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地方教会的组织──牧师、礼拜与礼拜堂

 

      在今天的教会组织中,一个教会在一个地方能不能成立,除了弟兄姊妹之外,就是看有没有牧师?有没有礼拜?有没有礼拜堂?这三个,按着今天的风尚来看,乃是教会的三大要素。试试想看,今天这里有一个教会,或是没有牧师,或是没有礼拜,或是没有礼拜堂,,那还能算一个教会么?不要三个都没有,就是没有了一个,教会就不像其为教会了!所以,当一个地方要有教会的时候,信徒所最先注意的,就是这三个到底有没有,如果有,才能成为教会;如果没有,就教会不能成立了。但是,这是不是合乎圣经的呢?在初期的时候,人是不是要有这三个然后才能成立教会呢?

      今天各地如果要有教会,就()必须有一个牧师,一个传道,一个先生,或是一个工人。不管你是给他什么名称,但是总得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就是有一个人特别从其余的人分别出来,专门作管理教会中一切事情的工。也许这个人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也许是从别的地方调来的。但是,乃是这个人专门负一个教会里事务和属灵责任的。乃是这个人支配教会的事,代替弟兄们办理教会的事。其余的弟兄按着他们的职事去作事情,但是这个人却包办了教会的事。

      ()必须有礼拜。就是在主日那一天必须有一次的聚会,为着听道。一礼拜中其它的聚会如祷告、查经等等,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都不会影响到教会生命的存生。但是,主日必定要有一个礼拜,就是信徒要恭敬到礼拜堂,去听牧师讲道。这个是顶要紧的。一个牧师的工作,也是劝一个教友,最紧要的乃是要来作礼拜;一个教友也是觉得,作基督徒最大的本分,乃是要去作礼拜。如果有一个教友能够一年五十二主日不断的来作礼拜,就他自己和牧师都要觉得,他是很不错的了。主日没有这个听道的聚会,就教会不成其为教会了。这个聚会你叫它作礼拜也好,听道也好。无论如何,这个聚会乃是教会里灵魂的所寄。

      ()且必须有一个会所。就是有一个地方,是被分别出来,不作其它的用处,专为聚会用的。你称它作礼拜堂也好,称它作聚会处也好,称它作福音堂也好。无论所取的名是什么,今天的现象就是必须有一个地方,来代表我们的团体。当我们到那个地方时,我们能说,我们是到教会里去。如果要有一个教会,就必有一个会所。不管你给它什么名称,但是,这个地方总是不能不有的。

      今天的现象,好像没有一个这样的牧师或是作工的人,没有这样的一个礼拜,或是讲道的聚会,没有这样的个礼拜堂,或是一个聚会所,就教会无成立的可能一样。这是因为更正教已经有了习惯,以为每一个教会,必须有一个牧师,有一个礼拜,有一个礼拜堂,否则就不成其为教会。

      今天有许多地方,有人去传了福音,已经有了许多得救的人了,但是只因没有一个工人,没有一个工人能负讲道的责任,没有一个正式的会所,或是三缺其一,就以为那一个地方,不能成立一个教会。今天的习惯是,非有工人,非有讲道的聚会,非有聚会所,教会就无成立的可能。

      我们的问题就是:圣经对于这三个问题是如何看法的?人这样的思想是否合乎圣经的?一个教会是否必须有此三者才能成为教会呢?我们来看圣经的教训。

 

管理教会的牧师圣经里是否有这一个管理教会个牧师呢?是否有一个工人负起全教会的责任,栽培他们,牧养他们呢?没有。圣经中,地方教会人事的组织,乃是以长老来监督一个教会,而非以工人来管理一个教会。在圣经的教会中,从来没有一个像今天的牧师,或是变相的牧师的人的存在。我们已经看见了,不是一个牧师管理一个教会,如时下所通行的,乃是几个长老一同负牧养一个教会的责任。在圣经的教会中,只有长老照顾教会的事,而无其它的人的地位。

      我们看腓立比书一章一节: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没有一个地方说到教会的组织,能更好于这里所说的。在基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这一个就是教会。教会就是合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而成的。执事,是服事人的,或说是作仆人的。他们的工作就是在庶务方面帮助弟兄姊妹。他们就是教会中的干事。我们现在不去注意他们。在教会里还有监督。他们是谁呢?监督就是长老。使徒行传二十章十七节、二十八节,提多书一章五节、七节,对于这一点是够清楚的。长老乃是说他们是怎样的人,监督乃是说他们是作什么工作。神就是叫长老在各地方的教会中作监督的工作,使教会能够进行,能够进步。他们不是料理庶务的人,他们乃是主持监督的人。除了执事和监督之外,就是众圣徒了。此外并没有别人了。

      所以,按着圣经的教训来看,教会里的人事,不过就是众圣徒、诸位监督,和诸位执事。此外,再没有别种人物存在了。人们就是要将其地的人插进去也不可能,因为教会只有这三种人。

      我们要注意几点关于长老或是监督的事,我们才会明白神的定规和办法。长老在圣经中并不是一班被神特派去作工的人。他们在神的工作中是没有职分的。他们并不是神所差遣,从这一地方到那一地方去的人。长老本来乃是地方上的弟兄之一。他们乃是听见使徒传福音得救的人。在得救之后,他们因着饥渴的缘故,就比别人更长进;他们因着爱主的缘故,就自然喜欢照顾别的与他们一同蒙恩的人。当使徒第二次来的时候,使徒就设立他们这样的人为长老,叫他们来监督地方上的众圣徒,并带领执事们服事教会。

      所以关乎长老有两点是必须注意的。第一,长老乃是从普通的弟兄中拣选出来的。他们本来并不是工人,并不是奉神特别差遣出去作工的人。他们乃是有职业,有家庭,有名声的平常信徒而已。第二,长老乃是地方上的弟兄,被拣选来负这个责任的。他们不是从别的地方调来的人。他们乃是从地方上所已有的弟兄中拣选出来的(徒十四23:多一5)。他们本来也是一个地方上众圣徒之一,他们乃是从他们中间挑选出来的。所以,一个地方教会里的众圣徒,如何是地方上的人;从其中拣选出来的长老,也如何是地方上的人。教会如何没有移民在别处,以设立教会之风,教会也没有从一地,调拨弟兄到别处当长老的事。我们如果记得长老这两个性质,就在地方教会的组织上,不至于有错了。

      因为长老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弟兄,并不是受神差遣的人;所以,在一个地方的教会里,根本就没有使徒的地位。一个地方的教会里,只有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并没有使徒。使徒的责任,是出去设立地方教会,他们是超教会的。保罗从来没有作一个地方教会的使徒。所有的地方,一有教会,就有长老。立刻是他们自己负责,立刻是他们自己作工,立刻是他们自己管理教会的事。

      一件事情我们不能不注重的,就是地方的教会中,只有长老的地位,而没有使徒的地位。使徒在一个地方管理一个教会,在圣经中无此先例。使徒在地方的教会中是排不进去的,因为教会组织里是没有他们的地位的。地方的教会虽然是使徒设立的,但是,使徒是在地方的教会之外的。在教会的组织中,只有监督和执事,没有使徒的地位。使徒如果也住在一个有教会的地方里,他乃是以弟兄的资格到会的。

      因为长老是地方上的弟兄的缘故,一切的方法,要从别处调人来管理另外一处的教会,都不是合乎圣经的。不管这人是受过专门的训练,来作专门的工的,或是受人的差遣,或是受神的差遣,他如果从另外一个地方被请来负这一个地方教会的责任,就不可以。我们必须深刻的记得:教会乃是长老负责的,长老乃是本地的弟兄的。所有一切从外面调来负责的,都不是神的办法。自然迁居而来的弟兄,又是另一问题。

      所以,在这里我们又一次看见工作与教会的不同。在教会里所不可作的,在工作里不特是可以的,并且在许多的时候是必须的。在工作里面,一个弟兄可以受差遣到另一个地方去负工作的责任。一个弟兄可以被打发到另一个地方去负事业的工作。但是,教会是地方的。地方的教会是受长老监督的。长老乃是地方上的弟兄的。

      地方的教会并不是受留守教会的管理的。并不是有一个人受主的差派,出去传福音,到了一个地方,设立了教会,就停留下来,作牧养的工作。因为如果这样作,就叫那个地方,只有工作,还没有教会。比方,今天我们到边荒之地去传福音,在那里得了五十或是一百人接受主。如果我们留下一个作工的人,一直住下去管理那一班人,就那一个地方,还没有教会!只能说,那地方有了一个工作。因为一切还是在工人的手里,还未到本地弟兄的手里去。在工人手中的力是工作。教会是必须在地方的弟兄手中的。圣经里没有留下一个工人,来作牧师办理教会的事。圣经是在当地的人中,拣选几个比较有长进的,叫他们作当地的长老,叫他们负监督的责任。圣经里,只有当地长老的设立,没有外路工人的留守。不错,保罗曾把提多留在革哩底,但保罗不是把提多留在革哩底直接办教会的事。乃是把提多留在革哩底,到各城去设立长老,叫他们去负教会的责任。工人的工作是设立教会,并设立长老。使徒的工作,从来不直接背负地方教会的责任,乃是设立长老去背负地方教会的责任。如果一个使徒负地方教会的责任,若不是把使徒的资格降低了,就是把教会的性质失去了。因为使徒变作长老了!外面来的使徒,还不够资格作一个地方的长老。因圣经只许拣选当地的弟兄作长老。圣经里的使徒,不是设立了教会,自己就坐下去作长老;乃是立了地方的长进弟兄作长老,而自己又往别处去作工。

      所以,在我们的工作之中,有一点是应当注意的,就是要给各地信主的人看见,神并没有叫我们留下使徒来作他们的牧师,神并没有要一个祂所差遣的工人,停留在一个地方,来直接负那一个地方教会的责任。所以,他们就不应当有这样的盼望。作工的人可以回转来看望他们。多少的时候,也可二次三次的来探望他们,栽培他们。但是留下作他们的牧者,这件事是办不到的。因为这不只是圣经所没有的,也是圣经所反对的。

      所以,他们必须学习自己负责。本地的弟兄要负本地教会的责任。他们必须以使徒所设立本地的长老为满意。他们应当学习顺服重看本地的长老,而不奢望有一个作工的人,来为他们直接办理教会的事。一切在长老之外的盼望,都是因为不知道,不顺服神的话的。圣经中从来没有一个教会盼望有使徒的政治,而拒绝长老的管理的。自然的,学习顺服平日所认识,一同作弟兄的人,是需要神恩典的!

      这样就工作和教会的关系,是何等的简单呢!使徒出门传福音,得了一班人,就在这些人中,拣选几个比较属灵,比较长进的人,叫他们负责管理当地的事。这样,教会就成立了。使徒自己就再随着圣灵的引导往前行。惟独这样作,就叫教会可以长进(因为自己负责的缘故),福音可以广传(因为使徒可以流通的缘故),教会地方的性质可以保守,弟兄彼此的性质也可以显明。这是何等的好呢!

      人是以为,一个教会若没有一个主持者,就不成其为教会。人如果到一个教会,就要问说,这个地方有什么人主持?如果没有一个传道,如果没有一个工人,如果没有一位牧师来管理他们,就好像这个教会根本不会成立,不会存在一样。但是,圣经给我们看,没有这件事。

      一切神的孩子住在一个地方,都是弟兄;那地方的教会的事,是他们负责的。虽然有长老,仍是弟兄彼此帮助,联合办事。长老不过是监督弟兄们作事而已。圣经里,也不是以一个长老,或者几个长老,负起整个教会的责任的。大家都是弟兄。虽然有长老,但长老是监督弟兄的。长老并非代办,不过监工而已。

      所以在教会里,绝对没有被动的事。如果是工人在那里动,牧师在那里动,这就不是教会。这是差会,这是福音堂,这是布道机关,这是工作。教会乃是全体的弟兄们在那里作工,长老在那里监工。不是弟兄不作工,也不是长老替他们作工,乃是弟兄作工,长老监工。

      所以圣经中教会的组织是很简单的。起头是使徒被神差遣到一个地方去,传福音,有人信而得救之后,他们就已经是那地方的教会了。作工者就将他们作基督徒的各种本分告诉他们,其中有一点,就是他们作了基督徒,就有本分要负当地教会的责任。他们对于同作弟兄的,要彼此帮助,彼此造就,彼此照看。他们不应当盼望有一个神的使徒来当他们的牧师,来为他们负教会各种的责任。他们中间长进的弟兄,神要立他们作长老,来监督全体;所以,他们应当感谢神所赐给他们的领袖。他们自己应当作工,也应当满意本地的长老作他们的领袖。

 

教会的聚会】我想我们应当先知道什么是教会的性质,我们才会知道什么是教会的聚会。我们如果不明白什么是教会,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是教会的聚会。我们都知道基督乃是教会的头,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而我们在教会里面的个人,乃是我们这许多人互相联络作肢体(罗十二5)。教会除了基督之外,就没有头了。在教会之内,大家都是肢体,没有一个是头。大家乃是彼此联络作肢体的。所以,教会的性质,乃是什么都是彼此的,都是互相的。教会中间所有的关系,都是肢体和肢体的关系,而非元首与肢体的关系。教会的特点,就是一切在教会里面的人,都是作肢体的,没有一个是作头的。所以,在教会里的一切,就都是以彼此为性质的,以互相为特点的。如果有一件事是教会里面的事,就定规带有这一种彼此的性质在内,就一定会显出这一种互相的特点于外。

      但是,工作就与教会不同。神所定规的,乃是在工作里,有主持的人,祂的使徒们就是这样的人之一。就是在使徒中,我们也是看见有的职事小,有的职事大。所以在工作中,我们看见有差派、调动和留下。有的劝勉,有的顺服。至于实行作工的时候,就作工的人完全是主动的,而被作工的人乃是被动的。工作的性质不是那么彼此互相的。乃是主动和被动的。工人是主动的,众人是被动的。一切的工作,都有这一种单方的性质在里面。主动的乃是一方,并非双方。这就是工作和教会性质不同的地方。工作乃是单方动的,教会乃是互相动,彼此动的。

      明白了这个以后,我们就明白圣经中关于聚会的问题。因为我们只要看其性质,就能知道其范围何所属了。

      今天人的思想,不只要有一个主持的人,管理一个教会;并且还要有一个聚会,就是所谓的礼拜,就是一个讲道的聚会,一个人在台上讲,许多人坐在那里听,才能算是一个教会。如果把所谓的礼拜取消,把听道的聚会取消,就什么都没有了。教会的根基乃是建立在礼拜上面的!他们以为讲道听道是顶要紧的事。但在圣经里,并不是这样。在圣经里,你所看见的是什么?是弟兄们一成功教会,立刻就有教会的聚会。我所说教会的聚会,和讲道的聚会是完全两样的。什么叫讲道的聚会呢?就是一个人在台上讲,许多人在台下听。一个人在台上领,许多人在台下跟随。这不是教会的聚会。因为这并不是彼此的,互相的。这样的聚会,乃是工作的聚会,不是教会的聚会。因教会的聚会,必须是彼此的,是互相的。工作的聚会才是单方主动,单方被动的。

      在圣经中,有两种不同的聚会。这两种不同的聚会如不分别,就要弄得工作不像工作,教会不像教会。圣经里,有一种的聚会,是使徒性的聚会;有一种聚会,是教会性的聚会。一切使徒性的聚会,都是使徒自己主持,让众人在那里听他一个人讲道。圣经里还有一种的聚会,乃是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这一个是教会性的聚会,不是一个人主领的聚会,乃是彼此,乃是互相的聚会;在圣经中,使徒性的聚会,乃是一个人的;教会性的聚会,乃是两个人或三个人实行贡献的,全体都有权可以贡献的。换一句话说,一切是彼此的,才算教会性的聚会;一切都是一人主持的,就是使徒性的聚会。这两种的聚会,圣经都是分得顶清楚的。

 

使徒性聚会】使徒性的聚会,可以分为对不信的人和对信的人两种。当初在耶路撒冷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高声说(徒二14);这是使徒对不信的人讲道;这就是使徒性的聚会。彼得在所罗门的廊下,对以色列百姓讲道(徒三12),也是使徒性的聚会,是一个人对众人讲。后来使徒到哥尼流家里讲道(徒十),这一个也是使徒性的聚会,不过是在那里传福音,一人讲,众人听。像使徒行传十三章,保罗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对众人讲道,也是使徒性的聚会,不是教会性的聚会。如果我们读使徒行传,像这种对人传福音的使徒性的聚会多得很。至于保罗在特罗亚的讲道,就是对信徒的了,但也是使徒性的聚会。保罗在那里虽然是对信徒讲道,不是传福音;但是,那个性质,乃是保罗单方的,而非教会全体的。保罗在特罗亚讲道,是因保罗从那里经过。地方的教会,常可如此作:就是当有使徒经过本地的时候,就趁机请使徒讲道。不过一人讲道,众人来听,这是使徒性的聚会,不是教会性的聚会。后来使徒保罗到了罗马,许多人到保罗的寓处来,保罗从早到晚,对他们讲论,证明神国的事。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徒廿八2330~31)。这也是使徒性的聚会,是使徒一人讲,众人在那里听。有一件事要记得,基督教有两种的聚会,一人讲道,众人听道,乃是其中一种的聚会。这种聚会,就是工作的聚会。

 

教会性聚会】圣经中还有一种的聚会,就是哥林多上前书十四章二十六节:聚会的时候,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这一种的聚会,是地方教会的聚会。教会聚会的时候,不是一个人主持,不是一个人讲道,众人听道,乃是大家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等等。在这个聚会里,不一定是谁讲,或是他,或是你。或是你起来,或是他起来。没有一定,乃是或有。所以,这个聚会的原则,乃是彼此,乃是互相。今天也许是我站起来讲,下次也许是他站起来讲。今天也许是你被圣灵感动帮助弟兄,下次也许是我被圣灵感动帮助弟兄。这是两个人或是三个人(2729)一类的聚会。这一类的聚会,叫作教会性的聚会,因这个聚会的性质,乃是彼此,乃是互相的。

      我们读圣经看见最少有四个聚会,乃是教会性的聚会。()就是祷告的聚会他们同心合意的高声向神说,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徒四2431)。在这里我们看见有祷告的聚会。十二章的时候,我们又看见教会却为他(彼得)切切的祷告神(5)。祷告的聚会乃是教会所有的一个聚会。这个聚会在圣经里不是一个领,其余人随着他的分配而祷告,圣经里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乃是大家因着随着圣灵的引导而祷告,你也祷告,我也祷告。

      ()就是读神话语的聚会。当日的信徒,他们还没有我们今天的新约书。他们所有的圣经不过是旧约书。他们因为是犹太人的缘故,所以,已经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徒十五21)了。至于庇哩亚人的查考圣灵,也是团体的举动。至于新约书方面,我们看见安提阿的聚集会众,众人念了(徒十五30~31),以及歌罗西的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在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16),都可作为教会聚集读经的根据,虽然我们知道当日并没有这么的正式。在这个聚会里,每一个信徒,都可以说出他从主所得的教训与亮光。

      ()就是擘饼的聚会你们聚会的时候;吃主的晚餐(林前十一20)。在这一个的聚会里,大家都来记念主。不是一个人在那里作什么,乃是我们同领基督的血,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林前十16~17)。在这个聚会中,你也可以用祷告来赞美神,我也可以用诗歌来赞美神。

      ()就是运用属灵恩赐的聚会。这就是哥林多前书十四章所说的聚会。这个的聚会特别明显是教会的聚会。所以就多次说:在教会中(2834~35)。并且这个聚会的性质乃是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这个与一人讲道,众人坐听的聚会,是何等的不同呢!在这个聚会中,一切有属灵恩赐为着造就人的,都可以自由的受圣灵的引导,运用他的恩赐在教会中。

      但是,有一种的聚会,是地方教会所没有的,也是地方教会所没有资格有的,就是像今天这种讲道的聚会。这种是一人讲,众人听的聚会。这一种的聚会,是地方教会范围中所没有的。我们记得圣经中所记载的事实。圣经给我们看见,教会从来自己没有这一种单方主动的聚会。圣经中所有教会的聚会,都不过是包含有彼此和互相的性质的。他们从来没有彼此和互相性质之外的聚会的。所以,今天所谓的礼拜,或是讲道的聚会,或是你给它起了一个另外的名目,乃是一人主席,众人顺从的聚会,乃是使徒性的聚会,而非教会性的,乃是地方教会所不当有,也是不能有的聚会。我们如果将这一个聚会拉人教会来,就要看见有了许多的难处和害处。

      但是今天这个礼拜式的聚会已经变成了教会中的聚会,并且变成了教会中最主要的聚会。几乎全个教会就是建立在这个聚会的根基上;好像没有这个,教会就要倒了。谁是好教友呢?一年五十二个主日都到礼拜堂,听牧师在那里讲道的,这就是一个好教友了。但是,按圣经看来,这是被动,这是死僵。他就是一年五十二个主日都到礼拜堂听道,他还没有到过教会还没有聚过教会的聚会上他不过是赴工作的聚会。这并非说,我们不能有这一种的聚会,乃是说,这一种的聚会乃是工人负责的。什么时候有了工人,就可以有这一种聚会;没有工人,就不可有。地方教会自己经常是没有这个聚会的。所以,今日凡有这个聚会的地方教会,应当早日停止这个聚会。圣经没有叫我们保存这个聚会。这个聚会一长有,结局就叫许多的弟兄作一个懒惰不长进的人。每一个人只打算听人讲道,每一个人只打算得人帮助,每一个只打算作个被动的人。这并不是新约的原则。新约教会的原则,乃是要彼此帮助,互相造就。如果弟兄姊妹一直作一个被动听道的人,就失去教会的性质了上百余年来,教会所以变作这样软弱,就是因为神的仆人们将工作性的聚会拉人教会来,所以,神的孩子们误会了,以为只要被动去作礼拜,坐在那里听讲,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了。结局神的孩子们就没有尽他们在聚会中的责任,而且变成完全的被动,对于属灵的事没有兴趣,没有活泼的能力。

      并且为要维持这个每主日的讲道聚会,就得维持一个会讲道的人。这样就不只需要一个工人为着管理教会了,并且也需要一个工人,为着维持讲道聚会了。就是为着这一个缘故,神的使徒就必须留下作牧师了。不然地方的教会中,有谁要负这个每主日讲道的责任呢?如果一个地方教会需要每主日都有讲道的聚会,而本地的弟兄中又没有能负这个责任的,就最自然的结果,就是神的使徒坐镇下来,为着维持主日的聚会。

      我们试试再读保罗第一次国外布道的记录,我们就要看见,一个地方有了得救的人,成了教会之后,使徒从来没有传授他们以每主日要有一个礼拜──一人讲道的聚会──的事。根本我们就看不见有这个东西。我们知道使徒是命令他们应当聚会,但是,他所命令的聚会,并非工作性的聚会,乃是教会性的聚会。你们不可停止聚会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来十25)

      所以,这个纷乱聚会的性质,结局乃是非常严重的。一面,是弟兄们弄得死僵不活泼;而另一面,工作因为要散布这么多的工人于各地教会,为着负责讲道的责任,就叫神的福音因着工人坐镇的缘故,不得广传;就叫罪人因着神的福音不广传的缘故,不能得救。推原祸始,乃是因为人以为:教会应当有讲道的聚会──礼拜。有谁能讲道像神的工人一样呢?作工的人就坐镇下来,维持这个讲道的聚会。结局就弄到福音不能广传,罪人不能得救。而地方教会得了益处么?变作永远是工作中的一个听众,而非教会中的一个弟兄!

      许多的人到一个地方,开堂传福音,得了一班弟兄,成立了一个教会。他们没有看见工作性的聚会,和教会性的聚会不同,就不免把工作性的聚会,代替教会性的聚会,以致就租了房子,叫这些弟兄继续来到他的地方来听道,来查经,就叫这一班的弟兄一直的来聚他工作的聚会,相不到他们该有自己的聚会。他们在这种聚会中一直继续下去,作一个被动的听众,也许也受了帮助,得了造就;但是乃是被动的,结果就显不出他们所当显出的教会性质,就是彼此的帮助,互相的造就。但是,圣经并不是这样教训。我们如果凭圣经的原则来作,当人一得救,就该对他们说,我这里是一个传道的聚会,是工作性的聚会,不是教会的聚会。你们现在已经是教会了,所以你们应当有你们自己的聚会。你们或是在人家里,或是租一所房子,你们自己该在那里有祷告的聚会,有读经的聚会,有擘饼的聚会,有运用恩赐的聚会。在这些的聚会中,你们要学习彼此帮助,彼此造就。每一个人可以按着他从神所得着的分给别人。不是一个人包办一个聚会,乃是每一个弟兄都可受圣灵的引导,藉着圣灵的能力,来学习帮助别的弟兄。要让他们听道一得救了之后,立刻就有他们自己的祷告聚会、读经聚会、擘饼聚会、运用恩赐聚会。这样才是教会的聚会。

      这样就能从起头就叫信徒知道:他们不应当盼望每一次主日都有这么好的道理听。工作的聚会乃是暂时的(工人长久在一个地方维持一个见证,是一个例外)。他们乃是地方上的弟兄,他们这一种彼此和互相性质的聚会,才是教会的聚会。他们虽然幼稚,虽然不清知真理,虽然也不会教训圣经,但是,他们要满意于他们聚会中所已有的帮助。他们不可有奢望要常听好的讲论。他们要仰望圣灵在他们身上显出祂的恩赐,使他们能看见亮光,明白真理,并且有口才能以述说出来。

      今日的信徒的确是道听太多了!耳朵是受了教育,知道什么是好道,但是于他们的灵性有什么帮助呢?他们是一个死僵被动的人。从来没有学习帮助别人,尽他们的本分。我们应当知道,地方的弟兄自己聚会,自然是幼稚的。但是,工作性的聚会,不能代表地方教会灵性的程度;乃是教会性的聚会,才能显出地方教会的实在情形。当使徒在那里讲道,听众在那里点头的时候,好像这个教会的灵性是很高超的。但是,乃是当他们自己聚会的时候,我们才能看见他们实在的情形。但是,无论如何,本地的弟兄必须受教训,不重看工作性的聚会,而轻看教会性的聚会,以致盼望作单方被帮助的人,而忘记了彼此的帮助与劝勉。

      工作性的聚会不过是工作的一种方法。什么时候作工的人一走,工作就停;但教会性的聚会,是要仍然照旧继续的。今天人没有看见教会性的聚会,和工作性的聚会不同,所以往往作工的人一走,教会就不能有聚会了,因为没有人能讲那么好的道,能负那个责任。这两个必须分别。这两个如果不分别,就不能叫神的孩子帮助别人。今天的失败就在这里,神的孩子不能帮助别人,总以为教会是附属在工作里的,只要有人讲道,有人听道就够了。

      但圣经的教训,教会里并没有工人的地位。大家都是弟兄。教会里的聚会,不是说,只有他一个人祷告,只有他一个人拣诗,只有他一个人擘饼。在教会里是大家都是祭司,工人不是他们的祭司。不是说,工人能作什么,他们不能作什么。教会里,不只工人不是他们的祭司,并且大家都是祭司。所以不是工人来代替他们祷告,不是工人代替他们办属灵的事,乃是他们自己来到神的面前。

      但是,地方上的弟兄怎能在聚会中,彼此造就呢?按圣经看来,人一得救,他就可以得着圣灵的浇灌,人一得着圣灵的浇灌,神就有恩赐给他。不过恩赐不一样。有的是能在聚会中运用的,有的是不能在聚会中运用的。如先知的恩赐、教训的恩赐、知识言语的恩赐、智能言语的恩赐、说翻方言的恩赐等,都是可在聚会里面运用的。神就是用这些有恩赐的人,来造就地方的教会。教会的聚会,能叫弟兄们把他们从他们的恩赐所得来的分给众人,叫教会得着造就。神所定规经常造就地方教会的方法,乃是教会的聚会,而非工人的聚会。不然,一个人一直在这里讲道,众人一直在那里听道,结局就除了作工的人外,谁都不管属灵的事,谁都不管帮助别人的事。这样,就是有聚会,也不过是工作单方的,并不是教会全体的。这样,教会怎能长进呢?

      教会怎样会落到今日的地步呢?就是因为教会是建造在工作的聚会里,并没有哥林多前书十四章那样的聚会。为什么今天有工作性的聚会,而无教会性的聚会呢?因为,如果要有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聚会,就得有圣灵的浇灌,没有圣灵的浇灌,就是有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聚会,也不过是等于具文的。所以,弟兄们,我们不能不先带领人得着圣灵的浇灌,不然就是你让他们起头有教会性的聚会,也是不发生效力,没有能力的。

      先知和教师。就是在地方的教会里运用他们恩赐的人。神乃是将这样造就身体的恩赐分给信徒,使他们能建立教会。所以,在这里我们看见神一切的安排。在职分上,我们就看见,在工作里乃是使徒负责,在地方的教会里乃是长老负责。在那职事里就有使徒、先知,和教师(传福音者)。其中使徒乃是为着工作在各地的;先知和教师乃是为本地的。所以,在地方的教会里我们看见有二条线:在管理方面,职分方面乃是长老和执事;在造就方面、恩赐方面,乃是先知和教师。管理乃是为着教会的,恩赐乃是为着聚会的。长老乃是为着教会的,先知教师乃是为着聚会的。长老如果也有恩赐,就他不只有了管理教会的职分,并且也有传道教导的责任;但是他乃是以长老的地位来管理,而以先知和教师的资格来造就。使徒对于直接管理地方教会是没有责任的,因为那完全是长老的事。但是,使徒如果也是先知和教师,他就能以弟兄的资格,用他的恩赐,在地方教会的聚会里,造就别人。所以哥林多前书十四章虽然没有使徒的地位,但是,他还能以先知的资格进来。

      但是,如果信徒们都知道什么叫作圣灵的能力,就在使徒之外,神在地方的教会必定另外兴起许多的恩赐,为着成全众圣徒,建立基督身体,作成那职事的工作。我们看哥林多前书就知道神是这样的赐下恩赐,在地方的教会里,便他们能彼此造就,能有教会性的聚会,而不必倚靠使徒的常川驻锡。今天教会的失败,就是因为人注意了工人过于圣灵,以工人所已有的恩赐来代替圣灵所能赐的恩赐,以致一个地方只能有工作性的聚会,而不能有教会性的聚会。

      什么叫教会性的聚会?什么叫工作性的聚会呢?一切圆桌的聚会,都是教会性的聚会。一切讲台的聚会,都是工作性的聚会。在圣经中,神一直要维持这两种不同性质的聚会。不是只有使徒的聚会就够了,也要有教会的聚会才行。什么时候有工人从这里经过,我们就可以有工人的聚会。但是,这种聚会是偶然的,而非经常的。地方教会的聚会乃是经常的。教会的聚会是圆桌的,是你分给我,我分给你的,都是彼此的,都是互相的。今天要把神的福音广传,要神的教会长进,在一个地方的教会第一要废去的,就是今天这种讲台的聚会。神的工人才会自由前进,去没有福音的地方作工,不必在一个地方作留守的工作。同时,地方的教会才肯让神的工人自由前进,他们自己才会在神面前追求,才会不一生一世的被动听道,才会活泼的注意属灵的事。讲台的聚会一天不废去,地方的聚会一天不会有,地方的教会就也一天不会长进。讲台的聚会,只能有使徒的时候就有,没有使徒的时候就没有。有使徒在那里就传信息,使徒一走,立刻就要结束。(至于先知、教师和传福音者,有时偶然要招聚弟兄,乃是可以的,但这是例外的聚会,非地方经常的聚会。)

      我们看使徒行传,就知道当初的情形。使徒行传二章四十二节: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在那里有许多人因听使徒彼得而得救,他们得救之后,就彼此交接、擘饼、祈祷了。使徒没有替他们立一个中央的聚会,乃是他们自己彼此交接、擘饼、祈祷。

      使徒行传二章四十六节: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这一个就是当时的情形。当初的信徒,今天到殿里去聚会,明天到家里去聚会;今天到这一家,明天到那一家。不是天天听使徒讲。教会的聚会,根本就和使徒的聚会分开。今天,我们的同工,如果要地方教会建立,就必须将教会从工作中挪出去。教会一从工作中挪出去,地方教会性的聚会就有成立的可能。地方教会,有许多恩赐,神要赐给他们。今天因教会附属在工作中,以致地方教会有许多能得的恩赐,许多能被神用的人都埋没了。

 

聚会的所在】还有一件事,是今天在教会里的人看作非常之紧要,其实并没有十分价值的,就是一个聚会的所在,就是所谓的礼拜堂。许多人以为一个地方的教会所以能成为一个教会,必须有一个工人,必须有一个讲道聚会,此外还要有一个聚会的所在,就是平常所说的礼拜堂。人的思想,好像没有聚会的所在,就没有一个教会一样。人能在一所房子外,挂上一块牌子说,这是某某教会。岂知道这件事,根本就不合式,就不合圣经。房子不过是某某会聚会的所在,房子并不是某某会。我们的会所,是有地址的;我们的教会,是没有地址的。所以,当我要离开上海的时候,一位弟兄问我说,我们教会的地址要怎么写?我说,教会只能有通信处,教会是没有住址的。比方说,某某路某号,只能说它是教会的通信处,不能说它是教会的住址。教会在地上只有通信处,却没有住址。圣经里的教会,都是指信徒说的,不是指会所说的。

      圣经在五旬节之后,头一次用教会二字是怎样说呢?当亚拿尼亚和他妻子撒非喇,因试探主的灵以致死亡了,底下圣经就说: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徒五11)。这明明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教会。教会是活的,是一个团体,是那些信主的人。主在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七节说: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史一样。这也明明告诉我们,教会是谁。教会是活的,是一个团体,是那些信主的人。教会不是一个会所。在什么地方,有了一个信徒的团体,就有了教会。教会是一班活人,不是一个会所。什么地方有了信徒,什么地方就有了教会,会所的存在不存在,是不成问题的。

      并且在圣经里,信徒不一定有会所。犹太人有会堂,专作宣读律法之用,专作聚集听讲之用。当时四围都是犹太人的会堂,并且凡是有犹太侨民的地方,也都有犹太人的会堂。如果在基督教里,会堂也是需要的,就使徒们自己到处必定建造会堂。使徒自己都是犹太人,他们的习惯,是要建造会堂的。但他们从来没有为基督徒建造任何的会堂。你在圣经里找不出。使徒没有把一块地方分别为圣的事。如果犹太人并无设立会堂的成规,使徒们或想不出建造会堂的事来。但他们是在那种成规之下,竟然不理这个办法,竟然不为基督徒造一会所。这是特别可以注意的一点!

      另一方面,不只他们到处没有为人造会所,并且他们好像是特别不理睬这个问题。以为必须有一个分别为圣的地方来敬拜神,这是犹太教。基督教是没有圣地的。新约的圣殿并不是房屋。新约的圣殿是些活人,这些活人就是神的灵宫。因为新约的圣殿是属灵的缘故,所以教会的会所,就不成为紧要的问题。这个会所只要适用就可以了。我们现在看新约圣经中的会所是如何办法的。

      当主在世界的时候,祂的聚会多次是在山上。三次最紧要的讲道,二次就是在山上。一次讲到天国的实际,就是在所谓的八福山。一次讲到关乎预言的事,是在橄榄山。一次讲到天国的外表,先是在海边,起头解释是在船上,后来是退到房子里。主末了一夜,是到人家里去,就是到那一间大楼上。教会头一次聚会吃晚餐,就是在那一间大楼上。说到主复活后,两次向门徒显现,是在房子里(约廿1926)。这是他们的聚会所在。

      五旬节前十天,门徒是在所住的一间楼房里聚会。不管是晚餐的设立,不管是圣灵的降临,都是在一间楼上。过后有三千多人得了救,他们有时是分散在人家里,有时是借圣殿一同聚集。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徒二46)。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办法,就是他们因为人多的缘故,所以,平时是一家一家的去聚集;若是要一起聚集的时候,就在附近的广场上,或是圣殿里。如果今天我们到一个地方,信的人不多,就可以在一个所在聚集;如果人数过多,也就可以分开许多的家中去聚集。这并非说教会不可以聚集在一处,如果有必需,是可以聚集在一处的。如果人多,又要特别聚集,就可以借圣殿,或是租其它公共的地方。但是普通的时候,就可以分为许多家去聚集。

      五旬节后,使徒们被释放之后,就到会友那里去(徒四33)。他们和那些会友在一起作什么呢?他们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神的道(徒四31)。他们聚会的地方,就是会友的地方,不是什么礼拜堂,不是什么福音堂,乃是会友的家,就是聚会的地方。不是有一个什么正式的建筑物,才能作会所;乃是会友的地方,就是聚会的地方。

      使徒时代,人多的时候,有时是聚集在所罗门廊下(徒五12)。这是他们全体聚集的地方。当初的圣殿,附近有一大广场,那时教会的人多时,曾聚集在这样的地方。当初没有这种高高尖顶的会堂。当初的教会,人多时,就找一个空场,找到所罗门的廊下,就可以作他们的会所。他们是每日在殿里,在家里,不住的教训人,传耶稣是基督(徒五42)。他们普通的聚集,是在会友的家里,人多时,就借一个公共的地方。

      当彼得被囚在监里的时候,教会是为他切切的祷告神(徒十二5)。在这里,你就看见在耶路撒冷的全教会,都为彼得祷告。大家都知道耶路撒冷教会的人数不少,一次三千,一次五千,前后总有上万的人。他们并没有聚集在一个地方,乃是分在各家,但圣经说他们是教会。有什么凭据,他们是分家聚集的呢?我们看彼得出监了以后,是想了一想,就往那称呼马可的约翰,他母亲马利亚家去;在那里有好些人聚集祷告(徒十二12)。不是全教会都聚在一处,他们没有一个物质的会所。如果有盖会所的必须,使徒就必定早为他们建造一个会所,因为那时的人数顶多。但是,他们没有这个需要。因为有好些人是在这一家祷告,有好些人是在那一家祷告,所以彼得才想一想到那一家去好,后来就到马可的母亲家里去了。这一个就是当时教会的会所之一。所以,教会在一个地方,如果人数不多,所在够大,就在一处聚集;如果人数太多,地方又不够大,就可以分家聚集,有时或借一个公共地方,全体来聚集。这是圣经或分或合的办法。

      到了使徒行传十三至十四章,从安提阿有另外一个起首(以上是耶路撒冷那一条线)。使徒到底怎样作呢?保罗从外面回到安提阿,是到那里去聚集呢?保罗到了那里,聚集了会众,就述说神藉他们所行的一切事,并神怎样为外邦人开了信道的门(十四27)。这里所注重的乃是会众,不是会所。这一个聚会的所在也许是借的,也许是一个弟兄的。但是,那不是紧要的点。

      保罗到特罗亚,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保罗就与他们讲论,直讲到半夜。我们聚会的那座楼上有好些灯烛。有一个少年人,名叫犹推古,坐在窗台上,困倦沉睡;保罗讲了多时,少年人睡熟了,就从三层楼上掉下去;扶起他来,已经死了。保罗下去,伏在他身上,抱着他,说,你们不要发慌,他的灵魂还在身上。有人把那童子活活的领来,得的安慰不小(徒廿7~12)。在这里,你就看见他们聚会的所在是在三层楼上,还有人是坐在窗台上,他们在特罗亚的聚会,好像是非常不正式的。今天每一处的礼拜堂,美丽辉煌,成功着一个地方顶叫人注目的建筑,好像替有钱的人在那里作广告一样。但是,在特罗亚,信徒聚会时,乃是在一个三楼,还有人坐在窗台上。其实这个更像一个聚会所。今天这一种人在会所里面,一排一排坐得规规矩矩的聚会,并非圣经里所有的。圣经里,教会的会所,是很简单的。其中的人,坐在窗台上也可以,像马利亚那样坐在地上也可以。今天基督教的聚会过于正式了!我们要恢复楼上的制度。楼下是买卖的地方,是人来人往的地方,楼上是比较家庭些的。末了一夜的晚餐是在楼上,五旬节圣灵的降临是在楼上。这里的聚会又是在楼上。什么时候请人在楼下坐呢?楼下恭敬些,但是疏远些。楼上随便些,但是亲密些。在原则上,神要我们聚会的所在在楼上,没有那么正式,彼此能够有更多家庭的气味在那里面。

      神是喜欢祂的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有家庭的气味在里面。所以,圣经才没有正式会所的记载。圣经里的聚会所是怎样呢?就是教会并没有正式的会所,教会常是在人的家里的。圣经有好几次说教会是在人的家里。如问在他们亚居拉、百基拉家里的教会安(罗十六5)亚细亚的众教会问你们安。亚居拉和百基拉,并在他们家里的教会,因主多多的问你们安(林前十六19)请问老底嘉的弟兄和宁法,并他家里的教会安(西四15)亲爱的同工腓利门以及在你家的教会(2)。所以,在新约的圣经里,最少有三个在家里的教会。在家里的教会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教会人数并不多,弟兄的房子也够大,所以就在他家里聚会;就称这样的教会,作在某某家里的教会。当日使徒时代,聚会的所在,不一定是盖一所正式规模的一个大会堂。(工作里所需要的布道地方,又是另一问题。)

      所以,一切的事情,要在起头的时候就起头。你到一个地方,传了福音,有人得救了,你就要给他们明白,不只听道、得救,得胜是紧要的,并且聚会也是紧要的。不是工人替他们主持聚会,乃是他们自己要起来。像什么读经的聚会、祷告的聚会、擘饼的聚会、运用恩赐的聚会,都是他们自己要负责的。他们地方上的教会要定规他们聚会的所在。最好是在弟兄的家中。聚会的地方或是在一个家里,或是在几个家里,是他们自己要去找,要去定规的。

      今天的错误,就是教会的会所乃是工人所租所置的。当有人得救的时候,不是请他们自己负责去找一个聚会的地方,乃是请他们加入这个工人所已租好置好的会所来聚会。结局就叫地方的教会没有聚会,只有工人有聚会。同时,就叫弟兄们误会了基督教实在的性质,叫他们从起头就没有学习负教会的责任,负属灵事情的责任。其实会所的需要在地方教会的是很少的。弟兄们的家普通都是可用的。会所的需要乃是工作的。工作需要一个地方来作工。所以,一起头的时候,就得指明给初信的弟兄们看见,你所租所置的所在乃是为着作工的。这个与他们现在所成功的教会是不能相混的。工作是可以,许多时候是应当有一个正式的所在。但是,你们更好的乃是聚会在家里。所以,他们应当在相信的人中,自己去找出那一家有相当的所在,是可以用的。如果人多地广,就不妨多有一两个家。你们自己要负责去寻找定规这样聚会的所在。平常的时候,你们可以分家而聚会。每月之中,如果觉得要有一次全城的信徒都聚集在一处,以便交通,以便造就,就可以借用或是租用公共的地方。如果力量来得及,就是长备一个所在也是可以的。如果什么时候,有了特别的聚会,有一个比较长期的大家聚集在一处,也就可以租用或是借用什么公共的地方。但是,教会经常的聚会总是以家为普通的。

      教会在弟兄家里聚集,是教会正规的办法。像今天巍大的建筑,是属乎世界的虚荣,与肉体的夸耀的。要有在家里的聚会。在家里的聚会是有许多益处的。如果在家里聚会,大家就自由许多,能不受压制的,大家在一起谈论属灵的事。如果把同样人带到一个会所里去,人都规规矩矩起来,好像一个没知没觉的人。到一个地步,就是作一个被动的人,让别人去讲道。这不是教会的聚会。教会的聚会是应当充满了家庭气味的。大家除了圣灵的约束之外,不受其它的拘束的。所以,在聚会中,连弟兄的发问,都是不受禁止(林前十四35)

      并且这一种在家庭里的聚会,会叫弟兄们觉得教会的事乃是他们的,也是与他们很接近的。多少个的信徒都有一个感觉,就是教会的事乃是又高又大,和他们不知道相隔多远的!这是因为有了一个庄严的会所,而工人又是负其中一切的责任。如果聚会是在家庭中,就没有这种感觉。信徒就要觉得教会的亲近,和属灵的责任。

      并且在家里聚会,可以叫邻舍知道这一家是信主的。对于作见证、传福音,都是大有益处的。多少不肯到礼拜堂去的人,是肯到家里来的。

      家里的聚会,能免去基督教会物质上的损失。头三世纪,基督徒所以经得起罗马的逼迫,就是因为教会是在地下室聚会,是在山洞里聚会,这一种的聚会所在,是反对者所找不到的。除非有人报信,反对者就找不到他们。今天这一种高大的教堂是太容易找得到的。并且如果破坏了,信徒立刻就失散了,教会也就立刻被破坏了。这真的是基督教么?从前基督徒平日聚会的地方没有这么大,这么叫人注意,同时也没有这么花费。今天的教堂,乃是人作的,不是神当初的旨意。(工作的会所又当另论。)

      请记得,我们并非说,地方教会不可以有一个聚会的所在。我是说,总得把家庭的会集,当作教会本位的聚集。一个公共的所在,并不是经常聚会地方。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二十三节并不一定是一个公共的地方;假定就有一个公共的地方,也不能凭着这一个就取销家庭的聚会。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二十三节说:全教会聚在一处的时候。教会有聚集在一处的。五旬节的时候,门徒是聚集在一处(徒二1)。后来他们有时也都聚集在所罗门的廊下(徒五12)。所以并非说,信徒不必聚集在一起。许多时候教会可以找一个地方聚集在一起。但总不可失去家庭的味道。要常常聚集。圣经里从来没有像今天有一个正式的会所的。

      所以,我们的断案很简单,就是在各处一有人得救,立刻就要在家里有聚会。人少就在一家聚会,人多就分在几家聚会。或是一个月,或是两个礼拜,全教会要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租一个较大的地方。这个乃是教会性的聚会。至于工作性的聚会,就又是一种。那是工人负责的,不是教会负责的。所以会所有两种:一种是地方教会的聚会。这一种的聚会,会所是以家庭作为根本的会所。一种是工人的会所,为着工人作工的。这一个不是为着教会聚会用的,乃是工人作工用的。这就是保罗在罗马租房子的原则。

      我们已经看见过,罗马教会早已成立了,罗马早已有弟兄的聚会了。但是保罗到了罗马,并未用地方教会的所在作工,乃是在地方教会之外,租了一所房子作工。保罗留下一个好榜样,给我们去跟随。一个工人到一个地方,如果是短期的,还可以受当地教会的接待。像保罗在特罗亚只有八天,就不必需月租一所房子聚会。保罗走了,工作聚会虽然停止了,但是,特罗亚的弟兄,仍有他们自己的聚会。保罗在罗马,因为是长期的,所以他自己就租了房子,接纳那许多见他的人,和他们讲论神国的道。一个工人,如果到一个地方,打算长期作工,就该租一个地方,或是盖一所房子为工作的用处。工作可以有这样的作法,教会反而不必有正式的会所。像莫勒先生的孤儿院,他们反而有需要来盖几座房子,因这是工作的性质。但是教会在圣经总是以家庭性质的聚集为多。

      第三个问题,我们现在可以解决了。()就是圣经里的教会,只有当地长进的弟兄起来作监督,却没有一个外地工人留守在那里管理那个教会。所以,一有教会,工人就可以从中拣选长老,来负责任。他们自己就可以随主引导往前行;地方的弟兄必须看见长老管理教会,乃是圣经常规的作法,他们不能盼望有外地的人。被请来他们的地方,专负教会的责任的。

      ()教会的聚会不是工人负责的,乃是本地的弟兄随着神所给他们的恩赐,来服事其它的弟兄。性质乃是互相彼此的;而非单方主动的。如果什么时候有作工的弟兄从那里经过,就可以有十天半月特别的聚会。普通的时候,本地的弟兄在一起聚会,是各人或有诗歌,或有启示,或有教训,或有方言等等,来彼此造就,互相劝勉。但是,要有这一种的聚会,每一个工人,还得尽力领人得圣灵的浇灌,不然,就不能有哥林多前书十四章那种的聚会。

      ()聚会的所在不是正式的,乃是家庭的。人少时,在一家聚会;人多时,可以分多家聚会。什么时候要聚集一起,就可以另找公共的地方。

      如此作工,就教会自立、自养、自传的问题,根本是不会发生的。并且教会能省出许多的开销,没有什么本地的花费,能够将所有的奉献去作救济贫穷信徒的用度,如哥林多一样。或是帮助作工的工人的用度,如腓立比一样。这样就各方面都能自由发展,不受拦阻。―― 倪柝声《工作的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