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子的顺服

 

读经: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5~11)

基督在肉体的时候,既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恳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诚,蒙了应允。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祂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来五7~9)

 

主拣选顺服】神的话告诉我们,主耶稣和父原为一。太初有道,像太初有神一样。道就是神,道创造天和地。神在太初有荣耀,乃是人不能亲近的荣耀,这也就是子的荣耀。父和子是同等的,同能的,同有的,同时的。但在身位里有父和子的分别,这不是基本性质的分别,乃是神格中的一种安排。所以圣经说,主不以自己和神同等为强夺的。强夺就是勉强的意思,主与神同等不是勉强的,不是插进去的,不是僭越的,因主本有神的形像。

      腓立比书二章,五至七节是一段,八至十一节又是一段。前段的反倒虚己,即反倒虚空了自己。下段的自己卑微,即卑微了自己。在此主有两次降卑,即在神格里虚空了自己,在人格里卑微了自己。主到地上来,是把祂神格中的荣耀、能力、等级、形像都倒空了,以致当时那些没有启示的人都不认识祂,不承认祂是神,以为祂不过是人,是世上一个平常的人。主在神位之中自己拣选作子,服在父的权柄底下,所以主说,我父是比我更大。子的地位是主自己拣选的。在神格中满了和谐,同等的神,乐意安排父作头,子顺服;神变作权柄的代表,基督变作顺服的代表。

      我们是人,要顺服很简单,只要谦卑就能顺服。但主要顺服不简单,主的顺服比祂的创造天地还难,因为祂必须倒空了一切神格的荣耀、能力等等,必先取了奴仆的形像,才配得到顺服的资格。所以顺服是神的儿子创造的。

      原来子和父是一样的荣耀,但主来到地上,一面把权柄丢掉,一面把顺服拿起来,存心要作奴仆,接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作了一个人。不只到此,主又卑微了自己,存心顺服,神格中的顺服是全世界顶奇妙的事。因祂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是痛苦的死,是羞辱的死,结果神将祂升为高。自卑的必升为高,这是神的原则。

      本来在神格中没有顺服的必须,但由于主创造了顺服,父就在神格里作了基督的头。权柄和顺服是神设立的,是从太初就有的。所以认识主的人,就很自然的顺服。不认识神和基督的人,即不认识何谓权柄与顺服。基督就是顺服的原则,接受顺服的就是接受基督的原则。所以充满基督的人,也必定是充满了顺服。

      今天人常问,为什么要我顺服?或者问,我是弟兄,你也是弟兄,我为什么要顺服你?其实人没有资格这样说,只有主有资格说,但主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连这一个思想都没有。基督就是代表顺服,并且代表完全的顺服,就如神的权柄是完全的一样。今天有人以为认识权怲,却没有顺服,只有求神怜悯。

 

主从神格出来与回去的路】关于神格方面,主是与神同等;但祂所以作主,是神赏赐给祂的。主耶稣基督为主,是神格倒空之后的事。所以主耶稣的神格乃是凭着祂的所是而有的,祂为神是祂本来的地位;但祂得着为主的地位是凭着祂所作的,是当祂放弃神格,完全维持了顺服的原则,被升到高天,神才赏赐祂为主。凭祂的自己说祂是神,凭祂得的赏赐说祂是主。主位原来在神位中是没有的。

      腓立比书第二章这一段是最难解,最起辩论的地方,但也是最神圣的地方。我们今天要脱下鞋站在圣地,来看这一段圣经。好像当初在神位中有一个会议,神有一个计划要创造宇宙。在这个计划中,神位间彼此赞同,彼此领会,就有了作权柄代表的父。但如果有权柄而没有顺服,权柄就不能建立,因为权柄不是独立的,所以神在宇宙中必须找到顺服。神在宇宙中造出两种的活物:第一种活物是天使──灵;第二种活物是人──魂。神的先见预知天使的背叛和人的失败,神的权柄不能建立在天使和亚当的后裔身上。所以神格中有一个和谐的定规,要在神格中先有权柄的建立,从那时起就有父和子神的分别。然后到有一天子神又倒空自己,甘心乐意出来成为受造的人,来作顺服权柄的代表。背叛的乃是受造之物,所以现在必须受造之物来顺服,才能建立神的权柄。犯罪背叛的是人,现在仍要藉着人的顺服来建立神的权柄。这就是为什么主要来到地上作人,和一切受造的人完全一样的缘故。

      主的降生是神的出来。祂不在神那一边作权柄,却来到人这一边受人的限制,且作了奴仆。主这样作是冒了一个大险,因为主一从神格里出来,便有回不去的可能。祂在子的地位若不顺服,虽可用权柄把神格取回来,但顺服的原则就永远断绝了。主出来有两条路可走回去:一条是出来作人,事事处处绝对无保留的完全顺服,凡事建立神的权柄,无丝毫背叛,一步一步顺服神带祂回去,让神立祂为主。第二条路,如果祂以作人作奴仆有难处,因肉身的软弱与限制,实在不能顺服,祂也可以用祂神格的权柄、荣耀、能力冲回去。但主将第二条不该走的路丢掉了,祂却存心顺服,走这一条顺服以至于死的路。祂既倒空自己,就不再充满自己。这种出尔反尔,是祂所不作的。祂既已将神的荣耀、权柄倒空,从那边出来,来作奴仆,若不能走顺服的路,祂就不能回去了。必须祂在人的地位上顺服至死才能回去。祂现在能回去,乃是因祂完全而单纯的顺服,一个苦难一个苦难加上去,祂都绝对的顺服,丝毫没有反抗和背叛。因此神把祂高举,使祂进入神格为主。不是祂把以前倒空的又充满了,乃是父神把这一个人带到神格里去──子神变作耶稣(),又回到神格里去。为着这个缘故,才知道耶稣这名的宝贝,全宇宙没有一个像祂的。当主在十字架上说成了,不只是救恩成了,更是祂所说出来的一切都成了。所以祂得着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天上地上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为主。从此祂不只是神,又是主。祂为主,是说出祂与神的关系,是祂在神前得的赏赐;祂为基督,是说出祂与教会的关系。

      简言之,主耶稣离开神位,不预备以神格回去,乃预备以人格地位而得升高。神是这样维持祂顺服的原则。我们若有一点悖逆的痕迹,都是不可的,应当完全顺服权柄,这是大事。主耶稣回到天上乃是藉着作人,成为人的样式而顺服,被神升上去的。我们非面对面看见这件事不可,全圣经难得有此奥佖。主同神格告别,不再凭神格回去,因祂已穿上肉身。祂里面没有一点不顺服,才在人格里面被神高升。出去是放下荣耀,回来又得着荣耀。神成功了一切。所以我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全体都应走主的路,以祂顺服的原则为原则达到顺服,并彼此顺服。认识这原则的,就看见没有一个罪比背叛更难看,没有一件事比顺服更紧要。你看见了顺服的原则,才能事奉神;也惟有顺服像主,才能维持神的原则。一有背叛,就是在撒但的原则里。

 

因受苦难学了顺服】希伯来书五章八节告诉我们,主顺服是从苦难中得到的,苦难给了祂顺服。遇到苦难还能顺服才是真顺服。人的用处不在有无苦难,乃在因苦难学得了顺服。顺服神的人才有用处。心不软下来,苦难总不离开你。多有苦难是我们的路,贪安逸爱享受的人没有用处。总要学习在苦难中能顺服。因主到地上来,不是带了顺服来,乃是因苦难而学了顺服。

      救恩不光是为叫人喜欢,也是为叫人顺服。人若光为喜乐,其所得的必不丰盛。惟有顺服的人才能经历救恩的丰盛,否则就把救恩的性质改变了。我们当顺服像主一样,主耶稣凭着顺从使成了我们得救的根源。神拯救我们,盼望我们顺服祂的旨意。若碰着神的权柄,顺服便很简单,明白神的旨意也很简单,因主一直顺服,也把顺服的生命赐给我们。―― 倪柝声《权柄与顺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