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爱弟兄

 

读经:约翰一书三章十四节

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没有爱心的。仍住在死中。

 

      约翰福音,乃是四福音中最迟写的;约翰书信,乃是所有书信中最迟写的;启示录,乃是所有圣经各卷中最迟写的。换一句话说,约翰所写的福音和书信,以及启示录,都是最迟写的。

      在约翰福音之前,有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讲到主耶稣的好些方面。约翰写福音书的时候,把神的儿子来到地上那一个最高属灵的点,给我们看见,因为他把犹太人和世界的人,都撇在一边,他给我们认识主耶稣自己到底是如何的,给我们认识什么人能够得永生。他一直给我们看见说,信的人有永生。在约翰福音里充满了信,叫我们看见信的人有永生。这是约翰福音的题目,这是约翰福音注意的点。约翰福音的目的,是给我们看见说,人不只靠着悔改,人不只靠着受浸,人不只靠着背十字架,人不只靠着跟从主耶稣,人乃是一信主就得着永生。

      别的福音所没有特别注意的,约翰福音是特别的注意,给我们看见,信的人就能得看着生。所以约翰福音就对我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人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五24)。换一句话说,谁是出死人生的人?就是听而信的人。谁听了,也信了,那一个人就是出死入生的人。

      在四福音中,约翰所开的福音的门是最广的。他给我们看见,永生是人一信就得着的。他给我们看见,这等人不是凭着人的意思生的,不是凭着人的血气生的;乃是凭着神的意思生的(约一13)。这些人是谁呢?就是那些接受祂的人。相信主的名而接受的这些人,就为神所生。约翰给我们开了一个大的门,并且是特别清楚的门,给我们看见说,信的人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顶希奇!到了书信,保罗、彼得和其它的使徒,也来把神的福音解释得非常清楚,给我们看见说,每一个接受的人,都能得着恩典。书信里所说的,比福音里所说的更清楚,更正直,更明显。到最后约翰也写书信的时候,他所走的路相当清楚。当在他以前的福音书,都注重在神面前实际的行为的时候,他注重在神面前的信心。当所有的书信,注重在神面前的信心的时候,他注重在神面前实际的行为。约翰的福音给我们看见,信就能得着永生。比前三本的福音,传得更直,更清楚。所有的书信都在那里讲信的时候,约翰的书信对我们说爱。所有的书信,告诉我们说,信的人得着称义,信的人得着赦免,信的人得着洁净的时候,约翰给我们看见说,信的人必须有凭据。

      所以,初信的人要知道,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告诉你们说,信的人有永生。听而信的人,就有了生命。就已经是出死入生了。我们今天也要告诉你们说,一个出死入生的人,到底在他里面有没有什么凭据?

      今天有许多的人,你问他说,你怎么知道你有永生?他定规告诉你说,因为神的话是这样说。但这是不够清楚的。约翰在他的书信里给我们看见,人如果说他自己是有生命的,他定规有凭据。人如果说他自己是属乎神的,在他自己是属乎神的,在他身上定规有一个彰显,定规有一个见证。

      人可以凭着知识在那里说,我信,就有永生。人可以把信就有永生演成一个公式。人可以因听了主的话,知道了救赎的工作,就以为自己有永生。你问他说,你怎么知道有永生?他可以说,因为约翰福音三章这样说。但这靠不住,因为他们的话是按着公式说的。有的人听见神恩典的福音,常是在那里用一种公式,说自己得救了,而实际并没有得救。他可以排一个公式:第一,我听福音;第二,我明白了;第三,我相信了;第四,我知道有永生。怎么知道呢?因为有圣经的凭据。但这种的得救是靠不住的。

      我们怎能知道一个人的信,是真的或者是假的?我们怎能知道一个人在神面前的信心,是活的或者是一个公式的?请你们记得:约翰活在世上的时候,他也有同样的困难。恩典的福音不能不传。人得救的路,非常容易。一个人一相信就得救,和神一碰头就得着。这一个不能不传。但是,总有假冒的人,总有混进来的人,总有闲杂的人。

      在保罗的时候,就有假弟兄起来;在约翰的时候,也有假弟兄起来。有人自称是弟兄,事实上不是弟兄;自称是属乎神的人,实在是没有生命的人。他们混进到教会里来,是凭着道理进来,是凭着知识进来,是凭着公式进来。你有什么方法来证明谁是属乎主的人,谁不是属乎主的呢?约翰书信,就替我们解决了这个难处。约翰就给我们一个凭据说,什么种的人是真的弟兄;什么种的人是假的弟兄。换一句话说,什么种的人是有生命的人,什么种的人是没有生命的人,这个难处,约翰替我们解决了。

 

爱的感觉】全部圣经,只有两个地方用出死入生这一句话。一个地方,就是刚才说过的约翰福音五章二十四节;另一个地方,就是今天我们所读的约翰一书三章十四节。现在我们把这两个地方比较一下。

      约翰福音五章二十四节: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这里是说信的人,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翰一书三章十四节说: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走已经出死入生了。这里说出死入生是有凭据的。爱弟兄,就是已经出死入生的凭据。

      许多人,你和他作朋友;许多人,你很欢喜他;许多世界上的好人,你很尊敬他。但是,有一个人是你母亲生的,是你的兄弟、姊妹,我告诉你,自然在你身上有一个不同的感觉,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感觉,你觉得这一个人,是我的弟弟,是生在我家里的。我告诉你,这一个感觉,你称它作爱。这一个感觉证明说,你是这一个家里的人。

      在这里,有一个人,他作的事,不一定是你所欢喜的。他的样子,也不一定是你所欢喜的。他的背景,他的家庭,他的学问、教育、地位,和你也许都完全两样。但尽管有千万不同的地方,可是因为相信主耶稣的缘故,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感觉,觉得这一位是你的弟兄,好像比亲弟兄还要亲。这一个感觉就证明说,你是已经出死入生的人。

      所以,一个人是真信主,是假信主;是头脑信主,是心里信主;是公式的信主,是遇见了主自己;你如果在信里去考究,就考究不出来,你如果到爱里去考究,就很容易考究出来。你如果要分别说,什么信是真的,什么信是假的,我告诉你,连约翰写信最多的人,也不能分别。虽然他是最会写信的人,但他不从信下手,他是用爱来分别。有爱的感觉的人,是神的儿女;没有爱的感觉的人,不是神的儿女。每一个作神儿女的人,自然而然对于另外一个信主的人,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比自己的亲弟兄还要亲密。有这一种爱的感觉的人,他的信才是真的。

      在你里面有一个东西,那一个东西证明你从前那一个信心是对的。因为你从前的那一个信心对的缘故,所以你就有了这一种说不出来的爱。这一个爱弟兄的心是很特别的,不是因为别的缘故,就是因为他是弟兄。不是因为他与你投机,所以爱他。投机的人多得很,意气相投的人自然爱,看法相同的人自然爱,但是这里不是这样。在这里有一个人,教育不一样,脾气不一样,背景不一样,意见不一样,看法不一样,但是我爱他。就是因为他是一个信主的人,我也是一个信主的人,我们是弟兄,我就自然而然和他有交通,对他有说不出来的感觉,对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这一个感觉,这一种味道,就是我出死入生的凭据。我如果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爱的生命】所以,请你们记得,信心叫你遇见神,信心叫你出死入生,叫你作一个神家里的人。你是重生了,你是神家里的一分子。信心不只叫你遇见父,信心也叫你遇见弟兄。信心叫你认识神,叫你相信神,叫你得着生命。你一得着生命,就找出来说,与我同样得着生命的人,还有许许多多。就自然而然觉得说,全世界有这一个生命的人多得很,这一个生命就自然的要我亲近那些与我得一样生命的人。这生命也使我欢喜接近他们,欢喜和他们来往,自然而然,我有一个爱他们的心。

      我愿意你们特别注意:我们所得着的生命,不是神独生子的生命。他如果给我们独生子的生命,也许我们没有爱弟兄的心。我们所得着的生命,乃是神长子的生命,是神赐给众子的生命,所以自然而然对于弟兄有相爱的心。这一个爱弟兄的心就证明我们有生命。信心叫我遇见神,遇见神叫我得着生命,得着生命叫我爱弟兄,爱弟兄叫我知道我是出死入生的人。

      在福音书里是说,信就能出死人生;在书信里是说,出死入生的人,他就会爱弟兄。在这里你看见神所安排的是信叫你出死入生;出死入生的人,就能够爱。我们凭着爱弟兄,我们自己就能知道是出死入生的人。那一个就变作是一个非常大的试验,来试验看,神的儿女在地上到底有多少?所以弟兄要相爱。要相爱才是弟兄。如果不相爱,就不是弟兄。人如果不爱弟兄,这一个人就不是神所生的。你口里可以说你是信的,但是在神面前,你的信心就不是真的,乃是假的。

      弟兄们在神面前,要实在的看见这件事,就是说,爱弟兄,是信心的凭据。我再说,我们没有法子分别什么种人的信心是真的,什么种人的信心是假的?福音传得越完全,这一种的危险越大。福音传得越透彻,假冒的人就越容易。福音越是传得满了恩典,马虎的人就越多。所以今天总得有一个分别的路,总得找出一个方法来,能知道谁是真的信,谁是假的信。请你们记得,圣经给我们看见,分别真的信心和假的信心的路,不是在信心里。你不要去考究信心,不要去问到底这一个信心对不对,真不真?约翰明显的给我们看见,要看那一个爱是如何?不是问信心如何,是要问爱心如何。信心如果是对的,就有爱心。没有爱,就没有信心。有爱,就有信心。你不要到信那一边去看信,你到爱这一边去看信,就清楚了。

      不只我们作工的人要问说,人的信是真的,是假的?有许多初信的人也在那里问说,我怎么知道我信主耶稣是真的信?我怎么知道我的那一个信,就信对了?我怎么知道我的那一个信,就不会信错了?我怎么知道我这样信就有永生了?我怎么知道我的那一个信心,就是神所要的那一个信心?也许我错了,也许我的信心是一个错误的信心,那我怎么有把握说,我是有永生的人?许多人要知道他在神面前实际的情形,到底是如何?这只要问有没有爱就清楚了。

      你如果是一个真信神,而有了生命的人,自然而然在你里面,有一个弟兄的吸引力,自然而然叫你爱基督徒,自然而然叫你觉得基督徒比亲的弟兄还要亲,比最好的朋友还要亲。自然而然有弟兄的吸引力。有一个人是弟兄,你对于他自然而然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感觉,你会爱他,欢喜和他在一起,这样,你自然而然知道你是一个出死入生的人。这不只神的话语里有凭据,并且在你里面也知道这是凭据。

      你们有弟兄,有姊妹的人,你怎么知道他是你的弟兄?她是你的姊妹?你有没有请医生验过血?今天的科学,还没有这一种的发明,假定有的话,你是不是请医生验了血说,是同样的血,所以他是你的弟兄,她是你的姊妹?你怎么知道他是你的弟兄,她是你的姊妹?我告诉你们,这一件事,是不用证据的,只要里面有吸引力就够了。里面有一个天性,自然而然的,莫名其妙的,叫你知道说,这一个人是你的弟兄,这一个人是你的姊妹。就是在你里面有这一个东西。

      一个人是不是基督徒(真的基督徒是神所生的),只要问这一件事就够:你对于神其它的儿女,有没有一种特别的味道,特别的吸引力?神所给你的生命,不是独立生存的生命。这一个生命,自然而然要推你和别的同样的生命接近,自然而然要推你和别的同样的生命来相爱,和别的同样的生命有感觉,有亲密的感觉。你如果有这一个,你就知道我是一个已经出死入生的人。我对于神的儿女,有一个特别的感觉,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感觉,这一件事是相当紧要。

 

爱的思想】现在我们要把约翰一书这一类的圣经节,特别读一读。

      二章九至十一节:人若说自己在光明中,却恨他的弟兄,他到如今还是在黑暗里。爱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在他并没有绊跌的缘由。惟独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那里去,因为黑暗叫他眼晴瞎了。清楚么?一个人是不是弟兄,一个人是不是在光中,一个人是不是在黑暗里,只要看他恨不恨弟兄就可以定规。

      在这里有一个弟兄,你也知道他是弟兄,而你在心里能恨他,我告诉你们说,这就够证明说,你不是一个基督徒。在这里有五个弟兄,你说,有四个我都爱他,有一个我恨他。我告诉你说,你不是弟兄。爱弟兄,不是爱可爱的弟兄;爱弟兄,不是爱你所爱的弟兄。爱弟兄,乃是因为他是弟兄。他如果是弟兄,你就爱他。这是唯一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可爱才爱,乃是因为他是弟兄就爱。

      所以,如果在这里有一个人,是弟兄,你知道他是弟兄,你知道他是属乎主的,你还能恨他,就证明在你里面没有生命。因为这里的话是说,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住是住在黑暗里,行也行在黑暗里。换一句话说,在圣经里不相信有恨弟兄的事,恨本不相信有这一个可能。如果有一个人,明知道他是神的儿女,你如果还能恨他,你自己只得说:主,我不是你的人!神,我不是你的儿女,我是住在黑暗里的人!

      三章十节: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在地上有两班人,一班人是神的儿女,一班人是魔鬼的儿女。在地上只有两个父亲:一个,神是父亲;一个,魔鬼是父亲。神和魔鬼非常容易分。今天的困难是神的儿女和魔鬼的儿女怎样分?凭着这里的话,神的儿女和魔鬼的儿女,也很容易分。因为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这一个人在外面不行义,这一个人就不是属乎神的人。还不只,不爱弟兄的人也是如此。所以,不爱弟兄的人,就证明说,这一个人不是弟兄。不爱弟兄的人,就不是弟兄;不爱弟兄的人,就不是神的儿女。不爱弟兄的人,就是魔鬼的儿女。因为在他里面没有那一个东西,在他里面没有那一个感觉。

      所以,你是不是一个弟兄,只要看你里面有没有爱的感觉,这就是世界上所说的天性。有那一个天性,在骨头里,在骨髓里,自然而然有那一个吸引。凡是从神生的,那一个天性的吸引更深,更清楚,更分明。如果在这里,有一个人说,我是神的儿女,但是他还能恨弟兄,还能不爱弟兄,这就明显的说,他这一个人不是属乎神的,不是神的儿女。所以,分别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只要看他爱弟兄不爱弟兄。

 

爱的命令】三章十一节:我们应当彼此相爱,这就是你们从起初所听见的命令。十四节: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没有爱心的,仍住在死中。

      我们所说的这一个爱,不是指着普通的爱,乃是指着爱弟兄的爱。如果有人在他里面没有这一个爱弟兄的心,圣经就指给我们看,他是仍住在死中。今天我对一个人冷冰冰的,一点感觉没有,我知道他是路人,我知道他和我没有关系。我里面有感觉,我里面有吸引,我知道他是我的弟兄。当我没有相信主的时候,对于这些信徒,我对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点吸引都没有,一点反响都没有。今天我说,我对于这些信主的人,还是没有感应,还是没有吸引,还是没有感觉,我告诉你们,恐怕我的信心靠不住。没有爱心的,仍住在死中。我从前是死的,今天还是死的。你们看见么?信心是用爱心来作凭据的。人的信心靠得住靠不住,乃是看有没有爱生出来。相信神的人,就生出爱弟兄的心来;如果生不出爱弟兄的心来,这就证明他还是住在死中,和不信的人没有分别。

      三章十五节: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你们晓得凡杀人的,没有永生存在他里面。你绝不能说,一个人相信主了,还会杀人。恨弟兄就是杀人,杀人的没有永生存在他里面。有永生的人,他就不会恨弟兄。不会恨弟兄,就证明说,在他里面有爱。

      现在我们要在这里看,什么叫作恨弟兄?在神的儿女中,可以有许多的情形,可是在神的儿女中不能有恨。今天,如果一个弟兄,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情形,我心里可以不欢喜他。今天,如果我看见有一个弟兄,犯了应该被革除的罪,我也许发怒的对付这件事,这也可以。或者有一个弟兄,作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我把他请来,在主面前很重的责备他,这也可以。如果,你听见神的儿女说,我是一个得救的人,我恨另外一个人。你就不能信他是神的儿女。因为并不需要他恨许多人,只要他恨一个人,就证明说他不是神的儿女。

      凡是神的儿女,在他里面的生命,是丰富到一个地步,能叫他爱所有的弟兄姊妹。只要有一个是属乎主的,他里面的爱就会出来。爱一个弟兄,和爱所有的弟兄是一样的。因为那一个爱弟兄的心,摆在这一个人身上是这样,摆在那一个人身上也是这样。这一个爱弟兄的心,对于所有的弟兄都没有分别。只要他是弟兄,我都能爱。不管有多少人,都没有问题。如果在这里有一个人是弟兄,你能恨他,你就是没有永生存在里面的人。请你们记得,不是恨所有的弟兄,只要你恨一个弟兄,就够证明你缺了那一个爱弟兄的东西。爱弟兄的爱,是能爱所有的弟兄的。恨弟兄,只要你恨一个,就证明说,那一个爱弟兄的爱,不在你里面。

      所以,今天这一个问题就变作非常严肃。如果有一个弟兄,能够没有爱的来得罪另外一个弟兄,要欺负另外一个弟兄,对另外一个弟兄,除了恨之外没有别的。我们只能说:神哪!求你怜悯!在这里有一个人,根本没有得救。这是相当严肃的事!

      请你们记得,你每一次要去摸初信的人到底他有没有得救?你只要问说,这一个人到底爱不爱弟兄?这一个人到底有没有恨弟兄?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人用不着杀死全世界的人才是杀人的,人只要恨弟兄就是杀人的。杀人的就没有永生存在他里面。

      比方说,有一位弟兄坐在对面。我明知道他是一个弟兄,可是我和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对于他,除了想攻击他,盼望他倒之外,我没有别的盼望。凭着这一件事,就证明我这个人,从来没有得着生命过。不是说,我是对许多弟兄都这样,才说我是没有生命的人。只要我对一个弟兄有纯粹的恨,就够证明说,我这一个人不是属乎主的。

      比方说,有一位弟兄,我和他有争执,但是我不恨他。他所作的许多事情,我反对,但是我不恨他。有许多的事情,我去作,我会伤他的心,但是我能对他说:弟兄,我不是欢喜伤你,我为着要顺服神的缘故,非这样作不可。这会伤你,但是我又不能不这样怍。我不能恨。或者他作一件事,也许我很生气,但我不能恨。我能发怒到一个地步,用很重的话责备他,虽然这样,但是我没有恨,我里面只有爱。

      就是说我要告诉教会,像马太福音十八章所说的,我的目的,还是为要得着他,还是为要挽回他。如果我作到一个地步,除了拆毁之外,没有一点挽回的意思。这就证明我不是一个弟兄。马太福音十八章的那一个弟兄,所以告诉教会,目的是要得着他。所以,所有的问题,是在光为着拆毁呢?或者是为要得着?我如果告诉教会说,某弟兄怎样可恶,非把他毁了不可,这就证明我从来没有得救,不是今天没有得救,乃是从来没有得救。我如果一次有了生命,我对于任何的弟兄都不能拆毁。没有一个弟兄,我能下手害他,杀他。这是相当严重的,我们不要以为是简单的事!

      我们看见过罗马教,我们看见过更正教,我们今天也要看什么叫作弟兄相爱?保罗说什么叫作弟兄相爱?像哥林多前书五章的那一个人,保罗说,你们要把那一个恶人赶出去。保罗因为他们不赶的缘故,就奉主耶稣的名把那一个人的肉体交给撒但。重么?重到不能再重,是非常重的事。保罗在神面前,把这一个弟兄交给撒但,使他的肉体败坏。保罗为什么这样?乃是要叫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所以叫他目前肉体败坏,乃是不要他受永远损失。结果你看见,哥林多前书五章的革除,到后书就生出不能后悔的懊悔来。请你们记得,马太福音十八章的告诉教会,存心是为着挽回;哥林多前书五章的革除,存心也是为着挽回。

      当约书亚审判亚干的时候说:我儿!我劝你将荣耀归给耶和华以色列的神他对亚干说这话的时候是这一种的灵,是满了爱弟兄的心。如果在这里有一个人,只有一个存心,就是说,这一个弟兄这样坏,这样不行,把也革除了,给他去了吧!这就显明他不知道什么叫作爱弟兄。

      押沙龙死的时候,乃是大哭的时候。虽然押沙龙是悖逆,但是押沙龙是儿子。当扫罗死的时候,大心里难受;当押沙龙死的时候,大在那里哭。一个是他以往的君王,一个是他悖逆的儿子。这样的儿子死了,还在那里哭。不能不打仗,不能不刑罚,但是也不能不哭。不能不审判,但是也不能不流泪。

      弟兄姊妹们!如果只有审判,没有眼泪的话,就证明说,在这里有一个人,不知道什么叫作爱弟兄。只有定罪,而不感觉难受的,就证明说,在这里有一个人不知道怎么作弟兄。只有责备,只有毁谤,只有拆毁,就证明说,里面没有爱。只有恨的,你就看见说,在这里有一个人杀弟兄,在这里有一个人没有爱。在这里有一个人恨弟兄,所以永生不存在他里头。我相当严重的说这一件事。

      我记得达秘写的话非常好。有弟兄写信问他关于革除的事。他第一句话说:我想,一个罪蒙赦免的罪人,来革除另外一个罪人,这是全世界最可怕的事。他用horrible这一个字。全世界上没有第二件事比这一件事再可恶,再可怕。就是罪得着赦免的罪人,来革除另外一个罪人。你看见在这里有一个态度,你摸着这是出乎生命的。许多事情要作,但是里面没有恨。人能够恨弟兄,就是杀弟兄。不管那一个恨,有没有理由。

      所以,今天我告诉你们说,你要试验一个人是不是弟兄?你要试验一个人有没有生命?你就试验看,那一个人对另外一个弟兄,有没有纯粹的恨。如果人对弟兄有纯粹的恨,这一个人就不是出乎神的人,是从来没有得着生命过。

      所以,我们要小心,我们不应该作得罪爱的事。不要得罪弟兄。要相爱,要尊重你里面爱弟兄的心,不要把你自己里面爱弟兄的心伤了。这是非常严重的事!神把爱弟兄的心放在我们里面,叫我们能够用他服事弟兄,帮助弟兄。所以,在这一切事情上,我们不要伤爱弟兄的心。应该叫爱弟兄的心越长越刚强,越长越有力量。

      三章十六节: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什么叫作爱弟兄的心,约翰替我们解释了。我们不容易知道爱是什么东西?不过,你看见主替我们舍命,最少可以知道什么是爱?爱叫主为我们舍命。你如果不知道什么叫作爱?你看主为我们舍命,你就知道什么叫作爱。

      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所以,爱弟兄的心,就是说对所有的弟兄,对所有的姊妹,有一种丢掉自己来事奉他们的心,舍弃自己来成全他们的心。我们也应该在合式的时候,为着弟兄来舍命。

      十七节: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恤的心,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有世上财物的人,看见弟兄穷乏而把怜恤的心塞住了!约翰说: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约翰不是说不能爱弟兄,乃是说不能爱神。因为什么?因为爱神的心就是爱弟兄的心;爱弟兄的心就是爱神的心。人如果塞住了怜悯弟兄的心,这一个人爱神的心也没有了。他不能自己欺骗自己说,我虽然不爱弟兄,但是我爱神;我虽然不爱弟兄姊妹,但是我爱父母。我们和弟兄姊妹的关系,是从父母来的;如果和弟兄没有关系,就和父母没有关系;如果弃绝弟兄,自然爱父母的心不在里面了。

      三章十八节:小子们哪!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二十三节:神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祂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并且照祂所赐给我们的命令彼此相爱。这乃是神的命令。相信这一件事已经作了,下面那一个爱也应当作。神给你那一个爱,神也给你一个爱的命令。神先赐给你那一个爱,神然后给你那一个爱的命令,要你们彼此相爱。今天我们要将神所给我们的那一个爱,照着神的命令来彼此相爱。神所摆在我们里面的东西,我们要按着那一个性质来用它,不应当毁它,伤它,这是我们今天特别要注意的。

 

爱的实际】四章七至八节:亲爱的弟兄们!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且认识神。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

      我们为什么要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有爱的人都是神生的。没有爱的人就不认识神。神就是爱,爱是从神生的。神自己就是爱。神生我们的时候,就把爱也生在我们里面。我们说,我们里面没有爱,今天有,从前没有。今天有这一个爱,就是从神来的。神告诉我们说:我也给你有爱,我也给他有爱,所以你们两个就可以彼此相爱。每一个从神生的人,神都把爱生在他里面。

      从神生的就得着生命。约翰告诉我们,这一个生命就是神自己。神就是爱。所以从神生的,就有这样的爱生在他里面。你们不要一直注意说,神是灵,永生的生命是圣洁的。约翰福音是给我们看见要圣洁,要分别谁是神的儿女,谁不是神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是神的儿女。但这里是说要爱。在福音书里说,要信,信的生命是不犯罪的。我们要注意,不犯罪三个字乃是消极的。圣经没有说神是不犯罪的,因为不犯罪是消极的。这里说我们从神得着的那一个生命就是爱的生命。爱是积极的。神就是爱。

      一切从神生的都有爱在他里面。因为爱是第一彰显在弟兄姊妹里面的。你是从神生的,就有爱在你里面,就自然而然每一个有爱的人能彼此相爱。所以我们如果不能彼此相爱,是希奇的事。每一个人,主在他里面都赐给他一个生命,都有爱生在他里面。然后神给一个命令说,你们要彼此相爱。今天我们只能低下头来说,神的儿女能相爱。这一个生命是新的,是有能力的,因为神先给爱然后说要爱。因为你们乃是从神生的缘故,所以你们作了基督徒,就要学习爱弟兄,要学习替弟兄舍命。如果需要的话,要把你一切都摆上为着你的弟兄。

      四章十一至十二节:亲爱的弟兄啊!神既然是这样爱我们,我们也当彼此相爱。从来没有人见过神,我们若彼此相爱,神就住在我们里面,爱祂的心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了。这给我们看见,彼此相爱和爱神是如何的。我们如果彼此相爱,爱神的心,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了。换一句话说,你们如果爱神,你没有实习的机会,也没有实习的地方。今天神把许多弟兄摆在地上,摆在我们面前,他们就是我们实习爱神的对象,他们就是我们实习爱神的地方。你们如果彼此相爱,爱神的心,在你们里面就完全了。我们如果爱弟兄,爱神的心在我们里面就完全了。不要空口在那里说爱神,要学习爱弟兄。你们如果能够爱弟兄,爱神的心在你们身上就完全了。空口说爱,是虚空的。爱神,是在爱弟兄身上来彰显的。

      四章十六节: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这是第二次在这一章里面说,神就是爱。换一句话说,神就是爱,神盼望我们能有爱弟兄的心,并且住在爱里面。你不要说,我住在神里面,你只要住在爱里面,你若住在爱里面,你就住在神里面。

      四章七节:这样,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又十八节: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我不知道你们看见这一句话的宝贝么?全部圣经,只有约翰一书四章告诉我们说,我们怎样才能站在审判台前不怕?他把秘诀告诉我们说,你们要住在爱里。住在爱里就是住在神里。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在审判的日子就可以坦然无惧。

      所以你们对于弟兄姊妹,除了爱之外,没有别的。只有一个意思,就是要爱他们,要得着他们,要使他们得着最高的好处。没有忌恨,只有爱。这一种的行为,在你身上就是一种训练。到了有一天,你整个人住在爱里面,爱住在你里面。你活在地上的时候,也就把所有的惧怕赶出去。你爱,你就不怕,到了审判台前,你站在那里也不怕。这一个生命,能在弟兄中间作到一个地步,整个除去惧怕。圣灵的这一个果子──爱,在你身上能保留,继续,一直到审判的日子,我们可以站在审判台前,坦然无惧。因为他如何,我们在世上也如何。神在这里给我们看见,没有惧怕,没有怕死的心,也没有怕神的心。这是一个顶奇妙的地方。

      我们已经看见,爱弟兄就是爱神。爱弟兄叫我爱神的心能够完全。我能够爱弟兄爱到完全的地步,我能够对弟兄没有惧怕的心,我这一个人里面完全改变了,惧怕的心没有了。你看见两个并行的地方么?爱神,就是爱弟兄。所以呢?不怕弟兄,也就不怕神,清楚么?爱神,就要在地上爱弟兄。我今天因为爱弟兄的缘故,不怕弟兄,有一天当审判的日子,我就能够不怕神。只有会爱弟兄的人,才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因为根本没有惧怕的心。这是一件希奇的事。

      四章二十至二十一节:人若说我爱神,却恨他的弟兄,就是说谎话的。不爱他所能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神。爱神的也当爱弟兄,这是我们从神所受的命令。约翰就是给我们看见,爱弟兄就是爱神。不能爱看得见的弟兄,就不能爱看不见的神。你如果要爱神,你就应当爱弟兄。这是我们从神那里所得着的命令。

      神所给我们的生命,就是爱的生命。我们不要光注重神的生命不犯罪的这一边,而忘记了神的生命是爱,而不着重神的生命是爱的方面。神的生命是不犯罪的这一边,我们以往已经注重了;今天,就请你们也同样的去注重神的生命就是爱。我们得着了重生,就是神先爱我们,叫我们里面有了爱,叫我们里面有了爱弟兄的心。所以从今以后,我们要学习不得罪爱。许多时候,你能够对弟兄说:弟兄,这一件事,我虽然会伤你,但是,这不是我所乐意的。我这样作,我有我的理由,我为着神,我也为着你。我们总要学习不作得罪爱的事。

      或者举一个例子。你受浸的时候,你公会的牧师反对你。假定说,这一个牧师是神的儿女,你今天要受浸,怎么办?你非遵守神的命令不可,但你也非爱他不可,你不能得罪爱。没有一个人可以遵守神的命令而得罪了爱。但我不是说,我为着要保守爱的缘故,而不顺服神。这怎么办?你能去对你的牧师说:我读了神的话,我看见我该这样作。我知道这一件事会伤你,所以我来向你道歉,求你原谅。但是我在主面前,非这样作不可。我告诉你,你在那里维持了神的真理,也维持了爱心。不是说你要受浸,就向你的牧师拍桌子说:我顺服,你不顺服!如果这样,你得罪了爱。你虽然没有恨,但你得罪了爱,恨是积极的,恨更厉害,但是消极的得罪,也不可以。我们又要不得罪爱,又要顺服神。

      今天,比方你信了主,有一天你要出来传福音,你的父母不允许,你就与父母大闹起来。你出来传福音是好的事,但是你得罪了爱。你要一面看见我应该顺服主,另一面要在父母面前好好的说:我实在愿意顺服你,我巴不得去传福音,我巴不得听你的话,照着你的意思作,但是因为神这样命令,我不能不这样作。这样,就可以不得罪爱的去作。有许多弟兄姊妹,事情可以不错,但是冒了一个大险──得罪了爱,你的态度是刚硬的,你从这里起头变作越过越公义,越过越不爱。所以,我们一面要顺服神,一面要在任何的情形中不得罪爱。

      我们从起头就要学习公义,但是要不失去爱。你们看见这两边平均的紧要么?一个初信的人,一起头,就要看见这一边。一件事情,必须要作就作,但不能作得罪爱的事。态度要温柔,就是和人不同的时候也得温柔,充满了爱。要对他说:弟兄!我巴不得也能够看见你所看见的,但是神给我看见这一个,我非顺服不可。不和人争,不委屈神的话,也不得罪爱。一面顺服神,一面爱。我相信在我们中间,许多人就有直的路走。许多人顺服,乃是闹着在那里顺服。有许多不应该有的感觉在里面。这都是神的儿女失败没有见证的地方。

 

爱的绝对】五章一节:凡信耶稣是基督的,都是从神而生。凡爱生他之神的,也必爱从神生的。这里的话非常宝贝。你如果爱生你的神,你就必爱神所生的,这是极其自然的。你不能说我爱神,而我和弟兄没有感觉。这是不可能的事。

      五章二节:我们若爱神,人遵守祂的诫命,从此就知道我们爱神的儿女。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祂了。在这里,你看见一件特别的事,就是说,我们爱神,我们定规守祂的诫命。这不希奇。我们爱神也要爱人,许多时候,好像我们不能守祂的诫命。爱神,就定规遵守祂的诫命。但是我们不能说,我们爱祂的儿女,就遵守诫命。

      比方说,我们觉得应该受浸。许多神的儿女就对我们说:你如果爱我们,就不应当去受浸。你如果去受浸,就要伤我们。许多人说:你不应该脱离公会,你如果脱离公会,你就伤了我们。我如果爱神,我就要脱离公会;我如果爱弟兄,就不能脱离公会。但是约翰的话顶希奇,他说,我们若爱神,就要遵守神的诫命,从此就知道我们爱神的儿女。神如果有命令,你如果不遵守,你不能说你爱神的儿女。今天如果有一个弟兄,神指示他应该受浸,他如果爱神的儿女,他就应该受浸。不是不应该受浸,反而应该受浸,因为你如果不受浸,许多神的儿女就再也不拣选受浸了。他们如果能够拦阻你,他们就更能够拦阻自己,他们就没有机会顺服神。

      所有神的诫命,你如果遵守,从此就知道你爱神的儿女。因为你走这条路,神的儿女就也有路走。因为你走顺服的路,其它的儿女就也有顺服的路走。你如果以为要伤他们而不作,他们就没有路走。所以你要学习爱神,而遵守祂所有的诫命,从此就知道你爱神的儿女。我宁可遵守神所有的命令,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把神的儿女都带到这条路来。今天有没有一个人,因为父母不许你信主,所以为着爱他们的缘故而不信主。你如果这样作,并不是爱。你信了主,虽然他们生气,但是你开一条路,叫他们也能信主。

      所有的问题,都不是在事实上,是在言语上、态度上。你和他们接触的时候,千万不要得罪他们。顺服神的命令,听从神的命令是应该的。可是在态度上,在言语上,要不得罪他们。总是要他们看见,你是不得已而这样作的。你不是故意这样作,乐意这漾作的,是神这样说,所以你这样作。你们的态度要对,应该从起头起学习不辣不硬,是充满了温柔。我们相信有许多人能被吸引往这条路来。请你们记得,爱所得着的人,比恨所得着的人多得多。恨把人赶走,爱吸引人。所以要学习爱,不要恨。―― 倪柝声《碎饼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