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经济的问题

 

      在《使徒行传》中,有一个奇妙的事实,就是对于神所打发出外工作的使徒,差不多什么问题都很仔细的记载了,但是对于人所认为最大的问题──经济,反而一句不提。我们根本就没有看见,工人自己需用的责任,和工作需要的责任,是在谁身上,是如何安排,如何定规的。这一个的静默是非常的奇妙的!这就是给我们看见,人所以为最重要的问题,在当日的使徒看来是何等的不成问题的。因为当日为主出外作工的人,都是被主的爱所激动策励的人。他们完全是因爱主的缘故,而外出作工。在那时候,神的工作还没有堕落到谋生的地步来。并且他们是信神的人。他们认识神的信实,他们倚靠神的慈爱,所以,他们连这一个问题都不提起。真正有信心的人是不必说到这个问题的。

      但是这个问题乃是非常的紧要的。因为在恩典中,神是最大的能力;但在世界上,玛门是最大的势力。人生在世,衣食居行,没有钱就一日都不得过。所以,神的工人对于经济的问题,若不解决,就什么几乎都没有解决。经济的问题如果解决了,就一切的问题几乎解决过半了。他们对于供给问题的态度,表明他们在神面前曾否受有使命。因为工作是属灵的缘故,所以,供给的方法也当属灵,不然属灵的工作,要变作属性的事情了。如果在经济的事上弄不清楚,就一切其它的事都不过是理想的。因为在工作上没有一件事是比供给更实在的。什么都有理想的可能,这个没有理想的可能。所以这个实在的问题,是最会试验一个工人的。

 

信心生活的紧要】神所呼召的工人,不管他是什么种的职事,都该有信心来负他自己和工作一切的经济责任。圣经里从来没有神的工人向谁领薪水的事。你没有看见保罗和以弗所的教会,定一年半载的合同,说明在那个期间,他们应当按周或者按月给他多少钱。在当初这种事是连想象都想象不来的。旧约里只有一个巴兰,是拿先知的恩赐去卖钱的。旧约里只有一个基哈西,是因主人作了工而生贪心,想要得着报酬的。但是,他是因此就长了大痳疯。圣经里,从来没有一个神的工人,是向人领薪水的。一切事奉神的工人,自己亲手作工顶好,自己另外有什么进款也好。如果自己的手没有作工,也没有别的进款,他就必须仰望神供给他的需用。一个神的工人,不能仰望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固定的给他薪水。圣经里,头一班出去的十二个使徒,他们是仰望神的供给的。他们跟从主三年多,并没有固定的薪水。主升天后,圣灵所打发的使徒,也是因着相信神而过日子的,从来没有把人当作财东的事。今天的使徒,也要仰望神,像当初的使徒一样。

      人若能信靠神,就可以出来作工;人如果不能信靠神,就不够资格出来作工。人的思想是生活如果安定了,就可以作更好的工。岂知属灵的工作,是需要生活不安定的。因为属灵的工作,和属世的事情不一样。属世的事情只要有才干,有心志就可以作到。但是属灵的工作,是需要与神交通的,是需要神旨意的启示的,是需要神从天上的维持的。人的生活愈安定,就他仰望神的心愈少。他就可以不必与神有活泼的交通,只要凭着他的恩赐,凭着他的热心,就可以作工了。但是,神不让他的仆人们领受薪水,生活安定,好叫他们非时常的仰望神,时常的信靠神,多多的与神交通;追求明白祂的旨意,举目望天,盼望得着天上的维持不可。这样他们才能为神作好工夫。生活愈没有办法,若能够愈仰望神,愈与神交通,就工作的性质愈属灵。人的绝路,就是神的出路。在属灵的工作中,是人的成分越少越好,神的成分越多越好。生活倚靠薪水的,在他的工作中,神的成分太少了。这是因为人一有一定的进款,就不想投靠神了。

      人是想,如果我每一个月有一定的进款,生活能够安定些,就可以更专心作工了。岂知这并不是作工先决的问题。这个不只不能帮助工作,反而损害工作。工作是不能不用信心的。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事情,都是需要我们用信心来胜过的,没有活的信心,就工作是作不成功的。但是我们对于工作的信心,是藉着肉体的缺乏和供给来受训练,受造就的。我们如果不能信神供给肉身的需用,也就不能相信神来解决工作的难处了。这是因为没有一件事,是比我们生活的供给更实际的。在别的事情,我们可以随便空口的说相信神,但是在养生的事情上就不能,因为那是太实际的事。我们如果在这件事上能相信神,就在别的事情上也能相信神了。这实在是我们信心的大试验。如果我们口里说神是永生的神,而心里不能信神供给肉身的需要,岂非矛盾?

      并且钱就是权柄。钱袋在谁的手里,权柄就在谁的手里。钱能支配人。我们如果在经济上受人的供给,我们的工作,就会受人的支配。我们若听见人钱的声音,我们不久就要听见他话语的声音。世上从来没有受人钱的人,是不受人的支配的。什么时候,我们的信心是在人身上,什么时候,我们就不能作完全不受人影响的工作。今天的难处,就是人一面想从人拿钱,一面想作神的工作。结局就不讨人的喜欢,也不讨神的喜欢。我们今天很难遇见一个从人领薪水,而能不受人的影响,专心作神工的人。人出钱,我们受钱,我们就要受出钱的人的管辖,这是一定的道理。

      神不愿意祂的工人受人的支配,神愿意自己支配祂的工人。我们中间有经历的人都知道,神的圣灵是如何藉着钱来管理我们。当我们活在神的旨意中的时候,我们需用的补满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我们如果和神的交通出了事,我们的供给就要出问题。神用供给的事,来指明我们到底是否在祂旨意的道路中。在许多的时候,神也是用供给来指引我们的工作。多少的事我们想是应当作的,但是神用经济来拦阻我们。别的时候,神用供给来禁止我们,走出祂的轨道之外。这一种活在神的面前,受神的支配,是何等宝贵的生活呢!如果不是靠着信心过日子,我们就要失去这个宝贵的训练了。

      每一个作工的人,在他个人的责任中,头一个思想就是钱。个人头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问,我被神呼召来事奉神,我能不能仰望神,只靠着神过日子呢?若是不能,就不配作工。因为经济如果不能独立,工作就不能独立,经济如果不能倚靠神,工作就也不能倚靠神。钱是会支配人的。若是我们自己能信靠神度日,我们自己,因着神,负自己的责,我们就不会受人的支配。每一个作工的人,如果在信心上没有预备好,就不要走这条路。我要劝你们,不要出来工作,宁可一面作事,一面事奉主。工人必定应当倚靠神。

      不错,有弟兄们会供给你。但是他们帮助你,应当感谢神。他们不帮助你,也应当感谢神。每一个作工的人,一点不应该有仰望弟兄的心。应当常有一个卓绝的心,一点不管弟兄待我如何。作工的人对于钱这件事,要非常的独立才可以。一点不应当受外面的影响。多少人不知道神的呼召,没有活的信心,不知道怎样仰望神度日,就觉得这里基烈溪的溪水干了,那里乌鸦又不来,又没有寡妇的帮助。他们的眼睛,一直看环境,以致贻工作之羞,使主的名字得不着荣耀。所有的工人,应当眼睛一直仰望神。有弟兄的帮助,感谢神。没有弟兄的帮助,也不仰望他们。

      自己因着椅靠神的缘故,要负一切的责任,不应当在心里希冀人的帮助。不能仰望人的爱心,要有仰望神的信心。弟兄有爱心,感谢神。弟兄没有爱心,也感谢神。绝对不能一出来作工,就回顾要从何人得着帮助。如果有这种情形,就是出于不信的心,就不配作主的工。我常说,什么时候,你的眼睛一仰望弟兄,就是羞辱神,羞辱同工。你变作靠弟兄的爱心度日了,而不是靠神的信实生活了。多少的人,刚出来是靠信心,再过一些时,乃是等候人的爱心,末了就只留下能够生活的盼望了。可惜这种的信望爱,并不是作工的人所该有的。

      每一作工的人,对经济的事,要非常的独立。因相信神,所以敢独立;因相信神,所以敢不倚靠人;因相信神,所以敢拒绝人。如果我们一直仰望人的供给,就人来源枯竭的时候,我们的来源也枯竭了。我们如果倚靠背后的人,就当这人出问题的时候,我们也出问题了。感谢神,祂是我们的盘石。建造在这个盘石上,我们永远不会失脚。人虽然会改变,情形虽然会改变,但是,我们所倚靠的,并不是他们,所以,他们虽然改变了,我们仍然无恙。我们应当记念千山的牛、万山的羊,和一切的金银都是神的。一切活在祂旨意中的人,不怕没有供给。

      多少曾馈送过我们的人,好像是可以给人倚靠的。但是,这些人多有过后就完了的。但是,我们因着神的恩典和诚实还留到今天。如果我们仰望那些人过日子,就他们完了,我们也完了。钱在这世界中是与神分人而王的。我们如果要忠心事奉神,就不能不学习从神的手中接受我们的供给。不然,肉体的眼睛,是何等的容易拿着玛门的手呢!

      在神的工作中是有两步的,一、是以信心祷告得着神的供给,二、是正式的去作工。先是经济的信心,后是工作的进行。今天有许多的难处,就是人没有第一步的信心,一直想要作第二步的工作。他们盼望有一切需要的钱存好在那里,让他们用之来作工。但是,这种只有第二步,没有第一步的,是没有属灵价值的。什么都是以信心起头的,信心没有了,属灵的工作也没有了。所以,信心是头一步。一切要从经济的信心起首。没有供给的信心,就不管工作作得多好,这工作仍是要失败的。什么时候钱一停止,工作就没法作了。

 

靠福音养生的意义】不错,保罗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传福音的要靠着福音养生(林前九),但是,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不是从人接受固定的供给呢?或者向教会收取薪水呢?不是,保罗说这话的时候,从来没有今天薪水的意思在里面。他的意思乃是为神作工的人,可以因着传福音的缘故,接受人家的馈送。这个乃是无定期,无定数,无责任,无勉强的。乃是信徒的心被神所感动,因而将养生之需,拿来送给神的工人。工人虽然从信徒手中接受馈送,但是,他们还是仰望神的。他们的心乃是信靠神,他们的眼睛乃是仰望神,神因着听他们祷告的缘故,就感动弟兄的心来馈送他们,来补满他们的缺欠。接受这样的馈送,就是这里所说的靠福音养生。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如何得腓立比教会的馈送(腓四16),在哥林多如何得马其顿弟兄的补足(林后十一9),就是这一个意思。靠福音养生的意思,并非指得教会固定负责的供给说的。

      问题就在这里。神所差遣的工人们,到底是从那里得着供给来养生呢?不错,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不错,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但是,到底传福音是为谁传呢?领工价是向谁去领呢?如果是教会的工人,就可以向教会领薪水。如果是神的工人,就只能从神得供给,就不能向教会领薪水。圣经给我们够清楚的教训,就是工作和教会是完全分开的。所以,在外表上,工人要负工作经济的完全责任。但是在实际上,神是一切工作的主,所以神要负一切经济的责任。

      一切的问题,就是神有没有呼召?神有没有差派?如果有神的呼召和差派,就神必须负一切经济的责任,你就可以靠着福音养生了。神定规要听你的祷告,要感动弟兄的心,用馈送来补足你的需要。如果不是神的打发,而是你自告奋勇的,就恐怕你不能靠福音养生,因神是不负一切缺乏责任的。当和受恩要来中国的时候,她看见孤独的一个人,远适异国,倚靠神的不容易,就去请教一位在主里满有经历的魏敬生。他说,异国远方,孤独一人,都不是问题。问题只有一个,就是:是你自己去呢?是神差你去呢?她说,是神要她去。他说,那什么都不必说了。是神叫你去,就祂要负一切的责任。你连问都不必问,祂要如何负责。如果是你自己去,就羞辱和穷绝是一定的结局。你看见么?什么是能靠福音养生的?

      但是保罗自己在哥林多,是亲手织帐棚,并没有靠福音养生(林前九)。这给我们看见,神的仆人,作工得供给,有两条线:一条是亲手作工,一条是传福音仰望神得供给。传福音的靠幅音养生,并非要教会中的弟兄姊妹负责供给,乃是仰望神,相信神能供给。所以亲手作工,是一种方法;信神供给,是另一种方法。此外没有第三种方法。

      保罗亲手作工是顶好,但保罗所作的是特别的,不是经常的。保罗所作的,乃是神的仆人从权的作法,并非说,其余的人,也都该这样作法。保罗也承认其余的不是这样。这是他在哥林多前书九章说得很清楚的。请看十一节到十五节:我们若把属灵的种子撒在你们中间,就是从你们收割奉养肉身之物,还算大事么?若别人在你们身上有这权柄,何况我们呢?然而我们没有用过这权柄,倒凡事忍受,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隔。你们岂不知为圣事劳碌的,就吃殿中的物么?伺候祭坛的,就分领坛上的物么?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但这权柄,我从来没有用过:我写这话,并非要你们这样待我;因为我宁可死,也不叫人使我所夸的落了空。十八节:既是这样,我的赏赐是什么呢?就是我传福音的时候,叫人不花钱得福音,免得用尽我传福音的权柄。在这里我们看见,有一个福音的权柄,就是一切传福音者所能用的。但是,保罗却不用这个权柄。这是因为保罗是()受神特别的托付的,()是处在特殊的情形的。有人像保罗;可以,但这是少数的。并且不是圣经里经常的办法,乃是特殊的办法。神一班的工人,神还是要他们倚靠神,信神过日子。

      这并不是说,保罗从来没有接受教会送给他的帮助。请看哥林多后书十一章七至十节:我因为白白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就自居卑微,叫你们高升,这算是我犯罪么?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向他们取了工价,来给你们效力。我在你们那里缺乏的时候,并没有累着你们一个人;因我所缺之的,那从马其顿来的弟兄们都补足了;我向来凡事谨守,后来也必谨守,总不至于累着你们。既有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就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地方阻挡我这自夸。有的教会送保罗钱,他也接受。不过像哥林多那样的钱,他不接受。在许多的地方,保罗是和别人一样用福音的权柄,接受神感动人心所送来的帮助,但是,在亚该亚一带地方,因着有特殊的情形,他就不用这个权柄。神感动别的教会所送来的工价,他都接受,但是他不拿哥林多的。因为哥林多信徒的态度不对。

      在这里我们看见神所定规的是如何。保罗说,有一权柄,就是撒属灵种子的人,能从人收割奉养肉身之物。但是,保罗在哥林多人身上,没有用过这权柄。这不是说保罗没有问他们要钱,乃是说保罗没有收他们的钱。保罗所以不肯收的原因,是因哥林多人对于他的存心不对。像腓立比人送的钱,保罗肯收下。保罗肯用这权柄。许多人就是只送一个铜元,也不好收,因为他送了,是有作用的。哥林多的人,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保罗不收他们的钱,免得他们日子久了还有话说。我们必须把哥林多和腓立比来分别,来比较。什么时候,人是因爱神奉献给神,是神所悦纳的,就可以收。我们是替神收钱,叫他们可以得着神的祝福。否则我们就宁可不收,免得我们用错了福音的权柄。

 

接受的原则】我们必须记得,不只教会固定的帮助是不能收的,就是有的教会不时的馈送也不一定都是可收的。保罗对于在哥林多教会的表示,就是表明这个原则。人的馈送如果是为着怜悯我们,我们就不能接受他们的馈送。人的馈送如果不先是为着神,而要我们向他存着感激的心,就我们也不能接受他的馈送。如果有的馈送是要我们受他的支配,就那样的馈送也是不可接受的。

      一切作神工的人,不只相信神会供给他的需用,并且当人送钱来的时候,还要分别那个钱是不是神所能接受的,是不是神要我们接受的。

      旧约以色列人把牛羊奉献给神,是交给利未人的。利未人是站在替神接收奉献的地位。他们是奉献给神,不是给利未人。我们今天就是站在利未人的地位。收钱的是神,不是我们。是要神谢人,不是我们要谢人。我们从来不受人的惠,我们从来不荷人的恩。人如果馈送我们,却要我们向他感德,并且说感谢的话,那个馈送,我们就不能接受。我们不收人的一文钱,收人钱的乃是神。人如果要得感谢,只有神给他;人如果要得赏赐,只有神给他;人如果要得荣耀,只有神给他。

      人如果送我们钱,要我们向他荷恩,我们作不到。但另一方面,我们收入钱的时候,还要问能不能叫神向他荷恩。如果我们随便收人的馈送,就会把神弄到一个地步,叫祂不感谢人又不可,感谢人又不是祂所乐意的。这就叫我们的神为难了。许多人已经不是神所悦纳的,如果我们把这样的人的钱收下来,这样的钱,神怎能悦纳呢?有许多的还是罪人,他也很肯捐钱。将来在白色宝座前,神要怎样办呢?他如果对神说,连你的仆人保罗,都用过我的钱,那么神怎样办呢?按理,神还得感谢他!所以,我们收人钱的时候,还要问这个钱是不是神所愿意收下的。是奉献的?或是要形成义务的?

      饶恕我提起一件个人的事。一九二九年,我的一位亲戚,送我二百元。那时我在病中,是顶缺乏的时候,真是需要款项。但是,神给我看见,我这个亲戚,虽是教友,但对于得救恐怕还有问题。神给我看见,我应当写信问她,到底是以教友的资格送给工人呢?或是以亲戚的资格送给侄子呢?他如果因我是她的侄子送这二百元,就可以接受,因为我以肉体上的关系,可以用她的钱。如果她因我是一个工人而送这二百元,就不能接受,因我不能叫神向一个神所未喜悦的人道谢。在属灵的关系上,我是不能用她钱的。所以,我只好写信去问她,到底是以亲戚的资格送侄子呢,还是以教友的资格送一个工人?结果,她是送给侄子的,所以我就收下来用了。

      也有的钱,奉献的人是不错的,奉献的态度也是不错的。但是,在奉献之后,奉献者要有权柄支配工作。指定钱的用途是可以的;但是因着钱来支配工作的作法是不可以的。神的工人不可因着钱的缘故,叫工作不能只随着圣灵的引导而作,要随着奉献者的意思而作。合乎圣经原则奉献者在奉献的时候,指明它的用途,这是合乎圣经原则的,是可以的。但是,奉献之后,奉献者的手就挪开了,不可再有进一步干涉工作的要求。他们如果能相信神的工人,就可以交给他们,如果不能相信,就不必交给他们。所以每个工作的人,如果送他钱的人,不是钱一离手就停在那里,就不再摸的,我们就不能收他的钱。

      圣经的原则乃是工人作工,不是钱作工,神自己所拣选差派的工人,可以随着神的引导去作工。工作如何作法乃是他们负责的。但是从来没有有钱的人,因为要将钱奉献作神的工作,就因着他的钱来定规工作要如何作法。在属世的事情上,出钱者是最有权柄的;但是在属灵的工作上,乃是作工者是最有权柄的。圣经里只有工人用钱的事,从来没有钱用工人的例。乃是蒙召被打发去作那工作的人,要负那工作作法的责任,而不是有钱肯奉献的人。所以若有弟兄妹为神作工,你如果觉得神引导你帮助他,你就帮助他。你如果没有神的引导,觉得不必帮助他,你就不帮助他。你如果能信任他,钱就可交在他的手中;你如果不能信任他,钱就不可交在他手中。你要找你所能信任的人,将钱交给他去作工。但是什么时候钱离开你的手,什么时候权柄也都应当离开你的手。工人个人并不谢谢你。什么时候钱离开你的手,什么时候什么东西都应当离开你。国内近年来兴起一种事业,作得很好,但是近来已经停止了。这是因为不是工人负经济的责任,乃是有钱的信徒负经济的责任。等到作工者的意见,与出钱者的意见不一样时,钱一停止,就什么工作都停止了。这固实在不是奉献,也不是作工。工人应当一面自己因着信神的缘故,负起经济的责任来;信徒如果蒙神的引导,作物质上帮助的时候,应当相信工人,让他们随神的引导,去作他们所负责的工。

      所以,我们今天所作的工,应当有钱也作,没有钱也作。虽然也许我们只有一块钱,但是我们应当谁也不仰望,谁也不奉承。作工的人,有钱也好,没有钱也好,总不应当向人负什么责任。从富足的弟兄手中收钱,就从脸上显出卑鄙的样子来的所谓的工人,真是可恨的。他这样作是羞辱神,也是羞辱同工。我们今天站的地位是替神收钱的地位。我们在经济上的事,是只直接和神发生关系的。若不是这样就不配作工。保罗对于经济的事,有他的荣耀,换句话说,有他的夸口。我们也应当有我们自己荣耀的夸口。这一个是别人所不能摸的。所以工人的工作不能受奉献的人的支配。但是,人如果以为工人所作的不对,怎么办呢?什么时候奉献的人觉得不对,他可以作一件事,就是以后为着那个工作不再奉献。

 

对外邦人的态度】出门作工的人,要永远抱一个态度,就是不能取外邦人的钱。原则是对于外邦人一无所取(约7)。神的工作,永远不要外邦人来维持。神必须先悦纳那个人,神才悦纳那个人的奉献。神能接受的,我们才能接受。神所拒绝的,我们就不能有所取。但这并非说,外邦人留我吃一餐饭都不可以。如果我们像保罗到一个海岛上,有像部百流那样接纳我们,尽情款待三日,我们也可以接受。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神安排之下,我们也欢喜接受。但这是指神的安排,是偶然发生的事,并非神经常的原则,我们对外邦人的原则,总是一无所取。什么时候我们取外邦人的钱,就叫神的工作堕落下去了。

 

教会供给工人】教会应当不应当供给工人呢?这个问题,在圣经里,有很清楚的教训。按圣经的记载,教会里的钱,是为着三部分的用处的。

      ()一部分是为着贫穷的圣徒的。圣经里是非常注重贫穷的圣徒的。地方教会的奉献,大部分是为着供给贫穷的圣徒的。

      ()地方教会的长老,为着弟兄们的需要,有时放下自己的事情,有时多用些时间在教会,他们在经济上不免受了亏。本地弟兄就该补满他们经济上所受的亏(提前五17)

      ()有的钱,要用在工人和工作身上。这一个是奉献给神,并非给工人作薪水的。

      保罗对哥林多人说: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向他们取了工价来,给你们效力。我们在你们那里缺乏的时候,并没有累着你们一个人;因我所缺乏的,那从马其顿来的弟兄都补足了(林后十一8~9)。在这里我们看见,弟兄们如何因着爱主的缘故,补足了工人和工作的缺乏。

      保罗又对腓立比人说:腓立二比人哪,你们也知道我初传福音,离了马其顿的时候,论到授受的事,除了你们以外,并没有别的教会供给我;就是我在帖撒罗尼迦,你们也一次两次的,打发人供给我的需用。我并不求什么馈送,所求的就是你们的果子渐渐增多,归在你们的帐上。但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我已经充足,因我从以巴弗提受了你们的馈送,当作极美的香气,为神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腓四15~18)。我们看见在腓立比的教会,也如何注意到神的工人和工作的需要。

      实在说来,教会如果属灵,弟兄如果爱主,他们就要多注意到工人的缺乏,和工作的需要。如果不然,他们就要以为工作与教会分开的,他们既没有正式的责任,他们就也没有属灵的负担。一件事我们应当记得的,就是书信里面关乎劝勉捐输给贫穷的圣徒,和顾念地方的长老是有的,但是,从来没有劝勉捐输给工人工作的话。这是因为书信乃是工人的工作,所以,不能劝勉人,因为是不便劝勉。使徒只好仰望神,相信神自己会感动人的心,来顾念工作的需要,和工人的缺乏。所以,我们今天也得一样的,不为自己说什么话,相信一切神是知道的。他不会忽略我们的需要。

      保罗在这里对腓立比人所说的话,是何等的大方呢!一点不寒酸,一点不念穷。金银我们没有的话,是可以说的。但是,这句话只可对一个不信而又有需要的人说的,而非对教会里的弟兄说的。我们的弟兄保罗,敢对差不多是唯一馈送他的教会说,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我已经充足。他一点不怕这样说了,下次他们就不送了!工人是不可以作得叫人可怜的。工人是不可以暗示自己的需要的。乃是因信神的缘故,敢说,我是一无所缺的人。何等的美好,当她用完她最末了一元钱的时候,和受恩能写祂的杯满溢,无论如何总有盈余!那一首诗。神没有寒酸的仆人!

      因为神的工人乃是代表神在这里作工,证明神的诚实的缘故,所以工人必须在经济的事上非常的独立,在行为上、态度上、言语上,表明神真是他们供给的主才可以。稍微一点的软弱,在这事上就叫神得不着荣耀。工人要给教会看,我们的神是多富足的。工人总不可向教会露出他们的寒酸气来,叫地方教会因为可怜他们,而馈送他们什么。虽然我们是贫穷的,但在地方教会面前,我们只能显出我们的富足,不能显出我们的贫穷。我们虽然不可装假,但是,我们应当隐藏我们的贫穷。我们并不必用贫穷的外貌,来帮助神感动人的心。我们相信神要按着祂在基督里的丰富(不是我们在人前的贫穷),供给我们的需用。我们敢替神造出一个艰难的环境,因为我们知道,神的神迹是用不着我们帮助的。我们从来不受任何人的可怜。人送钱,是奉献给神。我们是站在替神收钱的地位。如果我们收人可怜我们的钱,就是羞辱神,就是羞辱同工。如果是我们故意作得可怜,以致人来可怜我们,就我们真是有罪的了。宁可让人误会我们富有,而在暗中仰望神,更胜于人知道我们的贫穷,而可怜我在这里我们要看见两件事:神的仆人对经济的态度,要非常的独立,总不肯让人说他是靠人过日子的。他要在经济上荣耀神。另一面,地方教会,总得尽力量帮助神的工人和工作,总得尽力量把钱送到工作里去。这并不是说,你把钱只送给住在你那里的作工弟兄。你要像腓立比人那样,一次二次的打发人馈送到保罗那里,也要像马其顿人那样补满保罗的需用。这不像今天的教会,一地只供给一个牧师。你要看见各地工人和工作的需要。神要你把钱送到那里,你就要送到那里。今天汇兑这么便当的时候,神的孩子们如果只注重一地的需要,就实在没有远大属灵的眼光。

      这两边的事,必须看得很平均。在工人方面,总不该盼望人供给他什么。他一仰望人的供给,就立刻失去他工人的地位。但在教会方面,供给工人也是应该的。一面工人自己应当负工作的责任,绝对不应当仰望弟兄和教会。但另一面在一个地方的教会,应当竭力帮助各地的工作。工作的结果,是为着地方教会的,它的目的,是为要造就建立复兴教会。神用不着没有信心的工人,神也用不着没有爱心的地方教会和弟兄。我顶喜欢以斯帖的事。哈曼要害死犹太人。末底改叫人送信求救于以斯帖说,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太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斯四14)。他的意思是,神欢喜你,就藉着你的手拯救犹太人。你若不作,神也能藉着别人的手来作。无论如何,神总是要拯救犹太人的。我喜欢那一个人这一句话。神总是要供给工作的需要的。不过不知道这个荣耀是给那一个地方的教会。这个人不来帮助,神也要兴起别人。不过头一个人失去帮助神工作的荣耀而已。

      如果地方教会的灵性好,就定规知道如何供给工人。哥林多人只怕给保罗用了钱,所以保罗就不用他们的钱。哥林多人属肉体,怕保罗用他们的钱,保罗就不收他们的钱。腓立比的信徒属灵些,所以就一次二次打发人供给保罗的需用。什么时候工人的眼睛仰望教会,什么时候工人就堕落了。什么时候教会不打算供给工人,什么时候教会也堕落了。所以每一个神的工人,对于神的教会,都得取保罗的态度。每一个教会,对于神的工人,都得取腓立比的态度。

      如果地方的教会属灵,他们就要向来到他们中间作客旅的工人忠心,帮助他们往前行(约5~6)。但是地方教会就是不供给,他们也并无手续上的错误,只有灵性上的错误。在属灵的责任上,地方的教会是应当如此帮助工作的。

      一个工人,要与地方教会界限分得清楚;一切经济的责任,也要与地方教会界限分得清楚。如果工人,是短期在一个地方,是被地方教会请去有短期的工作,就他们所有的接待,可以尽情领受。如果是长期,是要住下来,就工人当立刻负自己的责,不能接受人的款待。我们一接受人长期的款待,就立刻失去我们仰望神的信心。人就是甘心接待,我们也得拒绝。我们不能把信心放在一边,而靠弟兄的爱心过活。我们只能因信而活。弟兄们就是有爱心,也不应当负工人的责。弟兄们只可像腓立比人有不时的馈送。腓立比人馈送的这个原则,是非常紧要的。神只许可馈送,神不许可负责。

      如果有一个工人,到一个地方,地方教会可以短期招待,但他们不当长期负责。如果地方教会负工人的责,就叫工人不是靠信心而活,乃是靠爱心而活了。所以地方教会宁可学腓立比人的馈送,不负其它的责任。宁可送伙食的钱给他们自己去付,而不替他们代付伙食的钱。这样,就可叫神的工人,一直仰望神过日子。

      每一蒙神呼召作工的人,要专心仰望主供给一切的需用。教会并不负工人需用的责任,也不负工人得任何好处的责任。工人一切的责任,是工人自己要负的。地方教会可以表示他们的爱心,但地方教会不负任何的责任。如果说工人的需用,是地方教会该负正式的责任的,就是一个大错。地方教会有爱心的帮助,却无当负的责任。地方教会,绝对不负工人任何的责任。地方教会,不只不负工人薪水的责任,连房租路费的责任也不负。一切和工人有关系的,都得工人自己负责。

      保罗对哥林多的信徒说:我们未曾亏负谁,未曾败坏谁,未曾占谁的便宜(林后七2)。又说:除了我不累着你们这一件事,你们还有什么事不及别的教会呢(林后十二13)?他又对帖撒罗尼迦的信徒说: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用过谄媚的话,这是你们知道的,也没有藏着贪心,这是神可以见证的(帖前二5)。又说:弟兄们,你们记念我们辛苦劳碌,昼夜作工,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9)。又说:也未常白吃人的饭;倒是辛苦劳碌,昼夜作工,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帖后三8)。你看见,这是使徒的态度。总要记得,不叫任何的教会受累,任何的弟兄受累。不占任何人的便宜,不可有一点的贪心。这是神的工人所该有的态度。不只我们不出雇,不只我们不向地方教会收固定的薪水,并且任何便宜都不可占。宁可让地方教会占工人的便宜,工人绝对不可占地方教会的便宜。

      一件最可羞耻的事,就是名是为神作工,名是靠神过日子,但是从来没有看见自己的地位,和神的荣耀,却存心以为自己是贫穷的人,倚靠神过日子的人,所以,是应该受人的可怜,占人的便宜的。岂知没有一人应当比神的工人更大力的。因着椅靠神的缘故,他们能够不贪小利,不占人的小便宜,特别是教会的。教会的灯火、伙食、房屋、报纸、用品,我们应当在任何的情形之下,不占其利益。短期的接受招待固然是可以的,但是,在存心和态度上,要严严的注意占便宜的行为,和类似占便宜的行为。人如以为工人是可以占教会便宜的,就是羞辱神的思想。一个普通的弟兄,如何没有权利可以占教会的便宜,工人也是一样的。没有一件事显出工人的人格,更过于对付小利益、小便宜的态度。在这一点上不注意的人,更好是另找职业。

      钱实在是太会影响人了!所以,事奉神的人必须自己切实的信神。工人在工作上的行止,是非常紧要的。所以,就是在接受馈送上,也不让馈送影响了我们的路途。如果我们有真实的信心,真实的遵行神的旨意,就不会受地方教会的经济影响我们的行止。作工的行止,如果受了供给的影响,就不过是觅食,是就食,是十分可耻的!在我们的行止中,我们要自问:到底我是完全因着神的旨意呢?或是也受了地方教会经济的影响呢?千万不可因为某地方可收入的钱多,就多往那地方去;某地方可希望的钱少,就少到那地方去。要记得:我们在这里乃是为事奉主,并不是为着谋生。

 

工人和工作】不只工人自己个人的需用,是自己当倚靠神;就是工作的需用,工人也该完全倚靠神。神如果呼召你,工作是你负责,工作方面经济的需要,也是你该负责的。一个工人,要员个人经济的责任,也要负自己作工经济的责任。工人个人的责任,如何不能叫人负;工作的经济的责任,也如何不能叫人负。

      假如一个弟兄,到一个地方去作工,一切都该是他负责。不只工作的起头,是工人负责,就是工作的继续,也是工人负责。工人负工作经济的责任,要像工人负个人经济的责任一样。工人不能负自已的责任,不配作工人;工人不能负工作的责任,也不配作工人。保罗从来是自己员工作的责任,他从来没有叫教会受累。

      所有的工人,都得个人负个人经济的责任;也得员工作经济的责任。比方有一个弟兄被神呼召到边荒去传福音,所有在边荒地方开工的需要,像房租、椅子、器具等,至少要几百元。谁负这个责任呢?不是仰望什么地方的聚会来供给,也不是仰望什么弟兄姊妹来供给,乃是作工的人,因着信靠神,仰望神的缘故,起来负这个责任。神派人去作工,他不只要负他个人的责任,也要负他工作的责任。你若觉得神要你到一个地方去开工,你应当祷告得着供给,来负完全的责任。我记得在广州的时候,我也曾这样的讲过。有一个弟兄说,我本想出来作工,现在被你的话吓完了。我说这是更好的。工人是要负工作经济完全责任的。我们没有一个接济工作的机关。我们所有的同工,都是自己负自己和工作的责任。你觉得清楚神要你作什么,你就要去作。你不能仰望教会,仰望弟兄,仰望什么机关;你要仰望神,仰望祂使你能负工作经济完全的责任。

      工作是工人的。不只出外传福音的是如此,就是其它的也都是如此。信徒们如果觉得,这一个工作是出乎神的,他就可以帮助这个工作。不然,他就可以不帮助。任何出乎信心的工作,根本与地方教会不发生团体上的关系。莫勒先生在勒力斯脱耳所办的孤儿院,就是一例。他乃是当地教会的一分子,但是孤儿院乃是他和他的同工所负责办的。他们并没有仰望当地的聚会负责供给,他们乃是完全仰望神。因为他们觉得这工作是神要他们作的。当地聚会的弟兄姊妹要帮助是可以的,但这个工作不是当地聚会负责的。办得起来是莫勒的责任;办不起来也是莫勒的责任。他并非倚靠聚会来供给,乃是倚靠神来供给。各种的工作,都是同样的例。所有的工作都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在神面前负责的。

      一位弟兄问说,好不好有一辆福音车?我承认这个已经长久在我心里了。但是,神还没有兴起人来作这样的工。求神赐款买一辆车是很容易的事。但是,我们不能买一辆车请人出去作工,而我们负其经济的责任。如果这样,就工人没有负工作经济的责任。如果他们短少汽油、零件,及其它的需要,他们就要回来问我们要。他们就变作只作工,而不负工作经济责任的人了。这一个是圣经所没有的。所以,我们如果看见有这个需要,就应该自己起来负这个责任,或是求神感动人,起来作这样的工,供给他们的需要。必须有能负工作经济责任的工人,那个工作才是实在的。所以若有两三个人看见这是神要他们作的工作,他们自己应该完全负责任。有人帮助也好,没有人帮助也好,他们要负完全的责任。我们最多只能在旁边按着神的旨意来帮助。但是,责任是要他们负的。我们不能买一辆车,叫人来作不负经济责任的工人。从来没有别的个人,或是地方的教会来负工作的责任的。工作是工人负责的。千万不要将责任推到别人或是教会的身上。你如果不能负责,更好是不作。

      我们还应当分别,款项是为着我们个人的,或是为我们工作的。凡一切是给我们个人的,我们就可以收用;如果是为着工作,我们个人就不可用,只可用之于工作。我们必须学习公义,将个人的与工作的好好分开。没有一个工人是可以将工作的钱,作为个人的用度的。我永远不会忘说,我父是车守那一篇东西。里面说戴德生先生到圣路易去作工,许多人送了许多的钱。他应当赶到某地去聚会,但是能够按时到会的火车已开了。他就在车站等第二班车。布路克先生来,送他一点钱。他说,看,神现在才送车费来!布先生希奇,问他,他岂不是已经收了许多钱么?戴德生说,是,但是,他从来不用不是明写是为着他个人用的钱。所以,布先生所给他的,才是神给他的车费,因为那是给他个人的。后来神安排使他搭第二班车,也能准时到会。这个故事在我才出来作工的时候,落在我手中,也不知道帮助了我多少。感谢神!

      我知道在这些的日子中,人是注意神的工作,而忽略了神的工人的。但是,我们到底是事奉谁呢?我们如果是真心倚靠神的,我们定规要看见,信靠祂的人,必不至于遇见羞愧。我们的神是活的。读莫勒先生的传,我们看见他没有向任何的人,提起他个人的需要,但是,神不只供给他工作上的需要,并且也丰富的供给他个人的需要。他也是一个将工作和个人的款项分得顶清楚的人。工作有缺乏工人要负全责;工作有裕余,工人不能取为己用。工人总不应当占工作的光。我们的神是活的神,祂如何能供给工作上的用度,也能供给我们个人的用度。我们乃是天空的小鸟,地上的百合花!我们能相信祂。我们不肯把工作的钱,和别的钱混在一起。

 

同工间的关系】在同工中间,每一个工人,都该记得,彼此的背景不一样,彼此的生活不一样,神所赐的信心大小不一样,主所赐的恩赐也不一样,所以无所羡慕,也无所嫉妒。如果有的弟兄多有所得,是他个人的信心,是他个人从神所得的恩赐。如果有的弟兄少有所得,也是他个人的信心,也是他个人从神所得的恩赐。我们彼此的关系乃是属灵的,而非正式的。所以无所羡慕,也无所嫉妒。

      在同工中,有一件事该注意:如果一个工人,只会从别人接受,不会送给别人,就是一个最卑鄙可羞耻的事。旧约里有一个榜样,就是利未人虽然代表神接受人的奉献,但是,利未人,也从所得中抽十分之一奉献与神。在同工中,感谢神,我们的经历上,虽已是如此;但在原则上,我们更当注意。我们要常常学习供给别人。要记得保罗说,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我们不应当耽小说,我有没有什么可用;我们乃应当常常在心里说,我有没有什么可以送人。如果我们只记得个人的需用,是唯一的需用;工作的需用,是唯一的需用;却不记得同工的需用,我们就堕落得很下了。我们应当记得,我的同人,也是需要的。神从来不祝福只会收,不会送的人。如果谁是只收不送的,就是一个可羞耻的工人。我们必须抱一个态度,就是我和我的同人。神的钱不只是为着我,也是为着我的同人。有一位弟兄对我说,你何必管这么多的事呢?神会送钱给他们。你又不是差会,何必管他们的事呢?但是他忘记了他的同人。你到底是否一个好的同工,要看你在供给的事上记念不记念你的同工。所有的工人,应当想到送钱给别人,送钱给别的工人。如果有这样作的人,你不应当怪他作,只应当怪你自己不作。

      神理财的原则,是多收的也没有余,少收的也没有缺。谁要多收,谁就当作一个无余的人。多收的人当作无余的人,少收的人才会作无缺的人。反之,就多收的人,虽然有余,但是少收的人已经有缺了。我们的心中总得想帮助少收的,叫他们无缺。神就会叫我们多收。不然神就只得让我们作个少收无缺的人。能够有权利帮助别的弟兄姊妹,是何等的有福呢!只会肥己,不会帮助别人的人,是不会多收的。在这件事上,我们不只不占别人的便宜,并且我们还要尽力叫别人得益处。从来钱是越用越有的。积存的钱都是生锈的钱,也是预备给贼偷去的钱。

      在工作和工作之间,也得彼此顾念,彼此帮助。我们不要惧怕神更祝福别人的工作,别人的工作得着更多的供给。我们应当在弟兄中,学习叫人注意别人的工作,和别人工作的需要。学习提倡别人的工作。我们能将别人的事情排在弟兄的面前。不要惧怕,不要妒忌。一切神所要赐给你的,没有一点会落到别人的手中。要相信神,要爱别人的工人。当你忘记了自己,帮助别人的时候,你要看见神要负责,使你得着你所需要的供给。我深深的相信,保罗和他的同工,也不知道有多少的需要,但是他只把圣徒的需要、长老的需要,排在众教会面前。但是,神却负责供给他一切的需用!

      当苏丹腹地会(在阿比西尼亚作工)才成立的时候,该会的负责人宾汉往见驻多伦多中国内地会的主任。问以有何方法,能使城中的信徒注意苏丹的工作。那位弟兄就给他许多的人名,说他们是城中最注意国外布道,时常帮助中国内地会的信徒,并且介绍他去见他们。宾汉说,你不怕他们今后移转他们的钱,帮助苏丹腹地会么?那位弟兄说:神给我们的每一块钱,必定到我们这里来,没有一块钱会到你的地方去。你永远不会得着神所给我们的钱。当神的孩子给你们更多的钱的时候,他们也必给我们更多的钱。这是何等的信心!何等的爱心!后来年日的收入,证明他的话是不错的。

 

为什么不成立一信心的差会】你们既然觉得神的工人是应当倚靠神过日子的,而你们又相信工作是有团体的,你们的同工又有相当的数目,那么你们为什么不组织成功一个信心的差会呢?这是许多人问我们的。是的,我们为什么不合起来,组织一个信心的差会呢?什么叫信心的差会?就是有一布道的团体,其中的人谁也没有固定的薪水,乃是把所有的收入,按多寡平均分给众人。他们的收入,并不是向人捐来的,乃是凭祷告得来的。他们有了收入,或是按月,或是按礼拜,按人来分。这一个就叫信心的差会。收入多就多分,收入少就少分。像会等,他们都是这样信心生活的团体。有人问我们说,你们既然不肯组成普通的差会,但为什么不组成一个信心的差会呢?如果一个领取薪水的布道机关不对,那些信心的差会,总算为可以的了。

      但是,两件事总该记得:一件事,就是在圣经的同工中,只有属灵的结合,没有正式的机关。如果有一形式上合作的机关,就不只有属灵的团体,也有正式的团体了。这样,就叫同工中,在神面前的属灵关系,变作正式的关系。一个属灵的团体,变作一个官样的机关了。第二,信心的差会,虽然说是大家倚靠神,但机关的倚靠神,总不如个人的倚靠神。圣经中只有个人的信心,从来没有这种团体的信心。

      去年同工聚会时,有一位姊妹问我说,有一个新起来的布道会,乃是凭着信心设立的。他们的工作真是不错。我们可以不可以同样的去作?我说,他们这样作,我感谢神。但是我们不愿意有一个团体的信心,我们只愿意有个人的信心。因为我们在圣经里只看见个人的信心,看不见团体的信心。并且信心差会多少总有收入,在里面的人,多少总得一分。这样就容易有滥竽充数的人。个人有信心也好,无信心也好,在这个团体里的,总可以得一分。所以,虽然这样的差会是凭着信心生活的,但是,因为这样的差会是半固定性的有供给可以分给其中的分子,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一个东西放在那里,叫人仰望它。因为在这一条路上多少总有所分的缘故,就怕有不是真信的人进来倚靠这一个。也许起头加入这样的团体时,是有信心的;但是因为有了这个供给团体的缘故,不久就叫他不必倚靠神过日子了。认识肉体的人都知道,我们的眼睛,是最会仰望神之外的一个什么的。是顶容易失去向着神的信心的。千万的人──靠不住的人,千万的机关──无用的机关,我们的肉体是生成会仰望他们的。仰望神是何等的的难呢!人的心是顶坏的。自然而然的我们会到一个地步,就是不是等候天上的乌鸦,乃是等候差会的函信。我们是何等的靠不住呢!弟兄们,你看是否如此7我若说错了,求神和你们都饶恕我。

      因为我们的眼睛常会忘记泉源,而注意汲器;忘记慈爱的心,而注意经递的手的缘故,所以,天要干旱,才会有溪水和乌鸦;基列溪滨的水也必须常干,神的乌鸦也必须不来,才会仰望神来得寡妇的供给。神要常换馈送的手,以免我们因着熟识的缘故,就忘记了神是一切的根源,就盼望人作我们的来源了。所以团体的信心,并不帮助人。

      圣经里只有个人的信心,没有团体的信心。神是对付一个人,神不对付一个团体。人们可以没有个人的信心,依然可以有一个虚伪团体的信心。所以,信心的差会,并不会造就个人的信心。这是我们以为神给我们看见的,如果是错的,求你们饶恕我们。

      我们要在这里郑重的声明,我们因为神没有这样引导的缘故,所以我们没有差会的组织,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反对差会的组织。我们认为圣经并没有差会的组织,但是也没有禁止的明文。我们的弟兄们如果觉得这是神的领导,就但愿神祝福他们。我们没有受同样的领导,我们如果冒昧的也去作,就是大错。但愿你们饶恕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与你们一同作去。但是,一件事是定规的,神的目的乃是一切布道的团体,不管有差会的组织,或是没有差会的组织,都应当不是扩充自己的团体,乃是为着设立、建立地方上的教会。盼望神的子民能在这点上与我们同心,使大家能按着主所分派的职事来服事教会。

      有的人说,你们的钱为什么不聚集在一起,然后再分给各处的同工?这样好叫有的不至于收入过多,有的不至于收入过少。这样就下乡的工人无所缺,在城里的工人也不致太富裕了。但我的答应是,谁是教会的元首?谁是这些仆人的主人?我们如果信神会安排乌鸦,我们如果信神会安排寡妇,就没有乡下、城市的分别了。在过去的历中,有的工人需要多,神的供给也多;有的需要少,神的供给也少。我们如果用肉体来统制,不错,我们能统制收入多少;但是,我们不能统制需要多少。钱有法统制,但是,需要没有法子统制。我们不能把需要统制到多少,而把钱统制到多少,有什么益处呢?这种统制是不必的,是无益的。

      我们相信神的安排么?如果不是祂的旨意,就没有一只厂雀是会从天落下来的。难道有一件临到我们身上的事是不经过祂的手么?我们每一个的供给,都是经过神的手,都是经过神的考虑。我们只有相信神的安排。什么时候,人的手一统制,圣灵立刻就失去祂的主权。我们要相信神。祂会安排祂的供给,多少正合乎我们的需要。

      在乡下的弟兄,他们的需要,也不一定会少,有时反而比在城市的弟兄更多。并且在乡下的弟兄的供绐,也不一定比城市的供给更少,有时反而比城市来得多。一切都在神的安排之中。我们不相信就不必说,相信神就得相信神是在一切的事上显出祂的主权的。

      求神施恩给我们,叫我们站在神的面前,不用人的方法来维持什么。我们只仰望圣灵的主权,只仰望主的权柄,只仰望神的安排。我们要拒绝一切出于人的法子。神如果没有弃绝我们,祂会安排我们在这条路上所需要的一切供给。神如果弃绝我们,我们就得去投靠人。

 

信心的事业】我们知道有许多信心的事业,是何等宝贝的工作。神的目的,并不只要人为着祂的缘故,以信心出外作工,神并且喜欢许多人因着相信神而有许多的事业。我个人相信,如果神得着我们更多,就这一类的事业,要更多的兴起。

      神在今天的时代中,有许多的事业是祂要作的,有许多的事业是祂需要作的。如果有人兴起,照着神的旨意作去,就不知多好。像文字的工作,虽然有一班弟兄在那里作,但并非说,这就够多了。还有许多需要作的,像栽培少年人的地方;像一种属灵的公寓,便于人退修的地方,叫有的弟兄姊妹,可以多祷告,多读一点圣经;像有的慈善事业,如孤儿院、贫儿院等这一类的工作,也不知多需要。这一类的事业,并非要像使徒那样的奔跑,但是,神也要人作这一类的工作。

      我巴不得有更多的弟兄,看见神给他们一个特别的职事,来兴起信心的事业,不只是作使徒,或是那许多专门的工作。这样,神的教会就要得建立了。不只是使徒帮助教会,这些事业也是帮助教会的。不管是孤儿院也好,不管是慈善事业也好,不管是教育事业也好,如果办的人,真是仰望神,真是肯竭力在其中传福音的话,就要叫地方的教会得着很多益处。我盼望弟兄们多祷告,多有信心,能听神的呼召,来作这些工作。在中国,传福音的工作,可说已经有了,但这一类的工作,实在缺少。我盼望神多兴起人来作,好叫神得着荣耀。

      有一件事叫我不能不深深觉得的,就是我们今天的同工虽然不少,但我们都是仰望神,来作直接传福音的工作。我们同工所发起的事业,却不够多。我们在神面前因着信祂的缘故,应当更进取,更尝试,更有为。我们如果是信神的人,我们就不能无为。我们就必定有进取的信心作神所要作的。现在有的事业已经有了,许多的事业还没有,还是可以作的。我们现在虽然有一个福音书房,一年送了百万以上的单张;虽然有一个查经处,为着造就少年的弟兄;虽然在各地也维持了好些的讲经所,但是,所应当作,所能作的,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我们应当不只到一个地方去传福音,这个该有人去作,但还有许多的事业也是需要我们去作的。但愿我们多亲近神,多明白神的心意,多有开强拓土的信心,多有事业,叫神多得荣耀。―― 倪柝声《工作的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