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用何种人作代表的权柄

 

顺服代表权柄与作代表权柄】神的儿女总得学习认识权柄,并且寻找该顺服的权柄;无论我们到那里去,第一件事总是先问:我当顺服在谁的权柄之下?我们到一个地方,不是一坐下来就当家,不是立刻就要人顺服我。我们乃是要像那位百夫长一样,他对主耶稣说,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太八9)。他实在是个认识权柄的人;他能顺服权柄,也知道如何作代表权柄。我们说过,神乃是用权柄托住整个宇宙,维持整个宇宙;神也是用权柄生了祂的儿女(约一12),并且用权柄把祂的儿女联络起来。所以,如果有人是单独的、自立的,不在神代表的权柄底下的,他就是神管理整个宇宙之制度的局外人,他不能与神别的儿女相合,这样,他便不能成功神在地上所要成就的工作。神在教会中,设立了代表的权柄;教会乃是因着神的权柄而建立起来的,并维持起来的。所以每一个神的儿女,都要寻找他所要顺服的权柄,好与别人配搭联络在一起。但是许多人就是在这一点上失败了。

      我们如果不知道所信的对象是谁,我们就无法信;我们如果不知道所爱的对象是谁,我们也无法爱。我们若要叫一个人相信,就必须让他知道所信的对象是什么;我们若要叫一个人爱,也必须让他知道所爱的对象是谁。照样,我们若不知道所要顺服的对象是谁,我们也就无法顺服。我们要叫一个人顺服,就必须让他知道他所要顺服的是谁。在教会中有许多代表的权柄,是我们要顺服的;我们顺服他们,就是顺服神。许多人能传顺服权柄的道,但自己不能顺服权柄。我们必须作一个顺服权柄的人,才能作代表的权柄。并且我们不是挑选自己喜欢的人来顺服,乃要学习顺服一切在上的权柄。即使是马路上的警察,我们也要顺服。

      在教会中,在你之上有许多代表的权柄,你必须学习顺服一切在上的权柄。你必须学习遇见所有的权柄,你要看见权柄在那一个人身上。你一见到某个人身上有权柄,就要立刻顺服,而不是先看看这人如何再说。你如果是看人可不可以顺服,而决定顺服不顺服,你就只是碰着人,而没有踫着权柄。一个人如果没有遇见权柄,他就不能作代表的权柄;一个人如果不知道顺服权柄,他就不能作神代表的权柄;一个人如果不对付悖逆,他就不知道怎样作权柄。我们如果不先审判自己背叛的罪,就不知道顺服是什么。神的儿女不是一团乱纱,不是一些闲杂的人。如果神的儿女中间没有顺服权柄的见证,那就没有教会,没有职事,也没有工作。你必须看见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必须在神面前办一次很大的交涉,彻底的遇见权柄这件事。我们必须学习彼此顺服,并顺服代表的权柄;惟有这样,我们才能起首学习作代表的权柄。

 

对于代表权柄的三点要求】今天我们要来看,神用何种人作代表的权柄。一个要作神代表权柄的人,除了他自己必须认识神的权柄,并顺服神的权柄之外,还有三点基本的要求是必须有的:

 

认识权柄都是出于神的】一个作代表权柄的人必须记得,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一切权柄都是神所设立的。他身上如果有权柄,乃是出于神的;他自己并不是权柄。没有人可以立自己作权柄。你个人的意见,不能成为别人的律法;你自己的意见、看法或主张,并没有被接受的价值,并不比在你之下的人好。你必须记得,一切的权柄都是出于神的。只有从神出来的权柄,才是权柄,才能叫人顺服。只有由神出来,显在你身上的权柄,你才可以叫弟兄姊妹服。作代表权柄的人,只应该代表神的权柄。作代表权柄的人,不应该因为自己是代表的权柄,就以为自己也有了权柄。这是一个基本的问题。所有作代表权柄的人,都必须记得:他只是代表神的权柄,他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权柄。

      无论你们是在家中,或在世界上,或在教会里,或在神的工作中,请你们记得,你们自己没有丝毫的权柄,你们没有一个人有任同权柄。请你记得,在全宇宙中,除了神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有权柄。今天所有人的权柄,乃是执行神的权柄,而不是自己造出权柄来。警察不过是执行法律,法官不过为着执行法律。他们只能执行法律,不能自己订定法律。所有神在世上所设立的官员、掌权的,都只是执行法律;他们是代表神的权柄来执行法律,他们自己不能订出法律。今天在教会中作权柄的,也是代表神的权柄。你所以有权柄,乃是因为你是在代表神的权柄,不是因为你这个人有任何内在的原因,使你与别人不同,而给你有权利作权柄。

      一个人是作权柄的人,乃在于他是认识神的旨意,有神的思想,有神的意思。你作权柄,并不在于你自己有思想、有意见,乃在于你明白神的旨意,你知道神的意思。你不能盼望弟兄姊妹以为是你的旨意、你的意思,而叫别人顺服你;乃是你明白神的旨意有多少,你对神的思想知道有多少,你所代表的权柄才有多少。神所以设立一个人作代表的权柄,乃在于他对神的旨意认识得多,他对神的思想明白得多,而不是因为他的主张多、他的意念强,或他的思想高。在教会中我们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以为自己的主张好,自己的意见高,就以为自己是权柄,就要压在人身上。

      有许多年轻的同工,年轻的弟兄姊妹们,他们没有学习,不明白神的旨意,也不知道神的意思,因此神把他们摆在你们手下。你们作权柄的人,就有责任把神的旨意、神的意思告诉他们。请你记得,你自己本身并没有东西,可以叫人来顺服你;乃是因为你认识神的旨意,所以你才能叫人顺服你身上的权柄。所以每一次,当你在一件事上与人有对付时,你必须在神面前有把握,你自己要明白神的旨意,你知道主在这件事上是如何作的。当你知道主在一件事上是如同作的,这就是你作代表权柄的时候,这就是你用权柄服事人的时候。除此之外,你自己并没有任何权柄能叫人顺服你。

      没有一个人不学习顺服神的权柄,不明白神的旨意,而能作神代表的权柄。比方:一个人代表一家公司和别人谈生意,他绝不能照自己的意思随便出主张。他不能照自己的喜欢就答应人,或自己作主来与别人签合同;他乃是要先问明总经理的计划,他要知道总经理的意思是要他开口说什么,他在什么情形下可以签合同。照样,你不作神代表的权柄则已,你要作神代表的权柄,你就必须先明白神的旨意,明白神的道路;这样,你才能执行神的权柄。你作代表的权柄,就必须先认识你所代表之人的意思;你不能有自己的主张、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话语。所以,凡是作神代表权柄的人,必须认识神的旨意。你绝不该给弟兄姊妹一个命令,是神所没有给的。如果你告诉一个人应该如同作,假定他有机会和你同在神面前,问神这件事如同定规;如果神不承认你定规的,你就不是代表神,而是代表你自己了。所以你必须明白神的旨意,而代表神来执行。这样,你所作的,就都是神所承认的。只有神肯承认你的断案,你才有权柄;从你自己出来的一切,都没有权柄。

      所以我们在属灵的事上,总要学习爬得高、摸得深;对于神的法则与旨意,总要有更多、更丰富的认识。我们需要多有看见,多有学习;我们总要学习经过许多的事,能有丰富的经历。我们要看见别人所没有看见的,要摸着别人所没有摸着的。我们所作的,必须是我们在神面前所学习的;我们所说的,也应该是我们在神面前所看见、所经过的。我们在神面前若是经历够多,在神的法则上若是学习够多,就当我们到神的儿女面前去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说,这是我在神面前所认识的,这是我在神面前所学习的,这是我在神面前所经过的。这样,我们就有权柄。没有神,就没有权柄。在神面前没有看见,在人面前就毫无权柄。一切的权柄,乃在于我们在神面前有了认识和学习。若有年长的人以为可以压住年少的人,若有弟兄以为可以压住姊妹们,若有脾气急的人以为可以压住脾气慢的人,这都是出于自己的,也都不能成功。如果你想作别人的代表权柄,你想让人顺服你的权柄,你就得自己在神面前先认识权柄。你必须知道,你自己没有权柄;你乃是要在神面前有认识,知道神的旨意。惟有这样,你才能代表神的权柄。

 

要学习弃绝自己】一个作代表权柄的人,第二个基本的要求乃是要弃绝自己。当你不认识神的旨意时,就不可开口,不可随便使用权柄。一个作神代表权柄的人,不仅要在积极方面认识何为神的权柄,也要在消极方面学习弃绝自己。请你记得,你的意见,神并不宝贝,弟兄姊妹也不宝贝,恐怕全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宝贝你自己的意见;你以为你的意见是最好的,你以为你的意见,神宝贝,弟兄姊妹也宝贝。你乃是在梦里。你千万不要愚昧到一个地步,硬将自己的意见压在别人心上。我们惧怕意见多的人,我们惧怕主张多的人;我们惧怕喜欢作谋士的人,我们也惧怕主观的人。有许多人就是主观强,就是喜欢替众人作谋士;对于任何事,他都要替人出主意,写好计划书。只要一有机会,他就把主张拿出来。这样的人,是作不了总统、主席、警察等的职位;然而虽然他没有坐上这些位子,却以为自己知道坐这些位子的人该如何作。他就喜欢替人出主张。只要一有机会,他就开口说自己的话,就把他的主张放在人面前;就是没有机会了,他也要把话塞进去。他在人面前若没有机会,他就要在背后寻找机会。请你记得,神绝不用一个意见多、主张多、看法多的人,来作祂代表的权柄。我们不会用一个喜欢花钱的人来管帐,因为我们怕吃亏;照样,神也不用一个多出主张的人来作祂代表的权柄,因为神也恐怕受亏损。

      我们的自己,若不被主彻底的打碎,就不能作神代表的权柄。在我个人的经历中,我还没有见过一个主张多的人,不是被神打碎,以致不干涉别人的事,不为人作谋士,而神是用他作代表权柄的。神乃是要你代表祂的权柄,神并非要你代替祂作权柄。不错,在许多方面我们和神相像,但在神的神格和地位上,祂乃是自主的,祂的旨意是祂的,是至高无上的,是祂主宰的;祂绝不和我们商议,绝不要我们作祂的谋士。所以神所要的代表权柄,必须是不主观的人。但一个人要办事,还必须有断案,有决定。不是说,你凡事没有意见,没有主张,毫无决断,你就能给神用。不。乃是说,你真的被破碎了,你的聪明真的给神打破了,意见和主张也都被神打碎了,这样,你才能给神用。有许多人基本的难处就是:天性思想多、话语多、主张多,并且天性聪明,喜欢作谋士;他就要求神怜悯,给他一次基本的对付,给他有基本的破碎。但这不是一句空话,不是一个道理讲讲说说,也不是一种的效法;乃是人受了基本的对付、基本的破碎之后,身上有了创口,而产生出一个结果,就是他这人的聪明、意见、主张被打破、被拆毁;他是这样的人了,自然就不再有许多自己的思想,也没有许多自己的主张了。一个经过神责打的人,他在神面前才起首是个恐惧战兢的人,他就不敢再随便说话,恐怕自己错了。只要神工作的创口还在,人一动,就立刻会觉得痛,不必别人的提醒。

      如果一个人只懂得破碎的道理,只是装作,只是效法别人少说话,就他迟早必要露出马脚。有人平常是多话、多主张、多意见的,他是很难得不说话,很难得不发表意见的;但因为他认识一点破碎的道,他知道不该多说话,不该多出主张,就学个样子,效法别人的榜样。但过一些时候,他无花果的叶子就干了(创三7),本相就露出来了。我们无法用自己的意志去约束自己,你如果靠意志约束自己,等一等越谈越高兴,马脚就露出来了,你又得到神面前去认罪。所以这样的人,非得神用光来杀死他的已不可。神要让他撞在墙上,撞得头都破了,骨头都脱节了,好像民数记二十二章二十五节的巴兰一样。神要叫他有了伤痕,有了创口,一动就痛,自然他就不敢再出主张了。好像一个人的脚跌伤了,你不必劝他,他自然就会慢慢的走。只有这一个,才能救我们脱离自己。所以我常说,我们总得有创口,我们的身上必须是有伤痕的。因此,除了到神前彻底认罪、对付之外,没有其它的路。

      我们作代表的权柄,必须学习不是自己在出主张,不是为了发表自己的思想,不是有瘾头喜欢干涉别人的事。有的人自以为是大法官,好像无论是世界上的事、教会里的事、所有的事,他都知道如何管。这样的人以为凡事他都知道,凡事他都有主张、有意见。人来请教他,他就教导人;人不来请教他,他就把他的教训如同福音那样的白白送给人。这样主观的人,乃是从来没有受过约束的;这样的人,从来没有受过重一点的对付。他们也许只受过轻微的对付,一点点的对付,所以他们的意见多、看法多、办法也多,他们好像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他们的意见就像杂货店一样。这样的人根本不能作权柄。每一个作神代表权柄的人,必须有一个基本的条件,就是不喜欢随便有意见、不喜欢随便有批评;就是他心里也没有唧咕的意见,没有未发表的主张。惟有已是这样受过对付的人,才能作神代表的权柄。

 

需要时刻与主交通】一个作神代表权柄的人,第三个基本的要求,就是必须时刻与神有亲密的交通。不只有来往的交通(communion),并且是有东西的交通(communication)。有些人一天到晚有许多意见,他必须学习丢弃他的意见。他每踫到一个意见,都要带到神面前办交涉,看看这些意见是出于肉体的,还是出于神的。这样,神就能逐渐将祂的心意指教他。这乃是基本的需要。许多人基本的难处,就是因为缺少亲近神,就随便说话。这样的人轻易的出意见,随便的奉主的名说话,就是因为他离神太远了。越随便说神的名字,就证明他离神越远。只有亲近神的人,才有敬畏的心,才知道随便发表意见是何等污秽的事。比方:今日在鼓岭的人,就是樵夫,皆能随便讲说政府大官的事;但若是在南京或重庆,你就很少听见有人批评。今天在这里人随便叫总统的名字,若有一日他到鼓岭来,人见他只敢敬畏的称呼某先生或某总统,没有人敢连名带姓的叫他。照样,只有亲近(near)神的人,有敬畏神的心,不敢随便奉主的名说话作事。

      我们要知道,交通也是作权柄的基本条件。你越到主面前来,越亲近主,你就越看见自己的错误;你越看见,从前许多事错了,你反以为是对的。你多认识神以后,前十年、二十年你满有把握的事,你以为不错的事,今天如何呢?你常常想:为什么我当时那么眼瞎,为什么那时那么有把握,以为自己不错?今天就发现那些是错得不能再错了。你面对面遇见过神,从此就不敢那样有把握的说话了,你对自己也不信任了,你起首恐惧自己会错了。你从前那么有把握的,今天发现是错的;那么今天所以为的,将来会如何呢?所以如果你是与主有交通的人,你就不敢随便说话。一个人认识得越少,越说他知道得多。凡随便说话的人,都是证明他是离神很远的人。

      敬畏神不是外表的装作,只有常到神面前的人才能敬畏神;反之,随便的人,不能约束自己的人,乃是远离神的人。示巴女王一到所罗门面前,就诧异得魂不守舍(王上十4-5)。但今天在这里有一位比所罗门更大的(太十二42)。所以我们到主面前,应该是魂不守舍,不敢随便用主的名,不敢随便说话;应该是像仆人一样等在门口,向神说,我实在不知道什么。求主使我们脱离不明白就说话,不明白就下断案的难处。有时有一件事你必须即刻去作,你又是不常在主面前的人,于是你就骤下断案;这乃是许多人的难处。一个神的仆人,当他不知道神的旨意时,而能随便说话,就没有一个杂处比这个更大。人在主面前不清楚即下断案;他一直不清楚,却一直说话,这实在是一个大难处。我们只常活在神面前,常与神亲近,才能清楚神的旨意。

      主耶稣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又说,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五1930)所以我们要学习听见,学习知道,学习看见。这些都是由于和主有亲密的交通而来的;只有活在神面前的人,才能听见,才能知道,才能看见。有这样学习的人,才能认识神的旨意。当你这样学习活在神面前时,才能对弟兄姊妹说话。当弟兄姊妹有难处,或是教会出事情的时候,你才能知道如何作。除此之外,都是妄称主的名。

      你们原谅我说句直话:今天的难处乃是,神的仆人们,或是许多事奉神的人,胆子太大,或者再重一点说,太过放肆。人在神面前没有学习听见神的话,没有学习看见启示,没有学习明白神的旨意,就敢出来说话!我问你:到底你有什么权柄能这样说呢?谁给你权柄呢?你有什么是和别的弟兄姊妹不同呢?你若没有把握是神的话,你有什么权柄呢?我今天如果把你和争执的人一同带到神面前对证时,你将要如何?你有把握你所说的是出于神的么?如果神说,我承认你的话,那就罢了;如果神不承认你的话,那你有什么权柄呢?你必须记得,权柄乃是代表的,不是自己的。如果你不是代表神的权柄,你有什么资格来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来作事?

      所有作神代表权柄的人,都必须活在神面前,必须学习与神有交通,必须在神面前受对付、有创口。这样,当你到弟兄姊妹中间,到教会中去说话时,你才不会把自己摆进去,你才有把握你说话的背后有权柄。你千万不要误会,以为自己身上有权柄,以为有权柄是出于你自己。请你记得,只有神有权柄,无论谁都没有权柄。因为圣经说,一切的权柄都是出于神的。所以今天,即使在我身上有权柄,不过乃是从神出来,流经过我罢了。必须是神的权柄流出来,流到我身上,我才有权柄,我才能把神的权柄流到别人身上去。否则,我与所有的人都一样,与最愚昧的人也没有不同。所有叫我和别人不一样,叫我有权柄的,乃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自己。所以我们要学习敬畏神,与神有交通。这不是随便的事。我们应当对主说,我与别的弟兄姊妹没有一点不一样。今天在地上,若是神安排我学习有一点权柄,叫我学习作代表的权柄,我就必须活在主面前,与主一直有交通,求主让我知道祂的心意。只有在神那一边有看见,在弟兄姊妹这一边才有话说出来。这样,我才能作代表的权柄。

      我们为什么要用交通两个字呢?因为这不是一次在主面前即了的事,乃是要时刻不断的活在主面前。交通是一生的事。我们可以有一次基本的学习;但活在主面前,必须是继续不断的。我们一从神面前出来,权柄就走了样子,味道就不对了。所以我们必须一直活在神面前,一直敬畏主。我们必须认识,我们是经过审判的,乃是因为神要使用我,所以我必须活在神面前。

      以上三件事,都是作代表权柄的人基本的需要。权柄是出于神的,我不过是代表的;权柄乃是神的,所以人不能主观,必须弃绝自己;权柄乃是神的,所以我需要时刻活在交通中。因为权柄是神的,所以我自己并没有权柄,不过是代表而已;因为权柄不是我的,所以我不能主观;因为权柄是神的,所以我必须活在交通里,交通一断,权柄也断了。所以作权柄的人乃是站在一个地位上,是在不作不行、作又不行的情形里。所以我们能看见,这件事与人的想法相差是何等的远。没有一个真认识神的人,喜欢作权柄;作代表的权柄乃是大事,是严肃的事。

 

不自己建立权柄】权柄既是神设立的,作代表权柄的人就不必自己来建立权柄。我认识几个弟兄姊妹,在以往实在很愚昧,他们以为自己有权柄可以支配人,他们好像在那里建立自己的权柄。这在神面前乃是愚昧的。希伯来书说,大祭司的荣耀不是自取的,乃是神所立的(4)。权柄也是这样,不是人自取的,乃是神给你,你就有权柄。所以你不必要求别人听你的话。人要错,可以让他错;人若不顺服,可以让他不顺服;人要走自己的路,可以让他走,你绝不可与人争执。我若不是神所设立的权柄,我为什么要人听从呢?反之,我若是神所设立的权柄,我何必怕人不顺服呢?我若是神所设立的权柄,人不听从我,就是不听从神。所以我何必怕人不听从呢?我身上如果有权柄,人与我出事,就是与神出事。在世上没有比这一件事更大的。所以,我不需要去强迫人听我的话,我可以让人自由。神是权柄的后盾,我们有何可惧?地上的君王,有没有为臣子作后盾、作支持的?没有。但你如果是代表的权柄,神就维持你,神就支持你,神就作你的后盾。

      你越认识神的权柄,你越有路,越有启示,越有职事,你也就越能让弟兄姊妹走他自己的路。我们绝不可为自己的权柄说一句话,应该让人自由。我盼望当你们出去时,你身上如果是越有托付的,你就越该让人自由。弟兄姊妹要越自然来就你越好;如果有弟兄姊妹不要你作权柄,不来就你,你不必勉强人。你身上若有权柄,人越羡慕得着主,就必越乐意到你面前来。你若为自己的权柄出来说话,要为自己来建立权柄,那是最污秽的事。没有一个人能够为自己建立权柄。你在一个地方能够给人的,没有别人能代替你;你有职事,人不顺服你,他就得不着什么。神的政治是最奇妙的事。许多人以为自己有属灵的长进,但他如果不顺服,神的光立刻就断了。一天两天你不知道,但过些时候,你就看见这样的人落下去了。

      在大身上,我们能看见一个最好的榜样,也是一个绝不自己建立权柄的人。当扫罗被神弃绝之后,大虽然受了神的膏,被神设立为王,但他仍然多年服在扫罗的手下,他不用自己的手来建立自己的权柄,所以神若立你作权柄,你就要花得起代价让人反对,让人不服,让人背叛。反之,你若不是神所立的权柄,却想要自己建立权柄,那是丝毫无用的。我不喜欢有的丈夫对妻子说,我是神所立的权柄,所以你必须听我。或者长老们在教会中对弟兄姊妹说,我是神所设立的权柄。你如果是代表的权柄,人自然而然会来顺服你。人不顺服,他自己就要落下去;他反对,他在属灵上就不能进步。保罗说,凡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他(提后一15)。我们绝不会看见,这些反对的人在属灵上能有进步。所以,弟兄姊妹们,绝不要建立自己的权柄。神设立你作权柄,你就接受;神如果不设立你作权柄,你何必争?自己建立权柄的事,非在我们中间消灭不可。任何的权柄,应该让神建立,不要自己建立。神若真是命令你作权柄,人就只有两条路:不是不服而落下去,就是服下来而蒙了恩。

 

代表权柄遇到试炼时】代表的权柄遇到考验时,要信靠神的政治,不必急,不必争,不必替自己说任何话,更不必作什么。我不喜欢,我也怕听到有人说,我乃是神所设立的权柄。当你们出去,会遇到许多反对、许多不法、许多悖逆。但如果你真是代表的权柄,你就不该建立自己的权柄,不该维持自己的权柄。人悖逆,他悖逆的对象不是你,乃是神。人悖逆,不是得罪你的权柄,乃是得罪神的权柄。你不过是代表的权柄罢了。被羞辱的,被批评的,被反对的,不是你自己,乃是神。神如果能忍耐,你有何不能忍耐?你是谁?你乃是跟随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卑贱之人,本来就是该被人轻视的人。你如果没有看见这点,求神怜悯你。你要知道,人得罪权柄,不是得罪你,乃是得罪你身上的权柄。我照我的经历可以这样说,如果你的权柄真是出乎神的,凡是人反对、破坏的,受损失的是他自己,他属灵的路就必定要断绝,启示也会没有了。神的政治是顶严肃的事!我们必须学习不相信自己,必须敬畏神,必须认识同为权柄。愿神恩待我们!―― 倪柝声《如何作神代表的权柄》