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交通的实行

 

教会只有一个】圣经里说,教会只有一个。保罗所在的那个教会,就是我们所在的那个教会。我们所在的教会,也就是使徒约翰、路得马丁、克鲁文等一切重生的人所在的那个教会。圣经里的教会,实在没有时间、地理、种族的分别。在神的眼中,中外古今,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教会,并没有两个教会。圣经里承认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永不承认基督的身体有两个;因为元首只有一个。圣经里肢体虽是多数的,但是,身体却是单数的。所以中外古今得救的人只能成一个教会,一个身体。既然如此,为何又有各地的众教会呢?以弗所书既说只有一个身体、一个圣灵、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为何圣经又说起众教会呢?岂不是圣经里有冲突么?一面说只有一个身体,一面说众教会,又是为何呢?这就是告诉我们,圣经里对于基督的身体,和地方的教会是有不同的看法的。实在说起来,教会只有一个,正如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可是每一个地方,信徒多的,有三千至五千,少的只有两三个人,如马太福音十八章所说的;只要在一个城市或村镇,有一班信徒在那里,一同聚集,这一班信徒,就是住在那个城巿或村镇的教会。所以原文圣经顶注意的给我们看见,在某某的教会。这个在字就是说出教会只有一个,不过分散寄居在某某各地而已。圣经就是把寄居在某一地的教会中人,当作一个地方的教会,小规模的代表那个独一无二的教会。

      有一件事是顶宝贵的,就是哥林多前书十章所说的: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这里的我们,是包括所有的信徒。饼只有一个。所以我们不要以为我们文德里有一个饼,戈登里又有一个饼,北平、长春等处都有一个饼。在全世界里,从物质的眼光看来,饼虽然可以有千万个,但是,在神的面前,从属灵的眼光看来,只有一个饼。为何只有一个饼呢?因为我们在肉体上,是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不能只擘一个饼。若是可能的话,全世界的信徒,可以只擘一个饼。虽然可以有弟兄们在长春、北平、杭州、南宿洲,各自擘一个饼,但在神面前却只是一个饼。我们的手,在主日晚上在上海所摸的那一个饼,与栾弟兄在杭州、黄弟兄在南宿洲所摸的,同是一个饼。在各地方所擘的饼,所代表的基督的身体,仍是那一个。神只有一个教会在世界。这一个教会散居在各城各村里面。这散开住在各城各村里面的教会,就是称为在那城、在那村的教会。为着便利的缘故,就称这些在各城各村里的教会,为神的众教会。其实神的众教会就是神的教会。主叫我们每主日擘饼,就是要我们不要忘记各地各方的教会,并非独立的为教会,乃是联合而为一个教会。故用一个饼来代表,叫我们记得:中外古今的信徒,和地方教会虽多,仍是一个饼。

      我不喜欢用政治来作比方,因为太时髦。但是,我今天要用一点作比方。国民党最佩服孙中山,各处机关都有孙中山的照片,孙中山的照片,可以有几千万张,但是所代表的人,却只有一个,照样,我们所擘的饼,可以有千万个,但是,饼所代表的基督的身体,却只有一个。饼所代表的主,也只有一个。所以各地方小规模的教会,就是代表基督的整个身体。所以,我们立刻看见一个地方的聚会,虽然只有五十个人在那里聚会,但他们所代表的,是中外古今所有的信徒。今天在戈登里,只有五十多个人聚会,在赛山若只有七八个人聚会,但他们在主前擘饼聚会中所擘的饼,是代表彼得、保罗、路德马丁、斯理等人,也代表你和我。所以,无论是宝山、杭州、苏家嘴,或其它各地的聚会,都是代表基督的身体。所以,没有一个教会可以单独行动。所有的行动,都得顾得全体的教会才可以,你在聚会里,不该只看见坐在你旁边的那几个弟兄姊妹,你该看见整个的基督的身体。所以,你所作的事,不止和二百个与我们一同聚会的人发生关系,乃是和整个基督的身体发生关系的。因为我们只有一个身体,所以,你虽然只是一个肢体,你所作的,就是基督身体作的。一个肢体会拖累整个身体。

      中国人住在南洋的,是闽广的华侨居多数。在南洋一带,无论是乡村城市,几乎都有华侨的会馆,在各处会馆的人数,虽有多少的不同,但是,他们在一个地方得势,就是代表中国人在那里得势;他们在一个地方受欺压,就是代表中国人在那里受欺压。他们在南洋如何代表中国,我们也如何在我们的所在地代表教会。从此可以看见每个教会的行为,与基督的身体的行为有何关系;从此也可以看见到底一个一个的聚会,彼此的关系是怎样。虽然,你不过是小规模的教会,小规模的团体,站在一个境界中,神却要藉着这小规模的教会,小规模的团体,来彰显那大规模的教会,大规模的团体。所以,我们在这里小的地方教会所作的,就是代表,就是包括所有基督的身体作的。所以,就不能不和别的地方的教会发生关系,和别的地方的弟兄姊妹们发生关系。

 

接纳擘饼】假定有一个弟兄,被你们接纳擘饼,你们不是把他接纳到在杭州,或是在天津,或是在宿洲的聚会里,乃是接纳他到神的众教会里,到神的家(外表)里去。我们在杭州接纳一个弟兄,就是替在天津,在上海,在宿洲,以及在各处的教会,都接纳他。我们若在上海要接纳一个人,若想到在杭州和在北平的弟兄,以为不该接纳这人,我们就不该接纳他。你不能单独行动。如果你所在的那地方的教会所作的,是别的地方的教会所看为不当作的,你就不能单顾到你们当地几个人的看法而去作。因为这样作,是不分辨基督的身体。如果我们个人所作的,不能代表在上海的弟兄们去作,也就不该作。如果有一件事,不能经过全体的教会同心的通过就去行的,就不是身体的行为,这乃是单独的行为。圣经中只有身体的行为,没有单独的行为。

      若有一个弟兄,要来擘饼,我们为何要仔细查问呢?因为我们不止为在上海的弟兄们来接纳他,也是为在天津,在杭州,在温州,以及在各处的聚会的弟兄们来接纳他。所以当他到别处去聚会擘饼,各地的弟兄们,就不再查问他。他只要带一封介绍信去,别处的弟兄们,相信在上海的弟兄们所作的,就凭着介绍信接纳他擘饼了。所以,我们应当小心的,顾到别的地方的弟兄们而好好的去作。

 

承认恩赐】另外若有在江北苏家嘴聚会的弟兄们,承认某人有恩赐,可以作牧师、教师,或传福音的。他在上海,也能照样作牧师、教师,或传福音的。在上海的弟兄们,也应当照样承认某人是有恩赐的。一个有恩赐的人,决不会易地而失去他的恩赐。所以,一个地方的聚会,也不能不承认别的聚会所认为有恩赐的人。如果神给他牧师的恩赐,他在江北被人承认为牧师,他在我们中间时,我们也要同样的承认他有牧师的恩赐。如果在上海承认某人可以传福音,在北平也应当照样承认他。恩赐是不会因地而异的,虽然职分是因地而异的。恩赐不是就地为政的,虽然职分是就地为政的。所以,每一次一个聚会,要承认人有无恩赐时,应当小心。因为不止是为这个聚会来承认他有恩赐,也是为别处的弟兄们来承认他有恩赐。所以,我们不该单顾自己,我们该顾到全体教会。

 

同工】关乎同工的事,我先引一件事来说。有一位在某地作工的弟兄,要请一位弟兄去作工。他来问我说,你看我请他去好不好。我说,你不必问我,你自己想看,你若把这位弟兄介绍到在北平,在上海,或在南京的聚会里,他们能不能接纳他呢?他说,恐怕不能。我说,那末你也不能接纳他,你也不能请他去作工。因为你若承认他是你的同工,你就是把他带进来,和所有与你同工的人同工。你不止是为你自己,和你所在的地方的聚会中的几个人接纳他,你乃是代替基督整个的身体接纳他。如果使徒保罗这些人,今天还在世上,你所作的,就是代替保罗彼得这些人接纳他作同工,叫他们也多一个同工。不然,这样作法,就是单独行动。一切单独行动,在基督身体上,并没有地位,都应当拒绝。所以,每个聚会,应当小心,不可有单独的行动,并且学习跟从神,叫每个聚会所有的行动,和别的地方的聚会同负责任。

 

不因易地而异】假定说,你在北平和一位弟兄有交通。他若到了上海,他也应当和我们有交通。他若到了上海和我们没有交通,就不对了。我们有一位虞信良弟兄,他在牯岭,有几位西国弟兄常来和他一同聚会,彼此是有交通的。虞弟兄在上海时,这两位西国弟兄,也在上海。他们在上海,已住有几个月。但他们没有来擘饼过。我向虞弟兄问起这两位西国弟兄,他说,他们来上海,约有几个月之久。我问他们为何不来哈同路擘饼?他们说,因为事忙,所以不来。我却知道,他们实在是因为别的原因而不来聚会,并非为事忙。这就是单独的行动,并非身体的举动。他们既能在牯岭和虞弟兄有交通,为何不能在上海和与虞弟兄有交通的人有交通呢?他们若能和虞弟兄在牯岭有交通,也就能在上海和一切与虞弟兄有交通的人有交通。他们不能只和虞弟兄有交通,而不和在上海与虞弟兄有交通的人有交通。当他们和虞弟兄有交通时,他们不止是拣选与虞弟兄有交通,他们也是拣选与一切和虞弟兄有交通的人交通。他们不应当拣选单个聚会与他们有交通,他们应当拣选与一切有交通的聚会有交通。

      比方,今天在上海有聚会,你来擘饼,你以为这里比别处好,有道理听,所以就来和这里聚会的弟兄们有来往,有交通。不久,你到北平去。那里也有和我们有交通的弟兄的聚会,人数只有十几个,聚会是有些软弱的。另外在北平有一位教会里的名人,顶会讲道,却是不和我们有交通的。你到了北平,心中就计算说,我是去和那些顶软弱的弟兄们聚会呢,还是去听那位名人的讲道呢?你若到有会讲道的人的地方去,就是单独行动;因为你和我们有交通,就是与和我们有交通的弟兄有交通,你不能拣选你聚会的地方。这是身体交通的原则,你不能单独行动。

      我们常想,我们能拣选,我们能任意改换我们聚会的地方。岂知并没有这件事。我们在聚会中,有顶大的福气,负顶大的责任,也受顶大的限制。你若到北平去,就必须到徐仲洁弟兄那里去擘饼。你若到天津去,就必须到李弼弟兄那里去擘饼。你若是到烟台去,就必须到李常受弟兄那里去擘饼。因为他们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的聚会。你们千万不要以为宗派捆绑人。我们的交通捆绑人,比宗派捆绑人更厉害。人家所有的是律法上的组织,我们所有的是身体上的组织。恐怕世上没有一个宗派捆绑人,比我们承认身体组织的原则,捆绑人更厉害。我们身体上的肢体,没有一肢一体可以自由行动一天的。就是有一个手指,要自由一天也是不能的。我们的捆绑,乃是身体的捆绑,所以没有个人的自由。所以,弟兄们,愿你们真能看见基督的身体,就不至于有单独的行动。我们信主后,不止只是信主得救,并且应当在弟兄的地位上作弟兄。我们不止作基督人,我们应当在弟兄中作好弟兄,这才是爱弟兄。

 

每一个弟兄所负的责任】在实行方面,我们要问说,若是这样,弟兄们当负什么责任呢?每个弟兄,不止应当负本地聚会的责任,最少他应当顾到全中国各地有交通的弟兄姊妹们。其实他应当看到全世界有交通的人。目前,我们当然只能看到全中国各地信徒中与我们有交通的人。若要更合圣经,就应当把中国除去,应当看到全世界各地有交通的信徒。我们是与他们一同有分于神和他儿子的交通的。今天我们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在上海聚会的,只看见在上海聚会的人。在北平聚会的只看见在北平聚会的人。信徒缺乏世界的眼光与爱心,乃是今日的大亏欠。许多人只看见自己有罪,信了主,就可以免罪,得救。什么叫作弟兄的交通,并不知道。还有许多人只顾念到所看得见本地的弟兄,而不顾念及所看不见各地的弟兄。这并不是神的旨意。

      神拯救人的工作,是为得着活石,来建造灵宫。不然,就是一块块零零碎碎的石头,就不能成为灵宫了。所以,我们的擘饼,是为着彰显基督的整个身体。每一个擘饼的人,应当向基督全身体负责;应当看见他是向一切有交通的人负责。所以,每一次当我们要接纳一位弟兄,与我们一同擘饼,负责的人,应当让他看见,擘饼是为分辨身体,不止分辨主的身体,也是分辨基督的身体。若不分辨身体,就是犯罪。

      所以一切擘饼的弟兄们,应当知道,合乎圣经的擘饼的条件,第一,必须是一个得救的人;第二,必须是不犯哥林多前书五章所说的那几样罪的人。另外,关乎擘饼的弟兄当负的责任方面,也该给他们知道。他该向本地的聚会负责,也该向各地的聚会负责。若有弟兄不能看见他该负的责任,我们不应当拒绝他,应当让他考虑,让他看见这一切的关系,知道擘饼不止是记念主,也是向教会负交通的责。若有一位要擘饼的弟兄看清楚这一切,也肯负责的话,就可接纳他。不然,就只好让他先看清楚,先考虑过,然后由他自己定规,要不要与我们一同有交通。

      这件事,并非什么新发明的事。在二千年前,已经有了。弟兄们若要到一个地方去,他应当注意,先去找有交通的弟兄。你千万不要到了一个地方有了四五个月,还不找到有聚会的地方去。他们也不知道你是在那里。你也不要在动身前,不请长老的弟兄写荐信带去。你该知道,你到那一个地方去聚会,就该向那边的聚会负责。你的行为在那里,就该像一个弟兄,不该不像弟兄。如果我们个个人都注意到彼此的交通,照着圣经去做,这种交通,是非常宝贵的。我们的责任,是顾到基督的全身体,不应当只顾到本地的聚会的事。不可像宗派中人所做的,做教友的不管其余的人,也不认识他们,只认识牧师。或是长老会的教友,只知道长老会的事;监理会的教友,只知道监理会的事。我们却不然。我们所应该知道的,是一切有交通的弟兄姊妹的事,是全世界弟兄姊妹们的事。求神把我们带到当初的地位上,求神给我们看见这件事。

      假定说,有弟兄姊妹有机会到外埠去,他最好先探听那地方有没有与我们有交通的弟兄。若是碰着在一个地方,可以有两三个可以擘饼聚会的地方(如弟兄会,以及其它独立的聚会),可以凭我们拣选的,你就该拣选与我们有交通的弟兄的聚会。你这样作,是有益处于他们的聚会,他们也是于你有益处的。我们承认,我们所走的道路是孤单的,人数一定不多。但是,神总会为我们开门,叫各地方总有几个同心的人,可以聚在一起。求神给我们看见,圣经里所要我们做的是什么?

 

聚会和聚会间彼此所负的责任】圣经里告诉我们,神在一个聚会中所定规的事,也是神在另一个聚会所定规的事。若两个聚会里所定规的事,不能一样,就有不是了。若不是你这个聚会所定规的错了,就是他那个聚会所定规的错了。圣经里讲教会办事方法,最清楚的是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前书一章二节告诉我们,这本书不止是写给在哥林多的信徒,乃是写给所有在各处求告主名的人。换一句话说,即众教会的方法应当是一样的,不是在各地方的教会各自不同的。使徒在哥林多前书讲到姊妹蒙头的事,他讲完了就说:若有人想要辩驳,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所以,使徒不许可有一个地方聚会的行为,与别的地方聚会的行为不同。从这一点上,我们看见,我们的聚会,也不能单独行动。应当这个聚会,顾念到别的聚会。所以,我们在这里行一件事时,应当顾念到这件要行的事,与别的聚会有何关系。一个姊妹,决不能在北平的聚会里不必蒙头,在上海的聚会里就应当蒙头。在神的众教会里,什么都是一律的。哥林多前书十四章说,妇人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这是给我们看见,姊妹不在会中讲道,是在圣徒的众教会中,一律遵守的。

      但是,各地教会的聚会的起始,有早有迟,各地教会的光景,各有不同。有的对于教会真理是清楚的,有的对于教会真理并不很清楚。这样,我们应当怎么办呢?应当谦卑学习,并效法别的聚会。使徒说:并且你们在大患难之中,蒙了圣灵所赐的喜乐,领受与道,就效法了我们,也效法了主(帖前一6)。他又说:弟兄们,你们曾效法犹太中在基督耶稣里的各教会(帖前二14)。这里是告诉我们,在帖撒罗尼迦的教会,效法在犹太的各教会。为何在帖撒罗尼迦的教会,要效法在犹太的各教会呢?因为福音是先传给犹太人的。这些在犹太的教会,乃是先进的教会。(这句话,是我姑且这么说。请你们注意,在圣经中并没有这样称呼在犹太的各教会。)所以,没有一个聚会,可以单独行动。所以,下止个人不该单独行动,就是整个聚会,也不该单独行动。

 

独立的聚会】若有人打算在一个地方,设立一个聚会,不与其它的聚会有交通,有来往,这就不是教会的地位。圣经中的教会,没有不顾到别的教会的。在外国,各种教会中,我们目前尚未找到与我们一同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若是有这种聚会,我们若只管我们在中国的众教会,而不与在外国的教会来往,就是错了。在神方面,并没有在中国的教会和在外国的教会之别。我们若只管在中国的教会,把在外国的教会割断,就不是神的旨意。神的教会是在全世界都找得到的。若是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就是另一问题,若是我们的交通,只限于中国,就是失去了身体的地位。

 

什么是宗派】我怕我们中间,有不法的信徒起来,盼望得着名声和长老的权柄,若达不到目的他就想,我可以另外到一个地方去,或乡村,或海岛去传福音,领人得救。他真的就去另外一个地方传福音,引了多人得救。他在那里带领他们有聚会,有擘饼,也在那里设立了长老和执事。他样样都按着圣经去做,却不和我们来往,只注意自己的聚会,把这块地盘把守得顶牢。他以为可以不理我们,分道扬镳。岂知这就是宗派,并非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这实实在在是圣经所说的宗派;因为你的交通,只限制于你这一二百人。就是你那里所有的聚会、擘饼、所设立的长老、执事,都是按着圣经手续的,你那里的交通,若只限定在那一个地方,就是一个宗派。所以,将来若有什么聚会的交通,是以地方为限制,不以基督的身体为限制的,不能包括所有的信徒的,就是一个宗派。

      比方说,为什么长老会是个宗派呢?因为他只能和在南京、苏州、英国、美国的长老会有交通。如果一种交通,只能包括在上海、南京、英国,或美国的长老会,不能包括基督的身体的,就是宗派。所以,一切的交通,只能包括几个地方的信徒,不能包括古今中外所有基督的身体的,就是宗派。如果我们中间,有不法者出去,另立一个聚会,叫信徒的交通,只限于他那一个聚会的,这就是一个宗派。

      如果在烟台的弟兄们,都抱着闭关主义;他们在那里好好的做工,叫弟兄们样样事情,都照圣经来作,只是不和别的人有交通。这样,如果你到烟台去,你还得脱离宗派,因为他们也是一个宗派。各宗派都有他们的标记。若有人以地方为宗派的标记,他们也是一个宗派。我们不止要看一个聚会所作的,是不是合乎圣经,就以为他们是不是宗派。所有的问题,不只在乎一个聚会的方法合不合圣经,也要问他们自己是不是宗派。如果他们也是个宗派,就应当脱离。如果一个聚会不是出于基督的身体的,也不是归于基督的身体的,就当脱离。因为这些也是宗派。所以,我们若要好好的事奉神,就当学习,不违背神的命令,学习受弟兄姊妹的限制。我们不能只顾一个地方。各地的教会,对于一件事,都应当有同样的办法。但是,我们行为的标准,不是跟随多数的通过,乃是弟兄们合一的定规。同心与合一是圣灵的工作,多数的通过,是人们造成的。

      公开弟兄会的原则,是各地方的聚会,只管该各地方的聚会,不管别的地方的聚会。从南京聚会里被革出来的人,仍旧可以到上海的聚会里来擘饼。他们并且说,我们和别的聚会,从来不相争。若是照他们这样作法,上海只管上海,南京只管南京,当然不会争了,当然可以说是相安无事,各作各事了。其实这一派公开弟兄会,并非真的不争。他们在一个聚会里,若有几个人彼此在道理上的意见不合时,就分开去聚会。也许到了下一个主日,他们就分开聚会,有一班人,就另外租一个地方聚会。有的地方甚至分成好几个聚会,并且这几个聚会,是彼此不来往的。他们还要说,我们不和人争!人欢喜这样做法的,就跑到这样作法的聚会,人欢喜那样作法的,就跑到那样作法的聚会里去。这样作法,与宗派的作法,没有两样;不过和那些宗派有大小规模的分别而已。其实,这永远不是圣经的办法和教训。

 

一致的行动】在上海的聚会,若革了一个弟兄,在南京的聚会,却把他接纳了,我们不能把在南京的聚会也革出去,我们只能和在南京的聚会办交涉。因为一个地方的聚会所革出去的人,就是所有聚会所革除的人,一个地方的聚会所接纳的人,就是所有聚会所接纳的人。这不止是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应该如此行,就是各宗派里,也是这样作法。凡在上海的长老会所革除的,也是在南京的长老会所革除的。宗派中既然如此,我们这站在基督教会的地位上的,盼望显出基督身体的生活的,彼此有所关系的,岂不应当比宗派更为深切,更为一致么?

      但是,还有另一方面的真理,也是我们所当注意及的。所有聚会的行政,都是就地为政的。济南的断案,上海不能推翻或干涉。上海的断案,济南也不能推翻或干涉。不过上海或济南在断案时要记得这件的断案要如何影响到别的聚会;所以,该为别的聚会的缘故谨慎,并受捆绑。一个聚会的行政,别的聚会固然不能干涉;但是,如果这个聚会是专心寻求神的旨意的,就不肯恃着教会是就地为政的,而随便作去,必定会请教于别的聚会,盼望能够作得合乎圣经;并合乎主的心意。所有的问题,就是肉体曾否经过审判,是否属灵。这样才会顾到别的聚会。

      若是在济南的聚会,错误接纳了一个未得救的人,后来把这人介绍到在上海的聚会。在我们收信的那一天,他就是一位在上海的弟兄,他与济南就没有行政上的关系了。以后是归于在上海的聚会来对付他,或是把他革出去。在上海的聚会,并不必再为这件事,去问在济南的聚会了。如果在上海的聚会,革除一位弟兄是革错了,他后来到了济南,被在济南的弟兄们看出这件错来,在济南的弟兄们,不能立刻接纳这位被革的弟兄,当先写信到上海,问在上海的聚会,在上海的聚会若不服这件事,在济南的聚会,就不能接纳他。如果在上海的聚会服这件事,在济南的聚会,就可以接纳他。

      所以,只有一个问题,我们的肉体,必定应当放在十字架上。就是聚会对于聚会,也是根据这原则。我们自己错了,就当服我们的弟兄。如果自己只想贯彻自己的主张,就无法可想,就成了一个宗派。有时若有一位弟兄,以为自己总不会错,他自己就是一个宗派。所以,我们应当好好的审判肉体,把肉体放在死地,好好的活在圣灵里,才能好好的办教会的事。不然,肉体不肯受审判,你要这样作,他要那样作,就无法办理教会的事。我们每一个人的己应当除去。个人和个人当如此;聚会和聚会,也当如此;这乃是圣经的教训。

 

问题解答】有弟兄问,若有弟兄带了在济南的聚会的介绍信,到在上海的聚会来聚会,他后来被在上海的聚会革除。在他未被革之先,要否问过在济南的弟兄们,然后把他革除?

      答:当在济南的聚会介绍信来时,我们应当照着介绍信接纳他。后来我们若找出这位被介绍来的人还未得救,就可以把他革除。在济南的弟兄们,既然肯替他写介绍信,就必定是不错的,我们应当绝对的相信我们在济南的弟兄们的话,把他接纳。至于后来我们对付这人,把他革除,不必去通知在济南的弟兄们,乃是因为这个正像我们在上海的聚会革除一位弟兄,并不必通知在济南的弟兄们一样。因为当这人带了介绍信来到在上海的聚会后,他被在上海的弟兄们所接纳,他就和其它在上海的弟兄一样。当我们一收从在济南的弟兄们来的介绍信,他就是在上海的弟兄。所以,在上海的聚会,就有权柄来对付他。

 

      有弟兄问,我们能不能到昆山花园去擘饼?我们若去擘饼,是不是与圣经里的真理相违反?

      答:现在,在上海共有三张桌子。我若不知道在哈同路的这张桌子是对的,我明白必定不来这里擘饼。我们在一张桌子前擘饼,就必须能承认这张桌子,是代表基督全身体的。在昆山花园的那张桌子,是闭关弟兄会的罗派的。他们抱着闭关主义,只和与他们有交通的人来往,他们不和一切与神有交通的人来往;他们的交通,只包括那么多。你就是一位顶好的弟兄,他们也是不接纳你,必须你先与其它一切的基督徒断绝。他们是闭关弟兄会中七八派中之一。这七八派是彼此不来往、不接纳的。

      今天我们的问题是这样:若有两个擘饼的聚会,同在一个地方,我们必定要去分别到底那一个是对的。若是在一个地方有聚会后,另外又有一个聚会兴起来,你就不能两个都去,就必定要问他们,到底那一个聚会,是否也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如果他们都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就他们必定彼此有交通,正如我们在文德里的聚会,和在戈登里的聚会的关系。今天在文德里的聚会,所接纳的人,若到在戈登里的聚会去擘饼,就不必再被在戈登里的聚会来接纳。我们彼此都不必再接纳了,因为我们的交通只有一个。如果彼此没有交通,你就不能因为他们俩聚会的形式相同,就以为两个可以都去。你必须查察那一个聚会是代表教会,站在一体的地位上来聚会的。不然,就也是一个宗派。

      我那次在美国和单大夫夫妇一同擘饼是对的,我若和他们所不承认的人去擘饼,就是错的。因为我已和他们在济南擘过饼。在一个从来没有过聚会的地方,我们可以自由行动的(自然也当有交通的弟兄们的同心),设立擘饼的聚会。若是我在杭州,带领几个人,再设立擘饼的桌子,就是错,因为那里已经有一张桌子。栾弟兄必定要对我说,你不应当另立桌子,我也当承认我的错。弟兄会的人是说,凡不脱离公会的人,我们不能接纳他们与我们一同擘饼,这也就是一个宗派。我们是说,凡在公会中已经得救的人,我们都可以与他们有交通。比方说,在宁波,本来没有擘饼的聚会,若有在济南的二三位弟兄到了宁波皮,我们就可以擘饼。

 

      有弟兄问,在北平有一软弱的弟兄们的擘饼聚会,我去擘饼,另外我再到一个有名人讲道的地方去听道好不好?

      答:我们到别的地方去听道,并不是绝对不可以的。我们并不禁止人到外面去听道。但是,有一件事要说明,你去听道时,和这些人的来往要有限制。那些讲道的人,所有工作的目的,若不能达到神的目的,他们所作的,就不是圣经里所说的神的工作。我已经说过,神的工作,不是布道团、勉励会、主日学、查经班、复兴会等等。神的工作,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就是教会。神在一个地方的工作,就是该地方的地方教会。凡赶不上这个的,意即没有作到这么多的,就不是神的工作。我并不是说,布道会、查经班这些事不好。如果光是这些工作,而赶不上地方的教会,就是赶不上神的目的,就是叫神降低祂的旨意。神在使徒行传里所做的工作,没有一次是比地方教会更短、更少、更赶不上的。

今天在教会中,也有人讲真理,也有人引人得救,也有人查经、讲道,或传福音。这些事,信徒都可以作。但是,我们应当拿住神的目的,应当赶得上教会。我们所惧怕的,就是有许多的工作,虽然很好,却赶不上神的工作──地方的教会。我们也相信,外面有好些有恩赐的人;我们也相信,我们若更忠心的话,神要在我们中间兴起有恩赐的人。我们如果活在神的亮光中,我们就不必跑到外面去听道了。

 

      有弟兄问,有一些信徒,对于教们所信所持守的道理上有所挑剔,他们又严严持守自己的(查经班),又要来擘饼,并在擘饼聚会中讲道,我们当如何对付这等人?

      答:如果在这个地方,有这种闭关性质的查经班,就是不按着教会的原则行的。他们所作的,赶不及神所作的,所以,就不是神的工作,乃是人对于神的工作的仿效。神的工作,都是以教会(地方)为中心的。所以,人所设立的查经班、布道会等,都是好的,也都蒙神赐福。但是,这些并非神的工作。神的工作的目的,只有一个教会。比方说,内地会是一个差会,并不是一个教会。他们差派人到内地去布道,是顶好的事,神也赐福他们的工作。他们所有的果子,也许我们中间还没有呢。但是,他们所作,并不算是神的工作。我们只可以说,在他们的工作里,是有神的工作,我们不能抹煞神在他们工作里面所作的工。我们若说他们的工作里,没有神的工作,就是得罪神。不过他们的目的和聚会,并不是地方的教会。

      如果像你所说的那一班人要来擘饼,我们应当愿意的,喜欢的接纳他们。但是,我们并不是接纳他们所在的公会。他虽是在公会里的人,我们并不因他未脱离公会而不接纳他。但是,我们接纳了他,也并非说,他是可以不脱离公会的。我们不是不接纳一个在公会里的信徒,乃是接纳了这样的人,而后劝他去离开宗派。

      若是一个公会里的人是得救的,我们可以接纳他擘饼,却不能接纳他讲道。如果有的人对于教会的真理是不清楚的,我们就只能和他有生命上的交通,不能和他有工作上的交通。因为他们和公会仍有交通,要讲道的话,还不知道他们要讲些什么。所以,许多人,我们只可以和他们有生命上的交通,不能和他们同工。这是使徒保罗的原则。

      罗马书十六章十七节说:弟兄们,这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所以,弟兄们,应当不听这些专门来挑拨的人的话,应当留意逃避他。将来在一个聚会里,有像长老的人起来负责时,他们可以通知弟兄们,谁是我们该躲避的,谁是我们不该躲避的。其余的弟兄们,就应当顺服。

 

      有弟兄问,比方说,我到新疆去,忽然在那边发现了有擘饼的聚会,也是没有宗派的,我就在那里与他们一同擘饼呢?或是先打一个电报到上海来,得着在上海的聚会答应了,然后再去擘饼呢?

      答:这样作,也是有理由的。因为这是尊重弟兄们的意见。同时也看出你是如何尊重这件事。有时,你可以在出外之先,得到弟兄们的同意,弟兄们也可以给你权柄,叫你无论在那里,遇着有擘饼的聚会,是我们可以与他们一同擘饼的,就可以与他们一同擘饼。至于打电报这件事,若以之为通知弟兄们,并明白弟兄们的心意,就可以作;若以之为请示,就不必作。因为明白弟兄们的心意,是身体的行动。

 

      有弟兄问,比方说,我因事到新疆去,看见在新疆有擘饼的聚会,也是有宗派的,我和他们一同擘了饼,后来被在上海的聚会知道了,在上海的聚会,要如何对付我呢,还是与我以有效的处分呢?或是劝戒我呢?

      答:这不止是你所设想在新疆所发生的问题,就是在上海,也有同样的难处。我要问你们,你们到这里来擘饼,到底是为着什么?如果这张桌子,不能代表主的桌子,你不过见别人来擘饼,我也来擘饼,别人来记念主,我也来记念主,你就来擘饼有何价值呢?并非说,要你不和别人擘饼,才可以和我们一同擘饼。问题是你看见我们这张桌子是什么?你若看不见这张桌子是主的桌子,你何苦来擘饼呢?你若已找到这是主的桌子,为何又去找别的桌子呢?若有人这样去作,我告诉你们,圣经中没有这种命令。

      若有人和我们一同擘饼聚会,又到公会里去领圣餐,我们当然不能革除他。但是,我们应当对付这等人;应当劝戒他们。如果劝戒不听,就惟有照着提多书三章十节而行了。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帖撒罗尼迦后书三章六节说:弟兄们,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们,凡有弟兄不按规矩而行,不遵守从我们所受的教训,就当远离他。我们对于这等分门结党的人,把他们放在我们的交通之外,不和他来往,叫他觉得他是一个零落的基督人。但是,有的人并非存心如此,乃是因为没有知识,则又当另论。

 

      有弟兄问,我有时在上海,有时在苏州。在苏州的弟兄们,有事要找我做时,就把教当作在苏州的一位弟兄,不然,就把教当作在上海的弟兄。到底我是算作在上海弟兄呢?还是算作在苏州的弟兄呢?

      答:因为你在年假暑期都回苏州去,并且你也觉得该多负一点在苏州聚会的责任,所以你也许该算作一位在苏州的弟兄。并且因为你常在苏州,所以在上海的弟兄们,就不把在上海聚会里的事问到你,我想你还是算作一位在苏州的弟兄吧。因为目前在苏州的聚会,很需要人负责。

      至于我们如何规定谁是在这里的弟兄,或者谁是在那个地方的弟兄,只好看这位弟兄,住在什么地方比较长久些为标准。另外是与聚会的境界有关系的,我要在礼拜一晚上提及。

 

      有弟兄问,我们知道接纳一个人时,应当问他四个问题:()他是否得救的人?()他有没有哥林多前书五章所说的明显的罪?()他肯不肯向聚会负责?()他肯不肯和弟兄们有交通?如果这个人是得救的,也没有明显不可擘饼的罪,他要和我们擘饼,却不负聚会和与弟兄们被此交通的责任,并且要管我们的事,我们应当如何对付这等的人呢?

      答:请你们注意:()()是我们接纳人擘饼的条件。另外()()是关乎分辨身体的。他若不分辨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这是凡在聚会里作长老的人、负责的人,应该清楚知道的。分辨身体,又有两方面的:第一,是分辨这个身体,是主耶稣的身体,我们来擘饼,为的是纪念主,所以来吃喝。第二,是分辨这个身体,是基督的整个身体,所以,我们在主日晚上,聚集在这里擘饼,我们不止应当感觉到我们这一同擘饼的人,是基督的身体,并且还当记得一切蒙宝血救赎的人。若有一个日本人,来到我们中间,与我们一同擘饼,我们仍旧应当承认他是我们顶可爱的弟兄。假若英国人在西藏出兵,和中国人发生一点交涉的事;若有一位在英国的弟兄,来到我们中间,与我们一同擘饼,我们也应当看他是我们顶可爱的弟兄。所以,我们应当不管人的分别,只顾到基督身体的关系。所以,若有这种不肯分辨身体的人,要来擘饼,你可以问他,你肯不肯分辨身体?你一切的行动能否都向教会负责任?他若不能,我们并不反对他来擘饼,因为他已经得救。但是,要他自己知道,他若不分辨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他自己要不上算的。

 

      有弟兄问,吃喝自己的罪,能不能到死的地步呢?

      答:能。如果一个聚会是圣洁的,如果一个会用神权柄的,就会有这种事发生。为何擘饼是这么重要呢?因为你承认这是基督的身体,你自己也有分在内,而何自己又不分辨身体,所以,你就是作假见证,羞辱神。并且擘饼这见证,是在天使、鬼魔,和一切执政掌权者面前作的。所以,你所作的假见证,对于神是一个顶大的羞辱。因为神对于无知的人,可以容让他过去,对于明知故犯的人,承认而又假冒的人,神要罚他。

 

      有弟兄问,有一个地方,有一位弟兄患重病,他曾犯辱的罪,那么是不是神罚他呢?

      答:是的。

 

      有弟兄问,若有弟兄患病,是否要长老为他抹油,他的病才能好呢?

      答:信徒患病,有几种不同的原因:有的是因为在天然方面不小心,有的是因为受撒但的攻击,有的是因为从基督身体上脱了节。如果信徒是因为从基督的身体上脱了节,不持定元首,不站在他所当站的基督的身体的地位上,他必须先明白,他是怎样从基督的身体上脱了节,才能请教会的长老来,为他抹油。抹油的意思,是叫他因着圣灵,回到他在基督的身体上当站的地位。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一个肢体,怎样是有身体上生命和血脉的流通,一个基督身上的肢体,也照样有基督的生命和血脉的流通。亚伦头上的膏油,如何流到全身。就是预表这件事。只要肢体都站在他所当站的地位上,膏油就能流到他那里,叫他得着膏油的保护,就没有病了。凡站在基督身体上当站的地位上的,都是在元首膏油之下。膏油是在基督头上的,是从基督头上流到我们身上的。我们有油,就有康健。有油,就有生命。信徒患病,就是他的失败,就是因为他脱了节,与基督的身体有隔阂,叫基督的生命和膏油,不能流通到他的身上。

      雅各书上说,你们中间有病了的人,可以请教会的长老来,为他抹油。这里是说请长老来抹油。有恩赐的人,在这里没有用处。因为长老是代表教会,是代表基督的身体。抹油,是表明把这位有病的信徒,带回到元首膏油之下。如果他们能把你带回到元首膏油之下,你的病就好了。

 

      有弟兄问,既是这样,若有能代表教会聚会的人,告诉这有病的弟兄,要为他抹油,他能得痊愈否?

      答:可以。不过在抹油之先,当先认罪,当先祷告。雅各书说,你们要彼此认罪。所以认罪是因身体彼此的关系,已经有了隔膜。所以应当认罪,除去脱节的罪,肯回到本来的地位。因为若有隔膜,就是抹油,也没有用处。所以,应当先除去隔膜,把批评弟兄,或和弟兄讲不来的事都认清楚,就是长老们,也该先彼此认罪,除去隔膜、阻挡,回到基督身体的关系里,然后才好抹油,叫基督元首的油,流到肢体的身上。

 

      有弟兄问,抹油时,我们该用什么油?该抹在什么地方?

      答:最好是用橄榄油。若没有橄榄油,随便什么油都可以用。并且抹油,总该是抹在头上的。

 

      有弟兄问,若有信徒并没有犯哥林多前书五章的罪,郄是搅扰聚会,被长老禁戒仍然不听,这等人当如何对付?

      答:应当通知弟兄们远离他。长老是特别负属灵责任的人。如果有一个地方,有这种人,作长老的人,应当负责在祷告上对付他。我们该知道,每逢遇到用祷告来对付一个弟兄,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若有几位负责的弟兄,同心合意的,严重的对付这件事,常有顶悲伤、顶严重、顶危险的事情发现。因为神要用他所设立的权柄来审判。这些并非会不会祷告的问题。哥林多人的事情发生后,保罗说,他们不会对付。所以,作长老的,要小心,该好好的对付。不然,道德的肉体不受对付,这一个肉体就要败坏。弄到这地步,是最可怕。所以,我们当好好的学习作顺服的人,叫我们道德的肉体受约束,就可以没有难处。

 

      有弟兄问,站在教会地位上聚会是什么意思?我们那里知道我们聚会是站在教会地位上?

      答:你如果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看见有一个聚会,里面的受浸、擘饼、聚会的方法、女人的地位,以及长老、执事,或者别的,都和圣经一样,和我们一样,你还不能贸然就去与他们一同擘饼有交通。在这里我要声明一句,就是我们对于擘饼并交通这件事是非常公开的,又是非常闭关的。公开因为所有神的儿女(没有被圣经取消其交通资格的),无论是在那一个公会里的,他们如果来到我们中间,我们都接纳他们。闭关,因为别人的聚会,就是在形式上顶合乎圣经,如果不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我们也不能去他们那里去交通擘饼。

      你看见有这样形式合乎圣经,和我们一样的聚会,你不该以为什么都是一样的,我可以到他们中间去。还有一个问题是最紧要的,就是这个聚会是否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在这个问题未能在正面答应之先,你都不能去他们中间,与他们一同擘饼。我们所以不到公会中去擘饼,就是因为他们不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他们的饼不能代表基督整个的身体,而是代表他们的公会。

      什么叫作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呢?有二件事是主要的。

      一、不是宗派。宗派和教会有什么分别呢?教会是包括所有的信徒,宗派只包括一部分的信徒。宗派是在教会中起了壁垒,和其它也属教会的人分开。一个宗派不能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因为他们必须有全体教会所没有的特别名称,他们也必须有全体所不一定都注重的特别真理,他们也必须有全体教会所不能共有的交通(会员)。一个聚会要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就得没有教会普通名称外的名称,没有特别主张的真理,没有特别的会员。

      二、活出身体。你如果在某地看见了一个团体,没有名称,没有信条,也没有会员,并且聚会的方式,以及别的种种都是按乎圣经,与我们一样的,就你还应当问,他们虽然不是宗派,他们是否要活出身体的生活来。因为不是宗派者,不一定都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在消极方面不是宗派者,不一定在积极方面都知道基督的身体是什么?神的教会是什么?

      你要看看,这一个聚会,是否担起那个地方的地方教会的责任。他们所在的地方,若有同样性质小团体的聚会,他们是否竭力追求要和他们联合起来,成功为该地方的地方聚会。或者对付他们,教训他们,使他们看见一个地方教会的性质。而或者是不闻不问,让其散漫,以致没有一个能够代表地方教会的聚会。该地若有没有宗派独立的自由布道者,他们是否负责指引他们,对付他们,使一个地方没有许多零零落落的工人。或者他们只管着自己,对于其它工人取放弃的态度。他们在一个地方是否尽力收容神所有的儿女,或者也是在一个地方深沟坚垒,只顾自己的小团体。若是这样,他们就不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要在那个地方负起地方聚会的责任来。

      还有,就是他们在一个地方负起地方教会的责任了,你还当看,他们是否地方主义的,只顾他们本地,而承认神的教会是世界的,他们应当与别的地方(站在教会的地位上的)聚会有交通。他们如果不肯与别的地方聚会交通,并负责与他们有一致的步伐,他们就尚非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因为一个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是应该在一个地方,负责代表那个地方基督身上的肢体,与别的地方基督身上的肢体交通的。(详细请看交通的实行篇。那样就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

      我想,你已经知道,本来圣经只有地方的教会。今日因为教会(外面)荒凉了,分门别类得厉害,所以,一个地方既然有了这么多的公会,就没有一个聚会可以自称是该地方的地方教会了。所以,只能说,我们是站在地方教会的地位上的一个聚会,虽然我们不是那地方教会。我们所以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是因为已经有许多的公会聚会,他们并不在那地方站在教会的地位上的。

 

      有弟兄问,如果一张桌子肯接纳神所有的儿女,我们能否说,他们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

      答:第一件要解决的,就是什么是作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我们知道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必须没有宗派,但是这不过是消极的。还得有积极的方面,就是显出基督身体的生活,意即不单独行动,肯和一切没宗派的弟兄一同行去。自然,宗派里的弟兄,我们没法与他们同走一条路的。但是,今日教会虽然荒凉,依然有人是行走在各宗派和一切出乎人者之外的。我们该与一切这样没有宗派的人一同行走道路,这才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

      实在,站在教会的地位上这句话,是特别在今天教会荒凉时所特别有的。当教会合一,没有宗派,没有出乎人意许多的东西时,大家都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显出基督身体的生活的。但是,现在教会(外表)已经荒凉了,人已经各分宗派了,随着已定人意去行了,就需要一班人不止不分宗派,并且站在教会地位上,代替全体教会显出身体所当有的生活。

      今日有许多的地方,有了一班信徒,他们是看见了宗派的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看见什么是基督的身体。他们以为没有宗派,就是再好没有了;他们并不知没有宗派不过是消极的。今日教会虽然没有外表的合一了,然而,一班脱离这个不合一的人,一切还当照着教会合一的原则去行。所以,一张桌子虽然肯接纳所有神的儿女,我们还当问,到底他们的工作、见证、交通是不是与一切脱离宗派的人联合的。他们不能以为人家分了宗派,所以,连我们剩下(这些不分宗派)的人,也不能合一,像起初没有分宗派一样。一切没有宗派的人,应当显出教会所当有的身体生活。所以,如果有人自己是没有宗派的,然而,他的工作交通等却不与所有没有宗派的人合作,而是单独的行动,就他们虽然肯接纳神所有的儿女,他们仍然是没有站在教会的地位上,他们仍然是不知道什么是基督的身体。就这张的桌子,依然不是主的桌子,因为那一个饼依然不能代表所有的圣徒。他们的工作等等,既然是不能包括神所有的儿女的,特别是神没有宗派的儿女,就这样的擘饼还是我们所不能参加的。神绝对没有允许我们,以为别的肢体分门别类了,我们就可以不显出身体的生活。

  但是说,今天有一个公会,肯公开的接纳神所有的儿女,我们就可以到他们中间去交通么?我们都知道不能。一个地方没有宗派的弟兄,如果没有与别的没有宗派的弟兄来往,就他们还是和一个公会同样的,没有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无形中依然是一个宗派,我们还不能到他们那里与他们一同擘饼。然而这并非说,他们来我们中间,我们是不接纳的,不过是不可以去而已。――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