将来一切得罪我的人。如果你能够赦免我,我也要学习一点,要有一点的像你,我愿意赦免别人。一个蒙恩典的人,而不给恩典,一个蒙免债的人,要讨债,这固然是公义,但不只,这也是罪恶。

      所以,我在这里愿意给初信的弟兄们看见,说,主人问他: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么(太十八23)?这一件事,神愿意我们像祂。主工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34)。在这里有一个人落在神的政治的管教里,神把他交给掌刑的,落在神政治的手里,要等他还清所欠的。

            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35)。盼望说,没有一个人落在神政治的手里。人要从心里赦免弟兄,像神从心里赦免他一样。所以我盼望初信的弟兄们看见,如果有人得罪你们,总得在神面前学习赦免。总不应该在那里记念人的罪,总不应该在那里要问人讨还。这虽然是公义,但这是罪。神的儿女,在这一件事情上,要绝对的像他的神。神是如何宽大的对待你,神也盼望你是如何宽大的对待你的弟兄。

 

第二段──劝勉的学习】我相信有许多神的儿女已经学了赦免的功课。但是,许多人忘记了:一个人如果犯了罪,得罪了我,我第一件事要作的,就是从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五节起,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一段的要求。这里给我们看见,我们还应当劝勉我们的弟兄。我们不只是赦免,并且还要有劝勉。

 

第一件事是告诉他本人】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太十八15)。在神的儿女中,常常有彼此得罪的事。你的弟兄得罪你,这不是太多的事,但也不是太少的事,这是常有的事。主就给我们看见说,如果有人得罪我们,我们该怎样作呢?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人如果得罪你,第一件事,不是去告诉别人,也不是去告诉主。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人如果得罪你,弟兄如果得罪你,第一件事是去告诉他本人。这话,要弄清楚。你的弟兄如果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

      所以,你的弟兄如果得罪你,不是要你去告诉别的弟兄姊妹,也不是要你立刻去告诉教会的负责的弟兄,也不是叫你随便拿来作说话的数据,也不是说你在祷告中告诉神。主在这里没有这一个命令。初信的弟兄要弄清楚。有弟兄得罪你,第一件事你要作的,就是去告诉得罪你的弟兄。我相信,神的儿女如果遵守主的命令,在教会里,恐怕有一半的难处能够免去。

      今天的难处在这里,有一个弟兄如果得罪另一个弟兄或者姊妹,全世界都知道了,但他本人也许还不知道。这一个被得罪的弟兄,就替他宣传,东告诉,西告诉,一直的告诉出去,全教会也许都知道了,他本人还不知道是怎么的一回事。这乃是弱者,只有弱者告诉别人。没有刚强告诉本人,这是道德上的弱者。只有本领背后来说,没有本领当面来说。有污秽的习惯,有罪恶的习惯,在那里传说事情,播弄事情,而是不洁净的。我们要对付弟兄的错,但是主不要我们告诉别人。第一个要告诉的,总是他本人,而不是告诉别人。神的儿女,初信的弟兄,你们若把这一个基本的功课学习好,你们就能够在教会里省去许多的难处。

      在这里,我们要记得,我们的主说,将他的错处指出来。是要告诉他。怎样告诉他呢?主却没有说。要写信给他,主也没有这样说。不是写信,是你自己要去。在他的背后不能说,有许多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不能说。要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说。神的儿女,要弃绝在背后说他们的弟兄。多少神的儿女,在这里失败了,就是当着人的面说人。这是主的命令──要说,但是要只有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说。换一句话说,只有你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够说。对付个人的罪,只需要你们两个人,第三个人都不需要。绝对的不需要。

      所以,我盼望你们在神面前要学这个功课。绝不能在你的弟兄背后来说话,总要学习约束自己。也不能在大众广庭许多人面前说人。总是在你和他两个人在一起时,指明他的错。这是需要神的恩典的。你不是在那里说别的事,你不是在那里说别的问题,乃是要把你弟兄的错处指出来。你要指出他的错来,这是一件非常硬的事。可是,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才对他说。当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把他的错指出来说,你作这一件事是错的,你作这一件事是得罪我的。我告诉你们,这恐怕是神的儿女所该学的功课之一。人如果得罪你,第一个人该知道的,总是他本人。你总应当到他面前去说:弟兄,你这样作是害了我。你这样作有错,有罪。是你本人应当到他面前去告诉他。

      如果你们觉得这一件事是小到一个地步,不需要去对他本人说:弟兄,你得罪我。就也不需要去告诉别人。我听见许多弟兄说,如果这样作,不是很麻烦么?我到那里去说,不是有许多事情,天天在那里发生么?你们如果觉得这一件事不要紧,很简单。你们如果觉得这一件事不成问题,是小事情,不需要告诉他。我就要说,这一件事,也不需要告诉任何的别人。你不能对于他不需要告诉,而对于别人需要告诉。要就告诉他本人,要就不说,因为是无关紧要的。总不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只有他自己不知道。哦!这是一个罪。

 

告诉的目的,为要得着你的弟兄】在神的儿女中,我们要学习在神面前,让这件事情过去。如果要对付,就要对付他本人。要对付的话,我们要记得有一个基本的原则: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这乃是告诉的目的。告诉的目的,不是为着减少你自己的难处。你去告诉他本人,不是要叫你得着赔偿。你们要看见说,你去告诉他,只有一个目的,他如果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

      所以,问题不是他得罪我多厉害,问题不是我的损失多大,问题不是我要得着多少赔偿,我要得着多少挽回。是说这一个弟兄,这样得罪我,如果这件事不弄清楚,他在神面前不得过去,祷告不得过去,交通出了问题,所以我要去劝他。

      如果光是你个人的感觉受了伤,请你记得,那是太小的事,那不够。你总得在神面前看准了,什么事情要你和你的弟兄办交涉,什么事不要你和你的弟兄办交涉。如果今天不过是你的感觉受了伤,你觉得不大成问题的事,你可以过去,就不必告诉你的弟兄,也不必告诉任何人。因为没有一个人知道得比你更清楚。教会的长老,也没有你清楚。你是最清楚的人。你知道这一个弟兄作得不对,你要弄清楚,这一个责任,是在你身上。谁是最清楚的人,责任就在谁身上。有的事情,你知道关系大。有许多事情,是你可以赦免的,但也有不是你能赦免的。主告诉我们说,如果真的有得罪的事,能叫我们的弟兄失落的时候,你总得到他面前去说。只有你和他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指明他的错。凡不能马虎赦免的,你就不能说这一件事可以马虎过去。因为你可以过去,他怎样能够过去?他在神面前有事情,神没有赦免他。

      神的儿女,要学习除去教会的难处,不要学习增加教会的难处。总要叫教会合而为一,要除去那一个难处,不要加增那一个难处。我们要学习看见,有弟兄错了,错到一个地步,在主面前出问题的时候,你知道这不是小事情。你如果觉得要对这一个人说,就要对他说。如果你觉得没有价值对他说,你也就不去对任何的人说。有价值要说的,这一件事在神面前应当拦阻他的,你就找机会,你和他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就告诉他说:弟兄,你这样得罪我,不对。你这样得罪我,结果你在神面前有很大的损失。你这样的说,他如果听,主说:你就得着了你的弟兄。你就挽回了这一个人。

 

劝勉的目的是为着要挽回】劝勉的目的,乃是为着要挽回。劝勉的目的,不是在赔偿,不是要使你自己便当,挽回你自己的感觉。乃是要挽回你的弟兄,我告诉你们,这就是今天在神的儿女中,最不顺服的一段圣经。我想,这是一段最不被顺服的圣经。有的人呢?像我刚才所说,就是对别人说话,话顶多,老在那有传。有的人呢?许多事情不能赦免,老放在心里面。有的人呢?索性都赦免了,什么都不管。请你们记得,主在这里不是这样。老在那里说,不对。老在那里赦免,也不对。不肯完全赦免的人,也是不对。

      这不是说,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可不管了。主说,他如果得罪了你,他就有了拦阻。被得罪的人,反而有责任。他如果得罪你,不是小事可以了的。他如果得罪你,你想到他的前途,凭我们基督徒的责任,你要去对他说。因为只有你清楚,因为只有你这一个人知道他有错。所以你必须去挽回他,你必须想法子得着你的弟兄。态度要好,存心要对,目的是要挽回,盼望能够得着你的弟兄。你如果存心是要得着他,你就知道如何指出他的错来。你存心不是要挽回他,我告诉你,也许结果两个人相了,才了。本来是他你,现在是两个人相。所以,要看见目的是要得着他。不只要指明他的错,乃是要得着他。主不是说,你的弟兄得罪你,你要去辱他。主是说,你弟兄如果得罪你,你去对他说,目的是要得着他。

 

态度说话都要对】我告诉你们,目的如果是对的,你就知道手续要怎样作。你知道你要得着他,你所说的话,你的态度,你说话的方法,你的脸色,你的声音,你的语气,你的灵,我告诉你,你都得要对。因为你的目的,是要得着他;你的目的,不光是要他晓得他的错。请你们记得,任何的仇敌,都能知道我的错,但是,只有我的弟兄,才能得着我。仇敌说的话,许多时候是真实的。我们不能说仇敌说的话不是真实的。仇敌说的话,虽然是真实的,但他却没有法子得着我。

      也许有一个人可以来你,责备你。但是,光是责备你,你,告诉你说,你错了,没有用处。虽然他所说的是对的,他的责备是对的,他的是对的,他所说的最重的话也是对的。但是,那一个态度,那一个声调,那一个脸色,我告诉你,和要得着你的弟兄差太远了。你自己知道他的错,是容易的事。你要得着他,又要指出他的错来,这完全是另外一件事。任何的人,都能发脾气,人并不需要恩典才会发脾气。绝不需要恩典,人都会发脾气。每一个人都会发公义的脾气。我告诉你,我们很容易发脾气。

      要叫人知道罪,不是一件难的事。因为仇敌,也能够叫我们知道我们的罪。但是,只有一个弟兄,才能够叫人知道罪,而同时又能够挽回他,得着他。只有一个弟兄的手,才会这样作。你们看见,只有一个人是很嫩的作法,又给他看见他的错,又给他看见他在主面前如何。这是你们的责任,也是初信的弟兄的责任。盼望从起头起,就得学习这一件事。

      在我里面有很重的负担,就是神的儿女彼此得罪的时候,许多时候多不符合主的话。所以,今天要学习。这该是非常嫩的。我们今天要说一个弟兄好很容易。我想无论谁要赞美谁很容易。或者,我们发脾气去告诉人一件事,那也很容易。只要放松情感,我们就作得来。但是又要他知道他的错,又要挽回他,又要得着他,这只有满了恩典的人才能作。自己对了而不据以为说自己对,自己对了而不骄傲,自己对了而能够谦卑,自己对了而能够温柔,自己对了而能够给人知道人有错。我告诉你,你需要把你自己摆到外面去,你才能够告诉他。如果你把你自己摆在里面,这一件事就作不来。

      所以,弟兄姊妹们要学习。我们的责任是在这里,不是说放弃,不是说不管,不是说我让他去算了,这不是我的事。我告诉你,这是最难的事。主让他得罪你,就是说,你的主看上了你,挑选了你,把一个大的重担交在你手里。这也是神选上了你。你是被选的器皿,来作挽回的工作,你不要失败。所以我盼望弟兄姊妹看见,在教会里,不许可有推诿。你不能有难处,一直推诿。推诿也是弟兄姊妹中的难处。这是完全能把教会的生命破坏,把基督的生命破坏。

      今天有一个弟兄得罪你,小得很的事,你赦免他,过去了。里面没有难处,里面没有事。但是,今天有一个弟兄得罪你到一个地步,不得过去。请你记得,你不能闭起眼睛来,算他没有这件事。因为还是有那一件事,事情是在那里。今天的问题,不是抹煞事情,不是有事情算作没有事情。有事情不能算作没有事情,你不能闭着眼睛,算他没有事情。教会的能力,许多都是借着重担消杀的;身体的生命,许多都是借着重担消杀的;执事的工作,许多都是借着重担消杀的;长老的能力,许多都是借着重担消杀的。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要学习有事情就得对付。

      你们看见这两个里面的关系么?不然的话,身体里面的难处在那里。我告诉你们,过些日子,在教会里面,要拖不动,因为都是难处。今天在基督的身体上,在教会里面,有许多难处,就是在这里,东西不是消灭了,东西是遮蔽了。东西没有除去,都在那里遮蔽了。不说就是,一说这些事情都在。所以,弟兄姊妹要学习减少教会的重担。有人得罪你的时候,不是闭起眼睛来不管,乃是要对付。不过,态度要好,灵要对,话语要对,脸色要对,存心要对,声调要对。这样,你才能够得着你的弟兄。不然的话,这件事还在那里。我很盼望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五节这一句话,能够被初信的弟兄记得,等到一有难处的时候,就晓得怎样去作。

 

如果挽回失败,就告诉另一个人】十六节告诉我们,如果失败了怎么作?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当你一个人来到他这里,很好的态度,很温柔的话语,很正当的存心,对他说了之后,他如果不听,你才可以去告诉另外一个人。我要很严格的在这里说,这一件事情的告诉,必须要等到他不肯接受的时候,绝不是随便去告诉人。在神的儿女中,如果在两个人之中,实在有难处,如果两个人在这里,是一同跪在神面前,借着赦免忘记,借着赦免谦卑,我告诉你们,无论什么为难的事,都很容易解决。

      这话,若是不小心,传到第三者的耳朵里,这一个病就变作加重了,就很不容易医治。一个伤口,就是破了,你没有把外面的东西加进去,还容易医。若是一个伤口,已经破了,你告诉第三者,这是等于什么呢?这是等于伤口跌一跤,你把泥拿一把进去擦一擦,这是同样痛苦的事。骨头断了,本来也许可以接起来。你把伤口开起来,又把脏东西塞进去,这就不容易接起来,就不容易把他挽回过来。所以在弟兄姊妹中间的难处,总得想法子对付。等到这一个问题不接受的时候,那就可以告诉人。那一个告诉,不是为着多话,乃是要叫两三个人来,一同对这一个人说,一同寻求交通。

      所以,当你看见这一个弟兄不接受你的话的时候,主说,你可以去带一两个人同去,可能是教会的长老,可能是另外的弟兄。就是到那一个时候,你不是在那里随便告诉人,乃是告诉一两个在主里面有经历的人,有资望的人,有属灵分量的人。你把你们两个人中间的事,摆在他们面前说,你们看这一件事情是如何?是不是这一个弟兄错?你们看这一件事情怎么样?这两个弟兄,要把你们的事,祷告过,看过,用属灵的力量审判过,他们在那里觉得说,这一件事,某弟兄大错。我告诉你们,今天不是你这一个人如同受伤。你还能带两三个人去找这一个弟兄说:这一件事是你错了。这一件事,你这样作,你在神面前没有路,你必须悔改,你必须认错。

      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所以这两三个人,定规不是随便说话的人,不要带多话的人去。因为多话的人,他们根本连佩服都不佩服。要带可靠的人,有分量的人,诚实的人,在主面前有经历的人去。有两三个人的口,句句可以定准,每一句话说了,就是这一个情形。你能告诉他说:弟兄,你有错。

 

最后告诉教会】我们教会的原则,就是这样。你个人能够把难处取消最好,不能取消,就只能寻求清洁。那一个难处,是小到一个地步,无足轻重,你就不必提起,赦免他就是了。不必给外面的人知道。那一个难处,是关系交通的,你就要学习对付。你一个人对付不了,就带两三个人去对付。他如果还不听,你就只能告诉教会,告诉负责的弟兄。我想,这里的教会,是负责的弟兄,不是你当着全教会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把这一件事提起来。你告诉负责的弟兄说,在我和某弟兄之中,有这一个难处,但是这一个弟兄不听,你们怎么看。

      我告诉你们,教会如果在一起,教会的良心在那里觉得说,这一个弟兄有错,他就是错。如果那一个弟兄是一个弟兄,并且也是活在神面前的,就应该放弃自己的看法,应该接受两三个人的见证。如果不接受两三个人的见证,最少该接受教会的断案。弟兄姊妹都看我不对,就这一件事,不管我对也好,我不对也好,我总是不对。教会同样的看法,教会同样的意见,就是主的心意。主在这里就是这样作。主知道教会的心意。在这里他应该知道,如果不听教会,如果不听两三个人的话,如果不听一个人的话,最少应当学习柔软,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以为自己定规的是靠得住的。人应当接受教会的感觉。

      如果再不听,怎么办?十七节: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这是相当严重的话。换一句话说,所有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都不和他来往。在事实上,这一个人是在外面的人。那一个难处,没有对付,所以教会把他看作外邦人和税吏,和他没有交通。所以我们在神面前,每一个都应当学习接受教会的断案。

      初信的弟兄,你们要看见马太福音十八章十八节到二十节的话,是根据于这一个而有的。十八节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这就是指着教会所对付的这一个人说的。特别是指着这一件事说的。当然,那一个范围是包括得更大。但是那一个在眼前的事,就是这一个教会,如果看你有错,你以为是对的,教会就把你看作外邦人和税吏。请你们记得,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教会在地上所作的,主在天上承认。所以神的儿女,要学习接受教会的断案。

      十九节所说的话,也是根据于这一段圣经而来的。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这就是指着前一段所说的两三个人和教会的那一段。教会看他作外邦人,教会看他作税吏,主说,你们教会在地上所作的,我在天上也作。

      有人也许要问说:刚才我叫两三个人去,有什么用处?请你们记得: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的时候,就有我在中间。你们在地上求什么事,我在天上必为你们成全。请你们记得,两三个原则,就是教会的原则。两三个人能够同心合意的作一件事,两三个人能够同心合意的在神面前看一件事,主说,我在天上也承认。马太福音十八章十八节到二十节的话,就是根据于对付弟兄的事而来的。从两三个人到全教会。十八节说全教会,十九至二十节又看见两三个人。所以我盼望弟兄姊妹要学习顺服教会的断案。

 

初信弟兄要学习的功课】今天,我们要给初信的弟兄看见,一个人得罪你,你有两件事要作。第一,你要劝他;第二,你要赦免他。

      这一个人得罪了你而不承认,就问题一直要继续下去。这不是你个人赦免不赦免的问题,你个人还是赦免他的,但是在手续上,在外面的关系上,神告诉你说,你要看他作外邦人。难处摆在教会之外,好像难处不在教会的里面更好。难处在教会里,就把教会压住。现在把它摆在外面,就在教会里没有压力,那是更好。今天有难处来的时候,我们应当立刻赦免他,许多事情过去了,小的事情过去了。人有错,使你到一个地步,你觉得他在神面前需要挽回,你就该去劝他,去挽回他。如果他认错,就赦免他,过去了。如果他不认错,我们在神面前,必须把这一件事好好地祷告过,好好地解决它。

      可是对于所有得罪我们的人,你的态度要好。我们自己必须清楚,我自己是蒙恩典的人,所以我也要恩待人。我蒙着主赦免那债,今天我不能向得罪我的人讨债。如果在教会里,能够学习彼此赦免,彼此劝勉,我相信有许多难处,可以省去,可以减去。盼望说,神恩待我们,叫我们留意这些事。我们要在神面前留意,在神面前学习不随便说话,存心要赦免,不是存心在那里看人的错。如果一直站在这一个地位上,按着神的话好好地在那里作,我相信教会可以省去许多的错。求神施恩给我们。

 

附录:挽回弟兄的问题──看他像外邦人,并不是革除】有弟兄问:看他像税吏一样,对于擘饼有没有关系?

      我想,在这里没有革除他。弟兄们就是让他去。你说话,我们不听。你来擘饼,我们也不理你。弟兄们是记下来,看他像外邦人一样。没有到革除的地步。因为是一个人和一个人中间的事,还没有到要革除的地步,可是弟兄们看他像外邦人。你祷告你的,我们不说阿们。你要讲话,你讲你的,我们不理。你要来,让你来。你要走,让你走。就是大家看你是另外的人。我告诉你们,实在说起来,神的儿女如果有一致的态度,很容易把他带回来。这样地对付他,目的还是为着挽回。

 

小事不要弄大,大事也不要马虎】教会里,有许多时候,有许多事情,一直摆在那里,很难的不能过去,就是因为没有这些的对付。教会要洁净,要除去这些的难处。我盼望说,我们不要把小事情当作大事。负责的弟兄要注意,有许多小事情,不要弄大了。有的事情相当大,就不要马虎不去对付。把小事情当着大事,教会的事情就太多了。把大事情当着小事,就难处还在那里。所以我们要学习看见什么事情,什么罪,是摸到神面前去,是必须挽回的。有的人的确需要挽回。他如果没有受劝勉转过来,他在神面前的确有事情,没有过去。如果教会一马虎,他就没有用。因为主没有让他过去。

      这一件事,在各地如果注意,教会前面有路。总不盼望弟兄们作到末了的一步。到了末了一步,那时弄大了。总是应当个人去的时候,就得解决,如果教会的情形好,定规个人去就解决,不必等到两三个人去。除非有一个人,的确是外邦人,是假冒的弟兄,那你们怎么说?我们知道,就是他有难处,全教会说他也没有用。这一个人,我们对于他没有办法。如果他真的是弟兄的话,还是盼望挽回。

      全教会都看他错的时候,他应该在教会的权柄之下,在全体的权柄之下。你们看见教会的权柄是一件很重的事。圣经里,最少给我们看见有一个聚会,是教会的聚会,能够断定事情。请你们记得,使徒行传十五章,全章的圣经,给我们看见,教会的聚会,可以办事情。我们必须从那一章圣经里得着断案。

 

圣经不相信独裁,也不相信民主】你看见,神在那里给教会有意见,可以发表。在圣经里,不相信独裁,在圣经里也不相信民主。在圣经里面的路,就是使徒行传十五章。不是专制,也不是民主。怎么样呢?总是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弟兄都可以说话,这好像是民主。所有的理由,都可以讲。连要守律法的人,也可以站起来讲我主张外邦人要受割礼。虽然他们是完全错的,但是使徒们还给他们讲。换一句话,全体弟兄都有说话的机会,但是,不是全体的弟兄都断定。虽然弟兄们有说话的机会,说出各人的意见。但是,所有的弟兄,在神面前把所有的感觉说出来之后,长老们听过了他们的话之后,就要把他们的感觉说出来。

      你们看见在使徒行传十五章里,就是这一种情形。所有的弟兄都说话,守律法的人也说话,很重的在那里说。后来彼得站起来说话,保罗站起来说话,雅各也站起来说话。负责的弟兄把他们的情形说了之后,教会的良心就服了。圣经里,都是同心合意的作,没有少数服从多数。我们不是民主,我们也不是专制,我们是同心合意。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可以说话。说完之后,负责的弟兄说,我看这一件事是怎样。你们看见,在负责的弟兄之中,完全同意彼得所看见的,和保罗所看见的。老实说,这两人是不能相合的,差太多了。一个是外邦人的使徒,一个是犹太人的使徒。雅各和彼得还是犹太人,他们是耶路撒冷负责的人。他们这几位负责的弟兄,都有同一的感觉,这一个感觉是教会的感觉,是教会的良心。不只是耶路撒冷的教会是这样觉得,是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都这样觉得。

      我告诉你们,这就是教会的办法。决不是说可以随便说话,也不是说在教会里面压住了人,不给人机会开口。但是,在断定的时候,是负责弟兄好好的说话,弟兄姊妹要听负责弟兄所说的。圣灵在这里,如果有权柄,这些事情可以很顺利。圣灵一没有权柄,肉体的意见一多,在这里就没有办法,在这里就没有教会,教会没有法子说话。因为教会自己分了家。因此,我们应该学习服在教会的权柄底下。―― 倪柝声《初信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