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大卫对权柄的认识

 

读经:

跟随的人对大街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大卫就起来,悄悄的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随后大卫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对跟随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撒上廿四4~6)

大街对亚比筛说:不可害死他,有谁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而无罪呢?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撒上廿六9~11)

大卫说:你伸手杀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怎么不畏惧呢?(撒下一14)

 

大卫不用背叛的代价取得王位】神在地上正式建立祂的权柄是在以色列人建国的时候。当以色列人进入迦南,要求神给他们立一个王,神就派撒母耳膏扫罗作头一个王。扫罗是神挑选的,是神设立他作权柄,就是作神代表的权柄。但他作了王,自己却不服神的权柄,破坏神的权柄。他不肯把亚玛力王和上好的牛、羊都杀死,悖逆了神,不听神的话,因此神废弃扫罗,另膏大卫。但大卫是在扫罗权下的人,他是扫罗的百姓,又是在扫罗营中当兵的,后来又作了扫罗的女婿。他们二人都有神的膏油,扫罗却多次想杀死大卫。现在以色列中有两个王,一个是已经被废弃却还在宝座上,一个是被拣选还未登基。这时最难的是大卫。

      撒母耳记上二十四章,扫罗追杀大卫至隐基底的旷野,扫罗进洞大解,大卫和跟随的人正藏在洞的深处。跟随的人建议大卫杀扫罗,但大卫拒绝试探,不敢动自己的手背叛权柄。大卫既被神所膏,说起王位来,大卫是站在神的计划和旨意的地位上,谁能抵挡他作王呢?那么大卫帮助自己作王有何不可?这是帮神的忙而成功神的旨意,岂不是正好吗?但是大卫深深感觉,这事不能作。他若是杀死扫罗,那就是背叛神的权柄,因为神的膏油还在扫罗身上。扫罗虽然被弃,仍是神的受膏者,仍是神所设立的。虽然这时若将扫罗杀死,他就即刻可以作王,也不致叫神旨意耽延许多时日。但大卫是弃绝自己的人,他宁愿迟作王,宁让神的计划迟延,他不愿作背叛的人。所以最终他能作神的权柄。

      神曾设立扫罗作王,大卫就当服在他权下。所以,大卫若杀扫罗,便是以背叛的代价来取得王位,他也要落在背叛的地位上。大卫不敢这样作。这和米迦勒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撒但的原则相同(9)。所以权柄是个不得了的东西。

 

顺服高于我们的工作】今天人要事奉神,必须顺服权柄。顺服高于我们的工作。大卫就是将以色列国全弄好了,若不服在神的权下,还是没有用处,仍像扫罗一样。旧约扫罗爱惜上好牛羊,不肯除灭,要留作献祭之用,这和新约犹大贪爱三十两银子出卖主耶稣,同是背叛的原则。奉献并不能遮盖背叛。如果大卫要成功神的旨意,成功神的计划,自己动手将扫罗杀死,他即刻可以事奉神了。但大卫不敢这样作,他等神作事,他甘心顺服。大卫只割扫罗的衣襟,但割后却心里自责。他的感觉真像新约信徒一样的敏锐。我们所定罪的不仅是杀人,连用小刀将人的衣襟割下也是不对的,也是悖逆。背后批评,或是态度不好看,或是在心里反对,虽然不是杀人,却与割衣襟差不多,都是从背叛的灵出来的。

      大卫是从心里认识神的权柄的人,他屡次被扫罗追赶,还是服在神的权柄之下,称扫罗为主,为耶和华的受膏者。这说出一件重要的事:服权柄不是服那个人,乃是服他身上的膏油,就是神设立他作权柄时的膏油。大卫认识扫罗身上的膏油,承认他是神的受膏者,所以只有自己逃命,不敢伸手害他。扫罗不服神的命令,被神废弃,这是扫罗和神之间的事;大卫服神的受膏者,这是大卫向神负责的事。

 

大卫绝对维持神的权柄】神要绝对维持祂的权柄,神要恢复这一个。再看撒母耳记上二十六章,在西弗的旷野,发生同样的情形。第二次的试探又来了,扫罗睡觉,大卫进到扫罗睡卧之处,亚比筛要杀扫罗,大卫仍是不许害他,并且起誓说,谁能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而无罪呢?这是大卫第二次不杀扫罗,只把扫罗的枪和水瓶拿走。这次比前更进步了,不拿他身上之物,只拿他身外的东西。他宁可不救自己的性命,而顺服神的权柄,维持神的权柄。

      撒母耳记上三十一章和撒母耳记下一章,扫罗自杀了,有一个亚玛力的少年人到大卫面前来报功,说他把扫罗杀了。大卫的态度仍完全拒绝自己,服在神的权柄之下。他对那人说,你伸手杀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怎么不畏惧呢?大卫就吩咐人把那报信的少年人杀了。

      因大卫维持神的权柄,所以神说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大卫的国一直维持到现在,连主都是大卫的后裔。只有顺服权柄的人才能作权柄。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所以我们必须把背叛的根拔出来。要作权柄非先顺服权柄不可,这是唯一要紧的事,否则没有路。教会是顺服的机关,在教会中不怕有软弱的人,只怕有造反的人。我们必须顺从心里服在神的权柄之下,教会才能蒙福。下边的路是在我们身上,我们来到这里是过严肃的日子。―― 倪柝声《权柄与顺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