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是神权柄的代表

 

读经:以赛亚书四十五章一至七节

我耶和华所膏的古列,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我对他如此说,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岖之地,我必打破铜门,砍断铁闩。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因我仆人雅各,我所拣选以色列的缘故,我就提名召你;你虽不认识我,我也加给你名号。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除了我以外再没有神,你虽不认识我,我必给你束腰,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神。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

我们的信息是给教会,给基督身体的众肢体的。在以赛亚书四十五章,我们有一个外邦王古列,虽然他正像那些欺压过神的子民,并且从神看来毫无价值的别的王一样,也是王,然而他却被神称为是一个被神所膏的人。这一个就使他跟圣经上所提到的别的外邦王有所不同。他是尊大的,并且他的国度也很扩张,可是他也是凶猛的、邪恶的和信奉异教的。既然神的话说(论到代表圣灵的圣洁的膏抹之油):不可倒在人的肉体上。(出三十32另译)那他怎能被称为神的受膏者呢?这是因为他代表权柄和管理;所以,他是神的一个代表。他是神能用来实现祂永远定旨的一个人。

在神手里的乃是管理万国的权柄。祂使一些邦国兴起,祂也使他们衰微,祂的手掌握万国。在这里祂兴起一个不信的古列来实现祂的旨意,祂支持古列,论到古列,祂说: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我必在你前面行。神为什么要作这一切的事呢?是因我仆人雅各,我所拣选以色列的缘故,我就提名召你;你虽不认识我,我也加给你名号。

因以色列敬拜偶像,神就兴起巴比伦来击打他们。现在神兴起古列把被掳的以色列人从巴比伦领出来,在日期满足的时候,实行他对以色列人所说的:现在你们回到你们自己的国家去吧。巴比伦和古列被赐与了权力,并不是因巴比伦和古列的缘故,而是为了以色列的缘故,为了神子民的缘故。神的意思是要藉着兴起巴比伦和古列,而来使用他们,因而他们能以实现与祂的子民有关神的定旨。

巴别塔事件的目的,不是使得各个个人讲不同的语言,而是使列国讲不同的语言。祂因着祂自己的定旨而使邦国分开。自从巴别塔以来,神从来不打算叫列国联合为一,这不是神在今时代的旨意和定旨。神兴起一个国家,又使另一个国家衰微,都是为这个(关涉到以色列的)定旨而服务,并且一切都是与祂子民有关系。从亚当到亚伯拉罕,神的见证都是在于个人,在亚伯拉罕之后,神的见证就不在于个人而是在于一国。从那以后,列国被兴起或被击倒,只以他们在关于神子民中的神的见证上的用处为定。他们对以色列的态度,决定他们是蒙神赐福或是被神咒诅,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创十二3

很多时候,神不能赐福给祂自己的子民,那些时候就是以色列堕落到去拜偶像的时候。于是他们就被交给列国随意待他们。然而什么时候他们承认耶和华是神,并且承认除祂以外没有别的神,恢复了神的见证,神就立刻伸手保护并赐福给他们。当他们离弃神的时候,他们被打败,遭毁灭,受劫掠,被俘掳,因为他们失去了见证。而当一个公义的王治理以色列并且持定神见证的时候,所有的仇敌都要变为虚弱无能,在以色列周围的列国都要软弱下来,不能摸他们。

神的子民被兴起来持定神的见证,一切有关于列国的事,只跟神的这一个定旨发生关系。以色列犯拜偶像的罪,到了玷污神自己的殿和圣事,所以神就用列国来惩治她,刑罚她;列国只是作为工具,使以色列经过苦难、痛苦,为要洁净她,使她脱离拜偶像的污秽,并在她身上恢复一个纯全的见证。

在新约主耶稣降生的时候,是生在一个受压迫的时候。我们会以为祂是在最坏的时候来到世上,然而那实在是最好的时候,神不要基督钉死十字架的事件被封闭,隐藏在一个小小的国家里不为人见,所以祂选定在世上有这么一个最大的帝国──罗马──管辖着以色列的时候。这样基督的钉十字架就不成为一个小小国家独有的事件,而是成为当时罗马所统治的全世界事件。还有那是一个由于罗马帝国的权势和努力而交通极其四通八达的时候。而且因此,基督的钉死十架和复活能很快地传布到所有的国家。在主耶稣钉十架、复活升天之后,神的见证交在教会手中,在旧约时候,对以色列适用的事今天对教会也适用。列国被兴起而且强大,或者被推翻而且衰弱,都凭他们对教会所持定的见证的关系。神允许罗马迫害教会,因为只有这样见证才会增长并蒙福。神的手在全部历史的背后,而这乃是跟见证有着整个的全部的关系的。由于罗马的逼迫就有了圣徒们的散播出去,这就是说把福音传到了普天之下。

历史上的每一件事,从那时起一直下来,都是或者影响到教会的进展,或者引致教会的受惩治,好叫神的子民学一些功课。全部历史只有当我们从它里面读出了神在关乎到祂见证的事上对付祂子民的手的时候,我们才能懂得它。我们作为基督徒,在这个世界全面起冲突时候的祷告,决不能那么狭隘地在国家的、地域的,甚至是地球的限定之内,我们的祷告只能沿着这样的一条路线:主阿,代表你的利益的国家,求你使它兴盛;促进你的事业的,你也促进他们的事业;谁的得胜若能为你使用,就求你使他们赢得胜利;谁的胜利若是对你、对你的见证有很重大的价值,我们就支持那一个胜利;无论那个反对你的见证,我们就反对它;凡是伤害、阻挡你子民和你事业的,我们就抵挡它,不管是什么也不爱是谁,若是有助于带进基督的国度,我们就支持它。──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