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在教会中如何断事

 

教会中属灵的原则】在教会中有二个属灵的原则:第一,要有权柄;权柄的对面就是顺服。教会没有权柄,就容易充满肉体;但如果只有权柄,教会就会满了律法,好像法庭。所以第二,要有爱。爱才能建造人。

 

服事的安排】为着使探访的工作能有次有序的进行,我们把探访分为几个细项,分别请数字弟兄或姊妹负责。()外来接送。()事故探望。()书信。()保姆。()爱筵(希腊文agape,原文只有爱字,可作餐食)

      执事室的事奉是教会一切事务的进出,教会的事务繁多,所以执事室不找个人负责,乃由十四位执事弟兄轮流作负责。

 

教会中如何断事──不是民主,不是独裁】世界上各种机关,为了办事的有次有序和方便,都设有办事的规则。教会为了使办理属灵的事有次序和方便,也有办事的方法。以前弟兄姊妹未交出来,教会不能有全体事奉,所以许多人觉得反正教会的事有人作,就不理。如今不是这样,弟兄姊妹都交出来,有了教会全体的事奉,对于教会的事,每位弟兄姊妹都得有分。因着教会有那么多人事奉,就必须要有安排,否则就容易没有规矩。在定规事情上,世界的方法乃是用举手表决或投票决定,照少数服从多数的方法。或者有的地方实行独裁,只由一个人,或少数人来断定事情。今天世界上每个团体办理事务,总有其方法。但是教会事奉的方法,不是照世界的方式,乃要照神在祂圣经中的启示。我们必须学习圣经中教会断事的方法;教会如果没有用合乎圣经的断事方法,恐怕就会把世界的方法带进来。

      在启示录二、三章所提起的七个教会,最后一个是老底嘉教会,是接在非拉铁非教会之后的。主对这个最末了的教会所说的话,是很厉害的。老底嘉这辞原文是Laodikeia,乃是两个字Loasdikeia合成的,Laos意思是民众,dikeia按字典有三个意思:()风俗、习惯;()权利;()要求、判决和报仇。所以老底嘉的意思,就是民俗、民权和民决,最好可以说是人民的意见。在启示录二,三章里,Laos这字就用了三次,其它两次是包括在尼哥拉这个辞里。尼哥拉原文是nikolaos,其字根nikos的意思是征服;laos就是人民的意思。所以尼哥拉的意思就是征服人民者。在启示录二、三章,主特意的说,无论是老底嘉(Laodikeia)或是尼哥拉(Nikolos),都是祂所不喜悦、所恨恶的。所以教会事奉的方法,用征服、压制的方式不对,就是照着多数的原则也不对。如果是照多数的意见,那么基督就是该被定罪的,该被钉十字架(太廿七21~23)。教会的事由一个人或少数人决定,也是不对的。天主教由教皇一人在梵谛冈决定一切,这种制度,乃是尼哥拉的行为。

 

使徒行传十五章的榜样】既然这样,那么教会的事奉当如何办法呢?关于教会中断事的方式,主没有留给我们决定,但主在圣经中留下一章的榜样,就是使徒行传十五章的会议。使徒行传里的会议乃是属灵的,不是属世的,不是独裁的,也不是民主的;在使徒行传十五章里,教会乃是用属灵的方法来商量,来决定事情。如果没有这次会议的记载,就我们事奉、办事的时候,简直不知道该怎样作。

      在此我们先说使徒行传十五章这次会议的背景。耶路撒冷的教会,可以说是众教会的老大哥,因为基督曾在此尽职过,并且十二使徒在此长时期作工,就是福音也是由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四散而出的,有许多基督徒是由耶路撒冷出去的。后来,当保罗和巴拿巴第一次出外尽职后回到安提阿时,他们遇见大难处,就是有耶路撒冷教会的人下到安提阿来,教训说,信徒必须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若不受割礼就不能得救。保罗和巴拿巴与他们大大的分争辩论。保罗和巴拿巴很清楚,我们若信了基督,还不能得称义,还是罪人,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二17~21)。所以教会绝不能将犹太教的种种背景,如割礼、守安息日、吃饭的规矩等,与救恩混在一起。否则将来也许会有教训说,若没有大学学位或食素等,就不能得救。若在中国,把孔教的道理拖进来,也许有人要说,没有孝顺、仁爱等,就不能得救。但基督的福音不是这样,福音乃是说,任何人相信主就得救。因着守律法才能得救的教训是从耶路撒冷传来的,所以保罗和巴拿巴就上耶路撒冷去交通;不只他们,安提阿教会里也有其它的弟兄们一同上去。

      1.众弟兄都能说话:保罗和巴拿巴到了耶路撒冷,不是立刻去问彼得,乃是去见使徒和长老(徒十五2)教会和使徒并长老,都接待他们(4)。然后由使徒和长老请弟兄们来开会。事情发生了,乃是全体教会来在一起交通,个个人都有资格说话。负责弟兄们必须听众弟兄姊妹的说话。事情是由年长的弟兄断定,但年长弟兄要听弟兄姊妹说话,因为在众弟兄姊妹的说话里,也许有圣灵的声音。年长的弟兄因为自己在神面前是受过对付的,听了弟兄姊妹的话之后,才在神面前断定。在这次会议中,有一班从前是法利赛人的信徒,就首先站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吩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5)。为此就有许多的辩论。这表示,许多弟兄都说话,都发表他们的看法。

     2.彼得说话:辩论已经多了(7节上)。各种理由都讲了,彼得就站起来说话,把他在哥尼流家的事述说了一遍。彼得表示,不是保罗先传福音给外邦人,乃是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7节下)。底下彼得好像说,我们犹太人有宗教的背景,以为受割礼、守安息日是很容易的事;但这些对外邦人来说是难负的轭(10)。我们不该把这难担的担子加在外邦人身上。在哥尼流家,乃是他们先受圣灵,然后彼得才给他们施浸;乃是主先作事,赐下圣灵来印证。彼得见证说,他才刚开口,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像降在门徒们身上一样(十一15)。但在五旬节时刚好相反,五旬节时,乃是彼得传完了福音,门徒们受了浸,才领受所赐的圣灵(38)。如果在哥尼流家好像在五旬节时所发生的一样,先受浸再领受圣灵,那就不希奇;但在哥尼流家是彼得才开口,圣灵就浇灌下来。所以这证明是圣灵乐意这样作的。法利赛的犹太信徒是讲死的道理,彼得乃是讲圣灵的工作。

     3.保罗和巴拿巴说话:彼得讲完了,参加会议的人就都静默下来。这时保罗和巴拿巴就接着述说神藉他们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迹奇事(十五12)

      4.最后由雅各断定:最后雅各站起来说话:他们住了声,雅各就说,诸位弟兄,请听我的话(13)。在十九节,雅各给这会议作最后的断案。在这个会议里,第一批人说的话乃是底子,是犹太的弟兄们说的,其次说话的是彼得,第三是保罗和巴拿巴,第四是雅各作最后的断定。

 

使徒行传十五章的应用】今天我们可以这样应用这个榜样:不是按大多数人的意见断定;乃是在教会开会时,弟兄姊妹可以尽量说话或者辩论;末了长老可以断定。在最后断定之前,所有弟兄们都可以说话,彼得可以说话,保罗和巴拿巴也可以说话。然后到雅各说话时,才作最后的断定。

 

属灵领袖的产生】今天我们的问题是:谁是雅各?换句话说,今天谁有资格站在领头的地位上来断定?我们要先看看雅各是如何成为领头的,就能知道属灵的领袖是如何产生的。

      圣经中,共提起六个雅各。在使徒行傅十五章这个会议里的雅各,乃是主耶稣肉身的兄弟;他在新约中说话有好几次,新约圣经有十次提到他的名字。教会刚起头时,领头的乃是彼得,是他带头传福音;后来下到撒玛利亚去的是彼得同着约翰(14),到哥尼流家去的也是彼得。但从那时以后,彼得似乎就渐渐失去他在教会中的领头地位。到了使徒行传十二章,教会大遭逼迫,十二使徒中的雅各被杀,彼得被下到监里;这时雅各就顶起来,彼得就失去他领头的地位。在此我们看见,属灵的领导不是径历的问题,也不像属世的选举,当选一届总统,就是作六年。乃是看谁在主面前比较有学习、进步,谁就站在领头的地位。

      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五至七节,保罗提起多人,但只有提到雅各和彼得的名字,其它只说五百多弟兄、十二使徒、众使徒等,连约翰的名字也没有提起。可见雅各必然有其特点,保罗才会特别提起他。不只这一处。在加拉太书一章十八至十九节,保罗只提两位使徒的名字:彼得和主的兄弟雅各;到了二章九节,保罗又说,雅各、彼得和约翰是耶路撒冷教会的三根柱石,他把雅各写在彼得之前。到了二章十二节保罗说,从雅各那里有人来到安提阿,而不说是从耶路撒冷来或从彼得那里来。在使徒行传十二章十七节,彼得自己也亲口说,要把所发生的事通知雅各。那时耶路撒冷至少有几十位同工,有几万的弟兄姊妹,但彼得特别着重的说要通知雅各。

      由以上这些经节我们可以看见,在耶路撒冷教会刚起头时,彼得是第一个领导;但彼得下监以后,雅各就站了出来,甚至好像站在彼得之前。所以我们就看见,在使徒行传十五章,雅各最后站起来说话的缘故。这个会议最后下断案的人乃是雅各,因为那时他是属灵的领袖。

 

属灵领袖的断案就是圣灵的断案】在十九节雅各下断案说,所以据我的意见。后面二十八节说,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这意见其实是雅各的断定,结果却成了全教会并圣灵的定意。所以我们能看见,属灵领袖的断案,就是圣灵的断案。

 

只有圣灵有权柄】所以当全教会在交通时,弟兄姊妹可尽量提出意见,但是请你记得,不是说你提了意见,就得照你的意见而行。弟兄姊妹说话时,长老必须听;长老要学习摸弟兄姊妹的话语,要看其中是否有圣灵的声音。好像路加福音所说,以利沙伯一听见主的母亲马利亚的声音,她腹内的胎儿就跳动(41)。不论是谁开口、谁说话,作长老的总要学习听圣灵藉着弟兄姊妹所说的话。许多时候弟兄姊妹的说话,话语是对,但灵不对。所以长老们必须学习听,学习分辨。

      本来辩论应该声音大、声音多,但是教会中的辩论,到末了要没有声音。最后断定事情的乃是负责弟兄,他们要用灵摸圣灵在教会中的权柄,而作最后的断定。教会办事不是根据长老的意见,乃是根据众弟兄姊妹所说的,以及众先知的灵。雅各在使徒行传十五章下的断案,不是根据他个人的意见,乃是先听了众弟兄们的话、彼得的话、保罗和巴拿巴的话,再根据据先知阿摩司的话(14~18),下最后的断案。

      所以教会办事的方法不是独裁,不是委员制,也不是民主。教会断事不是交由投票或少数人决定,乃是由负责弟兄断定。但负责弟兄必须看见,在属灵的事上,乃是有属灵领导的前后。在教会中没有民主,也没有独裁,在执事中也是这样。在属灵上多有学习的人自然就站在前面,少有学习的人当然退在后面。有的弟兄学习比较多,是站在领头的地位;但这不是他们自己有权柄,乃是必须学习由圣灵得权柄,不是像挤上公共汽车那样挤着作权柄,乃是自然而然的作权柄。约翰总是在彼得之后,雅各本来是在彼得之后,但后来追过彼得。在福音书中,雅各本来还不信主,但后来他在属灵上爬得高,就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信徒中比较高,如同保罗在外邦的信徒中比较高一样。

      所以教会开会交通决定事情,不是全体投票如此作就去作。其实许多时候大体弟兄姊妹的感觉是错的。你们十七个执事中,必须有人是领导;五位长老中,也必须有一个作负责,摸圣灵的权柄,作最后的决定。若有一位普通的弟兄或姊妹所说的,与众人不同,负责人如果觉得是神的心意,教会就必须照那位弟兄或姊妹的意见来定规。在使徒行传十五章里,没有所谓的商量,没有人的意见,没有给不属灵的人留余地。所以弟兄姊妹要谦卑的学习活在主面前。长老们必须灵里明亮。在这一点上,在前面的弟兄责任很大。你如果骄傲、自居权柄,不好好有属灵的学习,神的事就会毁在你手里。在这件事上,你们负责的人要有学习。负责的弟兄们一面要在神面前有对付,多有学习;一面在实行上,要照使徒行传十五章的榜样,学习听众弟兄姊妹的说话,学习摸圣灵的权柄,学习在神面前断事。―― 倪柝声《牧养神的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