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的权柄

 

      今天,我们要提起教会的权柄问题。

 

管理宇宙的原则】当神创造这一个宇宙的时候,神已经设立权柄作祂管理这一个宇宙的原则。祂自己是最高的权柄,同时也是一切权柄的来源。在祂下面有好几位天使长,再下去有许多的天使,按耶利米书和以赛亚书的记载,那一个时候,在地上还有另外一种活物。这是当初神管理这一个宇宙的安排。不止活的人是如此,就是整个宇宙,所有星宿,连这一块地和一切的生物,神都用权柄托住他们。神都用权柄的命令,替他们设立律法。叫每一个天然的生物,每一种天然的物质,都有一定的律可遵守。所以权柄在宇宙里是非常紧要的东西。如果有一种物质,如果有一种生物,不按着神所定规的律而行,宇宙就乱了。

 

背叛的历史】但是结果怎样呢?我们知道前一个世界堕落了。怎样堕落的呢?乃是因为撒但,就是神所设立的天使长,要高抬自己。

 

在宇宙中有天使的背叛】牠心里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赛十四13~14)。撒但的背叛不是背叛别的,乃是背叛权柄,牠要与神同等,牠要高抬自己作神,牠认为在神之下作一切的主还不够。牠背叛了神的权柄,牠要得着神所有的权柄。结果,你看见说,明亮之星变作撒但,光明的天使变作魔鬼。这一个乃是在人创造之前的事。

 

在世界里人背叛了神】当人受造的时候,神把人安置在伊甸园里。神在世界里也有祂的安排,神在世界里也有祂所定规的权柄。神先造男人,后造女人;神先造丈夫,后造妻子。神安排夏娃顺服亚当,神安排人顺服祂自己。神安排说,在将来的日子中,儿女要顺服父母,仆人要顺服主人,人民要顺服大臣、君王。神有祂一定的安排,神设立了权柄。

      在伊甸园里,你看见撒但来引诱。撒但的引诱,不止是引诱人犯罪,并且是引诱人推翻神所定规的权柄。神定规女人要听从男人,但是,尹甸园里变作男人听从女人。神定规要亚当作头,但是伊甸园里是夏娃作头,夏娃教训,夏娃定规,夏娃出主意。因为其余的人还没有生,只有亚当和夏娃。在这里唯一的安排,乃是女人要顺服男人,妻子要顺服丈夫。但这一个唯一的安排,马上就给撒但来破坏了。

      在这一个破坏里面,虽然是两个人的悖逆,同时也就是全世界的悖逆。不止人和人中间的权柄被推翻,也就是人和神中间的权柄被推翻。撒但说:你吃的日子,就能够像神;神所以不让你们吃,是不要你们像神。所以是两个悖逆:一个是悖逆神在人中间所设立的权柄,一个是人悖逆神自己的权柄。换一句话说,神直接的权柄被悖逆,神代表的权柄也被悖逆。人对于神没有顺服,人想我这样作能够变作神。这样,神的权柄就被推翻,人自己要作神,人要推翻神的权柄。

      夏娃应该顺服亚当。在许多的事情上,夏娃应该问亚当。但是夏娃没有问亚当,夏娃就先思想,夏娃就先定规,结果夏娃就先犯罪。请你们记得,独立的思想,就是犯罪的先锋。人如果不在神所设立的代表的权柄面前,学习请教,学习问;人如果不在神面前学习看这一件事是如何而是独立的思想,以为说又好看,又好吃,又好摸,吃了之后,会有智慧;结果就不止背叛神,并且也背叛神在地上所设立的权柄。所以,伊甸园的犯罪,乃是同时推翻了两种不同的权柄,代表的权柄被推翻,直接的权柄也被推翻。

      所以,伊甸园的故事,就是效法撒但所作的。撒但是要高抬自己与神同等,所以牠试探人,也要人高抬自己与神同等。在第一个快乐的园里,天使长路西弗存心在那里悖逆。在第二个快乐的园里,人在那里悖逆。从那一天起,人就是一直走悖逆的路。所以,罗马书五章不止说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并且说,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请你们记得,从神的眼光来看,在伊甸园里不止是一次的犯罪,并且是一次的悖逆。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伊甸园里是犯罪而已,伊甸园里乃是悖逆。因为一个人的悖逆,罪就进入了世界。从那一天起,人的原则是活在悖逆里。

      等到洪水的时候,神设立人作管理的人,政治就起头。从亚当起,到洪水为止,你们所看见的不过是家庭,并没有政治。到洪水的时候,政治就起头。政治,乃是在创世之后一六五六年才产生的。有了政治之后,你就马上看见说,今天管理的权柄,不止在家庭里,乃是在政治里。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这是政治的起点。

      到了洪水之后,你就看见含如何背叛了他父亲的权柄(创九20~27)。然后神就起首设立列国。但是列国的人,合起来造巴别塔,虽然在他们自己中间不是背叛,可是他们是连起来向着神背叛。伊甸园是个人向着神背叛,尹甸园是家庭向着神背叛;但巴别塔乃是国家向着神背叛。人的意思是说,造出塔来,能够上通于天,能够爬得高,往上去站在神的地位上。神在地上给石头,人却预备砖头,仿效神石头的行为。人预备砖头造塔,往上升,要与神一样。所以在洪水之后,列国的人又联合起来背叛神。

 

以色列人的背叛】因此,神拣选亚伯拉罕,不止作信心的祖宗,也是作顺服的代表。在列国背叛的时候,在巴别塔混乱的时候,神就拣选亚伯拉罕,不止为着相信,也是为着顺服。神要求,神盼望,神羡慕有顺服的人。神羡慕在背叛的日子中,有人站在顺服的地位上。

      不止亚伯拉罕自己是顺服的人,连他的妻子也是顺服的人。不止亚伯拉罕和撒拉顺服神,并且撒拉也顺服亚伯拉罕。撒拉不止在神面前顺服,不止接受直接的权柄,撒拉也接受了代表的权柄,──亚伯拉罕。他们夫妻两个人,在神面前是顺服的。同时他们两人在夫妻之中,在人和人之中,也是顺服的。他们维持了在地上神权柄的原则,而在这里面产生出神的子民来。神的子民,是根据于神的权柄而拣选的。

      神应许亚伯拉罕说,他的后裔要在埃及作奴隶,但到了第四代,祂要把他们带出来。你们看见,后来就是出埃及的故事,就是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来。你们看见神先得着摩西这一个人,先叫摩西作顺服的人,认识权柄,然后他把以色列人带出来。在他们中间,神设立了直接的权柄:在出埃及的时候,有神自己的同在,有云柱,有火柱。祂也给我们看见,祂自己的权柄,就是诫命。而同时神设立摩西和亚伦作祂自己的权柄,摩西和亚伦是神所设立的权柄,就是代表的权柄,摆在以色列人当中。

      神不止不让人得罪祂自己,神也不让人得罪祂的仆人。神不止不让人得罪祂自己,神也不让人得罪祂自己的祭司、祂自己的先知。神在以色列人之中,设立了祂的权柄。多少次的审判,多少次的刑罚,乃是因为以色列人干犯了祂的权柄。在那里,许多人干犯了权柄,结果他们不能进入迦南地。

      等到他们进入迦南地之后,他们又不顺服神,并且不顺服得很厉害。他们盼望在人中间得着一个人作他们的王。他们觉得说,神管理他们不好,所以要效法世人的路,要有一个君王在他们中间。所以神对撒母耳说:他们不是弃绝你,他们乃是弃绝我。你在那里看见说,扫罗被拣选。后来大被拣选,神设立大作权柄。从大手里预备建造圣殿的材料,来表显神和祂的子民住在一起,到所罗门的时候就造成功了。

      但是所罗门一去世,以色列人马上拜偶像,从那一天起,以色列国和犹太国就已经被弃绝。虽然神还存留他们多少年,也让他们继续着有多少王,但这乃是因为神对大有应许,不是因为乐意维持以色列国。你在这里看见说,没有一个罪得罪神像拜偶像一样。偶像,就是站在一个地位上夺去神的敬拜。继续下去,都是背叛的历史。

 

顺服的原则】一直到拿撒勒人耶稣降生在地上的时候,才有一个神所挑选的人,祂在那里告诉我们说:我怎么听见,就怎么说;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事我才作;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的意思。你在那里看见,有一个人不敢凭自己说,也不敢凭自己作,有一个人是完全服在神的权柄之下。

 

主耶稣是完全顺服的人】主耶稣自己是神,与神同等,并不是僭越的,可是祂完全服在神的权柄之下(腓二5~11)。祂死在十字架上之后,神叫祂从死里复活,把祂升为至高,叫祂作主,作基督,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祂为主,无不敬拜祂,赞美祂。

      主升天之后,就设立祂的教会。祂将祂的教会设立起来,不是像人所想的,设立一个团体,或者一个机关。从死里复活,升上高天的主,乃是作教会的元首;整个教会,是祂的身体。换一句说话,祂在地上如何过顺服的生活,今天祂愿意在祂的教会里再彰显出来。

 

福音乃是一个命令叫人顺服】在圣经里,福音乃是一个命令。我们听见福音的时候,圣经给我们看见,我们应该相信。但是相信福音的时候,圣经也给我们看见,我们乃是顺服福音的人。圣灵是赐给顺服的人,我们乃是从心里顺服所传给我们的道的人。请你们记得,连接受主耶稣,连得救,都是顺服。因为这是神的命令,叫人到处相信。所以相信乃是顺服。人从起头在教会里,就是要学习顺服主,顺服神的权柄。

 

教会基本的原则是顺服】这么多年的历史以来,全世界都是背叛的。世界的那一个基本的原则,不是要推翻神直接的权柄,就是要推翻神所设立的权柄。到了主耶稣的身体建立在地上的时候,就是我们今天所领会的教会,而教会基本的原则,就是顺服的原则。所以,神本来在世界里定规的事,今天神在教会里就严格的要求。今天神严格的要求:在教会里,女人要顺服男人。这一个在世界里是何等困难的事!今天你问一个世界的女子,肯不肯顺服男人?祂们觉得没有这个意思。今天,神在教会里,要求女人顺服男人,要求妻子顺服丈夫。

      书信高到像以弗所书,像歌罗西书,他们里面的命令是什么?是妻子要顺服丈夫,儿女要顺服父母,仆人要顺服主人。这不是在世界里面的话,这是在教会里面的话。

      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都是最高的书信,最高的书信给我们看见说,我们从前是悖逆之子,我们从前生活的原则根本是与世人一样的,是背叛的原则,所以称作悖逆之子。今天神给我们一个命令,妻子要顺服丈夫,儿女要顺服父母,仆人要顺服主人,这与整个世界不一样。这给我们看见,顺服乃是今天教会的原则。

 

在世界上也要顺服】你看见在罗马书里所说的话更清楚。十三章一节说: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定的。所以,凡所有的权柄都是神所立的。并且在这里特别给我们看见说,不止该顺服掌权的,也该顺服作官的。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没有一本书那样清楚的说到救恩,像罗马书一样。但是,罗马书十二章,从奉献起,一直到十四章,告诉我们不止在身体里要顺服,并且在世界上也要顺服。人要顺服一切在上有权柄的人。

 

权柄的维持】教会是一个团体,这一个团体有一个特点,就是说,我们活在世界上,乃是以顺服作我们的性质。我们活在世界上,乃是以顺服作我们生活的原则。

 

教会乃是维持神权柄的团体】今天教会应当作到一个地步,能宣告说,神在亚当时候所得不着的,今天在教会里能得着;神在世人中所得不着的,今天在教会里能得看;神在以色列国中所得不着的,今天在教会里能得着;神今天在多民、多人、多国、多方中所得不着的,在教会里要得着。换一句话说,最少今天在这一个大地上,总得有一个团体,是维持神的权柄的。在这么大的一个世界里,所有的人都在那里背叛的时候,但是,有一个团体是顺服权柄的,就是教会。教会应该仰起头来说:主,你在撒但身上所得不着的,在我们身上能得着;你在鬼魔、背叛的天使身上所得不着的,你在教会里能得着。

      所以,教会今天乃是向着执政的、掌权的,来彰显神的权柄。今天教会在地上不止是为着传福音,不止是为着造就自己,也是为着彰显神的权柄。在任何的地方,神的权柄被弃绝;就是在教会这一个地方,神的权柄被保守。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人寻求神的旨意,就是教会在这里寻求神的旨意。换一句话说,教会乃是一个顺服的团体。所以,你没有得救,没有加人教会则已;你既然加入了教会,今天在神面前,就有一个基本的需要,就有一个基本的原则,是你要维持的,就是说,你要叫神的权柄在教会里能够通行。神的旨意,在世界各地,都不能通行;神的旨意,在教会里,总得通行。你要维持神的权柄在教会里。

 

要在教会里学习作顺服的人】为此,所有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都得学习作顺服的人。请你们记得,没有一个罪比不顺服更厉害,因为这根本和教会所以存在的缘故相反。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不是说祂生活好不好的问题,乃是说祂顺服不顺服的问题。实在说起来,子如果凭着自己作什么,必定是好的;但是祂说,子不能凭着自己作什么。祂说,我不凭着自己作,我乃是凭着那差我来者的意思作。请你们记得,在宇宙里,有一个权柄要维持,主维持了,今天教会也要维持。

      神在各个时代里所得不着的,今天在教会里要得着。神在各个地方所得不着的,今天在教会里要得着。所以,在教会里,是你唯一要学习的地方。在教会里不止是说好和坏,不止是说是和非,在教会里乃是要顺服,在教会里乃是学习顺服的地方。所以你们要看见,我们今天没有一个见证比顺服的见证更要紧。因为今天整个宇宙都造反了,整个宇宙都堕落了,整个宇宙是站在另外的地位上。今天,在整个宇宙里,神找不到一个地方,有人是接受祂的权柄的。为此,所有神的儿女,在教会里面都应该学习顺服。

 

顺服乃是教会的生命】顺服,在教会里乃是教会的生命;顺服,在教会里乃是教会的性质;顺服,在教会里乃是教会基本的原则。教会就是为着维持顺服而存在的。教会乃是与四围的列国背叛的情形完全相反的。今天,地上的列国是说:我要挣断祂的绳索,我要挣开祂的捆绑(诗二),我要自由,我要脱离神的儿子的律法。但是,今天教会乃是说,我甘心乐意把自己摆在捆绑底下,我甘心乐意把自己摆在神的儿子的绳索底下,来学习顺服,这是教会。因此,在教会里就有一件特别的事发生,就是教会不止是顺服神直接权柄的机关,教会也是特别顺服权柄的机关。教会在地上,不止直接维持神直接的权柄,并且也维持神间接的权柄,就是代替的权柄。

 

教会的权柄】在圣经里,有许多关于顺服的话。今天在这里,我们分作四段来看这一种的顺服。

 

身体里有一个律】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身体里有它一定的律。每一个机关有它的功用;每一个肢体,有它莫明其妙的律,在那里管理它们。今天,虽然人的知识大大增加,但是,我还找不出人的身体是这么一回事?是有一个律在那里管理它的。所以,每一个肢体,自然在身体上要学习顺服那一个律。今天,如果有那一个肢体,随着它自己的意思行动,随着它自己的意思单独的作,你马上看见它有病。身体的特点就是合一。请你们记得,身体的合一一破坏,这一个身体就定是生了病。

      所以,没有一个作神儿女的人,能违背基督身体的律,而单独行动的。一切单独的行动,都是背叛的代表,背叛的另外一句话,就是单独行动。单独行动,就是不服权柄。单独行动,就是不服元首的权柄,就是不服神在身体里所定规的合一的原则,就是不服神在圣经里所定规的合一的律。单独行动,不止是不顺服身体,并且是不顺服主。

      主把祂所有的儿女,借着圣灵浸成功作一个身体,这里面的联合是非常亲密的。一个肢体如果快乐,全身就快乐;一个肢体如果受苦,全身就受苦。在这里面,这一种关系有多大,我们不知道。有多少的时候,一个弟兄跑过来问我说:为什么我今天一起来无缘无故的忧愁?为什么我这两天特别的快乐?我也说不出来。但是,许多时候,这一个原因,不能从你个人身上去找,在你个人身上没有理由特别快乐,没有理由特别忧愁。你看见身体有许多作用,是没有法子解释的。将来到主面前的时候,我们要清楚,为什么我这几天有另外的感觉,为什么有几天我特别的有力量,为什么有几天我特别的软弱。请你们记得,别的肢体会影响我们,我们也会影响别的肢体。虽然我们不知道那一个影响是怎么样影响的,但我们知道合一是事实。怎样合一,怎样互相作用,我们今天不清楚。但是,我们是合一的,是像肢体影响到全身一样。

      在我们中间有一个律,我们必须顺服,就是全体在神面前所看见的,我也看见;全体在神面前所拒绝的,我也拒绝;全体在神面前所接受的,我也接受。我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我不能自己一个单独起来作用。你看见身体有它的律,合一就是权柄。我不能随着我自己的意思,我一随着我自己的意思,这就是悖逆,这就是背叛,这就是不服权柄。今天我们要看见身体是权柄,身体就是基督权柄的代表。我这一个人一离开身体有另外一个行动,我就是一个悖逆的人。

      我曾引过一个毒瘤的比喻。在所有的病里面,癌(Cancer)是最厉害的一个,比肺病还要麻烦。癌,在人的身体上,全身的细胞都是一个变作两个,两个变作四个,四个变作八个地一直在那里生长的。你把每一个的细胞拿出来,你能看见它都有生长的能力,但是在它们里面,都有一个管理它们的律。这个律管理它们什么时候该长,什么时候不应该长。

      比方说,我的手,本来我的细胞都不生,都不长。今天我不小心被刀划破了,在破口旁边的细胞,就起首生,两个生四个,四个生八个,一直的生,一直的长,就把两边连接起来。怎么能这样?因为在这里有一个律叫它生长。等到两边生起来,收口了,就不长了。谁通知这些细胞说,不用长了呢?它怎么生长,我们不知道。它怎么停止,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看见:它长是对的,因为我有伤口;它停也是对的,因为已经收口了。这里面有一个律,连一个细胞都知道。它知道身体有一个律应该长,它知道身体有一个律应该停,它知道应该顺服。

      请你们记得,整个身体的律,就是神的权柄,我们要学习顺服这个权柄。我告诉你们,什么时候发生一件事是不得了的呢?我这一只手,被刀划破了,两边的细胞都长起来,一直长到收口就不长了。我感谢神,所有的细胞长到收口就不长了。如果再长下去的话,怎么办?如果再长的话,我告诉你们,这就叫作癌。什么叫作癌呢?癌就是说,在身体里没有这一个需要,但是,有一个细胞离开了全身的细胞所该遵守的规矩,它自己在那里单独的长,一直的长,这样的长,就成功作癌。

      每一个细胞都必须受约束,但是这里有一个细胞,不管什么时候该长,不管什么时候该停,它就是长它的。好像在整个身体上,我不管别的细胞怎么样,我就是长我的。一直长,一直长。你就要说这一个细胞是恶性的,是可恶的。请你们记得,它这样的长,全身都要受它的影响。整个身体的细胞,都要被它拖来帮助它去长,它只是叫自己大,它不能叫身体好。本来身体上所有的细胞,都应该是为着叫身体好的,但现在都受了它的影响。一个人生癌的时候,全身的细胞碰着它的时候,都被它拖去,叫它变作更大。它是另外一个东西,它脱离了身体的律。

      所以,你们要看见,如果有一个人,一不服权柄,一不服身体上的律,一不按着合一的原则去作,而是凭着自己的意思去作的时候,就有一个癌。全身的材料碰着它的时候,就是为着生它自己,而不是为着长身体。所有的滋养料,都为着它自己。任何有滋养料的东西,在它旁边,它就把它拿去为着它自己,扩充它自己,不是扩充身体。所以,一个医生要治癌是难的事。因为在这里有一个另外的原则:它作它的。

      基督的身体,乃是一个活的东西。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说,没有一个东西比我们的身体还要活,还要合一,还要充满了生命。如果有一个弟兄或者姊妹,你没有相信主之先,本来都是单独作事作惯了的人,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作。今天你相信了主之后,你乃是身体上的细胞,你乃是身体上的肢体。每一个细胞,在身体都有它的律约束它。在身体里有约束的律,你必须顺着身体的律而行,不能随着你自己的意思而行。你一随着自己的意思而行,你立刻看见说,你在身体上乃是一个毒瘤,你在身体上乃是一个癌。这乃是有害于身体的,并不是帮助身体的。

      我们怕单独行动的人,我们怕不遵守身体约束的人,我们怕随着自己意思作事的人,我们怕人不学习顺服元首的权柄在身体里。我们信主之后,第一个原则,属灵的原则,要记得:身体乃是神在地上所设立的权柄,身体就是一个权柄。在身体里,有神的律,我不能在这里违反那一个律。我不能随便凭着自己的意思作,我一凭着自己的意思作,我马上像身体上一个不受约束的恶性细胞,自己作自己的事,完全破坏了合一。马上我成功作一个毒瘤,马上和别人合不起来,完全是单独的,不是帮助身体,乃是害身体。所以我要学习接受身体的断案,学习顺服整个身体生命的运行,学习身体的功课。

      请你们记得,你们如果在主面前作基督徒作得越久,你们就越要看见说,身体的合一是事实。你们要越过越看见合一是事实。这一个事实是非常厉害的事实。所以,你们要学习不破坏这一个事实,你们破坏这一个,就是不法。你们破坏这一个,就是不服。你们破坏这一个,就是悖逆。你们破坏这一个,神的权柄就不在你们身上。权柄,要在每一个细胞上。身体上的细胞,都是互相作用的,而不是单独作用的。这是希奇的事。你越在那里看见身体的事,你越要看见用身体来作比喻,是何等的合适。

 

两三个人的原则】在圣经里还有一个原则,是我们非顺服不可的,就是两三个人的原则。请读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五至二十节那一段圣经。主耶稣对我们说:你们如果有两三个人在那里同心合意的,像音乐那样,声音是和谐的,奉我的名聚集,或者翻作归于我的名下聚集的时候,我就在你们中间。你们无论求什么,我就给你们作。这是主给我们的一个很大的应许。如果有两三个人能够绝对的同心合意,一点疑惑都没有,主说,我在你们中间听你们的祷告。

      主还告诉我们说,如果我今天得罪了一个弟兄,那位弟兄来对我说:你作了一件事,得罪了我,你是大错。我说:我想我没有错,是你错了。我不觉得我有错,我觉得很对,但是那位弟兄说我错,我怎么作?我应该学习听弟兄的话。我如果是一个在主面前学习受教的人,当那位弟兄一个人来对我说的时候,我马上就觉得罪。因为这也是身体的原则,一个就能代表。虽然我想我是对的,虽然我想我是不错的;但是一个弟兄在主面前经过相当多,受教相当深,当他看见这件事是不对的,是要来指正我。我如果是一个在神面前柔软的人,我马上就要说:弟兄,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我告诉你们,一个人就是权柄,不必等那么多。在你之外的那一个人,就是权柄。那一个人,就能代表身体。那一个人,就能代表整个教会。我就得看见说,我个人的举动是错的,有那一个人的证明就够了。我不是说,有证明就接受;我乃是说,你在神面前乃是触觉快的,许多时候用不着两个人、三个人来告诉你,许多时候用不着全教会来告诉你。在属灵的实际上,有一个人来告诉我们,我们就应该摸着;有一个人来说,我就得看见。那一个人已经是身体,那一个人就是身体的代表。

      有的时候,是需要两三个人的见证。一位弟兄来对我说,我还看不见。那一位弟兄就去请另外一两个弟兄来,那一两个弟兄,在主面前都是相当清楚的,全心爱主的人。那一两个人,在主面前是有相当分量的,是学习事奉主相当成熟的人。他们两三个人被请来,告诉我说,按着我们看,你是错的。在这一个时候,我必须记得主的话,如果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我就在你们中间。

      如果他们同心合意的对付一件事,他们的祷告,主就听,主就替他们作。如果他们是和谐的对付某一件事,主就听他们和谐的对付。对于这件事,主能听他们的对付,我能不听他们的对付么?主能接受他们的断案,我能不接受他们的断案么?主说他们同心合意作的事是对的,我能说是不对么?我马上应该听。主能听他们同心合意的指责我的错,我难道不听么?他们所捆绑的,天上也捆绑;他们所释放的,天上也释放,难道在我身上能不跟着天上而作么?

      两三个人就是权柄。不是随便请两三个弟兄,糊里胡涂的说话,他们乃是在主面前有权柄,有敬畏,有顺服的,他们都同心合意的说,你有错。我说,你就是不觉得有错,也要服下来说,我错。不必等全教会都来对你说。快一点的人,遇见一个人就知道;慢一点的人,遇见两三个人就知道。许多时候,你就是在主面前不觉得有错,如果有两三个人都是那样看,虔诚的人都是那样看,你的态度在神面前总要抱着顺服的态度,不要骄傲说,我没有错。

 

学习顺服教会的权柄】马太福音十八章还给我们看见,假定说,有两三个弟兄来对你说,你还是觉得没有错。这两三个弟兄就把这件事摆在教会的面前,全教会在神面前考虑,都在神面前有断案,都在神面前有审判,都说你错了,我问你,你怎么办?你说:身体虽然说我错,元首说我无错。父母虽然离弃我,耶和华却收留我。弟兄都弃绝我,主不弃绝我,我在这里背十字袈。这就显明说,你是在教会之外的。你还以为你是受逼迫,你还以为你是殉道,你是受苦,你是受弟兄的苦待。但是,我告诉你,你要学习服下来说:教会如果说了就是。在这里再没有断案了。全体弟兄姊妹们都说我错,我就是对,也是错的。人要学习顺服这一个有权柄的教会在地上。

      教会在地上,是神有权柄在里面的。你千万不要刚硬到一个地步说,全体弟兄都说我错,但我说,我没有错。我告诉你们,骄傲的人,在这里没有地位;骄傲的人,在这里不能顺服;骄傲的人,不知道什么叫作教会。全体都在那里说我错的时候,我就应当学习温柔,谦卑,服下来说:我错了。你不能说教会没有权柄。教会是有权柄的。教会在神面前所断定的,神就承认说是对的。教会在神面前所拒绝的,神也拒绝。全体都在那里看见你错的时候,你就应该谦卑,不要刚硬到一个地步,连全体弟兄姊妹都说你是错的时候,你还说你是对的。主如果让他们同心合意说你错,恐怕你是错的。

      每一个神的儿女,在教会里都需要学习顺服,有的时候,一个人可以代表教会;有的时候两三个人可以代表教会;有的时候整个地方教会,就是代表教会。你必须在神面前作一个柔软的人,不作一个刚硬的人。要学习顺服的功课,神的儿女是站在顺服的原则上。我们在教会要学习顺服。

 

在教会里代表权柄的人】教会里不止有一个人来代表神的权柄,不要有两三个人来代表神的权柄,许多时候,是全体来代表神的权柄。

      1.作长老的负责弟兄:神在圣经里,另外还给我们看见说,在主面前负责的弟兄,就是那些作监督的弟兄,作长老的弟兄,在教会里,乃是特别代表神的权柄的人。其余的弟兄应该在神面前学习站在顺服的地位上。在教会里有神所设立的权柄,他们的工作乃是监督。所以,弟兄们要学习接受他们的断案,要顺服他们。

      神的儿女活在世界上,应该到处寻找命令,到处寻找顺服的机会,而不是在那里光是寻找工作。我自己常常觉得说,有许多年轻的人,没有多大用处。为什么缘故?也许他们有工作,但是他们不能顺服。有许多是不能顺服的人。你问他说:你作工有多少年?他也许说,我工作了十年,我作了许多事。你再问他说:一生一世,你顺服过谁?也许连一个也没有顺服过。在教会里,基本生活的原则是顺服。

      所以在我们中间每一个都应该学习顺服。一个人,如果一生一世都没有顺服过人,这是一件非常可怜的事。所以,你们应该学习在神面前顺服,不止顺服神,并且要顺服神在地上所设立的权柄,就是教会。也顺服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权柄,就是负责的弟兄。你能够说,我作工作了多少年;你不能说,我没有不顺服主。你谁都没有顺服过,这是基本的难处,这是基本的问题。你如果在神面前看,你就能看见说,这是非顺服不可的。

      2.许多在前面的年长弟兄:现在我愿意和你们稍微读几节圣经,特别是关乎长老的。

      哥林多前书十六章十五至十六节:弟兄们,你们晓得司提反一家,是亚该亚初结的果子。并且他们专以服事圣徒为念。我劝你们顺服这样的人,并一切同工同劳的人。他们没有别心意念,他们在哥林多的教会里,只有一个意念,就是要服事圣徒。保罗说,你们要顺服他们。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权柄,你要顺服。顺服司提反一家的人,也要顺服与司提反同工同劳的人。在你们前面,有许多年长的弟兄,在你们前面有许多初结的果子,比你们早在基督里的,而同时在那里以你们的事为念的,你们要尊敬这样的人。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样的人,是可以轻看的;反而是应当顺服的。

      彼得前书五章五节: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上文乃是对我们讲到长老的事。这里有一班人,在主面前有更多的年日,或者就是作长老的人。彼得说,你们年幼的,应该顺服年长的。他们在主面前乃是你们的榜样(3),他们是按着神的旨意来照管你们(2)。所以年纪轻的人,如果有人按着神的旨意来照管你们,你们在神面前要学习顺服他们。他们乃是在神面前作榜样的,你们要学习顺服他们。在教会里特别是能够代表主的那些年长的弟兄,是你们在主面前特别应该顺服的人。

      提摩太前书五章十七节: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你们对那班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应该有加倍的敬奉,绝对不应该在那里随便谈说。你们应该敬重长老;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有恩赐为着话语职事的,更加应当如此。有的长老会作话语的职事,有的长老不会作话语的职事,不止对于会的人当尊敬,对于不会的人也应当尊敬。

      我在这里愿意提醒一句话:许多弟兄对于顺服的事,有一个基本的错误,他们挑选他们顺服的对象。他们以为说,我所需要的,乃是顺服那完全的人。请你们记得主从来没有这样定规。顺服,不是顺服完全的人;顺服,乃是顺服主的权柄在他身上。你如果要挑选你所顺服的人,你总能够找出他的毛病来。老实说,保罗在你们中间,你们也很容易找出他的毛病来。彼得在你们中间,你们也很容易找出他的毛病来。但是,只要有一件事就够了,我们的弟兄在你前面,你总得听他的话。

      你如果要在那里推诿的话,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以找出千万的理由来。在这里有一个长老,他只会管理教会,而没有话语的职事,你也许以为说,我不必尊敬他,也许我讲道比他讲得更好。可是神的话乃是说,要尊敬那些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那劳苦传道教导的人,更当如此。在这里不是挑选的问题。有许多人用自己的挑选,来遮掩他们的不法,遮掩他们的悖逆。这是愚昧的。他如果是年长的,他如果是在你前面的,你就应该顺服,而不是你所应该批评的。

      3.引导我们的人:希伯来书十三章十七节: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所以你看见,在神的话语里是相当清楚。一切在你们前面引导你们的,你们都应该顺服他。不是说你可以挑选自己所欢喜的来顺服。如果你们只听一位弟兄的话,不能听别的弟兄的话,我告诉你们,这乃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请你们记得,听一位弟兄的话,这不是希奇的事。人要学习顺服,是要学习顺服在他前面的人,不止是要学习顺服在他头上的人。是要学习顺服引导你们的人,不止是要学习顺服在你顶上特别有恩赐的弟兄,特别为主所用的弟兄。你们要常常找出来,谁是在你前面的。

      今天在这里,也许你们还不觉得,有一天你们离开这里到乡下去,或者到天津,到北平去,三个弟兄、四个弟兄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你第一个问题就问说,我应该顺服谁?我应该顺服在我前面的。三个弟兄、五个弟兄在一起,就是两个钟点、三个钟点在一起,自然而然有一个是神在那里叫他作领导的人,你就得顺服他。基督徒的特点是顺服,基督徒的特点不是作工。基督徒的特点,就是认识一切引导的人。我常常觉得,在一个地方,有五六个弟兄聚集在一起,每一个都站在自己的地位上,那是非常美丽的事,那是属灵的美丽。自然而然变作说,十个弟兄、二十个弟兄,一坐下来,就知道谁是在我前面,一找出来,就要顺服。

      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为什么?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儆醒,好像那将来交帐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任何在你们前面的人,是为着你们灵魂担心的人,和要为着你们的灵魂交帐的人,这样的人,都是你们在神面前应该顺服的人。

      4.在主里劳苦治理的人: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十二至十三节:弟兄们,我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又因他们所作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有的人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是在主里面引导你们,是在主里面带领你们的,这样的人,你们都应当尊敬,都应当尊重。这样的人,都是我们所应该顺服的人。所以,一个基督徒,如果作到世界上没有一个可顺服的人,这一个人是世界上希奇的人,一个基督徒应该到处看见,有许多在我前面的人,有许多在属灵方面有重量的人,有许多带领我的人,这些人,都是我所应该顺服的人。

      如果是这样,你就看见,教会应该维持一个原则,那一个原则是神在撒但里所找不到的,那一个原则是神在世界里所找不到的,那一个原则是神在宇宙里所找不到的,那一个原则就是顺服。在教会里有一个基本的功课要学。在世界里所弃绝的,在教会里要得着。在教会里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要顺服。

      我们已经看见,身体的合一就是权柄。也看见一个人能代表基督的身体,两三个人也能代表基督的身体,一个地方的教会也能代表基督的身体。末了也看见,在主里面的长老、领导你们的,也是代表基督的身体的。这些都是神的权柄,都是神在我们中间所设立的权柄,我们要顺服他们,尊敬他们,请教他们,听他们的话。如果是这样,主的名就在我们中间,主的话也在我们中间,这样才是非拉铁非。―― 倪柝声《基督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