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关于玛门

 

关于玛门,你们将来出去时,要说同样的话。对待玛门的路只有一样,这不是人能够随意更改的。我们必须一律一同走前面的路。我们对玛门要有一样的看法。圣经里对于玛门说得顶清楚,现在我们要看神的话对玛门的看法是如何。

关于玛门

玛门乃是偶像

第一,玛门在圣经里乃是偶像。圣经总是把玛门与神摆在对头的地位。世界上没有真正无神派的人,圣经不承认那些不信主的人是信其它的宗教;圣经只说人不是事奉神,就是事奉玛门。你抓别的宗教的招牌,像佛教、回教、道教等,其实都是假的。真正的事奉对象只有玛门或者神。所以玛门是偶像,是在神之外唯一受人敬拜的。一个人如果一面拜观音,一面祷告;一面读圣经,一面又拈香,这乃是岂有此理的基督徒。不拜偶像乃是作基督徒最低的要求;对于偶像,我们都会说非摔掉不可。但我们却说玛门不要紧。这是大错了。我们必须看准,偶像不能拜,玛门也下能拜。我们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就是偶像。

我们千万不能出去对人说,因为我们要盖会所,工作上有需用,或者要照顾穷人,所以叫你们将玛门拿出来。我们不要把奉献拉到需要上,降低奉献的意义。我们对付玛门,不是为着我们的需要,乃是因为玛门是偶像。人可以说我不捐会所,我不顾贫穷弟兄姊妹的需要,这都可以;但拜偶像不可以。我们对付玛门的事,不是有钱没有钱的问题,乃是拜偶像不拜偶像的问题。人唱诗的时候,起调必须正好,调子不可错,太低太高都不能唱。我们对付玛门的调子也要对。我们必须认识偶像是与神相对头的。我们不是因为缺钱,所以叫人不可拜玛门。若是这样,是否我们不缺钱时,就可以拜玛门了?我们乃是因玛门是神的对头,所以非打掉不可。今天信主的人还住在大衮庙里当然是不对的,弟兄姊妹家中有玛门偶像也是不对的。我们不是说有钱没钱的问题,乃是玛门的偶像必须除去。

我们必须给基督徒看见玛门乃是偶像,玛门是在神之外受人敬拜的。这问题必须解决。圣经不是说贫穷的人有福了,乃是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灵里贫穷乃是自愿贫穷。全世界讨饭的人,都不是灵里贫穷的人;没有钱的人还是拜偶像。玛门真是夺取人的敬拜。我们必须叫人彻底看见这事。玛门乃是偶像,基督徒必须彻底的对付玛门。这件事一定要解决。

脱离玛门乃是救恩的一部分

第二,脱离玛门乃是救恩的一部分。我们要给弟兄姊妹看见,按照新约的看法,第一,玛门就是偶像;第二,得救就是从玛门出来。脱离玛门乃是救恩的一部分。脱离玛门就像脱离罪、脱离世界、脱离肉体一样。许多人知道说,一个人要得救,就是要脱离罪、脱离神的刑罚、脱离世界的霸占等。但是许多人不知道,得救也是救我们脱离玛门。在路加福音十八、十九章里,永生、天国、救恩,这三件是联在一起的;而这三件都与玛门有关系。首先,那一个少年官想承受永生,主要他变卖一切所有的,来跟从主。其次,主说有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骆驼穿过缄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祂又说,人为神的国撇下房屋,或是妻子儿女等等,没有在今世不得百倍,在来世不得永生的。进入神的国度,需要撇下一切。彼得得救了,因为他撇下一切。能够撇下一切,进入天国的人,就是不作骆驼的人。第三,撒该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主就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所以人要得着永生、国度和救恩,必须从玛门出来,把一切变卖了。

今天我们在这里不是募捐,我们乃是要人承受永生,进入国度,并得着救恩。有许多人,你问他要不要国度,他说要:你问他要不要永生,他说要;你问他要不要得救,他说要。但你要他从玛门得救,他就不要。有一个公会的人来看我们的聚会,对我弟弟怀祖说:你们哈同路募捐的方法很好。我弟弟问他为什么来看我们的奉献。那人答说:我要再多看几次,如果你们作得好,我们的公会将来也要照样作。那人只看我们的作法,他不知道我们乃是要人从玛门得救。

彼得听到主说,骆驼穿过缄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他就问,这样谁能得救呢?彼得忘记自己就是穿过缄眼的骆驼,他忘记最少有十一匹骆驼(另一匹是假的),穿过缄眼了。有钱财的人得救的确难,但在人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那个有钱的少年官回去了,他不是犯罪作恶的人,他是可爱的人、敬虔的人,却不能得救。但是撒该同样是财主,他原是事奉玛门的人,却有办法得救。他爬上桑树,再爬下来,这一上一下,他就完了,他成了贫穷的人;但他是得救的人。那少年官是在人不能,而撒该乃是在神凡事都能。一个人罪得赦免有喜乐,从玛门出来也有喜乐。一个人信主,他心里得平安;玛门从他心里出去,他也有平安。一个人知道得永生是神作的,也该知道脱离玛门是神作的。赦罪、得永生、脱离玛门,一切都是神作事才成的。彼得问说,这样谁能得救呢?主就要回答说,撒该能。神如果在我们里面作事,我们就能不作骆驼,我们就能从玛门得救。我们的得救,包括从玛门得救在内。我们不要把脱离玛门这件事,从救恩的范围拿出去。

学习作一个在神面前富足的人

第三,我们这人要学习在神面前富足。神是要我们变卖一切,但神不是要我们作穷光蛋,祂要我们学习在祂面前是富足的。所有的基督徒都是财主,问题是你的地位在那里。在一九二六或一九二七年,有一次我在一个地方听见一个牧师说,今天是新年,大家都说恭喜发财,我们信主的人,不发财,起码也可作小康的人。但是按照圣经的看法,神是要人在祂面前作财主,在人面前是贫穷的。只有在地上是贫穷的人,在神面前才能富足。我们叫你变卖一切,不是把钱花光了,乃是从地上的银行提款,存到天上的银行里,是叫你换一个地方存。变卖一切是存到另一个地方去,就是存在天上。基督徒胡涂到一个地步,神对我们说,你信将玛门存在上海的银行安全么?我们说,信!神说,天上的银行你信么?我们说,不!这不是说,因为利息优厚而存在天上的银行。神不是用利息来吸引人。我们这些财主的父亲,一元能付一百元的利息给我们,天上银行的利息是百分之一万,是一万分利。今天地上的银行给三分利,就把人吓坏了。神是问你能不能信。祂有百分之一万的利,你本来存在地上的银行,你能投资地上的银行,但神在天上的银行,你投不投资?你要不要存在永存的账户里?我们事奉的乃是神!如果我们看得见,我们就把什么都摆进去。我们从前把一切摆在玛门身上,事奉玛门,现在我们要把一切摆在神身上,事奉神。我们要作一个在神面前富足的人。

变卖一切,分给穷人

第四,在福音书里,主对付玛门,都说把钱财分给穷人。在五旬节时,穷人是指教会中的人,就是信的家庭。信徒变卖一切,应该放在使徒或长老脚前,不是单给贫穷的人。这给我们看见说,我们的钱财一面要分给外面的穷人,一面也要分给教会中的人,把钱送给没有信的穷人,可以使你的心变大。今天有教会,有两个好处:第一,送出的人乃是由玛门出来的人。第二,接受的人乃是弟兄姊妹。主为什么叫人变卖一切?因为主不能让玛门捆绑人,祂要人事奉祂。主没有说,变卖的一切保留二年多,那时就没有通货膨胀。主耶稣等不及这两年,因为玛门不好积存在基督徒身上。我们必须看玛门好像有毒的蛇,还不是虫子、蚂蚁,我们要像保罗把毒蛇摔掉一样,把玛门摔掉。所以变卖一切乃是你的益处。

十二位使徒就是变卖一切,摔掉一切的人,五旬节时,彼得没有讲道劝人变卖一切,但三千人看见十二人是变卖一切的,他们也变卖一切。使徒行传四章又来五千人,他们看那三千人是变卖一切的,所以也变卖一切。一代看一代。五千人是看三千人,三千人是看十二人,十二人是看基督。人所听的,远不如所看的。我们盼望人到教会里,看见爱心在这里,合一在这里,也看见大家都是变卖一切的。我们如果作不好,下一代的人就绝了。所以我们要下一代如何,必须看这一代如何。我们今天是作恢复的人,我们担负复兴的责任。我们必须作自愿贫穷的人。盼望下一代的人来在一起时,大家不商量建屋买地皮的事。按规矩说,这变卖一切的道不必多传。但因为五旬节以后,这件事断了,所以今天我们要传。我们盼望不必多传这样的道,但如果弟兄姊妹不变卖一切,我们就得一直传。

维持没有余

第五,维持多收的没有余。我们一次交出去之后,在我们身上还会长起来。我们不是因为盼望多种能够多收,而放出去多种。但事实上多种一定会多收,这怎么办呢?哥林多后书八、九章是在使徒行传二、四章之后,不在二、四章之前。那里说,多收的没有余。我们不是问,你是否有一次变卖了一切,乃是说你变卖一切之后要如何。我们要有一次拿出来;以后又有收入,又要拿出来。神祝福你,叫你一直多收,你就必须多拿出来。多种的总是要没有余。玛门摔得越厉害的人,钱回头也越厉害。有一位弟兄说,我们拚不过神。神是重在没有余,不重在多种的多收。问题不是多种的多收,问题乃是要没有余。不管你收多少,神乃是要你维持没有余。我们对付钱财,要对付得彻底。在神面前我们的钱财总要一直送出去。

这五点是新约里所给我们看见,基督徒对玛门的态度。我们对付玛门的路线就在这里,我们总要彻底对付玛门。今天基督徒走复兴的路乃是由玛门得救起,我们非从玛门得拯救不可。

奉献钱财的用途

从今以后,我们中间跟从神,对于如何处置钱财,公私如何分开,我们要照着神的话有学习。对于同工们出去以后,如何处置我们的钱财,我们有几个办法:

第一,送给穷的弟兄,或送给穷人。

第二、顾念弟兄姊妹中个人的需要。弟兄姊妹可以写某弟兄的名字,投入奉献箱里,托负责人转交。

第三,顾到本地教会的需要。

第四,顾到别处教会的需要。

第五,寄给本区的需要。教会是讲地方的,工作是讲区域的;几个地方合起来,就是区域。新约里有耶路撒冷和安提阿两个工作的区域,十二使徒以耶路撒冷为中心,保罗和其它使徒以安提阿为中心。保罗说,他是照神所量给他们的界限。多年来,我们对于地方教会以地方为单位很清楚,但对于工作的问题一直弄不清。现在总算清楚了,工作乃是有区域的。撒玛利亚的工作是由耶路撒冷负责,旁非利亚的工作是由安提阿负责。这顶清楚给我们看见,工作是区域的。若是地方教会与工作区域弄不清楚,人一倒,你就乱了。我们要记得,教会是以地方为单位,工作是以区域为单位。长老是为地方教会的照管,使徒是为区域的工作。这点在圣经里很清楚,只是人弄不清楚。

第六,送给别的工作区域用。工作的区域和区域之间并不是没有关系。耶路撒冷与安提阿之间,并不是彼此隔离的;他们之间有关系,也有交通。安提阿是由耶路撒冷下来的巴拿巴兴起的。巴拿巴由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又从安提阿带保罗上耶路撒冷去。耶路撒冷的钱用光了,安提阿就将钱财送上。这两个区域在使徒行传里有极密切的关系。他们彼此不仅在属灵上有交通,在财物上也有交通。

在中国目前安排有福州和上海两个工作区域,到了阴历八月以后,盼望从青岛或天津开工,从青岛下来接上海。底下从广州往两广走。这几天,浙南的平阳已经起头,汕头也已经起头。汕头一带有二十六或二十七县是讲客家话的弟兄姊妹,所以客语工作要以汕头为中心。工作必须是区域的,以往的失败就是工作也变作地方。我们必须从整区来看工作的事,工人要多负责任。在上海有李弟兄负责,在福州有陈弟兄负责。

对于每一个人的收入,我们有六条路走。有人以为我们要统一钱财,要变成个人支配钱财。我们根本没有那种思想。

地方教会收入的用途

地方教会也有六方面的用度。第一,顾念穷人。第二,顾念单个的弟兄姊妹或作工的弟兄姊妹。第三,为本地教会的开支。第四,为别地方教会的需要。第五,为本区工作的需用。第六,为别区工作的需用。

区域收入的用途

每个工作区域的收入,也有六项用途。第一,为区内的穷人。第二,为区内个别的工人。第三,为本区工作的需用。第四,为别区工作的需用。第五,为本区教会的需用。第六,为别区教会的需用。

在以上这一切分配上,会有许多神的引导,也会有圣灵的管治。这里头需要信心、爱心,和圣灵引导。每一个工人照旧要仰望神,个人的信心仍应当有。以往所说个人信心的路不能丢,不过现在是除了个人的信心之外,再加上团体的信心。个人的需要还是要从个人去得着;若是由教会供给,或由工作供给,就有害人的信心。

我个人的用途,以及与我个人直接有关的工作,譬如鼓岭的训练,绝不接收地方教会或工作上的钱财。

对于钱财交出来,头一次作是摆在教会里,我们不愿意人知道,但我们愿意人见证。弟兄姊妹收入分配的六方面,教会不干涉。(这是指已交出的弟兄姊妹而言。)我们在交出来的事上作得好,必须有见证人。信徒所作的是见证,是有交通,不是夸口。就如主受死是见证,不是为夸口。但地上的人为朋友舍命是夸口。不错,在福音书里,主是说右手所作的,不让左手知道;但到使徒行传就不同,必须有见证,但不是打锣的说。人信主是奥秘的,但受浸是机械式的。机械式的就牢靠,如洋灰混水就牢了一样。爱是一件奥秘的事,结婚就牢得很。我们在底下作是一件事,如果叫人站起来作见证就牢了。我自己没有能力叫人站起来,但我不反对别人叫人站起来作见证。机械式的是靠得住的。属灵的东西,如果光是属灵不够,还要机械才牢靠。你说,我按着哥林多后书八、九章作了。但你献多少,不献多少,谁知道。没有人向你查帐,也没有人作你的会计师。所以作见证是好的,作了见证,在这事上就牢靠了。许多人是来有踪,去无迹。但我们的主是来有踪,去有迹。来有踪,去无迹,不对。所以我们要机械式的,不只是奥秘式的。一机械,就牢靠了。为着个人的良心,我们要请人作见证。

总之,我们要看见,事奉玛门,贪爱玛门,乃是一切罪恶的根。一个人身上如果有玛门,就有放纵肉体,有玛门就有骄傲,有玛门就有贪心。我们必须彻底从玛门得拯救。──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