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使徒的出发和他们的脚踪(徒十三至十四章)

 

      头一个使徒主耶稣,乃是父自己所差遣的。十二个使徒,乃是子在世上所差遣的;头一个使徒,在肉身上的工作,已经过去了。十二个使徒在地上的工作,也已经过去了。父和子所拣选差遣的使徒,已经过去了。现在所有的,是圣灵(代表升天的主?在地上所拣选的使徒们。父怎样差遣子,子怎样差遣十二使徒,都是我们所知道的。我们今天就是要查考圣灵怎样来差遣我们。在使徒行传十三章,圣灵才起头正式的差遣人。在十三章以前,圣灵并没有正式的差遣人;圣灵正式差遣人,是到十三章才起头的。

      在安提阿的教会,是圣经里正规教会的模范。因在安提阿的教会,乃是在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都设立了教会以后才设立的。使徒行传二章在耶路撒冷有了犹太人的教会,使徒行传十章在哥尼流家里有了外邦人的教会。在安提阿的教会,是在犹太和外邦都有了教会以后才设立的,所以她是正规的教会。因为在耶路撒冷的教会,在过渡期中,不免有犹太教的色彩,不像安提阿那样彻底实实在在的站在教会的地位上。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头的。基督徒的性质、基督教的特点,是特别在安提阿显明的,好像连耶路撒冷都不行。所以在安提阿的教会,是一个模范的教会;在安提阿的先知、教师,是模范的先知、教师;安提阿所拣选的使徒,也是模范的拣选和模范的使徒。安提阿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来打发使徒,也是圣灵头一次正式的拣选使徒;叫以在安提阿模范的教会中,这次打发使徒是一个顶要紧的模范打发。

      从新约圣经完成之后,在历史中圣灵曾差遣了许多人往普天下去,作成主所命令他们作的工作。但是严格说来,这些都不能作我们的模范。我们要看圣灵第一次如何作,来作我们的榜样。现在我们来查考一下,当初圣灵差遣人和呼召人的事是如何。我们今天是要回到圣灵当初呼召人的那一段圣经去。使徒行传十三章是圣灵头一次差遣人的历史,所以我们今天要读使徒行传第十三章。

 

呼召与同情】使徒行传十三章一至三节: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已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头一件事,我们在这里要注意的,就是有一个在安提阿的教会,就是一个地方的教会里,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圣灵是从这些人中,拣选两个人出去作祂的工。圣灵不会拣选没有恩赐的人,或者没有作过祂工作的人。圣灵是拣选有恩赐的人,和已经作过祂工作的人,出去作祂的工。使徒在未蒙召之先,就已经有了恩赐,已经是先知和教师,已经是那职事中的两个执事了。他们是在作使徒之先,就已经有了恩赐。像司布真对一个学生说,神不会召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去传福音。神如果召人作口,就必定叫他会说话。这自然是指着天然方面说的。同样,神不会拣选一个没有恩赐的人去作工。同时圣灵也不会拣选一个埋没属灵恩赐,没有属灵负担的人去作出使的工。他们乃是在本地方已经是作那职事工作的人,已经是负属灵工作的人,已经是有心于主工作,也已经是在那里作的人。他们不是安居在本地不动,要等圣灵呼召往各处去,才大作的人。他们手里满了本地工作的时候,圣灵的声音来了,要他们去作各地的工作。圣灵是从几位先知和教师中拣选两个人。我不能定规说他们是先知,或者是教师,或者二者都是,但我敢说,他们是有恩赐,并且是在本地已经作工的人。

      他们这几个是怎样的人?巴拿巴是一个好人;西面也许从前不是一个顶光明的人,因为尼结是黑的意思;古利奈人路求,是一个非洲的黑人;马念是一个贵族,因他是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扫罗是一个思想周到,满有学问的人。这五个人,按着思想来说、学问来说、社会来说,都是不能合在一起的,他们几个好像是天差地远的人。他们的背景、他们的历史,都差得顶多。但是,他们在神面前都一样蒙恩,作先知,作教师。

      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他们常亲近主,服事主,叫主对他们有说话的机会。他们事奉主到一个地步,把最合法的饮食,就是能补满人身体需要的都摆下了。因他们是这样专心服事主,所以圣灵就有机会对他们说话,呼召他们中间的人,出去作工。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一件事,就是一切差派工人的起点,都是以属灵为起点。不是因为有了需要就去,不是因为个人的喜欢就去,不是因为有了环境的安排就去。那五个人的目的,都是事奉神,所以圣灵才能差他们作神的工。有许多作神工作的人,不一定都是事奉神的。但他们五个人,来到神的面前,不是要作神的工,乃是要事奉神。所以就在他们事奉神的时候,圣灵来呼召他们。

      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一切正式工作的起点,都必定要有这一句话。打算虽然是很周到,理由虽然是很充分,人才虽然是顶不错,需要虽然是顶急切,但圣灵若没有说这句话──要为我分派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那个人就不能作使徒。他们可以作先知,可以作教师,但是他们不能作使徒。使徒必须是圣灵所差派的。当日的使徒,既然是圣灵所差派的;今天的使徒,也必须是圣灵所差派的。凡末得圣灵呼召的,就不能出去作使徒的工。神要人服事祂,神要人作祂的工,但是,神不要人自己出来作祂的工。即使目的是为着帮助教会,为着造就信徒,为着拯救罪人,但这些还不是出来作工的资格。为着神作工,只有一个资格,就是神差派他。不是人自己踊跃来投军,乃是神自己来征兵。一切自告奋勇投军的人,神都用不着:乃是神自己征来的人,神才用得着。

      是圣灵说,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人是先蒙召作门徒,然后从门徒中再蒙召作使徒。没有蒙召,不能作门徒;没有蒙召,也不能作使徒。所有的使徒,是必须蒙圣灵呼召的。事奉神是他们的存心,禁食是他们的表示,而对他们说话的是圣灵,没有这个就不行。使徒资格的取得,乃是得了圣灵的呼召。没有委任状的,就不能在政府当差;照样,没有圣灵呼召的,也定规没有使徒的职分。今天的难处,就是有人自命为使徒,却没有圣灵的呼召。圣经里的使徒,乃是圣灵所呼召的。如果不承认圣灵的呼召,就是不承认圣灵的同在。在这里,有一件事是我们要特别注意的,一个人要出去作使徒,绝不可以是出于人的劝勉,或者环境的安排,或者需要的催促,或者长辈的勉励。人要作使徒必须看他有没有圣灵的呼召。

      这里先是圣灵呼召,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出去作祂的工,底下我们看见,弟兄们就打发他们出去。不错,弟兄说我有呼召,环境说我有呼召,当地的人说我有呼召,但是,我自己有没有呼召呢?如果我自己没有呼召,就弟兄的意见,许多时候虽然顶宝贵,但这永远不能代替我在神面前的启示。团体的差派,许多时候,虽然有帮助,但也永远不能代替我在神面前的亮光。弟兄的意见,团体的差派,虽然都宝贝,但不是新约。新约是我们必须得着神亲自的启示。

      呼召是一切工作的起头。人不能自告奋勇,要为神的国努力。神用不着这样的人。神如果要作什么,祂自己会呼召人,差人去作。祂用不着人作祂的谋士。一切凭着血气所发起的热心,都是没有用处的。神工人的第一件事,就是明白神的呼召。没有呼召,就没有工人,也没有工作。什么都是以这个为起点。因为呼召表明是神起头,不是人起头。呼召是把神排在工作的第一位。神的呼召,就是藉着圣灵说。人得呼召,或是由着人,或者由着圣经,或者由着环境,或者由着听道,但是圣灵总得说话,圣灵总得在这些人事物的后面说话。圣灵会直接对人说话,圣灵也会藉着人事物来对人说话,有时祂也会藉着异像和异梦说话。光是异梦,光是经言,光是环境是没有用处的。圣灵说话是顶要紧的。圣灵总得说话。一切在新约里面的人,都知道什么时候圣灵说话了。不是人说去就去,也不是因为人请就去。也不是因为环境过不去,就去了。也不是因为需要的催逼就去了。绝对不是一个团体,或者一个人的差派就去了。乃是绝对的是圣灵差派。人将来可以打发,但是,人只能打发圣灵所已经差派的。身体的生活固然是紧要的,但是,这决不能代替圣灵的命令。我们要彼此顺服,但是,这个永远不应当叫我们失去在圣灵里的独立。借口主的旨意而不顾同工的引导的,固然不对;但是,只顾同工的话语,而没有听见圣灵的命令的,也是不对。

      另一方面,这并非说,我可以独立,不顾别人,都不可以说我是使徒或者不是使徒。圣灵有一个方法,禁止一切随便说话的人。不错,圣灵是召巴拿巴和保罗,但是,圣灵也对和巴拿巴、保罗在一起的先知和教师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圣灵不只对巴拿巴和扫罗说话,圣灵也对和巴拿巴、扫罗在一起的先知和教师说话。圣灵不是对在安提阿的教会说,你们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圣灵乃是对在安提阿教会的几个先知和教师说话。要对安提阿全体的教会说话是不可能的,因为里面的人,有许多长进的,也有许多幼稚的。有许多人,没有属灵的追求,没有属灵的兴趣,要叫他们听神的声音,就不可能。所以盼望地方教会知道神差遣一个人的事,是不可能的。圣灵是对几个先知和教师说话。这些人是谁?是在本地维持神那职事的工作的人,是有属灵经历的人,是有属灵负担的人,是有心要神旨意的人,是不肯随便过日子的人。所以圣灵向这几个人说话。所以一切作使徒的人,必须自己得着圣灵的启示,因为这是作使徒唯一的根据,没有这个就不行。但是,光有这一个也不够作使徒,还需要一同有神的启示、有属灵的兴趣,明白神旨意的同工们的同情。

      在这里,我们看见两件宝贝的事实:第一,我们不能听从别人的话,不能听从先知和教师的话。第二,我们必须有先知和教师的证明和同情,他们必须和我一同得着圣灵的启示。

      有了以上的两件事实,结局就是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十三3)。有了圣灵的呼召,还得有先知和教师的打发。圣灵呼召,先知和教师打发,这样,就可以防备人匹马单枪的行动。蒙召是个人的;打发是团体的,但这团体不是地方教会的全体,乃是地方教会中几个有恩赐的人,并且是一同有属灵工作负担的人。

      今天有多少弟兄,他们虽然有恩赐,却没有属灵的态度,他们自己的难处都无瑕解决,别人的蒙召与否,也就顾不到。你如果去问他们蒙召的事情,他们不能告诉你什么,就是告诉你什么,也是靠不住的。他们也许有恩赐,但是,他们没有属灵的态度。但是这几个先知和教师,是一同事奉主,一同禁食祷告的人。所以他们能看别人的事,如同自己的事;他们有把别人的事放在神面前的态度。他们有一个神能对他们说话的态度,所以能够明白神曾否呼召人,能够让圣灵有机会说,你们要为我分派什么人。

      这里有一个可注意的榜样,就是打发使徒的起点是禁食,打发使徒的终点也是禁食。打发使徒的起点是禁食事奉主,打发使徒的终点也是禁食祷告。没有禁食事奉主的人,就不能听见神的声音;没有禁食祷告的人,就他们的证明也怕有错。所以,打发人的人,必须是禁食祷告、事奉主的人。

      呼召是直接的,打发是间接的。呼召是圣灵直接对所召的那个人说话,打发是圣灵藉着同工的人对蒙召的那个人说话。所以,有恩赐的弟兄如果要打发别的弟兄出去作使徒,就要问自己,这样能不能算是代替圣灵作。你如果没有把握,如果有点勉强,那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你如果差派人出去作使徒,就要敢说,圣灵已经差遣他了。不这样,就没有属灵的价值。不错,是使徒,但是,是谁的使徒呢?如果是人的使徒,就人可以差遣他;如果是神的使徒,就必须神差遣他。圣灵呼召人之后,才藉着先知和教师差遣他。先知和教师怎样差遣他呢?他们是禁食祷告了才差遣人。

      这里的禁食,不只为要知道神的旨意,也是为着前途的艰难。这里的祷告,不只为要遵行神的旨意,也是为着前途的恩典。这里的按手,像旧约的按手一样,是表明同情,是表明联合,是表明盼望前途通达。他们不只有禁食,有祷告,也有按手。这里的按手,不是像人所说的接立;圣灵已经接立他们了,他们不过表明同情而已。意思是:你去就是我去;你传福音就是我传福音。有人按手,就是在背后有代祷的人,在背后有思念的人,在背后有同心的人,在背后有盼望的人,在背后有盼望得着消息的人。有人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就出去了。

      一切作神使徒的人。两方面都得注意:第一,必须有个人的呼召,必须知道自己蒙召的事如何。第二,必须有同工的证明,就是一同作先知和教师的证明。不过这些先知和教师,必须是在神面前把心开启,能得着圣灵的启示,能和同工表同情的人。头一次,圣灵差遣使徒是这样差遣的,照样,今天圣灵差遣人,也必定是这个原则。地方教会只管地方教会的事;先知和教师是管地方教会的工作的,所以他们要表同情。

 

传道的路程】使徒蒙了圣灵的呼召,得了同工的同情之后,就怎样作呢?请托得,打发他们的人,不过是按手表明同情而已,他们并没有支配使徒的能力。他们禁食、祷告,不过按手表明同情而已,对于使徒的行止如何、供给如何,打发的人不负任何的责任。圣经里,从来没有使徒受人支配的事。他们是圣灵呼召的,同工不过表同情而已。他们没有规条,他们没有上司。只有圣灵是他们的指挥者,他们是凭着圣灵的引导向前而行。

      在使徒行传十三至十四章,圣经给我们看见,头一次圣灵差遣的两个使徒,出去后是怎样作。我们读了这两章,就要看见使徒的脚踪该如何。这两章,是使徒头一次布道的记录,头一次布道的经历,叫我们今天作使徒的,也知道该如何行。虽然我们今天不会下到西流基,往特疪、路司得去,但是,他们行程的经历,是可以作我们的榜样的。虽然圣灵引导我们,在外表上,没有像引导他们一样的可能,但是,在原则上,他们的行踪,乃是我们的榜样。

      他们既被圣灵差走,就下到西流基,从那里开船到往居比路去。到了撒拉米,就在犹太人各会堂里传讲神的道;经过全岛,直到帕弗(十三4~6)读了这几节,就知道使徒的脚踪,乃是一直走动,一直作工的,你没有看见他们常住在一个地方。换一句话说,一个使徒,是一个行动的人,不是一个坐镇的人。

      保罗和他的同人,从帕弗开船,来到旁非利亚的利加;他们离了别加往前行,来到彼西底的安提阿(有两个安提阿,这一个与第一节的有分别) (13~14)。使徒在还未到彼西底的安提阿之前,已经在所到之处传了福音,结果如何我们不知道,恐怕结果并不多。但使徒到了彼西底的安提阿之后,情形就两样了。我们读以下的圣经。

      散会以后,犹太人和敬虔进犹太教的人,多有跟从保罗、巴拿巴的(43)。这是他们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传道的结局。他们得着了许多人归于主的名下。一礼拜后,使徒又对他们讲道,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神的道。结果,有些犹太人嫉妒,硬驳保罗所说的话,并且毁谤。保罗和巴拿巴就转向外邦人去讲道,结果,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43~48)。前一安息日,有犹太人得救;这一安息日,有外邦人得救;信的人有了许多,所以,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就起头有教会了。

      但是,使徒的工作,不是一直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使徒不是说,我在这里作了工,教会已经起头了,所以我们要住下,来栽堷他们,牧养他们。使徒并没有设立一个地方教会,就一直住下作造就的工作。使徒乃是将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使徒所注重的,不是一个地方,乃是那一带地方。像今天一个蒙主差派的工人,一直住在一个地方,一直看守一个羊群的工作,乃是圣经里无例可援的工作。圣经里神所呼召的使徒,都是注意那一带地方的人。

      他们传了福音,得了一些人,但犹太人挑唆虔敬尊贵的妇女,和城内有名望的人,逼迫保罗、巴拿巴,将他们赶出境外。他们受了这些逼迫就怎样呢?二人对着众人跺下脚上的尘土,就往以哥念去了(51)。他们是跺下脚上的尘土,往以哥念去的。他们不是坐在家里的人,他们不是坐堂看守羊群的人;他们乃是行走在路上的人。传道人唯一的特点,就是在他的脚上有尘土。什么时候没有尘土,什么时候就失去传道人的特点,就失了使徒的特点。使徒是什么?使徒就是被差遣的人。若是一个被差遣出去的人,却不大出门,岂不是矛盾的事吗?所有被差遣出去的人,都要出去,都要有尘土,这是圣经里所给我们看见的。我们不能随便住下,我们不能株守门前,我们必须往外面去。你有尘土,你才好跺。主所分派出去的人,他的特点,并不是一直在一个地方作一个牧养的人,乃是要为着福音,作一个开荒的人。这是我们应当特别注意的。

      使徒们离开以后,对地方教会的影响如何呢?门徒满心喜乐,人被圣灵充满(52)。这真是奇怪!我们想这一班人是才听道,才得救的,使徒走了,怎么办呢?他们有没有对使徒说,你们怎么这样惧怕,一受逼迫就走了呢?他们有没有对使徒说,你们要留下几天,多栽培我们,多看顾我们一点呢?他们有没有对使徒说,你们走了,我们要像羊没有牧人一样,所以你们至少要留下一个人才可以呢?他们有没有对使徒说,我们像生下来吃奶的婴孩一样,并且四围的逼迫又厉害,你们都走了,我们怎么办呢?他们并没有这样说。我们在这里要注意一件事:圣灵在这里,立下了一个榜样,就是使徒没有一直住下去作坚固的工作。他们没有等到那些得救的人长大些再走。并且他们走了以后,门徒是满心喜乐。这些门徒,是打算作基督徒,打算作圣经里的基督徒。我个人相信,当初的教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基督徒的。他们看教会是自己的责任,教会里的事是自己的事。今天人作了基督徒,就是到礼拜天去听道作礼拜而已。但是,新约没有这样的基督徒。今天这一种的基督徒,是天主教弄出来的。在圣经里是一个人一属乎主,他就整个人作基督徒,整个人和教会发生正当的关系。

      使徒走了,门徒是满心喜乐。满心喜乐,因我们得救了;满心喜乐,因我们事奉神了。满心喜乐,因我们蒙神光照了。满心喜乐,因使徒走了,以哥念人有机会听福音了。他们不像今天的信徒,盼望一个牧者,一直在那里牧养他们。今天教会的历史、教会的背景、教会的习惯,是一直盼望有一个坐堂的牧师。但是,他们根本无此思想,他们连领会都没有这种领会。

      他们不只满心喜乐,同时又被圣灵充满。使徒走了,圣灵还在那里。使徒被人逼迫走了,但是,圣灵不会离开他们。使徒走了,更用得着圣灵了。如果有一个牧师在那里,他们被不被圣灵充满,或者不大要紧。如果有一个牧师在那里,他们被圣灵充满,亦无用处;他们不被圣灵充满,也没有损失。因为有一个牧者,专门替他们办属灵的事,所以不感觉需要圣灵的充满。圣经里,没有一个使徒常住在一个地方作牧师的思想。圣经里的牧师乃是神在本地教会中,就是本地得救的人中,兴起有恩赐的弟兄们,使他们在本地牧养其它的弟兄,并非一个使徒一直在那里看守一个教会。但是,使徒走了,没有圣灵的充满就不行。所以,神必须用圣灵充满他们才可以。今天人所以不被圣灵充满,恐怕是有人在那里代替神作工!

      十四章一节:二人在以哥念同进犹太人的会堂,在那里讲的,叫犹太人和希利尼人信的很多。亏得有安提阿的逼迫,亏得跑到以哥念来,不然,以哥念就没有这么多的人得救了。使徒的工作,是一直往前去的,是一直拯救人,一直设立教会的。他们住了些日子,城里的众人就分了党;有附从犹太人,有附从使徒的(4)。这可见信的更多了,在以哥念又多出一个教会来了。那时,外邦人和犹太人,并他们的官长,一齐拥上来,要凌辱使徒,用石头打他们(5)。逼迫更厉害了,这一次竟动起手来了。使徒们知道了,就逃往吕高尼的路司得、特庇两个城,和周围地方去;在那里传福音(6)。他们又走了。他们并没有说,在以哥念信徒所受的逼迫大,所以我们要和他们共患难,看守他们,帮助他们。他们乃是逃往路司得、特庇去了。他们平平安安被圣灵的引导时是去,他们被人凌辱逼迫时也得去。总得往,总得去。他们到了路司得、特庇,作什么呢?他们在那里,和周围的地方,传了福音。

      他们在路司得传福音的结局如何呢?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和以哥念来,挑唆众人,就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门徒正围着他,他就起来,走进城去,(19~20)。现在的逼迫,比前两次还要凶。我们并不知道得救的人有多少,但既然有门徒围着保罗,就也许有八九个,也许有二三十个,也许有一二百个。所以在路司得又有一个教会了。第二天,保罗同巴拿巴往特庇去,对那城里的人,传了福音,使好些人作门徒(20~21)。他们在特庇又得着了一班人。使徒保罗头一次出门布道的路程,是到特庇为止。

      我们读了这两章圣经,就看见使徒的脚踪有一个最大的原则,就是一个地方过一个地方的去传福音,去设立教会。他们没有一直坐镇在一个地方。使徒是被差遣出去的,他们没有被差遣却坐在家里。圣经里没有不出门的使徒。圣经里给我们够清楚的榜样,使徒是一个地方过一个地方去传福音,他们没有坐下来去牧养他们,他们没有坐下来去栽培他们,他们没有坐下来去教导他们。

 

回头的工作】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发生,就是谁牧养这些得救的人呢?谁管理这些人呢?教会中应当如同组织呢?使徒如果不住在他们中间,是谁要住在他们中间作这些工作呢?我们看见使徒的工作,都是一往一回的。他们去了之后,还是回来的。他们回来时就对付这些问题。虽然他们自己不住下,但是,他们回来时就对付了这些问题。我们先看使徒底下作什么事情。

      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又说,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22)。他们现在回来作栽培的工作。他们作栽培的工作,但他们不是一直住下作栽培的工作。使徒的传福音,是一地过一地的去传;使徒的栽培工作,也是一地过一地的去作。神的使徒,没有一直住在一个地方传福音,也没有一直住在一个地方来栽培。使徒头一次出来是设立教会,第二次回来是坚固教会。使徒这一次从出来到回头,这样一来回,时间大约是一年多的光景。在这一年多之中,保罗设立了许多教会,也建立了许多教会。第一次使徒是作设立的工作,第二次使徒是作建立的工作。使徒出来时,到一个地方,设立一个地方教会;回去时,到一个地方,栽培一个地方教会。圣经从来没有一个使徒一直住在一个地方,看顾那一个教会,牧养那一个教会。使徒乃是第一次出来设立教会,第二次回来建立教会。

 

设立长老】既然这样,以后事情怎样继续呢?他们没有商量说,我们那一个要留在这里,他们也没有写信到安提阿,调派那一个来到这里。他们乃是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人禁食祷告,就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23)。使徒是神所兴起的工人,为着神在各处传扬福音,他们作工的结局,就有各处教会的设立。他们设立了教会,并没有一直住在一个地方。使徒的时代,是出去传了福音,设立了教会,回来再栽培他们。这个花多少日子,我们不知道。他们栽培了以后,临走的时候,就在每一个教会里,拣选当地信徒中几个比较有长进的人,设立他们作长老,就是圣经所说的监督。他们在多少地方设立了教会,就在多少地力设立长老。他们不是等那一个教会到了某种程度才设立长老,他们乃是在每一个教会都设立长老。各字在原文是每一的意思。他们是在每一个教会中选立了长老。

      这顶简单。使徒在一个地方传了福音,有若干人得了救,就有了教会的设立。使徒离开那里一些时候,再回来到那个地方,自然而然会有三种情形的显明:()有一班人落后了,使徒离开时,他们也离开了。()有一班人是普普通通的,他们聚会总到,没有退后,但也不猛进。()有一班人比较有长进,在属灵的事上有兴趣有追求。使徒就是在这一班比较有长进的人中拣选出几个人作长老。就是这一班的长老多负牧养、栽培、教导本地教会的责任。就是他们负起管理教会行政的责任。

      这些长老不是替本地弟兄作事,乃是监督本地弟兄作事。长老不是替本地弟兄作工,乃是监督本地弟兄作工。这是圣经里,长老就是监督的意思。圣经里,从来没有一个使徒长住在一个地方,管理一个教会的事。管理地方教会的,是长老,不是使徒。使徒自己走了,但是从本地拣选长老出来,管理本地的事。

      使徒拣选了长老,就禁食祷告,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他们出来的时候,先知和教师,是禁食祷告,把他们交托主。所以他们也照样禁食祷告,把所拣选的长老,交托所信的主。

      这是使徒工作的榜样。今天我们也要照使徒所作的去作。我们如果以使徒为榜样,我们就该有使徒的脚踪、使徒的行程、使徒的办法。我们如果有使徒的能力、使徒的奉献,以使徒的办法来作工,我们就定规有使徒的果子,也有使徒的逼迫。今天我们所以没有使徒的果子,许多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用使徒的方法。

 

回到安提阿】二人经过彼西底,来到旁非利亚。在别加讲了道,就下亚大利去。从那里坐船,往安提阿去。当初他们被众人所托蒙神之恩,要辨现在所作之工,就在这地方。到了那里,聚集了会众,就述说神藉他们所行的一切事,并神怎样为外邦人开了信道的门(24~27)。他们回家了,就将在外头所作的一切事,都告诉了在安提阿的教会。因他们是安提阿教会中的两个弟兄。当初他们是从安提阿被打发出去的,所以他们就回来报告他们。圣经中给我们看见,工作的报告,在同情和代祷的人中间是可以的,并且也是必须的。但是报告,并非广告,所以不可有广告的性质在里面。为着给神的孩子信息的报告和通问,乃是顶宝贝的。但是,里面如果变了性质,有了作用,就不是神所悦纳的。另一方面在神的孩子中故意的退缩,属魂的隐藏,以为那样是比人高尚的,也是使徒中所没有的先例。一切都在存心的问题。在清洁的人,什么都是清洁的。在污秽的人,什么都是污秽的。这一个就是使徒的脚踪,就是使徒留在我们中间的榜样,是我们所应该照着行的。但愿神给我们恩典。―― 倪柝声《工作的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