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今后工作的路

 

      我们以往工作的路,是有一点难处。我们今年已经花了许多工夫,在上海,在福州,有两个聚会来解决这一件事。我想今天我们再回到这一个问题来。

 

以往的难处】在以往的时候,我们对于教会看得清楚,但是对于工作看得不清楚。在汉口那一次的同工聚会之后,出版了《工作的再思》,我想对于教会已经够清楚。教会是地方的问题,在教会的历史中,今天是最清楚的。你们读所有的书,就可以看见,没有一个时候,看见教会是地方的性质像今天这样清楚的。但是,以往我们对于工作总觉得不够清楚。我们是把安提阿拿出来,似乎觉得耶路撒冷是多余。当我们在汉口的时候,我们把全本使徒行传都排得进去,就是耶路撒冷排不进去。全本使徒行传都摆得进到我们的工作里,我们的工作也能摆得进到全本使徒行传里,但不过是使徒行传十三章以后的事。对于使徒行传十三章以前的事,应当怎么用它,我们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的光不够。

      我想这几年我们所遭遇的磨炼、难处,却给我们看见了前十几章的用处。前十几章的用处给我们找出来了。你们原谅我这么说,事实诚然是这样。我想我们必须承认,这一次在福州的聚会和在上海的聚会,对于使徒行传一到十二章,没有一个时候像今天这样清楚的。使徒行传十三章之后,讲到地方教会,没有一个时候,像在汉口的时候那样清楚。今后工作的路,也没有一个时候像今天这样清楚。所以以往时候的难处是属乎以往的,今天又是一种情形了。

 

工作是区域的】这一次有几个问题给我们找出来,一个是区域的问题。教会是地方的,工作是区域的,我想这是圣经里极其清楚的。为什么前五年,前十年看不见呢?那个时候就是看不见,没有办法。这一次,我们的确看见,只要两句话就够:教会是地方的,工作是区域的。换一句话说,教会是地方的,工作是许多地方合成一个工作区域。

      在《使徒行传》里,你们明明看见,十二个人,他们是有一个区域来作工。彼得、约翰这一班人在一个区域里作。另一边,你看见保罗、西拉、提摩太,巴拿巴,他们在另一个区域里作。你们若把腓立比书一章拿来看,你们要看见,有许多不同的区域。你们若把哥林多后书拿来看,就要看见有话说:神所量给我们的,不是构不到你们那里。在这里明显的给我们看见,有区域的关系,有量给他们的范围。神在那里替他们画一个圈,在那一个圈子里,是神给那一班人工作的范围。所以工作是有区域的。

      教会就没有区域。没有一个教会能管别的地方,因为教会是地方的。

      以往我们有一个大的错误,就是把工作的范围和教会的地方濏混一起。现在我们看清楚了,工作是包括许多地方的,是有范围的,这是一个区域。像耶路撒冷这一个地方,彼得、约翰是一个区域,保罗、提摩太又是一个区域。虽然他们有来往,有交通,但是区域不一样。今天我们不能说许多,但这是够清楚的,就是工作是区域的,教会是地方的。

 

区域有中心】第二,我们又看见每一个区域都有一个中心。教会没有中心。耶路撒冷的教会,不能管撒玛利亚的教会。在这里,所有读圣经的人都知道教会是地方的。一个地方的教会,不能管另外一个地方的教会。一个地方的教会,也不能管许多地方的教会。教会最高的地方是地方,没有区会,也没有总会。可是工作不一样,工作是有中心的。所以你在使徒行传里就看见说,这一边耶路撒冷是中心,那一边安提阿是中心。

 

耶路撒冷的特点】我不知道你们能够看见么?如果没有看见工作有中心,就耶路撒冷是我们的难处,不是我们的帮助。全部圣经给我们看见,教会都是地方的,但是好像耶路撒冷有一点特别。全部圣经给我们看见教会都是地方的,但是好像安提阿有一点特别。你看见安提阿是难处,不是帮助。你看见耶路撒冷是难处,不是帮助。

      今天我们看清楚了,安提阿的教会是一件事,工作以安提阿为中心是另外一件事。以教会来说,耶路撒冷与安提阿站在同样的地位上,与撒玛利亚也是站在同样的地位上。以工作来说,耶路撒冷是工作的中心。神的命令是说在耶路撒冷,到犹太全地,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耶路撒冷是一个工作的中心。

      所以到了十三章,安提阿有一个另外的起头的时候,安提阿是工作另外的一个中心。你们看见又是圣灵在那里起头。在耶路撒冷,是圣灵在那里起的头,到十三章,也是圣灵在那里起的头。两边都是圣灵起的头。在那里,你看见安提阿有人起来到别的地方去工作。一有教会,就设立长老,让他们在那里管理教会。但是好像是安提阿管理他们,因为作工的人是住在安提阿。

 

彼得也是长老】因此我们看见耶路撒冷的宝贝。因此当我们读经的时候,我们看见彼得在耶路撒冷也是长老的宝贝。以往的时候,我们一直注意作使徒的彼得,但是忘记了作长老的彼得。他在那里是双重的职分。因为他在耶路撒冷,以地方来说,他是长老,雅各是长老,约翰也是长老。但是以工作来说,他们是使徒。因此写信给安提阿教会的时候,就写使徒和长老。不然的话,耶路撒冷的长老怎么能够写信下命令给安提阿的教会呢?因为你是长老,我也是长老。如果他们也是长老,是给他们看见耶路撒冷的教会也这样定规;以工作上的使徒来说,也是这样定规。

      今天在我们中间,这是非常的清楚的事。最少在我们身上,这个问题完全解决了,完全过去了。不只过去,并且那一个教训,是极荣耀的出来了。这一次我们看见,神的工作是有整个区域的在那里作。作的时候,神要设立一个地方为中心,所有的工作,都集中在这一个地方,有的时候出去,有的时候回来。换一句话说,地方教会是长老负责;中心的地方,不只是长老负责,工人也在那里作长老,负责教会的事。

      这一种的习惯──派工人到一个地方去作工,请你们记得,没有圣经的榜样。除非你移民到那里去作本地的长老才可以。假定说,你们今天要住在一个地方,就要住在耶路撒冷,要就搬到另外一个城里去作长老,去负当地的责任。但是你们若要作工,你们就得住到耶路撒冷来。

      所以对于教会二千年来对彼得的控告,我们要说,彼得弟兄,你没有错。教会二千年来的控告是什么呢?是控告彼得不离开耶路撒冷。但是,请你们记得,彼得不离开耶路撒冷是对的,是不错的。他们说彼得应该离开耶路撒冷,我就不相信这一个,谁知道主要彼得、约翰离开耶路撒冷?有人说,彼得、约翰不离开耶路撒冷,所以就逼迫耶路撒冷的教会。但这是没有圣经的根据的。如果主要彼得、约翰离开耶路撒冷,主可以逼迫彼得、约翰,不应该逼迫教会。不能我错了,来打别人。主若打别人,就必定不是我错了。如果彼得、约翰不离开耶路撒冷是错,神就应该责备彼得、约翰,不应该责备耶路撒冷的教会。

      主是说,只因你们不属世界,所以世界就恨你们。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所以当我跟从主的时候,我就看见,世界所以逼迫我,是因为我不属乎它,不是因为我不出门。不然的话,所有出门的基督徒都不受逼迫了。我告诉你们,在家和出门的基督徒,都要受逼迫。

 

出去又回来】请你们记得,彼得出去到该撒利亚,又回到耶路撒冷。彼得又出去到撒玛利亚(因为在撒玛利亚有神的工作),然后又回到耶路撒冷。那一个中心是耶路撒冷。撒玛利亚是那一个工作区域里面的一个城。同工们是集中在耶路撒冷,是出去又回来,出去又回来。

      一个工人管一个地方的教会,是更正教的思想,不是圣经的思想。

      至于说以什么地方为工作的中心,就是说这是神的工作,只有神会起头,人定规没有用。我们不能商量说,什么地方是耶路撒冷,乃是神自己要作,是在圣灵的手里。圣灵挑选的耶路撒冷,才是耶路撒冷。

      在《使徒行传》前面,我们看见彼得出去又回到耶路撒冷。到安提阿起头的时候,我们看见保罗出去又回到安提阿,总是不停留在别的地方,总是回来。所以换一句话说,这一次我们必须看见工作是有范围的,工作是有中心的。

      请你们记得,区域也好,范围也好,中心也好,这些都是字眼,你随便起什么名字都可以,我们是要注重那一个东西。你看见耶路撒冷的工作有一个东西,你称它作范围也可以,你称它作中心也可以,你称它作区域也可以,什么都可以。安提阿也是这样。你看见主说:我量给你的,所以你们称它作工作的测量也可以。总是一个范围;一个区域;一个中心,有一班的工人住在那一个地方。另外有一班的工人住在另外的地方。

      不是从外面派长老到那里去。也不光是使徒,也不光是长老,彼得是使徒,也是长老。所以弟兄们,你们住在一个地方,在那里又是作使徒,又是作长老。这一条路这样走是对的。我们有弟兄要出去帮助他们不错,但是要回来。不回来不对。或者像保罗一样,绕一个大圈子再回来,这是对的。或者是像彼得一样,一出去就回来,这也是对的。但是总得回来。人怪彼得不出去,就也得怪保罗的回来。彼得回耶路撒冷,保罗也回到安提阿。这是神的话,是够清楚的。

 

使徒的传福音与移民的传福音】我们再来看第三个问题,就是外头的工作怎么作?福音怎么传出去?在这里有两条路。耶路撒冷所作的和安提阿所作的不一样,所以有两条不同的路出去传福音,有两条不同的路出去设立教会。

 

安提阿的路──使徒出去】第一,或者像安提阿所作的,是保罗、巴拿巴;保罗、提摩太;保罗、西拉出去到一个地方一个地方传了福音,然后回来。是使徒出去传福音,是使徒出去设立教会。这是一种。

 

耶路撒冷的路──移民出去】第二,耶路撒冷的路,是所有相信主的人移民出去,他们到处传福音。你们看见移民出去的结果,就是到处传福音。请你们记得,不管这一种移民,是平安的移民也好,或者是受逼迫的移民也好,但总是移民。耶路撒冷的路是移民出去,所不同的,他们是受逼迫出去。

      所以,我想主在那里留下一个顶清楚的脚纵。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使徒行传的前一半是没有价值的。请你们记得,使徒行传像创世记一样,是神的路。我们看见神当初所作的是怎样,今天我们就跟着作。

 

出去多少增加多少】神藉着逼迫移民出去,他们站不位,只好去。那时耶路撒冷有几万人,一直出去,一直出去,但是到保罗回到耶路撒冷的时候还是几万人。保罗回到耶路撒冷,到圣殿里去行洁净礼的时候,他们告诉他说犹太信主的有多少万。请你们记得,今年麦子割了,明年要再长。你的地盘要留给别人作基督徒,你不要一直站在那里。基督徒出去多少人,就增加多少人。老在这里不出去,人就不会多。你们看见耶路撒冷的门徒,他们一直出去传福音。后来保罗回来受大祭司审问的时候,他还是说犹太人信主的有好几万。请你们记得,神的路是把人一批一批的送出去,像撒种一样的撒出去。

      所以我们在神面前必须看清楚这三个原则,才能够作所谓的传教士的工作(Missionary Work)

 

要传福音】当我在伦敦的时候,曾对史百克(Mr. Austin Sparks)先生说,我们在中国的工作和你们的工作不一样,我们必须顾到福音的一边。你们在伦敦各地的基督徒这么多,好像是一个基督教的国家。我们不是,我们要好好的照着看当初传福音的工作去作。好像我们的弟兄在伦敦所作的,不过是一个职事的工作。但是我们必须去传福音。

 

不要放松】所以弟兄们,你们对于这三点千万不要放松。抗战这么多年,难处这么多,就是学了这一点。现在我们这一班人,最少一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下一半的时间,我们的路必须走得直,不能再像从前的日子了。并且我相信(这是我个人所觉得的)这一个光已经够清楚。你们看见,二千年来,教会对于耶路撒冷这一条路,怎么摆都摆不好。今天是摆好了,并且是那么清楚,就像我们在汉口看见教会是地方的那么清楚。

      教会是地方的,我们已经清楚了。工作是区域的,我们也已经清楚了。所以我们这一次的工作要转过来才可以。如果你们还是那样想,还是要一个工人管一个地方,那条路就走不通。那一个必须解决,那一个不能再继续,那一条路必定走不通。你们想,如果这样,就平阳一带地方,一百多个聚会,把所有的同工都摆在那里还不够用。只就温属一带而言,同工就不够支配,连姊妹也得去作牧师,这样作就没有路。

 

要维持中心地方的见证】我们必须看见工作有它的范围,工作有它的中心。地方的事通通可以摆在地方的教会里,作工的人总是出去作工,等一等就回到耶路撒冷来,再出去作工,再回到耶路撒冷来。所以要在耶路撒冷维持一个强的见证,这是一件好事。如果以十二个使徒来维持耶路撒冷的讲台,那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要十二个使徒去维持撒玛利亚犹太全地的讲台,那是太难的。

      所以我们要在主面前有够多的祷告,有清楚的亮光,叫我们看见以某一个地方作为这一个区域工作的中心,有一班同工的弟兄姊妹居住在那里,就以那一个地力作为中心,同时维持那一个地方的见证。从那里出去,也回到那里,那一个地方的讲台就得以维持。

 

上海是一个中心】现在像江浙边界的地方,京沪、沪杭路线工作的中心,就放在上海。上海要维持一个刚强的见证,上海要工人来维持工作。其余的地方,让地方的弟兄来负责,同时让上海的弟兄移出去。过了些日子,把上海的弟兄一批一批的送出去。这是一件很要紧的事。出外布道的人都是弟兄姊妹。我们不是打发人出去作牧师,我们只是移民出去。请你们记得,耶路撒冷的原则是移民出去,这乃是当时教会传福音的方法。虽然在那一个时候,是为逼迫而出去,但是我问你们,神的儿女在什么地方没有逼迫?所以请你们记得,路是这样清楚的摆在我们面前。

 

福州也是一个中心】今天我所看见的是这样,我可以引一个比方:如果福州、台湾、福建是一个区域,我们相信福州是可以当作一个中心。自然弟兄们应当维持这一个中心,从这里出去,也回到这里来。当我们带人得救的时候,我们就要劝他们说,主如果恩待我们,你可以到外面去。劝二十个人迁到南平去,劝三十个人迁到莆田去。劝三十个人迁到厦门去,劝三十个人迁到台北去,再劝三十个人迁到台南去。他们出去,福音就出去,福音就跟着他们去。你们如果盼望到多少年,送多少传福音的人出去,不只你们的花费要大,并且也没有许多人能去,结果也不见得怎样。请你们记得,要教会全体在神面前都出去布道才行,要一批一批的出去才行。

      在福州有使徒和长老,有的时候,两个三个到一个地方去看一看就回来。再有两个三个到一个地方去看一看就回来。

我不是说,从今以后,所有传福音的工作都交在他们手里。也许还有一两位的弟兄姊妹要往一个一个乡村去跑。是两种传福音的工作一同的作,这样的作,福音就出去。

 

讲台和打发】在这里,你就看见,中心的工作就变作非常要紧。你在那里不是光维持一个讲台,你在那里要打发人出去作工。管他是摆摊的,是拉车的,是作佣人的,都可以出去传福音。

      所以为着这个缘故,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要给他们有正当的造就。总是要弄到一个地步可以把他们送出去。这里送五十个去,那里送三十个去,能够在那里帮助地方的教会,而不是成为教会的一个重担。如果有许多弟兄送到外头去,反而出了难处,叫教会没有办法,那怎么办呢?所以对于弟兄姊妹要给他们好好的造就,叫他们能作传教士,可以一批一批的出去。

      所以同工们要看见,工作要集中不能分散,要把一个中心的地方先弄好,给他们造就,而后让他们出去。

      我们这几年所受的苦已经够多,我们碰着的难处也已经够多,我们学了一点功课,盼望我们不把这一个功课难为了,我们要得着那一个教训。

 

要受基本的教训】现在我们要看第四,就是我们要叫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受同样的教训。

 

初信造就的聚会】所以要给他们一个特别的聚会。我们在上海,在福州,都已经有对于初信弟兄的造就。这一个聚会每年都是一样的,我们不盼望他们进步。当然我们也不盼望像公祷文一样在那里念。如果人是活的就有生命。这些话,一年到头都是轮流的不改变。五十二个礼拜,周而复始的一直在那里转,叫每一个弟兄出去的时候,最少是受过基本教训的,这样,难处也可以减少。

      他们如果跑到我们中间来一年的工夫,不管他是那一次起头的,总是一年的工夫听完,总是五十二次转一转。他是第一年第十个礼拜进来的,听到第二年第九个礼拜也转了一转才出去。给他们有同样的教训,然后送他们出去。

 

送他们出去传福音】劝他们到外面去的时候,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想法子救人。所以你们总是在那中心的地方把人救来,把他们造就好了,就移他们出去,给他们机会到外面去传福音。

      这样就是全教会在那里传福音,不光是传福音的人在那里传。如果光是传福音的人在那里传,就在中国传一辈子福音也传不了。今天中国有四亿五千万人口,只有一百万的基督徒,连零头都没有。今天如果把一百万的人摆在我们手里,个个都出去才有办法。要叫这些人受同样的训练,然后送他们出去,然后你才看见教会到处传福音。

      他们去传福音,是你们把他们送出去的,不一定要受了逼迫才出去。也许他们要受逼迫,但是,总是出去。

      所以在这里我们稍微要有一点安排,负责的弟兄要有一点安排。有的地方是战略的地方,是地理上战略的地方,我们要抓住它。或者先送三个五个到那里去作一点事,再送三个五个到那里去作一点事。他们救了人,然后作工的人去,然后有一个聚会兴起来。所以我们要把所有的情形改变过来,走这一条工作的路,我们才走得通。

 

教会传福音有果子】今天在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姝都承认说,只有教会传福音更有果子,只有教会工作更有果子。最近有弟兄到古田去传福音,一共有五十多人得救受浸。陈弟兄回来说,本来不敢说教会传福音的结果到底怎样,这一次到古田去,一点疑惑都没有,教会一传福音,人就得救。也没有广告,就是一个人抓一个,一个人抓两个,一下就有五十多人得救了。

      在南平,从前有几十个人聚会。这一次弟兄们去,有二十多个人受浸,这些人还是在大火的时候听见福音的。这次南平大火,整个南平现在只剩下四分之一。我们的弟兄姊妹也被烧了十几家,黄弟兄的店也烧了,但是整个教会在那里传福音就有人得救。这一次弟兄们写信来说,这条路我们是找到了,今天我们愿意把命都摆进去的来作,并不弯。

      今天我们看见教会传福音,主就在那里作工。我们也没有登广告,也没有用什么办法,就是弟兄们出去一个带一个,你重见人就来。教会如果传福音,就是讲台差一点也不要紧,你要看见几十个人受浸,又是几十个人受浸。这个工作将来总是交在当地的弟兄们身上,让他们自己去作。

 

鼓岭要给他们帮助】我们在鼓岭怎么作呢?是地方教会把当地有盼望的人送来,给他们一两个月的帮助,再把他们送出去,让他们负本地的责任。同工的弟兄,总是负责中心的工作,同时出去也回来。如果是这样,工作就能够有路。

 

需要配搭】为着这个缘故,我们这一次在上海和在福州聚会的时候,是这样的注意配搭。因为如果不配搭,就没有用处。从前你走你的路,他走他的路。现在非配搭在一起,就不能好好的作。没有一个能单独行动,总得要好好的配搭。

      我相信在不久的时候,福音能好好的传遍,并且我相信很容易把中国传遍。比方说,福州的弟兄如果忠心,很容易把福建整个传遍,把台湾整个传遍。别的地方的弟兄如果忠心,也学习走这条路,也能够把那些地方都传遍了。

      今天路是给我们找到了,完全是人的问题。路是再清楚没有了。你们如果看不见耶路撒冷的原则,你总觉得在神的话语里有一个东西摆不好,有难处。今天我们承认说,全本使徒行传都摆好了,一点没有错。并且今天我每一次读使徒行传的时候,看见彼得在头一段所作的是何等好的事。我想彼得受了二千年的冤枉。实在他回来是对的。因为无论如何,神的工作是有中心的。

 

讲台不是难问题】所以讲台的问题,不是难问题。只要维持一个地方就够,其余的地方要带领他们去维持。如果是他们来维持,就没有难处。就是为着这个缘故,我们在鼓岭预备一个造就的地方,将来让各地的教会中比较有盼望的人来这里,给他们一点造就,然后让他们回去。这样我作我的事,你们作你们的事,每一个人作每一个人的事,不久我相信这一条路能够走通了,能够在许多地方有许多见证,一直在那里建立起来。

 

工作的根基】今天所有工作的根基就在那里,这一个一乱就什么都乱了,又要回头到我们汉口的聚会的情形。我们在汉口只看见教会的问题,没有看见工作的问题。这一条路已经在这里了,如果人也对了,主也怜悯我们,我告诉你们,不需多少年的工夫,就能将中国传遍了。我相信说这是一件大事,──把整个的中国传遍了。不然的话,我告诉你们,再过五十年,还不过是如此。

      我承认在我们中间,神的祝福是相当多。过去的时候,我常常说神是救人,神实在在我们中间救人不少,但是我总觉得不够,人不够。这些日子,我们在这里大家都是读圣经的人。我自己再把神的话一次的读,两次的读,我看见神的话就是这样,非常清楚。以往的时候,我们只是看见了教会的路,没有看见工作的路。工作的路一不好,教会的路也不好。今天我们感谢神,过了这么多年,神怜悯了我们,给我们看见这条路。总是在一个地方有弟兄负责,有配搭,也有移民出去在那里传福音,一批一批的出去。

      我告诉你们,这是很简单的事,耶路撒冷有很大的成功。在神面前的耶路撒冷是代表教会。天上的耶路撒冷是代表教会,地上的耶路撒冷也是预表教会。总是彼得在那里作,然后有许多人出去传福音。不会人逃走了,福音也没有了,总是把福音带着出去,一直带着出去。这是极荣耀的事。

 

今天的要求──配搭忠心】所以我们今天的要求,不只同工要有配搭,就是负责的也要有配搭。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可以自由选择的。这样,就能够是教会传福音。每一个人无论到那里去都是传福音的。他们的口就是传福音的。我们要全体都出去。我相信主在今天有路。

      如果我们不行,不忠心,我告诉你们,主再拣选人走这条道路,我相信可能。但是至少还要花二十年。你不要说,主不能把我们摆在一边。主能把我们摆在一边,但是还要二十年。我们盼望替主省去二十年。主怜悯我们,叫我们这些人赶得上,让我们把一切都赔上为着这一个。这些日子,我们经过了够重够难的事,才看见了这一条路。盼望我们不把它丢掉。―― 倪柝声《工作的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