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身体的权柄

 

读经:

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身子原不是一个肢体,乃是许多肢体。设若脚说,我不是手,所以不属乎身子;他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设若耳说,我不是眼,所以不属乎身子;他也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若全身是眼,从那里听声呢?若全身是耳,从那里闻味呢?但如今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若都是一个肢体,身子在那里呢。但如今肢体是多的,身子却是一个。眼不能对手说,我不用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林前十二12~21)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八15~18)

 

身体是权柄最高表现的地方】神的权柄最高的表现乃是在基督的身礼──教会中。神虽然在世界中设立了权柄的制度,但是无论在政治上,在父子、夫妇、主仆的关系上,都不能使权柄表显得完全。神虽然设立了许多的权柄在地上,但这不过是神所设立的权柄制度,人可能只在外表上顺服而在心里不顺服。比方官方有命令,人民可能是从心里听从,或不是从心里听从,这是无从得知的。子女听从父母也无从分辨他是从心里顺服,还是仅在表面和行为上顺服。故顺服权柄不能以儿女顺服父母来作代表,也不能以仆人顺服主人为代表,更不能以人民顺服官长为代表。没有顺服当然不能建立神的权柄,就是有外表的顺服而没有心中的顺服,也不能建立神的权柄。并且这许多的顺服都是人与人的关系,父与子、主与仆的关系,主仆可分开,父子也可以分开。故在这些关系中找不到彻底而完全的顺服。

      只有基督与教会才是权柄与顺服的最高彰显。因为神建立教会不是叫教会作一个机关,乃是叫教会作基督的身体。我们以为说,教会是信仰相同的信徒的聚会,或是爱心的聚会,但神另有看法。教会不只是信心相合、爱心相合,更是一个身体。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基督是教会的头。父子、主仆、夫妻,都可以分开,但头和身礼是永远合一,不能分开的。照样,基督和教会也是永远不能分开的。基督和教会有完全的顺服、完全的权柄,是远超过其它一切的权柄和顺服。父母虽然爱儿女,但可能有错误,可能错用权柄;政府发命令也会错发命令;主人的权柄也会错。在世界里不独顺服不完全,权柄也难免不完全。为此神要设立一个完全的权柄和一个完全的顺服,就是基督与教会、元首和身体。有的父母害儿女,有的丈夫害妻子,主人能害仆人,官长能害人民。但是没有一个头害自己的身体,故此,头的权柄不会错,乃是完全的。再看身体顺服头,也是完全的。只要头有意志,手指就能动,不用发声,不用勉强,非常和谐。神的心意是要我们完全的顺服,我们必须被神带领到一种程度,像身子顺服头一样,神才满意。这不是丈夫和妻子等可以代表的。因为权柄是祂,顺服也是祂,权柄和顺服是一个。不像世界上的权柄和顺服是两件事。一个身体的行动,不用头化力气发命令,只要有一个意念,身体就能动,非常和谐。我们若只是像儿女对父母的顺服,或妻子对丈夫的顺服,神不能满意,神是要我们顺服到像身体顺服头一样的地步。不是像用绳子捆绑着的顺服,如地上的列国一般。乃是像身体顺服头,只要元首有一点意思,就能很和谐的顺服。

      你如果在神面前多有顺服,你就会知道,神的命令和神的旨意完全不同:命令乃是神口里有话,旨意乃是神里头有一个意念。命令是要说出来,旨意不一定说出来。主耶稣不只在神的话语上顺服,只要有旨意,主就作了,主就动了。神必须作到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像神与基督的关系一样。神必须作到我们顺服基督像基督顺服神自己一样。神第一段的工作,是叫神作基督的头,第二段的工作,是叫基督作教会的头。祂要作到不用圣灵管治就能顺服,只要祂有意念,我们就立刻顺服。神第三段的工作,是叫世上的国成为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第一段已经有了,第三段还没有到来,今天我们正在当中的一段。第二段的工作若末完全,就不能作第三段。到底我们在此是顺服,叫神有路呢?还是不顺服,叫神的工作受拦阻呢?神在宇宙中一直得不着权柄,直到祂的权柄完全成功,其中转变的地方就是教会。教会是当中的一段,是转弯的地方,所以神给我们的荣耀也最多。看不见权柄就没有路走。我们不解决,别人也必不能解决。我们都负着彰显权柄的责任。

 

身体顺服头是最自然而且和谐的】今天神已为我们预备好了,头与身体是同一生命、同一性质,所以顺服是很自然的,不顺服反而是希奇的。比方手随着头的意思举起来,这个一点不希奇,如果手不能动,那才希奇呢!恐怕这手一定有病。神给我们生命的灵与主自己也是一样的,生命性质与主都是一样,所以在此也没有不和谐不顺服的可能。我们身体的行动,有的是经过意识的,有的是无需意识的。头和身体的合一都不是只在意识上的顺服,就是没有意识也能顺服。如呼吸,可以有意识的叫它深呼吸,也可以无意识的自然的平呼吸。又如心跳是无需意识的,不必命令就能一直跳动;这是生命上的顺服。头要身体顺服是没有声音,不用勉强,没有摩擦,完全和谐。许多人只顺服命令还不够,从命令里生出旨意,旨意里有生命的律,顺服生命的律才是完全的顺服。若没有像身体顺服头一样,不叫顺服。有许多人的顺服,觉得勉强得很,这不能算是顺服。

      主是把我们放在身体中,联合是完全的,顺服也是完全的。圣灵的意念能让肢体受支配,实在是奇妙的事。甚至不觉得两个肢体是两个,没法叫他们分开,自然就有和谐。我们连想都不必,其和谐超过话语所能说的,其顺服权柄也是最完全的。所以我们不可作一个有病的肢体,不可作一个有声音有摩擦的肢体。我们是活在神的权柄机构里,应顶自然的顺服。教会不只是弟兄姊妹交通的地方,也是彰显权柄的地方。

 

拒绝肢体权柄即是拒绝头】身体的权柄不只是直接的彰显,有时也是间接的彰显。身体不只顺服头,且是互相帮助,互相顺服。左手和右手没有直接的交通,乃是头叫右手动,头叫左手动。不是左手支配右手,也不是右手支配左手。不是手命令眼去看,乃是手通知头,头命令眼看。故各肢体与头的关系是一样远近。但每个肢体所作的都归在头上,如我的眼看见,我的手作,我的脚行走,就说是我看,我作,我行。所以许多时候肢体的断案就是头的断案,肢体的权柄就是头的权柄。手不能自己来看,他必须接受眼的断案。手若要求头自己来看,或者要求自己能看,这两种都是错误的要求。这都是不可能的。但这是神的儿女们常有的难处。故我们必须以别的肢体为元首的代表权柄。手的功用不过是手,脚的功用不过是脚,眼的功用不过是眼,我们必须接受别人的功用来作我们的功用。我们不能拒绝肢体的功用。脚若拒绝手,就是拒绝头。所以我们接受肢体的权柄,就是接受头的权柄。每一个肢体,在交通中都是我的权柄。手的功用虽大,但在走路的事情上,非接受脚的功用不可。手不能摸出颜色,需要接受眼的权柄。肢体的功用,就是肢体的权柄。

 

权柄就是基督的丰富】今天要每一个肢体都像整个身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每一个人都应站在肢体的地位上,接受别个肢体的功用。别人看见了,听见了,就是我看见了,听见了,接受肢体的功用就是接受元首的丰富。没有一个肢体是独立的,我不过是一个肢体而已。一个肢体不能作身体的工作,其它肢体所作的,就是身体所作的,也是每一个肢体作的。今天的情形是眼看见了,手说我还未看见,我现在等着要看见。人要自己都有,都会,而不接受肢体的供应,这就叫他贫穷,教会也就因此陷在贫穷里。权柄就是基督的丰富,接受别人的功用(即接受权柄)就叫你接受整个身体的丰富。服每个肢体的权柄,就得着每个肢体的丰富。不服权柄就贫穷。眼睛明亮,全身就明亮;耳朵听见,全身就听见。

      我们总以为权柄是压我们,打伤我们,或是为难我们。神没有这个意思,这是我们想错了,神用权柄乃是要补满我们所有的缺欠。神设立权柄的目的乃是要将祂的丰富赐给我们,要补满所有软弱人的缺欠。神不能等你到了什么时候,经过几十年才能看见。若是这样,你要经过多少黑暗痛苦的日子,你也不知道带领多少的人走黑暗的路,真是瞎子领瞎子,神不知要受多大的亏损。所以神先在过去祂所用的人身上作工,作透了,现在神把他赐给你,作你的权柄,使你学习顺服,你就得着你从末得着的,他所得的丰富就变成你的。你若忽略这个,也许你经个五十年,你所学的还不一定会达到他所学习的。

      神给我们的恩典有两面:一面是直接给我们的,这个并不多。另一面是间接的丰富,就是神在教会中,藉着在你前面的弟兄或姊妹作你的权柄,藉着他们的断案作你的断案,叫你不必经过他的痛苦就能得着他的丰富。在教会中有许多恩典,神只给他而不给你。一颗星有一颗星的荣耀。所以权柄就是教会的丰富,所有个人的丰富都是众人的丰富。背叛乃是走贫穷的道路。拒绝权柄就是拒绝接受恩典和丰富的路。

 

代表的功用即代表的权柄】谁也不敢说他不听主的权柄,但神所配搭的肢体的权柄也应听从。应知道许多肢体是连在一起的,若不接受别的肢体的帮助,便是悖逆。有时主直接使用一个肢体,有时主用另一个肢体供应另一个肢体。当元首指挥眼睛在看时,全身都接受眼睛的看作为他的看见,因眼看见就是全身的看见。这个代表的功用,亦即代表的权柄,也就是元首的权柄。若其它肢体自以为能看,便是悖逆。我们总不能愚昧到一个地步,以为我是全能的。

      永不要忘记,你只是一个肢体,需要接受别的肢体的功用。当我们服在看见的权柄底下,我们和元首即毫无间隔,因为供应即是权柄。谁有恩赐,谁就是那个职事;谁是职事,谁就是权柄。非眼不能看见,你要看就非服眼的权柄,接受其供应不可。神所派的职事,就是权柄,别人不该不接受他。人都愿意直接接受神的权柄,但神有更多的间接权柄(即代表权柄)要我们顺服,而得到属灵的供应。

 

有了生命,顺服就不难】对于世人与以色列人,顺服是难的事,因无生命的关系。但我们是有生命的关系,不顺服反是难事,因里面是合一的,是同有一个生命,一位圣灵。圣灵要支配一切的事。若能彼此顺服,这是快乐的事,是一生安息的事。若将所有的担子背在自己身上,是累的事;若分给各肢体,那是舒服的事。若能接受主的限制,便是安息的事。所以顺服肢体的权柄是个大释放,否则站了别人的地位,自己也受勉强。所以我们顺服是自然的,不顺服反而是难的。为什么要相咬相吞呢?为什么要彼此批评呢?这才是难的事。

      主不只叫我们在家庭中,世界里学习顺服,乃是叫我们在身体上,即教会中学习顺服。若能在身体上学得好,在其它地方自然学得好。这是唯一要起头的地方。所以教会是试炼的地方,也是成全的地方。在这里学不好,外面一切都不成功;在教会中学得好,国度解决了,世界解决了,宇宙也解决了。

      权柄在以往都是客观的,顺服也是客观的。即以身外的顺服身上的。今天把权柄变作一个生命的东西,即里面的东西。在基督的身体中,权柄和顺服在一个身体里遇着,权柄和顺服都变作主观的了,都是活的了,合一的了。这是神权柄最高的表现。权柄和顺服是在一个身体里,是带到极点了。让我们在这里得着造就,否则都走不通。碰着权柄的地方就是在身体上。元首在教会里(是权柄的根源),肢体也在教会里(依其各体的功用作为,代表权柄和顺服权柄是彼此供应着)。在这里若再碰不见权柄,就没有办法了。―― 倪柝声《权柄与顺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