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探望与执事的职责

 

      今天晚上我们唱的诗歌是说,奉献的能力乃是因着神荣耀的显现。我们都知道,罪是可恨的,世界是可爱的。要我们自己脱下世界,这是不可能的,但主的荣耀能叫我们脱下世界。

 

探望注意事项】关于探望,我再提几件事。

 

不闲谈】在探望的时候,最好只谈关于属灵方面的事,不要随便谈。尤其喜欢说话的人要特别小心。在家中随便谈话,已经够不好了,何况现在你是代表教会出去探望!所以你要去探望,必须代表教会的清洁。凡是有任何的吹毛求疵、批评、毁谤等,一遇这样的事,就要对付。你去探望,目的是为了造就,不是叫你去拆毁。所以不要随便谈,不要谈是非或引起争辩的事。

 

不可站在教师的地位】关于福音的探望,你必定会遇见有些人,虽然签名表示对福音有好感,但是要他相信,实在还有许多难处。你去探望时,要抱着学习的态度,你不是作一个教师去探望。你如果抱着作教师的态度,结果就顶不好。人得救不得救,道理用不了多少。一棵麦子能结出几十粒子粒来,但种子只一粒。照样,叫人得救之道不必多,好像种子一样,只要是生命,就能发芽长大。许多人只有一句神的话,有的人只有半句神的话,却能一直带人归主。你传福音,不在于懂得多少道理,乃在于是否给人生命。

 

可先作见证】我的提议是:头一次去探望,你可以先报告你的属灵年龄和情形,作见证说,我和你差不多,我虽然信主多年,可是初信时也是糊里胡涂,现在才学习事奉。我别的不清楚,可是有一,两件顶清楚,就是我的罪得了赦免,并且信主之后有喜乐、有平安。你一作这见证,就叫他里面不舒服,想要得着你所得的喜乐。因为他在黑暗里时,他的罪是可喜可宝的;但一摆在亮光之下,就非常痛苦。

 

摸心不摸头】其次,你可以说,教会看见你签名表示有意思信主,所以赶快差我来看你。这会摸着他的心。我们是要得着一个机会,与他接触,是想办法摸着他的心,不是要摸他的头。心归主之后,头的问题自然会解决。探望是给他一个印象:教会对我关心,对我的灵魂感兴趣。他如果问什么问题,你可以委婉的向他表明,你所知道的不多。总是不要重视他的心思问题,乃要注意关于他的心、他的灵的反应。

 

不能帮助时,请合适者去】当你探望过几次后,你要注意,看能否把他带过去。如果不能,就要请负责弟兄再另外派一个人去。如果再不能,也许负责弟兄自己要去。

 

执事的职责】今晚我们要看一看执事的职责和事奉。执事弟兄所作的与长老弟兄们刚好相反。长老是用眼睛监督,不重在作事;执事则是要用手作事,并领着弟兄姊妹们作。执事一辞的希腊原文是diakonos,是服事者的意思,英文有译作servantministerdeacon等,就是作仆人、伺侯的意思。作执事的弟兄,不是出主意给弟兄姊妹作事,乃是由长老分派,多多带领弟兄姊妹一同作事。一个教会强的时候,长老会监督,并且一个教会强的时候,执事会作事。执事作的,比其它弟兄姊妹作得更多。长老事奉主,基本的原则是监督;执事事奉主,基本的原则是作事。所以执事们要明白长老们的意思,就是要从长老们领会神的意思。

      照圣经的眼光来看,事情都不是立刻就作的,都是先有好好的安排。执事遇到事情,不是立刻就去作,乃是要在主面前,先仔细思想,好好考虑过。并且作的时候,也不是自己去作,乃是叫弟兄姊妹在旁边学着作。

      当主在加利利分饼给五千人时,祂叫门徒将众人分排而坐,有五十人一排,有一百人一排,当时没有一个人知道为什么。但是到了五旬节时,有三千人得救,并且还得为他们施浸。如果门徒平时没有受主的训练,这么大的场面没有见过,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想想他们连一百五十三条鱼都没有办法了(约廿一611),何况三千人?人比鱼更难办。不是说人一信主,就可以请他回家了事。在福音书里,主要门徒在作事上有学习。主两次变饼喂饱人,一次四千人,一次五千人(可六30~44,八1~9),主都是先叫众人坐下,每五十或一百人为一排。如果是站着就会出错,很容易五十变七十五,一百也变为七十五;因为人是活的,脚走会动的。但坐下就呆板,钉死了,不能随便移动了。大概门徒们就是这样作:把三千人安排分成三十排,那就比三千人容易处理。这样分饼或施浸时,就能有次序而不凌乱。

 

执事作事的路──有实际的学习(预习)从主带领门徒处理事情的事上,我们可以看见,作事有三个基本的步骤或基本的原则。第一是要带领弟兄姊妹有实际的学习。主相信实际的学习,所以祂领先带着门徒作。在使徒行传里,我们看见信徒凡物公用,按他们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其实这是主耶稣先带门徒作过的,后来门徒就能照着作。执事千万不要怕麻烦,要领头先作一次给弟兄姊妹看。就以在上海摆椅子来说,有时摆好了,人却无法坐进丢。椅子要摆得够宽、够多,必须有窍门。这不是一次就会作,必须执事们一直带弟兄姊妹有实际的学习。

      我替人证婚都有一个条件,就是结婚的前一天,所有有关系的人都得来,先操演一遍,作到对才可以。不然的话,你请别人证婚,我不来。有操演,才能知道什么情形当怎样反应;不然,结婚进行曲演奏五次了,新郎还没有挽着新娘进来,这就要叫外邦人以为随便,叫他们看笑话。曾有一位姊妹Miss Kingston看见一个结婚聚会这样有秩序,就对我说,亏得我年岁已经不小,不然我结婚一定在文德里,请你证婚。你们这样作才对;下然乱糟糟,不能荣耀主。

 

要找出方法】作事的第二步是要找出方法。我再以主分饼的事为例。主不是叫门徒去对众人说,你们来吃饼吧。等一等人来了,才想怎么办。他们也不是请一个一个人到前面来拿,加果那样作,头一个用去半分钟,两个就用去一分钟,三个用去一分半钟,四个用去二分钟,到了末了一个站在那里时,已经是四、五个钟头以后了。主的方法乃是把人分成排,每一百人一排,五千人共有五十排。祂把饼分给十二门徒,再由十二门徒分给各排的人去分。这就是找出方法来作事。

 

人要有安排分工】作事要有方法,对人则要有安排,要分工给弟兄姊妹作,不要叫他们有一个是闲站的。主分饼,十二门徒都到祂面前来,主擘开分给十二人去分,三十排、五十排的人就都可以照顾周到。作执事也是这样,要懂得把手中的事分出去,安排人去作。这事你作,那事他作,结果很快就作好。

      凡事有预习、有方法、有安排,教会里头的事就不会乱。长老要帮助各区的弟兄都这样去作,千万不要冒失的作事。否则,结果不好,不能荣耀主。执事在教会里事奉总是要谨慎,教会乃是神的家,不是作为弟兄姊妹的试验室。

      这些事你们都照着操练了,就会有很好的结果。你们在福音上有好的学习时,移民就会非常有用处;就是在本地教会中,对于办理事情上也有用处。我顶希望香港这里有一百个人移民到重庆去,重庆乃是福音的战略之地。福音必须学习传开,事情必须学会作。不只自己会作,更要带领弟兄姊妹作,作得像神作的一样。

      你们都要这样操练自己,训练自己。不是一阵发热心而已,乃是天天忍耐着学习。盼望香港的弟兄姊妹能作得比别的地方更好,天天都是一天当一天用,都在神面前有新的学习和得着。我们的神学与别人的神学不同;他们是在神学校里,在教会之外,我们乃是在教会之内。我们是学习在基督里作,他们只是在道理、事务上被成全。

 

执事工作的安排──管钱】关于执事的工作,在使徒行传六章一至六节是头一次提起。那里说到,因着供给的问题,所以使徒说,他们撇下神的道去管饭食,原是不合宜的;信徒当从他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管理这事。那里有七个执事是管吃饭的,站在使徒这一边的弟兄们,就专心只以祷告传道为事。这里我们看见,执事就是负事务安排的责任。管饭食也就是管财务,按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免得有人缺少。所以教会里执事首要的工作是管财务。我们请两位弟兄管财物,另有两位弟兄姊妹管账目。

      管财务不是请你们作主,乃是在长老监督之下合宜处理。凡有特别用处的,你们更不可作主,要由长老弟兄们出主意。

 

照顾在学的弟兄姊妹】年轻弟兄姊妹读书也是很重要的问题,你们要学习照顾他们学业的问题。摩西是学了埃及一切的学问,所以神能启示他山上的样式(徒七20~22;出廿五8~9)。但如果没有他母亲从小的教导,恐怕他也不会认识自己是属神的子民,是有神应许的子民(出二1~10)。所以我们安排六位执事特别负这责任,并且请两位姊妹总其事。

      其次,若是可能,总不要在天主教学校读书。主的命令是说,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有分别。所以不要以为在这事上可以不必拘泥。即使差一学期,还是尽力帮他们转学校。

      第三,不要只有一个弟兄或姊妹,单独在一所学校读书,至少要有两个,最好有五、六个以上。你把一个人摆在一所学校里,如同把他的头摆在狮子的口中,你要叫狮子的口不合起来是难的。不要以为个个弟兄姊妹都像但以理。你要不掉到井里,最好离井远一点,不要在井边打转。

      第四,你们执事还得照顾他们,在各方面成全他们。要像刘教士一样,问他们在学校中传福音的事如何,读经如何。你们也要训练他们要怎么作事情,要培养他们奉献的心志,这样才能把福音传遍学校。就是为着福音多读半年,有什么关系?读书是为传福音,早半年迟半年,有什么问题?你们要叫他们有这样的心志。

      年轻的弟兄姊妹,你们还是要忠心的读书。因为你们如果读得太不好,父母就会说话。我们作任何事,都是为着福音的目的。不只读书,就是交朋友,目的也是为着福音。你要将朋友、同学的名字记在代祷簿上,天天代祷。并且你要专注,譬如这两个月就是注意这两个人,天天为他们代祷,有机会带他们去参加福音聚会。你们如果忠心这样作,我相信很快就能得着一个一个的学校。你们要花工夫祷告、寻求,这些事都不要随便的作。

      你们作长老的弟兄们要监督执事。在神面前,教会的事情多,但不可以因为忙于事情,就疏于对人的成全和照顾。凡事都要好好在神面前祷告过、考虑过。盼望从今以后,香港的教会都能同心合意的传福音。

 

关于作事业的弟兄姊妹】有许多弟兄姊妹把他们所有的东西都交出来了,将来他们有缺乏时,我们还得顾念到他们。这些交出来的东西对于移民大有帮助。我们光是挪一班人去弋阳,就花了很多的钱。东西卖掉不值钱,但到了那一边,买同样的东西就要花很多钱。我们不要杀鸡取卵。所以弟兄姊妹们的事业还是要好好的作,但要作到一个地步,人有了,而钱没有;就是说,人被主得着了,钱都送出去了。世界各地的统计证明,在福音上花费多少,带得救的人就有多少。盼望弟兄姊妹经营得好,所得的钱能奉献出来,好得着更多的人。

      目前有十一位弟兄,事业作得很好。盼望你们继续好好经营,所赚的钱,能在需用之外尽量交出来;以后若有移民时,我们就能有钱帮助人移过去。目前青岛有人可以移民,但却没有足够的财力来移民。我们顶盼望这里能补上。这次交出来的在职业里的弟兄们,你们要为他们有安排。我们的职业乃是为着福音。

      事业的目的是为了赚钱,有钱就可以送出去为福音。谋收入带职业的弟兄,不该再为着赚钱,乃要为着福音,要谋福音的机会。学生读书也是为着福音:职业是为餬口,也是为着福音。无论作什么事业,我们都需要好好祷告,仰望主在我们的安排之外有安排。我们应当存心带职业为着福音。

 

学习有益移民的职业技能】移民需要训练,弟兄姊妹不仅要会读圣经,会办事,会传福音,特别是年轻的弟兄们,还要有第四件事,就是每个人都应当有职业技能,并且职业要适合今天各地政府的需要。你不能把普通人搬到内地,因为如果不符内地政府的职业要求,内地教会又不能养你,这样就反而成为难处。你如果有特别技能在身,到内地去不仅要养活自己,还得会养别人。移民的人,总要懂一点圣经真理,也会办事,也会传福音,也会带职业餬口。所以这一次上海又要移民一批到弋阳,有二百人报名要去,结果我们只挑三十个人去。在那里是几个月连一天的零用钱都没有,所以个个都得要有技能,自己能养活自己。

      对于挑选职业,不要有贵贱之分,因为时代不同了。特别是年轻的弟兄姊妹,你们的思想要改变,不要耻为工人,反而你们个个都得学作工人。这样,当有移民的需要时,你有心愿了,教会把你送出去,就容易配搭。如果可以的话,我顶盼望尽量有人将来可以读大学,念医科。因为今天在各地,医生和护士的需要特别大。医生和护士在城市里很多,在乡下就不够。全国南北各地都需要医生和护士。将来医生、护理、化学等职业人员一定容易受分配。上海有弟兄开颜料厂,很需要懂化学的技工。也许作药剂师的人还可以再去念医科。染织厂也可以培养专门的技工和染织人员,也许弋阳可以买四到六架织布机,让有些弟兄姊妹去作。

      我们移民去的地方,都是大规模的农场,配合政府土地改革的措施。除了农业之外,小规模的畜牧我们也都可以作。还有泥水匠、木匠、会计等职业都是好的。这些职业或技能对于移民都大有用处。所以千万不要学不能长久用的技能。盼望这里领头的十二位弟兄多花工夫注意这件事。我们职业的性质总是要能长久的,并且与别人能配搭起来的。

      烟台已经有人移往西北去,那算是教会第一次的移民。弋阳算起来是我们第二次的移民。今后移民的事会越来越频繁。移民的人都是要两只手能养活自己的。所以今天我们千万不要挑轻省的工作作。盼望神施恩给我们全体的弟兄姊妹,叫我们能彻底摆上去,为着移民多方面有预备。不要等到移民时,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

 

各地的移民工作与中心】今后工作的重点:上海管江苏全省;汕头专门为客家语工作;东北以长春为主,将有六、七位同工去作。(东北目前有六十个聚会,现有二三十处很需要人,同工们下一周就去。)

      河北、绥远、察哈尔、山西四省归北平;重庆管四川;昆明管云南。(云南有许多苗族人,大多在怒江一带,需要专人去负责。)目前贵州没有工作,需要积极去开展。西北以兰州为中心,兼管新疆、青海;青海目前有三处聚会,将来还得有人移民到兰州。至于陜西,目前不能以兰州为中心,可以西安为中心。目前成立的职事之家,是专门为训练年轻弟兄姊妹查经的。上海的移民工作作得很好,有不少移往南昌的,所以现在南昌也可以兴起一个区域。

      以上所讲的各地移民工作,都需要财物的配合。我们总盼望工作是与交出来的钱成正比的。我们前一次通知你们要卖的东西,所得留一半给香港买聚会所用。钱帐要分开管。要先把一半交给负责弟兄送去以上各地方,让你们交出来的钱,能够实际的送出去为福音。

 

一点声明】有一件事我不得不在此声明的。本来这话可以不必提起,为着有人想要问清楚的缘故,所以我带手提一下。这不是最好的事,也是你们都能回答的事。在上面所列的工作单子上,没有鼓岭在里头。主原谅我这样说,鼓岭从头一天直到如今,没有任何外来的收入。只有香港奉献一笔小款,汕头奉献一次,但这些款项是转送给鼓岭伙食的,并非为着工作。只有到过鼓岭受训练的,我们才肯收你们的奉献。这不是我们心肠狭窄,乃是免得给人说话的机会。从一九三四年起,我就没有收过教会奉献的钱,直到前两个礼拜才收到一包五十元的奉献,但我也已经转送给没有饭吃的人了。

      我如果放松我的立场,主的工作就要被打折扣。我的声明是为着说直话的缘故,因为我要保守我作主工人的立场。我不是骄傲,不肯低下头接受奉献,乃是要维持神工人的体统。我这样作,是要保守我的口不被封住的缘故。我如此,鼓岭如此,所有的同工们,这二年来也没有得允许摸过工作一文钱。李弟兄在这里,你们原谅我这样说:人对他的攻击,就是对我的攻击;李弟兄错,就是我错。许多人给我们便宜的批评,末了自己连一根小指头都没动。我们爱钱是错,爱世界不能对。请你们原谅我说这愚妄话,我说这话是要叫人看见,有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没有别的理由可以阻挡我这自夸。我的话不是要把重点改低。在每一个地方,我们同工们都是如此作,不只在香港是这样。我们盼望我们的见证总是超过毁谤之人的口,叫你们看见一切毁谤的话都不是真的。批评的话出来,是因为有的人爱钱,才造出许多毁谤的话。你们要知道,我们同工们是担着担子来作的。这是我对来旁听之人的一点声明。求主怜悯我这样说。―― 倪柝声《牧养神的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