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长老的安排

 

      香港教会现在要稳定的一直作下去。所以今天晚上,我们正式请几位弟兄作监督。有的人条件还是赶不上的,盼望你们每个人都谦卑。盼望没有一个人骄傲的以为说,我是可以作长老的。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觉得自己是靠得住的,因为我们都赶不上提摩太书所说作监督的条件。也许需要主亲自监督我们。

      香港这里本来就有好些负责弟兄,但同工、负责人、长老一直没有分清楚,同工有的是住在这里,也有的没有住在这里。今天趁着众人都在,作一次清楚的安排。长老是负责地方的事务,同工是负责区域的工作。今天在这里没有一位同工不是在这区域的。如果你是同工作长老,你要记得,你是因为住在香港这里,就加在香港教会中与弟兄姊妹一同配搭事奉主。

 

长老的意义】什么叫作长老呢?这辞希腊原文是presbuteros,中文的翻译是非常的准确。只是字虽准,人的领会不一定准,至少,人对它的意思领会不准。长老不只岁数老,不只是年纪比我长;乃是他还比我厉害些。比方弟弟称呼哥哥叫老大,意思就是他和我一样一式,有同样的生命,不过年纪比我大些,也比我厉害些。各地有许多弟兄姊妹有许多的误会,以为年轻的弟兄姊妹是热心的,年长的弟兄姊妹乃是保守的。如果是这样,就是两家人,不是一家人。有的人以为年轻人作事热心,年老的作事稳当。但长老是presbytery,是老大,就是比年轻的还有多些,还厉害些。年轻的弟兄说他爱主,我比他还爱主;年轻的弟兄说他热心,我比他还热心(主不是派冷的、死的来爱教会);你说奉献,我就比你奉献得更彻底。热心的性质是一样的,而火热得多;奉献的性质是一样的,而厉害得多。在教会中,作长老的必须见证在他一生中,是比年轻弟兄姊妹丢得更多,撇下更多。

      长老是负监督的责任,是在弟兄姊妹前面领他们,不是在他们后面赶他们,不然的话就不能作长老。这五年、十年,香港有大规模的移民,长老如果不好好带头,香港就没有用。所以教会不但安排稳重的人作长老,也安排厉害的人作长老。也许长老在体力上赶不及年轻人,但在奉献上、爱心上、热心上,不能落在年轻人之后。圣经没有里面老的基督徒,如果有老的基督徒,乃是好像老树的老,是在溪边常青发旺的。你热心,我比你更热心;你极端,我比你更极端。长老与年轻弟兄是一支甘蔗,但年轻弟兄姊妹是甘蔗末,长老乃是甘蔗头,味道比你还厉害。不是我是甘蔗,而你是麦蒿,连生命都不一样。不是这样。

 

长老的工作】长老所作的事情,就是作监督,监督原文意思是(oversight),就是居高临下的在那里察看。所有弟兄姊妹在那里所作的事,我都在那里看,他们不能瞒过我的眼,他们一动,我立刻就清楚知道。他们在那里爱世界、调皮、犯罪等,我都能知道。他们话语不诚实、贪爱物质,我也知道。但长老不只在那里看,乃是他们一有错,就帮助他带过去;他们一出事,就立刻更正他们、帮助他们。

      再者,在教会中,乃是所有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事奉,每一个肢体都尽他们的功用。长老作监督的工作,不是代替他们作,乃是监督他们作;能够不只自己忙着作,还叫许多别的弟兄姊妹在那里忙着作。一个好监督必须能发动一件事,而叫许多弟兄姊妹一起作。你要记得,你是监督,不是替工。你要带弟兄姊妹作,而不是代他们作。

      作监督的必须把时间拿出来。想想若有一百个弟兄姊妹在那里作事,你在那里监督,你们的时间就必须拿出来在那里看,注意有没有弟兄姊妹是没有事情作,在那里闲站的。你要像匍萄园的主人在门口看,应该作到一个地步,没有一个人是懒惰的。你要叫每一个人都得有事奉,不管是在事务上或在属灵上。并且他们自己也看见不应该闲站,这样,福音就要大大扩展出去。

 

要叫所有一千的都出来事奉】你如果看这个弟兄没有用,看那位姊妹也没有用,那就变作个个弟兄姊妹都没有用,只有你自己最有用。你必须能够成全人出来事奉,无用的弟兄姊妹,你要能叫他们有用。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弟兄姊妹乃是基督身体上的一个肢体,没有一个肢体是你可以说没有用的。不错,主赐给教会有五千的恩赐;但请你记得,教会不是建立在五千的恩赐身上,也不是建立在二千的恩赐身上。教会的建立,最有力、最主要的乃是建立在一千恩赐的人身上。教会中五千恩赐的人不大有,也许几百年才出来一个,有二千恩赐的人也少得很,如果教会建立在有五千恩赐的人身上,教会就很难建立起来。以往因着我们太重看五千、二千恩赐的,就叫所有一千恩赐的人,都把他们的一千埋在地里。今天教会的路乃在于叫每一个人把他们的一千都拿出来。

      今天我们不怕主只给教会一千恩赐的弟兄姊妹,我们还可以求主多给一千的,只要我们能叫每个人都把他们的一千拿出来,教会就有路。今天想要找一个有五千恩赐的人很难;但若是五个最少的,就是一千的,加起来也就是五千。教会并不缺人,教会的事奉就是每一个一千的都拿出来,全体都起来传福音、事奉主。感谢神,祂的话清楚的说,没有一个蒙恩的人,恩赐是比一千更少的,每一个人最少都有一千。路加福音十九章说至少是一锭银子,马太福音二十五章说最少有一千银子。凡是事奉主的人最少都有一千的恩赐,总没有比一锭更少的,总没有比一千更少的。我们只能推辞说,我没有把一千拿出来,我不能对主说,我没有一千。就是那个又懒又恶的仆人,他也是交给主一千,不是交五百。

      作长老不是说,我用我更大的恩赐替弟兄姊妹作,你乃是要能叫每个人的一千都拿出来用。不管长老的恩赐多么大,多么会作,总不如所有一千的都拿出来作。如果两三位长老有大恩赐,就替全教会作,这是不对的;反而如果这两三位长老站在一边,由全教会全体起来作,效果会更好。每个得救的人,主都给他至少一他连得;你如果说,你所有的比一千更少,就除非你不是得救的。既然你有一千,就当有一千的事奉。所以长老必须监督,不让任何一个人把他的一千埋在地里。我下一次再来香港,如果看见有一个人是把他的一千埋在地里的,我不责怪他,我要责怪你们长老。

      一个教会能不能走上去,就看是不是每个一千的都拿出来。这次我在这里大声呼喊:每个一千的都要拿出来!世上再没有什么力量能抵挡所有的一千郡拿出来的果效。不管那个人,就是最没有用的人,都得用他。除非你承认说,他是基督身体上一个残废的肢体。

      李弟兄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管你多么没有用,他都用得着你。你如果不会作,他会带你作。所有有智慧、有恩赐的人都欢喜自己下手,但这样作,必须出很大的代价。你如果真有智慧,就必须叫埋银的把他们的一千掘起来;你要叫所有的人,没有一个是懒惰的。长老必须有灵敏的感觉,能找出埋银的人,鼓励地把一千拿出来。如果有弟兄姊妹把一千埋在地里,而负责弟兄不知道,负责弟兄就是不尽责。

      求主施恩,叫祂的教会看见什么是教会,教会乃是建造在一千的人身上。五千、二千的,不必你叫他,他自然会拿出来用,他舍不得埋。但一千的有埋的危险。所以今天建造教会,需要一千的人都能拿出来。不管我所有的是多少,是什么种的人,我都要拿出来。当所有一千的都拿出来,就是教会出来;当教会一出来,阴府的门就不能阻挡,福音在世界就传开。所有的人若都把生命送出去,撒但就要颤抖。

 

弟兄姊妹需顺服长老】神建造教会乃是建造在祂的权柄上。主在世界各种政治团体、各种方面,都设有祂代表的权柄。在教会中的弟兄姊妹,要学习顺服长老的权柄,听长老的话,因他们乃是主在教会中代表的权柄。基督徒在地上基本的学习是顺服。很希奇的一件事,使徒的书信都要信徒学习顺服,但没有说到权柄。凡有一个要求,必然就有一个对象。比方没有神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信。如果你一直讲信,但没有神的话,人就不能信。同样的,如果没有权柄,就没有顺服。在教会中,神要所有的信徒顺服,这样必有顺服的对象,就是教会中的权柄。在教会中,乃是长老作神代表的权柄,神要我们学习顺服。一个人如果真认识权柄,就会学习顺服。年轻的弟兄姊妹要学习有正确的反应。所谓反应,不是我想的,乃是一件事情来时,你自然而然产生的动作,就叫作反应。你如果有正确的反应,当你遇见一件该作的事时,立刻就有一个反应:这事到底该问谁?

      弟兄每遇到一件事,都立刻问:这事我该问谁?我该顺服谁?交出来就像身体的配搭一样,没有一个肢体是独立的,每一个肢体都是在元首权柄之下,如果不顺服元首的权柄,那个肢体就是瘫了。

 

关于长老的权柄】关于长老的权柄,我要对同作长老的说,我们要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就是我们本身没有权柄。在身体中的权柄就是元首基督,在身体中运行的就是圣灵。所以圣灵才是权柄,圣灵就是基督在祂身体中的权柄。我们负责弟兄的权柄怎么进来?不是说我们作长老的有权柄,乃是我们明白权柄,认识权柄。认识权柄的人,才有权柄。长老如果不明白权柄,就不配作长老,也不配作权柄。我们自己没有权柄,不过我们比弟兄姊妹清楚,我们认识圣灵的权柄,能将圣灵的意思交通给弟兄姊妹。长老没有权柄,但认识圣灵在基督身体里、在教会里的权柄,所以在教会中才能帮助年轻人。长老不是说,我是权柄,我有权柄来为你们定规。乃是说,我是更认识圣灵的人,所以我能开口,我能说话,能将神的权柄摆在弟兄姊妹面前。作长老的人乃是因为认识神,就变作神的权柄。

      我说一个故事:在上海作长老的有杜弟兄、朱弟兄和俞弟兄。杜弟兄是最年长的一位,按属世说,是与李弟兄同辈的。因为时局的缘故,上海教会物质很艰难,所以如果有来往的弟兄姊妹要求接待,往往无法作到。有一次上海有一位弟兄半夜招待过路人,因为圣灵引导他这样作。杜弟兄就来对我说,那位弟兄作这事是错的,招待是应该招待,但他作错了,因为没有与长老交通。但是我回答说,没有错,因为是圣灵引导他作的;况且半夜怎么叫他来找长老交通呢?我们帮助弟兄姊妹是帮助他们认识圣灵的权柄,不是要他们顺服我们作长老的。所以他顺服圣灵是不错的。

      我们作长老,不是建立我们自己的权柄,乃是要引领弟兄姊妹认识圣灵的权柄。全体弟兄姊妹要学习顺服权柄,而负责弟兄要看自己是没有权柄的。弟兄姊妹有错时,你责备他,不是因为他得罪你的权柄,乃是因为你认识圣灵的权柄;你责备他,是因他得罪圣灵的权柄。你们年轻的弟兄姊妹要记得,许多时候你不听负责弟兄的话,你变作不顺服神。负责弟兄自己不建立自己的权柄,不看自己有权怲:另一面全教会必须帮助弟兄姊妹来顺服权怲。你们要知道,如果不听长老的话,就是背扳圣灵的权柄。这个就叫作顺服权柄。

      我们在这里花那么多时间选立长老,有许多考虑。我们选立几位长老,不是说他们有权柄,乃是说他们认识圣灵的权柄比你们多,所以教会要接受他们的断案。不是他们的主意就是权柄。长老所注意的不该是权柄问题,乃该注重是否所有一千恩赐的都拿出来的问题。如果不能叫所有一千的都拿出来,教会就是死沉沉。但是人的一千拿出来,他的肉体很容易也跟着来;虽然一千的都在教会中事奉,但若是不服权柄,结果教会就乱了。所以教会不仅需要恢复每个一千的都拿出来,也要恢复学习顺服权柄。这样教会就有路,就有正常的事奉;否则随便拉人来事奉,是没有什么用的。

 

长老的灵要开起来】长老的灵必须常常向主敞开,灵必须天天是温柔的,必须没有间断的有圣灵的印象,这样才能作长老。长老如果凭自己断案,叫别人顺服,就没有用,因为你这样的断案,是与一位初信的小姊妹一样──你与她同是蒙恩才得救的。长老要断案,必须能说,我的断案乃是主所要我断定的,这件事我摸得着,也许有的弟兄摸不着。所以对于弟兄姊妹,圣灵的权柄是在我的身上,但又不是我这个人是权柄;不是我作权柄,但又是神的权柄在我身上。我们所有的权柄,价值是在交通上,在光照上。所有弟兄姊妹要学习接受长老在主面前交通、光照的结果,否则就是不顺服。

      长老的灵必须是敞开的,心也必须是敞开的。向主是柔软的,听弟兄姊妹的话要非常的快,并且能由弟兄姊妹口中听出神的话。比方今天有弟兄姊妹在你面前说话,你要学习听话,耳朵要快,听圣灵的话的本意。他说话也许五十句,只有一句是圣灵的意思,但这一句你就应当能听出来。比方:在上海时,有一次我与陆弟兄谈话,在场还有一位西国弟兄。我们谈话时,谈一谈就把那位西国弟兄忘掉了。但是谈完了,他竟说,我听得懂几句,那几句与我们的话一样。其实他听得懂的,不过就是我们在谈话中偶然说的几句英文。作长老的都当像那个西国弟兄听懂我们的英文一样,听得懂弟兄姊妹所说的许多话里面,神所说的那几句。

 

长老必须是丰富的人】长老必须是最丰富的人,能把自己的给人。不只,长老也必须是能接受每个肢体供应的人,并且是最能接受的人。惟有丰富的人才能给人,也才能从身体多得供应,由弟兄姊妹身上多有学习。长老必须是这样的人:能给人丰富,也能从人得供应。你能把许多弟兄姊妹身上的长处拿来。这不仅需要灵开启,并且要谦卑有学习。

 

长老必须有配搭】教会如果没有权柄,就不能好好配搭。长老之间也要彼此顺服,彼此学习有配搭,这样教会才不至于乱。这样的配搭要带进全教会起来事奉。另一面,长老也要学习不建立自己的权柄。盼望这一次的安排与交通,能使教会的事奉好好上轨道。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每一个弟兄姊妹都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都是有用的。你们作长老的,如果能带起教会全体的事奉,使每一个都把他们的一千拿出来,并且都服在权柄底下,也许我们很快就能把福音传遍香港。这样教会一面能把自己建立起来,一面也能向外扩增,得着更多人。盼望我们多有祷告。―― 倪柝声《牧养神的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